【漆黑的烈焰】(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氧化
在这狭长的珍叶步道上,马匹因为路途颠坡而走得相当缓慢,吃力地拖着背
后那辆看起来不起眼的马车,如果硬要从中找出亮点,恐怕就只有那位站在马车
上对着远方眺望的女子。
从侧面看起来她的头发并不长,但另一个侧边却绑了一个马尾,就这个时代
来说这种发型相当特别,这点特色不代表就能给人亲和的感觉,即使这位女子有
着露肩和露出一部分乳房的大胆穿着,但周围的雇佣兵们从任务一开始到现在没
有一个人敢上前搭讪。
据说多次经历生死关头的人,会对足以致命的危险相当敏感,而这经验丰富
的佣兵团,每个团员都是经历过数次攸关生死的战斗。
靠近这名艳丽的女子所感受到的,就跟被敌人拿刀指着脖子的感觉差不多…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练习想像力,有超过一半的佣兵都将大多的注意力放在
女子身上,幻想着能够将手伸入那大胆的穿着之中,帮她脱下那完美贴身的黑色
长裤,撩起那长得有点过份的下摆,露出浑圆雪白、嫩如豆腐的翘臀,将命根子
用力刺入那美妙的花园之中……
一想到那平淡到几乎毫无感情的声音,在自己的骑乘之下化为淫荡的呻吟,
每个人在兴奋之中都忍不住跨下充血。
也因为这样,这支佣兵团显得有些亢奋,大多数人的走路姿势也相对有些怪
异,这一切当然都被女子看在眼里,但她并不是很在意。
活到现在二十几年,什么样的男人她几乎都见识过了,走在路上都会受到成
千上百的视奸,如果每个眼神都要在意的话那她早就已经疯了。
曾因为自己长得太过抚魅而憎恨过这张脸庞,还有这该死的身体,但后来她
发现……在这个男人主宰的世界之中,她的外貌绝对是最好的兵器。
这世界上有一个存在了两百多年,却没多少人知道的地下组织,这么多年来
没有多少人知道这组织成立的目的是什么,有无数的国家派出过密探来调查这个
组织,但他们全都失败了,这个阴影中的组织名为――沼泽之塔骑士团。
但这只是简称,全名是多达两百多个古老字符的艰涩单字,在此就不多提了。
说了这么多就只是为了表明她的身分,她是沼泽之塔骑士团的现任团长,也
是这支队伍的雇主,不过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不久之前他们盗走了被万云国度隐藏在地底下的宝物,那是一口沉重的石制
棺材,刻满符文的棺材里据说是一百多年前坠落在大陆上的时间神殿的碎片,这
是个只要掌控它的力量就能颠覆整个大陆的神器。
现在她必须在被万云国老国王的愤怒灼伤之前,先一步将这口棺材运送到某
个死灵法师那里。
回头看着尾随在这辆车后方的另外两辆马车,她对现在的速度感到非常失望,
但也无可奈何,他们并没有想到这条路会变得这么难走。
「呜――!」
一种奇特的声音从正前方七、八百米外传来,这声音来自於沼泽之塔骑士团
的特制号角,如果不是因为这森林特别安静的话,人们甚至会以为这是某种动物
的叫声。
一听见这声音,她就知道斥侯已经遭遇到敌人,但她并没有在望远镜里找到
敌人的踪迹,推测敌人大概正在埋伏,就在想要转身提醒佣兵们备战的时候,望
远镜里闪出一瞬间的亮光,心里一紧,一种强烈的危机感顺着脊椎攀上脑门,当
她勉强撇头闪避的时候才看清差点命中头部的是什么东西……
是箭矢!那是一支散发着雪白色光芒的箭矢!
那是「排斥、空气、无阻」这种魔法附在箭矢上头才会有的特徵,用意非常
简单,就是利用这组魔法的特性来减少箭矢的风阻,甚至可以承着风而行,大幅
度来增加箭矢的射程,也许这支箭矢可以飞一公里,但人的视力很难捕捉到一两
公里外的敌人。
「遇到对手了……」看着那支末入车厢半截的箭矢,知道那支箭矢是冲着她
而来的,但她刚才并没有从望远镜里看到任何弓箭手……
这支箭矢至少是从七、八百米外射来的,可见对方的实力相当恐怖,要知道
普通的射手最多只能射中三百米距离的目标。
这下不用她提醒,那些佣兵以最快的速度带上自己的装备准备迎战,大概不
用几分钟的时间他们就会与敌人交战,这段时间准备的工作越快越好。
「呜――!」这时候那特制的号角又再一次响起。
「五分钟!」她对着后方的队伍喊道,虽然没有明确的说明,但每个团员都
知道这代表着他们五分钟后就会遭遇敌人,每个佣兵都开始努力暖身,这是这次
护送中第一次遭遇敌人。
而队伍里有一些人则穿着普通村民的衣服,但面对即将到来的战斗他们好像
一点也不紧张,不疾不徐的各自从马车上拿下配剑,他们看似是原本这支商队的
成员,实际上他们都是沼泽之塔的骑士,除了人手都有一把配剑之外,他们的衣
服里也都藏着各式各样的暗器。
每个人都屏气凝神,静静等待着敌人的到来,当然这段时间他们也不是什么
都没做,刚才已经派出了由少数佣兵组成的队伍当作先锋走在前头,这么做是为
了缓冲敌人的攻势。
「阿――!」
前方传来了佣兵的怒吼以及同伴的惨叫,敌人穿着黑色的衣服和黑色的铠甲,
而且各个都是蒙面上阵,根本不清楚是哪个国家派出来的假盗贼部队。
之所以一眼就知道是假盗贼,看他们虽然穿着相当混乱,但身上的装备却相
当精良,就连作战方式都比一般的盗贼还要有条有序,除非这世界上真的有人盖
了一间盗贼学院,不然没有人会认为现在的盗贼都这么训练有素。
「一开始可没人告诉过我,你们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佣兵团长手持剑盾,
像散步一样走到前头这辆马车旁边,望着前方正在战斗着的敌我双方,他说道。
「你们说不会过问货物内容的,不是吗?」谈吐之间,她雪白的双手忽然从
胸前抹了一下,迅速甩向一旁,一个从树上扑下的暗杀者身躯一震,短剑和匕首
坠落在地,而他的身躯则直接撞上马车之后就不动了。
佣兵团长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暗杀者死於暗器……至於是什么样的暗器他却没
看清楚,心里暗自庆幸自己这些人都没有轻易搭讪这个女人,要不然怎么死的都
不知道……
「看样子我应该不需要分散人力保护马车了。」
看到那一个个比自己的手下更像是战士的商队成员,佣兵团长无奈又好笑地
摇摇头,大手一挥,喝道:「后方人员注意,尽可能支援前锋杀敌,武器不限、
战法不拘!」
「杀!」全副武装的佣兵们一拥而上,以最快的速度投入前方的战斗中,同
时也有几个伤残者被同伴扛回来。
这时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在刚才那突袭的暗杀者死亡之后,又有一个暗杀
者成功潜入马车之中。
轻轻放开那摀着口鼻的手,用力将匕首从男人的喉咙里拔出,确认没有人注
意到这里之后将匕首收入怀里,嘴里念念有词,他以最快的速度用石灰在棺材上
画了一个複杂的魔法阵,施展了「重力、微风」的咒文,原本沉重的棺材在短时
间内变得轻盈无比。
暗杀者扛着棺材就想要离开,没想到才刚要踏入森林就感觉到杀意,抱着棺
材向旁边一跃,原本他站立的位置留下三支银白色的刀柄,而刀身早就没入土壤
之中,只见一名女子从马车顶端跳下,随手一招将这些锋利的刀刃收回手上。
暗杀者猛挥棺材将射来的刀刃拍开,迅速转身拔腿就跑,论逃跑速度这世界
上没几种职业可以跑赢专业的暗杀者,踏没几步就已经离开了飞刀的射程。
「该死!」眉头一皱,女子从嘴里念了个简单的「疾速」咒文,短时间内奔
驰的速度达到了两倍速,她双手不断挥舞,只见无数银白色轨迹几乎包围了暗杀
者的背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暗杀者也只能一面防禦一面逃跑,大大拖缓了速度。
「别想跑!」
这时等待已久的佣兵团长忽然扛盾冲锋,闪避不及的暗杀者直接被这么一盾
给撞飞,女子赶紧收回射出的飞刀才没有误伤自己人。
佣兵团长知道身穿布衣的暗杀者,被这么一撞肯定断了好几根骨头,短时间
内恐怕没有任何战斗能力了,但现实超出他的意料之外,只见暗杀者在地上滚了
两圈之后不顾自己身受重伤,迅速奔向掉落在不远处的棺材。
才刚跑没两步,断裂的骨头刺穿了暗杀者的大腿,让他痛得发出非人的惨叫,
强忍着疼痛的双眼佈满了血丝,身上忽然冒出淡淡的红光,接着就像疯子一样用
最快的速度连滚带爬冲向棺材,而这速度竟然不比他刚才全力奔驰的时候慢多少!
「快阻止他!」女子对着附近的佣兵喊道,但那些毕竟不是她的部下,当前
方正在战斗的佣兵注意到后方的状况也已经来不及了。
「砰――!」
一声响亮的爆炸声,伴随着的还有肉泥分裂、碰撞时发出的烂泥声,大片的
血雾随着爆炸喷洒而出,其中还包含已经被炸成碎片的器官,棺材被这人肉炸弹
给炸得粉碎。
那是死灵法师的咒语学术――「屍气、膨胀、燃烧、血裂」,被施咒的人在
即将死亡的时候就会自动引发这个咒术,身体内部会快速分解出易燃物,血液会
被结晶化并被抽取出生命力来当作炸弹的成分……
然后就是眼前这精彩的一幕。
女子吞了吞口水,她没想到这个势力得不到神器就同归於尽,心情忽然有些
沉重,她既然有个死灵法师的朋友就不可能不了解刚才那招,那几乎是现今世界
上破坏力最惊人的招式之一,就算是矮人合金也会被炸个粉碎,神器恐怕已经…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发生了!
那片鲜红到有些刺眼的鲜血之雾忽然变成了黑色,接着又很快的消失了,一
股比血雾和内脏更加令人感到恐惧的黑色气息如火焰般摇曳着,被黑色气息接触
到的新鲜内脏以惊人的速度腐烂、分解、散发屍气,最后完全消失。
众人还来不及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尤其有一大半的人还将注意力放在战
斗之中,忽然那团黑色气息「站」了起来,没错!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从地板上
站起。
三米高的巨大身躯吓坏了正在战斗的敌我双方,只见黑气忽然淡了许多,露
出一个身材姣好但形象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女人的身躯,她的双眼之中没有瞳孔,
只有一片如黑洞般的漆黑,惨白的手指异常地细长……虽然大致上的形象与人类
相似,但从第一眼之后就没人会觉得站在眼前的这个东西是人类!
一个敌军不小心踩到地上正在腐坏的内脏,他原本正缓缓后退,但退到一半
就发现自己忽然踩不到东西,当他整个人跌坐在地上的时候才惊恐地发现自己的
左脚掌已经不见,而整只左腿正以可怕的速度快速腐烂着。
他嘶吼、他惨叫……但其实他感觉不到痛,让他完全失去理智的是这完全违
反常理的现象,还有身体逐渐消失时带来的恐惧,只要是人就会畏惧死亡,然而
死亡正在玩弄这个将死之人。
骑士团长看着这一切发生,额头上的冷汗沿着她那精緻的脸庞流下,在这之
前她从来没有确认过棺材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现在想想如果真的那么做,那她
恐怕早就像那正在地上挣扎的敌人一样,慢慢腐烂到连屍体都没剩下……
抓狂的敌人果断切断了自己的整条左腿,疼痛让他完全崩溃,摀着自己正在
喷血的左腿想要第一时间止血,但没想到的是他忽然发现自己身体使不上力,健
壮的身躯忽然消瘦下去,他睁大了双眼看着自己瘦如柴骨的双手,接着大量雪白
的头发忽然从他的头顶落下,他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此刻无论是敌还是我,所有人脸上都只有一种表情――要多惊悚就有多惊悚,
每个人都看着那黑气怪物脚边的傢伙一边爬行,一边老化、腐败成一具白骨,最
后化为大片的骨灰消失在空气中……
「阿――!」
终於有几个人崩溃了,几个佣兵和敌人都拔出武器冲向那蹲下来,跟着众人
一起眼睁睁看着一个人人间蒸发的怪物。
不知为何,骑士团长在强押下自己心中的恐惧之后,忽然发现眼前这个非人
的怪物好像没有什么敌意,但这时候说什么都来不及而且没用……
好几个人冲上前去拿武器斩杀了那诡异的怪物……
惨白的皮肤被刀剑给切了开来,照理应该分屍的身躯稳稳的立在地面,喷洒
而出的东西并不是鲜血,而是一大片的黑气以及混杂在黑气之中的大量齿轮和机
械零件……
这让在场有点见识的人第一时间就认为这个怪物是矮人的产物。
女人漆黑的双眼望着自己被切成数段的双手,发出了「阿、阿……」这种好
像哑巴的声音,接着她身上的伤口忽然莫名其妙复原了,这时才正要缓下冲势的
战士们才刚要转头,就被粗大的手臂和细长的手指给击飞,原本正要冲上前的其
它战士们忽然停下脚步……这一次他们终於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恐惧!
女人抓起一个男人,然后用力摔向地面,她就像在发泄自己的愤怒一样,一
次又一次的拍飞眼前任何能见的人类,不断重複着这些动作。
敌军在回过神来之后就在第一时间撤退,反而是佣兵团员们在面对这怪物的
时候乱了阵脚。
「不要慌!感快退回来!我们马上离开这里!」佣兵团长大声呼喊,但很快
他就被怪物的动向给吸引了,那怪物原本正在追赶佣兵们,被她抓到的人都只有
腐烂、衰老、骨灰、消失这一系列的下场,没想到她忽然对佣兵们失去了兴趣,
转身往骑士团长的方向奔去。
「阿……!」从喉咙里发出那意义不明的声音,怪物扑向正从衣服里抽出什
么的骑士团长,佣兵团长下意识扛盾冲了上去,而那怪物则随手一挥,佣兵团长
忽然感觉双手一疼,接着身体就直接悬空了,他狼狈地在地上滚了两圈,迅速甩
掉正在氧化生鏽的盾牌,从地上爬起。
接着,一道刺眼的白光忽然覆盖了所有人的视线……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