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的劫难】(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侠女的劫难】(二)
偌大的比武台上,峨眉派人已经尽皆站定。薛宛柔执剑在前,白衣微荡,面
色严肃地面对着淫道子。
倒是淫道子先责怪起来:「我原佩服各位乃是九州之内的女性武林豪杰,我
本想以单挑为条件,如今却无人敢应战,看来这侠女的豪骨早已不存于当今武林
矣!」
「常箩玉帮主,此贼武功甚是奇特,若不除之日后必危害无穷。依贫尼所见
,我等何不同心除之再去争这盟主之位?」薛宛柔稳稳地对着常箩玉发话道。
「非也非也,此贼乃是由我丐帮常箩玉所除,跟你峨眉派那是一点关系都没
有!」
话音刚落,这常箩玉和其三位女长老便已经率先上前,意图第一个将淫道子
斩杀。只见常箩玉抡着那打狼棒就要打在淫道子身上,淫道子后撤一步便即躲开
了那强劲的棒风。三个丐帮长老随机出动,一个使出背后砍刀,砍向淫道子脚底
;一个手拿三只钩子,随时掷向天空;最后一个则意图上前用掌力牵制住淫道子

只见淫道子空中一跃躲过砍刀,而后披风一挥,竟用气力在空中反向弹开远
离三个女长老。「哼,想不到这么多女豪杰竟然要一起对付老道一个人,不过也
好,我就当你们全部都是来跟我对战的了。」
话音刚落,看似老迈的淫道子突然冲向离他最近丐帮使掌的女长老,右手伸
入袍内,拔出一把黑冷颜色的长剑,那女长老不及躲避,竟被淫道子生生斩下了
头颅!「徐长老!」常萝玉见折了自己一位长老,瞬间暴怒,持棒强攻淫道子。
可淫道子竟在瞬间侧身躲避并转身,右手顺势一剑将背面欲行偷袭的使刀女长老
的头颅也斩下!
「刘长老!你……你这淫贼,我绝对饶不了你!!」
「常帮主,此贼需你我二人合力方能铲除,千万冷静!淫贼,受死吧!」另
一边,峨眉掌门薛宛柔一边出声,一边出手与常萝玉合攻那淫道子。
常萝玉也不答话,好似什么话也听不进去,只是一味狂攻,使得淫道子也不
得不一直持剑躲避。
只见两位武功卓绝的女侠一正一侧合攻着淫道子,虽然缺乏什么默契,却也
使淫道子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淫道子虽没法反击,但身法却极为轻盈,实在让人奇怪如此的色老头怎么会
有这么轻巧的身手。
淫道子又躲过右侧薛宛柔的剑招,顺势连踱几步,拉开了与两位女侠的距离

「既然汝等势必将我斩杀,我也不必畏畏缩缩了。」这淫道子竟还有功夫趁
机放话。
一边放话,一边收剑,然后两手从袍中摸出数十粒鸡蛋大小的黑色弹丸,而
后向台子四边均数扔出。数十个弹丸随之着地,竟然爆起无数烟雾!在台上的一
众女侠见台下黑烟弥漫,竟然看不清台上局势。
「该死的淫贼!你又要使何等淫招?」常萝玉被那烟雾遮得看不清淫道子,
偏偏那弹丸一边爆烟,一边还放出刺耳声响,更是寻不到那淫贼的响动,不禁怒
骂起来!
「薛掌门!那淫贼在哪?薛掌门?」常萝玉寻不到淫道子,便想求得薛宛柔
的方位,以防备那淫贼偷袭。
「常帮主!。。此烟好像有毒,我的功力已经渐渐使不出了!」常萝玉听到
右侧传来薛宛柔的提示,瞬间惊觉!试一运功,好像内力真的正在减弱!急忙盘
坐意图止住这毒势。
「哈哈哈,你们这些武林侠女全都中了我自制的罗幻消功烟啦!哈哈~」那
淫道子深处浓烟之中,竟然传来阵阵大笑!
此时,深处台上的上百位武林侠女方才察觉到此烟有诈。「不好,此烟有毒
!诸位速速防范!」也不知哪位侠女发声,台上的武林侠女纷纷急忙运功止气,
只是依然未能好转!
此盟会之处乃是玉琼山山谷,这阵阵毒烟随风只是缓缓散出,但大部分依然
沉积于谷中,将所有武林侠女全部罩住了!
方才打算坐收渔翁之利的云魅盈和其教众此时也被毒烟罩住,云魅盈发觉功
力运转不畅,急忙运起全身功力意图抵挡毒气,却发现自己突然一下子感觉意识
模糊,天花乱坠,便不知之后所发生何事了。
「我这毒烟乃是为了专门对付有不俗内力的武林女侠所制,你若不运功反而
任何事情都不会发生,一旦运功若是内力越强越容易走火入魔。」淫道子心中得
意地想到。
看着一群女侠无力还手,淫道子正想收尾,发现还有四个女侠竟然意图使用
轻功逃离!追赶过去,原来是那蜀山四美秦慕瞳、宁韵心、程绫和柳静依。
这蜀山派有一灵药,唤作通心丹,服用之后可使全身经脉极其畅通,防止走
火入魔的发生!四位绝色美女本见形势不测,便马上服用这通心丹,立即逃离山
谷。
四人动作迅速,不一会儿便已出了那毒烟的范围,只是功力仍然无法尽使,
不多时,便已经被淫道子追上。
「哼,四位女侠要往哪去啊?」淫道子落身挡住了去路。
只见秦慕瞳说道:「淫贼,吾等既难走,那便拼个你死我活吧!」
程绫也一起附和:「姐妹们我们合力诛杀这个淫贼!」
宁韵心:「摆出降魔方阵!」
「哈哈,我正要领教领教!」
半刻后,山谷某处陆续传出四声女性的哀喊。
此时的盟会处毒烟仍未散去,某处的台上,灵汐派大长老楚雨姗依然在静坐
坚持。
身旁的同道都已经不支而倒,楚雨姗也快坚持不住。
「凤晴。。我的好妹妹,对不起,我快不行了,可能没办法给你报仇了!。
。。唔~」随着心中的念想变得模糊,楚雨姗也昏过去了。
不知道多久之后。
隐隐中,好像一阵阵快感从下身传来,「嗯~。。这是哪里?我怎么没有死
」楚雨姗的意识虽然有点模糊,却感觉到自己依然还活着。
奋力地睁开眼睛,只见眼前好像是一处地穴,若不是那火烛甚亮,只怕也透
不进一点光。
「啊~。。好舒服啊。这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好爽啊。」楚雨姗感觉那快感
越来越强烈了,眼前也看得越来越清楚,只见自己眼前有一个浑身赤裸的老道,
双手抱着一具身材上佳的赤裸女体的臀部不停地上下抛动。只不过,那女体没有
头部,居然是一具无头艳尸!
「啊!~。啊~怎么会这样。」楚雨姗感觉自己的臀部竟然被人抓着,私处
内有物体不停地进进出出。自己竟然被人强奸了!实在是令人痛苦,刚想用手挣
脱那淫贼,双手却感觉无法动弹,连头部都无法转动。
「这是怎么回事?我到底怎么了??」楚雨姗眼珠四处张望,才发现自己的
脑袋正在一处架子上,自己的身子好像不在了!我的头不会被砍下来了吧?怎么
会这样。。!那这下面的感觉是怎么来的呢?
「啊~嗯啊!」下方又是一阵冲击袭来,那坏东西不停与自己的私处碰
撞,自己爽得要命,想要叫,却怎么发不出声音?
楚雨姗看见眼前的色老头紧紧抱着那无头女体,抽插速度明显加快,肚皮不
停地撞着女体的丰满屁股发出「啪啪」的声响,那无头女体的两脚攀上色老头的
腰,紧紧地将他夹住。
自己的腿貌似也绷直了无法动弹,突然感觉自己的力量不停地从阴部流失,
一直流到下方正在强奸自己的坏东西上。一阵阵绝美快感奔袭而来,楚雨姗感觉
自己无法思考了,只想紧紧地把下面的坏东西夹住,不让它逃跑。
「啊~。。
~啊~」楚雨姗似乎到达了顶点,嘴巴大大张开,想要叫却
叫不出声,舌头微微吐出。楚雨姗似乎因为高潮一时失去了意识。
良久,楚雨姗才再度醒来。「啊~刚才是怎么回事。。」 努力睁开眼,发
现刚才的色老头已经不在了,而刚才在眼前被那老头玩弄的躯体却被摆成「大」
字型挂在架子上。
似乎感觉到身旁有一处目光看着自己,楚雨姗一惊,急忙转动眼珠子,发现
就在自己的侧面,竟然有一个侧面对着自己的脸,而这个脸的主人是。。。。
「凤晴妹妹!!」楚雨姗似乎是激动,但是仍然无法发出声音,只是通过脸
色来向对面的人传达感情。
原来,就在楚雨姗的侧面,凤晴仙子也在用怜惜的眼光望着楚雨姗。凤晴仙
子,本名何凤晴,与楚雨姗乃是关系极其亲密的好姐妹。只是两人无法交谈,千
言万语只能藏于心中而已。
「楚长老,是不是有很多疑问却问不出来呢?」这时,一个声音从另一边发
出,楚雨姗向左看去,却是那色老头主人回来了。诶,那色老头主人好像有点眼
熟..那不就是淫道子吗?!
「咦?。这淫道子怎么会是我主人?。?不对不对」楚雨姗突然奇怪到,自
己怎么会认为淫道子是自己的主人?
「哼哼,你可知天下有一奇书,名为《易神经》?」
「这《易神经》说,女体是连接自然与自然之间力量的一处媒介,若以自然
之力所铸之剑配以《易神经》的修炼之法所铸之人将女头斩下,则女体与自然之
力的连接就会出现介入空间,若此时以男性之躯借无头女体将自然之力吸收,有
延长寿命和增补精力之用,并可改造女体意识使其服从修炼《易神经》的人。」
淫道子说道。
并一边指着楚雨姗对面的无头女尸「而这,就是你的无头躯体了。」
「这,我..」楚雨姗似乎极其惊讶,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既然你听懂了,那么我问你,我是谁?!」淫道子突然大声喝到,同时手
掌大力打了一下楚雨姗的无头躯体的屁股。
「啊啊~!你是..你是我的主人啊!~」楚雨姗似乎一下子受到了刺
激,脑子里不停地回荡着这样的声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知道楚长老和何长老的感情特别深厚,因此特地将你们放在一起,怎么
样,感不感谢主人的恩惠?哈哈哈~」淫道子一边大笑一边道。
「来,我让你们姐妹俩恩恩爱爱~」
只见淫道子从一侧又抱来了一具无头艳尸,那挺翘的美臀、饱满的胸部。
「这是何长老的美妙身体,我可是很怜惜的。」淫道子一边说,一边把何凤
晴的无头艳尸放置在地上,双膝跪地,美臀高高翘起。然后又把楚雨姗的艳尸以
相反反向做出同样的姿势,并使两个高翘美臀碰在一起。
又走过来将何凤晴的头拎了过来,与楚雨姗的脸放置在一起,两嘴紧贴像是
接吻。
「哈哈哈哈
哈哈哈。」做完这些,淫道子又往侧面走出,却没有再回来

楚雨姗与何凤晴只能两眼对望,两人眼中有不甘,有无奈,也有温情。
此时距离侠女盟会结束已有数日,视角来到蜀山。
吴凌是蜀山派的入室弟子,少时遇险曾被宁韵心所救,宁韵心见其筋骨不凡
、品性良善,便将他收为自己的一个入室弟子。
吴凌始时非常敬爱自己的师父,并由于宁韵心的相貌乃是人间绝色,且性如
静莲,使得吴凌对宁韵心的感情渐渐地由敬爱变为敬仰甚至爱慕。三位师伯和师
叔虽然与师父同样拥有绝美的相貌和身段,但吴凌最朝思暮想的仍然是师父宁韵
心。
「徒儿们辛苦了,此次参加盟会可有何收获?」在厅上说话的乃是蜀山派掌
门师玄子,此次侠女盟会蜀山派将派中四大高手派出,便是意图在武林上立威,
以在舆论控制上有一席之地,也好为日后倾压甚至是吞并唐门做好准备。
「报告师父,我们四姐妹前去盟会,与那峨眉派、情花教和丐帮分庭抗礼,
气势上却是谁也压不过谁,相信蜀山派的实力已经广为天下人熟知了。」秦慕瞳
身为大师姐,自然出身答话。
「哦?好好,如此也算是达到了你们此行的目的了。」师玄子微笑地说。
在门外的吴凌一直看着厅内,虽然师辈们一直在谈论要事,可吴凌的注意力
还是集中在师父宁韵心身上。
「此次盟会归来,师父的浑身好像更加娇艳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眼睛一直盯着宁韵心,吴凌感觉师父变得比以往更加地亮丽,即使此时的师
父还在与师公谈论事务。
「凌儿~,为师此去月余你可有些许长进?」从会事厅内走出,宁韵心便看
见了吴凌在厅外等候,于是询问吴凌的武功进度。
「依师父教导,此半年来我勤练御剑术,已有小成。」
「那好,待入夜时为师要探探你的剑术所成,为师还有些事,你先去练剑吧
。」吴凌诺诺而退。
吴凌心思,既然宁韵心晚上要来试探自己的剑术,那自己就得做好准备,定
要让美女师父刮目相看。
这吴凌便回到自己的庐舍前从下午开始练剑,一直练到亥时,却仍未见师父
前来询问自己的进度,不禁心生失落之感。
「想师父定是有啥要紧事,把我给忘了。我不如即刻休息,明日再向师父讨
教。」
于是吴凌便洗漱更衣,躺那床上在梦里与宁韵心相会去了。
「师父!。。师父」梦里,吴凌梦到了自己爱慕的师父和自己结合成了人人
羡慕的爱侣,自己抱着那拥有绝美身段的美人。看着宁韵心无暇的脸蛋,清纯的
眼眸,忍不住就要把娇艳的嘴唇给吻上。
梦里的吴凌激动地抱着宁韵心的身体,胯下的阴茎笔直地挺起,被宁韵心丰
满的双臀夹住,不停摩擦。
「要射了,要射了!我爱你,师父!!」吴凌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下体射出
了精液,却也醒了过来。自从爱上宁韵心后,吴凌是时不时就遗精一次。
「哎,又得清理了。。」微微醒过来的吴凌懊恼地想到。「咦,我的被子呢
。」
「滋、滋」吴凌虽然梦醒了,却还是发现有什么声音从自己的下体传来。而
且有一个温暖的空间包裹着自己的阴茎,令自己感觉非常的舒服。
吴凌将身体挺起,眼前的一幕着实震惊到了他!只见自己爱慕的师父宁韵心
此时正跪在自己双腿之间,浑身赤裸,小嘴包裹着自己勃起的阴茎,并且不停地
上下舔弄。绝美的脸蛋带着迷人的风情正妩媚地望着自己。
「师。师父。。我,我是在做梦吗?」吴凌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却发现
眼前所见的确实是师父宁韵心!
「嗯哼好徒儿,你就是在做梦,来,在梦里好好地和为师放纵一场吧。
」只见宁韵心吐出了口中的肉棒,并说道。
「来嘛~好徒儿,为师等着你的宠幸呢!让我看看、看看你下面的剑法练得
如何了?」宁韵心一边抱上了吴凌的胸膛用胸前丰满的乳房挤压着他,一边挑逗
着自己的弟子。
「看、看来我真的是在做梦。。既然是在做梦。。」吴凌一想到自己是在做
梦,胆子就突然大了起来,既然是做梦,就更不能错过和师父共度云霄的机会啊

想到这里,吴凌也不畏首畏尾,双手摸向宁韵心翘起的丰满臀部,两手抓住
丰臀不停揉捏。感受到紧致又滑溜的触感,这一切是如此的真实,吴凌心中的气
血开始澎湃起来。
「师、师父,能再帮我含一下吗?」吴凌双手放开了翘臀,站起身将肉茎挺
到宁韵心面前,心怀期待地问道。
宁韵心闻言,也不多话,只是先向吴凌抛了个媚眼,将身子跪起,而后香舌
吐出,把肉茎环绕。
吴凌看着自己的阴茎被宁韵心的小嘴吞入又吐出,心中迎来一阵阵满足感。
一直爱慕的师父宁韵心如今正在给自己含鸡巴!
吴凌先示意宁韵心停下,而后把美艳师父的娇躯推倒在床上,看着美艳师父
胸前的两颗巨乳在晃动,不禁伸手把住,而后将乳头含住不停舔吸。
一边舔着乳房,一边用胯下的阴茎不停摩擦着宁韵心的下部外阴。
「师父。。你以后成为我的女人好吗?」吴凌此时的心情依然忐忑,生怕这
梦境突然就醒来,从而失去了和美艳师父相会的机会了。
「嗯哼
那就要看好色徒儿你的表现咯~」。宁韵心故作娇态道。
吴凌眼见师父如此淫荡,心里更是添了几把无名火,当下无法再继续忍耐。
只见雄壮的阴茎顶住美艳师父的下体穴口,一点一点地向内挺近。
只听得宁韵心一声喜极的喘叫,吴凌已经将茎体深深插入肉穴,两人的下体
紧紧地结合在了一起。
「啊~好徒弟~~啊~快点操死师父啊」宁韵心不停出声诱惑着她的好徒弟
吴凌。
见到平日高冷的师父竟然如此地放荡,吴凌不再克制,双手捧着美艳师父的
美臀下身不停地抽动。大腿根撞上臀部发出阵阵声响,宁韵心的肉穴也不停地溅
出水花来,并且紧紧地将肉茎夹住。
激动地操着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吴凌两眼之中满是欲火,半刻之后,吴凌深
感无法坚持,更是用力地抓住宁韵心的美臀狠狠抽动,直将宁韵心插得眼皮翻白

终于忍耐不住,肉茎猛地深插,顶住了宁韵心的子宫口,开始不停地喷射,
滚滚浓精洗刷着肉壁。
而后吴凌却并不感觉疲倦,将宁韵心翻过身来,手扶圆臀,又开始了新一轮
的奋战!
疯狂的一夜过后,吴凌徐徐醒来,不想已是日上三竿。
看着自己的身边,美女师父已然不在,唯有自己身下有被浓精沾湿的痕迹。
「看来真的是梦啊~哎呀~!」醒来的吴凌感觉到腰酸背痛,身体有些被掏
空的迹象。
「连做梦都做过头了。。」
却不想,门外竟有一个绝色美女,听着徒弟的感叹,嘴角露出了浅笑。
又是一天,吴凌练了一天的剑感觉甚是疲累,急忙洗漱便上床休息去了,似
乎想要早点进入梦境与美艳师父相会,想着白日教导自己的师父一如平日冷艳,
更加让吴凌信了昨晚发生的艳遇只是一个梦。明日师父又要和师伯师叔们出使峨
眉了,想来自己又要忍受相思之苦。
转眼来到一处地穴内,淫道子端坐在台上,望着下方数人,说道:「要你们
办好的事如何了?」
「回禀主人,我已按计划使蜀山和峨眉结盟,并放出峨眉掌门正在闭关的消
息。」其中一位领头的女性说道,听声音,竟然像是秦慕瞳所言。
「哈哈哈,如此甚好,来来,美人们,晚上可要好好陪我和薛掌门与常帮主
快活啊。」淫道子大笑
此时的烛火变得清晰,原来站在下方的赫然正是蜀山四美秦慕瞳、宁韵心、
程绫、柳静依!
「你这淫贼,你不得好死~咳!咳~」一旁的骂声传来,仔细一看,竟然是
常箩玉!其身被困在一处长盒子中上,身旁也困有一人,正是峨眉掌门薛宛柔。
「哼,常箩玉你还是省些力气等下喊吧。」只听得是秦慕瞳的声音。
「待我找到那直传女后,你就能解脱了常帮主。」淫道子无视了骂声地说。
某处县城中,「姐姐,娘什么时候回来啊?」一个身材窈窕的少女望着身旁
的御姐模样的女子问。
「好妹妹不要急,娘说过侠女盟会之后的日子就会回来看我们,你不要着急
啊。」
「哼!娘生下我们姐妹俩之后就爱管不管的,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爹是谁。。
还好还有你,好姐姐~!」
「我的好妹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