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灵魂人偶】(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女皇与盲刃
确定后方已经没有追上来的变异生物之后,他们才渐渐的让逃生艇停下来,
在让「女皇」保持警戒的情况下抓紧时间休息。
克林姆才睡了三个多小时就被维修平台的运转声吵醒,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
艾薇正压左臂上的针,她正在对着维修平台底部输血,克林姆发现平台正在转动
的各个圆环上都浮现了血红色的咒语学术文字……
似乎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彷彿幽灵般出现在平台中央,维修平台快速分析该灵
魂的资料,一个又一个小圆环从平台底部分离出来,自动锁定早已经准备好的素
材,它们以克林姆闻所未闻的方式制造灵魂傀儡零件。
那些悬浮的圆环不过是高速的上下选转,就像在变魔术一样让零件逐渐成形,
一个又一个零件被维修手臂抓起来拼装在一起,而艾薇确定血量足够之后就把针
拔掉专心操控平台,她花了约两个小时的时间完成骨架,三个小时的时间将各种
装置和装甲组装完成,包括制造过程就花了大半天的时间。
「那个……『盲刃』是怎么感知的?
我没有看到像眼睛或耳朵一样的零件。「克林姆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知
道」女皇「的身上有这种零件,而且还非常精美。
「因为不需要,『盲刃』即使没有眼精和耳朵,也可以轻易感知到周遭的一
切,它可是感知能力最优秀的灵魂傀儡。」
在「盲刃」的动力炉被装上之后,他做出了和「女皇」类似的反应,那就是
似乎在观察自己的双手。
「盲刃」从平台上走了下来,他拾起自己的长刀挥了两下练手之后,不知为
何克林姆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魔导动力的反应不太寻常……
才刚这么想而已,「盲刃」忽然一脚踏出便闪伸出现在他面前,手起刀落就
要往他的脖子上砍下,克林姆几乎是在他从眼前消失的那一刻,就抓起没用完的
金属粉末洒了出去,动力外溢的「盲刃」沐浴在金属粉末中带出了一阵爆响和炫
目闪光。
虽然险些闪瞎自己的眼睛,但克林姆却成功的从「盲刃」的刀下脱逃,正如
他所推测的,就算盲刃的感知能力真的很强,只要掌握那「看不见的物体」的位
置还是能够干扰他的视觉和听觉。
「艾薇!你干什么?!」眼看「盲刃」已经转过身来,克林姆心中一阵紧张,
而「女皇」似乎感受到他心中的危机感,甩动着手中的钢索飞斧让它像风扇一样
高速转动,用扭腰摆臀的性感猫步走到克林姆前方。
「干什么……你居然问我这么蠢的问题?」艾薇此时的神情非常不善,她虽
然身体还是挺虚弱但已经能够行走,一步步走到「盲刃」后方说:「很感谢你在
关键的时刻照顾我,但是……没有人准许你可以对我作这种事!
别认为我会这样轻易放过让我背叛未婚夫的傢伙!「
「冷静点,有话好说……」克林姆此时此刻冷汗直流,他非常清楚虽然已经
拥有灵魂傀儡,但是这毕竟不是他的专业,想要打赢艾薇根本不可能。
尤其他很清楚……「女皇」身上的装备并没有「盲刃」精良。
「有什么话下地狱再说吧……『盲刃』给我干掉他们!」
艾薇冷声令下,「盲刃」一把长刀一脚踏出却带出两道刀光,在接触到飞刀
的那一刻刀光忽然变得複杂将飞刀全数击飞,一进一退之间便和握着飞斧的「女
皇」对了五刀。
「女皇」左手虚握招回了原本被击飞的飞刀,而「盲刃」则感受到背后有危
险则加强了动力刀刃的力度逼开「女皇」,回身击落两柄飞刀也顺势两脚让它们
安分的钉在甲板上,左手握住第三柄飞刀往「女皇」脸上甩出去。
飞刀就像手里剑一样划出了一个扭曲的弧度割往「女皇」脖子,「女皇」仰
身闪开之后凝聚了动力的一脚将挥来的长刀给踢开,这个时候克林姆暗道不妙,
因为他赫然发现自己站在飞刀扭曲的飞行轨迹上!
「女皇」在甩动钢索飞斧的同时左手一招,硬是改变了这把飞刀的飞行轨迹,
当锁炼飞斧甩向「盲刃」的腰部时,她不过是脑袋往左一让那把飞刀便飞了回去,
同时左手往刀柄上一弹让原本高速旋转的飞刀一下子提高了几倍的速度。
还好他隐约明白如何给「女皇」指示了,要不然刚才那一刀就真的送他下地
狱!
「盲刃」一口气和「女皇」拉开距离闪开了飞斧,同时也将飞刀击落用力踩
入甲板,左手拔出短剑重新拉近距离,「盲刃」舞得一手疾刀快剑逼得「女皇」
只能边防边退,「盲刃」只要抓到机会便反握两把武器同时突刺。
而真正让「女皇」无法反击的则是他那诡异无比的刀法,他竟然可以让武器
的刀柄像黏在手上或身上一样,用甩动的方式斩击或着让武器在身体上旋转。
「女皇」每一次用左手隔空挥拳,都会被「盲刃」抓准时机用动力刀刃突破,
她乾脆抓起钢索当作鞭子往「盲刃」身上抽,虽然比起刀剑类的武器这看起来软
弱无比,但同样是金属的钢索凝聚了动力刀刃之后破坏力也不容小觑。
两个灵魂傀儡战得火光四射难分难解,克林姆抓准机会想要靠近艾薇,不过
艾薇却冷笑一声,拿着刀指着自己脖子说:「你有自信能战胜『盲刃』就试试…

我只要一死的话『盲刃』就会彻底失控,到时候你只有死路一条。「
「该死……」克林姆发现自己竟然被逼得无计可施,毕竟从一开始主动权就
全都掌握在艾薇手里,要不然以「女皇」的能力想要制服艾薇轻而易举。
「轰」的一声炸响,「女皇」的身体滚向逃生艇的尾端,而「盲刃」也以极
快的速度跟了上去用长刀指着倒在地上的她,当艾薇嘴角扬起的那一刻克林姆知
道胜负已分,艾薇肯定会先破坏掉「女皇」再杀了他。
「『盲刃』!干掉『女皇』……等一下!你干什么!听话啊!」
克林姆看到艾薇气极败坏脸色胀红的可爱模样,也忍不住转过头去想看看是
怎么一回事,而他却看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
「盲刃」非常温柔的勾着「女皇」的细腰,非常浪漫的将她揽在怀里同时用
右手抚摸着「女皇」的脸颊,而「女皇」也同样用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脸颊,两人
看起来就像是一对深爱着对方的情侣,明明几秒钟前还在相杀的……
一下子气氛变得非常尴尬。
克林姆抓准机会抢走艾薇手上的刀,在艾薇死命反抗的那一刻将她按在地上,
而「女皇」也忽然用柔软的身段像蛇一样缠上「盲刃」的身体,牵制住双手的关
节之后将他用力按倒在甲板上,用钢索将「盲刃」捆了个扎实。
「我恨你!我恨你――!」
艾薇在克林姆怀里死命挣扎,尤其当她注意到克林姆居然硬了的时候……
但是她身体本来就虚弱,加上几个小时前为了重新打造「盲刃」还输了不少
血,即使克林姆的擒拿破绽百出她也没有力气反抗。
「呼……我差一点就真的被你干掉,既然你这么不客气的动手那我也不客气
了。」
克林姆毫无心理压力的将艾薇给扒个精光,那微微隆起的胸部、平坦的小腹、
细长的双腿……还有那毛发稀疏的三角地带,无一不吸引着克林姆的目光。
克林姆将她按在逃生艇的控制台上,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插入粉嫩的花儿当
中肆虐,压低身体用嘴唇品尝着她无比滑嫩的肌肤,克林姆光是抚摸她手臂和手
掌的肌肤就知道,艾薇一定是出身自某个名门的大小姐。
毕竟……平民的双手和皮肤不可能这么好,已经好几天没有洗澡摸起来都这
么舒服,如果好好的清洗过的话肯定令人上瘾。
「你一定会下地狱……一定会……」这女孩傲气十足,即使沦落到如此下场
也不愿示软求饶,她忍着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趴在控制台上的她不断咒骂
着克林姆,不过克林姆却彷彿从头到尾都没听到似的。
毕竟……更狠毒的漫骂他都听过,毕竟是从贫民窟出身的孩子。
已经硬到不行的克林姆也不打算忍耐了,他抓着艾薇的小屁股用大拇指将花
瓣分开,肉棒一点一点撑开了那粉红色的软肉顶了进去,克林姆感受着棒子回传
回莱的酥麻快感,爽得他在挺进的同时颤抖不断。
克林姆没有恋童癖,但是艾薇那明明娇小可爱的体型,却还带着成熟女人的
性感气质让克林姆欲罢不能。
直到没有办法再继续深入,克林姆才把手分别放在艾薇的臀部和胸部上,有
了上一次的经验之后他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一定要先让肉棒适应一下环境,
要不然一上来就太过激烈只会很快就射出来而已。
艾薇身上还有个部位很吸引人,那就是她那小巧性感的嘴唇,克林姆用力顶
了顶最深处的花心之后便抱着艾薇翻身,就算她不爽的撇过头去克林姆还是用手
扳正,用力品嚐并吸吮着她美味的小嘴。
两手抓着软嫩的屁股,强迫她的身体上下起伏让肉棒能在花儿当中进出。
艾薇紧咬着下唇眼眶泛红流泪,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克林姆看着感到心软。
克林姆用大拇指擦掉艾薇脸上的泪水说:「真的很抱歉,我对不起你……」
「不要一边干一边道歉,白癡!」艾薇乾脆闭上双眼默默承受这一切,她不
想要盯着这该死的傢伙看,随着下体越来越有感觉她心里也越来越委屈,她真的
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可以这么倒楣。
适应了紧度之后克林姆开始加大抽送的幅度,不过他注意到一件事……虽然
把艾薇抱在怀里用力插很舒服,但是不断往深处顶的话她好像不太舒服,所以克
林姆尽可能不让肉棒顶到底部,把摩擦都集中在前半段。
「不……不要……」快感一下子提升让艾薇吓坏了,她忍不住伸手抱住克林
姆。
而这个动作对克林姆来说就是最好的鼓励,虽然抽插的幅度不能太大但他可
以提升速度,他扭腰就像在颤抖一样让肉棒小幅度的在艾薇身体里摩擦着。
克林姆抓到艾薇的点之后,两人的交合之处渐渐的开始发出黏腻的声响,伸
手抚摸着她小腹上的肉棒形状,隔着女人的身体摸自己的下体的感觉真的非常奇
妙,他顺势往下用大拇指按压着那充血的花蕊。
「啊嗯!」
敏感处忽然被攻击,艾薇也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然而就是这个呻吟声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失去理智的克林姆抓着
艾薇的大腿死命的干,坚挺的肉棒无情地摧残着那有几分红肿的紧窄花儿,艾薇
再也忍不住快意发出了一声声甜腻的呻吟。
克林姆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扭腰的速度也越来越迅速,艾薇知道他要射了便
紧张道:「别……不……嗯……啊!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啊哈……」
虽然不久之前射进去过一次,但那毕竟不是克林姆的本意,他乖乖把肉棒拔
出来用艾薇的大腿夹着,在艾薇的大腿内侧进出直到再也忍不住而喷射为止,腥
臭的乳白色液体全都喷洒在艾薇白嫩的腹部及大腿上。
克林姆癡迷地亲吻着艾薇的肩膀到胸部,毕竟这女孩真的太迷人了。
即使艾薇一心只想把他给杀了,但他仍然没有办法对这女孩产生恨意,反而
是想要将她干到没办法走路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你……你又想要做什么?」
艾薇原本就不是很好看的脸色现在显得更虚弱了,当克林姆拉着她的手握在
船舵上时,她好不容易平稳了呼吸才这么问。
「麻烦你让这艘船继续前进。」克林姆虽然帮她把身体擦乾净,但却仍然抱
着她赤裸的身躯没有想要放开的意思,那滑嫩的肌肤加上茂密的金色长发,光是
把娇小的艾薇抱在怀里就有一种幸福感……
他怎么舍得松手?
虽然心里很不爽但艾薇还是掌舵,她重新启动了逃生艇之后说:「如果我就
这样把船撞坏……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我会做出这种事?」
「如果你想这么做的话一开始就能做了。」
「谁知道?说不定我会改变主意……嗯!」话说到一半,克林姆便抓着她的
腰让她抬起屁股,将花儿对准肉棒之后重重放下,一口气就插到最里面……
肆意玩弄着艾薇的肉体直到她累到撑不住睡着之后,克林姆才帮她穿上衣服
和内裤,整理好服装之后来到仍然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的灵魂傀儡旁,「盲刃」仍
然被「女皇」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我想想……『盲刃传奇』?」
克林姆认真回忆着这个也许在很小的时候听过的英雄史诗,他仔细观察着
「女皇」的外形和身体曲线,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自语道:「这么说来……故事中
『盲刃』的其中一个爱人,好像是骑士王国的女王。」
仔细观察着眼前的两个灵魂傀儡……
「不会这么巧吧……」克林姆有些难以置信,这两个灵魂不仅来自同一个史
诗,而且还那么刚好是情侣的关系,他回过头望向那趴在控制台上睡着的艾薇,
忽然觉得这个女孩的运气还真的不是很好。
比起眼前这两个拥有暗杀者身分的「骑士」,其实克林姆更崇拜的是「羽锋
革命录」当中的英雄「剑圣」,也许这是修曼人最后的一部英雄史诗,在魔导动
力革命时代之后唯一一个愿意钻研斗气的咒语学术士,曾为了贫民的权益曾带领
私人军队发动政变,最后则是在帝都郊外的一场战役当中身亡。
因为留下的研究资料艰深难懂,斗气的觉醒和使用方式都没有交代得很清楚,
加上有许多应用方式得配合高端的咒语学术,又因为有部分资料已经被王国的军
队销毁……
他恐怕是最后一个真正掌握斗气的人。
也因此又有「终末骑士」之称。
但今天他拥有的灵魂傀儡不是「女皇」的话,那么艾薇早已经干掉他一了心
头之恨,以她的作战经验加上「盲刃」的能力这应该是很容易的。
该说是艾薇运气太差……还是他运气太好?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