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灵魂人偶】(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暗杀与暗杀
那单调又附含韵律感的鸣叫声回荡在空旷草原上,芒草与色泽诡异的变异植
物在微风的拥抱下微微摆动,即使蟋蟀们再怎么努力的伴奏……
这一望无际的草原仍然无法摆脱孤寂的色泽,迷途的旅人目睹这一切或许会
怀念起故乡。
在这样的景色下有一辆农耕车静静停着,它憨厚的身躯被当作是梁柱撑起了,
由几块破布和杂草缝制在一起的简易帐篷。
简易的帐篷外站着一个身材曼妙,只不过全身在月光下泛出冰冷光泽,而原
本应该优雅而美丽的手指和腰身则明显能看见机械构造,她就像一尊雕像一样静
静守护着帐篷的出入口,只有飞斧在手掌心里不断旋转着能证明她并非死物。
「女皇」背后的帐篷内,汉克儿拉开棉被立起身子悄悄拉开帐篷,窥视着
「女皇」坚定而曼妙的背影,这个能二十四小时守护着主人的灵魂傀儡让汉克儿
倍感安心,尤其是看到她正处於「警戒休眠模式」的那一刻。
她安心地从被窝里掏出了一把刀,挪动漫妙的身子悄悄靠近了躺在一旁的克
林姆,由於没有太多破布能用他只能盖住肚子,除此之外全身都暴露在夜晚的寒
冷当中,也许是真的太过寒冷……即使睡着另一支手也还紧握着自己的重要部位。
她伸出手沾了一点重要部位前方的黏液,伸出那细长得不像人类的舌头舔了
一口,男人才有的浓郁和腥臭气息马上从舌尖蔓延开来。
与那淫靡而大胆的动作不同,若帐篷内有灯光照明则能看见她冷若冰霜的俏
脸,右手抬起刀小心翼翼的靠近男人颈动脉的位置,她必须在惊动到「女皇」以
前杀掉这男人才行,原本她以为这是很困难的事情,但现在看来……
轻而易举!
不久以前,当「剑圣」摧毁掉那小白脸降落在山腰上的逃生艇,而灼热的温
度已爆炸点为中心漫沿开来的时候,她迈开脚步跑向了克林姆求救,看到克林姆
那和一般男人没两样的反应,以及口水都快流出来的好色表情。
她一度以为自己得手了,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和那小女孩是什么关系,但看
得出来这个男人似乎很关心她,所以他势必会担心森林大火中女孩的状况,只要
他能够踏上山坡那么一切就很容易了。
她相信以「剑圣」的能力绝对能将这个男人以及「女皇」斩於剑下,只不过
让他出乎预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没想到「女皇」的反应力惊人的强,竟然有
办法接下那攻击范围极大而速度奇快的一斩!
当这一击没有结果的时候她就明白,接下来「剑圣」将会和「女皇」打上一
场持久战,而虽然「剑圣」拥有非常强大的正面作战能力,但相对的消耗动力的
速度也太快,要和「女皇」这样能轻易回收自己用不着的动力的傀儡打持久战,
绝对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
所以她让「剑圣」撤退了。
接下来的时间她都让「剑圣」远远跟着他们,而自己则不断抓机会想要对克
林姆下手,但无论她怎么观察都没有下手的机会!
因为即使这个傢伙去上厕所都有女皇跟着,她不明白为何这傢伙会怕死到这
种程度,一开始还以为自己什么行为引起克林姆的警觉心,直到她发现这傢伙竟
然偶尔会和「女皇」十指相扣,她才明白……
「难道这傢伙爱上一个死人了?」这是她的猜想。
於是她决定用色诱的方式逼克林姆露出破绽,但即使她整个人都黏在克林姆
身上,而且正努力地帮他打手枪的那一刻,那「女皇」仍然像电灯泡一样直直地
站在他们身后,钢索飞斧有意无意地在她身后摇晃,让她完全不敢动手!
但就在夜晚的时候她终於抓到机会,因为这傢伙用农耕车搭起帐篷,在匆匆
吃完晚餐之后就先睡了,她在克林姆身边隔了一个人的距离躺下,因为这个空间
狭小而且逼近密闭的关系,所以她悄悄提升了自身体味的释放。
那彷彿性爱中的女人才会散发出的体香,其中还带着些许难以道明的芬芳不
断刺激着克林姆的鼻腔,搞到最后他硬得根本就睡不着。
睡不着的他似乎又不敢对身边的女人伸出狼爪,所以乾脆自己悄悄的掏出棒
子打手枪,汉克儿静静等待着他的动作停止并且闻到精液的气味,再多等一阵子
直到克林姆的呼吸变得平稳,她才决定动手杀人。
谨慎起见,她还确定了「女皇」的状态。
――这样一来……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汉克儿想要用刀在克林姆脖子上用力按下去的时候,她惊恐的感觉到有东西
刺破被子飞了起来,而脚下有一条像绳子一样的东西往后卷收,扯着她的双腿往
后一拉狼狈地趴在地上而刀还差点插进自己的胸口!
「还在想是谁吵我休息,没想到真的是你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克林姆一睡醒就看到一个黑肉美女狼狈地趴在地上,原本还以为她是不小心
触发「女皇」的钢索飞刀陷阱,直到他看清楚汉克儿手上的东西。
「你早就知道我的来意了?」被「女皇」从地上抓起来的那一刻,汉克儿狠
狠瞪着眼前这个睡眼惺忪的男人的脸,恨不得扯断自己的手上前把他咬死。
「我只能说你的演技真的太烂……哪有人看到凭空出现的一大片沙漠,而且
边界还这么整齐还能当作没看到一样?你不觉得我危险就算了,还跑过来向我求
救?」克林姆很不客气的伸手抚摸着她根本没有伤的胸部,隔着绷带感受着那弹
性十足的肉嫩手感说:「更何况你身上『应该有伤』吧?」
「我……难道!」汉克儿顿时花容失色,这下她终於明白为何自己会被识破。
如果她的胸口真的有伤的话,就不可能整个人靠在克林姆身上那么做出那么
激烈的动作,而眼前的克林姆则露出一个该死的得意笑容并点头道:「原本我不
是很确定,直到你帮我射了那一发出来,才确定你身上根本没有伤。」
克林姆走出帐篷左顾右盼道:「你的『羽锋剑圣』应该在这附近吧?」
「你是怎么……」汉克儿这才明白自己输得有多么彻底,她怎么也没想到对
方打从一开始就看出灵魂傀儡的身份!
「嗯……我还住在贫民窟的小时候,最喜欢和玩伴们一起去听诗人讲述或歌
唱英雄史诗,长大之后这也成了我工作之余的娱乐。」他好像摸上瘾了一样,放
开汉克儿的胸部之后顺着她的细腰一路往下滑,最后把手放在她丰满翘挺看起来
就非常能生的屁股上,他又说:「想知道我怎么拚断的吗?」
感受到男人越来越不安份的手,汉克儿咬牙切齿而且眼睛中的怒火都快喷出
来了,她还是苦命忍耐着说道:「说吧!」
「其实很简单,在『骑士王国』成立以前骑士们凝聚斗气的方式是双手,而
在王国成立之后越来越多的骑士试着用全身凝聚斗气,不过这些骑士、英雄当中
没有一个能够远距离使用斗气,即使是『后时代斗气』的创始人『盲刃』也是如
此。」
「直到『剑圣』的出现,是吗?」汉克儿这才终於明白,自己的手段在聪明
人以及拥有暗杀者身份的灵魂傀儡的眼前,到底有多么的拙劣。
「是啊!但是……你当时看到『女皇』的反应让我很在意,难道说你……」
克林姆原本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认识「女皇」,但后来想想这根本不可能,
「女皇」可是几百年前的立国之君,两人怎么可能会相识?
一开始克林姆也觉得是自己的错觉,但就算听过「女皇」生前的事蹟,也不
可能露出那种像看到熟人一样的神情吧?
「喔!对了,只要你的『剑圣』出现在『女皇』的视野当中,你的脑袋就会
和身体分家,请你安份一点好好配合我就行了。」
让「女皇」好好抓紧汉克儿的双手,强迫她压低身体翘起诱人的翘臀,克林
姆吞口水的声音大到汉克儿听得一清二楚,他用手勾着汉克儿的裤头将她的裤子
连带内裤硬是扯了下来,那健康的肤色在月光的照耀下更显可口。
克林姆忍不住张开嘴巴在她的臀部上品尝了一口。
克林姆发现她的下体竟然乾净到一根毛都没有,用大拇指分开那型状含蓄而
美丽的花瓣,露出了隐藏在其中的粉红色洞口,粉红色的软肉和摺皱随着她紧张
的呼吸而收缩着,在手指的逗弄下看起来无比可口。
如果这女人不是敌人的话,对克林姆来说真的是迷人的人间尤物。
「啊!不要!」当汉克儿感觉敏感处有一根炙热的棒子贴上来,她紧张得用
双腿夹住了那根东西,脸上的神情再也没有任何一丝杀气,她现在惊慌失措到眼
泪都快流出来了,她哽咽道:「求求你……我知道错了……不要……」
把手探入绷带内用指尖一点一点爬上那柔嫩的山峰,直到他触碰到那硬挺的
乳头时,才兴奋得扭腰在她的嫩臀上碰撞,并在她耳边发出粗重的喘息。
硬到很难受的肉棒就在大腿和花瓣之间摩蹭着,偶尔龟头的肉冠边缘还会从
充血的阴蒂上磨过,克林姆舒服得浑身颤抖都快忘记自己是谁,而汉克儿似乎是
因为想要挣扎而扭腰,但这么做却带来更大的刺激。
克林姆爽得都快要忘记自己是谁。
「你的身体这么淫荡,我只不过抚摸了几下反应就这么大?
看样子你挺享受得嘛!「克林姆不断亲吻着她的耳朵,惹得她浑身颤抖的那
一刻在耳边不断挑逗,光是看到她一脸羞耻的神情都能让人感受到无上的快感。
「骗……骗人!我才没……」脸泛潮红的汉克儿刚想要反驳些什么。
「噗嗤、噗嗤、噗嗤……」
但克林姆却加大了扭腰的幅度,在她的大腿内侧和花儿之间奋力进出,发出
了黏腻、响亮且淫荡的水声,克林姆在她耳边笑道:「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声音?」
「你……」忽然感觉克林姆停下动作,而且把肉棒从湿滑的大腿内侧拔出去,
他话才刚说到一半就惊慌道:「你要是敢插进来,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克林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蹲低身体用龟头顶着汉克儿那湿到不像话的花
儿,龟头一点一点将柔嫩的花瓣顶开,就在他深呼吸让半条肉棒突破了一层层紧
窄到不像话的皱褶,插入那竟然比艾薇还要舒服的小穴当中。
「我不是开玩笑的。」这时汉克儿的媚态和委屈感尽失,一道耀眼的光芒在
几个转折之后越过了草原冲到他们面前!
「女皇」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在松开汉克儿的手时与「剑圣」在一口气内交
手了四、五招,两个灵魂傀儡之间火光四渐而金属碰撞声不绝於耳!
汉克儿带着诡异且充满愤怒的笑容,用常人办不到的方式九十度往后仰,张
开嫩唇露出了尖锐獠牙想要往克林姆的脖子上咬下,眼看死亡的结局就在眼前!
克林姆虽然全身直冒冷汗,但他也跟着露出了一个笑容。
「早就在等你出手。」
「女皇」收紧了汉克儿脚下的钢索,拉扯着她的身体往后倒下,克林姆也没
有顺手抱住她的意思,而是从「女皇」腰上拔出飞刀在她倒下的那一刻,一刀往
她的脖子上划过去!这一刀下去将会割破气管和动脉再无生还可能!
原本应该是这样。
但让克林姆收手的原因则是因为「女皇」无声的警告,他马上后退的那一刻
就看到有一片像羽毛一样的刀锋从眼前飞过,只要反应再慢一些死的就是他!
当克林姆倒在地上的时候,「剑圣」身上的锋刃就向蜂群一样环绕着他,那
奔驰的身姿带动起的刀光剑影有如风暴,眼看即将要被砍死的那一刻「女皇」闪
身到克林姆的身前,不断用手中的兵器和身体为主人挡下这些攻击。
而「剑圣」在抱起汉克儿之后就转身快速离去!
几个转折冲刺就消失在树丛当中。
只留下硬着下体和维持着战斗姿态的「女皇」傻愣在原地,克林姆望着自己
湿润的下体和隐约还能嗅道的美妙体香,望着一旁的「女皇」有些可惜的说:
「虽然刚才是演戏的成份居多……但现在如果你能帮我解决的话就太好了。」
像是感受到克林姆的心声,「女皇」伸出硬梆梆的右手握了上去……
「等一下!不要!要断了!断了――!」
过了几分钟之后,克林姆好不容易逃离了断棒的危机,而棒子也软下来之后
他穿好裤子,从地上捡起汉克儿的裤子和内裤问:「有办法追踪吗?」
「女皇」伸手接过这两件衣物。
先是将裤子放在应该是鼻子的位置,好一阵子之后才放下来,将汉克儿的内
裤放在鼻子前,克林姆隐约能感觉到她正凝聚动力在鼻子的位置,从来就没有想
到原来魔导动力还可以用来让感官变得敏感。
若「女皇」并非暗杀者的话,说不定也不会这样的技巧。
「女皇」蹲下来让克林姆趴在她背上,她就这样背着克林姆往森林的方向奔
驰,虽然短时间内冲刺的速度不如「剑圣」,但她在森林里奔驰那如履平地的身
手则让克林姆这个主人也讚叹不已。
――原本还以为「剑圣」已经没有多少动力才会撤退,没想到他看起来似乎
已经补充过动力,这么说来这女人肯定还有同伴!
这就是克林姆追上去的原因,虽然不知道对方追杀自己的原因是什么,但与
其让他们不断追杀不如看看能不能杀一个出奇不意,更何况……
对方很可能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袭击了艾薇,就凭这一点他就绝对不可能放过
这些人!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