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幻想之小白陆雪琪】(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诛仙幻想之小白陆雪琪2
就在这时,隔壁屋内却突然传来九尾天狐小白的一声甜美的惨叫声:「啊…
…混蛋……你居然敢插我的后面……哎呦,轻一点死鬼……」
店小二一愣,暗道:「难道里面的家伙爆了那风骚美人的菊花?」一想到此
忙跑到隔壁窗前往里看去,果然见九尾天狐小白姿势撩人的跪趴在桌上,屁股高
高翘起,美艳的脸上略带痛苦之色,嗯嗯啊啊的叫个不停。而她身后,西门大正
死死的把这她的细腰不让她胡乱扭动,粗大的肉棒缓慢的在那粉嫩的后庭花里进
进出出。
店小二暗呼:「我擦,这么猛?难道待会还要双插?」他刚想到此,就看到
里面的包不二急不可耐的把床上的被褥铺到了地上,接着走到桌前让小白含住自
己的肉棒,被她用嘴巴套弄了几下后对着西门大使了个眼色,二人心照不宣,一
起抱住小白的细腰和胸部,把她从桌上抬到了地下的被褥上。
「呜呜……」弯着腰站着的小白,被西门大和包不二前后夹击,后庭花被快
速的抽查猛干,顿时一阵奇妙的快感传来,刺激的她只想大声喊叫,怎奈嘴巴被
包不二用肉棒堵着,一时间也只能发出呜咽的呻吟。
「哇啊,真是爽啊,这菊花被我干了百十下了,还是这么紧,一夹一夹的真
是不错。」西门大边干边叫,显然很是爽快。
包不二道:「老大,换个姿势,我想插得蜜穴,这大美人嘴巴不老实,哼哼
唧唧的不停的想咬我的肉棒。」
西门大笑道:「这说明美人是被干的太爽了,哈哈,来,让她躺下,给她来
个双插,让她爽上天去。」说着拦着小白慢慢躺倒在地上,包不二忙把肉棒从小
白嘴里拔出,接着也蹲下身子分开小白的玉腿,挺着肉棒对着那光滑无毛的蜜穴
就是一阵磨蹭。
小白的嘴巴刚得以解脱就发出一声浪叫:「啊……干什么?你们两个混蛋…
…居然想一起……快停下一个一个来……啊呀……」不等她说完,包不二的大肉
棒便已长驱直入,接着三人便上中下压在了一起。
外面的店小二看的是亢奋异常,他哪见过这么香艳无比却又残暴荒淫的场面,
只见里面的风骚美人,后庭前穴被同时插入,干的她浪叫声不断传来:「啊……
啊……啊……轻一点……啊啊啊……一个一个来……不要一起用力……啊啊啊…
…这感觉太……太强烈了……啊……」
躺在她身下的西门大道:「一个一个来?是这样吗?」说着肉棒从小白后庭
花里一抽,上面的包不二对着那蜜穴就是一送,二人你来我往配合的天衣无缝,
只把小白给干的一个劲的浪叫。
「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你们两个……两个混蛋……故意整我……
噢噢噢噢噢……慢一点……噢噢噢噢噢……这滋味……啊啊啊……简直……」
包不二笑道:「简直太爽了对吧?老子现在也很爽。」
西门大道:「对,真他妈畅快,老子就是整你,今天非把你干的跪地求饶不
可。」
二人越说越兴奋,包不二更是一口咬住小白的白袜美脚边舔边干,西门大也
不闲着,双手使劲揉着那傲人的酥胸,大舌头更是直往小白的耳朵里面钻,这下
小白叫的更凶了,嗯嗯啊啊,哦哦呃呃的呻吟娇喘个不停,没过多久便一泻千里,
瞬间被干到了高潮。
「哼……嗯……哼……不行了……要死了……嗯哼……你们太厉害了……」
高潮后浑身酥软的小白被二人放开瘫卧在地上,曼妙的身姿不经意间摆着一个撩
人的姿势,娇颤连连,双眼紧闭,一脸高潮后的样子。
「这么快就不行了?我们可还没过瘾呢?」西门大和包不二同时说道。
小白娇喘道:「你们还想怎样?大不了我用嘴巴帮你。」
西门大道:「想得美,老子今天不把你干到气绝,就对不起你这风骚的样子!
老二,这次你爆她的菊花,让我插她的蜜穴。」说着躺在地上拉过小白,让她用
「观音坐莲」的姿势骑在自己身上,接着肉棒一挺便在小白无力的反抗娇喊下深
深的插入了那无毛的美穴。
包不二应了一声「好嘞」,上前把小白往西门大怀里一推,道:「美人,让
我也试试你后庭花的妙处。」接着大肉棒对着那微胀的菊花就是狠狠得刺入。
本来还趴在西门大的怀里的小白瞬间被刺的痛呼一声,腰部以上都直立了起
来。
「啊……混蛋,好痛啊……轻一点」即便她是修炼千年的狐妖,此时也抵不
住凡人强烈的双插。
西门大和包不二哪管她的死活,她越是叫的惨烈,他们二人干的越是凶狠,
当下你来我往,你抽我送就是一阵痛痛快快的驰骋,及百余下后,腰酸腿软的二
人又在小白不断的娇喘呻吟中,换起了姿势,只见西门大站起身来,两手穿过小
白的双腿一把将她环抱起来,接着肉棒对着那蜜穴就是不断的冲刺,包不二站到
他的对面,肉棒一挺便深深的插进了那紧窄的后庭,二人把小白夹在中间,用一
招「龙舟挂鼓」的姿势双插猛干着这风骚迷人又很会浪叫的九尾天狐。
而小白此时被猛奸爆操的是阵阵哀嚎,两条玉腿摇摇晃晃,更衬托着那一双
白袜美脚性感异常。
「啊啊啊……不行了……要死了……好厉害……噢噢噢……又快要泄了……
啊啊啊……不行了……我快要死了……饶命……啊啊啊……快死了……好美……
好爽……好舒服……噢啊……不行了……救我……」
二人听着小白销魂的淫叫,心里更是畅快,又猛干了百十下顿觉精虫上涌,
快感飙升,当下只听包不二怪叫一声,道:「老大,换个姿势,我快射了,看我
一口气插爆这骚美人的菊花。」说着提枪上马,把刚被放下来的小白按在地上,
让她美艳的娇躯像狗一样跪趴着,然后腰部一挺,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对着小
白的后庭花就是一阵快速的猛插猛干,几十下后大叫一声,在小白强烈的娇喊呻
吟中虎躯一震,接着便「扑哧扑哧」射入了那粉嫩的雏菊里,小白的后庭花顿时
精液横流,果然被他给强行插爆了。
西门大见他败下阵来,更是不在强忍,扛起小白的双腿,对着那蜜穴就是一
阵狂风暴雨似得轰炸,一张大嘴更是狠狠咬着那双迷人的白袜美脚,痛的小白不
断的疯叫浪喊,大声求饶,百十下后快感爆棚已到了喷射的边缘,当下一把抽肉
棒,起身站到小白脸前,精关大开对着那风情万种的红晕俏脸就是一阵「扑哧扑
哧」的猛射。
而小白更是被二人给干的心魂皆酥,欲仙欲死,本就风情万种的她此时娇喘
吁吁轻颤不断,一副高潮未退的俏脸上被人来了个浓精颜射,更显的妖艳性感,
刚才还跟二人打情骂俏的她现在也变得老实了,在焚香谷被囚禁了几百年,刚刚
再次尝到肉欲的味道,便被两个淫贼给搞了个半死,连脚上的白袜都被咬破了,
要是再卖弄风情,下不了床不说,说不定连命都会丢了一半,更何况还有一个半
男半女的家伙不知去了何处,万一她再回来参战来个三对一……
门外的店小二看的是血脉膨胀,心痒难搔,胯下之物早已雄赳赳气昂昂了,
虽然他刚才狠狠的猥亵了陆雪琪两次,但仍然被这淫乱的场面给刺激的一柱擎天。
「要是现在闯进去,说不定还能跟他们一起摧花折柳,可是这些采花贼个个
心狠手辣,万一他们翻脸,岂不是连小命都丢了?不行不行,还是不要冲动的好。」
门外的小二偷偷瞧着屋内的三人心里暗自想道,可当他一看见小白那性感风骚的
模样,又忍不住心痒,暗思:「我连青云山上的仙子都敢淫弄,难道还怕几个淫
贼吗?大不了鱼死网破叫官府的人来捉奸。」心里打定注意,便欲破门而入,可
手刚碰到门的刹那,便又缩了回来,道:「这些淫贼个个神通广大,万一抬出官
府唬不住他们,那我岂不要身首异处了?」一想到此又开始犹豫不决,既想采花,
又没胆量,一时间站在门外暗暗着急苦无妙计,只是没过片刻,屋内便又响起了
小白销魂的呻吟,店小二忙又偷偷瞧去,只见小白跪趴在床上,螓首轻摇,身后
的包不二抬起她的一双白袜美脚对着那敏感的脚心和脚跟一阵亲舔咬啃之后,便
又挺起疲软肉棒不断的在那两只白袜美脚上来回磨蹭,而西门大也挺着半软不硬
的阳物对着小白的俏脸红唇阵阵逗弄,直到九尾天狐小白被刺激的主动帮他们口
含脚磨,慢慢让他们二人的肉棒在自己的脚间、口中不断变大、变硬,他们才心
满意足的开始享受着美人的足交和唇功。
店小二不看还好,一看更是憋的难受,心里暗道:「这大美人的红唇香舌肯
定灵巧温润,否则前面的混蛋也不会爽的浑身哆嗦,那双白袜美脚肯定又软又滑,
若非如此后面的淫贼也不会被磨蹭的爽歪歪了。唉!若我能让这个美人服侍我一
晚,那真是死而无憾了!」看着屋内的三人玩的不亦乐乎,店小二垂头丧气的打
消了冒险闯进去的念头。
隔壁屋内,「人妖」花三娘正站在床边按着陆雪琪螓首挺着肉棒在那温润的
樱桃小嘴里来回蠕动玩深喉,能让这个白衣若雪的青云仙子像狗一样跪在身前供
自己玩弄,任谁也会觉得满足,更何况这么个高高在上的美人刚才竟被一个下贱
的店小二给猥亵了,心里想想就觉得兴奋,幸好在外面喝酒的时候自己偷偷给她
在酒里放了迷药,否则她要是清醒,别说刚才的小二,恐怕连自己也会成了她的
剑下亡魂。
「哎呦,好姐姐,轻一点,你咬的我的棒棒好痛。」花三娘娇喊一声,也不
知是真疼还是故意挑逗,陆雪琪的牙齿不小心碰到了她的龟棱,惹的她又是一阵
报复似的急促抽插。
「唔……咳咳……」陆雪琪被她的肉棒次次顶到喉咙,忍不住开始咳嗽,双
手轻推,想让她放开自己。
花三娘故意整她,岂会让她如愿,当下边继续深入边娇声道:「让你咬我,
看我把棒棒全根插进你嘴巴里。」说完死死的按住陆雪琪的头,肉棒拼命的往那
小嘴里插入,直到陆雪琪的红唇紧紧贴住了她的肉棒根部,她还不肯放手。
「唔……唔……」陆雪琪发出难捱呜咽声,粉拳不断敲打着花三娘的玉腿,
痛苦的表情和销魂的呻吟让人又爱又怜,又让人忍不住想要继续淫虐。
「哼,还敢打我,看我怎么调教你。」花三娘嗲声嗲气的话音未落,便已经
开始了动作,只见她红色开叉裙遮挡着的高翘屁股开始急促耸动,胯下比一般男
子还要大的肉棒来来回回快速的在那白衣美人的小嘴中进进出出,而且还不时的
抽出肉棒装作给人喘息之机,待等到陆雪琪刚喘口气,便又在那呜咽声中强行插
入,如此这般反反复复,直逗弄的陆雪琪眼泪汪汪,她才终于停下。
「咳咳咳……呼呼……好难受……」得以解脱的陆雪琪边不断咳嗽,边喘着
粗气,嘴巴里流出的精液和口水混杂在一起,串成一道直线挂在嘴边,竟有说不
出的性感。
「呵呵,真是好过瘾!好姐姐,你怎么长的这么好看啊?只要让人看上一眼
就觉得心痒难掻,不过你现在的样子更是迷人呢,呵呵。」花三娘弯着细腰用手
托着陆雪琪的下巴,眼睛一眨一眨的媚笑道。
「确实很迷人,不过你现在的样子更迷人!」
门外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花三娘吃了一惊,忙回头望去,只见房门渐渐被
推开,店小二猥琐的身影慢慢走了进来。
「是你?」看到店小二,花三娘便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费尽心机下的迷药,
竟被这小子抢了先,自己不就没忍住先玩了隔壁的美人嘛,就这么点功夫便匆匆
赶来,却发现这色胆半天的店小二不但射的这青云仙子的白袜脚上到处精液横流,
还万分走运的让这美人给他吹了箫,一想到此,便觉有气,忍不住又骂道:「你
个混蛋还敢进来?还不快给我滚出去。」
店小二轻轻关好屋门,笑道:「嘿嘿,别生气,别生气,我来是为你呐喊助
威帮你爽的。」他不敢去隔壁小白的房间,又想打陆雪琪的注意。
花三娘道:「帮我爽?哼,难道你也想帮我吹箫?我可对你没兴趣。」说着
肉棒一挺伸到陆雪琪嘴边,在陆雪琪乖巧的吞吐中,一脸陶醉的享受着。
店小二笑道:「吹箫我可没兴趣,不过看戏我倒是很在行。」
花三娘懒得跟他废话,没好气的道:「快点出去,想看戏就去隔壁房间,那
里二男战一女,绝对够刺激。」
店小二道:「隔壁太黄太暴力了,哪有你这精彩!你那两个手下把那个风骚
美人快给干死了,弄的那娘们不断求饶,叫的屋顶都快塌了。」
花三娘哼了一声,道:「大惊小怪,若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还做什么采花大
盗。」
店小二赔笑道:「说的也对,不过像你这样的极品尤物竟然也喜欢采花,还
真是稀奇。」他边说边笑,手还不老实的在花三娘暴露的大腿上摸了起来。
正满脸享受的花三娘吓了一跳,忙把他的手打开,怒道:「好小子,吃了熊
心豹子胆,竟敢打我的注意。」
店小二笑道:「谁让你穿的这么性感,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入非非,反正你
是雌雄同体,不如便宜下我,大家一起玩玩。」
花三娘一脚踢去,骂道:「去你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少他妈做梦。」
店小二一把抓住飞来的穿着大红长靴的脚,趁机在那光滑的玉腿上摸了起来,
道:「别这么凶嘛,就当做善事,你要是不同意,我现在就去报官。」
花三娘挣开他的手,道:「少来,你以为我会怕吗?再说了,老娘今天吃素,
只想干人,不想被人干。」说着按住陆雪琪的头,又开始快速的蠕动起来。
店小二见她不在赶自己走,又胆大了几分,伸手在花三娘的翘臀上抚摸道:
「那就等你吃完素斋,咱们在来点肉宴?」
花三娘被他摸的娇躯抖了一下,也不在拒绝,哼了一声,道:「哪那么多废
话,不是要帮我爽吗?现在你先让这个白衣美人叫起来,让我先在她的樱桃小嘴
里来一次。」
店小二暗喜,知道玩这个人妖有戏,忙道:「这个我自然乐意奉陪。」说着
走到陆雪琪身前,对着那迷人的身躯一阵抚摸,接着抓起陆雪琪的一只白袜美脚
就是一阵亲啃。
陆雪琪正被花三娘的肉棒给刺的上气不接下气,脚上突然传来的酥痒不但刺
激的她娇躯乱颤,嘴巴里还忍不住发出急促的呜咽呻吟声,哼哼唧唧的配合着二
人的玩弄。
花三娘顿时快感飙升,慢慢有了射精的冲动,当下舒爽的道:「啊……好爽
……青云山上的仙子嘴巴就是弄着舒服……啊不行了……快射了……美人,快点
舔我的肉棒根部……对,就是这……啊好爽……快点嘬我马眼……啊好爽……快
用力吸……唔……唔……我要射了……啊……射了……都给你……」
一阵浓精只射的陆雪琪咳嗽不止,花三娘被她连舔带嘬只爽的娇躯直颤,而
陆雪琪又被店小二疯狂的舔咬给痒的浑身酥爽,三人连成一片,玩的不亦乐乎,
直到花三娘心满意足的抽出疲软的肉棒,三人才各自停止了动作。
「怎么样?过瘾吧?」店小二坏笑着道。
「有什么过不过瘾的?老娘又不是第一次让美人吹箫。」花三娘气喘吁吁的
道。
陆雪琪:「咳咳咳……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花三娘笑道:「呵呵,自然是干你的人了。」
陆雪琪道:「无耻,你究竟是男是女?」
花三娘道:「我是男是女重要吗?反正你是在做梦而已。」
陆雪琪道:「胡说,怎么会有这样的梦,如果是梦的话,这感觉怎么会如此
真实。」
花三娘笑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喝醉了想男人,自然会做春梦了,
呵呵。」
陆雪琪用力摇了摇头,仍感觉迷迷糊糊,一旁的店小二道:「我说,这大美
人该不会要醒了吧?你给她喝的药能维持多久?」
花三娘道:「怎么?你害怕了?」
店小二一挺胸脯道:「我怕什么?大不了被她一剑给砍了,牡丹花下死,做
鬼也风流。」
花三娘笑道:「算你有种,放心吧,她醒不了,你想怎么玩都可以,她喝的
酒里不但有催眠的药,还有让女人欲罢不能的妙处。」
店小二道:「这么厉害?」
花三娘道:「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待会想怎么玩?」
店小二坏笑道:「怎么玩当然是看你的表现了。」说完手又不老实的向花三
娘伸去。
花三娘也不反抗,哼了一声道:「你这家伙真是奇怪,放着眼前的大美人不
玩,便便打我的注意。」
店小二抱着她边摸着性感部位边亲吻着她耳垂,道:「美人到处都有,你这
样的极品尤物可是难遇,你长的这么妖媚,就像《秦时明月》里面的赤炼一样性
感。」
花三娘一把推开他,道:「什么赤炼?老娘万花丛中过,什么货色没见过。」
店小二道:「那我这种货色你有没有见过呢?嘿嘿,来吧,让我也尝尝你的
味道。」说完一把扑倒花三娘,嬉笑打骂着卷到了一起,片刻后又把陆雪琪拉入
其中。
隔壁房间里,九尾天狐小白又被干的求饶不断,西门大和包不二一个个凶神
恶煞,搞得她欲仙欲死,射的她白袜脚上和酥胸之间到处精液横流,而陆雪琪的
房间里,店小二正把着花三娘的细腰猛爆后庭花,花三娘又把着陆雪琪的细腰狂
插美穴,这淫乱的场面一点也不输小白和西门大他们,只见店小二向前一挺,花
三娘便娇呼一声,接着也是往前一挺,又插的陆雪琪呻吟连连。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