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灵魂人偶】(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阿裘瓦各
距离上一次克林姆与汉克儿交手以来已经过了一天的时间,汉克儿也许是生
怕被追踪所以专挑难走的路逃,以「剑圣」的能力想要翻越那些複杂地型轻而易
举,但克林姆也笃定了她不能一直依赖「剑圣」的爆发力。
克林姆现在已经明白了,那种利用爆发动力来移动的方式会快速消耗动力,
而「剑圣」就厉害在使用这一招的时候极快,而且冲刺距离也是惊人的长……
但相对的他消耗动力的速度肯定也比「女皇」快很多。
实际上汉克儿打错算盘了,她似乎根本不了解几百年前的暗杀者。
快速翻越这些複杂的地型也是暗杀者的课题之一,对「女皇」这样顶尖的暗
杀者来说更是轻而易举,也就是因为这样他靠着气息紧追在汉克儿的身后。
不知道为何这女人的体味能轻易引起男人强烈的性冲动,而这样独特的体味
再色诱男人上的确有很大的优势,但是却让她在逃跑时难以掩饰自己的路径,即
使她似乎用各种方法想要模糊气息,仍然躲不过「女皇」的跟踪。
来到一处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污染的温泉区,冒着腾腾热气的瀑布从悬崖上
倾泻而下,在半山腰趋近平缓的斜坡上形成一朵朵渐层色彩的温泉池,这样美丽
的景像其实是克林姆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的。
不过他却没有办法专心欣赏风景,因为他的目光全都放在一艘小型运输艇上。
他这时明白自己总算是找到对方的老巢了,正当他想要接近这艘运输艇的时
候「女皇」却带着他躲到树上,脚下有个拿着动力弩的男人经过,他似乎正在巡
视着这一带的状况,而这样的哨兵肯定不会只有一个。
「女皇」抓准时机从树上一跃而下,修长的双腿缠住男人的脖子在她双手着
地以前就已经将其扭断,她稳稳的将脖子以不正常角度弯曲的死人放在地上,拿
起他的动力弩往上一抛被克林姆抱在手中。
克林姆经过与「剑圣」的战斗后明白,不是所有的战斗都只靠头脑就能赢,
还得考量到自己的灵魂傀儡适不适合这样的作战,所以……
暗杀者的之所以是暗杀者,正是因为他们的专长是暗杀。
正当「女皇」大开杀戒的时候,克林姆尽可能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就跟在
「女皇」后方,慢慢的绕到被运输艇挡住的另外一侧。
而让他匪夷所思的是……他竟然看到「剑圣」全身瘫痪似的倒在地上,全身
上下的武器也被人随意的扔在桌上,克林姆原本想要趁这个机会将「剑圣」破坏
掉,但仔细想想还是再观察一下比较好。
毕竟他出手的话就会暴露位置,万一被人发现他不见得有自保能力。
继续往前走一段距离……
「啪、啪、啪、啪……」克林姆看见一群男人围着一个女人,其中一个古铜
色皮肤的壮硕男子,用那宽大的手掌抓住女人的细腰,并将女人像破玩偶一样按
在运输艇上,用那粗大的不像话且直冒青筋的肉棒像打桩一样快速冲刺,每当肉
棒消失在她的两腿之间,臀部便被撞得像布丁一样震颤。
女人紧咬牙根且紧闭双眼,默默忍受着男人对她的侵犯,不过有一个长相斯
文且穿着白袍的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从怀里掏出针筒说:「任务失败就是
得接受惩罚,不过……该给你的奖励不会少的。」
「拜託!不要现在……」正被男人奸淫的不是别人,正是不久之前和克林姆
交手的汉克儿,但是克林姆却没有看到那拙劣的演技,他从汉克儿眼里看到的是
屈辱和恐惧,她死命挣扎却被身后的男人死死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斯文的男子将不明的药物打入汉克儿脖子里,她瞪大双眼的那一刻肤色竟然
开始改变!
要不是亲眼目睹克林姆也不会相信自己看到什么,他看到汉克儿的皮肤变成
了漂亮且透明的淡蓝色,而头发也慢慢变化成深蓝的色彩,她逐渐变成一个比汉
克儿更加妖媚而且身材更性感火辣的美女,只不过她的外貌不太像是人类……
尤其克林姆不知道她头上那看起来像帽子的东西是什么。
不过是这样远远看着变身后的汉克儿,克林姆的下半身就硬得让他自己都感
到不可思议,原本正在快速转动的思绪也变得迟钝,也许是因为……他这辈子真
的还没有看过这么美的女人。
她美得让人难以直视,一但不小心直视就难以挪开视线!
不过克林姆也发现她身上的一个瑕疵,那就是从左胸到脖子一直到头顶的帽
子,有一条看起来像树根又像血管的紫色物体连接着……
更正确的说法是就像某种东西寄生在她身上。
那斯文的男人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物体,很满意的微笑道:「看样子很有效
的压制下来了,不想变成怪物的话就乖乖听话吧!
喔……对了!为了减轻你在接受惩罚的痛苦,我还特地帮你加了一些『配方』
进去,好好感谢我吧!「
「你这个……」汉克儿说不出接下来的话,因为一个忍不住诱惑的男人将肉
棒塞到她丰润的嘴里,也许是因为「配方」的作用她原本屈辱且愤怒的眼神变得
涣散,而嘴里也不断发出了含糊且悦耳的呻吟声。
「啊!对了,忘记告诉各位……这次的药物会让她的身体变得敏感,所以我
想应该会加快高潮的速度。」
斯文的男人才刚说完汉克儿的肉体便不断颤抖,胸前前后摇摆的美乳也正不
断抖动着,身后的男人忽然发出了一声解脱般的呻吟声,用力将肉棒顶入汉克儿
的身体里也跟着颤抖不断,好一阵子才将那软下来的大肉棒拔出来。
当那淫液如同牛奶一般从汉克儿的花儿当中喷出来,克林姆才明白刚才那大
个子居然射了一大堆在她身体里。
克林姆还没看清楚她的花儿有没有被那大得不像话的肉棒捣烂,就马上有另
外一个人顶替上去,一上来就毫无技巧死命的干,这些男人就像发情的公狗一样
尽可能用下半身猥亵她身上任何一个能舒服的部位。
「啊――!我……都给我……嗯……啊……太棒了……」
大声呻吟的同时还有精液不断从嘴里流出,然而这样淫荡的呻吟和场面,克
林姆却从她的声音和眼角流出的泪水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悲伤和无奈。
斯文的男子伸手抚摸着汉克儿的俏脸,感受着那保养得再好的女人也很难拥
有的滑嫩,这种触感甚至比小婴儿的肌肤更胜一筹,他嘲笑般的说道:「没想到
传说中的苍老智者也会屈服在男人的跨下,是我剂量加太多了吗?」
「啊哈――!又来了……」
「射了……射了!」
这男人在凶猛的最后冲刺之后将精华全都灌入汉克儿身体里,但他还没喘两
口气就被下一个人拉开,那人也不嫌髒便用力顶入那对他们来说彷彿天堂的地方。
让汉克儿从快感的地狱当中回过神来的,是那几乎快要佔据整个视野的刺目
血光,血腥的气息诱发了她体内的野兽,她急不可耐的扑上摀着自己脖子上不断
喷血的伤痕的男人,张开性感的小嘴露出尖锐獠牙一口咬下。
当「女皇」将染血的钢索飞斧收回手中的那一刻,汉克儿也松开了被她吸了
不少血的男人,双腿无力地软倒在地上。
「果然是『女皇』吗?看样子这附近的人都被干掉了吧?」
那长相斯文的男子竟然在第一时间躲开了「女皇」的攻击,而运输艇上则走
下了一个体型身材性感却十分高大的灵魂傀儡,那灵魂傀儡还带着一头看起来像
豹的傀儡。
「女皇」第一时间发动攻击,手上的锁炼飞斧甩向了对方的灵魂傀儡,但左
手却凭空抓向斯文男子的脖子,那豹型傀儡凶猛的扑上前袭击「女皇」,而灵魂
傀儡则手握拳刃准却的抵挡下「女皇」无形的爪击。
「不打算出来也没关系,先把『女皇』肢解之后再收拾你也不迟,暗杀者是
不可能战胜顶尖的唤兽师的。」
就彷彿在回应男人的话一样,灵魂傀儡单手抵挡着「女皇」忙碌之余扔出的
飞刀,而另外一只手则放在胸口彷彿在咏唱什么,不用多久的时间在地上奔驰的
豹型傀儡忽然加快了速度,而双眼之中的火焰也变得更加旺盛!
「女皇」似乎没有料到对手的速度会忽然变快,而且这豹型傀儡竟然可以从
地上站起来像人一样用上半身攻击,她被抓到机会扑倒在地上,眼看豹型傀儡举
起右手的爪子就要往「女皇」头上砍下去……
「咻!」
一支金属弩箭削断了豹型傀儡的尖耳,笔直地越过了因为正在抵挡飞刀而反
应不及的灵魂傀儡,穿过了斯文男子的胸膛将他钉在运输艇上,他瞪大双眼握着
胸口这支弩箭想说些什么,却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出来。
「女皇」抓准时机将豹型傀儡拦腰砍断,将上半身与下半身抓起来往敌人的
灵魂傀儡扔过去,而后者则迅速闪开这前一秒还是自己唤兽的残骸,直起身子的
那一刻便有锁炼飞斧缠住细腰,一股蛮力拉扯拖着她往前倒下。
冲上前的「女皇」左手握拳凝聚动力,不过一拳就将对手的脑袋打成满地碎
片。
「啊干咧!」克林姆一面骂着髒话一面将解体且散发着高温的动力弩扔在地
上,他确定这东西已经没救了之后才走到男人面前,望着被钉在运输艇上的他问
说:「你好像误会了什么……这里是一个暗杀者外加一个工程师,会比较晚登场
是因为我正在花时间打手……
咳!改装动力弩,然后就射在你身上了,爽吗?「
「克林姆……」汉克儿的声音相当虚弱,她望着这个男人的背影心中五味杂
陈,她怎么也没想到不久之前想尽办法想杀掉的傢伙竟然会出手救她。
「不用担心,现在你已经没事了。」克林姆看那男人已经断气的模样,忽然
有点后悔自己把动力弩改得太残爆了一点,而且不过一发就「自动销毁」了。
克林姆脱下衣服盖在汉克儿身上,他在「女皇」的保护下踏上运输艇想要寻
宝,如果这艘船能用的话那他就有希望离开这鬼地方了,不过一踩上去他就听到
一个电子音说道:「认证不符!警告!认证不符……」
「认证不符?上个船也要验身喔……」原本他不以为意,可是当每个萤幕都
泛红且出现警告标语的时候,心中的危机感让「女皇」抓着他往外跑,连同地上
的汉克儿也一起抓起来退开了好一段距离。
「轰!」
的一声巨响,运输艇从内部膨胀后窜出火光而爆炸了,「剑圣」和「女皇」
以及两人被爆炸的冲击吹得在地上乱滚。
爆炸虽然猛烈但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除了机翼之类的东西削断了几颗
树之外……
庆幸这里附近都是温泉所以火势没有蔓延开来,要不然肯定会引起第二次的
森林大火,克林姆抱着和汉克儿也是心有余悸。
「能放开我了吗?」她原本安心的趴在男人的胸膛,因为心里无尽的疲倦想
说乾脆在死之前就这么睡一觉也不错,但却感受到一根慢慢硬挺的东西顶着小腹,
她一下子就睡意全消撑起身体瞪着这傢伙。
「抱歉!」克林姆非常尴尬的松手让她起身,虽然肤色和外貌很奇特但那弹
性十足的美乳和性感火辣的身材,即使身上还沾染着淫秽也让克林姆看得目不转
睛。
「我想要请教一个问题。」
原本她已经准备好回答克林姆的疑惑,毕竟看到她这外貌一定会对她的身份
感到好奇,不过克林姆却问了一个让她意外的问题:「你身上这看起来像血管的
东西是什么?它很像是……某种变异体。」
「你很聪明。」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力气,她一步一步走向温泉跳下去,死命
的搓揉自己的身体想要把那噁心的感觉从身上洗掉。
「谢谢!我也常常佩服自己的聪明。」克林姆则很不客气的坐在岸上,从一
旁观赏着这个肤色怪异的美女洗澡,神奇的是她的头发竟然像有生命一样无风自
动。
她白了克林姆一眼之后才继续说起自己的故事:「我是『南海女妖』的苍老
智者,本名是阿裘瓦各……」
随着修曼人的文明越来越进步,魔晶雨的污染也一天比一天还严重,一切的
事情都发生在希尔洋流将污染带到远洋开始,越来越多的生物在污染下产生变异,
「南海女妖」要不是被变异的生物杀死就是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阿裘瓦各曾试着拯救自己的族群,却没想到连她这样的苍老智者都无法抵禦
污染,当她心灰意冷的放下了最后一个救不了的南海女妖逃到岸上,才明白她很
可能已经是最后一个苍老智者,其他人也许都已经丧命了……
而不久的将来她也会死在这片大陆上。
睿智而崇高的存在,死法竟然如此的可笑。
不过却有个人声称能治好她的人出现,她不甘心就这样窝囊的死去,即使那
是该死的修曼人所说的话她也信了,应该说……连力量都失去的她已经没有选择
了。
而最后的结果就是克林姆看到的那样,她成了那群人的杀手也是性奴隶,一
次又一次的沦陷在快感当中让她近乎崩溃,然而她知道自己想活下去就只能依靠
他们,忍辱负重只盼望总有一天能够复仇……
「谁知道你毁了这一切,但是……」阿裘瓦各将肩膀以下浸泡在温泉中,她
咬着下唇似乎在犹豫该不该把话说清楚,当克林姆的手指触摸着她身上那丑陋的
感染伤疤时,最怨恨男人的她竟然生不出一丝怒意。
「你怎么办到的?」克林姆的问题让阿裘瓦各想转过头,但克林姆却按着她
的脑袋让她别动,他仔细观察着她脖子上的感染伤疤说:「仔细看的话……这好
像是中毒初期的症状,你、你是怎么控制它到现在的?」
「也许是那男人给我的药物……」
克林姆摇摇头说:「不可能,一般的止痛剂怎么可能治疗魔晶毒?
顶多只是让你不会那么痛而减缓感染速度,但这个……也许你还有救。「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