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列女传】(之郭家大院)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金庸列女传》之郭家大院
练兵是很累的活,整天弄得灰头土脸、筋疲力尽的。回到家里,武修文觉得
身子象散了架一般。不过心情不赖,香喷喷的饭菜已经摆在桌子上,还有在一旁
给自己缝衣衫的完颜萍。
武修文在饭桌前坐下,揭开为了怕饭菜凉了而盖在上面的碗,挺好的,是自
己爱吃的香菇炒肉,就要这样的,肥的冒油,嘿嘿,在嘴里嚼着,就象嚼完颜萍
的奶子。
想到完颜萍的奶子,武修文就精神一振,有段日子没和完颜萍行房了,主要
是这段时间练兵太忙了。他把目光转向一针一线地忙着的完颜萍,结婚已经四年
了,她还象做姑娘时那么斯文羞涩,好象有点瘦了,她胖不起来,嗨,还是应该
花点时间多疼她。
「别干了,来吃饭吧。」武修文走到完颜萍的背后,伸手给她揉肩膀。完颜
萍似乎是被吓了一跳,她的身子受惊一般缩了一下,这令武修文很纳闷,这是怎
么了?
武修文把完颜萍给自己夹到碗里的肥肉夹给完颜萍,「你吃,我怎么看你好
象瘦了。」完颜萍没有抬头。武修文觉得很奇怪,怎么好象完颜萍有点别扭?不
过很快就释然了,她就那样,从来都是把什么心思都放在心里的,不愿意跟别人
说,受了委屈也自个受着,可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反正自己就喜欢她这样的温
柔。
「还是你吃,你忙了一天了。」看到完颜萍把肉又给自己夹回来,武修文伸
手握住了完颜萍的手腕,「你过来。」
完颜萍的脸红了,轻轻地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饭碗,绕过饭
桌,坐到武修文身边。武修文索性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你真
轻,什么时候能长点肉呀?」
武修文闻着完颜萍的发香,轻轻地揽住她的腰。完颜萍有点慌,伸手在武修
文的胸前推拒着,「别,别这样,让别人看见。」
武修文笑了,使劲地搂住她,伸手就在完颜萍的屁股上掐了一把,「看见就
看见,什么了不起的?萍妹,我想死你了。」
完颜萍的脸颊一红,随即变得惨白,目光中也不仅是娇羞,还有一些深切的
烦恼。不过武修文没有发觉,他低下头往完颜萍的怀里钻,一边扒拉开完颜萍的
手,就隔着衣衫去咬完颜萍的胸脯,很满意,虽然完颜萍挺清瘦的,胸脯总算饱
满,很软。
「你看你!这么灰头土脸的,去,先把手和脸给洗了去。不然就不许你吃饭。」
耶律燕笑着把武敦儒伸过去抓菜的手打开。
武敦儒笑了,就爱看耶律燕这样的厉害。她的厉害跟郭芙那种是不一样的,
想到郭芙,武敦儒的心里还是有点别扭,耶律燕多好,那么大方,从来都是想什
么说什么,从来都不斗小心眼。虽然耶律燕管得很严,不过那都是在尊重的基础
上的,武敦儒很满足,很愿意被耶律燕管,她是豪门大户的小姐出身,琐屑的规
矩多,但大事上从来都是自己来做主的,这样,挺好的。武敦儒憨憨地笑着,就
是不过去洗手。
「干嘛?不想吃饭了?」耶律燕看到丈夫眼里的意思,一点害羞,「呸!」
「你要是不亲我一下,我就不洗手。」武敦儒很勇敢,在耶律燕面前,他就
是勇敢的,就是无耻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耶律燕过来,伸手勾住武敦儒的脖子,「我正排卵,咱们吃完饭就……」突
然一阵害羞,说不下去了。
「就怎样?」武敦儒乐了,就爱看耶律燕这样。
「就要个孩子呗。」耶律燕笑着在武敦儒的唇上吻了一下,「呸、呸!怎么
弄的呀?怎么嘴上都是沙子呢?」武敦儒搂住耶律燕的腰肢,不让她逃开,「你
小点声,现在这院子里可都是人。」
这院子里的确都是人,住得很满,正房是郭靖和黄蓉,厢房里就依次是耶律
齐、郭芙,武敦儒、耶律燕,武修文、完颜萍,三对小夫妻。院子不大,前面一
进院子留做办公用,住着丐帮帮主鲁有脚和几个丐帮的长老。这个襄阳城竹马巷
里不大起眼的院落就是襄阳城军事指挥部,补给协调所,以及处理丐帮事务和协
调群豪的所在,是襄阳城的心脏。
黄蓉对这个院子不那么满意,不过郭靖觉得挺好,没办法,就凑合吧。看着
郭靖鬓角的些微白发,黄蓉的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他才四十六,又内功深湛,有
了白发,那都是操劳的结果,整天都是练兵、调配物资,各种各样的大事、琐事
把这个老虎一般的男人给磨得差不多了。
「靖哥哥,现在襄阳城也没什么事情,不如咱们回桃花岛住一段时间吧?我
看你的武功都有点退步了。」黄蓉走到郭靖的身边,把沏好的浓茶放在桌案上,
伸手掩住郭靖正在专心审阅的耶律齐刚送来的《南阳、新野、孟楼外线防御兵力
调配方略》。
郭靖愣了一下,想发作,很讨厌别人在自己工作的时候来打扰自己,不过这
打扰自己的是黄蓉,那么就必须例外了。「你说什么?」郭靖抬起头,有点不好
意思。
黄蓉叹了口气,知道自己的提议就是再说一遍,也不会得到应允的,他的心
就在这襄阳城上面。「没什么了。」
黄蓉拉过一把椅子,在郭靖身边坐下,拿过郭靖手中的文稿。郭靖看着灯光
下的黄蓉,不由一愣,她还是那么美,似乎岁月不会在她的身上留下足迹,只不
过没有了少女时代的顽皮,她现在就是稍稍地胖了一点,沉稳了一点,成熟了一
点,至于容貌,似乎没有什么改变,美好的记忆在郭靖的心头忆起,她多好。
黄蓉注意到了郭靖目光的异样,抬起头,面对着那火热,微微一笑,脸上不
由得有点发烧,因为郭靖的手已经按上了自己的大腿,熟悉的抚摸,熟悉的激情,
就是有点久违了,有多久了?都想不起来了。
「不看了。」郭靖伸手揉了揉发胀的眼睛,准备过去吻黄蓉……
「妈,啊——」门被推开了,郭破虏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闯了进来。郭靖连
忙站直了身子,弥漫的火焰还在,但尊严更重要。
「怎么了这是?」
黄蓉红着脸过去搂住郭破虏,给他擦脸。
「二姐欺负我,啊——」
「她怎么欺负你了?」黄蓉直摇头,挺棒的男孩,老让小姑娘欺负,还没本
事,就知道向爸妈求救,看来以后的出息也悬。
后面漂漂亮亮的郭襄就笑嘻嘻地进来了,「真没出息,不就是一块糖吗?至
于这么哭?」
郭靖不生气,他爱看郭襄淘气,看到了郭襄,就好象看到了黄蓉小时侯的样
子,她们太象。黄蓉也拿郭襄没辙,她淘得没边了,周围的孩子都被她给欺负遍
了,不过也怪,被欺负的孩子还都爱跟郭襄玩。
郭破虏觉得郭襄不是自己的姐姐,她是自己的天敌,看到郭襄,他就一个劲
地往黄蓉的背后钻。郭靖看着就来气,这小子这是象谁?老子小时侯就是打破了
头,也没说哭呀!
黄蓉疼儿子,郭家就是这一根苗。「郭襄,你说,怎么欺负弟弟了?」
郭襄一点也没害怕,爸在身边呢,就是爸不在这儿,郭襄也没害怕过,她觉
得自己有理。
「我没欺负他。鲁伯伯给了我们糖吃,我看小弟也不吃,就跟他打赌,他输
了,又不肯把糖给我,就抢了呗。」
「一人一块,你干吗非要弟弟的?」
「我见小马没有,就给他了。」
小马是后厨房厨子的儿子,黄蓉知道郭襄是个好孩子,不能责怪她。郭靖就
把郭襄抱在怀里,使劲地蹭那粉嘟嘟的小脸。被胡子扎到了,郭襄就呀呀地叫。
郭破虏更来气了,实在不明白二姐欺负了自个,干吗爸爸那么喜欢?看来以
后这二姐得罪不得。
耶律齐看着空空如也的饭桌,火就一个劲地往外冒,看着在灯下捧着一本什
么书看的津津有味的郭芙,实在有点头疼。刚从外线勘察回来,又花了无数心血
编制了文稿,可以说是身心俱疲了,回到家是一种期待,能舒服地吃顿饭,然后
搂着媳妇睡觉,那多好!现在可好。
耶律齐没发火,他知道自己还爱郭芙,还有多爱?说不太清楚了。他脱下满
是风尘的外衣,在门边的椅子里坐下,腿很酸,脚也生疼。
郭芙听到耶律齐回来了,不过书上的故事真好玩。「还没吃饭吧?要不,你
到妈妈那边去吃吧。今天是妈亲自下的厨。」
耶律齐没答声,他起来,到脸盆边准备洗脸,脸盆是空的,估计茶壶也一定
是空的。「咱们已经成家了,你别老到爸妈那边去吃,好不好?」
「怎么啦?」郭芙没有注意到耶律齐口气已经不那么痛快了,她根本也不大
在乎别人的态度。
「妈忙了一天了,也挺累的。」
郭芙把头从书上抬起来,眨着眼睛,看着站在阴影中满脸疲惫的耶律齐,一
脸的天真,她知道耶律齐就爱看她这样,给他一个好看的笑容,不是什么费劲的
事,他怎么好象有点不高兴?耶律齐叹了口气,拎着脸盆和自己推门出去了。
「行了,别闹了啊,听姐姐的话。」郭靖把两个孩子给哄出来,轻轻地给了
郭破虏一脚。
「破虏,来把这些糖拿去给小朋友吃。」黄蓉跟了出来。
郭靖直摇头,心说:「这威信是平时干出来的,郭襄就好。你这么扶植破虏
这小子是好心,恐怕作用不大。」
黄蓉明白郭靖看自己那一眼的意思,不过郭家就这么一根独苗,是一定要把
他培养成一个了不起的英雄的,他自己性子软,就得教。
耶律齐正出门,郭襄一脑袋就撞进耶律齐的怀里。「这淘气丫头,你又忙活
什么去?」耶律齐放下脸盆,蹲下。
郭襄笑了,甜甜地叫了声「姐夫」,小脸红扑扑的。耶律齐就觉得自己郁闷
的心情开了,能见到郭襄的笑,真好,将来自己有了孩子,也一定要象郭襄这样
可爱。想到孩子,耶律齐又觉得胸口堵得慌,郭芙对这事不那么积极。
「齐哥儿,你这是干吗去?」黄蓉把糖果塞给郭破虏,看到耶律齐的脸色不
大好,有点担心。
「去玩吧。」耶律齐放开了郭襄。看到黄蓉,耶律齐的心里又不好受,郭芙
的容貌象黄蓉,其他的简直就没什么可以比拟的,要是……耶律齐连忙打消自己
的念头,黄蓉在他心目中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何况还有自己一向象父亲一般尊
敬的岳父。
「我去打水洗脸。」耶律齐站起来,看着站在屋檐下的郭靖,看看黄蓉,再
看看尖叫着跑开的郭襄和郭破虏,心里就一个劲地发酸。
「齐哥儿,你来,我正看你的文稿,有点想法,咱们好好地聊聊。」郭靖冲
耶律齐招手,他喜欢耶律齐,认为他可以接替自己的班,现在就已经是自己的有
力臂膀,是一个好男人,郭靖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哭了?武修文有点纳闷,于是就舍不得了,尽管欲火如焚,还是把完颜
萍拥在胸前,轻轻地把她的眼泪吃掉,「怎么了?你不想?」如果她不想的话,
武修文决定就不弄。
完颜萍紧紧地搂住武修文伏在他的胸前,哭得更厉害了。武修文伸手搓着完
颜萍的肩头,「是不是郭芙欺负你了?」欲火消失了,脑袋清醒了,就冒火。在
这郭家大院里,爱喳喳唬唬的也就是郭芙了,她老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她是
不一样,因为她是郭靖和黄蓉的女儿。想起床去和郭芙评理去,但看到完颜萍一
个劲地摇头,那是为什么呀?武修文懵了。
自己的事情没有不可以向丈夫倾诉的,完颜萍知道武修文对自己很好,是真
心对自己好,能有这样的丈夫是幸福的。可是这样的屈辱就不能让丈夫来分担,
他累了一天了,需要休息,需要安心,需要自己给他带来快乐,可……完颜萍抬
起脸,用下颌枕着武修文的胸口,淡淡地一笑,「可能是太想你了。」
武修文觉得自己被融化了,这样的依恋是多好呀!想不到自己能得到这样的
幸福,他伸手捧住完颜萍的脸,轻轻地把眼泪擦掉,笑脸就变得明媚了,多好,
刚刚消退的热情又激荡了,感觉到完颜萍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身体,她解开了裤子
的带子,她的手触摸到了自己的皮肤,她的手那么的软,那么的暖……
「快点,快点。」耶律燕的脚在脚盆里踢着,水花溅到武敦儒的脸上。
「你别淘气,不是给你洗脚呢吗?」武敦儒爱和耶律燕闹,他捉住那顽皮的
脚丫,挠她的脚心。耶律燕笑了,上身倒到床上,感觉着那一阵酸痒,感觉着武
敦儒细心的按摩。
武敦儒看着脚丫紧张地窝起来,又张开,就把耶律燕的脚放到嘴边咬,「让
你淘气,看我好好地收拾你。」
耶律燕笑着坐起来,看着武敦儒,不笑了。「怎么了?」武敦儒抬头,松开
耶律燕的脚。耶律燕一把薅住武敦儒的领子,把他拽起来,「快点,别磨蹭了,
我现在好想。」
急促的呼吸喷在身上,武敦儒看着耶律燕嫣红的脸颊,看着那起伏的丰满的
胸脯,她很健康,很结实,虽然不那么娇美,却是自己喜欢的,而且她有两条长
腿,有喜欢的胸脯,还有她的热情,这热情使自己迷恋,陶醉。
「那不行,我还没洗脚呢。」
「不洗了。」
「不行,你定的规矩,规矩哪能随便改?」武敦儒笑着,伸手掰薅住自己领
子的手。
耶律燕更使劲了,她把武敦儒拽过来,放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向床上倒去,
「快点,你讨厌呢!」
「姑奶奶,我求你了,您可千万别嚷嚷。」武敦儒拥着耶律燕,「你容我一
会啊。」
「干嘛?」
「我保证完成任务,不过咱们也得把灯熄了,把帐子拉上吧?」
「别管它。」耶律燕拽开武敦儒的衣带,把腿盘住武敦儒的腰,用脚跟帮忙
脱武敦儒的裤子。
「姑奶奶,我也是人,不能说来就来吧?我也需要你挑逗我一下。」
「挑逗?」耶律燕拽开自己的上衣,把丰满的胸脯露出来,「可以了?」
「还不够。」武敦儒咽着唾沫。
「这样呢?」耶律燕晃动起来,乳房就形成了波浪。
「行了,我可以了。」武敦儒一头埋到耶律燕的胸前,手忙脚乱地把耶律燕
的衣服往下扒……
黄蓉来到郭芙的房间,看着悠然自得的郭芙。
郭芙看到妈妈,连忙站了起来,「妈,您怎么来了?」
「齐哥儿在我们那儿跟你爸谈军事,我给他弄了一些吃的,你给他送去吧,
他饿坏了。」黄蓉把食盒放到桌子上,知道这个丫头是彻底地惯坏了,已经这样
了,没办法。
「呦!栗子鸡,我也有点饿了呢。」
「芙儿,你已经是齐哥儿的夫人了,应该知道照顾人的了,他们男人在外面
顶着天,回来是需要一点温暖的。要不,明天妈教你烧菜,好不好?」
「我才不要呢,我要象妈一样成为了不起的女英雄。」黄蓉觉得一阵头疼。
鲁有脚躺在花园里的石凳上打盹,就觉得脸上一凉,没在意,但马上觉得这
水多了起来。睁眼一看,气大了,看见郭破虏正对着自己的身子撒尿,不远处躲
着好几个小孩。鲁有脚翻身起来,看着孩子们尖叫着逃散。
郭破虏吓了一跳,顾不得裤子还没提上,抹头就跑,两步就摔倒了,就哇哇
地哭了。鲁有脚一阵心疼,看着郭破虏的小屁股,气也消了,连忙过去把郭破虏
抱起来,「不哭,不哭,伯伯喜欢你啊。郭襄,是不是又是你出的馊点子?」
郭襄没有跑,她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们在选头儿呢。鲁伯伯,您生气了
么?「
「淘气包,鲁伯伯最生气了,你过来,让伯伯打屁股。」
「我又没干,干嘛要打?」
鲁有脚没有孩子,郭家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他最喜欢的就是淘气得没边的
郭襄,怎么看,她也是又一个黄蓉,长大了,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姑娘。
「我干的,鲁伯伯,您就打我吧。」郭破虏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不过还行,
胸脯还挺着。
鲁有脚抱着郭破虏重新坐好,「跟伯伯说,干吗这么捣蛋?」
「原来是二姐当头的,现在我要当,她说,谁敢冲您渥尿,谁就是头。我,
我就……」
「破虏呀,你为什么要当头呢?」
「当头可神气了,小朋友都听话了。」
「当头儿可不光是神气呀,孩子们,都过来,伯伯给你们讲讲英雄的故事,
好不好?」……
郭襄站在旁边,睁着亮亮的眼睛,专心地听父母仗剑行侠的故事,这是第一
次发现父母是那么的有光彩,那是一个风云变幻,热血柔情的世界,多好呀!
郭芙提着食盒跟在黄蓉的身后,有点不大情愿。不大敢见爸爸,自从那妖精
一般的杨过消失之后,爸爸就总看自己不顺眼。
完颜萍让武修文平躺在床上,轻柔地揉握着那已经勃起的阴茎,这是温柔的
阴茎,是自己应该拥有的,不是被迫的,不肮脏,心甘情愿地把它含在嘴里,没
有疑惑。武修文感到了,有点意外,从来没有要求完颜萍这么干过,他觉得完颜
萍是高贵的姑娘,不能亵渎。这样是不是亵渎?不过真好呀!
武修文哆嗦了一下,舒服地闭上眼睛,用身体去体会。能感到手指轻柔的揉
握,她的嘴唇很细致地剥开了包皮,龟头感到了湿润,并且被她的舌尖调弄着,
舌尖从马口滑过,带来了一阵酸麻的滋味,武修文忍不住哼了出来,不由自主地
挺了挺下身,有要求,想得到更好的爱抚。
她满足了自己的要求,她把阴茎含的更深了,她的舌头温柔地照顾着龟头下
缘的那个肉环,她的嘴唇包裹住了阴茎,很有力,那是一种吸力,她开始动了,
这感觉跟性交不那么相同,很凉快,只有舒适,没有急躁,是享受的,同时感觉
也越来越强烈了!
她的手在继续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握住阴囊的感觉很好,她在调动自己了,
能感到睾丸受到揉搓的膨胀了,很不一样的感觉,小腹紧张了起来,热流在翻涌,
神经在膨胀,肚脐眼有点痒,她什么时候这么会弄的?弄得真舒服呀!
完颜萍感到了武修文的兴奋,自己的身体也开始燥热起来,她腾出一只手来,
伸到自己的下身,多少有点慌,看来这个毛病已经养成了,需要的时候就弄,怎
么养成的?不是屈辱的么?!你怎么还弄?不过实在是期待这种感觉,要把自己
全部燃烧起来,然后把最好的自己给他,完颜萍没有迟疑,她把手伸到了最迫切
的地方,按照已经习惯的方式活动起来……
「来吧!」武修文觉得自己实在顶不住了,身体已经完全地进入了疯狂的境
界了,需要最后的,最终极的快乐。
「你别动,我来。」完颜萍按住武修文的胸,凑过去,把自己的唇给他。
武修文心中是奇异的冲动,她的唇刚在自己的那里给自己带来了快乐,是什
么味道的?就吮住,品尝。
感到完颜萍那柔软的身体压上来了,她的手扶着自己躁动的阴茎,放到了自
己熟悉的那一片湿滑细嫩中,对好了,她的身子一沉,就陷入了一片温暖湿润之
中,被包裹的感觉真妙,她没有动,却就是在动,感到了,她的阴道蠕动起来了,
忽紧忽松,也是一种细心的揉握,这蠕动产生了很奇妙的吸力,似乎要把自己带
到另一个世界中去。
武修文很用力地挺了一下,肚子撞在细嫩的身体上的感觉也非常地好,她开
始动了,熟悉的运动,而且自己不用使劲,这享受实在太好了!武修文舒服极了,
美妙的感觉在体内盘旋着,他咬住嘴唇,双臂尽量地展开,死死地抓住床单,坚
持着,希望这奇妙的感觉延续下去。
他看着完颜萍直起身子,那柔软的黑发飘舞起来,清瘦秀丽的脸变得迷离起
来了,她合住双目,偶尔睁开的时候,那目光就如流水一般的温柔,她咬着薄薄
的嘴唇,她也在坚持着,她的身体晃动着,漂亮的乳房也随之摇摆起来,白色的
光影漂浮着一对诱人的葡萄,酥酥地弹动着……
武修文克制不住了,他伸手握住完颜萍的乳房,使劲地揉搓起来,并且配合
着挺动身体。看见完颜萍白皙的脸颊飞来的红晕,看见完颜萍的脸上有了一种奇
异的光泽,她的身体也笼罩在这光泽之中了,她的脸舒展开,目光是热切的,嘴
里发出轻声的吟唤,她向自己倒下来,但用手撑在自己的胸口,她还在努力地配
合着,她的阴道不断地变换着抓握的方式,太好了!
「你说,这次能怀孕吗?」耶律燕小猫一样蜷伏在武敦儒的身边。武敦儒觉
得脑袋发晕,浑身软得象一滩泥,太投入了,太舒服了。「不知道,我看行吧?」
「没把握呀?那就再来一回。」
「姑奶奶,您让我歇会儿,这么着,我得把老命给搭上,我求你了。」
「呸,这是给你们武家努力呢。」
「你让我歇会,你干吗那么想怀孕呀?」
「就要给你生孩子,有孩子多好呀!」耶律燕笑着,脸颊在武敦儒的胸前蹭
着,伸手握住那软趴趴的阴茎,细致地揉握起来。
「我,我不想要孩子。」
「为什么?你可是长子。」
「我……」武敦儒伸手搂住耶律燕,凝视着她的眼睛,「……我有你就好,
现在你对我多好,有了孩子,我担心你就光对孩子好,不对我好了。」
耶律燕感到了这依恋,心里的甜蜜是不能表达的,她贴在武敦儒的身上,笑
了,「那我也要一个孩子。」
「唉!行啊,我舍命陪君子,痛快死了拉倒!」
灯已经熄了。耶律齐站在门口发了一会愣,是不是家的感觉?说不清楚,似
乎自己存在的与否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这感觉真别扭。想起脸盆落岳父那儿了,
不能去拿吧。
他绕过屏风,帐子还没有放下,看到郭芙倾洒在枕头上的那一头乌黑亮泽的
长发,被子包裹着的那玲珑的曲线,耶律齐真的很想。不仅是性欲,还有耶律家
的香火问题,想要个孩子,自己也真的就有了寄托,疲惫之后也会得到一个安慰,
想到了郭襄那甜甜的笑脸,那甜甜的「姐夫」声,那样,似乎自己一切的疲惫就
都不存在了,多好。对,就这么干了。
耶律齐走到床边,飞快地脱掉衣衫和鞋袜,想钻进郭芙的被窝里。看到郭芙
已经把自己的被子摊开了,这是一种不想的信号,她要是想的话,就只用一床被
子。管不了那么多了!耶律齐决定还是就那么办。
郭芙睡得很沉,耶律齐钻进被窝的时候,她一点也不知道。郭芙很美,她长
得像黄蓉,这世界上能这样漂亮的姑娘简直就是凤毛麟角,尤其是这丰腴细嫩的
身体,耶律齐很明白自己当初是为什么被郭芙迷住的,她除了性子不好,其余的
几乎是完美的,只要接触到这身体,就能得到幸福,现在也是。
他从背后搂住郭芙的身子,闻着那芬芳的体香,感受着绵软但不失弹性的身
体,把自己的下身贴到郭芙的屁股上,让阴茎顺在那酥嫩的臀瓣中,就勃起了。
那真丝的睡衣很柔软,耶律齐知道那睡衣里面的肌肤更加细嫩,他伸手轻轻
地把郭芙的裤子往下扒,让那浑圆娇嫩的屁股露出来,其实这样就可以插入了,
不过还不着急,这身体多好,想多体会一下的。
耶律齐把阴茎继续放在那温暖的臀缝中摩擦着,撩起郭芙的睡衣,让手顺着
那细嫩的腰身滑。
闭上眼睛,郭芙是美好的,她刁蛮,她不讲道理,她卤莽,但她是善良的,
同时拥有惊人的美貌,她就是一个宠坏了的小孩,自己应该继续地宠着她。指端
细嫩的感觉慢慢地变成了热切,多光滑细腻呀……
浑身都被一种火热包围着,自己似乎也在着火。这是怎么啦?郭芙醒了,还
有点迷糊,不过感到了抚摸,自己的乳房上有一双有力的大手,很使劲地揉,都
有点疼了,屁股上还贴着一条滚烫的东西。感觉挺好的,不过郭芙还是有点生气,
睡得好好的,被打扰了,真讨厌!「干吗呀?」郭芙嚷了起来。
耶律齐吓了一跳,但还是继续,她那儿都已经湿了,随时都可以开始的,
「我想你,要你。」耶律齐轻轻地吻着郭芙的肩,温柔地说。
「哎呀!我困死了。」郭芙挣扎着,想把耶律齐给扒拉开。
耶律齐有点火了,下身一使劲,就捅了进去。郭芙「哎哟」了一声,连忙收
屁股,一个肘锤向耶律齐的胸前顶过去。耶律齐吃痛,只好任她逃掉,不过欲火
更旺了。郭芙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给剥得精光了,很恼火,想拽被子裹住自己的身
子,不过下身刚才被捅的那一下,现在有了感觉,心嘣嘣地跳。
「我是你丈夫!我现在要!」耶律齐制服了郭芙,从来没想过在床上也得用
自己勤修苦练的武功,但好象很刺激。
郭芙喘息着,瞪着耶律齐,「我现在不想。」
「不想也得想!」耶律齐伸手抓住郭芙饱满的乳房,使劲一扭。乳房随着这
一扭颤动了起来,红了,身下娇嫩的身体也扭动起来了。郭芙在使劲地反抗,从
小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不愿意的事,还被强迫不成?也有点害怕,因为今天的
耶律齐似乎和往常的温柔不那么一样了。
耶律齐有点慌,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郭芙疼得哆嗦,自己也随着哆嗦了起来,
居然是亢奋,还要!「你什么时候都是我妻子,你必须记住!」耶律齐使劲地掐
着郭芙的胸脯和腋窝,这冲动非常的了得。
郭芙哭了,疼得很厉害,每挨一下,都疼得很厉害,是不是乖一点就不掐了?
郭芙不挣扎了,「别掐了!我让你弄,还不行吗?」她躲闪着,央告着,顺从地
张开自己的腿,到那坚硬的阴茎捅进阴道的时候,郭芙连哭的勇气都没了,没有
湿润,就那么使劲地捅进来了,挺疼呀,她「哎呀、哎呀」地叫着。
「别叫唤!」耶律齐使劲在那粉嫩的大腿根掐了一把。
郭芙老实了,最怕被掐了,她咬牙忍住,可有点忍不住呢,他每一下都那么
使劲,直接捅到底,剧烈的摩擦和顶到了里面的什么地方时产生的战栗,还有生
疼的乳房还在被他使劲地揉搓着,这一切都那么的不能忍耐……
耶律齐觉得自己是在一种癫狂中进行着,感觉很好,是非常好,看到郭芙委
屈的眼泪,看着她那害怕的眼神,哆嗦的嘴唇,她在冒汗,她的身体在扭动,她
现在很乖,有种征服的快感了,而且郭芙的身体本来就好,她在回应了……
郭芙有点懵,真的,这感觉似乎从来没这么厉害过,不仅是害怕,那感觉如
同浪潮一般在体内沸腾了,疼痛似乎也不那么厉害了,不是麻木,而是混杂在这
快感中了,变成了火焰,把自己彻底地燃烧了起来。
厢房里传来郭芙的哭叫声消失了,黄蓉有点心疼,不过没过去,郭芙是需要
人管束一下的。
郭靖放下手里的文稿,都三更了,他揉了揉发胀的眼睛,坐直身子,看着站
在窗前的黄蓉那依然窈窕灵秀的背影,他走过去,伸手轻轻地揉着黄蓉的腰,惊
奇地发现黄蓉的腰身依然那么的纤细和光滑,「孩子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
好了。」
黄蓉点头,转过身子,看着似乎又年轻了的郭靖,有点害羞,「你说我胖了
么?」
「没有,你还是那么好。」
「瞎说,我都四十多了,成黄脸婆了。」黄蓉把手放在郭靖的腰上,他可的
确是不一样了,那腰上有了一圈肥肉,摸起来再也没有当年的矫健了。
「我没瞎说,你那腰身和小姑娘的时候一样,真的。」黄蓉看着郭靖认真的
样子,乐了,这身体就是为了你保持成这样的,看着郭靖那充满热情的目光,黄
蓉心中荡漾,踮起脚尖……
「妈!我要跟爸爸睡!」门「咣当」一声被推开了,郭襄抱着她的小枕头出
现了,「爸、妈,你们干吗呢?」
郭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倒退了两步,撞翻了椅子。还是黄蓉反应快,
「你爸眼睛迷了,妈在给他吹呢。」
「妈,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呀?」
这没法解释,小丫头片子,你这不是捣乱吗!黄蓉把郭襄抱起来,伸手在她
的小屁股上抽了一下,「睡觉。」
「哎呀!」
郭襄很精,知道妈妈没有真的生气,不过他们在干嘛?这是个谜。
「爸爸,我睡不着。」郭襄趴在郭靖的肚子上听着那嘣嘣的心跳。
「听话,好好地睡觉。」郭靖喜欢郭襄,但很不喜欢她今天的表现。
「爸爸,你给我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好不好?」
「牛郎织女的故事有什么好?」
「星星么!星星多好呀!爸爸,我长大了也要当星星。」
「郭襄乖,咱们不当星星,不当牛郎织女那样的星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