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灵魂人偶】(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女妖的爱液
「真的?」阿裘瓦各转过身来,她的脸上并非惊喜而是难以置信,嫩唇微张
的模样看起来非常可口让克林姆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直到她看到克林姆很肯定
的点头,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很扭曲、难过,泪水不断从眼眶里流出。
没想到这个大美女竟然会忽然哭起来,克林姆一下子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
办,只好用衣服的袖子帮她小心抹去脸上的泪水,但这女人一哭起来竟然没完没
了,一双美目就像漏水一样怎么擦也擦不乾。
由於阿裘瓦各还泡在水里,在岸上的克林姆几乎得用趴着的姿势才碰得到她
的脸,他搞得自己腰和手都痠到不行只好放弃,克林姆捏着阿裘瓦各的脸说:
「别再哭了!你是那个什么……苍老智者?要勇敢一点才行啊!
怎么一直哭咧!「
阿裘瓦各怒瞪了克林姆一眼,这才停止哭泣说道:「你懂什么……我的族人
只剩下我一个而已,苟延残喘的活到现在……
虽然很不甘心,但其实我明白自己说不定连活下去都有困难,更不用说是延
续族群了。「
「从小我在贫民窟长大,和一群同样贫穷的孩子、长辈一起生活,虽然没有
血缘但我们感情好得就像家人。」
确定阿裘瓦各安静下来想要听他继续说下去,他才盘腿坐在岸上继续说:
「因为一场意外让整个贫民窟发生暴动,而我认识的人都在那场混战当中身
亡,当我被地方政府的人摇醒时据说……
那一带只剩下五个孩子还活着,而我是其中一个。「
后来克林姆就被孤儿院收留,他想想要不是这样的话他也没有办法成为工程
师,动力厂的人是不可能看得起贫民的。
看到阿裘瓦各正在等他继续说下去的模样,他露出了一个欠揍的笑容说:
「怎么样?听完这个故事心情有比较好一点了吗?」
「听到这种故事心情怎么可能会好,你脑袋有问题吗?」
克林姆忽然觉得这个美女个性真够凶悍,不过阿裘瓦各却已经不像刚才一样
哭哭啼啼,她双手交叠趴在岸边仰望着面前的克林姆问:「我要怎么样才能痊癒?」
那丰满的乳房受到挤压之后,那乳沟显得更加深不可测,克林姆尽可能不让
自己的视线被绑架,故作冷静的说道:「我知道有一个人能帮你,只不过……我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被你干掉了。」
「他们?喔……他们逃走了,只是有没有活下来我没办法保证。」
「总之,之后我们得先想办法找到他们治好你的伤,现在嘛……」
克林姆好像想到了什么严肃的事情,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下问说:「你现在身
体好点了吗?」
阿裘瓦各在温暖的温泉中伸展了一下手脚,她非常舒畅的叹了一大口气之后,
才露出微笑反回答道:「多亏你的帮忙让我好多了,现在要上路了吗?」
「再休息一下吧!我先搞定你的『剑圣』再说。」
克林姆觉得自己得先离开这美女一阵子,要不然下面硬到他觉得都快贫血了
……这美女根本就是祸国殃民的妖孽。
「你不担心我会暗算你吗?」阿裘瓦各望着男人正蹲在地上工作的背影,忽
然发自内心感受到几分安全感,这种感觉自从她昇华为苍老智者的那一刻开始就
没有感受过了,不过她的感动很快就被粉碎了。
克林姆打开了「剑圣」的装甲,在那脊椎的位置发现了一个动力断路器,而
且上头还有防拆卸的安全锁,只要动手拆卸的话这东西就会爆炸,克林姆一边沉
思一边不经大脑的说:「你真想弄死我的话……反正我到时候做鬼也要干死你。」
「下流的该死流氓!」阿裘瓦各忍不住骂道。
「感谢称讚。」克林姆弄到自己满头大汗,才明白这根本不是自己的专业能
解决的东西,他让「女皇」用左手远远扣住安全锁,在他将安全锁的螺丝松开的
那一瞬间用蛮力扯下来并远远扔出去。
安全锁还没着地就冒出大片火花,那瞬间的高温足以将任何机械零件融成一
团糨糊,克林姆确定「剑圣」没有损伤之后才稍作维护,将零件和装甲一一安装
回去,而动力重新流通的「剑圣」马上从地上跳起来,活动一下手脚便往远处走
去。
「他要干什么?」克林姆感到好奇。
「我让他去捡回自己的武器……你要干什么?!」
看到全裸的克林姆忽然跳进温泉里,阿裘瓦各像看到鬼一样远远退开,用鄙
夷的眼神紧盯着这个男人。
「不能让我洗个澡喔……凶巴巴的。」克林姆这辈子还没有洗过温泉,这么
一泡忽然让他觉得全身舒畅,所有的疲倦全都被这泉水一扫而空,将全身的污垢
都洗净之后他忽然红着脸问道:「不过你不考虑一下吗?」
「考虑什么?」阿裘瓦各觉得莫名其妙。
克林姆脸红得不像话,他露出了一个靦腆又尴尬的笑容,用食指抠了抠自己
的脸颊说:「你想要延续种族吧?我可以助你一棒之力。」
谁知道抬起头来阿裘瓦各就不见了,克林姆愣住的那一刻忽然有人从背后用
力打他的脑袋,转过身看到阿裘瓦各握紧拳头不断往他身上狠揍,虽然她力气不
大但克林姆被这样打久了还是会痛,他忍不住求饶:「别、别打了!要出人命了!」
「我现在就揍死你这下流又淫荡的流氓!」
看她好像揍上瘾的模样,克林姆忍不住伸手抓住她的手腕,而两人的动作停
下来之后才意识到彼此之间离得有多近,原本半软的肉棒一下子就完全挺立。
当阿裘瓦各张嘴想说些什么,克林姆却抵挡不住嫩唇的诱惑亲了上去,不顾
女人的反抗将她紧抱在怀里奋力吸允着嫩唇和香舌,一只手还很不安份的从美背
一路往下抚摸,当指尖触碰到臀肉的那一刻他便将左臀用力抓在手中……
――这屁股怎么可以这么软?!
克林姆现在欲火高涨,无论阿裘瓦各再怎么反抗也阻挡不了他的侵犯,他绕
到阿裘瓦各身后的手将焦点从屁股转移到花瓣上,用手指头将那同样软嫩得彷彿
一捏就会碎掉的花瓣分开,硬挺的龟头一点一点的往那彷彿天堂的神祕国度顶入。
阿裘瓦各眼看反抗无效这男人还越来越过份,她乾脆将那细长的舌头伸入克
林姆的嘴里,缠紧他的舌头之后用力的扯了出来!
「呕!」克林姆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他差点就吐出来了。
「哼!你们这些男人都一个样。」阿裘瓦各收回自己的舌头,泼了一把水在
克林姆的脸上,看他吃鳖的模样心里就一阵痛快。
「是你先攻击我的耶!而且刚才就说了,如果你暗算我的话我就算是作鬼也
要干死你,我这人向来说到做到!」
克林姆说着又想要靠过去,不过有警觉心的阿裘瓦各却马上闪开,克林姆握
着自己硬到不行的傢伙问:「而且说真的,你长这样无论是谁都会想和你发生点
什么吧?」
「懒得和你辩,不过……」阿裘瓦各忽然贴近,那张俏脸近在眼前让克林姆
心里一阵小鹿乱撞,她并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而是用手指顺着克林姆的胸膛一
点一点往下滑动,最后用滑嫩的手掌握住它。
「啊!你……」
克林姆没想到她会忽然变得这么主动,才刚要说话就因为下体的快感舒服的
说不出话来。
阿裘瓦各蹲低身体张开那性感的嘴唇,将硬挺的肉棒一点一点的含入嘴里,
当那灵活的细长舌头一圈圈卷住棒子的那一刻,克林姆舒服得放声呻,忍不住伸
手抱住阿裘瓦各的脑袋一口气顶入喉咙深处。
那难以形容的快意不断袭击大脑,就像阵阵电流一样从敏感处流通全身,怎
么也没想到这张嘴竟然可以给他带来远超越艾薇小穴的快感。
事实上南海女妖的喉咙里也是有敏感带的,当克林姆不断扭腰干着她的小嘴
时,不但没有让她感觉反胃反而让阿裘瓦各非常舒服,要不是下半身泡在温泉里
的话克林姆应该会察觉她的花儿已经湿透了。
「不……不行了……太刺激……」
克林姆最后将肉棒顶到阿裘瓦各喉咙的最深处,用大拇指和肉棒根部享受着
嫩唇的柔软,紧绷着神经而肉棒一股接着一股在她嘴里喷洒精液,发出了舒服而
且满足的叹息声。
让他没想到的是阿裘瓦各竟然将那些精液咕噜咕噜的全吞下肚了。
但阿裘瓦各却似乎没有想要放过他的意思,在肉棒才刚射精完便不断吸吮,
那强悍的吸力加上不断舔卷的舌头,克林姆的身体就像被闪电击中一样不断抽蓄,
他惨叫道:「等、等一下……停下来!啊……啊……」
他有几分惊恐的低下头,却看到阿裘瓦各那妩媚且得意的眼神,魅惑力十足
的一个眼神让他的肉棒违反意愿的再次充血。
在阿裘瓦各的努力下不断发出淫靡的吸吮声,更要命的是她的舌头明明一圈
圈缠住了肉棒,但她竟然还有办法让舌尖从棒子的根部绕回前端,不断灵活的用
上下舔动的方式刺激龟头的最敏感处。
当克林姆又射了一发出来时竟然有一种虚脱感,阿裘瓦各似乎知道不适合再
玩下去,将半软的肉棒吐出来之后便饶过他。
不过她没想到克林姆会忽然扑到她怀里,发出疲倦的喘息将脸颊靠在那软嫩
的胸部上,像个小婴儿一样张开嘴巴将那硬挺的乳头含在嘴里。
这柔软到不像话的性感肉体让人忍不住沉迷其中,像他这样才刚破处的年轻
人怎么可能会有抵禦力,即使下面短时间内已经站不起来,但还是把手伸到阿裘
瓦各的两腿之间抚摸着花儿,偷偷的把手指头一点一点探进去。
「嗯……」
当克林姆将两个指结插进去时,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娇吟。
在这些年被人没日没夜的轮奸和药物实验,她的身体变得比几百年前的要敏
感太多了,如果不是这样她也不会这么轻易被克林姆挑起性欲。
不过她清楚明白,就算对这个男人有再多的好感都不能性交,因为现在的克
林姆根本承受不住她的索求,她一但进入状态说不定会把这个男人活活玩死。
正当克林姆在阿裘瓦各身上探险得正开心的时候,森林远处忽然有一大片鸟
禽飞上天空,就像一片黑烟一样乌压压的四散开来,而这样明显的动静自然是引
起了「剑圣」和「女皇」的注意力。
「看样子该上路了!」
克林姆忽然回过神来,用公主抱的方式将阿裘瓦各从水里抱上岸,阿裘瓦各
望着这傢伙的脸有些无奈的说:「其实我可以自己走。」
「我知道,只是想知道未来我有没有本事能抱你上床。」
他迅速的帮阿裘瓦各的身体擦乾,不过因为她的衣服都已经不见了,克林姆
只能让将自己的上衣套在她身上,不过……
那丰满的乳房看起来像要把衣服给撑爆一样,虽然衣服的长度足够遮到大腿,
但这样若隐若现的感觉也是十分诱人,克林姆不知道从哪找了一条绳子在她腰上
缠了一圈,并在身后打了一个蝴蝶结,让这件衣服看起来更合身。
「你脑子里都只想着这些吗?」阿裘瓦各白了这好色的傢伙一眼,忍不住伸
手扯着他的耳朵怒转两圈,这傢伙痛得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你不也一样……还说我。」
「谁像你一样!」
「不然……这是什么?」克林姆一把从背后将她抱在怀里,伸手到她两腿之
间摸了一把,他的手指之间尽是湿滑黏腻的液体,神奇的是这些液体好像有点不
受地心引力的影响,全都是集中在指尖并不会往下滴。
「这……我……」阿裘瓦各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克制不住这样的生理反
应,以往都是被人强迫或者她故意时才会有这样液体分泌出来,而这一次竟然是
在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就从大腿内侧流出来了。
她撇过头去不想和克林姆对视,尤其是当他正在舔这些水的时候。
活这么久第一次有这么羞人的感觉。
原本克林姆只是想要欺负一下美女,没想到淫水吞下肚竟然有一种热热的感
觉,好像刚才吞下去的不是她的分泌物而是啤酒一样,而且喝了之后还会有一种
莫名想要做爱的感觉,重新硬起来的肉棒顶着她的臀缝摩蹭着。
「一个月……」
「什么?」阿裘瓦各的声音有些小,克林姆还以为自己幻听。
「想和我做的话……就喝它喝一个月,你忍得住我就和你做。」
克林姆听到这话便欣喜若狂,蹲下身子来将脸入她的裙底,捧着她软嫩翘挺
的屁股伸出舌头舔着那不断流出的爱液。
直到阿裘瓦各克制住之后,他才带着满腔欲火站起身来,从背后揉捏着她那
难以掌握的胸部和臀部,在耳边说道:「说到做到喔!我一定会让你下不了床。」
「其实我比较担心你会乾掉。」
「劝你不要瞧不起我,我说到就一定会作到。」
他们回到了农耕机的位置重新上路,只不过这一次是「女皇」和「剑圣」在
驾车,两人就像情侣一样靠着对方坐在车子后方,虽然动作甜蜜却正在讨论着该
怎么找到艾薇和蕾傑罗,当他们看起来剑拔弩张的时候却往往是在聊着一些儿童
不宜的话题……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