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烈焰】(23-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三章:死灵法师
「嘛……总而言之,我是你们的体能训练教官,叫我克莱柏恩就可以了,看
到旁边那些长相非常诡异的装备没有?」
这个名为克莱柏恩的男人,正一面抓着他那足够凌乱的头发,一面用懒散十
足的语气说道,他的身高就跟暗泉洛德差不多,只不过体型似乎比较纤细。
但有眼光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名叫克莱柏恩的男人有着难以想像的结实肌
肉,论爆发力和力量他可能不如暗泉古德,但是肌耐力和肌肉的韧性,在场的三
个新人里可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他,正确来说是整个组织都没几人比他强悍。
不过像他这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物,在骑士团里自然没有什么太高
的地位,因为优秀的体能和战技表现,加上他过於懒散的性格,让他只能在本部
里当教官混日子,虽然薪资低得可怜,但这职位却是数一数二的优闲,而且正常
情况下没有任何生命危险。
「长官问问题的时候,你们记得一定要回答……
其他教官可不像我这么仁慈,知道吗?「
见这三个呆头鹅用疑惑或无力的声音回答了一声「是」,他彷彿不在意似的,
用大拇指指着摆在一旁的四套装备说道:「穿上它们,跟我来。」
每一套装备的尺寸都不太一样,那是由皮革和沉重的石块、石板组成的服装,
看上去相当累赘而且沉重无比,对此最感到新奇的大概就是暗泉洛德,在他的家
乡可没有这种怪异的训练方式,他很快就穿起这怪异的装备,马上就感受到它可
怕的重量。
笨手笨脚的齐碧琳丝忙了好一阵子都穿不上,见到一旁的克莱柏恩已经穿好
装备在等她,她显得更加紧张,最后还是在洛德的帮助下才穿好,这一件比洛德
身上的那件要轻了许多,但还是压得齐碧琳丝满脸通红,脸色有些难看。
「这肯定会累死……」
不像洛德那样雀雀欲试,也不像齐碧琳丝的脸上写满了疑惑,涅瓦洛总觉得
这些东西好像在哪里看过,对於训练的过程他一点野不感到期待,整个过程还没
开始他就先感觉到强烈的疲惫。
「姑娘跟着我!大个子站中间!你……垫后!」
克莱柏恩跑在最前端,他们沿着为了训练而开发出来的山路慢跑,老实说涅
瓦洛搞不懂他这样安排队伍排序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感觉累的话,就用上一切你觉得能恢复体力的方法……
就是别停下脚步。「
很快齐碧琳丝就因为疲惫而伸展出巨大的植物叶片,这些叶片除了风阻影响
之外几乎没有重量,所以她稍微控制了一下叶片的大小之后,开始边跑边恢复体
力。
克莱柏恩感到有些意外,他没想到这个姑娘会拥有这样特殊的能力,叶片刚
伸展开来的时候他还以为这个新人是咒语学术士,但即使他再怎么懒散也不可能
听不见咒语学术士在施法时的咒语,更奇怪的是那些叶片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居然是斗气……」
原本这独特的斗气型态引起了他的注意,但一想到这三个新人是美丽的团长
大人带回来的,他忽然摇摇头抹灭了心中的那点好奇,该知道的事情他总有一天
会知道,不该知道的就最好别知道。
三个人之中有一个人没有斗气,而姑娘拥有能够把斗气变成叶子的能力,队
伍最后方的那一位则有着最强悍的体质,虽然涅瓦洛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肌肉,
但身体检查的时候,除了姑娘之外这两个男人全身上下都被他摸索过一遍了,涅
瓦洛的体能确实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
奇怪的是涅瓦洛刚离开阿特曼城镇的时候,一直觉得自己的体能不够优秀,
在起初虽然爆发出惊人的速度,事后却也总觉得全身痠痛不已,除了速度之外他
并部觉得自己跟一般人有什么不一样。
正常人躺了几天完全不动的情况下,清醒过来之后要走路都有困难,然而涅
瓦洛却是一个在棺材里躺了一百多年的人,清醒过来之后不止走路没有问题,还
可以带着一个昏迷的女人在森林中飞奔,如果从这一点来看的话,他的体能很可
能比除了传说中的龙族之外的任何一个智慧种族都还要强悍……
穿越了山中小径、石坡、河川、悬崖、独木桥……
他们甚至没有时间停下来吃中餐,三个人饿着肚子跟在这体能强悍得变态的
教官身后,脑袋已经完全放空了,只有偶尔停下来休息五分钟的时候他们才会回
想起自己还在训练之中,直到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他们才会到了本部之中。
「放开……」
齐碧琳丝才刚脱下装备就腿软了,暗泉洛德趁这个机会赶快上前抱住她,除
了想献出一点关心之外,也是想趁这个机会接触她的身躯。
整个人靠在那结实的胸膛上,看到一旁还有两个男人在看着,齐碧琳丝又羞
又急地想要把他推开,但早已全身无力的她根本就办不到,只能任由这个男人霸
道地抱着她,最后也许是因为太过疲惫,她直街趴在洛德的怀里睡着了。
「年轻真好阿……」克莱柏恩蹲在一颗石头上啃着叶片,虽然他也流了不少
汗,但涅瓦洛下意识觉得这个傢伙再跑个一两次好像也不是问题。
「克莱柏恩教官,你没有成家吗?」虽然拥有十足的潜能,但涅瓦洛还是觉
得自己累到不行,靠在另外一颗石头上,随便抛了一个问题。
「一个妻子两个小孩,我老婆很漂亮,改天介绍给你认识。」
「那你是在羨慕什么阿……」
「入团契约、骑士团守则?」
蕾洛娜走在前头,今天的她并没有穿着战斗用的装扮,而是一件紧身裤以及
看起来是用优良布料制成的柔软上衣,虽然这样的穿着让涅瓦洛再也没办法清楚
看见她胸前的软肉,但臀部的形状却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路上并不好走,感觉就是随便开发出来的小道上,只有刻意剷平的位置
还有几块用来标示的岩石,能让人大概猜测到这是一条道路。
才刚结束一整天的体能训练,涅瓦洛走这样的道路自然是苦不堪言,但也不
能说完全只有坏处,至少蕾洛娜走路时的动作变得更大,无论是臀部的摆动还是
臀肉的跳动都变得更加明显、诱人,如果可以他还真想上前去亲两口。
「入团契约我们都签完了……骑士团守则,凯能教官已经全都告诉我们了,
听说笔试会在三天之后考,那一大串东西真让人轻松不起来阿……」
蕾洛娜比较意外的是涅瓦洛居然不是文盲,要他背那些东西似乎没有什么难
度,真正苦恼的是来自阿特曼的齐碧琳丝,还有来自北方的暗泉洛德,这两人都
看不懂修曼的文字,这几天涅瓦洛还要抽出休息时间教他们认字。
确认五百米范围内没有其他人之后,他小心翼翼的把手收回斗篷并伸到跨下,
在斗篷内掏出自己硬得可以的棒子,自从离开伊古菲莽遗迹之后他就一直禁欲到
现在,看着蕾洛娜丰满肥嫩的屁股在眼前晃来晃去,让他有点受不了了,他竟然
隔着蕾洛娜不到两公尺的距离开始自慰。
「『贴身侍从』的职位有空缺,等你训练完毕就补上来。」
此时如果她知道身后这个男人,两眼盯着她的屁股意淫的同时一面听着她迷
人的声音一面自慰,正热衷於「保养武器」的行为之中,她肯定让这个傢伙生不
如死。
「听说这个职位只有一人,而且还要负责大人您的生活起居,再怎么样也不
应该让我这样刚加入的人担当吧?齐碧琳丝担任也比我更适合吧?」
稍微缓下手中的工作,涅瓦洛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平稳。
「目前我们没有任何可以安置『时间神殿的碎片』的东西,这么安排至少不
会让你轻易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蕾洛娜只是简单说明自己这样安排的用意,然而跟在身后的涅瓦洛听在耳里
爽在心里,未来能一整天跟在蕾洛娜身边那绝对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上一个『贴身侍从』呢?他退休了吗?」
蕾洛娜忽然停下脚步,用眼角的余光往后看了一眼,涅瓦洛吓得赶紧装作一
副没事的样子,很快的她又回过头去继续前进,这才让他松了口气。
「她阵亡了,死在『时间神殿的碎片』手里。」
听见这话,涅瓦洛的欲望忽然冷了一半,手中的棒子也在他发愣的时间里不
知不觉软了下去,这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心情也跟着变得有些低落……
「抱歉……」
「无须自责,她只是完成了她的职责。」
好不容易他们来到了一个看起来相当阴森的墓园,也许是为了隐藏它的样貌,
而在墓园的周围都种了相当密集的树,就连墓园之中也有好几棵茂盛的大树,这
样的设计只会让它在晚上更显阴森。
「这里是哪里?」
「安葬沼泽之塔的成员的地方,同时也是咒语学术顾问的住处。」
跟在蕾洛娜的身后,他们来到一个原本是山洞的位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个洞口被大量的木板构造堵住,而木板墙靠左边一点的位置是一扇既
老旧又厚重的门,右边则是一扇看起来不是很乾净的窗户。
轻轻敲了门板几下,蕾洛娜往后站了两步,不用多久的时间这扇沉重的大门
就被一只看起来宽大却枯瘦的手掌推开,全身都垄罩在斗篷厚实的之中,就连长
相都看不清楚的人从里头走了出来,他拿着一支看起来相当朴素的金属法杖,上
头还镶嵌着三颗颜色有些微不同的紫色水晶。
「亲爱的蕾洛娜大人……你终於回来了。」一开口就是沙哑至极的声音,这
位比涅瓦洛还要高些的死灵法师忽然蹲了下来,捧着蕾洛娜的小手亲了一下,接
着似乎很舍不得似的不太想放开,这让一旁的涅瓦洛看得心里相当不爽。
「这位是莱克曼瑟,骑士团的咒语学术顾问,是相当专业的死灵法师……莱
克曼瑟,这位是继承了『时间神殿的碎片』力量的涅瓦洛,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
想办法取出他体内的神器,或者能够进一步封印。」蕾洛娜介绍完,原本涅瓦洛
想基於礼貌跟对方握手,没想到对方根本连想跟他握手的意思都没有,这让涅瓦
洛对这个傢伙的印象更差了。
「很高兴认识你,涅瓦洛。」
「我也是。」
两人被莱克曼瑟请入屋子里坐,涅瓦洛一走进屋子就闻到了一股怪异的味道,
那似乎是一种药味,然而涅瓦洛对这方面并不了解,如果是当初他遇到的那位比
林先生在这里的话,肯定会马上知道这是「不老药剂」的味道,这东西并不是真
的能让人不老,它最主要的作用是用来保存屍体或制造标本。
通过一条并不宽敞的走道之后,涅瓦洛才知道这个死灵法师的住处有多大,
大概是目前他房间的十倍大,拥有独立的浴室和雅緻的客厅,还有一小片用来种
植植物看起来像花园的地方。
更可怕的是,这个住处居然还有木板搭建起来的二楼,二楼大多用来摆放一
些特殊的书籍,还有一些不知道装了些什么的瓶瓶罐罐。
涅瓦洛才刚一往上看,就被好几颗装在透明罐子里的眼球给吓了一跳,心里
想道:「真不愧是死灵法师……真够让人毛骨悚然的。」
事实上,在全世界的死灵法师之中,莱克曼瑟算是有洁癖的那种了。
他们坐在客厅的长椅上,而克莱曼瑟则坐在他们的对面,他晃了晃手中的法
杖让镶嵌在上头的宝石开始发光,拿出从柜子上拿下的一张纪录卷轴,将这张卷
轴直接摊开在桌上,刻印细小的複杂魔法阵呈现在三人面前。
「亲爱的蕾洛娜大人,这个神器是什么形态?」
克莱曼瑟把法杖发光的位置高举在涅瓦洛的头顶,而另外一只手则悬在这个
魔法阵上,正在等着蕾洛娜的答案。
「人型。」
「什么?!」这么一动摇的瞬间,克莱曼瑟法杖上的三颗宝石竟然同时应声
碎裂,大量墨绿色的气息从裂痕之中涌了出来,他有些心疼地拆下这些昂贵的宝
石,重新换了三颗上去。
「亲爱的蕾洛娜大人……这种事情你应该早点跟我说。」
那沙哑又难听的声音所说出的这么一段话,与其说是在抱怨其实更像是在撒
娇,这让一旁的涅瓦洛听着忽然觉得相当反胃,而且这王八蛋已经强调了三次
「亲爱的蕾洛娜」,这如果还看不出这个噁心的傢伙对蕾洛娜有意思,那个人肯
定是脑袋有问题。
「抱歉,那三颗魔晶石我会想办法赔偿你的。」
「好吧……虽然没见过人型的神器,但也只能试试看了。」
克莱曼瑟重新将发着光的法杖悬在涅瓦洛的头上,涅瓦洛还来不及做好准备,
就忽然感觉彷彿有一支箭直接射穿了他的脑门,他还来不及反应就陷入了接近
「死亡」的状态之中。
蕾洛娜面色严肃地看着克莱曼瑟枯瘦的手掌之下,只见魔法阵上的交界点都
冒出了些许蓝光,这些蓝光变成了柔软的丝线交织在那枯瘦的手掌下,渐渐的变
成了一个,接近女人的身影,不……那就是一个女人的样子。
「真的是人型……嗯?」
跟着女人一起出现的,是一个由大量细小锁链组成的魔法阵,而这些细小的
锁链则是由更细小的咒文排列而成,这绝对是克莱曼瑟这辈子看过最複杂的封印
阵,单凭人力或者现有的魔晶石能量技术绝对没办法支撑这样的魔法阵运作……
「嘶……」纪录卷轴发出一种相当细微的声音,接着卷轴忽然从中心点冒出
了黑色的火焰开始疯狂燃烧,散发出了一种腐烂的刺鼻气味,这是法术遭到神器
力量反噬的象徵,在黑色火焰蔓延开来之前,他马上用死灵法术直接毁灭了这张
造价不斐的卷轴。
第二十四章:副作用
「该死……」
莱克曼瑟感觉到自己与卷轴的魔力连结正在快速腐烂,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
样的事情,原本应该随着卷轴的毁灭而中断的魔力连结,并没有中断,反倒是一
股异常的力量延着这道连结开始攀升,而被「攀升」过后的魔力连结就会自动崩
溃……那种感觉就跟腐烂很像。
只有魔力与目标连结过久,比如数天、几个礼拜才有可能发生这样的现象,
莱克曼瑟认为这一定是法术的作用时间被加速了,如果这种现象直接干扰到他的
「魔力源」的话,那他这个人大概也就废了!
二话不说,莱克曼瑟闭上双眼直接强迫自己中断了与魔力源的连结,只见他
的身躯一震,整个人相当疲惫得疲软下来,失去了目标的魔力连结在他的眼中被
侵蚀殆尽,而侵蚀到最后冒出的那一点黑色余火连蕾洛娜都有看见。
「这神器太可怕了,如果不是那未知的封印阵镇压着,光是这个神器就可以
让骑士团毁灭,我相信就连安思托也没办法阻止它。」
莱克曼瑟瘫在椅子上,虽然这样有失礼节,但失去了魔力源让他感觉疲惫不
已,就好像一个人已经好几天没睡的感觉,周遭的东西都在不正常的扭曲且跳动
着。
「封印阵?」蕾洛娜感到相当疑惑。
「没错,那是能封印『时间神殿的碎片』的强悍封印阵,它能封印神器大部
分的力量,我不相信那是现在的智慧种族能写出来的东西,上头的咒文我也只认
识十分之一……如果不是这东西牵制着,这个叫涅瓦洛的傢伙会被神器吞噬,最
后变成一个无法控制的存在。」
莱克曼瑟一边冥想一边说道,他冥想并不是为了恢复魔力,而只是重新找回
自己的魔力源,不过伤害却已经造成了。
「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这封印阵好像是最近才开始运作的,何来的这么
多魔力可以让这个魔法阵运作?他有接触过什么力量强大的东西吗?」
蕾洛娜并没有说话,而是举起了自己的一只手,只见手腕上什么都没有,但
莱克曼瑟愣了一下之后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原本应该是用来保护骑士团长的神
器已经消失了……不!应该说被破坏并吸收了。
「看样子万云国的老国王送了我们一个天大的礼物。」
蕾洛娜的表情变得相当阴沉,要不是正好半路上有人拦截他们,而且正好她
想发动神器的力量来保护自己,恰巧让这个封印阵开始运作,要不然真的像计画
中一样把棺材运回本部,那有很高的机率是整个骑士团毁灭的下场……
沼泽之塔骑士团差点就被万云国的老国王给陷害了,而且她敢打赌神器爆发
出所有力量的时候肯定会有很大的动静和破坏,这就成了这个老国王找到他们本
部的最好方法,到时候他就能取得施放完力量的神器本体,甚至是其它神器。
莱克曼瑟并不知道蕾洛娜的意思,他沉默了好一阵子之后才恢复精神说道:
「亲爱的会长大人……那封印阵的触发条件很不明确,而且拥有吸收外力的性质,
这代表我没有能力封印它,也没办法确保它的安全。」
「好吧……它这段时间都很安定,我想找个人看着他应该就行了。」
在两人谈话的期间,涅瓦洛也从那接近「死亡」的状态恢复过来,他全身痠
痛得不得了,除了因为白天的训练之外刚才的魔法仪式也给他带来不好的影响,
不过仅仅只是肉体上的疲惫而已,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
「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刚才他的脑袋忽然一片空白,然后就什么都不记
得了,他自然不知道自己在无意之中,已经重创了克莱曼瑟。
蕾洛娜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刚才他们所说的状况都跟涅瓦洛说过一遍,虽然
让一个人知道得太多并不好,但她似乎别有用心,在确定涅瓦洛完全了解之后,
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命令道:「你先去外面等我吧!我有事情要跟克莱曼瑟谈
谈。」
这样一来这个噁心的傢伙不就跟蕾洛娜独处了?!
有些不情愿,但他还是只能乖乖照作,他可没有权利质疑骑士团长的命令,
於是他只能无力地说了声「遵命」就离开了。
站在门外的他不放心地让「耳目」穿过了那并不是很厚的门板,死灵法师的
守门之灵完全无法察觉到它的存在,似乎是因为这个东西已经超出了守门之灵的
判定范围,所以才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但同样的,「耳目」并不能看到或听到守
门之灵的存在,不然涅瓦洛肯定会被这个正好奇地盯着他看的小女孩给吓死。
「上一次我用它杀了一个军官,之后我补充魔力的时候,却产生了比上一次
补充时更强的副作用,这是怎么回事?」
「会长大人……我刚才检查了,那魔法阵应该是没有问题才对,最近也差不
多该补充魔力了吧?能不能让我看看副作用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提议却让蕾洛娜犹豫起来,在经过两分钟的犹豫之后她才点头同意。
「先说好,不能对我乱来,绝对不行!」蕾洛娜说着,在涅瓦洛难以置信的
目光之下,还有莱克曼瑟兴奋到有些颤抖的身躯前,开始缓缓地脱下自己的黑色
紧身裤,露出了白嫩的大腿还有那大片的臀肉。
涅瓦洛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他焦急地想要冲进去阻止这一切发生,但蕾洛
娜似乎没有什么危险,这样冲进去只会让他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可以得知内部
发生的一切事情,他只能万分紧张的站在外面,用「耳目」盯着现状。
蕾洛娜瞪了色瞇瞇的莱克曼瑟一眼,脱下了女人最神秘地带的最后一道防线,
趴在桌子上缓缓的分开了自己迷人的双腿,那分生长着稀疏阴毛的神秘地带完全
呈现在涅瓦洛的面前,
丰满翘挺的臀肉、粉红色的花瓣和不明显的花蕊、
花径都让此刻正在偷窥的男人感到无比兴奋。
同时也因为莱克曼瑟正正大光明的欣赏,而感到相当的不爽及愤怒,只见这
该死的傢伙拿着一颗长条状的魔晶石,颤抖着缓缓塞入蕾洛娜的花径之中,似乎
是因为感觉到有异物侵入,蕾洛娜发出了一声诱人的闷哼。
接着蕾洛娜的下体就发出了耀眼的绿色光芒,之前涅瓦洛还没有「耳目」的
能力,隔着墙偷窥只能隐约看到她的下体发出绿光,而现在他直接盯着洞口看,
只见那魔晶石在转眼间消失殆尽,而花径之内的肉壁忽然发出了绿光,并且在绿
光消失之后开始剧烈地蠕动着。
这时涅瓦洛脑海里忽然闪过「上次我用它杀了一个军官」这句话,冷汗顿时
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坚硬的下体也在那瞬间软了一半,庆幸自己没有因为一时冲
动而插进去,不然现在他也不能继续待在蕾洛娜身边了。
「嗯……」
蕾洛娜的身躯忽然颤抖了一下,原本白皙的臀肉变得有些透红,而她的脸早
就已经红透了,且双眼迷离就跟喝醉了没什么两样,原本乾涩的花径竟然开始分
泌出看起来相当可口的爱液,很快的涌出洞口沿着大腿内侧滑落……
看着这淫荡至极的一幕,莱克曼瑟伸出枯瘦的手抚摸着那粒因为充血而变得
显眼的阴蒂,蕾洛娜的身躯因为受到刺激而抖动,渐渐的抬高自己的大屁股去迎
合他的抚摸,涅瓦洛想要冲进去把这个傢伙碎屍万段,一种强烈的杀意从他的内
心深处涌上心头,但蕾洛娜并没有表示什么,所以他只能选择继续看下去。
枯瘦的手指「噗滋」一声,插入了蕾洛娜湿到不行的花径之中,他用食指和
中指熟练地刺激着欲求不满的小洞,她咬着下唇尽可能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羞耻的
声音,眼角因为难以忍受的快感而泛出了泪光,让此刻的她看起来既可怜又可爱。
莱克曼瑟似乎已经受不了了,一只手在为蕾洛娜服务的同时,另外一只手也
隔着斗篷抚摸着自己的下体,他忽然趴在蕾洛娜的身上,颤抖着说出了一句让涅
瓦洛几乎下定决心一定要杀了他的话:「蕾洛娜大人,我们可不可以……」
而蕾洛娜却在这时候恢复了理智,用几乎像是在呻吟的声音说道:「不行,
绝对不行!」
莱克曼瑟相当失望地离开那诱人的身躯,不过却开始疯狂地加速手中的抽插,
让毫无防备的蕾洛娜发出了一连串让她羞耻到不行的呻吟,而手指在抽插时发出
几乎充满了整个房间的水声也越来越大声,娇嫩的花瓣瓣已经湿得一蹋糊涂,大
量的淫水就像河流一样从大腿流下,在地板上汇聚成了湖泊。
涅瓦洛虽然心中充满了愤怒,根本就没心情自慰,双眼却离不开此刻这淫荡
的画面,蕾洛娜近乎失神的喘息还有那颤抖的身躯,湿得一蹋糊涂的下身都吸引
着他的目光,他相信这肯定是这世界上最美的画面没有之二了。
似乎知道蕾洛娜已经快不行了,莱克曼瑟开始加快手中的抽插,娇躯在此时
此刻开始疯狂的颤抖,莱克曼瑟直接抽出自己的手指稍微用力地捏住了粉嫩的花
蕊……
「啊――!我……」受到强烈刺激的她根本就说不出话来,而那花蕊受到的
最后一击也将她直接推到了高潮的最顶峰,一种既舒服又幸福的感觉充满了全身,
花径在一阵的痉挛之后就像涅瓦洛上次看到的那样,「射」了一地大量的淫水,
也喷得克莱曼瑟满手都是。
这次蕾洛娜并没有像上一次一样晕倒,她忽然感觉到手指再度侵入她的敏感
的身体,吓得惊呼道:「等一下……」
但莱克曼瑟不管这么多,将手指按在花径之中最敏感的肉壁区域上,开始疯
狂地磨擦着,蕾洛娜爽得差点就晕了过去,身体有些不受控地颤抖和挣扎,另外
一只手则按摩着暗褐色的菊花口,受到双重刺激的她很快就被推上了另外一个高
峰。
「天、天啊……啊……啊……」
蕾洛娜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发出了一声又一声足以令大多数男人疯狂的
呻吟,她竟然主动翻过身来,将空着的双手伸入了自己的衣服之中,开始揉着自
己空虚到不行的两团饱满。
「啊――!」
当涅瓦洛发觉自己正隔着裤子在搓揉自己硬到不行的棒子时,一种强烈的罪
恶感涌上了心头,他很快就利用这股罪恶感驱逐了自己的性欲,既无力又失望地
找了一颗大树靠着,并颓废地蹲了下来。
他拿出了自己的飞刀,飞刀的刀锋处闪出了一丝细微的蓝光,只要这个傢伙
敢趁蕾洛娜虚脱的时候乱来,他就会冲进去把这王八蛋给杀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凭他的能力根本就没办法突破「守门之灵」,就算这个傢
伙真的想强奸蕾洛娜,他也只能眼睁睁把全程给看完。
莱克曼瑟用毛巾清理着蕾洛娜的下身,而地板上的那些他连看都没看一眼,
接着他重新清洗了毛巾之后又帮她擦拭全身,把刚才激情时身上冒出来的汗水都
给擦乾净,接着他就因为精神疲惫而坐在一旁,等着蕾洛娜恢复过来。
「最好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意思就是,如果不能给她一个正确的
答案,她肯定会因为这个傢伙违背她的意愿,把她送上第二次高潮而发怒。
「这种情况只要过一阵子就会好很多,前提是你不能接触到任何男人的精液。」
莱克曼瑟此时的声音显得既失望又难过,涅瓦洛甚至觉得他会在说话的过程
中就忽然哭出来,而这时他就瘫在椅子上像个废人。
「这种情况是因为接触精液造成的?」蕾洛娜显然感到有些震惊,她努力思
考了一下之后,疑惑道:「但是我没有接触过男人的……」
话中断在相当奇怪的地方,蕾洛娜前一刻还保持着高潮余韵的俏脸,在此刻
变得相当的阴沉,而且双眼之中充满了浓厚的杀意,这也让涅瓦洛顿时有了一种
不好的预感,一股恶寒直接从他的脊椎攀上脑门。
「蕾洛娜大人,你怎么了……」
莱克曼瑟相当错愕地看着蕾洛娜穿好裤子,不发一语的推门走了出去,他似
乎以为自己真的惹怒了蕾洛娜而赶紧起身想要道歉,但看她很快就走了出去根本
就不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他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又坐回原位。
「涅瓦洛!」
蕾洛娜的声音冰冷到让人难以忍受,就连不把自己生命当一回事的涅瓦洛也
感到一阵恶寒,不过在这之后他却也相当病态地回忆起蕾洛娜想杀人的样子,并
沉迷於其中。
受到蕾洛娜的召唤,他只能敢紧从地上起身跑到她的身旁,只见蕾洛娜连看
都不看他一眼就往山下走去,这时她肯定已经知道了涅瓦洛所做的那些肮髒事,
双手紧握着拳头,不用想也知道她异常的愤怒,不过却没有对涅瓦洛发任何的脾
气,这绝对是让人感到相当不安的沉默。
这就是开端,涅瓦洛日子不好过的开端。
隔天。
克莱柏恩知道了蕾洛娜相当看中这个新人,他用相当暧昧的眼光和语气跟涅
瓦洛聊了几句之后,从今以后就决定让他进行两倍於以往的训练,原本只要跑一
趟的负重训练现在变成了整整两趟,而且还不能超过限定的时间!
涅瓦洛苦不堪言,当天他几乎是被教官扛到病床上。
不过第二天他就被长相帅气个性沉着的凯能教官踢下床,连滚带爬地被拖去
进行战斗训练,而原本都是用训练道具的战斗训练,从今以后也都改成真正的杀
人兵器,他的一整天几乎都紧绷着精神在刀光剑影之中渡过,即使他再怎么小心,
但身上终究还是挂了彩……
第三天,他被克莱柏恩扛下病床,很有人情味地帮他穿上负重装备,一边偷
偷喂他吃早餐(没通过上一次训练的人不能吃早餐),一边强迫他加紧脚步奔驰,
他几乎是一边发出含糊不明的声音,一边在生不如死的痛苦挣扎之中跑完全程。
第四天,他体力不支地倒在凯能教官的面前,不过凯能却直接用鞭子把他从
地上鞭起来,才刚起身就二话不说三支飞刀射了过去,虽然被这三支射中都不会
致命,但却也足够让涅瓦洛躺好几天了,但涅瓦洛知道除非他残废不然训练是不
会停止的,与其增加明天的痛苦,不如硬着头皮闪开了这一击……
结果他又挂了一道彩,被凯能教官丢入病房,他们的矮人医生也对他投以既
羨慕又同情的目光……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