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外传】(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
话分两头,这边巨灵在肆意奸淫着曾经的帝国将军,令所有人闻风丧的的黑
寡妇的时候,隐居在一见钟情之湖却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娇妻正在别人的胯下呻吟。
然而,敏锐的秀丽法师荣淡如心里却总是有一丝隐隐的担忧,虽然每月帝都的邸
报依然会准时的到达自己的手里,但是她却始终有一种被别人蒙蔽的感觉,虽然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然而,黑寡妇连丽君的突然失踪却像一根导火索一样彻底
引燃了荣淡如内心的疑虑,似乎一张大网在扑向他们。
「怎么最近总是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想到这里,荣淡如不知不觉的将
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
「怎么了,容姐姐。」温婉迷人的采柔异讶的问道。
「没什么,总是觉得最近有些事情很反常,采柔妹妹不用担心姐姐」看着采
柔眼里关切的目光,秀丽法师荣淡如心中不禁一叹,采柔不光人漂亮,心底还这
么善良,虽然聪明,却不张扬,难怪大剑师这么疼爱她。
虽然安慰着采柔,然而荣淡如的心思还是飞向了遥远的帝都,「希望丽清郡
主一行人能一切顺利。」秀丽法师虽然如此自我安慰,然而一丝阴霾却浮上心头。
丽清郡主一行人早已经进入帝都,然而,此时的帝都已经早就不是从前的帝
都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攀上了端庄秀美的花云祭祀的心头,似乎总有很多双不怀
好意的双眼随时注视着她们一行,更奇怪的是,早就将自己的行程秘密的通报给
了女王华茜,然而,却犹如石沉大海,没有意思回复,她们恐怕做梦也会想得到,
被大剑师委以重任的华茜,会被大剑师最信任的好兄弟巨灵奸淫,更不会想到,
印象里忠厚善良的巨灵,会变得如此淫邪狡猾。
而此刻的华茜女王,正在看着手中的信笺一阵后怕,想起这几天淫靡的生活,
美丽的女王陛下心中一阵酸楚,若不是今天巨灵突然接到密保,丽清郡主一行四
人已经进入帝都,恐怕还不会放过自己。想起巨灵,高贵的女王陛下胸前一颤,
乳头有了种隐隐发痒的感觉。几天来不停的交媾已经使得女王陛下深深的沉沦,
然而背德的刺激过后,确实深深的愧疚。回想起兰特对自己的尊重,以及那充满
爱意的目光,不禁想要放下一切,回到兰特那里。然而慢慢的,兰特那双炯炯有
神的双目却变成了巨灵那充满淫邪的双目。哪怕是帝国上下万众敬仰的大剑师,
对自己都是十分尊重,然而,几天的经历却让高贵的女王陛下经历了地狱般的沉
沦。
「也许,如果巨灵永远消失的话,这一切就不为人知了。」华茜女王心里不
禁暗自沉吟。
思绪至此,她再次看了一眼手中的信笺,看着丽清郡主熟悉的字迹,华茜女
王却不敢轻易相信,此时此刻,巨灵的势力已经控制了整个帝国,放眼望去,自
己身边竟无一人可信之人。哪怕是丽清郡主四人,自己也不该轻易相信,毕竟,
看到了采蓉,龙怡,红月,甚至黑寡妇连丽君的沉沦,谁也不知道到底还有谁是
真的值得信赖。
华茜又想起了她的夫君,不禁悲从心来,自己已经背叛了夫君,不知道夫君
身边最知心的女人还会有几人。
「无论如何,不会让兰特受到伤害。」美丽的女王暗自对自己说到。
欢迎丽清郡主的晚宴如期举行,虽然四位美女来到帝都不想搞得人尽皆知,
然而,巨灵还是依然安排了一场盛大的欢迎晚宴,并且带来了帝国最新研发出来
的葡萄酒给大家品尝。姐妹几人觥筹交错,相谈甚欢。令丽清郡主一行四人吃惊
不已的是,华茜身材气色,尤胜从前。相比较而言,少了一丝女王的端庄,却多
了一丝熟妇的妩媚。而巨灵却显得幽默不少,虽然给人一贯的印象依然是一根筋
一样的耿直,然而,几杯酒下肚,巨灵也开始拉开了话匣子。
其他几人只当华茜和巨灵今天比较高兴。只有花云祭祀暗暗心惊,因为总觉
得巨灵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瞄向自己高耸的胸部。虽然,巨灵的目光依然像以
前一样单纯,耿直,然而,偶尔流露出来的一丝邪淫依然被花云祭祀所感知……
而更令人感到诧异的是,隐隐约约之间,她能够感觉到,华茜女王的身上似乎有
一些邪淫的气息,一丝淫靡的味道始终在她的周围环绕,而这道淫靡的感觉似乎
也在巨灵的身上偶有浮现。
「巨灵和华茜?」花云祭祀暗暗心惊,「不,不会的,巨灵和华茜不会做对
不起夫君的事情的」花云暗自啐了自己一口,否定了自己敏锐的感知,毕竟,一
个是大剑师委以重任,十分尊重的帝国女王。一个是为大剑师立下汗马功劳的生
死兄弟,两人可谓大剑师帝国政务的左膀右臂。换作是谁,也不会想到大剑师的
左膀右臂会一起背叛大剑师。
而此时的巨灵也在观察着丽清郡主一行四人,坐的位置正好可以欣赏对面的
妮雅公爵,也许是不胜酒力的一丝松懈,当然也有可能是一路舟车劳顿有一丝疲
倦,妮雅大公的坐姿并不是十分端庄。多年行伍锤炼的那双光洁修长的大腿十分
迷人,本身,裸露的长腿就是一种美的诱惑,更何况,妮雅大公身上还有一种与
年龄不相符的熟女气质。而在明亮的灯光下,喘息起伏的胸膛使得妮雅大公挺拔
的乳房不断的起伏,乳浪阵阵,巨灵看的快痴了。
将目光移开,又看到了旁边圣洁高贵的花云祭祀,花云祭祀明显不胜酒力,
更是低估了帝国最新生产的葡萄酒的威力。谁也无法想象,平日里穿着保守、却
高挑曼妙的的身姿下,却隐藏着惊人的胸器,此刻,时间在蔓延,酒力在慢慢发
作,而花云祭祀酥胸半抹,两只调皮的乳房仿佛要某种束缚一般伴随着花云祭祀
的呼吸轻轻颤抖。双腿修长匀称,一双玉足裸露在外,巨灵真想立刻将那双玉足
放在手间不停把玩。
看着花云祭祀,一股成熟的气息弥漫全身。身为帝国的大祭祀,整个人充满
了圣洁端庄的迷人高雅气质,此时的花云祭祀神态迷离又不失温柔恬静,在大剑
师的耕耘下,花云举手投足间有多了一分风情万种,一种成熟妩媚和高贵圣洁交
织在一起,让巨灵瞬间有了冲动,胯下的邪根蠢蠢欲动,想要立刻就要将花云祭
祀就地正法一般。
随着巨灵的目光从华云祭祀的胸部移向了那张毫无瑕疵的美脸上,圣洁,高
贵,妩媚交织在一起,多么精致的的一张面孔,巨灵开始在脑海里出现了高贵圣
洁的花云祭祀在自己的胯下娇喘哀啼的场景。
「太美了。」巨灵不禁暗自赞叹。「大剑师的妻子们果然不愧是这个世界最
出色的女人,每一个都是别的男人梦寐以求的万物。」突然,巨灵和花云祭祀的
目光产生了交集,一丝嗔怒浮现在花云祭祀的眼神中,仿佛在责怪巨灵的无理。
「糟糕,被发现了。」巨灵心中一惊,急忙想要移开双目,然而此刻,他却
发现恼怒的花云祭祀因为嗔怒,胸脯开始不断的起伏,而那张迷死人的俏脸,更
因为巨灵的无理窥视,泛起了一阵阵的红晕,比刚才的模样更加的诱人犯罪。
虽然美色如饴,巨灵还是强自按下内心淫邪的想法,装出一副被人撞破的尴
尬神态,使得花云祭祀误以为巨灵只是酒后失态,被自己所吸引。毕竟刚才只是
自己的一丝猜测,除非她亲眼看见,否则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巨灵已经把自己
视为他的玩物,更不会想到大剑师在帝都所尊重的女皇华茜早已经被巨灵占为己
有。
坐在花云祭祀旁边的就是净土女将雁菲菲,此时的雁菲菲早已不是当年纵横
沙场,南征北战的净土名将,如今一头乌黑的如云秀发高高挽起,少了分干练,
却多了几分柔美,女性的魅力不停的散发,而秀丽的螓首下,则露出一段粉嫩修
长的玉颈,肤若凝脂,雪白滑嫩。习武之人,总会将自己的胸部裹得非常严实,
就是为了防止行动不便,然而,多年来安逸的生活也使得雁菲菲放弃了束胸的习
惯,巨灵才愕然发现,原来雁菲菲的乳房,也是如此深藏不露,让巨灵想入非非。
最后,巨灵的目光移向美艳的丽清郡主,此刻丽清郡主正在和华茜女王说笑,
看着两个美艳至极的熟妇身上出的那种成熟,高贵,那种成熟美肤诱人的风韵,
散发出的那种诱惑的气息让巨灵全身充血。
虽然丽清郡主已经为兰特诞下一子,然而,在巨灵眼里,丽清郡主依然是一
位看不出年龄的超级大美女,更别提说她早已为人母了。而更特别的是那与生俱
来的高贵气质让丽清郡主更显得卓尔不群,黑色长裙和黑色镂空外套,放眼望去,
宛如黑暗女王,妩媚,性感,高贵,典雅交织在一起,让巨灵心动不已。
突然他看到华茜起身告退,在侍女的陪伴下离开了宴会。巨灵也一声告退,
谎称不胜酒力,从小路来到了华茜的闺房。推门进去之后,巨灵就看到了美艳不
可方物的华茜女王。今天的女王陛下身着一身红色礼服,一双玉腿被巨灵专门为
华茜研发的透明的吊带丝袜紧紧包裹着,形成一道完美的曲线,她美丽的脸蛋上
薄施脂粉,却更显清秀脱俗,成熟的美中透出一股青春的韵味。
华茜正坐在吊椅上假寐,今天的宴会她一直想找机会告知丽清郡主一切,然
而,巨灵那若有如无的眼光不时地瞄着她的方向,更何况,这种事情一到嘴边华
茜女王就难以启齿。
一想到巨灵那若隐若无的充满挑逗的目光,她刚刚立下的决心又隐隐动摇。
殊不知,巨灵不停的瞄向华茜的方向,而是因为被丽清郡主所惊艳。一声告退,
华茜女王逃离了宴会,也逃离了巨灵那充满挑逗的目光。然而,华茜的离场也让
巨灵突然惊醒,一晚上都被所有美女挑逗的死去活来的好兄弟都要抗议了,正好
去找尊贵的女王陛下拯救一下自己饥渴难耐的龙根。
听到有人进来,华茜抬眼望去,发现巨灵淫邪的双目所散发的充满淫欲的眼
神从自己的胸部瞄向自己的双腿,来回逡巡,胯下高高扬起,呼吸也变得急促了。
立刻粉脸一红,显得有些不自然,毕竟眼前的巨汗是自己老公的生死兄弟,但是
这几天也在床上和他日夜厮磨,导致自己的小穴此刻还有一丝肿胀,而几日下来,
华茜的体内已经灌满了巨灵的精液。
念及丈夫,一丝愧疚附上心来,现实又活生生的浮现在眼前,自己真的背叛
了丈夫,背叛了大剑师,一种背德的刺激快感在看见巨灵的那一刻又迸发出来。
华茜只觉得此刻,自己全身血液开始加速,她想抗拒这种感觉,可是身体却很重
视的出卖了她,不断起伏的胸脯,绯红如靥的面颊,都在告诉着巨灵,这个成熟
的胴体已经准备好任君享用了。
巨灵慢慢的走向美艳成熟的女王,内心早已被欲火所充斥,然而,此刻的巨
灵却发现华茜内心的一丝挣扎,他缓慢的向华茜踱去,仿佛能听见华茜的心跳,
他故意在折磨着华茜饱受煎熬的内心。紧张地气氛越来越浓,华茜已经不敢再看
越来越近的巨灵,因为她的双腿之间已经开始发痒,她不想这样,然而她知道,
她的身体在巨灵进来的那一刻已经不再受控制。
巨灵也不再着急,虽然面对着的是这个帝国最有权势的女人,虽然这个女人
更是大剑师的妻子,然而,他知道,几日来的交媾已经使的多年来未承受大剑师
雨露之欢的女王陛下的心内埋下了一颗不安分的种子。想到华茜,是他好兄弟宠
爱的妻子,这种逾越背德所带来的刺激感也使巨灵越来越兴奋。
华茜女王轻声说道「等、等一下,她们还在皇宫。」言罢,想要起身离的巨
灵远一些。然而巨灵却猛然从后边保住了华茜纤如柳条的诱人细腰,一直色手探
入礼服,攀上了高耸的胸部,不停的揉捏使得雪白的乳房变幻出不同的形状。道:
「女王陛下,这里这么滑,这么挺,还这么诱人,女王陛下你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么?如此尤物,怎么能只让大剑师一人享用呢。」而巨灵的鼻子也开始不停的在
华茜如云的秀发上磨蹭,贪婪者吮吸着华茜女王身上散发着的成熟贵妇的体香。
「啊……」华茜女王轻声娇吟,不知是愉悦,还是意外,她想阻止巨灵,然
而,身体却开始酥软。她想把巨灵的色手从自己的乳房上移开,然而,有气无力
的抵抗在巨灵眼里更像是一种默许与鼓励。
「她们不会进来的,我都安排好了,如果她们真的发现了,大不了把让她们
变成下一个连丽君。」巨灵邪淫的话语不停的刺激着华茜。
华茜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帝都已经被巨灵完全掌控,也许,
丽清郡主四人也难逃魔爪,自己一定要让她们四人早日离开帝都。
华茜女王沉吟的时候,巨灵的另一只手已经一路直扑那勾走自己心魄的温柔
乡。当华茜被下体遭受不停的抚摸和揉搓所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上身已经一
片清凉,巨灵已经把自己压在了墙壁上,嘴里叼住了自己的乳头,手指头不停的
在自己的下体揉捏进出。
淫靡的气氛让华茜有一丝迷离,索性华茜放弃了自己的最后一丝理智,一只
手伸向了巨灵高高翘起的阳具,不停的抚摸,套弄。而另外一只手也找到了巨灵
的乳头,开始不停的拨弄。
大剑师的乳头是他的敏感地带,每次华茜在和大剑师欢好的时候,往往在拨
弄大剑师乳头的时候会让大剑师很刺激,而此时此刻,大剑师不知道一直以来在
自己身下承悦自己的高贵人气竟然开始挑逗起别的男子。
当那红色礼服彻底滑落到地的时候,一具雪白丰盈的诱人胴体便呈现出来,
虽然华茜的身上还有一件黑色蕾丝内衣,但却依然无法掩盖女王身上那令人迷醉
的高贵气质。
华茜女王彻底放开了自己,修长如碧藕般的双臂缠绕住巨灵的双肩,主动地
用她的的滑腻香舌催促这巨灵回应自己一个吻,迷失在情欲深渊的女王正在寻找
着亲吻的美妙感受。而巨灵见到华茜的反应,将自己的大嘴对上了华茜的红唇,
把舌头探入了曾经不容侵犯的女王华茜那温暖柔软而又爽滑细腻的诱人口中。两
只舌头交织在一起,津液在二人最终无限交换,场景香艳旖旎。
「华茜姐姐在哪里?」突然,门口传来了妮雅大公的声音。突然听到门口传
来姐妹的声音,华茜猛然从沉迷中惊醒。意识到门口的女人在不久前还和自己同
为大剑师的妻子,然而此刻,自己已经被别的男人肆意玩弄,一种羞辱感心中油
然而生,于是下意识把脸向两边拼命的摆动着,试图避开巨灵那张似乎避无可避
的大嘴。然而,此刻的巨灵听到了妮雅大公柔媚的声音,看到了华茜的抵抗,变
的越发的兴奋,舌头放肆的在华茜口中活动着,时而和华茜甜美滑腻的香舌纠缠
在一起,时而又沿着高贵女王光洁的牙齿来回游走,巨灵的嘴巴犹如磁铁一样仅
仅贴着华茜女王的小嘴。
「女王陛下已经安歇,请公爵大人早点休息,明日觐见。」门口的侍女十分
尽职的拦住了想要见华茜的妮雅大公。
听到门口侍女的回应,华茜女王不知该喜该悲,任命般地献上了自己的红唇,
迎合着巨灵的挑逗,完全丧失了最后一丝女王应有的矜持和抗拒,她知道,也许
曾经那个高贵的女王再也回不来了。
二人的舌头不停的纠缠在一起,巨灵狂烈的拥吻让华茜的意识开始模糊,身
上仅存的衣物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完全褪下,大剑师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帝国的女
王华茜愈发春心愈发萌动,春情难耐的她情不自禁地用手指清楚巨灵宽厚的颈背,
光洁白嫩的脚趾也摩擦着这个在女王身上肆意妄为的邪恶家伙的小腿。
背德的愉悦快感袭来,让曾经高贵不可侵犯的华丽女王下意识地在巨灵怀里
扭动,直到感觉到巨灵胯下那已经坚硬亢奋的庞然大物正抵住自己两腿之间,并
感到巨灵刻意地用硕大的龟头顶擦她的花唇,巨灵总是用自己的龟头可以碰触华
茜的花蕊,却又总是一触即离。然而,这般无比折磨的碰触,却立时点燃了华茜
体内深处的欲望火苗。华茜偷眼望去,巨灵胯下的庞然大物早已怒气冲天,高昂
着头颅,仿佛在宣示自己的威猛,巨大的龟头也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华茜伸出五
只如春笋般的白嫩柔荑,把巨灵那只作恶的庞然大物握住,十指连心,手心中传
来的肿胀炙热感觉,让华茜心中大为羞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