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雌兽研究院】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遥远的未来,人类开始大规模星际殖民,百多年过去,逐渐形成三大势力,
「地球圈帝国」、「萨克斯共和国」、「霍尼联邦」。三方势力争战不休,彼此
之间尔虞我诈,为了因应日渐猖獗的雌性间谍问题,三国各自成立专门的拷问机
构,训练拷问专才来对付。其中,地球帝国无疑是最为成功的,这一切,都要归
功於──「雌兽研究所」。
波江座@星系福尔摩沙星新台北
「敖……呜……终於阿…经过千辛万苦,中间还差点被萨克斯的野蛮人抓去
当兔子,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又遇上霍尼那帮子骚货,差点精尽人亡。现在终於
抵达新台北了!」一个蓬头垢面,嘴角还留着哈剌子的猥琐男子一阵鬼哭狼嚎。
「17742,才刚下船就发神经,皮在痒了是吧!趴下,伏地挺身200
下,开始动作!」一旁的士官长恶狠狠的骂道。
「我…我…我…」猥琐男说。
「我甚么我,太少是不是,再加一百!」士官长大骂。
就在猥琐男瀑布大汗,眼珠乱转的想要找理由塘塞士官长的时候,一阵醉人
的香风袭来,正在争吵两人都停了下来,四处张望,一脸的猪哥象。
「编号17742,吴欲楷是你吗?」银铃般的声音自两人后方响起。
「对…我就…」话还没说完,我(没错,俺就是猥琐男)就迫不急待的回过
头去,但瞬间后半句话就噎在喉咙里。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并拢的修长雪白的美
腿,密合的极为严实,顺着向上,是浑圆挺俏的美臀,目测22吋的水蛇腰与J
罩杯的巨乳,细长的天鹅颈,完美的葫芦曲线,光是看身材,憋在裤裆中的小小
欲楷就要肃然起敬。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这样的经验,脱了裤子看片自己撸的正爽,
快要喷射的刹那,影片的结尾却是如花的脸庞佔据整个大萤幕,解嗨都不足以形
容,没有阳痿就该偷笑!那正是我看到这位拥有魔鬼身材的小姐的脸时,心中所
浮现的想法!脸上布满雀斑,朝天鼻,香肠嘴,暴牙。如花都没有这么丑阿!心
理哀号着,想说些甚么却只能张嘴「阿…阿…阿」的说不出话。反应慢半拍的士
官长很没义气得向我一指,然后用拿出战场磨练出来的逃命技巧,溜之大吉。速
度快到我都来不及挽留他。
我只能用眼睁睁的看着他远去得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回过头
去,做出一副畏缩胆小的样子,生怕这位「芙蓉姊」会看上英俊潇洒的我。1办
事,无奈归无奈,还是得乖乖地跟在芙蓉姐姐后面,谁叫她的军衔比我高呢!少
校阿……
就在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拖着步子,一边跟芙蓉姊耍嘴皮子;求爷爷告奶奶的
请他放过我,一边找寻各种可能的逃跑机会时,两位身穿军服的男子正盯着萤幕,
看着我的丑态,笑的异常开心。
「还真是个活宝啊!」稍高一些的男子说。
「特种兵学校的陈桐,推荐信里写的这傢夥根本就是丧心病狂,冷血无比,
以战斗为毕生乐事。看上去,还真的是闻名不如见面阿」带着无框眼镜,斯文书
生型的另一人说。(向特种兵学校密事致敬)
「活宝也有活宝的好处,至少咱们所里的妹妹们可以开心点,一直高强度的
训练和研究,她们嘴上不说,我还是看得出来差不多快到极限了。有个搞笑艺人
在实验中间插科打浑,帮助她们放松放松,也是好事一桩。」稍高男道。
「士艺说的对,妹妹们最近真的太辛苦了阿,该死的国安处,真的当我们是
铁打的阿,从年初就没停过视察跟体验班。下次乾脆设收费亭好了,补贴补贴经
费。」门外走进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一边脱下身上满是泥土的军外套一边说道。
「怎么弄的这么狼狈阿,这可不像你啊,彰滨。」斯文书生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们熬刑处的兔崽子,把那群小妞儿整得死去活来,偏偏又不
能对你们怎么样,只好把火气都留到我这儿来发泄。谢哲清我可先说了阿,下一
期的性奴课,可得优先安排给我们野战处阿,今天的训练过程哩,我可是伤了三
员大将阿。」彰滨说。
「知道啦!知道啦!下回给你们个爽快就是。或说回来,妹妹们居然能伤到
你们野战处的战斗英雄,这进步的幅度,也太可怕了吧!」谢哲清说。
「不管怎样,都是我们地球帝国之福拉。走走走,该去准备给新人一个下马
威了!」张士艺说。
「希望他不会因此尿裤子啊!」哲清说。
「有好戏看了,那群妞儿可都是杀人不眨眼,抽筋不皱眉的老手阿,认真起
来,连我都怕!」彰滨边说边打了个寒颤。
就这样,我在毫不知情状态下,即将面对人生中,最深刻的一次迎新活动。
我跟着芙蓉姊姊七转八拐的在基地里走着,看着行人从熙来攘往,变成一片
寂寥,再从寂寥,变成惨惨阴风。我双手交叠在胸前,颤抖的正想开口说话,却
看到芙蓉姊姊回过头来,丑陋的脸庞勾出一抹邪性的笑容,然后我眼前一黑,不
省人事。
灰暗之中,我强撑着晕眩的脑袋,,努力的希望能看清眼前的一切,朦胧中,
只能看到不远处,是一个X型的刑架,上面好像绑着个白花花的东西…恩,是白
花花的…等等,白花花?我瞪大眼睛,这才看清楚那刑具上居然绑着个全裸的女
人,一头黑缎子的长发顺着她低垂的脑袋,遮住脸,也遮住了前胸与腿间诱人的
三角地带,但裸露在外的凝脂玉腿,与周遭摆放的各式样的刑具,性具等,淫糜
的味道开始充溢在空气中,我下身的小弟弟开始蠢蠢欲动,无奈我此时是被反绑
在一张木椅上,无计可施的我也只能还着忐忑的心情,一边视奸眼前的女子,好
舒缓不安的心情。
碰当一声门响!进来了三个男人,脸上都挂着夜叉面具,只露出一双阴沉的
眼睛,三人餔约而同的看向被五花大绑的我,唇角勾出一抹渗人的冷笑,顿时间,
我全身寒毛竖起,鸡皮疙瘩不要钱似的落满地。
「看起来效果不错啊!」张士艺斜着眼睛睨着我,微微侧过头去说。
「才刚开始就一脸惊惶的表情,等等正菜开始的的时候,还不被我们给下的
屎尿齐流啊!真没用…」彰滨微微撇了下嘴角,不屑道。
一旁的哲清忙着从旁边的铁柜中,拿出一把把粗细不一,或光滑或粗糙的铁
籤子,又从底层的抽屉里拿出皮鞭分给众人。准备妥当后,他带着诡秘的笑容朝
我走来,一把掐住我的脖子,用力的收紧,说道:「想不到吧!吴欲楷先生,你
自以为伪装的完美无缺,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我帝国最高军事机密的研究院中,
可以窃取我们雌兽军团的秘密了吧!可惜啊!可惜啊…你根本没料到,其实一开
始我们就知道你是间谍了,之所以让你如此轻松地过关,不过是为了给我的部门,
拷问处,多个活体实验品罢了!你真的以为,帝国的反间谍系统是吃素的阿!」
「甚么…间…谍阿咳…咳…,我不是啊!欸…欸欸…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我涨红脸,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
「你就装吧!等你看完我们的手段,看你还敢不敢不招」哲清拿着鞭子狠狠
地在我脸上甩了一鞭,当场我感觉到灵魂似乎都要随着这一鞭,脱窍而出了,走
回刑架旁边。「这架子上的婊子,跟你一样来自萨克斯,现在就让你看看,间谍
落到我们手上,是怎么处置的。拜託你嘴硬点,不然我会很无趣的!」
「瞪大眼睛看着,看看你的下场会是什么。开始行刑!」
哲清话语刚落,彰滨与士艺抡起袖子,狠狠的抽在眼前女犯人的雪白丰腴的
大腿上。怵目惊心的血痕立刻浮现,被奶白色的肌肤一衬,更显得可怖。但最令
我惊艳的,不是此女在遭受如此酷刑之下依旧一声不吭的硬气。是她那被鞭风吹
起的秀发之下,只得惊鸿一瞥,令人窒息的冷艳娇颜。在发丝的遮掩之下,深邃
但透着冷冽杀意的眼睛,在眼角勾出一个偷魂夺魄的弧度,,长而翘的睫毛,高
挺的鼻梁,性感但恰到好处的丰唇,因为强忍疼痛而略为有些扭曲。紧皱的眉心
透露出她正在忍受极大的痛苦,可是仍旧坚持不愿示弱。胸前是两团晶莹如玉的
丰腻,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大小适中的粉色乳晕微微胀起,两颗肉感十足的樱桃
因为刺激,骄傲地耸立在浑圆挺立的硕乳上,彷彿是呼应主人内心不屈的意志。
再往下,是盈盈不堪一握的蛮腰,因为痛楚而绷紧的平坦小腹。一双修长笔直的
美腿,此刻正不断地的相互交叠摩擦,像是为了躲避残酷的鞭捎,又像正在以腿
上细緻柔腻得肌肤,抚慰腿上热辣的鞭伤。凶狠的鞭子依旧,短短几分钟,那双
美腿已经布满赤红的鞭痕,有些地方更是微微的渗出血丝。这些鞭子都是特制的,
可以让受害者最大程度的感受到疼痛,对肉体的伤害却很小。眼前的美人全身像
是用水洗过一般,光线照射在身上,晶亮的水珠,受虐吃痛而不断颤动,抖出阵
阵乳浪的木瓜,扭成S形曲线的诱人胴体。即使明知眼前正在发生惨剧,我仍然
可耻的硬了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感涌上心头,那一刻,我脑海里甚么东西
都不剩,只有一股冲动,我想看更多,我想看更多美女受虐、我想亲手抽上一鞭
子,我想…
「欸欸欸!哲清你有注意那个小兔崽子的变化吗?我怎么没感觉到恐惧的气
息啊!反倒是…兴奋的感觉耶!玉环的腿都快被我们打出血来了,怎么这傢伙连
一点惧怕得味道都没有啊!」五大三粗的彰滨,背对着我,一边用力猛抽,啪啪
声不绝於耳,一边藉着鞭声掩护,小声地说道。
哲清面无表情看向我,没有感情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一直看得我心底有
些发寒,才回过身,走到刑架后方去。
「这小子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才开胃小菜而已,那傢伙就已经喷了一裤
子了!你的魅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玉环。」哲清拿出早已经预热好的炭炉,
将准备好的铁籤子插进旺盛的炭火中,等了一会儿,又拿出一支尖端已经被炭火
烧的白亮亮的籤子,走到玉环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掴在她冷艳的脸蛋上,通
红指印立刻浮现而出。接着哲清一把扯住玉环的秀发,逼得她将蓁首仰起,炽热
的籤子缓缓靠近她的眼珠,用冷酷的声音大声道:「死贱货,知道这是什么吧!
等等我就会把它插进你身上最娇嫩的地方,但我也可以不这么样做,只要你配合
我们,供出你潜伏在研究院里的夥伴,我可以让你少受些苦!」
「你动手吧!不管你怎么对待我的肉体,我的精神是永远不会像你这样的龟
儿子王八蛋低头的,想要我背叛我战友是不可能的,你最好快点住手,我的同伴
现在已经开始准备劫狱了,你如果不想死得很难看,就乖乖地放我走!」眼前的
美人开口说话了,虽然经过一翻折磨,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但依旧不减其中的魅
惑,略为高亢的嗓音,如果能听她在耳边呢喃喘息,将会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可惜现在这位美人嘴里吐出的却是咬牙切齿的冰冷口吻,带着强烈恨意与杀意,
真是暴殄天物啊!
「看来你是打算嘴硬到底就是了!我看你还嘴硬不嘴硬!」哲清羞怒交加,
一把抓玉环的一只肥奶,用手指将充血挺立,肉呼呼的奶头捏住,炽热的铁籤子
就直接贴了上去……
「阿……阿…疼阿…疼死我了…呼…呼阿!」玉环惨豪着,身体不断的翻腾,
可惜手脚都被拘束在刑架上,这一阵挣扎只起到了将全身的美肉颤出一波波吸引
男人眼球的乳波臀浪,霎时间屋子里一帮子男人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哲清眼神
也直了直,突然间,一抹充斥着欲望与邪性的冷笑爬上他的嘴角,冷却的铁籤被
丢回炭炉里,哲清用力的拧住手里的大奶子,粗暴地将这块美肉扭出各种形状,
像是对待一块没有知觉黏土一般。玉环眉头紧皱,死死咬住下唇不吭一声,但是
眼角清晰可见的泪珠出卖了她。哲清定没有因此住手,他将兴趣转到玉环的奶头
上,开始用手指亵玩这颗漂亮的樱桃。哲清用无比专注肃穆的神情,搓揉拧捏,
还伸出舌头舔弄,直到玉环开始发出细细娇喘才罢手。你以为这样对乳头的淫戏
虐待就结束了吗?错!哲清突然毫无徵兆的,将整颗樱桃用牙齿咬住,不断向外
扯动,上下门牙深深地陷入乳头之中,不停的左右错动,更重点照顾先前被铁籤
烙出的伤口上,哲清以尖利的虎牙去刺弄,刮挠烙出的伤口,殷红的鲜血缓缓流
下,趁在雪白肌肤上,形成一幅令人颤动的受虐天使之图,我胯下的老二也狠狠
地跳了跳,几乎快要喷薄而出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只感
觉到左颈侧一阵巨疼,接下来就双眼一黑,不省人事了。
「我说你他妈干嘛呢?这好戏才刚开始,你怎么就把人给弄晕了呢?」大老
粗彰滨老大不满的抱怨道。
「我看你们几个是精虫上脑糊涂了是吧?今儿个是什么日子你们一定给忘记
了!对吧!说说,说得出来老娘明天晚上设酒摆宴,把自己贡献出来给你们几个
色狼赔不是,说不出来就给自觉点,乖乖撅起屁股让老娘踢三下解气!」伊筱泼
辣剽悍的声音响起。原本凶狠的彰滨瞬间噤若寒蝉,脸上带着愧疚看向张士艺。
「哼!算你们几个还有点良心,还记得今天是士艺的生日,还不把人给解下
来!」
伊筱双手插腰,活像个大姊头似的。
七手八脚将人放下来,塞口球随手丢到一旁。瘫坐在地的玉人儿娇喘细细,
梨花带雨的俏脸显得有些苍白,娇弱的令人想好好地抱在怀中疼惜。
伊筱蹲下身子,美好的身段被身上的紧身白梅旗袍衬托着,峰峦起伏波涛汹
涌。结实的美臀即便没有刻意,依旧俏出个令人小弟弟起立致敬的弧度。她将手
中一瓶乳白色的液体挤在手上,开始涂抹玉环身上怵目惊心的伤口,绷紧的旗袍
下摆将俏臀的每一道丘峰深谷都呈现出来,深陷进臀缝的衣料,让在场的男士都
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哈哈!大功告成!殷老鬼人猥琐归猥琐,研发的奈米机能修护液倒不是吹
牛的,你瞧阿玉环!才这么点功夫,你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差不多了!」伊筱大呼
小叫的,活像个发现好玩事物的孩子。
「那个…伊筱大小姐,我们…」
「哼!这么点时间就忍不住,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动物!」伊筱傲娇道「你
先去吩咐人把那个晕过去的蠢货搬到我的实验室去,本姑奶奶可不想髒了自己的
手!之后就随便你么几个折腾吧!要是敢把我家的玉环再弄哭,小心我发飙啊!」
伊筱再次双手插腰,瞇起她一双勾魂的桃花眼,语带威胁地说道。
「没事的!伊筱,今天是我的生日,本来就答应他们随便使用我的!你把他
们吓得等等不能尽兴,那不是让我食言吗?」玉环终於缓过劲来,抬起倾城落燕
得娇颜说道。
「你啊!真不知道该说你甚么,这几个色狼就是这样被你宠坏的。」伊筱嘟
起嘴,有些不高兴。不过也没继续数落三人,可爱的跺了跺玉足,转身将们带上,
当人临走前也不忘将我像拖死狗一样拉了出去。
房间内突然间陷入一阵沉默,大夥儿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过坐在中间
得玉环忍不住,开口说道:「今天是士艺的生日,早说过要好好慰劳你们,快别
担心我了。今天我就是你们的性奴隶,把你们心中所想的通通在我身上实现吧!」
玉环柔声说。接着就将张士艺肉棒从裤子里拿出来,一边陶醉的深吸着肉棒上混
合着尿液,前列腺液与体臭综合而成的腥羶味,然后毫不犹豫地张开檀口,伸出
带着香津的灵舌挑逗拨弄士艺的龟头,啧啧作响。看着玉环全心投入的骚样,大
家都笑了起来!霎时间衣裤漫天,一片狼藉。三个男人脱的赤条条的,露出一身
精壮的毽子肉,跪在地上不住吞吐肉棒的玉环看到这幕,被这优美的肌肉线条给
晃的美眸迷离…嘴上的动作一滞,双腿也瘫软了下来,两团红晕爬上双颊,下体
湿淋淋的,竟是迎来了个小高潮!
「今天性致挺高的啊!玉环。光舔个鸡巴就高潮,其实你也憋很久了呗!」
彰滨淫荡的坏笑了几声玉环有些害羞,嘤咛了一声,转过头去将俏脸埋进士艺的
胯下,来个眼不见为净,但下体的淫水却是越发汹涌了。一直冷着张脸的哲清此
时挺着个大鸡巴走过来,他让玉环双腿直立并拢,上身前俯,玉环的俏臀顺着这
姿势自然向后挺出,哲清蹲下来,脸几乎都要贴上玉环水淋淋的小穴上,用手指
慢慢的摩娑光滑无毛的阴阜,玉环微微的缩了缩身子,喉头深处发出小猫般呻吟
声,嘴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停。哲清继续把玩手里的玉蛤,一手将两瓣细小软嫩
的阴脣拨开,用带指甲的小指头去抠弄玉环精緻娇嫩的尿道。尿道是非常敏感与
稚嫩的,哪里经的起哲清粗鲁的抠挖!美人儿有些无助地扭动着玉臀,躲避男人
指头的伤害,但这动作不过是让男人更添淫虐的欲望。哲清看着眼前的美景,嘴
角咧出一个邪魅的笑容对着细小的尿道就是狠狠的一戳,娇嫩的尿道肌肉绷紧成
一圈白肉,但奇妙的是,预想中的肌肉撕裂与血珠四渐的场景并没有出现,虽然
绷的死紧,惨白的尿道口依然顽强的包裹住哲清的手指,紧窄的甬道死死的夹住
不让异物再进一步推进。玉环双腿绷直,颠起脚尖试图藉此躲避正在伤害她的尿
道的指头,当然,是徒劳一场。哲清邪笑依旧,继续使力将手指向深处推去。想
当然不是死板板的硬推,哲清把指头当作是肉棍一样在玉环的尿道来回抽差,一
下子抽到仅剩尖端留在尿道中,然后恶恨狠狠的用力一捅,插的玉环泪眼汪汪,
身子不断颤抖。梅等玉环缓过劲来,又开始高速抽插,只能见到他的手指化成一
道道残影时隐时现的,无助的玉环此时只能绷紧全身的肌肉,一动都不敢动,任
由哲清玩虐,被肉棒堵住嗓子眼的她也只能不断发出似婴儿般的呻吟声。五分多
钟过去,心满意足的哲清才放过玉环,此时张士艺也在玉环的喉咙深处泼洒出精
液,还顺道尿了泡鹹腥无比的小便道玉环的胃袋中,才整个人跌坐在一旁。
玉环诱人的身躯略略蜷缩,趴在地上不住乾呕,但她却是很努力地摀住自己
的诱人小嘴,不让刚才吞下腹中的精华、尿液吐出。就在彰滨忍受不住,掏出鸡
巴就准备往那诱人的粉嫩小穴插入时。房间的门洸噹一声响,一个瘦削高挑的南
子走了进来。
「我糙你大爷的,墨心桐,敲个门会死阿,差点被你搞成阳痿,俺的小彰滨
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唯你是问啊!」彰滨气急败坏的,手里还提着半软不硬的
二弟骂道。
「阳痿了才好,省的你整天精虫上脑,折腾我们家可爱的妹妹们。」墨心桐
不甘示弱的回呛。
「都是那么多年的同事战友了,怎么还是一见面就炸锅的性子啊!」跟在墨
心桐身后的美女说。
「嘿…嘿,咱俩是上辈子的孽缘,註定这一世要吵吵闹闹的!」彰滨看着这
位美女,憨笑道。
「去去去…谁跟你上辈子的孽缘,讲的咱俩好像有基情一样。不过你也真的
不够意思,有好康的居然敢不叫上我,白瞎了我跟你的交情!」墨心桐斜眼悌了
悌彰滨,没好气的说。
「这不是还没开始嘛!况且不是哥不叫你,是哲清半路把我抓来的,来不及
通知你啊!」彰滨说「算了算了,你是个浑人,跟你说话浪费口水;既然才刚刚
开始,玉环你就给砸们表演一下『淫欲轮舞』吧!清璇你就先帮阿滨泄泄火吧!」
墨心桐摆了摆手,对着地上的玉环和身后的娇娃说。
就在众人淫声浪语不断,两位可人儿口手并用周旋於大肉棒的当口,突然间
基地内警铃大作。
「是敌人入侵的信号!」彰滨是特战队出身,最先反应过来说道。
「我和士艺、心桐去地下避难所,你们两个和彰滨去c栋的格纳库,给你们
订做的MS应该已经整备好了!」哲清说两位娇娃眼中的欲火已经消散的一乾二
净,取而代之的是极为不协调的,嗜血的红仁,全身散发出刺骨的杀气,在场的
一群男人中,只有常常操练她们的彰滨稍微好些,哲清勉强的抵挡着这令人发软
的杀气,一边互相掺扶的往地下室而去。
两位已经进入杀戮机器模式的姑娘也不耽搁,四条修长结实的大腿一阵令人
眩目的摆动,衣服鞋袜都顾不上穿,就这样赤裸裸地向外飞掠出去,带起一阵幽
香,彰滨摇摇头,努力偋去因为迷魂体香带来的幻觉作用,拔出随身手枪,贴着
门板向外确认状况,随即也压低身子朝C栋快步而去。
浑浑噩噩中,我彷彿听到四周充满了爆炸声与受伤者的淒厉叫喊声,勉力睁
开沉重的眼皮,眼前完全是一副炼狱的景象,各种断肢横飞,爆炸此起彼落地响
起,隐约还能看到远处,几架人形兵器(MS)正对着主建筑群方狂的扫射。
身处战地的现实犹如有人将一盆冰水直接灌进裤档的感受,霎时间我就无比
清醒起来,趁着MS的注意力还在主建筑群,我撒开脚步狂奔,希望能找到藏身
之处。跑着跑着,一声熟悉但非常虚弱的呼救声让我停下了脚步,四下环顾,终
於在一堆瓦砾当中找到声音的来源──是士官长!看着他无助的眼神,再看着它
消失的下半身,我无奈地起身,正打算抛下他的时候,士官长的虚弱的声音传来
「袭击者……是……咳…咳…霍……尼…杂…咳…」话还没说完,士官长就嚥了
气。
霍尼联邦,熟悉的四个字勾起我极力封存於记忆深处的往事,一张张熟悉又
陌生的脸庞快速的在眼前飞逝,曾经的屈辱与战友死前的悲愤涌上心来。看着躺
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士官长,久违的战士之血开始在体内燃烧起来……
……然后就没有了……一阵强烈的爆炸震波袭来,我的后脑杓狠狠的撞上后
方的墙壁,瞬间两眼发黑,又昏了过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