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宝玉】(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回 薛宝钗小恙梨香院 贾宝玉大醉绛芸轩
题曰:薛宝钗巧合认通灵 贾宝玉大醉品茜雪
话说凤姐和宝玉回了贾府,回明贾母要和秦钟上家塾的事。有凤姐在旁添油
加醋的把秦钟好一通夸,贾母又喜宝玉有个伴读,这事便敲定了下来。
赶巧尤氏来请众人看戏,宝玉和秦可卿经常私会,如今要在众人面前守叔侄
媳礼数,装作寻常模样,反倒尴尬,便未同去。想起近日薛宝钗在家养病,自己
还未去探视,便想去看望一下。
来到梨香院,先入薛姨妈房中,请了安。那薛姨妈本意如若宝钗入不得宫,
自然最好寻个贾家的主事。贾府里最标致出众的,自是宝玉。因此对宝玉极是疼
爱,一把拉过来,抱入怀内,笑着说:「这大冷天的,我的孩子,难为你还想着
我,快上炕坐坐吧。」
「薛大哥不在家?」
「他是脱了缰的马,哪肯在家里呆着。」
「姐姐身子可好了?」
「好了不少呢。她在里间呢,你去瞧瞧她!里间比这里暖和,我收拾收拾就
进去和你说话。」薛姨妈巴不得宝玉多和自己女儿相处,接过话赶紧叫宝玉进去。
宝玉听说,忙下了炕,来到里间,掀帘进去,见宝钗坐在炕上做针线活。只
见宝钗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髻,身上裹着浅黄白色的小棉袄,披一件玫瑰紫二色
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都半新不旧,不觉奢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脸若银盆,眼如水杏。宝玉一面看,一面问安:「姐姐身子可痊愈了?」
宝钗抬头见是宝玉来了,忙起身回话:「已经全好了,多谢记挂着。」说完
清他在炕沿坐了,吩咐丫鬟莺儿去斟茶。
问了老太太,姨娘,别的姐妹都好,那宝钗也看了看宝玉。只见宝玉头上戴
着累思嵌宝紫金冠,额上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身穿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系
着五色蝴蝶腰带,脖子上挂着长命锁,记名符,还有一块与生俱来的通灵宝玉!
宝钗于是笑着说:「成天都听别人谈论你这块玉,可都未曾仔细的鉴赏过。
我今儿倒要好好瞅瞅。」
说着便挪近前来。宝玉也凑上去,从脖子上摘下玉来,递到宝钗手里。宝钗
托在手上,只见玉如雀卵般大小,像晚霞般璀璨,托在手上,一阵阵莹莹润润,
酥酥柔柔的触感传来,细腻得仿佛能感觉到玉上的五色花纹。薛宝钗凑近一看,
只见:
通灵宝玉正面刻着:通灵宝玉 莫失莫忘 仙寿恒昌背面是: 一除邪崇 
二疗冤疾 三知祸福
宝钗看完,又翻过来细看,嘴里念叨着:「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念叨了
两遍,忽听有人在身后发笑。宝钗回头一看,却是丫鬟莺儿,忙问:
「你不去倒茶,在这里发什么呆啊。」
「我听这两句话,倒像是和姑娘项圈上的两句凑成一对儿。」
宝玉一听,起了兴致:「原来姐姐项圈上也有八个字,我也要鉴赏鉴赏。」
「你听她胡说,没有什么字。」
「好姐姐,我的都给你看光了,怎么你的就不让我看呢?」
宝钗拧不过他,只好说:「只不过是别人送的两句吉利话,所以刻上,天天
戴着。
否则沉甸甸的,谁成天戴这玩意儿呀。「一面说,一面解了排扣,从里面大
红袄上将那珠光宝气的金锁掏了出来。宝玉忙托了锁看,只觉得大冷天金锁并不
凉,温温的,自是薛宝钗的体温暖的,上面果然有四个篆字,两面共八个字:
不离不弃
芳龄永继
宝玉看了,也失神念了两遍,笑道:「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呢。」
宝钗面露羞色。莺儿笑道:「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
「你说完没有,还不去给茶换些热水来。」宝钗不待她说完,就把她打发出
去了。
屋内无人,那宝玉见宝钗羞答答的模样,衣领蓬松,刚才掏金锁时解了扣,
半露出一片雪白酥胸。看得宝玉魂飞天外,竟不自禁伸手搂住了宝钗的腰。也是
和该出事,那玉和金锁,本是神物,又由仙人点化,如今两物的主人坐到一处,
哪有不生出些事端的?
此时两人就近,宝玉只闻得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竟不知是何香气,
便问:「姐姐熏的是什么香?我竟然从未闻见过这味道。」宝钗笑道:「我最怕
熏香了,好好的衣服,熏得烟雾缭绕的!」
「既然如此,这是什么香气?」
宝钗想了想,笑着说:「是了,这必是我早起吃的药丸的香气。」
「这么说,这是由姐姐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咯?」宝玉趁机把头凑到宝钗的
颈窝,用力的吸气,再呼出。男人呼出的热气瞬间从宝钗敞开的领口钻了进去。
逗得宝钗情不自禁抬手撑住宝玉的肩膀,想将他推开些,这才发现宝玉早把自己
的腰搂定了,如何推得开?
「好香……的药丸啊。好姐姐,赏我一丸尝尝吧!」宝玉搂住宝钗,鼻子在
宝钗的领口,脖子,耳朵旁不停的蹭来蹭去。
宝钗被他逗得心里七上八下,像一只小鹿乱跳,:「……又胡闹了,一个药
也能乱吃的?」
宝玉道:「姐姐不给我吃,我便自己寻了吃吧。」说着,便挪动嘴唇,顺着
薛宝钗的粉脸一路向她的唇亲过来。宝钗吃惊,用力推了两下,却推不开宝玉。
一个病怏怏的美人儿如何敌得过血气方刚的少年郎?反而让宝玉生怕被她推开,
另一只手也环过来,将美人儿拦腰抱在怀里。一个往后躲,一个往前压,宝玉顺
势把丰满的宝钗压倒在炕上。屋里的气氛变得更加淫靡暧昧起来。
「宝玉,不要……」薛宝钗还没说完,香唇就被宝玉的嘴给堵上了。宝玉趁
她说话的空,将自己的舌头伸进她嘴里。鼻子里满是冷香丸的异香,身体下面压
着软绵绵的美人儿,舌头在宝钗的嘴里乱窜,挑弄着宝钗软软的香舌。宝玉不仅
能感觉到宝钗剧烈的呼吸和心跳,自己下面也有了反应。
宝玉正欲和自己的好姐姐翻云覆雨时,忽听得外面莺儿喊:「林姑娘来了。」
吓得宝玉和宝钗赶忙松开了。两人刚把衣衫整了整,林黛玉便从外面一扭一扭的
走了进来。见宝玉也在,便笑道:「哎呦,我来的不巧了!」宝玉忙起身让座。
宝钗故作镇定,笑道:「这话怎么说?」
黛玉笑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我更不明白了。」
「要来时一群都来,不来时一个都不来。今儿他来,明儿我来,如此错开了
来,岂不天天有人来?不会太冷清,也不至于太热闹。」说得宝玉宝钗绷紧的神
经,这才松了下来。
这边厢薛姨妈摆了茶果,鹅掌,鸭信,叫他们出来吃茶。宝玉见有鹅掌,定
要喝酒才好。薛姨妈命人灌了上等的酒来。宝玉的奶妈李嬷嬷在旁劝着,不想让
宝玉多喝酒。偏偏黛玉偷偷怂恿宝玉放开来喝。薛姨妈也大包大揽的说:「只管
放心吃,都有我呢!也不怕老太太怪罪。便醉了,就跟着我睡罢。」李嬷嬷捡了
个无趣,吩咐小丫头几句,便开溜了。她一走,其他婆子也都自寻方便了,更没
人管束宝玉。
在薛姨妈殷勤的劝酒下,又有黛玉,宝钗两个美人儿在旁,宝玉不觉喝得多
了的,醉醺醺尽兴而归。
回到房里,丫鬟茜雪捧上茶来。宝玉吃了半碗茶,忽然想起今天早起的茶来,
因问茜雪:「早前沏了一碗枫露茶,那茶要三四次后才出色的,这会儿怎么又沏
这个茶来?」
茜雪道:「我原是留着的,刚才李奶奶回来了,她要尝尝,就给她吃了。」
宝玉原本在梨香院吃酒,就被那李嬷嬷推三阻四的,窝了点儿火,这下又听
说她把自己的茶给吃了,那气可就不打一处来了。拿起手中的茶杯往地上一掷,
「豁啷」
一声,碎成齑粉了,泼了茜雪一裙子的茶。因李嬷嬷不在,那气可都撒在茜
雪身上了:「她是你哪一门子的奶奶,你们这么孝敬她?不过是仗着我小时候吃
过她几天奶罢了。如今宠得她比祖宗还大了!如今我又不吃奶,白白养着这么个
祖宗做什么!
撵出去,大家干净!「说着,就要去回贾母撵人。
茜雪以为要撵她走,吓得噗通一声跪下,抱住宝玉大腿:「宝二爷,茜雪知
错了,不要回老太太啊。」另边厢袭人装睡,引宝玉来逗她玩,谁知摔了茶钟,
动了气,急忙起来劝阻。
宝玉在气头上:「我自教训丫鬟,与你无干,你且出去吧。」袭人没辙,出
了房早有贾母遣人来问,袭人忙道:「我才倒茶来,被雪滑倒了,失手砸了钟子。」
打发来人回话去了。
且说宝玉见见茜雪哭哭啼啼的跪在那里。宝玉本也是怜花惜玉之人,看她楚
楚可怜,气也消了。见茜雪湿了裙子,跪在茶钟碎片上,怕她伤着:「别哭啦,
起来吧。」
说着起身拉她,那茜雪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也没成想主子来扶自己,一
下没站稳,整个人扑在宝玉怀里。
宝玉只觉得一阵胭脂水粉的香气扑鼻而来,怀里已经多了个如花似玉的美人
儿。这宝玉身边的丫鬟众多,都是千挑万选过的,姿色自然出众。可巧扶茜雪的
时候,一只手扶在了茜雪的臀部,顿时感觉到一阵结实的弹性。
宝玉本来在梨香院和薛宝钗亲热,无端被黛玉打破了,憋了一肚子邪火。原
本靠酒醉压着,此时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倒在怀里,就像一个大炮仗被点燃一般,
好不容易压抑的邪火腾一下子冒了起来。
宝玉竟舍不得将在茜雪臀部的手挪开,茜雪的臀部比袭人的稍小,但坚挺结
实,有弹性的多。宝玉的手停在上面忍不住用力揉搓起来,。男人放肆的猥亵,
让茜雪感到莫名的兴奋和惊恐,毕竟能被主子看上,是很多丫鬟期盼的事,但丫
鬟们都还把宝玉视作一个孩子,没想到他已经像贾琏一般,开始在花丛中狩猎了。
茜雪怯生生抬起头,却见宝玉淫邪的盯着自己怀里的俏美佳人。宝玉故意让
她退开点儿,却不放开搂腰的手,这样可以欣赏美人儿梨花带雨的俏脸。
茜雪看到宝玉色迷迷的看着自己,脸一红:「宝二爷,不要……」宝玉此时
索性两只手都攀上她的臀部,将十指嵌入浑圆的臀肉里。茜雪挣脱不开,人又害
羞,无奈把脸埋在宝玉怀里。
宝玉淫心荡漾,故意逗她:「你说什么李奶奶吃了去,其实是你自己贪嘴吃
了吧。」
茜雪不知宝玉在逗自己:「真的是李奶奶吃了去的。」
「有什么证据?我看八成是你吃的。」
「真的不是我……」
「那让我好好搜一下,便信你。但如果让我发现是你偸喝的,少不了狠狠罚
你。」
茜雪仗着自己真没喝,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搜就搜,依着你。」
宝玉诱她上钩:「那你把嘴张开,让我仔细看看。」
茜雪怯生生闭着眼抬起头,微启双唇让主子检查。宝玉见她俏脸带泪,唇红
齿白,青丝盘云,哪里还忍得住:「让我尝尝,可有枫露茶的味道。」说着,低
头迫不及待的用嘴封住茜雪的双唇,将自己的舌头伸进美人的嘴里,窜进茜雪香
舌下面最隐秘柔软的部位,肆意的挑逗。男人浓重的呼吸和酒气,来自臀部的桎
梏,让茜雪不知所措,任由摆布,只觉得自己嘴里最私密的部位已被这个男人侵
占了,全身不由得燥热起来。
宝玉兴奋的舌吻着怀里的美人儿,双手不安分的在茜雪身上游走,心里希望
的开发更多的处女地。也不知道和茜雪交换了多少唾液,宝玉才恋恋不舍的把嘴
挪开,舌头拖出一条长长的口水:「哈,好像真的没有偸喝嘞。」
「我告诉你没有喝吗。」
「还没有彻底搜查呢。让我看看衣服上有没有沾到枫露茶。」说着嘴从茜雪
的脸上,耳朵一路向下,滑过雪白的粉颈,攻向茜雪的领口。茜雪马上感觉的兴
奋点从嘴里顺着颈向胸口去了,宝玉每一下浓重的呼吸,都把气吹进茜雪的酥胸
里。「必须里外都好好瞧瞧。」宝玉一边嘟囔着,一边用手拉扯茜雪的领口,嘴
紧跟着开拓新发现的领地。
「啊,宝二爷,饶了我吧……」茜雪只感觉全身燥热就快无法压抑,无奈的
讨饶。
宝玉见时机已到,将茜雪转了过去,从后面紧紧搂住茜雪的娇躯,双手伸进
她松开的衣领,隔着肚兜握住少女坚挺的乳房,贪婪的揉搓起来,伸出舌头在茜
雪耳后舔着,下身在茜雪充满弹性的屁股上不停的擦碰着。茜雪全身躁动,脑海
一片空白,被宝玉予取予求,却不敢反抗,只有不时扭动娇躯。
「衣服上也没有耶,看看有没有滴到胸口上。」宝玉说着就动手解茜雪的肚
兜。
「不要!」茜雪在兴奋中做出反抗,用手按住宝玉的手,试图阻止他。宝玉
脑她在兴头上阻止自己,双手用力向两边一扯,整个双肩都裸露出来了。茜雪全
身一震,被这巨大的拉扯力震蒙了。紧接着,前胸一凉,自己贴身的雪白肚兜整
个被扔到空中,一对坚挺秀美的乳房颤动着弹跳而出,宝玉竟无暇解开肚兜,直
接一把扯掉了。
宝玉从后面搂住上身裸露的茜雪,双手用力揉捏着新鲜出炉的嫩乳。「可要
好好查查,不能走漏了一滴,」说着宝玉捏住了茜雪的两个粉红色的乳尖,不时
向两侧和上方拉提。茜雪少女的敏感乳尖很快便挺立起来。她紧咬下唇,羞涩的
把头往后仰,枕在宝玉肩上,想借此压抑自己兴奋的感觉,却无异把自己的侧脸
和粉颈完全贡献在宝玉的唇齿之下。
此时宝玉的肉棒在茜雪的翘臀上摩挲,已经越来越硬了,宝玉也急躁起来。
他又将茜雪转过来,一手松茜雪的汗巾,一手抓住一个奶子,伸出舌头在茜雪另
一个奶子和胸口乱舔。「真怪,真的没有枫露茶的味道啊。」宝玉玩弄够了茜雪
的胸部,便满足的抱住茜雪取笑。
茜雪满脸红潮,胸脯随着急促的喘息起伏着:「真的不是我……」。
「这可难说,我离开了那么久,有你也喝到肚子里去了。除非……」,宝玉
淫笑着凑到茜雪耳朵上,轻轻的说:「你让我验验你的脏东西,才能罢休。」
「啊,不要!」茜雪惊叫一声,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转身就跑。宝玉扑上去,
一把从身后把她抱了起来。「还没查清楚呢,怎能放你走。」说着将茜雪整个人
压在炕上。茜雪的挣扎和反抗,反而让宝玉更加兴奋。刚才的调情,茜雪的汗巾
早已松了,如今茜雪感到自己腿上的裤子很快的被宝玉扒拉到了膝盖,屁股和大
腿也已感觉的冬天的寒意了。
茜雪跪在炕上,双手撑着床,头被宝玉压在被上,浑圆的臀部高高耸起,裸
露在宝玉的视线之下。好一个雪白的臀部,宝玉不由得直接吟出了两句即兴诗:
千年金雪炫年松;
直上人间第一峰。
宝玉迫不及待的趴上了第一峰,用嘴和舌头吸允着峰上的积雪,慢慢吻到了
茜雪处子的阴户上。茜雪忍受不了私处被男人撩拨的快感,闭着眼把头埋在被上,
娇吟着。
宝玉用舌尖分开茜雪粉嫩阴唇的细缝,上上下下一丝一丝的品味。不久,茜
雪终于长吟一声,阴道里喷出大量爱液。宝玉不慌不忙,趁着酒醉后麻木的神经,
不嫌脏的用舌头把茜雪的体液抹在雪白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上。
茜雪高潮过后,软绵绵的趴在床上。忽然感觉到一根坚硬炙热的硬物顶在自
己的阴户上。「啊~,不要……」可怜此时茜雪连反抗的劲儿也没有了,相反身
体反而有一种迎合的快感。
「雪姐姐,我的万年松可要直上你的第一峰啦,」宝玉不知羞耻的调戏着茜
雪。
肉棒将茜雪两片阴唇向两边撑开,茜雪感到一阵胀痛,但宝玉感到突破处女
阴道强大阻力的快感和给处女破处的征服感。好在刚才已经流出了大量爱液的润
滑,但茜雪还是痛得一双美眸流下泪来。宝玉往后退了退,为这个神圣时刻做最
后准备,然后下身用力向前一挺,卟的一声,夺走了茜雪的处女贞操。
茜雪感觉到宝玉的肉棒插入了自己体内,从私处传来的疼痛迅速想头部冲来,
使她猛的向上挺起,发出一声惨叫。宝玉迅速的用手捂住她的嘴,以免惊动了贾
母。下体的疼痛和无法宣泄的呐喊,全部被封在茜雪的娇躯内,让她颤抖连连。
宝玉趁她上身起来了,抓了只奶子在手里把玩,嘴凑到她脸旁,伸舌头舔她耳朵
和脖子上的汗珠。
「好姐姐,一会儿就不疼了。到时候,我想停,你还不愿意呢。」
茜雪湿漉漉的阴道,确实缓解了不少痛楚。过了一会儿,待茜雪回过神来,
宝玉便开始慢慢的蠕动了。茜雪嫩穴内壁的收缩,让宝玉十分享受,更要命的是
茜雪的肉臀,隔着衣裤已能感觉到的弹性,如今肉帛相见,每一次宝玉的抽送,
就能真实的受用。欣赏着茜雪浑圆雪白的肉臀,在自己的抽送下弹跳颤抖着,宝
玉兴奋的扶住茜雪的腰,抽插速度和力度越来越快。茜雪一手撑着床,一手紧紧
捂着自己的嘴,身体不断承受着宝玉在她屁股上的撞击,身上香汗淋漓,眼泪滴
落在床上的锦被上,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兴奋。不久,茜雪终于忍不住,放开手一
身呻吟,大量爱液再次涌出,宝玉也全身一挺,肉棒死命往茜雪花心一顶,大呼
一声,臀部剧烈收缩。伴随着最后一波痛感,茜雪感到一股滚烫的热流冲进了自
己体内。
窗外,夜静更深,月亮羞愧的躲在云霞后面,袭人静静站在屋外,若有所思。
几日后,茜雪因伺候不周,还是被贾母撵出了贾府。宝玉再也没有机会重上雪峰
了。只是因为家塾就要开学了,免不了要准备和美男子秦钟一起去上学。所以宝
玉并未为意。毕竟这是贾母的决定,而茜雪也不过是一个丫头,宝玉没把事儿放
心上,开心的准备上学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