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歪传】(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15章
第二天。
「基恩!」詹尼一脸悲痛的跑了过来,张重和艾琳跟在身后,看着床上昏迷
不醒的基恩,詹尼竟然『嘤嘤』的哭了起来,她就这么一个亲人了。
「姐姐,别哭了,基恩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不希望看到姐姐这个样子的……」
守在床边的罗琳站了起来,拉着詹尼轻声安慰着,只是她那眉梢的春意,却怎么
也隐藏不住,好在詹尼还是处女,对此并不是十分了解,倒是早已尝过雨露的艾
琳满脸狐疑,时不时的盯着张重看一眼。
张重被艾琳盯得有些心虚,咳嗽一声,拉着给基恩治疗的七级光系魔法师问
道:「大师,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还没醒过来?」
那魔法师叹口气道:「哎,按说,不管是内伤还是外伤,经过治疗后,都会
好起来,人也会马上醒过来。只是……」
「大师还请明言。」张重见状,拿出一袋金币,数也没数就塞进他那魔法师
袍宽大的袖口中。
那魔法师才道:「公爵大人用药过度,我已治好,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至
于公爵大人昏迷不醒,我,无能为力。」
听到张重打听病情,詹尼也被吸引了过来,静静的听着,原本她找算去帝都
找位光系圣魔导过来,但时间不等人,现在也只能将就着了,听到那魔法师说无
能为力,心中一紧,又流下泪来。
「大师,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弟弟,求求你救救他,最少也请大师帮他撑到圣
魔导过来。」詹尼哭着道,我见犹怜,张重恨不得过去搂在怀里狠狠呵护一番。
那魔法师听出詹尼的话中有对他不信任之感,板着脸道:「哼,这位夫人,
别说圣魔导,就是修练光明法则的神域强者过来,都无能为力。」
张重又怎么会听不出詹尼情急之下说错了话,又塞了一袋金币后,补救道:
「依大师在这枫叶城中的声望,说出来的话,自然不会有假。只是这身体、精神
力都未受伤,为何会昏迷不醒?」
詹尼此时也回味过来自己那句话惹恼了这位魔法师,又道:「我一时情急,
说错了话,请大师见谅。」
那魔法师这才点点头道:「人有精气神,这精,指的就是身体力量,这神,
指的就是精神力,而这气嘛,指的就是人的念头,所谓人无杂念,气血通畅,就
是这个意思。」
「那身体和精神力若是受伤,尚可医治,可这念头不通达,却是非外力所能
左右,只有他自已念头通达,气血通畅,方可醒过来。」
「所以,此事任何人,都无能为力,只能靠公爵大人自己了。」
詹尼喃喃道:「基恩到底有什么事,能把他气成这样?」
张重悄悄的和罗琳对视一眼,心中同时松了口气,心道,「若你碰上了,估
计得气死,你这弟弟还有半条命在,心胸也算豁达了。」
詹尼心事重重,没注意张重的小动作,一旁的艾琳却是瞧得清清楚楚。
「看这坏蛋表情,肯定又是他把基恩叔叔害成这样,只是本小姐要是说了出
来,詹尼婶婶肯定也会被他给害了,所以,本小姐什么都不能说。」艾琳眼神在
张重身上游离,瞥了一眼罗琳,马上变得气鼓鼓的,暗道,「别以为本小姐没看
见,跟这坏蛋眉来眼去的,害基恩叔叔肯定也有你的份。哼,没事把胸挺那么高
干什么,还怕别人看不见啊,胸大有什么了不起,骚货!」
「哎,事到如今,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张重心中欢喜,嘴上却叹惜道。
说罢,又主动提出送魔法师出门,那魔法师以为张重是公爵大人子侄,心中
高兴,与张重边走边聊,走了出去。
「家里有个男人,倒是少了很多麻烦。」詹尼看着张重的背影,又看看艾琳,
满意的点了点头。
罗琳道:「姐姐,这里有我守着就好,你别累坏了身子,还是回去休息吧。」
「不用,我要在这等他醒过来。」詹尼一脸固执地道。
「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再说如果我们大家都这么守着,累坏
了身子谁来照顾大人。」罗琳苦口婆心的劝道,同时不停的给艾琳打眼色。
艾琳心里正盘算着小九九,正中下怀,于是劝道:「詹尼婶婶,我们还是先
回房休息吧,等晚上再过来换罗琳阿姨。」
詹尼一想也是,罗琳是基恩的妻子,站第一班岗也是应该的,让两人单独呆
会,等晚上再过来换她,于是点点头,牵着艾琳的手回房了。
罗琳坐在床前,看着基恩沉睡的脸庞,面露复杂之色。
「大人,你也别怪我,在被他那根东西插进去之前,我确实是想着安守本分,
一心一意做你的妻子,甚至在你百年之后,我也不会再嫁,将来与你同葬一处…
…」
「只是…只是…你也太没用了,被他插过以后,我才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
那种感觉,哪怕是死了,我也心甘情愿……」
『吱』的一声开门声响起,罗琳回头一看,却是张重走了过来,俏脸一红,
低下了脑袋,微微颤抖着的双肩,显示着心里的不平静。
「美人,还这么害羞干什么。」张重一把抓住罗琳饱满的双乳,用力揉搓着,
淫笑道。
「你别,别,大白天呢。」罗琳象征性挣扎了下就任由张重胡作非为了,低
着头羞道。
张重双手下滑,按住罗琳的屁股一提,整个人便被提了起来,笑道:「哈哈,
就喜欢你这样的,昨晚操了你一晚上,还是这么害羞。」
「等等,别在这里,算我求求你了,我丈夫在呢。」罗琳被吓了一跳,双腿
缠在张重腰间,双手也搂着张重脖子,不时向着床上的基恩瞟上一眼,紧张的道。
「怕什么,昨晚又不是没在他面前玩过。」张重嘴上说着,心里也不希望给
眼前这位艳妇太大的压力,于是就这样抱着罗琳向门口走去,口中道,「去哪?」
「你,你快放我下来,要是让下人看见了可怎么得了。」罗琳轻轻拍打着张
重的胸口,以表示不满。
在罗琳屁股上甩了一巴掌,张重才恶狠狠的道:「哪个不长眼的下人敢说出
去,老子就把她拉进来一块操。」然后而嘿嘿笑道:「这城堡我不熟,你给找个
地方吧。」
被张重用这种羞人的姿势抱着大摇大摆的在走廊中招摇过市,罗琳羞得把脸
埋进张重胸前怎么也不肯抬起来。只有当张重问路时,才把眼睛打开一条缝,微
微的看了看,伸出纤纤玉指一指,羞道:「这边。」
「这是我平时午睡的房间,你快点,别让人发现了…唔……」罗琳还没说完,
就被张重一把推在墙上,吻住了嘴巴,双手也再次移到罗琳的双乳上。
直到罗琳快要窒息时,张重才松开了嘴巴,沿着罗琳的玉颈一路向下面吻去,
在那尖挺的乳头上舔舐着,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嘟哝着:「真好吃……」
「啊…啊…好吃你就多吃点…啊……」听到张重称赞自己的乳头,罗琳心中
得意,情不自禁的回道。
「就喜欢你穿成这样,嘿嘿,黑丝裤袜。」张重双手在罗琳两片屁股蛋上揉
捏着,两手用力一撕,『黑丝裤袜』就变成了『开裆裤袜』。
「别这样,怎么老是喜欢撕啊,昨晚都被你撕坏三双了,这种料子的裤袜可
不好卖……」罗琳不满的扭了扭屁股,嗔道。
张重伸手在罗琳小穴上一摸,将透湿的手指伸到罗琳面前,笑道:「嘿嘿,
你个骚货,也喜欢老子这样撕吧,看看,老子还没开始操你呢,就湿成了这样。」
「嗯——」罗琳骚骚的『嗯』了一声,一口将张重的手指含了进去,来回活
动着,眼神死死盯着张重,一脸春意。
「好个骚货,这样可吸不干净,你下面那个洞里的骚水多着呢,老子帮你堵
上。」张重再也打持不住了,握住肉棒,对准小穴『噗』的一声插了进去。
艾琳陪着詹尼回到房间后,以晚上还要照顾基恩公爵为借口,好不容易把詹
尼哄睡了以后,『蹬蹬蹬』的跑出房间。
「那个坏蛋这么长时间没过来,肯定有问题,刚才跟那个罗琳眉来眼去的,
这会儿说不定在做什么呢。」艾琳心里泛起一股酸酸的感觉,哼道,「还有那个
罗琳,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自己男人都那样了,还在那勾引男人,本小姐非要
把你的真面目给揭露出来……」
「咦?没人?」艾琳推开病房大门,面带惊讶。
「好啊,罗琳那个骚货,肯定是勾引那个坏蛋去了。」艾琳心中一紧,四下
寻找起来。
突然从一间比较靠近外面的卧房中传来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艾琳心中一动,
轻手轻脚的摸了过去。房门并没有关上,艾琳抬眼一看,只见那罗琳反趴在墙上,
胸前衣物大开,一对饱满的酥胸紧紧贴在墙上,屁股向后高高翘起,张重双手紧
紧握住罗琳的屁股,腰部连连挺动,胯下肉棒在罗琳的小穴中横冲直撞,好不快
活。
「骚货,这么不要脸的姿势你也做得出来——」艾琳心中升起滔天怒意,恨
不得将那罗琳拉出来大卸八块,本能的认为是罗琳勾引了张重。
「美人,你这屁股真是太美了,又大又圆,撞起来弹性十足,你到底是怎么
长得……」艾琳正准备冲进去揭露罗琳真面目时,张重一声淫笑却传了过来。
艾琳一愣,怒意全消,差点哭了出来,心里酸溜溜的想道:「哼,坏蛋就是
坏蛋,本小姐晚昨和詹尼婶婶一起睡,还怕他憋坏了,特意…没想到他却和这个
骚货勾搭上了……」
艾琳心里委屈,双手扶着门框,不知道该不该冲进去,有些痴了。屋内的动
作再次大了起来,等艾琳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摸到了自
己的身上,一手揉弄着乳房,一手在小穴里活动着。
「本小姐才不羡慕呢,哼,就算本小姐自己摸自己,也不给你这坏蛋摸……」
艾琳看着房内的美景,自顾自的想着,一不留神轻轻的『嗯』了一声,吓得赶紧
用摸胸的手紧紧捂住嘴巴。
「我要射了,美人,屁股翘高点,接好——」听到张重压低声音的嘶吼,房
内的罗琳和房外的艾琳同时把屁股高高翘起,同时艾琳手指的动作更快了。
「唔…唔……」在房内二人达到高潮的那一刻,艾琳同时紧捂着嘴巴达到了
高潮,双腿无力的跪坐在地上,留下一滩水渍。
高潮过后,人也渐渐清醒过来,艾琳一阵心慌,生怕房内的二人发现了自己,
几乎没有多想,站起来就跑,一溜烟没影了。
罗琳无力的瘫软在张重怀里,闭着双眼,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突然听到房
外传来一阵急凑的脚步声,惊醒道:「啊——有人看见了?」
「别怕,是艾琳那小丫头。」张重毫不惊慌,双手依然在罗琳身上游走着,
随口道。其实艾琳刚过来时他就发现了。
罗琳急道:「是她?啊,要是她把这事告诉了詹尼姐姐,那可怎么办?」
张重笑道:「放心,那小丫头早就被老子调教得服服贴贴了。」
罗琳心中惊讶,盯着张重看了半晌,突然笑道:「我就说嘛,凭你这家伙的
性格,这么漂亮的小丫头你怎么会送回去,原来早就被你得手了。」
张重听罗琳这样说,心中也是得意,摇头晃脑的道:「也不看看我是什么人,
连你这个人前端庄贤淑的美人我都能搞定,何况一个小丫头,哼哼,告诉你吧,
我救下她的第一天就把她搞定了。」
罗琳听到张重说她『人前端庄』,再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行为,俏脸一红,嗔
道:「呸,什么『人前端庄』,你是想说我『人后风骚』吧。」
「嘿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张重淫笑道。
罗琳羞道:「你没这么说,可你是这么想的,哼,玩女人的手段这么厉害,
还不知道祸害过多少良家姑娘呢。」
张重双手来到罗琳双乳上一阵揉搓,接口道:「要是每一个都长得跟你一样
漂亮,来多少老子就祸害多少……」
罗琳心中得意,嘴上却道:「呸,你这人,就是奸滑,我看,你救下那艾琳,
八成也是自导自演的吧。」
「怎么会呢,不过当时那马车上坐的要是你,说不定我还真就自导自演一回。
嘿嘿,来,我们再来一次……」张重心中却是在惊叹,女人的直觉有时候还真他
妈的准,那卡卡罗特虽然不是他派来的,可在他心里,也是准备适当时候掳走艾
琳的。
云雨初歇,两人躺在罗琳平时小憩的床上,静静的抱在一起。
「你说,这事我该怎么办?」罗琳突然问道。
「什么怎么办?」
罗琳轻轻拍了张重一下,又瞪了一眼,嗔道:「别装傻。」
张重想了想道:「我对那基恩了解得不多,你觉得如果那老东西醒过来后,
他会怎么办?」
罗琳略一思索,有些恐惧的道:「我和我的家人恐怕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哦?有这么严重?」张重有些惊讶。
罗琳叹了口气,道:「你不知道,这老东西原来还在奥布莱恩帝国当伯爵的
时候就是个纨绔子弟,祸害过的女子不计其数,而娶回家的,一百多年来,加上
我,一共也只有六个。」
「他对我们六个非常严格,就连跟别的男人说句话可能就会遭到叱喝,甚至
毒打。」
「听说,那老东西的第二位夫人,就是和府中的侍卫说话时笑了一下,就被
那老东西吊在房里打了三天,最后那夫人不堪折磨,自尽了。」
说完,罗琳有些恐惧的往张重怀里紧了紧。
「还真没看出来,那老东西这么小心眼。」张重心里鄙视了一会,又笑道,
「嘿嘿,昨晚那一幕,只怕是够他受的了,估计也醒不过来了。」
「可万一醒了呢?」罗琳的声音还是带着一丝惶恐。
张重想了想,伸手一抹,从空间戒指中拿一个小瓷瓶,道:「那就让他永远
也醒不过来吧。」
「这是什么?」罗琳惊恐道。
张重冷哼道:「放心,老子不仅是九级战士,还是九级亡灵魔法师,这东西
是老子独家配制的,专门针对灵魂的毒药,就凭那老不死的体质,一滴就够了。」
「毒药?」罗琳身躯都有些颤抖了,「万一被人查出来,那我们……」
「没有万一,且不说这种药只有对灵魂有研究的神域强者才能查得出来,真
要查出来,谁又知道是咱们做的。」张重信心十足的道。
「那我该怎么做?」罗琳颤抖的接过了瓷瓶。
张重这才笑道:「哼哼,呆会你给那老不死的喂药时,放一滴进去,过不了
一会,咱们就可以逍遥快活了。记住,别放多了,一滴就够了。」
「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