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的女英雄】(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丝魂诞生
平行世界的22世纪地球,在这里由于物理法则的变动并不存在类似火药爆
炸的化学反应,所以在武器方面人们依然依靠个人力量,基因技术飞速发展,可
由于不知名原因,女性大多数无法进行战斗类型的基因调整,导致地位低下。由
于基因的不可控性,时不时会出现异常强大的个体凌驾于法律之上,国家的控制
力衰弱,犯罪在全世界滋生。
我站在休息室的镜子调整着自己的比基尼上衣,明黄色的小布料只是堪堪遮
住丰满乳房的三分之二,恰到好处的露出内侧的半球形。我捋了捋小短裤的边沿,
好让它不要陷入深深的股沟,套上黑色及膝长筒靴。
映射在镜子里的金发女郎名为莎莉·朱庇特,有着堪比电影明星的漂亮脸蛋
和身材,但我自己却有一些失落,因为我并不是一个女演员,而是一个欲望女摔
角手,丰盈的肉体并没有很多肌肉,这使我在力量上有一定缺乏,全靠母亲耗尽
积蓄为我进行的体力lv1基因调整,才让我得以走上和她相同的舞台。如今四
十多岁的母亲已经退役,而我也三十二岁了,体力恢复力大不如前,面对激烈的
比赛渐渐力不从心,曾经向往凌然不可侵犯孤高女战士的心情被残酷的现实所侵
蚀,无尽的失败和凌辱在这具成熟美艳的肉体上留下的只有无尽的耻辱,但我也
已经无法退出,为了养活自己,母亲残破的身躯变成了兽人的泄欲工具,而女儿
劳苪在黑暗体操学校的培训也好需要金钱。劳苪是我刚到纽约时被一群混混轮奸
留下的,自然找不到父亲,在这个动荡的社会我自己也不知道当初是如何下定决
心要将小女孩养大,有好几次我都以为自己会饿死在街头。
想到宝贝女儿这些年的辛苦似乎又不算什么了,做了几个伸展运动,主持人
激昂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现在进场的是来自美国的性感尤物,莎莉·朱庇特!」我小跑一段后
翻身跃入擂台,微笑着向欢呼的观众招手,随着近年来成绩越来越差,支持我的
人越来越少了,近期更是因为伤病原因迎来了五连败,幸而传统摔角比赛末落后
取而代之的欲望摔角更注重 观赏性,而我的样貌身材还算出众。
「然后,是她的对手,来自日本的新生代战士,日之本零子!」一个十八岁
的年轻女性飞奔进场,她有着一头黑色的短发,白皙的肌肤,穿着鲜红的运动胸
罩和紧身短裤,苗条健美的身姿迎来了远超我的欢呼声。零子向着观众摆出各种
撩人的姿势直到进场音乐结束,场内气氛都维持着火热的态势。随着社会越来越
腐烂,欲望摔角的规模也越来越大,无数新人涌入,也有无数老人被淘汰。
零子来到场地中央与我面对面,「准备好迎接失败了吗?美国奶牛。」自从
生了女儿之后,我的胸部就不正常地始终处于哺乳期,比赛中时长被对手打出奶
水,所以才有了这个耻辱的称呼。
「别得意的太早,新人,摔角没有你想的俺么简单!」伤病缠身的我显得有
些底气不足,「或许你应该再提升一下自己的女人味,飞机场。」实际上零子D
罩杯的胸部并不算小,只是比起我的G罩杯来说就显得略微寒酸了。
「哼,那就走着瞧吧,摔角可不是看胸部大小的!」随着铃声响起,我为了
取得先机,第一时间冲向对手,跳起来在空中横过身体发起坠落攻击,撞向零子。
表面上骄傲的零子实际上一直小心戒备着,她伸出双臂恰到好处的在空中截
住了我,经过充分锻炼的力量轻而易举地将我举过头顶,然后走到擂台的一角,
猛的将我摔向了擂台柱。
「噢……」我的下巴撞在擂台柱上,震得我牙齿震得生疼,脑袋里也响起了
杂音一时间只能扶住擂台无法动弹。零子乘此机会爬到柱子上飞身跃下,张开的
双腿夹住我的头部,将其重重的撞到地上。
开场仅一分钟的压制,在欢呼声中,裁判开始读秒,「1……2……」我眨
了眨眼努力保持清醒,面部被零子的双腿牢牢夹住让我有些呼吸困难。眼前,紧
绷的红色短裤勾勒出光滑的耻丘,女摔角手有时会故意暴露出性暗示的弱点引敌
人攻击,以增加观赏性。陷入困境的我自然没有放过机会的道理,张嘴咬了上去。
「噢噢!」零子仰起头红唇微张,双腿的肌肉轻颤,压制的力量立刻松了下
来。不过她并没有立刻进行反击,看来是想向观众买弄一下自己的耻态。我深吸
一口气,乘机掐住零子的屁股,奋力挣脱了压制。我滚向一边等待零子再次冲过
来抓住我的头发时,从下往上一记勾拳正中零子的裆部。
「噢叱!」零子发出惨叫,痛苦的捂住再次遭袭的裆部,呈内八字并拢双腿,
露出不利的姿势。我绕到零子背后双手环住她的腰部,使出了德国背摔,零子的
身体划过一道弧线任由肩膀和颈部重重砸在地上。
不过哪怕是我最有威力的一招也没有击倒零子,当她以不逊色于我的速度从
地上爬起来时,我的心就沉了下去。微微露出自信的笑容,这一次日本女孩从正
面发起了进攻,再我侧前方三步的位置右腿快速弹踢,击向我的侧腹,守株待兔
的我及时出手抓住了对手红色的靴子,就在我以为她是过于轻敌时,不料年轻的
新星还有后招。零子左脚踏地腾空而起,扭动紧致的腹部,左腿像鞭子一样抽中
了我的脸颊。两人再次倒地,不过这一次,零子主动受身减少了冲击,而惨遭突
袭的我则暂时陷入了失神状态。
零子肆意弯折我的左腿穿过自己的双腿夹住,形成足四字固,仰倒之后,施
加压力。四条白嫩紧致的玉腿绞在一起,让观众们大饱眼福加倍欢呼,而我苦闷
的呻吟夹杂在其中,就好像人们快乐的佐料。我的左腿在一个月前受到损伤之后
就成为对手集中攻击的对象,一直没能恢复,随着每一场失败,反而伤上加伤。
被关节技锁住之后,我都无法用力挣扎,对手只是稍稍用力,就疼的我直冒
汗。
「真是比我想象中还弱啊,前~ 辈,早点投降如何?」「做梦,嗯啊啊~ 」
零子惩罚性一夹,刺骨的疼痛便让我呻吟起来。
(反正我现在的粉丝也就喜欢看我被蹂躏痛苦的样子。)剧痛令我放弃了抵
抗的想法,丰盈白皙的肉体就这么软趴趴的躺倒在擂台上,刺目的聚光灯下甚至
有些意识模糊。
我足足呻吟了20秒,直到裁判将我们两人分开才得以解脱。酸疼不已的左
腿不断在哀鸣着放弃比赛,但为了保住自己的生存之源,我还是不得不颤颤巍巍
的站起来,但行走间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不协调,我想现在就是个普通人也能轻易
地击倒我。零子很快察觉了这一点,绕向我的左侧,一记下段踢正中闪避不及的
膝盖。
「嗯哼~ 」我侧过身体,防御体态崩坏,胸前门户大开,一对暴露的巨乳立
刻引来了毫不留情的拳击。「呃啊啊!女神……哦哦啊啊!」G罩杯的乳房被击
打得凹陷又弹起,颤动着来回摇晃,乳白色的汁水也随之四下飞溅。我感觉胸腔
里空气仿佛都被打了出来,难以呼吸,想向后闪避,却被抓住了头发,陷入混乱
之中,我无助的用手护住胸部,紧接着腹部就遭到了致命的一击。「啊——」内
脏仿佛绞在了一起,我惨叫一声跪倒在地,而今晚的折磨才刚刚开始。我的手腕
被捉住拉直掰到身后,一只靴子踩在了我的背上固定住,接着,手臂进一步被掰
向身后,带给肩膀好似要折断的痛楚。
「额啊啊啊!」我呻吟着被靴子顶起身体,被迫挺起胸膛,刚才的搏斗中明
黄色的比基尼已经松落了一半,露出右边的乳头,在药物的作用下乳头上没有色
素沉淀,呈现漂亮的粉红色,而现在上面还残留着乳白色的奶水。被迫仰起头的
我正好能从场内大荧幕上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的耻辱模样,「嗯啊,我的乳头,求
你让我,嗯啊啊啊,数千人在看我的,我的乳头啊啊啊啊~ 」尽管感到无比羞耻,
但我知道其实在自己内心深处的一角,也沉醉于这屈辱的状态,因为我眼前的景
色正变得逐渐模糊并染上了浓重的粉红色。
「咕咚——咕咚——」心跳声仿佛放大了无数倍,这是进入耻辱状态的前兆。
在这个世界,当女性受到攻击或是凌辱时,就会逐渐积累耻辱值,当耻辱值
突破临界点,女性会失去90% 的力量并大幅度提升性敏感度。每个人的临界点
不同,但每次进入耻辱状态,都会降低临界点。对于参加欲望摔角的我来说,这
一临界点已经下降到十分危险的地步。
「这就已经性奋了嘛,真是个失格的战士。」零子很快发现了我的异常,她
抓住机会,腾出一只手,握住了我裸露出的乳房,用力揉拧,随着软肉的不断变
形,乳汁也再次被榨了出来。
「不,哦,嗯,咿呀——」我的身体变得滚烫,汗水浸润了轻薄的摔角服,
从嘴里泄漏出灼热的吐息,紧接着小腹一热,透明的汁液溢出短裤边缘顺着大腿
滑下,我彻底进入了耻辱状态。
感觉到我失去力量,零子松开手,一脚踢在我圆润的屁股上,让我面朝下软
软坠落在擂台上。
尽管比赛还在继续,我却知道自己已经输了,我曲起手臂努力支撑起一点身
体,仅仅是如此简单的动作就让我感到力不从心,只能软趴趴的伏在地上喘息,
接下来自己的挣扎将会徒劳无功,只能用这美艳的肉体代替格斗技来取悦观众。
奠定胜局的零子向看台不断招手。献上飞吻,然后翘起自己被红色薄层包覆
的紧致屁股来回摇摆以吸引更多的注意力,对女摔角手来说养眼有时比实力更重
要。在观众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中,她高高跳起来,一口气坐在我的后腰上。
「ehhhhhhhh~ aaaaaa!!!」坠落的冲击再次重创我的脊
椎,我仰起头扶住腰部有气无力的呻吟着,在耻辱状态下,剧痛会带来更多的快
感,比基尼短裤下好似融化一般渗出更多汁水,让我想要去抚摸。
零子骑到我的身上,双手托住我的下巴。「听听你自己软弱的呻吟吧,美国
奶牛,今天我会让你知道日本女战士的厉害!喝呀!」她绞住我的脖子,趴在地
上的姿势让我完全无法反抗,所剩无几的力气随氧气不足而迅速流失,只能如同
死鱼般睁大了双眼,徒劳的张开嘴,原本就白皙的肌肤因为耻辱状态的刺激隐隐
透出粉红色。零子控制着绞杀的节奏,既不会让我晕厥过去,又能带给我闷绝濒
死的苦楚。我认输请饶了我吧,我在心里重复了无数次投降的话语。感觉好舒服,
请更多更多的折磨我吧,同时,受虐带来的性欲也在角落里汹涌澎湃。然而,无
论如何,我从咽喉中发出来的却只有沙哑的呜咽。过了一分钟,当零子松开双手
时,可怜的我翻着白眼几乎晕过去,下体的括约肌一松,金黄透明的尿液便透过
比基尼涓涓流出。
「finishher!finishher!」观众们兴奋的呼声海啸般
响彻全场。在欲望摔角的规则中,比赛只有一种方式结束那就是败者在擂台上受
到最直接的性侵犯,为此才要先将对方的反抗意志完全瓦解。
零子按下擂台柱上的机关,从地下打开的储藏柜中可以看到皮鞭,蜡烛等情
趣道具,她从中取出一件装有粗大的紫色假阳具的短裤穿在身上,高高翘起的阳
具上遍布着凸起的颗粒,还有专门刺激G点和阴蒂部位,我知道这东西的威力,
但身为女性在这个黑暗的时代只有随时做好被侮辱的准备。「接受战败的命运吧,
女战士。」零子自己也只是个随时可能被其他人凌辱的柔弱女战士,在这个黑暗
的时代,她只能自欺欺人的在下流的表演中尽量保留一点尊严。
零子褪下我的比基尼,湿透的小布料上除了尿液还混杂着大量雌性的蜜汁,
和多数女摔角手一样,我的下体早已经过除毛处理,显得白净光滑,粘着的液体
反射出淫靡的光泽。
(又一次,失败了。)我仰望着擂台顶上的灯光,意识还未完全恢复,任凭
自己的大腿被托起反折,呈V字形张开,在数千观众面前露出自己最私密的部位,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身为一个女人还是感到羞耻,下意识的扭动身体,可
这也仅仅只是让我硕大的胸脯和臀肉微微晃动而已。零子轻而易举地控制住我,
挺起腰肢,巨大的异物缓缓分开紧闭的阴唇侵入潮湿的体腔。硅胶假阳具的尺寸
要比普通人大上不少,而由于有效的收阴运动和药物早已在欲望摔角的选手里普
及,我的阴道根本不像是生产过的妇女,极具弹性的褶皱紧紧包裹着假阳具表面
的每一个凸起和凹陷,贴合紧密的摩擦只是几下就让处于耻辱状态的我又一次迎
来高潮。
「nnnnnnnaaaaaa——不,不要看,aaaaa——」零子拔
出阳具,气味浓烈的骚水顺着裂缝流到地面上。日本女孩犹豫了一下,理论上,
比赛可以就此结束,但观众们显然不想就此罢休,在海啸般的催促声中,她不得
不将我挂到擂台绳上翘起肥硕的臀部,将将假阳具再次插入我体内。
「nnnn,aaaa,太大了,hieeeaaaa,顶到我身体里,e
rrrrrrrr……」尽管内心还有抗拒感,但身体已经敏感的无以复加,随
着擂台绳上下起伏,淫水不断挥洒出来。
似荡妇一般的淫声浪语,回荡在擂台上,零子在羞耻之余也有着一点不屑,
日本女孩自己也曾被击败「惩罚」过,那时候尽管无力抵抗,她还是表现的像一
个真正的日本女战士,竭力收紧自己的阴部,压抑令人羞耻的呻吟,以凛然不服
输的话语做出最后的抵抗直到女性身体的本能彻底击溃意识。
「看来你相当习惯啊。」降低了对对手平价,零子毫不留情的加速扭动腰肢,
布满汗液的光滑肌肤在灯光下反射出美丽的光泽,作为一个女摔角手她有自信自
己的腰部力量要远超普通男性,可以狠狠的惩罚眼前这个淫荡的美国女人。
「eeeeee,eeeee!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是,mmmmmnn
nnnnn,太激烈了,eeeeeooooooo。」零子的话语戳中了我矛
盾的心理,随着越来越多的失败,我渐渐失去了对败北的恐惧,从最初以女战士
的身份迎接挑战,到如今身不由己每次都被对手蹂躏,我甚至觉得后一种才更符
合自己受虐的本性。但是,成为女摔角手的初心至今也还没有遗忘,自己是希望
成为一个英姿飒爽的女战士,而非现在这副柔弱受虐的样子。
「我看了两个月前你和今日子前辈的比赛,那时候蹂躏今日子前辈胸部的气
势哪去了?你不是看不起日本女战士的胸部吗?这对淫荡的大奶子可不像是摔角
手该有的!」受到气氛影响,零子也变得更富侵略性,她扯掉我那早已失去作用
的比基尼胸罩,用力抓住两团白净的乳肉,让十根手指深深的嵌了进去,散发着
香气的乳汁像喷泉一样被挤了出来。
我的呻吟变得更加高亢,更加淫荡,或许那是个时候今日子就是这种感受,
不知为什么我想起了那个和自己差不多同期开始比赛的日本女子。上原今日子性
格温和认真,可惜实力不济,年轻时在欲望摔角的赛场上就败多胜少,凭借不服
输的意志才获得不少支持,可惜今年以来排名垫底,又受到几个嗜虐的欧美女摔
角手额外照顾,终于在两个月前不堪凌辱而退役,自后一场比赛她只是被击中一
下胸部就进入了耻辱状态,然后在赛场上被虐待了一个小时。
「叫吧,叫吧,让观众们看看美国女人淫乱的样子!」零子减缓了抽插的频
率,但每一下都将粗大的假阳具送到我阴道的最深处,并在龟头尖部破开子宫颈
的时候再次发力,撞击在花心之上,时不时受到刺激的a点和g点更推波助澜的
将我接二连三的推上高潮。
「嗷嗷嗷嗷!太深了,啊,到子宫里来了,又要去了,又要去了!嗯啊啊啊!」
阴道括约肌强有力的收缩中,我的思维一片空白,全部意识都沉浸在性高潮
的强烈快感和极度幸福中晕了过去。零子对沉浸在余韵中一脸淫乱表情的我不屑
的摇了摇头,一只脚踏在瘫软的女体上,宣告了今晚的胜利。随之响起的是这个
堕落世界并不罕见的充满荷尔蒙气息的欢呼声。
比赛结束的一个小时后,我所在的休息室门被打开,一个鼻子如同鸟嘴,肥
胖如企鹅一样的男人走了进来。体力尚未恢复的我此时还没洗澡,赤裸的身体上
满是汗液和自己的淫水。我颤颤巍巍的直起身体,「你好,老板。」男人名为奥
斯瓦尔德,是本地最有势力的黑帮老大之一,同时也是「欲望摔角」主办方之一,
拥有惊人的财富和力量,心狠手辣,别称「企鹅人」。
「你又输了,这是连续第几次来着?五还是六?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宝贝。」
「我,对不起,老板,下次我一定会表现的更好。」企鹅的微笑看上去和普
通奸商没什么不同,但轻信的人早已找不到尸体。
「更好?下次比赛你一定能赢?」「这,我会尽力,不,一定会赢得比赛。」
「不要害怕,莎莉宝贝。」企鹅的右手顺着我的脸颊轻轻滑过,「你的状态
我也知道,不会让你做出什么勉强的事情,毕竟,你看,我是一个还算体恤部下
的好老板,不是吗?」企鹅给选手开的薪资并不算低,对小俱乐部的女摔角手很
有吸引力。
「是的,我,我也一直十分感激。」希望他不是要开除我。
「所以说,」企鹅触及我胸口粉色的葡萄细细揉搓,然后将沾上乳汁的手指
放进嘴里。他满意的欣赏着女摔角手微微颤抖的样子,「我为你安排了另一项工
作。」「不,啊,不是,那个,我不想成为妓女,我是说……」我不知道自己是
否该拒绝他,变得语无伦次起来,大都市的嫖客都不是什么正常人,有时还会出
现奇怪的基因调整器官,再加上毒品泛滥,妓女被玩弄致死的几率相当高,要不
是人造人性奴的生产,女性的数量早已不够消耗。
「不,不,不。」企鹅笑着摇了摇手指,「并非你想的那样,你的新工作不
是用你的屁股对准男人,而是用拳头。我要你成为一个女英雄。」「女英雄?」
莎莉有些不知所措,「你是指像蝙蝠女那样?」蝙蝠女是这个城市的传说之
一,以女英雄之身秘密打击罪犯。在美国女性的身份地位高于其他地区正是因为
一群蒙面女英雄的活跃。可她们应该是企鹅的死对头才对。
「你真聪明,宝贝。」企鹅从提包里拿出一件制服,「就像是蝙蝠女,不过
你的称号,叫做丝魂。」企鹅手上是一件明黄色半透明的连衣裙,我可以想象自
己穿上它的样子,那会让男人的目光流连忘返,事实上几乎所有女英雄都穿的比
妓女更诱人犯罪,据说这是为了分散敌人的注意力,以及防止自己被抓住的时候
被立刻杀掉。
「老板,我很乐意完成您的指令,但是我的实力……」「当然了,你的对手
都是我安排好的,丝魂的战斗会 恰好 被媒体拍摄下来,作为广告宣传。等你
出名之后,你身上的制服,靴子,首饰甚至战斗地点都可以用来做广告。你不会
让我失望的,对吧?莎莉宝贝。」「……是的。」在企鹅的目光下我没有拒绝的
勇气,于是哥谭市新的女英雄丝魂诞生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