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的女英雄】(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丝魂:被按摩棒蹂躏的骄傲
接下来就如企鹅所安排的,我开始了自己的「女英雄」生涯。丝魂打败了一
个又一个安排好的「歹徒」,上了各种媒体的娱乐版面,当然也上了各种色情网
站,据说某个色情网络游戏还添加了丝魂的额外角色,堕落女英雄视频网站上也
有了cosplay的强奸视频。看着屏幕中在蒙面男子身体下婉转呻吟的假丝
魂,身体会产生异样的感觉。
说实话,我并没有想象中的讨厌这个工作,我是说,即便是安排好的,我还
是挺喜欢成为女英雄的感觉,甚至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会按照自己的意愿锄强扶弱,
成为像蝙蝠女那样真正的正义而圣洁的女英雄。当然现实里不会都是好事,在表
演中,被「歹徒」殴打陷入危机的部分有些讨厌,那些男人总是乘机对我的身体
上下齐手,而令人羞耻的是,我的身体也在这紧张的情况下做出反应,好几次战
斗结束接受采访时半透明的短裙下都是湿透的,所幸丝魂的制服里包含了高跟靴,
我才没有进入耻辱状态。在这个世界,高跟受到月亮、狩猎与处女之神的阿弗洛
狄忒祝福,女性脚踩高跟艰难狩猎的凌然姿态将会大大加强对耻辱状态的抗性,
这也是大多数女战士穿着高跟靴的原因。双脚与地面间的夹角越大,抗性越强,
可是那也意味着行动受到更多限制,据说有一个被称为猫女的盗贼能够驾驭超过
80度的女奴高跟靴,而我至多只能坚持到45度而已。
欲望摔角方面,我继续保持着连败纪录,企鹅减少了我出场的次数,不过,
依靠丝魂的代言收入已经足够支撑开销,一切看上去都进入了正轨,直到那一天
为止……
那天我再次接受到捣毁盗贼团伙老巢的任务,之所以是捣毁,而不是擒拿,
一方面是为了「盗贼」的重复利用,另一方面则是和企鹅合作的警方本身也不愿
意拘留太多罪犯,阿卡姆疯人院里无论何时都是人满为患。这次的任务地点位于
临近海边的一座废弃化工厂,踏入其中时,各种化学原料和半成品散发出的难闻
气味让我只想早点离开。
推开三号厂房的金属门,几个男人正在堆起的杂物上打牌,花花绿绿的头发
和纹身对现在哥谭来说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但情况还是有点诡异,这几个男人的
肌肉看上去十分发达,可能拥有力量lv1甚至之上的能力,这对我来说是不可
能战胜的。一般来说,企鹅安排的对手会「恰到好处」,一个全身肥肉看上去强
大实则并未进行过基因强化的男人又或是几个打扮香艳的女贼,在战斗中,让丝
魂会陷入被蹂躏的危机最后再反败为胜以此吸引群众的目光。
(这么晚了这个地方也只有企鹅的人会来,或许他想要点更夸张的表现手法?
好吧,这只是演戏,别紧张,莎莉,你能做好的。)我双手叉腰摆出女英雄
的经典pose,作为战斗准备来说这个姿势蠢极了,但作为展现魅力的一环,
叉开的双腿和高高挺起的胸部足以吸引男人们的注意力,「你们的恶行就到此为
止了先生们,将偷盗的钱财交出来,否则丝魂会让你们尝尝女英雄的厉害。」
几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一个长相凶狠的竖着莫西干发型的大家伙站了起来,
这时候我才发觉他足有1米9的身高,「小婊子居然送上门来了,我们会让你后
悔多管闲事的。」
说辞与计划的一样,我稍微安了点心,话说回来,事到如今也没办法退缩,
这里还藏有摄像头,会将影像资料传给企鹅。我祈祷着不好的预感只是错觉,架
起双拳放在胸口,除了准备格斗,也有遮挡胸部的意思。从刚才起几人就将目光
放在我若隐若现的胸部上,由于轻薄的明黄色牛奶丝呈现半透明的形态,加上企
鹅要求我不能穿胸罩,每一个靠近我的人都能将完美的半球形和凸起的乳头收入
眼底。在基因技术发展之前,这样巨大的乳房如果不穿胸罩会严重的下垂,不过
现在除了超过I罩杯以上的的人造性奴,下垂的问题就再也没有困扰过女性。
男人们从四个角落将我包围,我来回转动目光警戒着,即使只是演戏,我也
需要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位于身后男子率先袭击过来,我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并及
时转身,他比我更高更壮,但缺乏技巧和敏捷。擂台上的生涯并非虚度光阴,我
看准来势,抬起左手准确的捉住他的手腕,接着扭动腰肢,顺着惯性将他牵引至
侧面,飞起一脚踢在他后腰上。还来不及确认战果,第二个人的手掌已经按住了
我的肩膀,力量十足的五指嵌入我的皮肤,普通女孩子恐怕要叫出声来,我咬紧
牙关忍住疼痛,乘着对方招式用老,抓住手臂用力跳起,一双玉腿像蛇一样缠住
他,向地面摔落。这招在擂台上很有效,牢牢地锁住了敌人的行动,想要脱出必
须用手臂对抗我双腿的力量。但在现实中如果不是一对一,就会让自身处于毫无
防备的状态。之所以使出这一招,是因为按照「规矩」这种情况会给我带来一段
喘息的时间,短裙随着我的动作飞舞起来露出洁白的大腿根部,这不但是对对手
的福利,也是服务于宣传影像。
「怎么样,动不了了吧,在我丝魂美腿的绞杀下,几秒钟就能让你晕过去。」
这台词我自己也不信,但说出口时却有一种油然的满足感,「想投降就趁现
在了,恶棍们。」我紧了紧埋在我胸口的手臂,黑色的高跟皮靴的确扣在男人的
脖子上,可对方抵抗的力量超乎我想象,根本无法对其呼吸造成影响,这更加确
定了我之前对其实力的猜想。无用归无用,我作为女英雄已经越来越入戏了,因
此还是努力夹紧自己的双腿,表现出自己的进攻欲望。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男
人来到我身边蹲下,在我开口之前,他将手指按在了我的阴阜上,隔着薄薄的一
层黑丝来回抚摸。
「嘿,你在干什么!」虽然我很希望这是一次意外,但很显然这不是,手指
从阴阜向下滑动陷入细缝里,稍稍施加压力就分开了两片大阴唇触及了里面敏感
的小阴唇。
「住手!你不能碰我的那里,这违反了规则!」
「哦,亲爱的丝魂,规则是会改变的,BOSS想让表演变得更性感更诱惑
一点。」
「什么,喔~ 」来回抚摸的手指抵在了我的阴蒂上轻轻颤动,让我的身体略
微兴奋起来,我尝试翻动身体却依旧无法摆脱手指的骚扰,有几次甚至顶入了半
截手指,弹性良好的薄丝内裤在我的肉壁上留下淡淡的摩擦感,这带给我更多的
羞耻,而眼前这个男人显然乐在其中。这种性骚扰的状态下,我能够发挥的力量
不足平日一半,被我锁住手臂的男人很快察觉到了这一点,他的手腕转过180
度从我手里滑脱。就在我暗呼不妙之际,丰满的乳房已经被五指牢牢扣住,柔软
的乳肉深深地凹陷进去,带给我一阵痛楚与快感。
「呃啊啊~ 我的胸部~ 」男人抓住我的乳房来回拉扯,我想抓住这只胡作非
为的脏手,然而却突然发觉剩下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已经将我的双臂捉住向两边扯
开。
「陷入大危机了啊,英勇无比的女英雄,你现在应该想想怎么在这种姿势下
反抗了。」男人骑在我的腰上,举起拳头然后狠狠的击打在我的乳房上。
「哦——」我仰起头发出痛苦的呻吟,丰满的乳房几乎被压成肉饼,紧接着
又弹起,在透明的黄色制服下不断起伏。男人的铁拳雨点般落下,而我的双手被
控制住,只能毫无防御的让圣峰遭受蹂躏。
「额啊啊啊啊啊~ 」乳汁不断从饱满的乳房里挤出,濡湿了黄色的制服紧贴
在肌肤上。
「嘿,兄弟们,看哪,这个婊子一边被打一边上面下面都湿了唉。」
「啊,真的哎。」
「哪里哪里,给我也看看。哈哈,真是个婊子。」
左右两人一个接一个掰开我的大腿,触摸我被浸润的薄丝内裤,最后一个人
摸了几下后一时兴起更是拉扯起来,这种半透明的薄丝内裤为了节约成本,结构
强度甚至不如丝袜,不一会儿就变成碎片,而我潮湿的性器也就此暴露在几个恶
棍的眼中。
「不要!放开我!」我胡乱蹬踏双腿,扭动身体挣扎,然而这一切只是白白
地浪费体力。
「eeeehhhhhh——」这一次男人的拳头落在了我的胸部下方,强
大的力量透过我软弱的身躯将胃搅成一团,酸辣的消化液流过食道被吐了出来。
「不——哦哦哦——」我从未感受过如此强大的力量,欲望摔角里的几个著
名女性选手恐怕也不及眼前的男人,更何况对方并未实行香艳的凌辱而是彻头彻
尾残忍的折磨。
「ehhhhh,快住手,我受不了了,ehhhhhhh——」在又一次
蹂躏了我的腹部之后,男人终于离开了我的身体。
「呜——」我捂住腹部,侧着身体蜷缩起来,这个姿势让我的光洁的臀部和
失去内裤遮掩的股沟暴露出来,从某个男人的角度甚至隐隐能够看到粉红色的肛
门。同样拜基因技术所赐,没有了色素沉淀,女性的肛门变得漂亮了许多,也脆
弱的了许多,因为肛交发炎的妓女数不甚数。
我软弱的样子引得男人们阵阵发笑。「女英雄丝魂,今天真是让我们哥几个
见识了啊,你不是对付三五个男人不在话下么?现在怎么这副下贱的样子,是骚
屄痒了想让我们干你么?」
「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们,我们自然是女英雄的对手,区区恶棍啦,哈哈,轻轻松松的把我们
收拾掉如何?丝魂。」
「你,你们不是企鹅的人?!」
「哼,总算还不是像母猪一样笨,不过,现在才发现,差不多也可以算作母
狗了吧,刚才是不是很舒服?你这个淫乱的母狗!」
「住、住嘴!」经过这些日子,丝魂对我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称呼,
而是变成了荣耀理想的象征,所以无论自己有多么软弱,在身为丝魂的时候,我
都想要勇敢的面对耻辱。
我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重新摆开架势,「我,我还没有输呢!」双腿的赘
肉微微颤抖,表现着我的无力,不过至少,我重新站了起来。
「哦,有意思有意思,不过,这完全没用啊!蠢女人!」男人上前两步,一
脚踢向我的小腹。
「Nnnnnnnnn」我捂住小腹退后两步,弯曲的膝盖差点跪到地上,
但还是坚持站立住了,我在心里为自己感到骄傲,或许我的肉体很柔弱,但精神
却如同其他女英雄一样坚强。
「呀呵,这婊子还真倔强啊。」另一个男人抓住我的肩膀将我摆正,然后一
拳打在我脸上。
(呃,不会屈服的——)心里想着坚持身体却已经不受控制,耳鸣目眩的我
摇摇晃晃的眼看就要摔倒,另一个人插住我的腋下接住了我的体重,稍稍支撑了
一下后,又是一拳打在我另一侧脸上。
「Mmmmmm——」就这样我像是沙包似得在四个男人间传递,剧痛时而
来自于脸上,时而来自于胸口,时而来自于小腹,不知为什么我想到蝙蝠女也会
像我一样被这样蹂躏吗?毕竟她也是没有超能力的女英雄,一定会遇到超出实力
的强敌。
殴打持续了不知多久,最终,当我摔倒在地上时,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缠上了无数胶带,两只前臂被绑在一起固定在
头上,露出腋下,现代女性就连那里也光洁如白玉一般,过去有几个强奸犯就喜
欢闻我那里的骚味,下半身,双腿呈M形固定充分打开,好似要展示般强调着粉
色的裂谷。
「唔,呼——」我感到一个坚硬的物体接触到阴唇,颤动的双唇里吐出微弱
的呻吟,他们想要强奸我,意识到这一点后,我心里有害怕,有羞耻,又有些遗
憾,遗憾的是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了,作为女英雄被强奸的第一次,如果是清纯的
处女或许会更添几分凄凉悲剧的色彩。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不对,顶在我阴唇上的
东西并没有温度而且硬的有些过分了。下一秒,「滋滋滋——」伴随着电子颤动
音,下体遭受到了突如其来的凶恶冲击。
「yiiiiiiiiiaaaaaaaaaa——」从我口中发出的娇喘
变成了高昂的叫声,剧烈地刺激着男人们勃起的下体。
「哈,好剧烈——nnnnnn——不要,拿开——yiiiiiiiia
aaaaaawwwwwwwwww!!!」
此时我已经注意到了折磨自己的元凶,那是一个白色的巨大按摩棒。在听到
我的求饶声后,按摩棒不退反进,以大阴唇的里面为目标一下子塞了进去。开到
最大档的按摩棒强行埋入其中,从外边就能观察到翻开的粉色阴唇,膨胀得恰到
好处的肉瓣一边颤动一边被挤的变形。(这群可恶的罪犯,为了欣赏我的耻态,
一定会更加疯狂的折磨我,怎么办我,我必须逃出这个陷阱,只要能跑到街上的
话——)
「停,yiyaaaaaaaaaaaa,停下嗷嗷嗷嗷——」伴随着苦闷
的娇喘声从肉穴和按摩棒之间飞散出的爱液在地板上大量积蓄,简直就像撒尿一
样,但是颜色不同,闻味道也不是潮吹,散发着酸甜的母臭。(这个味道,咿呀,
作为女英雄只会感到丢人,但是……男人会喜欢吧,就像那个采访时一直靠的我
很近的记者,一定是想要凑近了闻吧。——嗯啊啊啊啊——)
「要,wuaaaaaaayiiiiiiii,要坏掉了!ehhhhh
hhaaaaaaa!!!」脑海中想要逃跑的意识不断被快感打断,我无意识
地伸出舌头,感觉整个身体,腰、乳房、臀部都在按摩棒的支配下,丰盈的肉体
像上岸的鱼一般活蹦乱跳。眼前的景色不知不觉已经染上了浓重的粉红色,就连
女神对高跟靴的祝福也无法阻挡我成熟敏感的身体进入耻辱状态。在高亢的呻吟
声中,我一连迎来了好几波高潮,紊乱的呼吸完全无法控制,甚至产生了一定的
窒息感,就连将注意力集中到侵犯我的人身上都做不到。而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莫西干发型的男子,一边持续用按摩棒捣烂我的小穴,一边从裤子里掏出腥臭的
鸡巴撸了起来。女英雄翻起白眼,口水直流的样子成为他满足自己施虐欲望的粮
食。
因为连续高潮的原因,可以清楚看见我的大阴唇肥大了许多,与主观上感受
到折磨相反,我的屁股自然而然的摇晃着,潮湿温热的淫穴肉鼓鼓蠕动,就像是
我自己想要把按摩棒更深地夹进去一般,震动从私处扩散到尿道口,接着又在膀
胱和子宫中回荡。「yyyyyyyyyiiiiiiiiiiiiiiiii
aaaaaaaaa」我发出不似人类却像是母猪的叫声,身体的开关被完全替
换改变,渐渐地丧失理性,在短时间内变成一个只会追求高潮痴女。
 「哇咦咦咦咦以哦哦哦哦哦阴蒂已经一呃呃呃呃呃呃女英雄不要咿咿咿咿咿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无视我女英雄的骄傲,眼泪、口水,连同着尿液和淫
水终于一口气的爆发出来,不仅是在身体上也在心灵上击垮了我。
「表情真棒,我也要来了,给我接好啊,臭婊子。」眼前的男人射出大量精
液,连绵着完全不似一个人的分量,在我的胸上、肚脐上、腋下、充满爱液的私
处和敞开的大腿内侧,到处都能感受到温热滑腻令人恶心的白浊精液。
「呜呜——呼呼——呜——」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半昏厥的我从嘴里漏
出喘息和娇吟声,而在这个仓库中同时响起的还有其他女人的呻吟声。我努力维
持着从一片空白中缓慢恢复的意识,吃力的转动着眼珠,只见在数米远的地方同
样有三个女人正在被强奸,从她们独特的好似体操服的连体紧身衣上,我轻易的
认出了她们是来自日本的女贼——猫眼三姐妹,看来这次企鹅原本安排给我的对
手就是她们,只是在我来此之前就已经成为了这些男人的俘虏。
「嗯~ 啊——泪,小泪姐姐,救救我,屁股,屁股,啊啊啊!」发出求饶声
的女孩身着橙色紧身衣,叫做来生爱,她是猫眼中最小的一个,十六岁,还是高
中生,比起两个姐姐她娇小的胸部没有那么丰满,但挺翘的臀部却足以凸显出女
性特征,配上黑色的短发和可爱的面容,有着健康与活力的气息。只是现在这个
美少女无法露出青春的笑颜,因为她的屁股上棉纶紧身衣已经从中间被撕开,露
出她引以为傲的光洁的臀部和深深的股沟,一根粗大的阳具正毫不留情地插入她
的菊穴,每一次进出都会将肉壁的伤口撕裂,带来阵阵剧痛。
「怎……嗯,啊,怎么会这样……,快住手,啊——」在她左面,身着紫色
紧身衣的是猫眼三姐妹的大姐来生泪,她有着一具熟透了的诱人胴体,黑色微卷
的长发以及看上去极具媚态的东方熟女面貌,凭着魅惑的天赋,她在猫眼的行动
中一般是担当色诱情报的工作,不少男人就是在甜美的肉体陷阱中丢失了收藏的
宝物。泪的的紧身衣开口要比两个妹妹都低,露出整个肩部,领子的下沿堪堪遮
住没有胸罩掩盖的乳头,肿胀凸起的形状比起全裸别有一番风情。与此同时,雪
白的胸脯随着她不断摇晃,好似要从紧身衣里跳出来一般。
「想要强奸的话,对着我来就好了,嗯嗯,请,请放过我妹妹,她还是个孩
子——嗷嗷嗷嗷——」来生泪向妹妹伸出一只手,但很快便不得不放下来支撑自
己摇摇欲坠的上半身,这短短2米的距离好似永远无法跨越,因为她也同样像母
狗一样趴在地上,承受着从身后不断贯穿自己肉穴的折磨,远比妹妹肥硕的96
cm美臀在凶狠的撞击下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你还有空关心别人啊,臭婊子,看来是对你太温柔了。」强奸来生泪的男
人举起手重重落在她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额啊啊啊啊啊啊——」比被插入小穴时还要激烈,来生泪全身都颤抖起来,
壶里的蜜汁拼命从阴茎与阴唇间的缝隙向外渗出,显然只这一下就让这个性感的
熟女盗贼高潮了。
「哼哼,看你还嘴硬。」男人不由得得意起来,之前战斗时他就发现了这个
女人动作里的不协调,防守和躲闪时都会刻意的注意到自己异常丰满的臀部,一
试之下果然发现这里就是她的弱点,仅仅只是抓了两下,这个贱女人的力气就小
了一大半,现在看来,何止力气变小,这是直接高潮了啊。一时兴起的他接连对
着来生泪的屁股猛拍,眼看着胯下原本还一脸坚强的女人,像痴女一样嗷嗷乱叫,
乳臀并颤,他哈哈大笑起来。
「可,可恶,你们这群混蛋,有种就对我来,嗯那你你那啊啊啊啊——」二
姐来生瞳话未说完便品尝到了同样的耻辱,嘴上说的再坚毅但无奈屁股却是猫眼
三姐妹共同的弱点,在罪犯的拍打下,潮水般的快感涌入脑中,瞳努力开口,却
连语言都无法好好组织,倔强的话语间夹杂着淫乱的呻吟,口水也不受控制的流
到地上。
「什么来自日本的神秘女贼,都是一群肥臀母猪嘛,哈哈哈哈。」
「住,哦哦哦哦哦哦,住嘴呀啊啊啊啊啊啊……」来生瞳美丽的双瞳里流下
了屈辱的泪水,要不是被发现了屁股上的弱点,习得了一些女忍体术的她不会如
此轻易落败,可现在被汗水和精液浸润的天蓝色紧身衣变成了淫靡无比的透明状,
为了展现自己美丽身体的吊带露背设计也只会给人以下流的映像。
「小瞳姐姐,啊啊啊啊啊啊!」很快来生爱加入了被蹂躏臀部的队伍,不过
其耻态比起两个姐姐却已经好了许多。原来猫眼的力量源自于她们腰间的魔力腰
带,变身成猫眼后,魔力就会形成棉纶紧身衣对其身体进行保护,阻挡三次利刃
的切割伤害,并对敏捷有所加强,然而紧身衣对类似拳头的钝击与类似长枪的穿
刺都没有防护能力,所以在本次战斗中并未起到完全的作用。并且,猫眼紧身衣
有着致命的弱点,随着穿魔力紧身衣的时间变长,臀部会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
敏感,28岁的来生泪如今臀部的敏感度甚至已经超越了阴蒂和G点,普通情况
下都只能尽量保持站立,否则哪怕是隔着丝袜与座椅摩擦也会大大刺激性欲。
猫眼们大量倾泄出的淫水散发出浓烈的骚味弥漫在空气里,即便是女贼这样
下场也未免过于凄惨了,我趴在地上泛滥着无聊的同情心,(如果我是个真正的
女英雄,现在就应该去救她们,就算力量微薄,也……)我尝试用手肘支起身体,
然而还不待我进一步进行不服输的努力,身后的莫西干头就将我的身子翻了过来,
我看到了他的阴茎,和其他男人一样,是那么的丑陋,隐隐能闻到一股臭味。
(我在他眼中就是一团可以随意揉捏的软肉,)我厌恶他,更厌恶这个世道
对女性的不公,他揉了揉我的阴唇,阴道收缩了一下,我为这下贱的身体感到气
苦,很快,仓库里响起了第四个耻辱的呻吟声,与前三道交织在一起,久久不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