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猎奴之狐妖小红娘】(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集
月红大战四百年后
「岂有此理!」名贵的檀木桌子在承受了涂山雅雅含怒一击后,轰的一声四
分五裂。
深棕色的头发变成了蓝色,眼眸也随之变为红色,强大的妖力向四周涌出,
坐在一旁的涂山容容脸上的淡淡微笑也不见了。
「主人……好棒……插到子宫了……要去了……啊啊……」在涂山容容和涂
山雅雅的面前的电视里,身为蛭妖之王的翠玉灵正被一名身材微胖的男子,以小
孩撒尿的姿势抱在怀里,双手握住自己挺拔的玉乳,手指捏着自己的乳尖,一丝
丝乳白色液体从指间流出。
男子披着一气道盟的上衣,赤裸着下身,一根粗壮黝黑的肉棒,在翠玉灵的
屁股抽插着,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男子的每一次插入,都会使翠玉灵高声淫叫
一声,抽插了几百下后,男子的屁股猛地一阵抽动,两颗鸡蛋似的卵蛋一阵收缩。
「主人的精液……进来了……好烫……」翠玉灵无力的往后靠在男子的身上,
撅起红唇向男子索吻,男子也没有客气,狠狠吻上翠玉灵的红唇,两人亲了三分
钟后,男子才收回自己的舌头,对翠玉灵说道「灵奴,替主人清理一下,主人的
宝贝。」翠玉灵低眉顺眼的回道「是,主人。」说完,翠玉灵从男子身上下来,
正襟危坐的跪坐在男子两脚间,玉手绕过男子的屁股,按住男子的臀瓣,红唇微
张,脑袋向前倾,将男子的黝黑肉棒吞入嘴里。
男子轻抚翠玉灵的秀发,淫笑着道「我知道你们水蛭精的吸血能力强,可没
想到你们的吸精能力也强啊。」翠玉灵吐出嘴里的肉棒,巧笑倩兮道「得到主人
的夸赞,是我们性奴的荣幸。」说完,又赶忙的将男子的肉棒吞进嘴里。
男子看向镜头,「尊敬的涂山之王,在下是一气道盟的新任盟主何浩,你们
妖族的四大妖国已经存在不少时间了,是时候寿终正寝了,如果两位愿意自缚其
身来到一气道盟的话,在下可以考虑一下放过你们涂山的其……」电视机骤然变
成一块大冰块,随后在涂山雅雅的含怒一击中碎成了渣。
涂山雅雅平复一下,向涂山容容问道,「老二,这该怎么办……」
「姐姐,从现在的情况看来,除非是五大妖国联手,不然的话……我们只能
是被一气道盟逐个击破。」涂山容容的话明显停顿一下,显得她的底气也不是很
足。
「可现在的问题是,北山和西西域已经被一气道盟灭掉了,仅存的三大妖国
中,傲来国被一气道盟的海军封锁在龙湾之外,南国又不和我们接壤。」号称算
无遗策的涂山容容,在面对着几乎是必死之局的场面,都不由自主的从心底溢出
一股强烈的无力感。
屋里顿时一片寂静,在寂静不一会儿就被急促的脚步的打破了,一名涂山狐
妖猛地推开门,喊道「大小姐……二小姐……不好了,三小姐不见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在涂山不远处的一座山的山顶上,涂山红红
被关在一个笼子里,双手握住笼子的柱子死命的摇啊摇啊,四周站着数十名一气
道盟的成员,双手环抱胸前,胳膊中夹着一把剑,『正气浩然』的看着前方,如
果眼眸中没有淫光浮现的话。
披着一气道盟屎黄色衣服的何浩,笑眯眯的蹲在涂山苏苏面前,「小妹妹,
哥哥带你去看金鱼好不好啊?」涂山苏苏死命摇头,「不要,我要回家,我要…
…棒棒糖……」何浩拿着一个七彩棒在涂山苏苏面前摇摆,涂山苏苏顿时忘了自
己要喊什么了。
何浩把棒棒糖塞到涂山苏苏的手里,涂山苏苏一拿到棒棒糖,张嘴就想咬,
就在涂山苏苏就要咬下去的时候,何浩拿出一个海蓝色的铃铛,轻轻晃动,清脆
的叮铃铃的铃铛声响起,涂山苏苏的眼眸中明亮的瞳孔骤然一暗,整个人就这样
定了这哪里。
何浩把棒棒糖从涂山苏苏的手里拿回,塞进自己的嘴里,右手按上涂山苏苏
的脑袋,嘴里含糊不清的念叨,「传说中的狐妖,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你调
教成我的性奴了,嘿嘿嘿。」
「啊!」涂山红红满头冷汗的从床上弹起,不住的在大喘气,低头看着自己
不断颤抖着的左手,脑海里不断的浮现那张狰狞的脸,嘴里呢喃道,「我杀了我
的救命恩人……我杀了我的救命恩人……」。
「杀了我,让你这么不安吗?] 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外。
涂山红红依然魔愣着的呢喃着,「我杀了……我的救命恩人……」那道身影
缓缓的推开门,轰隆!门被完全推开的时候,一道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借着雷
光,那道身影顿时就清晰了,那人穿着一气道盟的道袍,脸上宛如黄土高原似的,
千沟万壑,满脸的伤疤似的他显得十分狰狞,真是当初救出涂山红红和涂山容容
的小道士。
小道士走进屋内,「想要……让我复生吗?」
涂山红红愣愣的看着小道士,「……复生?」呢喃两句后,涂山红红掀开被
子,迅步走到中央,连说着两句你后,直接跪了下去,挺直腰身微微抬头看着小
道士,「……可以吗?」小道士一把搂住涂山红红的香肩,「可以的……只要你
做我的性奴……」说着小道士的头缓缓俯下,「……性奴吗?」涂山红红蚊蝇似
的呢喃两句,然后微微噘起红唇。
涂山红红的红唇很软,冰凉凉的,小道士自然是不满足于此,牙齿在涂山红
红的银牙上一点,涂山红红救乖巧的打开自己的牙关,任由小道士的舌头在自己
的小嘴里肆虐,小道士的手,从涂山红红的香肩缓缓下滑,撩开涂山红红胸前的
睡衣,将一只浑圆硕大的玉乳掏出,小道士的手还不足以完全握住这完美的钟乳。
在小道士熟练的揉搓下,小道士感到手掌中有一个突起的小石子,小道士抬
起头,放过了已经有点眩晕的涂山红红,涂山红红此时脸色酡红,呼气如兰,
「要你复生……我该怎么办?」小道士收回握住涂山红红玉乳的手,双手交叉着
的放在身后,一张纸忽然出现在涂山红红的面前。
「首先你要俯首念出纸上的誓言。」涂山红红拿起纸,定睛看了一会儿,然
后再把纸放回地上,缓缓俯下她不成低过的头颅,双手按在脑袋两侧,恭恭敬敬
的对着小道士行叩首大礼。
「我涂山红红自愿成为您的性奴,我的灵魂向您开放,记忆任您修改,我身
体的每一尺都是您的,我只渴望能够成为一只任您发泄的性奴母狗,我只盼望能
够蜷缩在您的脚边,您愿意接纳我做您的性奴母狗吗?你愿意成为我的主人吗?」
小道士满意一笑,「转过身去,抬起你的骚屁股对着我。」
「是。」涂山红红乖巧的应了一声,就这样跪伏在地上的转过身,将自己挺
翘丰满的圆臀高高翘起,两条笔挺浑圆的美腿顿时露了出来。
嗤啦一声,涂山红红的丝绸睡衣在小道士法力的精准控制下,变成了一堆碎
布,涂山红红白皙细嫩的肌肤顿时袒露在小道士面前,小道士的手指在涂山红红
蜜穴微微一划,涂山红红乌黑靓丽的阴毛处,顿时燃起一道淡蓝色的火焰。
这淡蓝色的火焰没有灼伤涂山红红稚嫩的肌肤,而是渐渐的将涂山红红的阴
毛烧尽,在这淡蓝色火焰燃烧的时候,涂山红红的酮体忍不住的微微颤抖,一声
声低沉动人的呻吟,不断的从涂山红红的小嘴中传出,涂山红红的酮体骤然一僵,
抵在地板的脑袋猛地抬起,红唇颤颤的微张,高昂的呻吟宛如交响乐一般。
涂山红红原本紧闭的蜜穴,微微打开一条缝隙,大量淫水从中喷涌而出,这
淫水居然把那淡蓝色的火焰给打灭了,原本乌黑的阴毛已经完全不见了,蜜穴宛
如稚女一般的光滑。
涂山红红很快的就从高潮中回过神来,害羞的把脑袋重新俯下。
而小道士则满脸阴沉,一把捏住涂山红红的阴蒂,明蓝色的火焰燃起,涂山
红红感觉自己的阴蒂仿佛被扔进了火堆里一样,燃烧带来的剧烈疼痛,使得涂山
红红顿时冒出一身冷汗,紧咬了牙,不让自己发出一声疼叫,赤裸的酮体在不停
的颤栗着。
「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吗?」小道士冷冷的说道。
剧痛难忍的涂山红红赶忙道,「知道……」
小道士松开捏住涂山红红阴蒂的手,问道「哪里错了?」
剧痛消失的涂山红红不禁长叹一口气,可是一听到小道士的话,酮体顿时就
是一僵,「是……是……是……啊!」
见涂山红红支支吾吾的样子,小道士原本稍微有点好转的脸,骤然一暗,手
指在涂山红红小巧粉红的菊穴先是轻柔的扣挖,然后猛地一刺,小道士的食指顿
时就插进一半,并且再次发动他的明蓝色火焰,这一次在菊穴里爆发的火焰所带
来的疼痛,远不是阴蒂被灼烧所带来的疼痛可比。
仅仅过了几秒,涂山红红就忍不住开始求饶了,「主人……不要……我不知
道……求主人……告诉我……」
「记住了,以后没有主人的许可,不许高潮!」说完,小道士抽出插在涂山
红红菊穴里的手指,手掌张开,朝着涂山红红的菊穴猛地一拍。
原本只在菊穴口附近的火焰,在小道士的一拍之下,往涂山红红的菊穴深处
窜去,火焰顺着直肠横冲直撞,这火焰跑到涂山红红的胃里,然后又跑回直肠,
周而复始。
这火焰每到一处所带来的疼痛,都是刚刚阴蒂被灼烧所带来的百倍之多,涂
山红红已经从趴伏在地,改成了面朝天的躺在地上,双手捧着平坦的小腹,两条
笔挺修长的美腿在空中乱踢着的哀嚎。
两行清泪顺着涂山红红的脸颊流淌而下,「主人……我知错了……饶了我吧
……」涂山红红原本清脆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沙哑,脸色因为巨疼已经变得
煞白,薄薄的红唇也毫无血色,下嘴唇还有着一道深深的牙痕。
小道士走到涂山红红的身侧,「念在你初犯,我就饶了你这次。」说完,只
见小道士抬起一只脚,在涂山红红的小腹上徘徊一会儿,突然,小道士的脚猛地
一踩。
「啊!」涂山红红顿时发出一声哀嚎,酮体猛地拱起,在空中乱踢的美腿踩
着地,圆臀抬起,混合着淫水、尿液的水流从涂山红红紧闭着的蜜穴中喷涌而出,
涂山红红的下体在这一刻,仿佛变成了一座喷泉。
刚刚小道士的那一脚,并没有给涂山红红带来什么痛楚,但是小道士一脚下
去,原本在涂山红红体内的火焰瞬间炸裂,四溅开来的火焰,黏附在涂山红红的
每一个内脏上,这所带来的巨疼,直接让这个涂山之王精神奔溃了。
而夹带在巨疼中的是无上的快感,在这巨疼和快感的交缠下,涂山红红感觉
自己的灵魂都要被撕成两瓣,一瓣在剧烈无比的疼痛中挣扎,一瓣在无上的快感
中沉沦。
处于分裂的涂山红红,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无神的看着屋顶,如果不是酮体
不时的痉挛一下,此时的涂山红红就像是死了一样。
可是小道士显然没有以为涂山红红的状态而升起一丝的怜悯之心,小道士一
把揪住涂山红红的秀发,就这样揪着涂山红红的秀发将涂山红红提着起来。
啪!小道士抡圆巴掌,狠狠的扇在涂山红红的俏脸上,被打了一记耳光的涂
山红红似乎有了一点回复。
啪啪啪!小道士连着的又打了涂山红红三个耳光,涂山红红的俏脸已经有点
红肿了,白皙的俏脸上,四个鲜红的巴掌印显得格外的显眼。
「主人……别打了……疼……」被连打四个耳光的涂山红红,已经回过神来,
赶忙求饶道。
小道士一把甩开涂山红红的秀发,涂山红红顺势跌倒,跌倒了的涂山红红也
不敢多躺一会,一个打转爬起,爬向小道士,浑身颤抖着的蜷缩在小道士面前。
在经过那火焰的肆虐之后,此时的涂山红红已经不敢对小道士升起一丝的其
他想法,现在涂山红红看见小道士,浑身就忍不住的痉挛。
小道士高高在上的俯视着蜷缩跪在自己脚边的涂山红红,心中充满了骄傲,
不过小道士可没有就此自大起来,以为他知道如果不是这张脸的话,他即使是将
幽蓝淫火开到最大,也无法达到这个效果的。
小道士下身一摆,整条裤子骤然炸裂,他那十六厘米长的黝黑肉棒,骄傲的
斜指着天空,小道士一屁股坐在地上,岔开腿来,指着自己的肉棒对涂山红红说
道,「红奴,坐上来,我的小弟已经忍不住想要品尝品尝你的小骚穴了。」
涂山红红颤抖着音线应了一声,缓步走到小道士面前,修长的美腿反盘在小
道士的腰间,一双藕臂环抱住小道士的脖子,纤腰缓缓下移,稚嫩无毛的蜜穴,
抵在小道士炽热的肉棒上。
「主人……我要坐下去了。」涂山红红羞红着俏脸,酮体也以为害羞而染上
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
小道士点了点头,涂山红红深呼一口气,酮体骤然一沉,粉嫩的阴唇被肉棒
挤开,粗壮的肉棒直接插进涂山红红紧致的花径中,那一张薄膜顿时就被肉棒撕
裂,一缕鲜红的血液从肉棒与蜜穴的缝隙中流出。
「好痛……」涂山红红猛地一甩她那乌黑亮丽的秀发,抱着小道士的四肢也
随着猛然发力,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从涂山红红的眼眶中溢出。
「动起来……」由于涂山红红刚刚的猛然发力,让陶醉在涂山红红那刚刚被
开苞的处女穴的小道士醒来,使得小道士的语气显得较为冰冷。
「是……主人」虽然刚刚开苞,但是凭借涂山狐妖的体质,涂山红红还是在
短短的时间里回复了过来,回复过来的涂山红红第一时间感受到的就是从蜜穴中
传来的阵阵的销魂快感和蚀骨的空虚,只不过因为没有主人的命令,让涂山红红
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得到主人命令的涂山红红当即挺腰收腹,纤细的腰肢在这一刻迸发出强大的
力量,涂山红红抱着小道士的四肢并没有做出什么动作,仅仅是凭借自己腰肢的
力量。
「主人的……肉棒……好棒……红红好舒服……」涂山红红的圆臀不断的吞
吐小道士肉棒,从涂山红红蜜穴中流出来的淫水,被小道士的肉棒肏的向四周溅
射开来。
相比于涂山红红,小道士握住涂山红红的一双玉乳,悠哉悠哉的揉捏着,不
时的吻住涂山红红的红唇,一阵舌吻。
涂山红红在小道士身上耸动了几百下后,酮体忽然像是触电一样的颤抖,红
唇张大,发出高昂的叫声,「红红尿了……尿了……」。
喊完,涂山红红原本略显僵硬的酮体,骤然变得瘫软,脑袋无力的靠在小道
士的肩膀上,一张俏丽的小脸上,满是不正常的潮红,原本精悍有神的眼眸,已
经只剩下一汪春水。
「红奴,继续!」小道士没有理会涂山红红此时无力的娇媚,四根手指分别
捏住涂山红红的两个嫣红的乳头,在哪儿肆意的揉掐。
听到小道士的话,涂山红红脸上的嫣红顿时褪去不少,涂山红红此时才发现,
小道士的肉棒还坚挺的插在自己的花径中。
涂山红红赶忙把俏脸从小道士的肩膀上挪开,连连道歉,「主人……不要怪
红红……红红这就服侍您……」,说完,涂山红红的纤腰再次快速的上下耸动起
来。
随着上下耸动,涂山红红有点煞白的俏脸,再次回复嫣红,「主人的……肉
棒好棒……弄的红红……快升天了……」
涂山红红耸动了几百下后,小道士低吼一声,将涂山红红推到在地,遭此突
变的涂山红红的惊呼还没来得及发出,就被小道士猛烈的抽插打断,变为了娇媚
动人的呻吟。
「骚狐狸……主人我肏……死你……」,随着小道士的低吼,抽插的速度也
愈发快了起来,涂山红红修长笔挺的美腿被小道士扛在肩上,手腕被小道士紧紧
攥住,挺翘的圆臀也为了迎合小道士而微微抬起。
挺翘的圆臀在小道士的插入的时候,向下一沉,小道士抽走的时候,向上抬
起,为的就是让小道士的肉棒留在体内多一会儿。
察觉到涂山红红的这一动作的小道士,在每一次的插入时,都会尽量的在涂
山红红的花径中停留多一会儿。
「主人……真好……」涂山红红突然嫣然一笑,迎合的动作也变得更加热烈
起来,撅起红唇,突然吻上小道士的嘴。
面对着送上门来的红唇,小道士当然是来者不拒了,一边和涂山红红激烈的
舌吻,一边下身抽插的速度也不见有丝毫的减缓。
抽插了几十下后,小道士突然将涂山红红拉起,让涂山红红摆成金鸡独立的
姿势,大开大合的抽插一会儿,小道士低吼一声,「红奴,接好了……」
涂山红红下意识的收紧自己的花径,然后感到一股灼热的精液被射进来,涂
山红红突然触电般的痉挛起来,大量的淫水从花径深处喷涌而出。
小道士在大喘气,涂山红红无力的靠在小道士的胸膛上,玉指在哪儿画着圆
圈。
休息了五分钟后,小道士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回复了不少,于是低头看着自
己怀里的涂山红红,道,「红奴,还想不想要啊。」
涂山红红顿时开心的抬起头,俏脸满是欢喜,「要……红红还要……」
小道士将涂山红红公主抱抱起,然后扔到床上……
「主人……进错了……红红好痛……」
「主……人……今天也玩红红的后面好不好……」
「主人主人……红红的绝缘之爪练成了……」
「主人的肉棒……烫的红红的脚好奇怪……」
「主人……红红的小穴也不怕你的火焰了……」
「呜呜呜……主人好过分……红红的小穴好痛……」
「主人你的头发怎么变白了……」
「主人……呜呜呜……别睡了……起来肏红红啊……呜呜呜……我不要等几
百年……」
「主人你放心吧,我一定把容容和雅雅替你调教好的……四百年后……你一
定要回来找红红啊……呜呜呜……咦……虎鹤双仙……找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