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歪传】(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20章
张重闻言停了下来,没想到这圣域强者如此没骨气,还没开打就投降了,冷
笑道:「哦?投降?」
「对,我投降。」哈姆林以为张重不信,再次肯定的道。
张重不屑道:「哼,你堂堂一个圣域强者,才一招就投降?」
那哈姆林却丝毫不以为耻,道:「大人是圣域巅峰实力,我区区一个圣域中
阶,投降了也不丢人。」哈姆林从一个圣域初阶闭关五千多年,才到圣域中阶,
并不知道有『圣域极限』这个词,当初林雷也是到了圣域巅峰后,才由武神大弟
子法恩告诉他的。
张重想了想道:「既如此,你供我驱使百年,百年后,还你自由,你可愿意?」
一个免费打手,不要白不要,而且百年后,奥丁就要来了,说太长没意义。
「愿意,愿意,多谢大人栽培。」哈姆林一脸狂喜,连连拱手道。
有一个圣域巅峰强者当老大,比自己一个人单干强多了,人家若能指点指点,
说不定就比自己苦修千年还强。至于自由,百年时间,对圣域强者来说,不值一
提。
张重点点头,突然问道:「嗯,哈姆林,你这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啊?」
哈姆林闻言,以为张重像他一样也是修练几千年的老怪物,近五千年他一直
在闭关,根本没出来,所以道:「可能时间有点长,大人忘了。五千多年前,我
修到圣域境界后,在当时的普昂帝国担任过大元帅之职,大人可能就是那时听说
过我的。」
「五年多千前?普昂帝国?想起来了,你小子是不是当年暗算过一个叫德林
柯沃特的圣魔导?」张重突然想了起来,这小子不就是弄死林雷的德林爷爷的那
家伙嘛,而且这家伙运气不错,差不多两千年后还成了『林雷学院』的院长。
「德林柯沃特?」哈姆林一愣,惊道,「原来大人也知道那一战?不错,我
和另外一个圣域强者联合起来杀死了那德林柯沃特。大人是德林柯沃特的……」
哈姆林有些怕张重是德林柯沃特的什么朋友,他是知道那老家伙是没有后人
的。
「我跟他没关系。你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张重有些好奇,于是先点出
自己跟德林柯沃特没关系,免得这家伙不敢说真话。
哈姆林松了口气,道:「大人,其实我那也不叫暗算,本来就是二打一,另
外一个没出手罢了,后来我有些招架不住了,另外一个圣域强者才出手,大人怎
么听说是暗算?」
张重心道,是德林柯沃特那老小子自己说你们暗算的,不过再一想也对,换
成谁,都会把自己说得伟大光明正确。于是又问道:「你跟那德林有什么仇怨?
非得杀死他,还二打一。」
「我跟他没仇怨。」哈姆林答道。
张重讶然道:「没仇怨?那你杀他干什么?」
哈姆林这才答道:「大人有所不知,其实这老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人。当时,
我是帝国的大元帅,他是帝国的首席宫廷魔法师,我一直在边关,很少回帝都,
与他虽然认识,但并不算太过熟悉。」
「只是这小子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却是满肚子男盗女娼。他借着教习魔
法的由头,帝都内不知道多少名媛淑女都被他骗奸过。」
「而且,这小子居然还把手伸向了当时的皇后,被皇帝发现后,这老小子流
着泪跪在皇帝面前忏悔,皇帝念在他是圣魔导的份上原谅了他,谁知道他私下里,
还和皇后保持着私情。」
「几年后,皇后生下了他的孩子,差点没给皇帝气死。」
「你们怎么知道那孩子是他的?」张重有些奇怪。
哈姆林又道:「大人有所不知,当年那普昂帝国的皇族是黑色皮肤的,可生
出来的孩子是白色皮肤,当时皇帝差点气死,就招来了帝都内另一个圣魔导,那
圣魔导用那孩子的血作对比,证实了是德林那老小子的。」
「然后呢?」
「当时我正好回帝都,皇帝就命令我和那位圣魔导一起干掉德林。」
「那德林的那孩子呢?」张重只觉得三观被毁了,原来真相是这样的。
「被皇帝扔到酒坛子里泡死了。」
张重久久无语,原来书中那伟岸的身影,顿时变得猥琐了许多。
「如果林雷知道了德林死的真相,不知他会怎么想?」张重恶意的猜测着。
「大人?大人?」哈姆林见张重走神,喊了两声。
张重回过神来,道:「哦,没事,走吧,跟我回去。」
张重走进大厅,尤娜和艾琳马上冲了过来,尤娜还好些,艾琳则是直接扑进
了张重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张重哄了半天,才止住了哭声。
尤娜看向张重身后的哈姆林,不知道是谁,当时哈姆林飞在空中,黑夜里她
并没有看清长相,于是道:「欧西里斯,这位是……」
张重又介绍道:「这位是哈姆林。」
「哈姆林?」尤娜和艾琳都吓了一跳,刚才那个圣域哈姆林?怎么跟在张重
身后像个下人似的?
还好哈姆林脸皮厚,也不尴尬,把张重教他的台词道了出来:「我是罗莎莉
大人的家将,这次少爷出门的时间长了些,大人便派我出来寻找少爷。」
「你是他们家的家将?」尤娜伸手一指张重,惊讶道,「那你前几天找我丈
夫干什么?」
「耶鲁先生的商会遍布天下,所以我想找他打听一下少爷的下落,给各位造
成了困扰,还请见谅。」哈姆林解释道。
尤娜松了口气,道:「原来如此。」
给哈姆林安排了客房后,张重也不客气,直接进了艾琳的闺房,尤娜巴不得
他们早点弄出孩子来,也就放任了。
张重让艾琳先睡,自己则坐在床上,进入了系统。
「抽取炼体技能。」
「正在抽取,请稍候……」
「恭喜宿主,抽到炼体技能:轮回金身(残篇)(初级)。」
「轮回金身(残篇)(初级):将各种物种的精血融入体内,从而可以学习
其天赋神通。初级,只能融入圣域级别精血。」
「轮回金身?这可是那命运主宰奥夫的绝招啊。」张重惊喜道。
「怎么回事?系统只能兑换这个世界出现过的东西,那奥夫难道来过玉兰位
面?」张重有些疑惑,其实,他已经发现了,这个世界没出现过的东西绝对兑换
不了,而出现过的东西不一定都能兑换。比如说那众神墓地中的『主神格』,比
如说人、魔兽等,系统就兑换不了,但『主神器』还是可以的。张重想到的解释
是,『主神格』是固定的,多了『盘龙世界』的天地承受不了,所以系统不给兑
换。能从系统这学会轮回金身的残篇,那只有一个解释,奥夫没成为主神时来过
玉兰位面,而且轮回金身没大成,所以是残篇。
中级轮回金身可以融入圣域极限的精血,而高级则可融入下位神级别的精血。
和灵魂等级升级一样,到三十级便可将轮回金身升到高级,因此张重也不墨
迹,直接升到了高级。
「恭喜宿主学会轮回金身(残篇)(高级)。」
「轮回金身(残篇)(高级):将各种物种的精血融入体内,从而可以学习
其天赋神通。高级,只能融入下位神级别精血。」
「这技能还真是有意思,哼哼。」张重微微一笑,抱着艾琳躺在床上,这些
天每天都会去亡灵界练习格斗,今天自然也不会例外。
第二日清晨。
张重和艾琳母女坐在一起吃早餐,那哈姆林不敢和张重坐一起,就把饭菜端
到房间里去了。
「等会我要出去一趟。」张重突然道。
艾琳一听,马上道:「人家也要去。」
张重瞥了她一眼,无奈道:「此事有些危险,你还是不去为好,你在家里多
陪陪你母亲,再有两天时间,我们就该去帝都了。」
「知道了。」艾琳憋憋嘴,有些不满。
尤琳看着二人的言谈举止,心中暗喜,看来这欧西里斯对自己女儿还是很喜
欢的。她不知道的是,这个欧西里斯,不仅只是喜欢她女儿,连她也喜欢上了。
吃过饭,叫上了哈姆林一起出门,张重不希望自己达到圣域的消息闹得人尽
皆知,找到一个无人地方,二人直接腾空而起,那速度,普通人根本看不见。
「大人,我们去哪?」哈姆林问道,他很会做人,飞行时落后半个身位,以
突显张重的地位。
「去找一头圣域级的凤凰类魔兽。」张重答道。之前他一直没有变身过,一
是因为以前欧西里斯实力太差,弄不到『凤血』,二是他来了以后还没搞清楚状
况,没有急着下手,这次,就是去把『凤血』拿到手,变身『紫焰战士』。
哈姆林心中奇怪,但并没有问出来,他只负责当打手就是了。
张重突然问道:「哈姆林,你知不知道凤凰类魔兽哪里多一些?」
哈姆林想了想,道:「大人,我只知道五千年前的一些情况。」
「说说。」张重道,现在魔兽三大聚集地,黑暗之森、落日山脉和魔兽山脉。
黑暗之森有贝鲁特在,他不想去,只能从另外两个地方选择了。
「大人,黑暗之森中有几头黑暗系地狱火凤凰,落日山脉有一些火属性的烈
火凤凰,而那魔兽山脉中有一头圣域巅峰的紫焰冰凰。」哈姆林道。
「哦?紫焰冰凰?」张重一喜。
哈姆林肯定的道:「对,如果它还没有离开玉兰大陆的话,应该还在那。」
「好,我们就去这魔兽山脉。」张重说完,加速朝着魔兽山脉飞去,哈姆林
赶紧跟上。
魔兽山脉,就是当年林雷找到紫血软剑的地方,也是后来的神级强者『帝林』
的老巢。
「迷雾山谷?」张重和哈姆林从空中飞过,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当年林雷九
死一生的地方,如今在他眼里,不过是个小地方罢了。
二人散开精神力,在山脉中探查起来,时不时的便会探到圣域魔兽的存在。
「谁?」一头圣域黑暗魔龙怒吼道,对于张重的精神力探查非常不高兴。
「紫焰家族,欧西里斯,抱歉。」张重报出了自己家族的名号。那头黑暗魔
龙没了回音,这些圣域魔兽经常一呆就是几千年,紫焰家族当年偌大的名声,还
是听说过的,再说了,张重都说过『抱歉』了,也就没必要再跟他过不去了。
两人在山脉中飞行着,突然哈姆林的声音传了过来:「大人,找到了。」
张重一喜,马上对着哈姆林的方向精神力探了过去,果然,山脉中有一片区
域寸草不生,那大地仿佛被人一刀劈开一样裂开一个百米宽的裂口,那裂缝下面
悬崖上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坐卧着一头巨大的凤凰,眼睛愤怒的盯着二人的方向。
那凤凰大约五十米长,全身覆盖着冰篮色的羽毛,没有一丝杂色,如同一柄
柄蓝色的神剑。蹭的一下站起身来,两只凤爪在巨石上留下深深的爪痕,浑身冒
出淡紫色的火焰,周围的空气开始冷却下来,连石头都开始结冰。
「谁?」那冰凰口吐人言。
「我,紫焰家族,欧西里斯。」张重站在裂缝上空,报出名号。
那冰凰道:「紫焰家族?我知道你们,通过凤类魔兽的血可使你们变身『紫
焰战士』,五千多年前,你们第一代族长也曾来过,但最后还是铩羽而归,回去
吧。」
哈姆林成为圣域的时候,四大终级战士还没诞生,他闭关后一段时间才开始
崭露头角,乍一听,觉得十分新奇,心道,「难怪大人要找凤类魔兽的麻烦。」
张重当然不会回去,笑道:「阁下,一点鲜血而已,对阁下不过是九牛一毛,
何必如此吝啬。」
「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那冰凰语气明显愤怒起来。
张重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也只能用强了。」
「大言不惭。」那冰凰吐出一团蓝色火球,向张重袭来。那火球似乎没有温
度,反而冰冷至极,一路飞过连空气中都带有丝丝冰渣。
张重一拳击出,直接把火球打散,但那拳头上却结出了一层薄冰,那薄冰不
仅不寒冷,反而炙热无比。
「好奇特的火焰。」张重心中惊讶。
「哼。」那冰凰冷笑一声,双翅一挥,巨大的身躯飞了起来,然后朝着张重
直接撞了过来。这世界凤凰比巨龙要稀少,自然也厉害得多,物理防御本来就高,
身上还附着一层火焰防御,最奇特的是灵魂攻击一般凤凰都能免疫。
「来得好。」张重大吼一声,全身毁灭斗气翻滚而出,在体表形成一层波浪
似得防御,这正是张重学习林雷的『脉动防御』而形成的『毁灭脉动』。他的身
体本来就是圣域极限的境界,再加上这『毁灭脉动』,他自信除了神器,没什么
能伤得了他。
那哈姆林见状,早跑得不见人影了,两大圣域巅峰对决,他可没胆量凑这么
近。与他一样的还有不少圣域魔兽,精神力不断的扫视过来,其中就有刚才的黑
暗魔龙。
张重的带着毁灭斗气的拳头和冰凰带着冰蓝火焰的脑袋直接撞在了一起,砰
的一声,那冰凰晃了晃,脑袋附近的火焰被轰开了一个洞,又马上重新覆盖上。
张重则是向后倒飞了百来米才止住身形。
「好强的身体力量,用脑袋撞我的拳头竟然没事。」张重心中一呼,看来要
拿出真本事了,『锵』的一声,那黝黑的长剑便被他握在手中。
「不愧是紫焰家族,比第一代还强。」冰凰心中也是大呼,一般魔兽,脑袋
都是致命弱点,但冰凰的脑袋,却是它最强的武器。冰凰注意到了张重手中的剑,
明白这回不能用脑袋接了,万一被刺穿自己就交代了。
浑身毁灭斗气,如同炮弹一样飞过来,那身体所过之处形成一层层的气浪,
张重一剑劈出,连空间都被劈出无数的小黑洞,又瞬间合上。
那冰凰身子一抬,巨大的凤爪朝着张重的剑撞去,又是一声巨响,张重没动,
那冰凰却是退了五六十米,那只凤爪竟被炸得稀巴烂,软塌塌的掉在凤腿上。
「我说过,给我鲜血,或者决一死战。」张重喘了两口粗气,看着冰凰腿上
的鲜血,生硬的道。
「神器?」那冰凰震惊不已,不到神级,根本没有什么能伤得了它,如今爪
子被炸烂一个,除了罕见的毁灭规则外,神器的作用不可忽视。
「我承认,手握神器的你,确实有杀死我的可能,你走吧。」那冰凰双翅一
扇,腿间的鲜血向张重飞了过来。
张重赶紧用斗气接住,再拿出器皿装好,看这份量,应该有一个水桶那么多
了,心下高兴,便道:「阁下,今日得罪了,日后有什么难处,尽管找我。」
「走。」冰凰声音依旧冰冷。
「告辞。」张重传音给哈姆林,不一会哈姆林便飞了过来,二人一起朝着魔
兽山脉外围飞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