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猎奴之狐妖小红娘】(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集
大家多多点赞啊!
「六耳姐姐,这……这……这……」涂山容容猛地回过神来,羞红了俏脸,
向六耳急声问道。
「接着看。」六耳的脸上依然严肃无比,已涂山容容的智商,很快就想到,
六耳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让自己看两位姐姐的……
深吸口气,平复下自己的气息,忍着强烈的羞意,重新伸过头去,看下面的
美景。
房间里,可谓春光灿烂,涂山雅雅的蓝色貂皮大衣,已经被脱了下来,浑身
上下,只剩下那双暗红色高跟鞋还穿在小巧玉足上。
高耸的玉乳和涂山红红同样高耸的玉乳挤压着,四颗嫣红的乳头,不停的碰
撞,磨蹭,涂山红红的双手,熟练的揉捏涂山雅雅浑圆挺翘的屁股,手指不时的
划过涂山雅雅幽暗的黑色草丛和粉红的菊穴,指甲微微探入那菊穴中,感到菊穴
有异物侵入的涂山雅雅发出诱人的压抑着的呻吟。
两女激烈的舌吻着,两条同样丝滑温热丁香小舌,纠缠着交织着,香涎从两
女小嘴的空隙流出。
良久,两女的嘴唇才分开,涂山红红滋的一声,把连接着涂山雅雅小嘴的水
线,吸到自己嘴里。
涂山红红脸上是妩媚至极的笑容,而涂山雅雅虽然脸上依然冷漠一片,但是
冷艳绝世的俏脸上,不知何时起,荡漾起两片艳丽的红晕。
涂山红红抬手轻抚涂山雅雅的俏脸,「不愧是雅儿,就连姐姐都被你迷住了,
呵呵,可惜主人不在,不然啊,主人一定狠狠的疼爱雅儿,让雅儿成为主人胯下
最得宠的女奴,主人可是说了,等到我们三姐妹都成为女奴中等级最高的性奴,
雅儿是不是等不及了,那就让姐姐代劳一下,疼爱疼爱雅儿。」说完,涂山红红
挽起涂山雅雅的手臂,引着涂山雅雅来到床边。
涂山红红将涂山雅雅往船上轻轻一推,涂山雅雅顺势而倒,涂山红红再抓起
涂山雅雅搭在床边的两条小腿,然后涂山红红才爬上床,涂山红红的双手捏住涂
山雅雅嫣红的乳头,揉捏一会儿后,涂山红红放开乳头,双手从玉乳滑下,滑过
平坦的小腹后,涂山红红抚摸了涂山雅雅浑圆笔挺的大腿一会儿。
涂山红红勾住涂山雅雅腿弯,四十五度分开这双圆润笔挺的美腿,然后往上
一推,涂山雅雅的美腿就搭在了香肩上,屁股被迫抬高,双穴指向屋顶。
「雅儿,抱住了。」「是。」涂山红红让涂山雅雅自己抱住自己的腿弯,涂
山雅雅愣了两秒后,机器的答应,一脸木愣的抱住腿弯,冷艳的俏脸上,不时的
透露出一缕的疼苦挣扎之色。
涂山红红一见涂山雅雅脸上的异色,立即温柔的抚上她的额头、秀发,随着
涂山红红充满母性光辉的抚摸,涂山雅雅脸上的异色也渐退了不少。
涂山红红收回手来,然后轻柔的按上涂山雅雅柔顺的阴毛上,涂山红红缓缓
的揉搓着涂山雅雅的阴毛,忽然,涂山红红揪住一根阴毛,往上用力一扯,一根
乌黑弯曲的阴毛就被涂山红红抓在手里,涂山雅雅的俏脸略显疼色,不过不一会
儿就又被冷漠所取代了。
涂山红红嫣然一笑,呼的一吹,涂山雅雅的阴毛顿时宛如蒲公英似的飞走,
阴毛飞啊飞,从一处没有瓦片的地方飞出去。
涂山红红将刚刚弄的有些凌乱的阴毛捋顺,然后从床底下,拿出一支脱毛膏,
一瓶剃须沫以及一把剃须刀。
涂山红红在涂山雅雅的阴毛上喷上一层泡沫,涂山红红拿着剃须刀在涂山雅
雅的阴毛上虚划两下,「雅儿,要做主人的女奴,可是不能留有这肮脏的阴毛的,
姐姐这就帮你剃掉好不好啊!」「女奴服从您的任何命令。」涂山雅雅的回答依
然冷漠,只是这次,冷漠的声线略带颤抖。
咯咯咯,涂山红红低笑三声,「如何雅儿你是正常状态下,对主人说这句话
那该多好啊!」说完,涂山红红的手腕一转,剃须刀在涂山雅雅的耻部划出一道
完美的月牙,白色的泡沫和黑色的阴毛一起被剃须刀剃掉,掉落在床边。
涂山红红的手腕流畅的在涂山雅雅的耻部滑动,不一会儿,涂山雅雅原本乌
黑柔顺的阴毛就被全部剃除,只剩一道粉红柔嫩的小缝还停留在白皙的耻部。
涂山红红俯下脑袋,伸出温滑的小香舌,在涂山雅雅光秃秃的耻部重重的舔
弄两下,「嗯,没有用过脱毛膏,真是挺刺的。」感到舌头传来的轻微疼痛,涂
山红红不禁摇头吐槽道。
涂山红红将脱毛膏在涂山雅雅的耻部挤上一大团,然后用玉手将它涂抹均匀,
做完这一切,涂山红红揉捏两下涂山雅雅高耸的玉乳,道,「雅儿,这药的作用
很快的,两分钟后,这些药就可以被你全部吸收了,你的下面就不会再长那些肮
脏的毛了。」
涂山红红说完后,拍了拍手,下床走到柜子前,翻找着什么,翻找了一分多
钟后,只见涂山红红拿着一台录像机,涂山红红把录像机放在桌子上,对准躺在
床上,掰开自己双腿的涂山雅雅。
涂山红红重新爬回床,伸手在涂山雅雅的耻部一摸,入手一片滑腻,丝毫没
有刚刚刺嘴的手感,「雅儿对这药,吸收的不错哦。」
涂山红红让涂山雅雅松开握住腿弯的双手,将一条美腿平放着,另一条美腿
被涂山红红抱在怀里,涂山红红的一双浑圆笔直美腿和涂山雅雅同样笔直浑圆的
美腿,交叉着的并着。
两个同样粉嫩白皙的无毛耻部,贴在了一起,涂山红红笑吟吟的对涂山雅雅,
道「雅儿,让姐姐来好好的疼爱你吧。」说完,涂山红红开始挺动她那纤细的腰
肢,雪白的耻部快速的磨蹭着。
「哦……好舒服……好棒……雅儿……你舒服吗……」涂山红红高声的淫叫
着,触电般的快感从耻部传来,虽然比不上被男人的肉棒插入的快感,但是却可
以大大舒缓涂山红红体内积累的欲望,而涂山雅雅看对涂山红红的提问,只是简
单的一声舒服,脸上没有一丝的变化。
对于涂山雅雅的冷漠回答,涂山红红倒是不介意,专心致志的挺动自己纤细
腰肢,不一会儿,涂山红红的蜜穴就开始分泌阴液,阴液很快就被磨成白色的泡
沫。
「要到了……哦……」涂山红红像是垂死的天鹅似的昂起头,高昂动人的呻
吟不断的从张合着的红唇中发出,大股的淫水从蜜穴喷涌而出,将涂山雅雅的耻
部和小腹,打的湿漉漉的。
过了一分多钟,涂山红红的思维才回复,涂山红红拉起涂山雅雅,让涂山雅
雅倚靠在自己身上,细长的手指在涂山雅雅柔软泥泞的耻部缓缓滑动,涂山雅雅
的阴唇还在不时的蠕动一下。
在调教状态下的涂山雅雅,在得到涂山红红或何浩的允许前,和被何浩内射
前,是无法到达高潮的,在刚才的磨豆腐中,虽然涂山红红已经到达高潮,可是
涂山雅雅却卡在高潮前,无法到达。
手指稍微的探入一节,手指刚刚进入,涂山雅雅蜜穴里的嫩肉,顿时疯狂的
裹住涂山红红的手指,不停的蠕动磨蹭着,渴望着这细长的手指能为她带来愉悦
的快感和美妙的高潮。
绝美的冷颜上,开始浮现出两团淡淡的红晕,从紧闭着的的小嘴中,不时的
有一两声被刻意压抑的娇喘呻吟。
涂山红红的手指在涂山雅雅的蜜穴中,左突右刺,上挑下扎,有时还轻轻的
捅涂山雅雅坚韧的处女膜两下,可是在没有得到涂山红红的允许前,她就只能是
在高潮的边缘徘徊。
涂山红红的手指,保持着一定的节奏抽插着涂山雅雅的蜜穴,搅动液体的声
音,越来越大,涂山雅雅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深,呻吟声也渐渐的大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从涂山雅雅蜜穴中流出来的淫水,已经都将她屁股
底下的床单弄的仿佛在海里捞起来的一样,而且还有不少的淫水流到了床边的地
上。
涂山雅雅妩媚动人的呻吟,已经变得略显沙哑,而且还夹带着一丝的哭腔,
红唇抿的紧紧,美眸中的冷漠寒冰,已经开始有了一丝融化的迹象。
涂山红红突然停下抽插中的手指,轻咬涂山雅雅的耳朵,「雅儿,想不想要
高潮啊。」说完,涂山红红抽出在涂山雅雅蜜穴中已经抽插了十几分钟的手指,
两根手指捏住涂山雅雅因为充血,变得肿胀的阴蒂,手指大力的挤压揉搓。
涂山雅雅的眼眸闪过一道难以发现的喜色,「女奴想要高潮。」原来毫无起
伏的声线,在这时微微夹带了一丝的急迫在里面,但是涂山红红当然不会让涂山
雅雅就这样到达高潮。
铃铛从涂山红红的怀里飞出,悬停在涂山雅雅面前,「雅儿想要高潮的话,
就跟着姐姐一起念。」「是,姐姐。」
涂山红红嫣然一笑,铃铛开始摇动起来,不过并没有声音传出,「涂山雅雅
是何浩的性爱女奴。」涂山雅雅立马跟上,「涂山雅雅是何浩的性爱女奴。」
「你会绝对服从何浩和涂山红红的调教,以最低微的最诚恳的态度接受何浩
和涂山红红的惩罚。」
「我会绝对服从……何浩和涂山红红的调教,以最低微的最诚恳的态度……
接受何浩和涂山红红的惩罚。「突然间,涂山雅雅冷漠的俏脸上出现了剧烈
的挣扎之色。
原本无声摆动的铃铛,骤然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在铃铛的影响下,涂
山雅雅脸上的挣扎之色渐渐的平复了下去。
见涂山雅雅的俏脸回复到一片冷漠的状态,涂山红红忍不住长呼了一口气,
「没想到雅儿的精神力竟然如此强大,差点就突破主人的精神控制了,好险,看
来现在是无法将指令下完了,不过还好有主人制定的乙计划。」
涂山红红手掌一拧,两根手指捏住涂山雅雅的阴蒂,其余的三根手指插进泥
泞的蜜穴里,快速的搅动着,滋滋的声音再次响起。
「雅儿,你不会怀疑姐姐说的每一句话。」
「不会怀疑姐姐说的每一句话。」
「雅儿,当你听到有人对你说九尾淫狐,你就会对他开放你的灵魂,任由他
去修改你的记忆和常识。」说着,涂山红红捏着涂山雅雅阴蒂的手指猛地一掐,
其余三指的抽动速度也随之增加。
「当听到有人对我说……九尾淫狐……我就会对他……开放我的灵魂……任
由他去修改我的记忆和常识。」涂山雅雅脸上再次浮现出挣扎之色,不过这次因
为涂山红红手指的动作,所以并不强烈,而且挣扎之色还因为从蜜穴传来的快感,
渐渐的被无法满足的欲望随取替。
「所有的指令,你都会深深的刻入灵魂,但是你不会察觉,你也不会让你的
意识和灵魂,每当你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你就会欲火焚身,你就会自慰,
在自慰的过程中,你会放弃对自己异常的探索,反而你会在自慰中强化指令对你
的影响。」涂山红红五根手指并在一起,在涂山雅雅的蜜穴中快速的抽插,涂山
雅雅的蜜穴顿时水花四溅,噗嗤噗嗤的声音带有节奏的响起。
「所有的指令……我都会深深的刻入灵魂……但是……我不会察觉……我也
不会让我的意识和灵魂……每当我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我就会欲火
焚身……我就会自慰……在自慰的过程中……我会放弃对自己异常……的探索…
…反而我会在自慰中强化……指令对我的影响……「
涂山红红满意的点了点头,手指速度再次提升,「雅儿,要到高潮了哦,你
要记住这高潮,你要在梦中不停的重温哦。」
「是……是……啊!啊!」涂山雅雅刚刚应了两句,突然,酮体忽然一僵,
红唇颤颤的张着,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然后一声高昂的叫声从小嘴中骤然发出,
一股淫水,宛如喷泉似的从涂山雅雅斜指着的蜜穴中喷射而出,房间里就像是下
了一场雨,就连放在桌子上的录像机都被喷着下来,涂山雅雅毛茸茸的耳朵都已
经竖起。
涂山雅雅的吹潮足足维持了两分钟,当吹潮结束的时候,涂山雅雅宛如一滩
烂泥般的倚靠在涂山红红怀里,脸上满是淫媚的笑容,然后沉沉的在涂山红红的
怀里睡去。
涂山红红轻吻一下涂山雅雅的额头,「雅儿,睡吧,从明天开始,你就不是
『你』了。」说完,涂山红红就抱着涂山雅雅躺下,不一会儿,一阵阵轻微的鼾
声就传了出来。
屋子里的涂山红红和涂山雅雅是睡的踏实了,可是屋顶上的涂山容容可就没
有这么平静了。
虽然屋顶上寒风凛冽,可是涂山容容却感觉自己心中的火焰,已经彻底被点
燃了。
涂山容容的手里,拿着一根乌黑的阴毛,这阴毛显然是被涂山红红吹飞的那
根,涂山容容原本眯着的眼睛已经睁开,淡绿色的眼眸中,迸发着精光。
见涂山容容的妖力有暴走之势,六耳来到她的身旁,手按在她的头上,用她
的妖力平复涂山容容的情绪。
涂山容容感到一股清凉的妖力缓缓溢进她的脑袋,平复她的情绪,呼出一口
浑浊之气,扭过头来,看着六耳,「六耳姐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六耳点了点头,「嗯,白天的时候,我就发现红红有点不对劲,晚上我想试
探试探红红的我,我就发现红红居然在用何浩的精神控制在控制雅雅,我当时就
冲了进去,可是我居然连红红的一击都扛不住,如果不是雅雅的控制仪式让红红
离不开,恐怕我已经交代了。」
涂山容容的美眸中尽是骇然之色,就连六耳姐姐也不是姐姐的对手?那我…

涂山容容沉默了几分钟后,突然咬牙道「六耳姐姐,我们走!」
「去傲来国?」
「对,你不是说你们傲来国的秘籍可以解除精神控制的吗?」
「是可以,不过没有妖练过啊!」
「我一定会成功的!」涂山容容斩钉截铁的说道,见涂山容容这么坚持,六
耳也毫无矫情,从怀里拿出一颗珠子,「虽然我可以任意出入涂山,但是要带上
你的话,恐怕会被红红发现,那么只好委屈你在珠子里呆一会儿了。」
涂山容容微微颔首,「六耳姐姐,来吧。」六耳用妖力催动珠子,珠子发出
一道皎洁的光芒,照射在涂山容容身上,被这光芒照射到时,涂山容容下意识感
到一阵厌恶,支起妖力想要抵抗。
六耳见状,焦急道「容容,不要抵抗,不然的话,我们就要在暴露在红红眼
前了。」涂山容容闻言赶紧收回妖力,强忍住心中不断翻滚的厌恶感,然后流光
一闪,涂山容容化作一道流光,飞入了珠子里。
涂山容容看到的最后一幕是她已经在一片迷雾之中,分不清东南西北,而她
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女奴涂山容容,欢迎来到女奴调教空间,还没等涂山容
容反应过来,涂山容容的淡绿色眼眸,就变得黯淡无光,涂山容容的动作也保持
在最后一刻。
在涂山容容变成了一个娃娃后,四周的迷雾就包裹住涂山容容,还有一些迷
雾随着涂山容容的耳朵钻入她的大脑,「你是性奴母狗……你是性奴母狗……」
「服从何浩……服从何浩……」「千面淫狐……千面淫狐……」「你是性奴
母狗……你是性奴母狗……」「服从何浩……服从何浩……」「千面淫狐……千
面淫狐……」
六耳攥了攥手中的珠子,纵身一跃,就跳下了屋顶,跳进屋里的六耳,先是
捡起地上的录像机,然后来到床边,俯身握住涂山雅雅硕大的肥乳,揉捏两下,
看着涂山雅雅声旁的涂山红红,六耳撅起嘴,一脸的不爽,「不就是比我高一级
吗?居然不让我疼爱小容容,真是的。」虽然很不爽,可是六耳也只敢仿佛牢骚。
身体轻轻一跳,六耳飞向天际,然后向涂山城外飞去,六耳快飞到涂山城门
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红红你不是不让我疼小容容的
吗?我就让主人好好的疼我,嘻嘻。」说着,六耳继续飞行,六耳的身体突然冒
出一阵的白雾,身材也随之发生变化。
涂山郊外的一座山峰上,一张豪华大床满满违和感的坐落在着,何浩赤裸着
的倚在床头,两条腿毛稀疏的大腿岔开,一个小小的身子正趴伏在何浩的两腿间,
小脑袋在何浩的胯间上下起伏着,噗呲噗呲的吸吮声在寂静的山顶上,显得十分
大声。
在床尾,一张光幕漂浮在半空中,光幕中,南国公主欢都落兰一只脚踩在一
具赤裸的女体上,女体身上的妖力,被欢都落兰手中的珠子吸收着,在欢都落兰
将妖力吸收完成后,就不再理会地上的女体,急急忙忙的往门外跑去,而躺在地
上的女体,则被从阴影处出来的一气道盟成员享用,原本就红肿的蜜穴,还没得
到休息,就有被一根肉棒贯穿。
何浩关掉光幕,「苏苏,落兰姐姐厉不厉害啊,一天就吸收了七个转世续缘
的人类身上的妖力了。」
正在替何浩口交的涂山苏苏抬起小脸,「恩恩,落兰姐姐号厉害,苏苏以后
一定会变得和落兰姐姐一样的。」说完,涂山苏苏就有立即俯下脑袋替何浩口交。
何浩刚想表扬涂山苏苏两句,突然,一座小冰山从天而降,径直的砸向大床,
何浩一把将涂山苏苏拉起,夹在自己的腋下,闪到一旁,眯着眼睛看向冰山山顶,
一道绝美的身影耸立在月光下,「躲得挺快的嘛。」
「过奖过奖,涂山大当家。」何浩将涂山苏苏拉到身后,作揖道,涂山雅雅
玉足向后一蹬,身体向何浩极速飞去,「废话少说,动手吧。」
「哦,不用寒气玩近身?驱魔一式?」何浩饶有兴趣的看着向自己飞来的涂
山雅雅,心中毫无波动,就算让涂山雅雅打他三天三夜,他也不会有半点事,可
是当涂山雅雅来到何浩面前时,涂山雅雅并不是一拳轰向何浩,而是伸出一双藕
臂搂住何浩的脖子,小嘴印上何浩的嘴巴,小香舌主动的伸到何浩的嘴里搅动。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