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赋】(26-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六章云开
「怎么样,小太监,我拿这个东西赔偿你的损失可算满意。」赵启伸手入怀,
掏出了一小包蓝色药丸道:「你若答应我几个条件这些东西都是你的。」
那内侍高让此时方才从那致幻的神游中回过味来,砸吧砸吧了下嘴唇,干着
嗓子说道:「你喂给我的这小药丸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地这般让人过瘾,你
那里还有没有,这一小袋子怎地够我享用,再多给我一些罢。」
「小太监莫要贪心,此物名为升仙散,价比黄金,神州九陆寰宇之中唯我一
人独有。」赵启心思沉重,抛了抛手中药丸道:「放心,杀人放火的事情暂时不
会让你去做,我也不需要你为我做些什么,你只需呆在这神王宫中做个眼线,偶
尔替我传递传递消息便好了。」
赵启见那高让小太监一脸的狐疑不信,当即再加重筹码道:「我实话告诉你,
我乃神殿神照峰一山之尊,你若替我卖命,这将来的好处一定是少不了你的。」
「你说的是真的?没有骗我?」高让盯着赵启手中一小包药丸,眼中逐渐露
出一丝凶狠的贪婪之色。
赵启察觉到这小太监的心思歪念,也不点破,只是冷冷说道:「此药虽名升
仙可以让人享乐无边,但与此同时也是一种致命毒物,你方才已经服下一枚,以
后若无我给你按时供药,七日之内保管让你肠穿肚烂而亡。」
高让到底是年纪轻轻,缺了些许玲珑心思,倘若被赵启威胁的这人换成老太
监承远保管要让赵启亏的一手血本无归,高让闻听赵启满口胡诌之言,顿时吓得
浑身瑟瑟发抖,连连告饶道:「大和尚莫要不给我解药,小的我甘愿受你驱使便
是了。」
「很好。」赵启见小太监畏惧应承,也毫不拖沓,当即扬手一扔将药袋儿抛
入高让手中,道:「既为我做事,那便要听我手下调遣,现在你就带我去寻你那
长着卵蛋的假太监叔叔承远吧,我倒想真个见识见识,你方才口中狂言到底是不
是真的。」
高让如获至宝的接住赵启扬手丢来药袋,珍而重之的收进衣袋,闻听赵启的
第一个命令,顿时口中结巴,面有难色。
「怎么?敢说却不敢做了现在,难道你刚才与我说的那些都是糊弄我的?」
赵启斜斜瞥了一眼高让,心中怒浪翻滚,他此时此刻倒是真的希望高让口中所说
的一切都是假的,若非心中真的是痛惜杨神盼,他方才也不会用计冒险拿摇头丸
去骗那高让。
「大和尚…哦…不是赵老大,我才没有骗你呢。」高让小心翼翼的盯着赵启
一对沉稳眸子,道:「若我们这么光明正大的前去找我叔叔,小的只怕到时候丢
了官身……」
「放心,我无须要你显露踪迹冒险去做,你只需带我走你的旁门小道便好。」
「行,这样我便放心了。」高让一听赵启的要求居然如此简单,心中一喜,
连忙把胸脯拍的震天阶响,一连声保证道:「放心吧老大,在这神王宫当中窥人
隐私的这一门行当,我高让可是个中翘楚,我高让若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老
大我在前面带路,你跟着就好。」
「嗯…」赵启默默一点头,跺开步履,随着高让脚步前行,心中竟尔生出一
丝前所未有,没来由的刺激之感。
「该死……我怎么会这样…」赵启头上冒汗,猛地一甩头,将这种古怪的可
怕念想甩出脑外。他方才心神牵引之下竟而又是情不自禁的想到杨神盼被那假太
监承远在床上亵玩着一双冰清玉足的香艳情景。
「便算是真的这样,小盼儿她也一定不是心甘情愿的。」赵启强自稳住心神。
此时间,高让带着赵启通过暗门横穿神王宫厅堂殿寝,过了一扇大门,又来
到一处殿厅。只是这厅殿内与正殿外甲士林立的俨然风格不同,殿堂正中除去蹲
在首座之位上一名白发苍苍正抽着旱烟的耄耋老者之外便只剩下寥寥数个端盆倒
水的宫中侍从。
「这个殿中为何只有这老头一个。」赵启心中生出狐疑。
「这是坐镇璃火宫的鹤老神通。」高让捏着嗓音,小声对赵启解释道:「快
走快走,鹤老神通神念惊人,我们不要瞧他,从侧门偷偷过去,应当就没事了。」
「你为何要如此小心,惧怕那老家伙。」赵启不解道。
「大哥,别说我没提醒过你,你可千万不能小瞧了这些老家伙们,外头那些
士卒兵甲与他们相比就和那纸糊的老虎一般恁地没用,我就亲眼见过那鹤老神通
练功练出了岔子,一口炎阳酒喷死了宫外多少甲士,啧啧,那场面简直骇死人了。」
高让说着拍了拍胸脯好似心有余悸,眼角余光偷偷看了一眼那岿然坐于殿首,正
眯着眼悠然抽着旱烟的的耄耋老者,连忙拉了拉赵启衣袖道:「我的祖宗,都说
过了,莫看莫看,被鹤老神通发现了是要死人的,我们快走。」
说话间,赵启与高让二人脚不停步,接连通过了神王宫暗门中一道又一道的
铁锁漆金大门,在这横穿大殿宫寝的空隙间,赵启隐约可见瞧见每一处厅堂内居
于殿首坐镇着的人均不一样,有仙风道骨的白发真人,有顶戴戒疤的佛陀凶汉,
还有手持罗盘的命褂术师。
悠悠然间,赵启看的出神,忽而出声问道:「高让,你可知道,在这神王殿
内,像他们这般坐镇的老神通们一共有多少人?」
「这我可说不清楚。」高让从石墙上揭开一道偏门,引赵启入内,挠头说道:
「我刚来这神王宫中不到一年,哪里会知晓这么多宫中幸秘,不过我曾听叔父说
过,这神王宫从大通宫开始,往后的数十余间殿堂内,每一间殿堂内至少都有一
到两名大神通们弹压坐镇,这越到往后的高阁深宫内,这坐镇的老神通们越是居
多,据说到了最后那龙渊皇帝的御前寝宫,这坐镇的大能神通者们屈指算来应该
不少于这个数吧。」
「这坐镇神王殿的老神通居然有如此之多吗。」赵启看着高让手指比划出的
数目,头上不觉冷汗滴落:「还好我方才及时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在这神王殿中
闹出事来,若非如此,仅凭手中一把G- 22式阻击步枪,我却哪里又能够敌得
过这包含万象的神通殿!」
「也不知道小盼儿姑娘那边到底情况如何?」赵启一念至此,心中也难免为
杨神盼担忧记挂。
赵启思绪飘飞之际,身旁小太监高让一扯赵启衣袖,伸手一指前方石白玉铺
就而成的洁白大道正中的一座巍峨大殿,压低了嗓门小声叫唤道:「大哥,到了,
我们往这边走,过了这条左道便是那通往寒池天泉的地界儿了,我那叔父职责在
身,不敢离大宫主太远,想来便在这东路的忘忧殿内与那盼小娘品头论足了。」
高让说着做了个侧耳倾听状,嘿嘿怪笑道:「你听,殿内有动静,我便说嘛,
那穴紧,水儿多,屁眼儿嫩的盼小娘此时定然已经被我家叔父搞上手了……」
高让兴高采烈说着,他口中那个手字还未说完,顿时只觉两眼一黑,竟是被
赵启一掌打在了后脑勺上,径自昏死了过去。
赵启缓缓收回手刀,不看一眼那已然昏厥过去的高让,缓缓走向那座矗立在
自己面前的巍峨大殿,伸手前行想要去推门去看个究竟,却又蓦然止住,漆黑的
眼眸之中流露出一丝极为复杂的狰狞之色。
「赵启啊赵启,即知避无可避,却又何苦来哉的自找罪受。」
进退两难间,却闻一个女子极为好听的温婉声音道,「远叔,不是说无需再
恪守宫禁吗,为何要引神盼来这。」
「小盼儿!」赵启听见大殿内杨神盼那不含一丝驳杂,温润如水的好听声音
心中一阵五味杂陈,只在心中暗道:「看来那小太监高让说的没错,这老宦官承
远果真是色胆通天。」
赵启运转体内玄功,伸手拖墙轻身飞纵,一个翻越,伏低身姿落在了大殿外
一棵枝叶繁盛的粗壮大树之上,以老练的姿势动作托枪上肩,单眸紧闭,目光透
过G22式阻击步枪的瞄准镜遥遥看向殿堂窗内那站在一方巨大的红菱秀床之前
的两个人影。
窗帷内首先映入赵启眼帘的是老宦官承远那张皱巴巴的干瘦老脸,只见他此
时面上神情似乎有些尴尬,佝偻着身躯以掌覆面,微微轻咳一声,道:「小盼儿
仙仙,非是老奴不愿啊,实在是这先祖詹台氏定下的宫规太为压人,老奴方才心
里还在想着能替盼小仙仙你稍稍遮掩些许,却不想事与愿违,适才那帝宫中报令
的黄门郎与我知晓,那大庆帝宫之首龙渊帝连夜诏发十二道『御』字令快马加鞭
通达各宫,恪令各大行殿寝宫之内的所有皇亲贵戚皆应以身作则遵从御令,为那
日后的定神州祭钟一事身先楷模。」
那承远老宦官低眉顺目的把话说着,忽地微一抬眼皮,那对看似有些浑浊的
狭长老眼中似乎流露出一丝极为愧然的歉疚之色,「如若老奴今日擅作主张修改
宫规一事传了出去被大家知晓,只怕…只怕从今往后是再也不能够服侍小盼儿小
姐了。」话音落处声音竟似有几分哽咽。
「不要脸,先前是怎么与我们说的,人前人后各一套,这老家伙当真是无耻
至极。」远远伏在殿堂外一颗歪脖子大树之上的赵启听得是心中一阵阵窝火,拳
头握的咯吱作响,心中只把那假太监承远的祖宗十八代给恨了个遍,暗自祈祷道:
「不要答应,不要答应,盼儿姑娘一定莫要理会这斯的无礼要求才好。」
但事竟偏不如人所愿,现实却似乎总是与赵启的心思在唱着反调,只见那窗
台内一袭白衣淡裙,秀足儿赤裸,静静站立在床前的杨神盼微微颔首「嗯」了一
声,道:「远叔无需为此为难,神盼识得大体,宫前御令一事既已不能避免,那
便按着规矩来吧。」
「盼儿姑娘……怎么能……」正眯着眼盯着瞄准镜,藏于殿外大树之上的赵
启蓦然听见了杨神盼那白看似风轻云淡的言语,心中一突,竟是不由自主的浑身
一个哆嗦,险些没有拿稳手中枪支。
却见杨神盼那秀美绝伦的面容在皎洁的月光映照下,更显清丽脱俗,那不沾
染一丝半点凡尘气息的好看双眸,瞧着目光短暂失神的老宦官承远,认真说道:
「一应宫规神盼皆可按约遵守,只是请远叔你务必谨记我之宫中禁忌!」
杨神盼恬淡的话语里,语气分外强调这「禁忌」二字,赵启也不知杨神盼口
中所说「禁忌」二字究竟是什么意思,那瞧的晕乎乎有些短路的脑子里还未来得
有所思考,耳畔一动,顿听承远那难掩惊喜自得的嗓音道:「老奴就知道,还是
小盼儿心肝最为痛惜老奴。」
赵启但见承老太监那远原本佝偻着的瘦小身躯,几乎在瞬间腰杆挺直拔高,
宛如重获新生,哪里还有先前的半分谦逊苍老神态,傲慢无端的言语里俨然以神
殿受戒官自居:「盼小神女还请放心,老奴虽为不才,但这规矩二字却还是稍稍
懂些的,老奴知晓盼小神女你之身份较于常人尊贵异常,今日老奴便不搞那些用
在寻常仙子女侠身上的弯弯肠子手段,盼小神女今日且让老奴在床上插一插小屁
眼儿,射个精如何?」
杨神盼却好似并没有太过在意那假太监官承远口中所述的一应下流淫语,嫩
白的手心儿捏指轻揉背心衣裙纽扣,轻声细语道:「远叔,个中细节你无需说于
我听,只需谨记对神盼恪守宫中矩严,至于其他的,远叔你如若喜欢,那便请随
意吧。」说着话间,芊白秀美的皓嫩腕儿微微一拧,一袭朴实无华的白衣裙儿悄
然飘落,一对浑圆挺翘的不像话的白嫩屁股蛋儿紧紧夹着腿心儿深处那一抹动人
心弦的骄嫩嫣红,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彻底暴露在了赵启与承远二人的眼眸视线之
中。
「好翘的臀儿,好嫩的穴儿!」这是此时此刻间赵启与承远二人心中的共同
想法。
「小盼儿心肝既无意见,那莫如便与老奴一起多玩几个花样儿如何?」却见
那假太监承远此刻间也已褪光了一身螨袍衣服,露出了个干瘦的躯体与他那身体
截然相反异常粗大的下体,犹自一挺一挺摆弄着,急不可耐道:「小盼儿乖乖,
你可曾准备好了,老奴要从后面把你抱到床上去,玩足操穴儿射精啦。」
眼前这香艳场面太过刺激,就在赵启隐忍不住,想要伸出手去,握一握握裤
裆间,那有些跃然试动的灼热事物儿之时,倏地听闻耳旁一颗结着红菱绸缎的大
树之上方向,也是如自己一般,传出一个听似极为舒爽的呻吟嗓音:「啊……糟
糕……又忍不住先射出来了,这承远老奴撩拨女人的手段果真高明,贼他娘的爽
死了。」
「是谁?」赵启于蓦然间瞬间警醒过来,也顾不得下档口处的一阵阵灼人欲
望,当即起身一个飞身起跃纵至地平树下,抬手托枪向上瞄准,气机遥遥锁定树
上那人,低声沉喝道:「是谁在这里藏头露尾,鬼鬼祟祟的,再不出来别怪某家
不客气了。」
俄顷,却听树上一阵悉悉索索的细碎之音,一个头戴银冠身披白羽大裘的赤
胸汉子从丈余高的大树之上一跃而下,好似浑不在意赵启手中杀人重狙,伸手懒
洋洋的仰头对天打了一个哈欠,拿眼斜撇着赵启,意态慵懒的说道:「兀那和尚,
万中机会难求,大好好的仙色活春宫你不好生欣赏也就罢了,却又为何阻我美事?」
说着竟是一掏裤裆,将那射的已经瘫软不堪的疲惫事物一下塞回裤裆。
「这淫徒方才在这树上早就已经发现我了?」赵启听及那赤胸白裘大汉提及
杨神盼,心中虽为痛极,但终究强自忍耐弹压下去,眸中寒光四溢,道:「你这
淫徒,既是方才已经发现我了,为何却不出手?」
「你虽出现却又未曾干扰我之好事,我却为何要对你出手呢?」但见那头戴
银冠的赤胸白裘大汉目中露出一缕玩味之色,道:「怎么你想杀我?你当真不知
道我是谁?」
「你是什么身份干我何事?」赵启心系殿内杨神盼之安慰,却无心思与他打
着哑谜,手中步枪瞄准了白羽大汉,沉声低喝道:「我管你是谁,三数息之内,
你不答我,我便让你就地变成一具无头死尸。」
「那就试试?」那头戴银冠的白裘大汉好似听见了一件极为好玩的事情,竟
是主动抬头向前,眉心处顶住赵启那黑洞洞的枪口,盯着赵启眼眸,好整以暇道:
「我数三声,你来杀我。」
「一、二、三……」随着那白裘大汉口中三字落下,赵启眼中杀机毕露,便
欲执起腰间利刃将眼前此人格杀当场,但他念头方转,还未有所动作,顿时只见
那白裘大汉那同样也是紧紧盯着自己眼眸的漆黑眸子中似有一股沛然莫御的神压
乍现而出。气机凶流涌动之下,赵启竟是手足皆麻不能稍动。
「你是那神念老殿主的徒子徒孙。」这股让人感觉到无上严寒的可怕感宫与
那神念的无形威压何其相似,再度涌上赵启心头,赵启识得厉害,不敢小觑,当
即便欲咬破舌尖,倾尽全身之力与之一搏之时,却倏忽间浑身威压顿时瞬间消散,
凝目一望,只见得站在自己身前那头戴银冠的白裘大汉此刻间一连声的剧烈咳嗽,
一边以手拍打着胸脯,一边对着赵启遥遥摆手道:「哎呀,先不打了,我的老毛
病又犯了,真是碍事。」
那压迫在身上的剧烈气机蓦然消失,赵启心头一松,却也无再度进行追击的
念头,抬手挎枪,收了那凶猛的前扑势头,皱眉道:「你究竟是谁,当真不与我
在这较个生死高下吗?」
「不打了不打啦。」那白裘大汉此时咳嗽似乎发作的愈发的厉害,一连声喘
着粗气儿气喘吁吁道:「我与你在这树上萍水相逢,又无冤无仇,根本没必要执
那刀兵相见嘛。」说着伸手屈指弹去飘落在肩头的大树落叶,笑道:「大和尚瞧
你的样子不像是神殿中人,这神王宫中宫禁颇深,寻常人等是不能轻易靠近的,
告诉我你是怎么闯到这里来的。」
赵启闻声脑中警觉顿生,双眸如炬,紧紧盯着那白裘大汉那一张浓眉入髯的
豪放脸堂,并不答话,只在心中想道:「这人如我一般也在这里窥视莫非也是那
入宫劫寇的豪侠儿?」想着旋即心中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不对不对,第一,眼
前这人仪表堂堂气势非凡不像是一个普通人,第二,这人在神王宫中出现的时机
和地点都不对,与其说是镇压神殿的神通大能,不如说更像是一个久居王殿的皇
族后代,这等从容中不失纵意洒脱的心气神,非上位者寻常人是模仿不来的。」
「却不知他是神殿中哪位庆氏皇族高阁的子孙后代。」赵启苦心竭力的思索
着,耳中识觉一动,忽而听得身侧忘忧宫殿阁内传出一个男子的剧烈喘息之声。
这个声音的主人此时此刻间似乎正在享受着人世间的什么极致美好事物一般,一
边散乱而又有节奏的『啪啪』撞击拍打着,一边嘴里还不忘发出那打着音颤儿的
低低呻吟。
「糟了,盼儿姑娘……」赵启心中痛极,这才想起方才紧要关头自己竟将那
假太监承远给忘在了脑后。一想起在那肮脏不堪的宫寝之中,自己心中最为牵肠
挂肚的杨神盼此刻间正被一个假太监抱在床上,掰着臀瓣儿一下一下操着屁眼,
心中就是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在这种心中巨大扭曲的阴影牵扯之下,赵启体内明
神功无端自转,浑身气势陡然暴涨,竟是忍不住一个甩肘托枪上肩,便要这么闯
将进去,将那殿内正对着自己心中女神行那龌蹉之事的假太监承远一枪暴毙。
正当赵启处于暴走边缘几将失去理智之时,却听那白裘大汉轻轻咳嗽了一声,
道:「兀那大和尚你如不控制好自身气息,只怕顷刻间就要道消人亡啦。」
关键时刻赵启闻见那白裘大汉给到自己心头恰当好处的声音,刹那间惊醒过
来,不觉头上浸出一层冷汗,赶忙运动玄功压制住那自丹田中汹涌而出,疯狂窜
向四肢百骸之中的缕缕真气。少倾功夫,赵启成功将那游荡在体内的真气压回丹
田,一抱拳道:「多谢兄台出声提醒,赵某感知不尽。」
但他此时虽说着话,心中却尤未忘却那种狂闷压抑,蚀入骨髓的灼人酸楚,
一摆身形,手掌扣上枪支,仍是打算将那殿内正不断侵犯着自己女神杨神盼的假
宦官承远老贼一击毙命。
「大和尚,还是再好好想想吧,我如是你便不会这么做!」却见那白裘大汉
不带有一丝感情的冰冷眸子盯着赵启眼眸,冷冷说道:「我曾经也如你这般深深
爱过一个女子,咳咳,没奈何只是此生命中注定无她。」
「你能够懂我?」赵启隐秘心思被人如此轻描淡写的窥破,心弦一颤,不觉
怒道:「你我居身处境本就不一,你如何能说的出这般轻快话来,你这没见过这
世间险恶的皇族混账货儿,你却说说,你若如我一般境界处境却要如何沉着应对?」
「你怎知道我没经历过那刻骨铭心的痛苦?」那白裘大汉被赵启一通羞辱也
不动怒,用手拢了拢胸口那微微倘开白毛大裘,熠熠生辉的双眸如有生出无穷念
力,定定看着赵启眼眸,一字一字道:「很简单!既不能够改变心中之痛楚,那
不如换个方式去狠狠的享受这份埋藏在心底的沉颠颠痛楚吧。」
第二十七章雾现
「享受……?」刹那间时节,赵启脑中恍如过电一般,闪过诸多历往画面,
有昔日寒冬受训操练痛下苦功,有昔日枪法无双勇夺三军桂冠,有昔日因失手伤
人致死而携枪远叛故国,更有曾经因目睹自己心爱之人横遭侮辱而险些入魔身死,
这些无穷无尽的走过人生一幕幕画面俱都在一瞬之间涌上赵启心头,端的是脑壳
欲裂,痛苦不堪。
「绝望,屈辱,不甘,痛心,仇恨……」却见那白裘大汉此时仿若也是受了
赵启心绪感染一般,状若疯癫,双手附后挺直了身躯,高仰起下巴,缓缓闭上眼
眸,浑身上下猛地一阵剧烈颤抖,疼痛半晌过后方才从口中深深吐出一口浊气,
感慨无边道:「痛,真是痛入心扉,多少年来没有享受过能让我如此愉悦的痛苦,
那和尚……不…是赵启,赵兄弟,你看看我是多么的享受在你之心头的剧烈痛楚
啊!」
「神念老儿的九龙望气之术!」再一次亲眼感受过天下苍生之主神念那一身
鬼神莫测骇人神通的赵启忽而从那幽暗而不见底的深渊心境中清醒过来,迅捷抬
手举枪对准了那站在自己身前意姿慵懒散漫,似乎还沉醉在赵启那连绵不绝心境
中的白裘大汉,沉声喝到道:「你绝对不是那神王宫的寻常皇族子孙,说,你到
底是什么身份,这样接近我又有什么目地。」
「目地?」那白裘大汉被赵启手中G- 22式狙击步枪再度指住脑门,却是
毫不在意的仰头哈哈一笑,伸手一点,指着赵启裤裆下那高高凸起的雄壮物什,
摇头笑道:「你先别问我是什么身份,看,人的身体是最老实的,你敢说你刚才
心里想着那灵隐圣女杨神盼被那承远老奴在这殿内床上挺着棒儿怒插屁眼儿射精
的场景,这心中没痒,这物儿没硬?」
「休得胡说八道,神盼在我心中圣洁非凡,你不得用如此言语轻薄于她。」
赵启强自忍耐着下体鼓动的燥热,道:「你若再用言语侮辱于她休怪赵某不留情
面!」
「赵兄弟,那你可知那立誓要拯救天下苍生的神女杨神盼当初从灵隐出世,
入得这神王宫中之时也是如你这般心头有着一股不屈的傲人神采吗?」那白裘大
汉好似浑不在意赵启口中威吓之语,仍是在自顾自的叹息说道:「只是可惜,可
惜了那自灵隐空尘遁世而来的杨神盼虽是那圣洁无暇的神女身份,终究却也绕不
开这神王宫中的无二铁律,这入得宫中的当晚,便让着这神王殿内的一众权贵子
弟们藉着清衣受戒的规矩,给掰开了腿儿,弄到床上去插穴儿受精去了!」
那白裘大汉说着,略微抬目瞥了眼已是听的脸色燥热,用手捂着裤裆一脸惊
愕的赵启,嘴里啧啧笑道:「你须知道在那个时节,神王殿中还无如今这多规矩,
兄弟们在床上插那灵隐少女杨神盼插的是可爽啦,这边刚刚才在小嫩屁眼儿里射
了精,那边再伸手去抓捏,揉一揉杨神盼胸前那对浑圆结实的大紧挺儿……这却
是马上又是硬了起来,用手夹着小腿儿撸上一撸,凑合的来着却也还能再射上一
发………」
那白裘大汉眉飞色舞的说着犹不尽兴,接连用手对着赵启比划:「你知道杨
神盼那稚嫩丫头的一对浑圆大奶儿可是委实紧挺,兄弟们每次在床上操的爽了便
会伸手去拽那稚嫩丫头的峰顶抹胸,也无需太过用力,只需用上一根小拇指儿轻
轻那么一钩,这稚嫩丫头的那对雪白大奶便会自个儿挣脱束缚,弹了出来……啧
啧,任谁瞧见了杨神盼这稚嫩丫头被人从身后握着大奶儿插足儿操屁眼的骚骚样
儿,想不硬儿那都是不行!」
「你在胡说!盼儿姑娘若是真的如此被人胁迫,她的内心也一定不会就此屈
服的!」
此时的赵启双眸充血,睁的通红,用手紧紧握住裤裆下那灼人欲死,坚硬到
了极点的骇人物什,此时的他已全然忘记了方才自己对那白裘大汉立下的一应豪
言壮语。
「赵启,真不幸,你又猜错了。」便见那白裘大汉笑吟吟地道:「那杨神盼
起先也确实如你说的那般硬气,便算是每每被着神殿一众人等在床上插着小嫩屁
眼儿干至高潮之时,都会屏气禁神,强自隐忍着心中快美旖念,绝不向人轻易低
头。」那白裘大汉说着一顿,看了一眼赵启因过度隐忍欲念而微微发颤的身体,
竖掌向天,缓缓伸出了三根手指道:「但是,神殿一众淫徒们仅仅只用了三个月
的时间,便教会了她如何挺着双白嫩大奶儿,翘着个屁股蛋子屈服在男人胯下,
替着他们一个一个轮流吞棒儿含精。」
「赵启,换句你们的话来说,就是你能够想象的出,那气质出尘美如画中谪
仙的神女杨神盼,翘着那满是男人浓精,被操的合不拢屁眼儿的挺翘屁股蛋子,
跪在神王宫成排的淫徒们脚下,缓缓的颔首儿开唇,替着他们每人一个一个认认
真真的轮流口交含精的那种刺激场面么?」
「不能!」赵启双眸赤红,不觉伸手探入裤裆,神智几将崩溃。
「是的,这画面太过刺激,我也不能想象。」却见那白裘大汉也如赵启一般,
闭上双目,伸手入档,一边缓慢的撸动着那不住再度胀大的灼人事物,一边微微
颤抖着身躯道:「可是我却想说,这神女与淫徒,圣洁与下流,那灵隐神女杨神
盼与那神殿一众淫徒在床上想想就很刺激的杂交场面,却是本人,我,亲自抄刀
一手策划出的。」
「不,这绝无可能。」险些丧失理智的赵启大吼一声道:「神盼虽被这神殿
诸人给夺了清白身子,但她绝对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般会主动跪在男人脚下,替
男人口交弄精的堕落淫娃。」
「不,她是的!她不但这样替很多人做过,而且她的意念身躯,她的高傲冷
艳不食凡间烟火,甚至是她的整个灵魂都已经完完全全的臣服在了神洲铁律的淫
威无情践踏之下。」
「不,我绝不信你!」赵启眼眸中杀机顿现:「不要说了,神盼绝不是你口
中所说之人。」
「你必须信我,她是!」那白裘大汉面对赵启那张似欲随时爆发的充血眸子,
步步紧逼,无比冷静道。
「凭什么,就凭你一张说的天花乱坠的三寸不烂之舌么!」赵启强自收回心
神,竭力平复着涌动在自己心中的无穷浴火。
「就凭我是这神王宫的一殿之主,大庆朝一国之储君。」那白裘大汉面色沉
着,双眸一瞬不瞬盯着赵启,一字顿一字道:「就凭我是未来的大庆朝正统神君
——祁皇朝!」
「从你出手之时,我便早该知道的……」刹那间时节,赵启眼前一阵眩晕,
忽觉胸前一窒,自己先前在心中准备好的诸多理由借口,竟像是一面浮空的镜子
一般忽地一下被人猛力砸碎。端的是心念如灰,好不痛苦。
「祁皇朝,你既然能够窥我的心思门禁,那你现在可曾知晓我之心思。」赵
启竭力忍耐着自己那因对杨神盼一半失望一半痛苦而微微颤抖握着枪的双手,他
害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就会一枪蹦掉了眼前这身份异常尊贵之人的脑门。
「很好,你并没有像寻常人一样畏惧本尊。」那白裘大汉祁皇朝似乎在享受
着赵启缠绕在心头不住壮大的炙热欲望,插在裤裆里的手一阵猛烈抽动:「赵启,
你可知道潜藏在你心底最阴暗处的这股欲望到底有多么的让人兴奋欲死吗。」
那祁皇朝口中看似随意说出的一句话,却如有魔力般疯狂涌入赵启心弦,气
机牵引之下,赵启竟是蓦地一个寒颤,心中竟尔再度联想到了自己心中那最圣洁
无暇的神女杨神盼小嫩屁眼儿还在往外流着男人那刚刚射将进去,还未曾干涸的
滚烫浓精场景,竟是一个不留神,手掌撸动,险些便要与祁皇朝那一般光天化日
之下大刺刺的自渎起来。
赵启狠狠一咬舌尖,点点腥咸的血腥之味与刺痛之感将混乱的心绪再度拉正
归位,咬着牙喝道,「祁皇朝,快点停了你那妖术,你与那神念老儿一般都是变
态。」
「说的好!」祁皇朝那有些赤黑潮红的高大身躯颤抖更甚,仿佛在进行着最
后冲刺较量:「我祁皇朝若无这等异于常人的洪水心性,却又怎能以一皇宗末流
血脉之躯而登顶神殿武道大统,练成那恒古以来祁氏皇族就从未有人踏足过的领
域九龙望气?」
「那你又可曾知道为了能够登上那至高无上的九龙宝鼎,我的这双手沾染过
多少至亲之人的鲜血!」祁皇朝脸上倏而涌现过一抹与他气质身材截然不相同的
懊恼悔恨之色:「为了能够再进一步,我甚至要亲手将我心中挚爱推入那万劫不
复的宗门炼狱,那可是我最亲爱的姐姐啊——」
赵启却听祁皇朝一声呻吟,浑身上下竟尔剧烈颤抖起来,那本自在不住酝酿
着快感的祁皇朝竟是一下握着胯下那粗大事物对着裤裆外突突直射,待得半晌功
夫,射的点滴不剩疲软之后,这才缓缓将那绵软事物收回裤裆,那自渎后慵懒而
散漫的眼眸斜斜瞥了一眼在旁已是看的目瞪口呆的赵启道:「赵启,你不用在我
面前遮掩,我能感受的到,你真的和我很像很像,我们都是那万中无一绝无仅有
的同一类人,我能预感的到你那颗深藏在心中蠢蠢欲动的心,相信我,你早晚有
一天会变的如我一般,甚至更加残酷!」
祁皇朝说着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笑容道:「赵启,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感谢我的,
这是我祁皇朝以九龙望气之术教给你从痛苦中感受愉悦人生中的第一堂课。」话
声一顿道:「怎样?赵启,神念能给你的,我祁皇朝一样也能,在接下来的漫长
的时月里要不要与我祁皇朝一并共肩而行逐鹿神州!」
赵启眼眸中在那一刹那精光闪现,似乎是动了心思,却不言语。祁皇朝见此
却也丝毫不曾动怒,那显现出病态的脸庞之上逐渐显露出一丝兴奋的贪婪之色,
道:「当然,作为报答,我会让你也享受我那如人间帝皇,至高无上的快乐痛楚!」
「赵启你考虑的怎样?」祁皇朝对自己的提议好似颇有信心,双眸盯着赵启
那对渐显沉着冷静的眼眸静静等待着赵启回复。
「大宫主殿下好意,在下赵某心领!」俄顷,却见赵启收回枪支,一拱双手
抱拳道:「只是赵某初来这神殿当中任职,却无大宫主殿下那般雄伟心思,赵某
只想在这神照峰中偏安一隅,守着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儿一同渡此漫长人生!」
「你拒绝我的提议不后悔?」祁皇朝见赵启开口断然拒绝自己伸出的橄榄枝,
淡漠的脸色中不见有任何喜怒:「要知这当今天下有多少人争着抢着,挤破了头
颅也想入本尊御前座下听令,本尊能够给你的好处妙处,你真的能够想象的出么?」
祁皇朝说着却见赵启眼中神情愈发凝重坚定,心知事已不可违,也不着恼,
当即抬头洒然一笑叹道:「到底是本尊的九龙望气之术与那神念相比差了许多境
界啊,也罢,你现在不用立即就拒绝本尊,赵启,我不怕摊开了心扉的告诉你,
我害怕你,但也很欣赏你,在我心里这个位置我会一直替你留着,待得日后你真
正的见识了这世间病态的万物苍生,想明白了,想通彻了,再来找我也是不迟!」
祁皇朝那异常强大的自信神采外溢而出,「赵启,我相信你与本尊定然会有
共同携手逐鹿九州的那一天!」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