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歪传】(卷02)(14-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14章
正午。
詹府大厅外早已摆好了各种香案、供品,贵族们也将此处围得水泄不通,拜
师仪式即将在帝都所有贵族们的见证下举行。
张重、詹尼等一行人从偏厅走了出来,张重向詹尼和洛迪行了一礼,这才走
到香案正中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拜师仪式正式开始——」老波特扯着嗓子大喊一声,周围的贵族们好像比
自已升官还要高兴,巴掌拍得通红。
卢姆在贵族们的掌声中走了出来,离张重三步时停了下来,缓缓跪下。
看着卢姆在所有贵族尤其是自己老爹、帝国皇帝的见证下跪在自己眼前,心
中快意,表面上却是满脸严肃,道:「卢姆,入我门下,就要遵守我门下规矩—
—『七戒三杀』,不然的话,即使你达到圣域级别,本座也要清理门户,你可愿
意?」
卢姆一愣,心说之前可没说这一条,但此时也没了办法,只得问道:「敢问
是哪七戒三杀?」
张重微微一笑,其实只是他灵机一动临时攥出来的,小说中的那些名门正派
不都是这么干的么?于是张口道:「一戒欺师灭祖、二戒滥杀无辜、三戒偷盗、
四戒淫邪、五戒妄语、六戒贪欲、七戒奢靡,此为七戒。」
「凡我门下,需锄强扶弱,遇以下三种人,必杀:滥杀无辜者,杀;奸淫妇
女者,杀;不仁不义者,杀,此为三杀,你可愿意?」
若真按张重所说的,他自己早就被杀了千万遍,之所以这么做其主要目的一
是为了搏个好名声,二是为了控制卢姆,以后若是不听话,随便一个理由就可以
正大光门的清理门户,以提升实力来诱惑卢姆,再以清规戒律来约束卢姆,恩威
并施,方是正道。
卢姆心中早就把张重骂了千万遍,若真按张重所说的,他还怎么来争皇位,
但说一套做一套的本事他也会,所以毫不犹豫的道:「弟子愿意!」
张重猛的站了起来,环顾四周,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满意的点点头,
高声道:「我,紫焰家族,欧西里斯海德,今天正式收龙血家族卢姆巴鲁克为徒,
天地鉴之。」
「好——」在场的贵族们纷纷叫好,掌声四起,洛迪也跟着鼓掌,眉头却是
微微一皱,一旁的詹尼看着张重,若有所思。
老波特再次喊道:「拜——再拜——三拜——」
卢姆心中郁闷,不得不顺着老波特的声音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响头,这才接过
侍女手中的茶杯,恭恭敬敬的递给张重,张重接过来,粘了粘唇,这才扶起卢姆。
「仪式结束,开席——」随着老波特的声音,众人纷纷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开
始大吃大喝。
直到傍晚,贵族们才全部离开,宴会一结束,张重就被詹尼带到了偏厅,坐
在沙发上,詹尼道:「欧西里斯,我问你一件事,你可要说实话。」
张重一愣,还是马上道:「母亲放心,只要我知道,一定实话实说。」
詹尼满意的点点头道:「你方才收徒时为何要带上家族姓氏?」
张重一惊,没想到詹尼洞查力如此惊人,一般来说,像这种正式场合带上各
自姓氏也没什么不对,但巴鲁克这一姓氏乃是龙血城堡历任主人的姓氏,如此一
来,张重那句话就有紫焰战士力压龙血战士一筹的嫌疑,于是反问道:「母亲为
何如此问?」
詹尼却是没被糊弄过去,道:「少打马虎眼,你做事素来稳重,我就不信你
是无意说的。」
张重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实话,詹尼应该不会拿他怎么样,道:「我确实是
故意的。」
「为何?」詹尼虽然早就猜到了,但还是有些惊讶。
张重一叹,问道:「母亲可知道紫焰家族和龙血家族之间的渊源?」
詹尼奇道:「我只知道两家同样是四大终极战士之一,莫非还有什么其它渊
源?」
张重解释道:「龙血家族、紫焰家族、虎纹家族和不死家族,并称四大终极
家族,五千年前几乎同时崛起,四大家族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四家从来都是同
进同退,一家有难,另外三家必会以死相搏,所以当年除了三大神级强者外,四
大终极家族就是最强的象征。」
「原来如此,然后呢?」詹尼插了句。
张重接着道:「两千年前,四大家族的先辈们全体去了地狱,甚至就连七八
级的青年也不例外,只留下一些老弱妇孺,从此四大终级战士家族便衰败了下去。」
「怪不得林雷会选择地狱。」詹尼何等聪明,马上猜出了大概,道,「这么
说是因为龙血战士崛起后并没有提携你紫焰家族,所以你心生怨恨?」
张重哪会承认,那也显得自己的肚量太小了点,但他也没敢提林雷那事,只
是道:「我三岁那年,父亲和大伯去过一趟龙血城堡,希望他们能看在当年的情
份上弄点凤血,让我成为一名真正的紫焰战士,恢复家族的荣光,但是当时的高
层传下话来,将父亲和大伯给轰了出去,而且父亲和大伯还被值守的神卫所伤,
没过两年双双郁郁而终。」
看着一脸忧郁的张重,詹尼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哪怕是站在她的角度,也
觉得龙血城堡有些过份了,只得道:「那你可知道是谁下的命令?」
张重摇摇头,詹尼安慰道:「沃顿和巴克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做才对,此事只
怕另有隐情。」
「哦?还请母亲指教。」张重一听,来了精神,这事其实跟他并没有什么关
系,但他毕竟占据了欧西里斯的身体,多少还是能体会到欧西里斯的复仇之心,
若能帮他报此大仇,也算是对他的一种补尝了。
詹尼摇摇头道:「我也说不上来,不过此事你暂时别管了,我会给你打听的。」
「多谢母亲。」张重喜道,若有詹尼帮忙,此事就简单多了。
詹尼却道:「你先别高兴得太早,如果不是沃顿他们做的,我自会帮你,但
如果真是他们做的,我劝你还是忘了这件事为好,龙血城堡已经有三个中位神了。」
「多身母亲提醒,我知道了。」张重刚穿过来时就知道了龙血城堡的实力,
只是阴差阳错的上了眼前的美人,只要暴露出去,龙血城堡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
他,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也不得不做出反击,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拼着被贝
鲁特杀掉的危险,也要一口气升到上位神,灭掉龙血城堡。
「欧西里斯的父亲宁可去求龙血城堡也不愿意找罗莎莉,看来他们之间肯定
是出了什么问题,只是这样一样,却是苦了欧西里斯了。」詹尼心中一翻脑补,
倒是省了张重不少口舌。
「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告退了。」张重站起来道。
詹尼还想跟张重多呆会,心中一急,脱口道:「那你晚上再过来陪我…喝酒
吧。」
说完詹尼俏脸上浮现出两朵嫣红,差点把实话说出来了,心中羞怯不已,赶
紧掩饰道:「我明天又要闭关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想和你谈谈心。」
张重哪还不明白詹尼的意思,一语双关的笑道:「母亲放心,晚上我一定过
来陪你。」
詹尼心中如小鹿乱撞,脸皮红到了脖子上,悄悄的深呼吸了几次,镇定道:
「嗯,去吧。」
出得门来,张重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妞可真够厉害的,连这都能看
出来。」
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暗道:「我天天跑去跟罗琳鬼混她会不会知道?」
想到这里额头上已经有些冷汗溢了出来,张重脑海里一遍一遍的回想着最近
几次詹尼闭关时自己跟罗琳上床的情景,等等,昨晚心里高兴多喝了几杯,趁着
月黑风高钻进了罗琳的房里,罗琳平时都是先假装反抗几下,然后表现得比张重
还要生猛,昨晚好像并没有反抗啊,而且到高潮的时候也一直压抑着呻吟声,自
己当时没当回事,现在想想,莫非张重一路急走快跑,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推开
罗琳的房门,对着一脸愕然的罗琳张口问道:「昨晚我操你没有?」
卷二15章
张重一身金盔金甲在街道上巡视着,身后跟着首领装扮的温迪,今天轮到天
狼军团值守街道,由于张重昨天收当朝皇子为徒,连带着天狼军团也神气了不少,
个个意气风发。
每一两分钟就有一队神卫军从张重身边走过去,张重有些皱眉,问道:「怎
么这么多人?」
温迪赶紧道:「首座,我们一般都是每队单独行动,除了两个小队在把守青
龙区的两个大门,其他小队都是流动巡街。」
张重不满道:「流动巡街也要不了这么多人吧?也没人会傻到在青龙区大打
出手吧?弄这么多人巡街干什么?」
温迪满头大汗的解释道:「我们也没办法,我们已经将军团一分为二,一半
人白天一半人晚上,可除了巡街实在是没什么事做。」
「没事做?帝都这么大还愁没事做?」张重一瞪眼,教训道。
「整个帝都?」温迪顿时傻了眼,赶紧道,「首座,其它三个区可比不得这
青龙区,乱得很,真要去的话,我们天狼军团的神卫们可能会累死,正是因为这
样,我们五个军团很默契的只守青龙区,其它三区就放任自流了,虽然我们的任
务是守卫帝都,但陛下也默认了。」
张重板着脸道:「我们的职责是守卫帝都,而你们却贪图享受,玩忽职守,
成何体统?」
「是,首座教训得是。」温迪心中不以为然,嘴上却比谁都恭敬。
张重挥挥手道:「去,把我天狼军团的神卫都撒出去,一个不能少,这帝都
内,任何流氓地痞,敢犯事的贵族,全都抓起来。」
「抓他们干什么?这么做不用一天,整个帝都的牢房可都要住满了。」温迪
一头雾水的问道。
「抓了放。」张重没好气的道,都说得这么明显了,这个温迪怎么还不明白,
难道非要他把话说透了?
「抓了放?这不是瞎折腾吗?首座。」温迪傻了眼。
张重摇摇头,恨铁不成钢的道:「没错,把那些混蛋都抓起来先揍一顿,然
后让他们交金币,交不出的该杀的杀,该打的接着打,交得出的全部放回去,至
于交多少,你自己看着办。」
「高,实在是高。」温迪一脸谄媚,总算明白了张重的意思,这可是一条发
财的捷径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出来,怪不得人家能当副统领。
张重哼哼两声,又道:「还有那些茶馆、酒肆、青楼之类的,挨个检查他们
的证件,只要有一条不合格,马上停业整顿。」
「明白,只要他们孝敬得不到位,永远都没法重新开业。」温迪这回总算是
开窍了。
张重再次把脸一板,道:「知道了还不快去。」
「首座放心,我敢打赌,我们天狼军团绝对没有一个人敢懈怠首座的命令,
就算是真的生病了,也会带病上阵。」温迪嘿嘿一笑,一溜烟地跑去落实张重的
命令去了。
「这帮兔崽子还真是傻得可以,连这点小事还要人教。」张重摇摇头,再次
在大街上闲逛了起来。
「咦?这个人好熟悉,好像在哪见过。」张重无意间看见一个贵族服饰的背
影从一座府邸旁拐进一条胡同里,闲来无事便跟了过去。
张重也没想隐藏行踪,前面那人好像也注意到后面有人跟踪,越走越快,最
后还跑了起来。张重索性跑了过去,一把拎了起来,往地上一丢,喝道:「光天
化日之下,鬼鬼祟祟的,你是干什么的?」
那人似乎被吓得不轻,哆嗦着看了张重一眼,失声道:「欧西里斯大人?」
「嗯?」张重听到对方喊出自己的名字,审视起那人,「你——你是——奥
斯托尼?」
那人正是奥斯托尼,东岭城城主,见张重认出了自己,一咕噜爬了起来,连
连作揖道:「对对对,是我,奥斯托尼。」
「奥斯托尼,你一个东岭城城主,没事跑帝都来干什么?」张重不解的问。
奥斯托尼解释道:「大人,我……」
「我什么我?」张重眉头一挑。
奥斯托尼被张重一句话吓得不轻,赶紧改口道:「是奴才,是奴才,奴才的
妻子是莫布公爵的外孙女,奴才这次来帝都是有事找莫布公爵。」
「莫布?拉娜莎的未婚夫?」张重一愣,旋即怒气飙升,好你个莫布,外孙
女都四五十岁了还敢娶拉娜莎,看老子怎么代表月亮惩罚你。
「正是。」奥斯托尼一脸温训。
「你找他干什么?」张重随口一问,在他看来,奥斯托尼应该是来活动的,
想升官了。
哪知奥斯托尼闻言,警觉的四处看了看,这才上前一步,悄然道:「拜火教
的人想见见公爵大人。」
「拜火教?他们找莫布干什么?」张重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莫布乃是不死
战士,他们不死战士可是龙血城堡的铁杆,难道想策反他们不成?
「这,奴才就不知道了。」奥斯托尼如实道。
张重又问道:「他们怎么会找上你?」
奥斯托尼道:「大人可还记得佩里子爵?他是拜火教的人,他给了奴才一万
金币,让奴才约莫布大人和他们的人见上一面。」
说完他又想起了眼前这位爷也是贪财的主,马上又道:「那一万金币,奴才
回去马上拿过来孝敬大人。」
「算了,你自己留着用吧。」张重摆摆手,如今的他已经看不上区区一万金
币了,心中若有所思,道,「你见过莫布没有?」
「还没,奴才昨天就到了,等了一天,说是明天才传唤奴才。」奥斯托尼脸
上没有丝毫不悦,那莫布愿意见他,已经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了。
张重点点头道:「嗯,暂时不要告诉他,明天我来找你,到时候再看要不要
告诉他。」
「是,大人。」奥斯托尼说完,站在原地躬着腰一动不动。
张重皱眉道:「嗯?怎么还不走?」
「大人,奴才……」奥斯托尼吞吞吐吐的道。
张重训道:「有什么事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奥斯托尼深吸一口气,道:「大人,昨天的收徒仪式奴才也去了,得知大人
也在帝都,奴才就传信回去把麦茜也接了过来,今晚就到……」
「什么意思?」张重正想着拜火教的事,不耐烦的问道。
奥斯托尼却道:「自从大人走后,奴才按照大人的意思,没有大人的旨意奴
才从来不敢碰她,她每天都是自己解决问题,所以……」
张重心中一笑,却是明白了奥斯托尼的意思,笑道:「所以怎么样?」
奥斯托尼额头见汗,颤声道:「所以,奴才想请大人今晚操她一次。」
张重哈哈大笑起来,道:「好,看在你这么忠心的份上,今晚就好好操你老
婆一顿。」
「谢大人赏,谢大人赏……」奥斯托尼一脸喜意,一边鞠躬一边后退,一直
退了四五十步后才转身离开。
「这老东西,真是戴帽子戴上隐了。」张重笑骂一句,开始寻思起拜火教的
用意。
神卫们早已跑去其它三区赚外块去了,此时的街道上显得异常冷清,张重边
走边思索着,暗道:「这事透着邪乎啊,拜火教想要跟龙血城堡争夺信仰,暗中
支持罗奥帝国和莱茵帝国,这事就算做得再隐秘,开战后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
发现,所以他们必须要速战速决,只是,这事跟那莫布有什么关系?」
「莫布是巴克的儿子,巴克是林雷的铁杆,现在也是唯沃顿马首是瞻,敢动
莫布那就是跟龙血城堡过不去,那尼古拉斯一世应该不会这么傻吧?」
「等等,有没有可能,那莫布有没有可能是这次三国联军的大元帅?论经验、
战功和身份,莫布绝对够格,而且那洛迪为了拉拢他,连亲生女儿都送出去了,
莫布也是洛迪的铁杆,只是平时闷头修炼,不引人注意而已,果然最了解自己的
就是自己的敌人,最了解洛迪的,就是那位尼古拉斯一世陛下了。」
「如果说莫布是联军大元帅,那么拜火教找他又是为了什么?他们的目的是
要速战速决,再联系莫布,策反?傻子才信!刺杀?要刺杀圣域巅峰强者恐怕得
圣域极限强者才行,而且还得承受龙血城堡的怒火!难道是贿赂?让他故意输?
以莫布的身份,真输了,除了丢脸外,也没人能拿他怎么样,倒是有这个可能,
只是这贿赂的东西只怕是十足的珍贵。」
「现如今莫布最大的心愿估计就是成神了,难道是神格?不对,如果是神格,
巴克早给他了,看样子,应该是想要他独立成神才对,那又是什么?」
「天下间又有什么能让莫布故意输掉战争?他如果输掉了,估计以后会在拉
娜莎面前抬不起头来。咦?拉娜莎?如果他输掉战争能马上得到拉娜莎,那他愿
不愿意?只是他们结婚已成定局,他也用不着这么着急啊。」
「等等,还有一种可能性——」张重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马上喊道:「来
人——」
「妈的,这帮兔崽子是想钱想疯了,一个都没留下。」结局却让张重尴尬了,
一连喊了三遍都没有一个人出现。
不得已,张重只好另想办法,暗道:「詹尼闭关去了,这种事不好打扰她,
温迪那小子也不知道跑哪个区去了,现在我认识的人中,最了解拉娜莎的估计除
了她们宿舍的几位就剩下那个玛格丽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先去碰碰运气。」
还好,张重离莫奇的府邸不远,瞧了瞧四周没人,越过墙头翻了过去,里面
是一座花园,看园外布局应该就是莫奇一家平时起居之所。
伯爵府的那些侍女又如何发现得了张重,穿过花园,闲庭散步般一间一间找
了起来。
张重突然听到一间房子里传来非常轻微的交谈声,轻轻走了过去,透过窗户
一看,竟然是莫奇和马特二人,听了会,他们正商量着如何瓜分联军的主帅和副
帅的位置。
「哼哼,这莫奇平日里不是向来以皇帝的铁杆自居吗?背地里竟然早就投靠
了马特亲王,这一出无间道玩得漂亮啊,我要不要把这事告诉陛下?还是算了,
没好处的事不做。」张重听了会,也没兴趣再听下去,于是再次寻找起来。
马格丽正在卧室里绣花,这是帝都贵妇间最近流行的一种时尚,其实也就是
贵妇间互相攀比而已,各种奢侈的东西都攀比完了,就开始向技术类发展,从最
初的伺候男人的技术到如今的绣花技术,都是如此。
她虽然被张重控制,但并不影响她日常行动,只是她的身体不允许她做出不
利于张重的行为而已。
玛格丽突然『呀』的叫了一声,手指被绣花针刺破,一滴鲜血滴了出来,把
手指送进小嘴中含了一会,埋怨道:「到底是哪个骚蹄子想出来的缺德注意,可
害苦老娘了。」
「哪个骚蹄子想出来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这个骚蹄子马上就要服侍本座
了。」这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这个声音的主人她太熟悉了,虽然只见过两次,但一次自己被他控制,一次
被他在丈夫和情夫的眼皮子底下给操了一顿,刚想骂人,身体却突然不受控制了。
「主人。」玛格丽转过身,双腿跪地,看向张重的眼神充满了崇拜。
「免了。」张重大手一挥,双眼中两团灰色光芒一闪,解除了对玛格丽的控
制。
玛格丽马上站了起来,一手指着张重大骂道:「你这个混蛋,你到底想要干
什么?」
张重毫不心虚,冷哼一声道:「干你!哼,蠢女人,连这都看不出来,你们
这伯爵府还有什么能让本座去图的?」
「你、你这个禽兽!」玛格丽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张重哼道:「禽兽?你有什么脸说我?勾引皇帝,主动送上门给那肥猪操,
你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荡妇!嘿嘿,禽兽碰上荡妇,这不正好吗?」
「我没有!」玛格丽一脸羞愤。
「嗯?什么意思?」张重一愣。
「我……」玛格丽又开始吞吞吐吐起来。
张重不耐烦道:「说!你应该知道,本座控制了你,你照样得说。」
玛格丽知道不管她说不说,都逃不脱再次被控制的命运,只是能自由会就多
自由会的心里作祟,不由道:「是我丈夫安排的,不是我的本意。」
「这个莫奇,不能小看啊。」张重大吸口气,目瞪口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