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兽佣兵团】(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人兽佣兵团88
趁着还有时间,我打算在菲奴身上找点乐子,来缓和这几天的压力。
我悠哉悠哉地摆动腰身,让大屌在菲奴淫荡的双股幽洞中来回穿插,快感逐
渐缓缓上升。菲欧娜则扭动着健美细腻的水蛇长腰,让屁股配合着我的抽动上下
摆动着,不断提升我的舒爽感受。
她嘴巴还传来阵阵欢愉浪叫:「喔~ !噢~ !主人~ !哦~ !主人的肉棒好
热啊~ !噢~ !呀~ !又顶着尿壶的花心了~ !啊~ !呀~ !好舒服~ !啊~ !
又顶了~ !「听着她娇美的浪叫声,加上下体抽插的快感,我一时爽得没了
魂似的。
从上面不时看着菲奴美妙的背影,听着她淫乱的欢叫声,我不禁感叹,她身
材丰满,体前拥有一对高挺滚圆肉颠颠的G奶奶巨乳,分量十足,一抓下去就让
人爱不释手,平时稍微走动,都能带动双乳如果冻般抖动,那手感能和利芙的巨
乳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胸型算我所有女奴中最好看的一个,在她183cm的
高挑身材衬托下,将G奶配搭得恰到好处。
加上长身蜂腰下面长着一对肉感十足的屁股,股沟夹着性感撩人的黑色薄纱
小三角Tback,平时走动,两边的臀肉都能微微摇晃,刚才一巴掌下去,臀
肉还一颠一颠地抖动,屁股肉白里透红,让人心思与之随动。
加上一双健美有力的修长美腿,一头金色的波浪形长卷发配搭,这样的美人
交你手上给你日,叫人如何能停下手来。
我一边欣赏赞叹,一边卖力地用大屌抽插,「噢~ !啊~ !啊~ !哦~ !主
人~ !好棒~ !主人的肉棒~ !啊~ !喔~ !好充实~ !啊~ !」随着我的抽插
速度加快,菲奴也很快地进入状态。
我还故意将插入的龟头狠狠地撞顶在她的子宫口上,这种针对子宫作连续冲
击的虐待子宫方式,撞击感觉冲力甚至将她子宫颈都挤压变形了,每一下都让菲
奴都感觉大脑一阵又一阵的连续眩晕,剧烈疼痛中分泌出激烈的快感,使她痛苦
并快乐着。
她小穴里强烈的刺激感,让她只想趴在桌上,被我的大鸡吧卖力地奸淫。
插了约莫五六百下,菲奴猛然全身颤抖,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低着头,
腰肢和屁股不停的抽搐着,阴道里的皮肉更是一下一下地反复收缩扩张。
这尿壶,要高潮了!
我感受着她淫穴中一阵阵收缩带来的快感,感觉自己也快到了,于是身体前
倾,抓死了她的两只几乎爆裂开的大奶,下身开始更疯狂的抽插。
啪啧……啪啧……啪啧……啪啧……!!!
经过一阵阵欢快的皮肉撞击的声音之后:「喔~ !!!」我发出一声长啸,
一股浓烈的洪荒之力,从我大屌的马眼喷涌而出。
亿万兽人子孙大军蜂拥冲向菲欧娜的子宫中心,瞬间占领了整座宫殿,不少
军队还反扑涌回阴道,沾满了整座隧道,和我大屌的皮肉也粘稠在一块儿,一并
解决了我和她的真菌困扰问题。
我射精后一直紧紧抱着菲欧娜,感受着精液在湿润温暖的阴道中喷涌,菲奴
则半番白眼,身体哆哆嗦嗦,口中咯咯发着呓语,身体不能动弹,。
我们两人就保持这姿势一动不动享受着高潮给双方带来的快感,任由精液混
着爱液从菲奴的阴道边缘渗出,沿着皮肤一直流到我们的膝盖边上。
这次高潮持续的时间比以往要长,好几分钟过去了,依旧有点逸意犹未尽的
感觉。
过了多时,我感到两人都恢复意识,才忍不住将身体缓缓压在菲奴背后,嘴
巴凑到她耳边问:「尿壶刚才一直想着主人的鸡巴?还是想主人的精液呢?」
菲欧娜听了紧闭着小嘴,面色泛着高潮的红晕,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回答:
「想主人的鸡巴……」声音到后面简直无法听见。
『啪~ !』我对她后臀又是一把掌,响亮地印她满满弹性的臀肉上。
「啊……!」她被我啪得一抖一哆嗦,发出一声颤抖般的叫声,但能听出夹
杂着几分舒爽。
「尿壶你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 !敢骗主人?~ !」我假装生气。
「不~ !不,主人~ !尿壶真的想着主人的大鸡巴~ !主人请相信尿壶~ !」
她紧张兮兮地回头侧脸看我,样子带着几分天真,好像真的怕我生气一样。
见她这般可爱的反应,我应该更痛爱她才对,但这时,我突然发现菲奴除了
那双G杯肉球和圆滚的翘臀外,最好玩的地方其实是她的逆来顺受的性格。
从将她抓到手的第一天调教开始,我对她又打又骂,精神肉体各种不公各种
糟蹋,有段时间甚至将她当尿壶使用,还扔过给辛巴玩弄,但到头来她还是乖乖
地摇着肥臀来勾引我。
经过这几周相处,我判断这女人本来的性子就带有深重的奴性,喜欢被人糟
践,只不过长期受人类教会道德的价值观灌输束缚,让她看不清自己淫荡的奴隶
本性。
经过这这段时间我打几下哄几下的调教方式,她好像开始重新认识自己了,
起码开始接受我和她定下来的相处关系。
我还发现,虽然我目前手下号称女奴的二十多人,但真正的奴,目前却只有
菲欧娜一个。
其他那些女奴不说,就最亲密的薇丝而言,她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成了
我的最忠心女奴,甚至变成伙伴,我都不忍心使手段在她身上,但菲欧娜不同,
她的奴性也许值得我继续花时间在她身上,让她成为我调教下的最好玩的女奴,
和我建立真正意义上的主奴关系,将来她会带给我无穷的乐趣,成为我最好玩的
玩具。
「整整两天你都没来找主人要肉棒,等你自己痒痒了才记得翘起屁股走过来
~ !?你要要主人如何信你?」欲加之罪,顺手捏来,我的主人身份,说什么都
成立。
她听了更加紧张回答:「可这两天主人你一直有事忙个不停,尿壶找不到机
会跟主人相处求欢的机会啊~ !这次原本是苏菲端夜宵盘子给主人的,尿壶见今
晚主人难得有空,已主动要过盘子来找主人,争取与主人独处,菲奴只一心想做
好主人的尿壶,这里绝无半句假话。」
咦?苏菲?原本打算找她聊聊,没想到她却打算主动找我,看来她背后还真
的有故事可挖掘,等这几天事情忙活完了,找机会摸摸她底细。
回到菲欧娜身上,虽然我知道她说的是真话,但我可不能就此轻易地放了她。
作弄她,看她应付我捉弄她的反应,才是我真正的享受。
『啪~ !』我又一巴掌啪落,将她另一边的屁股肉打得通红通红的。
「尿壶,两天没日你,还敢顶嘴了?我说你是,你竟然敢狡辩说不是?」我
质问她。
「但是……主人,我真不是只想着主人的精液啊。」
「我说你是,你就是,懂么?」我换了一种口吻表达,试图让她明白我的用
意。
「啊?主人……」她开始有点混乱,但被我用强大的压迫力盯着她看时,从
我熟悉眼神中逐渐猜到到我真正的意思后,唯唯诺诺地说:「对不起,主人,尿
壶只是被真菌折磨得难受,才……」
「得了~ !什么都不用说~ !就知道你心从来没在主人我这里~ !」
「啊……?」菲奴被我吓得不知所措,不知自己如何接话。
「你就知道精液,那主人就赏你精液,以后不要当尿壶了,当个精液罐子,
做个人肉精液容器好了。」
「主人~ !?要拿尿壶当……什么?」她颤颤巍巍地接话,但心里忐忑不安,
不知我想玩什么花样。
「精液罐子~ !专门存放我们兽人精液的人体罐子~ !近日我的部下越来越
多,很多都都没有女奴可供泻火,但我们兽人天生性欲旺盛,一天不排泄,体内
积蓄的精液无处发泄,累积多了会反噬自身,轻则影响情绪,重则反噬自身,你
这么爱精液,以后就负责帮没有女奴的新人们处理排泄精液的生理需求,当队伍
中的精液收纳器,天天翘起屁股,让大伙在你体内泻火排精~ !」
「不~ !!!这样我会死的~ !主人请不要这样对我~ !」她一脸惊慌失措
的样子,声音提高八度,语速加快一倍,生怕我真会丢她给大伙一样向我求情。
「你不是爱精液么?他们体内多的是,这样安排一举两得,既满足你的精液
癖好,也满足了大伙们的生理排泄需求。」
「尿壶只爱主人的精液,受不了其他任何人的秽物,主人要是觉得尿壶不够
诚心,那尿壶以后不当什么女卫队长,只待着主人身边,静静地当主人的尿壶好
了。主人有需要时就随便使用尿壶,千万别将尿壶扔给其他人,失去主人,尿壶
会疯掉的~ !」她边说边用手使劲抱着我手臂,生怕我抛弃她一般。
看到她的表现,知道有效果了。
「你只顾你自己,那我的小伙伴的需要解决?」
「主人不是安排了公用女奴给他们么,尿壶见他们都特喜欢的,整天排着队
往地下室去,尿壶是主人的私人物品,一心只为主人服务,不能公开地给其他人
用啊~ !」
我听了心想,为了自己的安全,立即将身边同样遭遇的女性给卖了,果然够
奴性,合格~ !
我伸手托起她的下巴:「你就这么害怕他们?但你却不害怕我?」
「尿壶心中对主人是敬畏,并不惧怕主人,心里清楚主人其实一直很照顾尿
壶的,甚至信任到起用我担任女卫队长。虽然我被主人称呼为尿壶,但待遇不是
其她女奴能比,待在主人身边到现在全身完好,主人甚至还费体力给尿壶治疗,
尿壶很知足,心里由衷感激主人的厚待。可外头那些兽人们可没主人这般对人,
阿比尔和凯丽就是最好的例子(提醒:都被剥皮作成人偶),甚至露比也被用得
下体和屁眼双孔血流不止,人到现在还不能坐直,别说之前5位被杀害的公奴,
就昨晚上被主人安排但公奴的帕妮丝,她从昨晚到现在都在地下室内被轮番虐待,
换尿壶当他们的精液罐子,不用一天尿壶就会疯掉的。主人让尿壶为你做什么都
成,可千万别抛弃尿壶啊~ !只要主人愿意,尿壶愿意一生跟随主人,当主人的
尿壶~ !」她说到最后情深意切时,还使劲摇晃,作哀求姿态。
听了菲欧娜的真心表白,我随之对她起了恻隐之心,刚才想对她使手段的兴
致全没了。
看到周围的女奴遭遇更差,才知道自己的待遇好,因恐惧落到更差的田地而
表现出更多的忠心,以谋取更好的待遇,典型的奴才人格。
只要抓住这点,我能牢牢控制菲欧娜,将她培养成我忠实的女奴,甚至可以
用这方法,带出一队真正的忠于自己的女奴队伍来。
「你真这么想么?」
「不单尿壶真心这样想,连阿曼达、苏菲、甜儿蜜儿还有贝蒂都这样认为,
留在主人身边,有主人保护,才是我们最好的归宿。」菲奴抱着我的手臂,泛着
泪光双目真诚与我对视。
恐惧是大棒子,而优待与特权则是萝卜,萝卜加大棒用来对付生活在中下层
那些眼前只某苟且和生存人群特别好使。
而我团队周围的一群小伙伴们乐意当黑脸,不断制造恐惧,不怕没有『大棒』
使,我只需当红脸,给她们提供优待的『萝卜』,她们见过『大棒』后再尝萝卜,
自然觉得『萝卜』好吃,会为争萝卜而对我产生忠诚,满足我所有的要求。
这是我一开始没想到的意外结果,才过了半月,就开始初见成效了。只不过
这过程中多少要牺牲一部分倒霉当了替死鬼的女奴,换来其他女奴的效忠,实属
无奈但却是必须的代价。
小伙伴们,你们真是好样的~ !
「嗯~ !好了,我知道你心意,我相信你~ !今天开始,你的身体不单当我
的尿壶使,还是我装的精液罐子,供我一个人排精用~ !」
「我是主人一个人的菲奴,尿壶,和罐子~ !谢谢主人~ !呵呵呵~ !」她
笑得像个孩子般。
「那主人安排一个任务给你,薇丝受伤行动不便,我不方便给她治疗真菌,
她今天也改治疗了,你留着体内的精液,自个儿到薇丝那儿,想办法将精液转移
到她体内,替我给她治疗,明白么?」
「是的,主人,但尿壶体内的精液刚才谈话时已经差不多流干了,主人能再
填满我这个精液罐子么?这样我才好去为薇丝治疗。」她脸上又散发出一层嫣红。
「哈~ !贪得无厌的罐子~ !好吧~ !」我拍拍她屁股,示意她双腿分开,
让她私处再一次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再次挺起熊腰,将龟头对准菲奴的穴口,让巨大的凶器慢慢插进她粘稠不
堪的阴道内,渐渐地被肉壁挤压的快感让我一时间快感升温,由于之前体内有淫
液和爱液的润滑,大肉棒毫无阻碍,顺利地顶到菲奴的子宫口。
「嗯……啊……好饱满~ 主人你填满了尿壶了~ 好舒服哦~ !!」她一边揉
着自己的大奶,一边摇动纤腰想让我开始进行活塞运动。
我腰部一用力,大屌像一列动力火车一样,又在菲奴的『隧道』里开始了密
密麻麻的班次运行。每一下都像是要贯穿她子宫为目的一般地用力穿插,我被她
和我配套的『肉棒套子』紧紧夹住,每一次来回,都有大量的淫水从一点点的隙
缝喷射出来,
而我的双眼也在享受着菲奴美妙的身体姿势带来的视觉享受,配合双方交合
处的激烈碰撞,给人强烈的冲击感。
接下来就是启动发动机,开始对『工地』进行打桩运动。她亦由于这样的刺
激口中不断发出「喔……!嗬……!!!啊……!!!哈……!!」的愉悦欢叫
声。
「我要去了……啊啊啊啊啊……!!!!」这次没两百下,就将菲奴送上顶
峰高潮。
如此循环,她经历了三次高潮后,我也感到一震激灵,龟头在最后一次撞击
的刺激下,抵着菲奴的子宫口开始『噗哧扑哧』地灌输精液。
我可以感觉到,她子宫口因为真菌渴求我的精液,被我巨大肉棒射出的浓厚
精液冲击而打开,如同嘴巴一样咕噜咕噜地一口一口地吞咽我送出的精液。
连续2次精液灌输,她的子宫和阴道被我的精液填满,退出时她还小心翼翼
地用双手前后捂着阴唇缝口,生怕有一滴精华液泄露。
「主人,尿壶现在双手不方便,主人能帮尿壶穿戴内衣和内裤么?」她唯唯
诺诺地向我求援。
「呵呵,你就这样捂着,光着身子上楼去给薇丝治疗。衣服先留这里,一会
儿自己过来捡取,主人还要你服务。」我突然想到给她安排一次露出任务。
「啊?但路上会遇到他们的……」但被我双眼一瞪,她立即低头:「尿壶知
道了,这就出发。」然后左右一扭一扭地走出房门,跌跌碰碰地往二楼走去。
看着她出门后如兔子帮生怕别人逮到她那左一朵右一闪的动作,我心里乐了,
心想,将来我会在你还有其他女奴身上挖掘更多的乐子,将你们里里外外都把玩
一番。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