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为夫为魔王】(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八章
到了宅院以后,莎夏像只出笼的小麻雀似的,活蹦乱跳地到处扑腾,这里看
看那里瞧瞧,似乎对自己的新家非常满意,见她这么喜欢,艾莉和阿易也都觉得
十分欣慰。
直到黄昏,莎夏肚子咕咕作响,阿易就带着她和艾莉找了一家食肆吃晚饭,
三人坐在雅间里,边吃边聊。莎夏知道哥哥以后也和自己一样是母亲的孩子之后,
对阿易更加亲近,也更加放肆,落座的时候她竟一下坐在了阿易身上,撒娇说要
让哥哥喂自己吃饭,那娇小温暖的身躯,天真娇蛮的笑脸,让阿易一阵恍惚,莎
夏的小屁股还差点顶到他的下体,他几乎就要起反应,心中对这个小妹妹越发喜
爱,菜肴上齐之后,他就不厌其烦地一口一口喂莎夏吃下各种美食,看着她一边
咀嚼一边露出满足的笑颜,阿易觉得自己幸福极了。艾莉见阿易似乎很享受这个
过程,觉得他们兄妹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场景也让她感觉很是温馨,就没有
多指责莎夏什么,由着莎夏任性。
晚上送艾莉母女俩回家之后,阿易就和莎夏在房里玩闹,眼看快到深夜,他
却还是舍不得走,艾莉不好意思开口挽留,莎夏却毫不顾忌,扯着阿易的衣角哀
求哥哥陪着自己睡觉,阿易这才决定留宿。三人各自洗浴过后,就一起上了床,
艾莉和莎夏分睡在阿易两侧,艾莉因为女儿在身边,很是拘谨地和阿易保持着几
寸远的距离,莎夏则亲热无比地紧紧抱着阿易的手臂,要不是她还太幼小,胸前
一片平坦,又穿着一件睡衣,恐怕阿易早就心痒难耐了,然而莎夏身上那淡淡的
少女清香还是让他不住地细嗅着。
此时三人并排同眠,本就不大的床榻顿时变得有些拥挤。然而阿易根本不在
乎这点儿小事,他现在全身上下都被浓浓的幸福感所充盈,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和
自己一起睡觉,带给了他从未有过的温馨体验,这正是他期盼已久的家庭的感觉,
他的双眼已经盈满幸福的泪水,甚至从心底里冒出一个愿望,希望自己永远都能
和这两个心爱的家人在一起。
然而等到莎夏熟睡之后,艾莉扯了扯阿易的衣角,阿易刚刚入睡,忽然被弄
醒,有些迷迷糊糊地回头看向艾莉,瞬间睡意全消,只见艾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
经脱光了衣服,正妖媚无比地横躺在他面前,一手慵懒地撑着脑袋,另一手正托
着一边自己的巨乳,把乳头含在嘴里轻轻吸咬,一副很是享受的表情,这让阿易
惊讶不已,她竟然能吸到自己的乳头?!
艾莉见阿易那副吃惊的样子,满面媚笑地吐出了自己的乳头,然后对着阿易
晃了晃那只沾着自己口水的大白奶子,阿易不自觉地扑了上去,含住那只玉乳吸
个不停。
艾莉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性欲旺盛,白天又只和阿易做了两次,偏偏第二
次的时候刺激太大,让她时刻回味,小穴都一直处在兴奋状态,从傍晚到现在一
直在辛苦地忍耐着,此时一旦确认女儿熟睡,她就抛开矜持羞涩,大放魅力,把
阿易撩拨起来和自己亲热。阿易被母亲那淫荡勾人的动作给弄得欲火焚身,下体
瞬间翘得老高,他一边尽情吸奶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把鸡
巴插进了艾莉的蜜穴内,两具肉体再度缠绵碰撞起来……
他们俩在床上做了一次,下床后又做了一次,虽然因为怕弄出的声音太响吵
醒莎夏,他们俩只能十分克制地交媾,不敢像白天时一样尽情淫乐,然而两人心
中深切澎湃的情欲还是让他们干得很是尽兴,弄到半夜三更,艾莉才疲倦不堪地
宣布停战,阿易也就听话地停下了鸡巴,下床取来了湿毛巾,温柔地帮母亲擦拭
身体,这让艾莉感动极了,等阿易擦拭完自己的下体,两人穿上单衣之后,她就
紧紧搂住了阿易的脖子,将他揽进自己怀里,像所有母亲一样,轻轻揉摸着自己
儿子的头发,安抚他入睡,眉眼间全是浓浓的爱意。
阿易躺在母亲的怀抱中,觉得既温暖又安心,而那甜腻醉人的熟女肉香也让
他觉得浑身舒爽,没多久就沉入梦乡……
次日清晨,虽然两人昨晚已经清理了一遍战场,然而莎夏一醒来还是不依不
饶地问了一大串令人头疼的问题,比如为什么昨晚明明是自己抱着哥哥,早上起
来哥哥却已经到了母亲怀里?为什么哥哥两腿间竖起一根那么长的棍子?为什么
母亲身下湿了一大片……阿易和艾莉费了好半天的工夫才勉强糊弄过去,看着莎
夏那似懂非懂的可爱模样,两人不禁相视而笑,浓浓的幸福感洋溢在两人的心间。
连续三天,阿易都和艾莉母女俩呆在一起,根本舍不得分开,其间只回过两
次家,都是远远地看了看主人的情况,顺便用肉体安抚了一下寂寞的妮露,然后
就一头黏在艾莉身边,白天把莎夏送去她老师那儿之后,就先和母亲在家里干一
次,然后再一起去新宅修改检阅,或者在城里选购家具和窗纱墙画等等杂物,挑
选合适的女仆和护院,忙个大半天回到家里,母子俩就继续相亲相爱,纵情交欢,
直到莎夏回来才会收敛。接着阿易就会兴致勃勃地陪自己可爱的妹妹四处游逛,
或者和她在家里一起玩儿各种小玩具,这简直比和母亲性交更让他觉得有乐趣,
然而一入夜艾莉就会早早地督促莎夏睡觉,一等她睡着,立马拉着阿易开战……
这样的生活让阿易觉得既幸福又享受,母亲和妹妹的陪伴令他难以割舍,根
本不愿意与她们分离片刻,他甚至觉得这里才是自己真正的家。
然而到了第四天,新宅的一切已经准备妥当,大清早阿易送走莎夏之后,就
雇来了几辆马车,帮着艾莉把家里大大小小的东西全部打包装车,运往城北的新
宅里,两人一直忙活到了下午,才算把这座新家布置得有模有样。
这小半天阿易把所有的力气活儿都揽在自己身上,生怕母亲受一点儿累,他
的肉体极强,虽然忙活了许久,但是脸不红气不喘,此时只是出了些汗,却也让
艾莉有些心疼,连忙让他进屋坐下休息,拿出手巾替他细细地擦拭着面颊,艾莉
对这个淳朴懂事,又关爱自己的好儿子满意极了。她转身关上了房门,坐在了阿
易身边,擦干净他额间的汗滴之后,主动吻上了他的双唇,阿易也很自然地接住,
两人互相吞吸着对方的津液,吻了片刻,艾莉才分开口舌,红着俏脸道:「阿易
真乖…今天…辛苦你了,要不要…要不要妈妈…给你点儿奖励啊?」说着,她就
两腿一张,跨坐在阿易的大腿上,然后把个丰臀无比骚浪地前后扭动,用她那肥
美的阴部隔着下衣磨蹭阿易的鸡巴。
阿易明白母亲的意思之后,瞬间血气上涌,下体也做出反应站立起来,他嬉
笑着再度吻上了母亲的香唇,两手也开始脱解她的衣裙,迫不及待地开始接受这
美妙的奖励……
完事以后,阿易抱着艾莉坐在床边,把头埋进了母亲的一对雪白巨乳之间,
舔舐着刚才吸剩下的黏糊糊的奶汁,艾莉面带微笑,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背脊,忽
然想起了什么,问道:「阿易,你们骑士团最近这么悠闲么?你每天这样陪着我
们母女俩,会不会耽误你的正事?」
阿易揉了揉母亲那水球一般的玉乳,笑道:「不会的,最近城主好像派下了
什么大事,这几天既没有任务也没有集结令,团长和几位副团长们也都神出鬼没,
连那些小队长都……」一提起小队长,阿易猛地想起了蕾娅,心里像被什么东西
击中似的,这时他才想起,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去找过姐姐了,现在骤然察觉,
对蕾娅的思念之情不禁源源不断地涌上心头,让他觉得心里又堵又慌,十分难过。
没过多久,他和艾莉穿戴整齐之后,就一起去接莎夏,可还没等莎夏进门,
阿易就留恋不已地向艾莉道别,明明白白地说自己有些想姐姐了,今晚要去姐姐
那里陪她。艾莉虽然很是舍不得,但看见阿易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也就没有多
作挽留,倒是莎夏哀求个不停,直到阿易承诺说明天再来陪她,她才依依不舍地
放手,让阿易离开。
一路直奔蕾娅家里,两个女仆把他迎进门去,却告知说蕾娅还没回来,阿易
也不着急,就想去她房里等着她,谁知一进门就看见几个女仆正小心翼翼地蹲在
地上,捡拾地上的碎片。
此时蕾娅房里一片狼藉,像遭过贼似的,花瓶、茶杯、镜子等等物件碎了一
地,还有不少珍贵的瓷器饰品也都被砸得稀烂,这样的场景把阿易惊呆了,连忙
问那几个正在收拾的女仆这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人满面烦恼地告诉他,昨天晚上
她们主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大发脾气,把房里的东西能摔的全摔了一地,那动静
把家里的所有女仆都惊醒了,可她们知道自己主人的脾气,都怕极了,呆在外面
谁也不敢进屋去劝主人,而且还时不时听见房里传来主人的哭声,一直闹到天快
亮的时候才停歇,天一亮,主人就驾着坐骑出门去了。她们都不太敢进屋,直到
正午的时候胆气才足一些,打开房们一看发现是这副模样,管家才安排她们几个
过来收拾,昨晚她们都没睡好,现在这满地的碎片捡得她们腰都直不起来了,而
且有些瓶瓶罐罐的碎片太大太沉,她们根本不能扫成一块带出去,只能用手慢慢
捡拾,这让她们叫苦不迭。
阿易听完,心里突然涌起一阵不安,他还没猜到蕾娅为什么生气,只知道姐
姐现在情绪很不好,自己正应该好好陪陪她。这么想着,他也帮忙收拾起碎片来,
直忙到入夜,才一起把屋子收拾干净,其间管家曾经让两个女仆送来了饭菜给他,
但他满脑子想着蕾娅,心如倒悬,一点儿胃口也没有,饭菜动都没动,收拾完之
后,满心的牵挂也让他难以安坐,只能百无聊赖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突然被推开,那令阿易牵心挂怀的倩影总算出现在
眼前,只见蕾娅依旧是平时的金甲红袍装束,戴着那张精致的黄金面具,只是双
眼似乎相当红肿,眼眶周围一片淡淡的黑色,像是好几天没睡过觉一样,眉宇间
充满了疲倦和郁闷,看得阿易心疼不已,此时他一见到姐姐,整个人就像丢了魂
一样,三步并作两步地迎了上去,一边深情地看着蕾娅,一边伸出双手就想要拥
抱她。
蕾娅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悦,但随即就被怒气充斥,只见她扬起修长的右臂,
一巴掌狠狠扇在阿易脸上,把阿易给打得连退几步,差点坐倒在地,她此时气得
浑身发抖,胸口剧烈起伏,指着阿易怒声道:「你…你…你来干什么?出去!我
…我不想看见你!」
阿易被打得愣了愣神,随即捂住左脸恳切道:「我…我想姐姐了,就…就过
来找你了……」
蕾娅闻言,却更加恼怒,喝道:「呸!你少来这套,你这个负心汉,天知道
你这几天在和哪些女人鬼混,怎么?现在想起我来了,就来找我消遣?你…你给
我滚出去!我再也不想看见你!」蕾娅声嘶力竭地对着阿易怒道,一双凤目却忍
不住流下泪来。
阿易这才明白姐姐为什么生气,顿时自责不已,内心充满了对姐姐的愧疚,
他此时也慌了神,犹豫了片刻,他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忽然猛地上前,用尽全
力地抱住了蕾娅,流着泪呜咽道:「对…对不起…姐姐,我这几天…冷落了你…
我知道错了…可是…我…我真的好想念你…现在…现在见到你…我好高兴…姐姐
…姐姐……」
蕾娅只觉心尖跳慢了一拍,有些动容,但马上恢复冷硬,一边四肢乱扭想要
挣脱阿易的怀抱,一边颤声道:「你…你别花言巧语了,我不会信你的!快…快
松开…你…你再不松开…我就拔剑杀了你!」她用了全力,却怎么也挣扎不开,
阿易的身体自从沐浴过龙血之后,一天比一天强壮,又在灵雾山脉的山涧下苦修
多时,此时的蕾娅光比拼蛮力已经比不过阿易了。
阿易此时抱着心爱的人儿,只觉内心的情欲无法控制地满溢而出,也不管蕾
娅挣扎与否了,他一把扯下蕾娅的面具,再次看见那张美得令他心醉的娇颜,他
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蕾娅虽然拼命地把脖子后仰想要避开,却还是被阿易给紧
紧吮吻住,她的喉间发出阵阵愤怒的闷哼,然而她还没有偏激到要咬断阿易的舌
头,反而随着阿易口舌的侵入,那熟悉又陌生的与情郎热吻的感觉让她的身体缓
缓软绵了下来,反抗与抵触也渐渐无力,那怒气满满的闷哼也变成了一声声惹人
怜惜的哽咽。
阿易一口接一口地吸住蕾娅的唇舌,舍不得松开,慢慢地,蕾娅也有了轻微
的回应,到后来,蕾娅突然发难,像是要宣泄心中的郁闷和怒气似的,一边流泪
一边热烈地吮咬着他的唇舌,阿易也早已泪流满面,更加热切地迎合着蕾娅的索
求,两人亲着亲着就倒在了床上,开始本能地脱解对方的衣服……
差不多小半个时辰以后,两人只是空前激烈地做了一次,蕾娅就再也忍耐不
住,趴在阿易胸口上哭个不停,阿易也难过极了,抱着她一边流泪一边爱抚,只
见蕾娅一边嘤嘤地哭泣,一边使劲地拍打着阿易的胸膛嗔怪道:「骗…骗子…还
说…还说每天…都会来陪我…我…我每天晚上…都等到那么晚…你这个大骗子!
我…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阿易见蕾娅像个小女孩儿一样对着自己发脾气,那小模样简直可爱极了!自
己都快被她迷得晕过去了,只能呆呆地抱歉道:「姐姐…我…我知道错了…以后
…我绝对不会再这么冷落你…姐姐……」
蕾娅听了之后似乎安心了些,却还是余怒未消,她抹了抹眼泪,忽地支起身
体,然后两手掐住阿易的脖子,喘息道:「你…你给我老实交待,这几天你都上
哪儿去了?干了些什么?不许骗我!一个字都不许!」
阿易被掐得有些喘不过气,却还是毫不犹豫地把自己这几天的经历种种,从
头到尾事无巨细都向姐姐一一讲了个清楚。
一开始她听了艾莉母女的悲惨遭遇也是心生同情,还以为阿易这几天一直在
扶孤济贫,照顾那对母女,心中的怒气消了大半,然而听着听着,阿易就开始讲
他怎么倒在艾莉身上,怎么和她在她女儿身边大搞特搞,蕾娅的怒气又蹭蹭地往
上冒,俏脸通红的同时,两手死死掐住了阿易的脖子,掐得阿易几乎口吐白沫,
好半天她才稍微冷静,松开双手,喝令他接着往下说,还严令他把和艾莉交欢的
经历全都给略过。
后来她听阿易说起自己因从小丧母,也不禁有些心疼,但听到他认了艾莉作
义母,然后就一直和她们母女在一起,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两手齐上扯着阿易
的耳朵骂道:「你…你这个人…简直胡闹!你和她…和她都那样了,还认她做义
母,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阿易一边喊疼求饶,一边疑惑不解道:「这有什么的?我…我不也喊你作姐
姐,还不是一样和你亲热,要娶你作老婆…我…我想和你们相爱,也想让你们做
我的亲人,这有什么不好么?」
「你…你少做梦了,谁…谁说要做你老婆了?」蕾娅一听脸上更是红得发烫,
虽然心里还是忿忿不平,可一见他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一想起他幼年丧母,如
今才十八岁就在外独居,那份渴望拥有家人的心情让蕾娅怎么都提不起气来责怪
他,不禁长叹一声,坐在一旁忧愁道:「这才几天…你就又要娶别的女人…你这
么花心,以后肯定还会有更多女人,我…我…我怎么敢嫁给你?」
阿易连忙起身搂住她的腰肢,诚恳道:「不会的不会的!姐姐,我以后…不
会再娶其她女人了,你不知道…我刚刚内疚得要死,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姐姐,
我再也不想…不想让姐姐伤心了。」阿易说着说着又抽泣起来,刚才他看见蕾娅
那副既怒且悲的模样,真是觉得心如刀绞,浑身难受,从那一刻开始他就下定决
心,除了母亲以外,不会再娶其她女人,免得到时候分身乏术,又辜负冷落了蕾
娅,「而且…加上妮露,我已经有三个未婚妻了…我已经很满足了,不需要其她
女人了,姐姐…姐姐…我…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也很想娶你…你…你原谅我
…好不好……」阿易说这话的时候,一刹那间想起了自己的主人,但犹豫了片刻,
还是没有把主人也包括在内,只因为底气实在是不足,不敢随口胡说和主人的婚
事。
蕾娅看见阿易像个小孩子似地啼哭着恳求自己,一颗心瞬间软绵下来,红着
双眼转过头来,在阿易的肩膀上又狠狠咬了一口,这才倔强道:「坏家伙…真拿
你没办法,我…我原谅你了……」
阿易喜出望外,瞬间止住哭啼,捧过蕾娅的玉容四处乱亲,蕾娅被他亲得痒
丝丝地,却忍不住笑着挣开,撅起小嘴郑重道:「你…你别太得意忘形了!我可
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要是你以后…再这样好几天都不来陪我,休想我会嫁给
你!哼!」
阿易把个脑袋像抖筛似的点个不停,然后就又满面欢喜地把蕾娅抱住一阵热
吻,蕾娅也就俏脸飞红着任由他施为,可亲昵了没多久,阿易正想压倒蕾娅再来
一发的时候,蕾娅却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挣了起来,醋意十足地道:「猴急什
么…小色鬼,刚刚你说你那个妈妈长得跟仙女似的,你倒是给姐姐说说,她和我
相比有哪点好啊?」说着,她有些不服气地坐到床边,右手托了托她那一对不大
不小的坚挺椒乳,左手挽过身后的一袭流金般的长发,轻轻抚摸,把腰身舒展开
来,扭动着自己那欺霜赛雪的窈窕身躯,仿佛要把自己胴体的美全数展现在爱人
面前。
阿易被她那勾人魂魄的绝色媚态给迷得一愣一愣地,然而听她那么一问,就
挠了挠头,认认真真地思索了一会儿以后,坦诚道:「唔…妈妈和姐姐都那么好
看,不过妈妈让我感觉更好亲近一些,而且妈妈更温柔体贴,在床上玩儿的时候
也比姐姐更热情,让我玩儿得更过瘾…妈妈的奶子也比姐姐的大很多,揉起来软
绵绵的,还能往外喷奶水,那奶水又香又甜,好喝得不得了!对了,妈妈的身体
也都很软,压在她身上肏她的时候感觉肉乎乎地,舒服极了!还有还有,从背后
肏妈妈的时候,她那两瓣大屁股也比姐姐的更……咦?姐姐,你要去哪儿啊?姐
姐…你拿剑干嘛啊…姐姐…难道你要…等等!等等!救命!救命啊!」
当晚,两人一直闹到凌晨才将将罢休,蕾娅像是要彻底发泄这几天的积怨和
郁闷似的,缠着阿易不停地要,足足泄了六七次才坚持不住,疲倦不堪地趴在阿
易身上沉沉睡去,阿易虽然白天就在艾莉体内射了几次,但好在他的身体足够强
壮,恢复力也是惊人,轻而易举就把蕾娅给喂了个饱,看着姐姐那张带着满足甜
笑的睡颜,阿易这才觉得心中大安,搂紧了蕾娅缓缓醉入梦里……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