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为夫为魔王】(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二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易悠悠苏醒的时候,觉得脑袋疼得像要裂开,连忙在心
里询问主人,蓝葵有气无力地道:「刚才为了破他的法阵,我用上了全部的精神
力,你的精神力也都被我抽调过去,自然会有些后遗症,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蓝葵忽然有些后怕,刚才她全力破阵,已经无力对敌,可对方却还状态满满,好
在自己姿态摆得够高,把那个大祭司给吓走了。
阿易又闭目休息了片刻,头痛才稍微缓解,睁开眼仔细看时,惊讶地发现自
己竟然在公主的辇车里!正半躺在一架藤椅上,两个容貌姝丽的侍女正在帮自己
擦拭面庞,见自己苏醒,连忙跑到一旁向公主禀报,阿易勉强支撑起身体,就看
到不远处的尤伊公主正怡然端坐,捏着一个水晶杯,一边品酒一边面色复杂地望
着自己。
忽然,尤伊公主起身走到阿易面前,居高临下地道:「你叫阿易是吧,我从
你们团长那儿都知道了,十八岁的奥金骑士,即使在流源城也算得上天赋异禀,
而且,你似乎还有极深的魔法修为……」
蓝葵的声音骤然响起,让阿易照着她的话对答,阿易自然听命,缓缓道:
「公主有所不知,我…我八岁入门魔法,之后一直把魔法作为主修,十五岁后才
开始辅修战士职业,锻炼体魄,之前在峡谷顶端,我拼尽全力才险险破解了那位
精灵族祭司的法阵,好在他见我年纪轻,以为我身后有高人暗中施法,这才被吓
走……」
尤伊公主这才恍然大悟,对着阿易微笑道:「原来如此,不过,你能破掉那
种程度的法阵,起码也有法灵级别的魔法修为了,而且之前看你和那些刺客厮杀,
你应该已经有了乌金级骑士的实力了吧?魔武双修,才十八岁就能修炼到这种地
步,你可真是个小怪物……」她心中其实已经惊讶至极,法师修炼也像其他职业
那样得水磨石穿,但是往往有天资极高者,领悟精髓之后就能一日千里,但是也
需要大量的资源支撑,不然体内魔力积攒没那么快,施放不了高等级的法术,
「这样的修炼安排,普通人可是既想不到也做不到的,这小小一个郡城恐怕不是
你的本家所在吧,说说你的来历。」
阿易接着道:「公主明鉴,我原本家住飞炎城,我父亲是城中一位富商,从
我幼年时开始,就重金厚礼聘请了多位老师教导我修炼,十八岁时,家父说为了
历练我一番,就让我独自来到了河罗郡城生活,说是两年之后才许回家……」
尤伊公主点了点头,感慨道:「倒的确是用心良苦,你父亲的志向不小啊,
照这样下去,恐怕是想将你培养成飞炎帝国的栋梁之才,不过……」她突然邪魅
地一笑,那笑容简直能把阿易的一片心都给浸透了,「不过,从今天开始,你就
是我的近卫骑士了,这次狩猎到此为止了,马上我就要返回流源城,你就和我一
同上路吧。」尤伊有些得意地笑道,心中竟有一种捡到珍宝之后的喜悦,这个少
年单说天分已经算是绝顶,稍加栽培一定能成大器,何况他本人又相貌出众,还
救过自己的性命,在他接住自己并和自己四目相接的一刹那,尤伊就对他动了心
思,脱险到现在,一直在心里思量着怎样享用这块奇珍。
阿易有些呆滞地望着尤伊,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蓝葵却急忙道:「快答
应她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接近流源帝国皇室,取得圣木灵果也就有了
一丝可能,快答应她啊!」
「可是…可是主人…流源城…是流源帝国的王城…肯定很远吧…那我…我能
带上姐姐和妈妈她们一起去么?」阿易心中闪过了姐姐、母亲以及妮露的影子,
现在骤然要他割舍这些感情,远走异国,一想到会有数月甚至数年时间见不到自
己心爱的人,他根本接受不了。
「不行,你不是不知道,各国的王城为了维持安定繁荣,外来人口中,不允
许乌金级以下的职业者进城,连靠近都不许,一旦发现,就会立即强制遣返,她
们级别不够,去了只会受委屈,而且,这次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圣木灵果,其间有
可能要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带上她们实在是不方便。」蓝葵叹了口气,她最担
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阿易还是被某些情感所牵绊住,这让她有些无奈,安慰道:
「没事的,阿易,去流源城最多不过两三年,我看得出来,这位公主对你青睐有
加,只要你能找准时机进一步得到她的信任,取得圣木灵果起码有七分成算,到
时候我恢复肉身以后,一定带你回来……」她犹豫了一下,最终顿声道,「带你
回来…和你的爱人团聚…现在先照我说的,答应公主吧……」
「恩?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愿意?」尤伊公主见阿易在那儿呆呆地沉
默不语,顿时心生不悦道。
阿易虽然心里依旧千百般不情愿,却还是不敢也不愿违背主人的话,只能听
命道:「不是不是…承蒙公主赏识,能做公主的近卫骑士,阿易荣幸之至,只是
…还请公主宽限一些时间,我…我第一次远行他国,还有一些事情要准备……」
尤伊冷哼了一声,高昂着螓首道:「谅你也不敢不识抬举,正好我的骑士团
也要修整一下,我就给你三天的时间准备,到时候你来这里找我们,会有人接引
你的。」阿易连忙拜伏称谢,而她却起身倒了杯红酒,正准备走进内室,忽然停
下脚步,回头看了看阿易,那眼神比利剑更加锋锐,不容辩驳地道,「三天后的
卯时,你最好准时一点儿,我不喜欢被人拖延,你敢迟到一刻,我就让人把河罗
郡城给拆成平地,好好记着。」说完,就摇晃着酒杯,怡然自得地绕过水晶屏风,
走进了内室。
阿易突然冒出了一身冷汗,这公主未免也太霸道蛮横了,他不禁更加后悔,
自己要做她的近卫骑士,万一一不小心惹到了她,那下场该有多凄惨啊……离开
辇车之后,阿易发现自己身在城中骑士团的营地内,在那些皇家骑士见了鬼一般
的目光下,他急匆匆地往营外跑去,从苏醒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牵挂着蕾娅
的安危,现在满心只想快点见到姐姐,一路狂奔出了营地之后,却发现蕾娅竟然
就在营地门口,正满面忧虑地来回踱步,喜得阿易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她面前。
蕾娅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爱人,也不管什么大庭广众了,兴奋得张开双臂,
紧紧抱住了阿易,一边流泪一边欣喜道:「你…你这个混球…你…担心死我了…
每次…每次都是这样…老是逞强…你知不知道…我好怕…好怕再也见不到你…你
…你实在是…实在是太过分了……」说着,她就撒气似的在阿易的胸膛上捶打个
不停,之前她回城搬救兵,禀报城主之后,城主都吓懵了,火速调来了守城的所
有战力并紧急征召了大批的乌金级法师,甚至还请出了城中仅有的一位法尊级的
老前辈,风风火火地往灵雾山脉赶。谁知半路上就碰到了返回的尤伊公主一行人,
她从团长口中得知了阿易的情况,当时就心急如焚地想要探望。
但是阿易一直在公主的辇车里,她自然接近不了,后来皇家骑士团护着公主
进了城,经过之前那一役,所有人都不敢放松,也就不让公主住什么城主府了,
就让辇车停在骑士团营地中央,硬要说起来,辇车内的陈设可比什么行宫要奢华
雅致得多,而且设施俱全,一路野营,尤伊公主都是住在辇车之内。
皇家骑士团的驻扎地,蕾娅更是难以靠近,她心里饱受煎熬,只能在营地门
前苦等,此时终于见到了安然无恙的阿易,这才让她放下心来。
阿易听完蕾娅的诉说,心里感动莫名,正享受着胸前那充满幸福感的轻轻捶
打,却猛地想起了自己即将远行的事实,看着眼前这娇媚动人,又深爱自己的姐
姐,他只觉自己的心口像是在滴血一样,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连忙低下脑袋,
拉着蕾娅就直奔她家而去。
进了蕾娅的房间,阿易不由分说先把蕾娅按在床上,一口吻上了她的香唇,
蕾娅很自然地接过了他的唇舌,却发现阿易似乎吻得比平常更加用力,更加贪婪,
还以为是他劫后余生过于激动,也就抛下了矜持,箍住了阿易的脖子无比热情地
和他纠缠起来,一边吮吻一边在情郎的腰间掐揉,直吻到头脑发晕,才分开口舌,
娇喘着调笑道:「你这小色鬼,我…我甲胄都没脱呢…刚刚…刚刚还和人拼死拼
活地…这么快…就要起色心…也不管身体受不受得了……」正当她准备脱下甲胄,
用身体来抚慰一下这个甘愿替自己遮风挡雨的好弟弟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阿
易似乎有些不寻常,只见他满面是泪,在那抽泣不止,连忙关切道,「阿易…你
…你怎么了?」
阿易猛地把蕾娅抱紧,一边抹泪一边呜咽道:「姐姐…我…我可能…要离开
一段时间了……」
蕾娅顿时像丢了魂魄一样,失神地问道:「什…什么?你…你在说什么?离
开?为什么你……」
阿易流着泪向她解释了一切,蕾娅从开始的无法接受,渐渐从心底里产生深
深的无力感,泪水无声地滴落,最后她任由两行清泪流淌而下,叹了口气,悲戚
道:「公主开了口,谁也无法改变,流源城…是鼎鼎有名的大城,你得到公主赏
识,去了那里,一定前途无量……」说着,她紧紧抱住了阿易,生怕他会突然消
失似的,然而此时她真的觉得,自己这个爱人会渐渐将自己甩在身后,「没事的,
阿易,你刚刚不是说,只去两三年就会回来么?两三年眨眼就过的,而且,说不
定明年我就能通过乌金级的考核,然后就能去流源城找你了,你说…对不……」
蕾娅本想勉强自己,装出一副不甚在乎的样子,想要宽慰一下阿易,谁知道
说着说着,泪珠就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她自己清楚,乌金级骑士考核有多么难,
自己为其努力了四年,却还是没能通过,一想到要和阿易分别数年,她渐渐哽咽
失语,最后实在无法忍耐,扑在阿易肩头嚎啕痛哭,阿易也早就哭得双眼通红,
两人沉浸在离别之痛里,难以自拔,只能嘤嘤哭诉着心中的不舍。
蓝葵看着这对痴男怨女互诉衷肠,心里很不是滋味,忍不住怒骂道:「白痴,
你是不是个男人啊?怎么跟个女人一样就知道哭哭啼啼的,你好歹安慰一下人家
啊!」
阿易醒了醒神,连忙扶起肩头的蕾娅,从床边随手拿过一块绢帕,一边温柔
地帮她擦拭眼泪,一边郑重许诺,两年之内一定想方设法向公主请辞,回到她的
身边。蕾娅听了虽然十分欣喜,但又觉得为难,她还是不愿意耽误阿易的前程,
婉拒说让阿易就留在流源城,以后加入皇家骑士团,荣耀一生。自己如果能晋入
乌金级就去找他,如果一直不能,就当两人有缘无分,她会永远记住阿易对她的
好,终身不再嫁人。
阿易虽然感动得一塌糊涂,可这回真是不知道怎么回应才好,他实在是苦衷
太多秘密太多,宛如一团乱麻将他缠住,他脑筋又没那么灵活,真不知道从何解
释起。好在蓝葵教他,他才照着蓝葵所说柔声答道:「姐姐,不瞒你说,我父亲
一直想让我成为飞炎帝国的柱石,现在是情势所逼,不得不去流源帝国,但以后
我是必须要回飞炎城的,你达不到乌金级也没关系,我父亲在飞炎城里还算有些
人脉,给你通融一下不成问题,你是我未来的妻子,无论如何,我是一定要和你
在一起的!」
蕾娅听了阿易这番话,看着他那坚定诚挚的神色,泪水控制不住地涌了出来,
再度伏在阿易胸口,哭得梨花带雨,阿易见状也心疼得要命,不禁又流下泪来,
两人又紧紧相拥着哭了一会儿,蕾娅才好不容易止住了泪水,抬起素面,捧过阿
易的脸来,不安地道:「听说流源城里美女如云…你又这么好色…到时候你被迷
得晕头转向地…这个也要娶那个也要娶…你心里…还会有我么……」
阿易见蕾娅破天荒地露出了小女人的娇态,那副既妩媚又惹人怜惜的模样让
他打心眼儿里喜欢,连忙微笑道:「当然,我不是说过么?我以后不会再娶别人
了,姐姐你不用担心的,而且……」说着,他把脸凑到蕾娅面前,在她的两瓣薄
唇上轻轻咬了一口,「而且姐姐,你永远都是我的大老婆,我心里怎么会没有你
呢?」
蕾娅听了,顿时转忧为喜,只觉浑身上下都泛着甜腻,俏脸早已一片红晕,
然而却意外地没有娇羞之色,反而主动一口吮住了阿易的双唇,伸出柔滑的小舌
在他口中尽情地搅动,仿佛像要把爱人的滋味给尽数保留在口中一样,放肆地吮
吸着,阿易也回应着她的情意,两人的唇舌很快就交织得难舍难分……
亲着亲着,蕾娅就开始放浪地自己撕扯开身上的甲胄和贴身衣物,用最快的
速度把自己剥成了一只雪白的羔羊,她似乎想要抓住这仅剩的一点时间,和自己
的爱人尽量多地亲热缠绵,尽可能地表达自己心中的浓浓爱意,然而当两人脱光
之后开始性交的时候,才做了没多久,那刻骨的离别之痛就让两人都再度难过得
哭了起来,肉欲都被那悲伤所压制,转而一齐坐起身来,紧紧相拥着倚靠在床边,
就那么一边哭泣,一边含糊不清地诉说着绵绵情话,一直坐到天亮,蕾娅才不自
觉地昏睡了过去……
阿易帮蕾娅盖上被子之后,才出门离开,他还有两个牵肠挂肚的人儿要去道
别,时间不多,实在是由不得他不抓紧。
片刻之后,他就来到了艾莉家里,此时艾莉刚刚送完莎夏去上课,正待在家
里,见到阿易之后,满面欣喜地迎了上来,那笑容依旧恬静温婉,看得阿易一阵
恍惚,心里不禁更加难过,他的忧愁全都写在脸上,艾莉很快就察觉到他的异常,
连忙担忧地询问究竟。
阿易说清一切之后,艾莉的反应和蕾娅如出一辙,从一开始的无法接受,到
渐渐无可奈何,听完之后,她就猛地抱紧了阿易,那张柔美的素面很快哭得扭曲
胀红,她没有说什么,心中的不舍似乎都只能用泪水来表达,阿易也随之恸哭,
两人相拥而泣,伤悲了好半天,阿易才打起精神,开始勉力安慰艾莉,再三许诺,
自己一定会尽快抽身回来。
艾莉虽然也不想因为自己而耽误了阿易的前程,但还是被蓝葵教给阿易的那
番说辞所说服,只是心里依旧有数不清的离别苦,她把阿易揽进了怀里,摸着他
的脑袋、脖颈、背脊,泪水无法遏制,此时她的心里复杂至极,既有对于爱人的
依恋不舍,也有对于这个儿子的牵挂担忧,千言万语总归就是难以放手。阿易一
夜没睡,此时躺在母亲怀里,那熟悉的安全感和醉人体香让他很快就沉入梦里,
艾莉就那么让他睡在自己身上,仿佛要把阿易的模样全收进心底似的,视线一刻
也不愿从他身上挪开……
当天阿易就一直呆在艾莉家里,苏醒之后依旧躺在她怀中,两人仿佛有说不
完的情话,但往往说着说着就会忍不住呜咽啼哭,直待到傍晚莎夏快要回来的时
候,阿易怕莎夏伤心,也怕自己见到莎夏更加难过,就连忙和艾莉惜惜道别,出
门离开了。
夜间阿易还是留宿在蕾娅家里,两人像是回到了暗提山上的那个夜晚,蕾娅
不停找着各种话题地拉着阿易说着说那,从他们相遇的第一天说起,两人间的种
种甜蜜往事被一件一件地提了出来,蕾娅也不管什么矜持害羞了,无论怎样亲昵
的事她都敢说个透彻,一说又是一宿,不知道几多欢笑几多泪,次日清晨等蕾娅
睡着之后,阿易才满心愁绪地离开,往自己家里而去。
他先是和妮露说明了一切,妮露也像遭了晴天霹雳一样,不过她还是毫不犹
豫地抱住阿易,恸哭着说她会一直等着主人,无论多少年都不会改变,阿易忽然
觉得自己真是幸福,竟被这么多人深爱着,他也如宽慰姐姐和母亲一样安抚了一
番妮露,然后给了她一个空间袋,里面装有三十万金币,供她维持家用,或者买
店买地置办产业,然后就召集家里的女仆,宣布自己将要离开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其间她们的工钱照旧,如果有谁想要自赎离家,则额外发给一千金币作为资费。
众人听了,都是面带凄楚之色,几个对阿易用情颇深的女仆甚至忍不住掩面抽泣
起来,阿易稍微抚慰了几句,收拾了一些衣物和必需品,就离开了家,再度返回
蕾娅家里,剩下的一点时间他都要用来陪伴姐姐。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