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无法从卵中逃脱而出】(01-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马车的木轮在泥巴地上沿着道路滚动,却无法掩盖住我心中的烦躁;不,甚
至因为看见了我的路程受到天气延误,而更加的使人焦虑。如果我早知道事情会
变成这样的话,说甚么我也不应该答应王都那边的要求,放下露亚一个人,自己
先回去的…
想起露亚上次和我用通讯水晶联络时,提到『那男人』时的害羞样子,真是
让人咬着牙而几乎无法吞下去;虽然很久以前我就佔有过了露亚的身躯、也得了
她的贞操,可是我也知道…她从来都没有把我当作丈夫、或甚至是恋人来看待。
考虑到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而我本来也打算就这样暧昧下去;
结果…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了『那男人』。
那个男人,听说是从…嗯…天上掉下来的…嗯、嗯嗯;事实是怎样我也不知
道,反正露亚她很好骗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然我也不会早早在她孩童时期就
得了她贞操。可是也是因为这样的个性,除了我以外的别人,要骗天然呆的她也
十分容易。从很久以前开始,家里的人都早就有了个共识-露亚虽然真诚、努力、
有能,而且美丽,但继承家业的人绝对该会是我,而不是露亚这女孩-如果给露
亚继承家业的话,大概三天内就会让家产给人骗光了。
在孩童时期,我曾抱着完全是色情的心情,趁大人都不在家的时候,哄骗露
亚整天裸露着身体来供我玩耍…而她直到今天,我们长大了以后,也还没觉得那
样的孩童游戏有甚么不对。她的贞操,也是我藉由『医生游戏』的藉口来夺走的
…会被亲人用这种理由骗走身体的女孩,自然很难说是对性爱之事有所防备。说
实在,直到『那男人』出现为止,我都还一直很庆幸,呆呆的露亚、从不觉得我
玩弄、抽插、享受她的身体有甚么问题。只是现在,突然出现了那个她在对话中
不断提到的『那男人』后,我突然发现,自己最爱的女人是个天然呆,其实是个
很…具有着许多让人感到挫折的、并且充满了无限挑战性的…艰难…命运。
甩甩头,我试图把杂念从我脑中挥走,并且把思绪放回赶车的杂务上。从这
边要回到家,理论上本来应该两天不到,但因为上周暴雨的关系而使道路充满湿
泥,马车寸步难行;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会后悔说,为什么我没有把马术学好
…不然这种时候,自己先骑着有着四条腿的马,回家好好照顾露亚,也比和四轮
的马车一起,困在这种泥地里好。
我和露亚住在一起;这也是当然的,因为露亚是我的亲生姊姊。我很想把她
当作是自己的妻子,不过露亚显然连『妻子』的『妻』都不曾想过;和她之间的
乱伦,从我们都还是孩童的时期就开始了…是我,为了满足自己的肉欲,对亲生
姊姊的露亚发起的。但是我想,露亚从来不觉得那是乱伦吧…只觉得那是家人之
间的亲暱游戏。而我本来一直觉得,保持这样的关系也无所谓的…直到…啊,是
的…『那男人』突然出现,打乱我与露亚的生活为止。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露亚在我面前,露出恋爱中的少女般的神情…对『那男
人』给的一切形容,都是正面的、大讚有加的褒词。她那雪白的脸孔,也涂上了
层充满跃动和血色的嫣红;喜悦,对女孩子而言,是最美的化妆品…只是…那样
的笑容,为什么不是对我!
露亚的身体,还有露亚的眼神…!清纯的、无知的,淫荡的;什么也不知道,
但却在我的手指下发出愉快声音的女孩,我的爱人的亲生姐姐…边挥舞着马鞭,
我有一瞬间幻想起在自己鞭下痛叫着的,是我那位天真的爱人。她那美丽的身体,
健康而清楚的线条,碧绿的眼睛以及淡白色的肌肤…还有我在和她的各种游戏中,
曾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啊,啊啊!…虽然大概只是我的想像…但是在上次的通
话中,我似乎是、曾经看到过!那个私密的,想在我眼前掩饰、却因为无知而不
知该如何隐藏的,害羞的潮红!
我知道,露亚从来没有把我当过恋人看…我是她的家人、最重要的血亲、从
最幼小的时候就在一起的最好伴侣…但是,也仅仅而已。我曾经以为,曾佔有过
了她的身体、也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密的伙伴的我,就这样等於有了她的一切…
没错;就算不可能和她举行婚礼,就算我不可能让她成为我的妻子、也不可能让
她把我当作是自己的男人…只要这样,我本来应该就…只要拥有她的一切,那我
就能为了那乱伦的血亲禁忌,在无辜的大众前掩盖一切-
…但是,还不够!在我们之间…出现了那个男人!
说自己是什么…从天上掉下来的,传说中的勇者!
这样的愚蠢谎言,只有我那天真无知的露亚,才会相信!
…而现在,在她身边,出现了除我以外的,第二位大骗子。
…请留在我身边吧…不要离开我……拜託。
…拜託。
我边在雨中,挥舞鞭子打着马匹,边如此咬牙想着。
不过天不从人愿,车走得很慢;在我身边附近跟着的女仆,很好心的建议了
我该停止了,不要伤了马匹…毕竟在这样的天气下,再怎么努力也只有这种程度。
…可恶,这种事情,我啊当然知道!…只是,只是…!
…过了一段时间,发泄过了怒气以后,我终於松手,放下了马鞭。
对我周围的人而言,现在的我看起来像是怎样呢?归心似箭?大概是吧,毕
竟我是如此的不断努力催着所有人要快点回家。可是,我如此想快点回家的理由,
又会被解读成什么?
…哈,哈哈。
想到了这一层面以后,我突然失去了想要继续赶车的动机;倒不是我不在乎
露亚了,而是一想到我现在的着急,在别人眼中会被解读成什么模样,就觉得全
身无力。
想想,其实应该不是很难理解吧;在别人的眼中,在无法理解我与露亚的情
事的那些女仆眼里,我啊…果然是被看成是为了,因为在意那位『传说中的勇者』,
所以才这样吧。
我周围的这些人,是不会认为我和露亚间有甚么关系的;但是对於那位『传
说中的勇者』,我周围这些仆人肯定都很有兴趣,所以我大概也会被认为是对
『勇者』有兴趣吧…
确实、确实;在我们家乡,属於我们家族的那个领地上面,最近几个月来是
不断的出现了许多莫名其妙的怪物。凭着刀、剑、弓矢和魔法,我们勉强有取得
一些成就,但失去的却毫无疑问的更多。说起来这次我被迫离家而前往王都,也
是因为家族领地上出现来路不明的怪物,才不得不用次期当主的身分,前往进行
报告的。说实在,报告本身很顺利-王都那边也发给了我们许多的物资-但却因
为需要搬运这些物资,而又使得我的归途延迟了。
是否能丢下这些物资,然后自己先行回家呢…倒回马车的座位上,我如此想
着;毕竟家里来了一位『传说中的勇者』,作为想先快点回家的理由肯定是足够
吧。但是、我毕竟是被期望作为次期领主的贵族继承人,这样丢下跟随着自己的
仆人,而只有自己先走,还是…
…不。我在想什么呢。
把头往后仰,看往乌云密布的天空;远方打起了雷声,在地上照出我的光影。
那只是我的影子,而不是我。
我不是我,我只是我的影子;是个戴上了假面具,然后奸淫着自己姊姊的恶
人。
我是虚伪的影子…是个藉着不断编织出谎言来,矇骗着姊姊,也矇骗着世人
的大谎言家;这是我很小、很小的时候,第一次意识到露亚这个这么美丽的女孩,
居然是我注定要在一起的血亲以后,就决定好了的…是的;我,在心中决定好了
的愿望,只有一个。
我想得到露亚;所以,我的一切,应该也都要是,为了露亚。
之所以成为优良的领主候补人,也只不过是为了确保露亚这个,和我属於同
家族的、至近血亲的安泰罢了;那如果露亚受到了危机的话,继续当优等生又有
何意义呢?
所以我说-
在我身边的,诸位仆人听好-
-你们的主人,我,要丢下你们,自己先行回家了。
在我如此宣布以后,没人反对…是啊;这些仆人,只要不是瞎子,大概都看
得出来吧…?我在这一路上,特别是在从露亚那边知道了『传说中的勇者』的事
情以后,是多么的急着赶路…加上我平常在领导她们时建立起的权威…其实要滥
用权力,也不是那么难的事嘛。
於是我能够率先脱离大队;由一个比较懂得骑马的仆人带着我,先从车队中
调出一匹马,载着我先行。本来作为领主候补,丢下自己的属下是不应该的-不
过因为勇者的传闻,所有人都觉得我想先走是很正当的事…啧…想走是想走…不
过其实是为了露亚就是…
不过就算我如此的脱队先行,在这样的路上,还是不可能今天之前到家的;
没办法,只好和我那位忠心的骑手一起,在赶路了一个下午以后,先找地方投宿。
如果是在这边投宿的话,照这里离家的距离,明天这时候我应该已经回到家
了吧…在走入旅馆里面的时候,我是这样的想着的。检查了一下旅馆的服务,果
然有设置通讯水晶…这东西没办法随身携带,真可惜;不过、但是,只要投宿的
地方有提供,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在洗过澡以后,我换下湿衣服,然后拿出钱币,找到了通讯水晶的投币口;
作为贵族家的继承人,这点财产还是有的。边想着露亚的事情,我边输入露亚房
间里的方位。只要能够启动我面前这个水晶,就能和露亚连络上…而我心中的担
忧,也许就能得到缓解…吧?
结果,当我输入完以后…
…出现在我面前的魔法投影,显现出的事实、几乎让我叫喊出声。
透过水晶的投影,我看见露亚,和一个不知名的男人,一起在露亚的房里;
我家的水晶,因为我自己的心思,直接设了在露亚的房间里,所以只要一连上就
必定是直接通到露亚的卧房里面。然后在这样的影像里,我看见一个、不认识的
陌生男人,正坐在露亚的床上,和露亚是肩对肩的侧靠在一起,还把她给用一只
手臂、给轻轻抱在自己身旁,脸颊也互相靠得很近,嘴在不断的移动着,不知道
在说些什么。
可恶!
我愤怒的往水晶-几乎是要往水晶了,不过在最后一秒改变方向,往设置水
晶的桌上大力敲下去-发泄着怒意。那个、那个…!放开你的髒手啊,该死的自
称『勇者』!…在那边的,那个是我的女人、我的姊姊,我的露亚!不是你这种
人可以摸到的!
在我身旁的女仆-她骑着马载我先行过来-对我说了些东西;大概是劝我该
怎样怎样的说话吧,不过我当然一点也没听进去。那个男人的脸孔,和露亚实在
靠得很近;因为两个人是背对背的靠着我的,我看不见他们的表情,却知道露亚
耳朵后面开始红了起来。可恶、可恶!那是露亚她,在害羞时候的象徵…在这个、
在那个陌生男人前面,脸红个什么啊!
…我朝着影像,忘我的大喊,但是声音当然没有传过去。通讯水晶这东西,
做为远距离的魔法通讯道具,最大的缺点就是无法传递声音。我手边当然有旅馆
准备的纸与碳笔,专门是给能出钱租用通讯水晶的人使用…但是…但是…
…我的手握住了碳笔,但那握紧成拳的手却在发抖。
通讯水晶的最大缺点-没有声音;只要露亚或那男人,或是任何使用通讯水
晶的通话对象不主动转过头来,看往水晶的方向的话,就不会有人注意到水晶正
被使用着。隐私权…虽然说也不是没有人考虑过这东西,但呆呆的露亚并不在乎,
所以就在我的私心下把水晶设到了她的房间里。结果,现在给我看见的,却是…
被陌生男人搂在怀里的,我最爱的女人。
碳很软;碳笔碎裂开来,把我的手心染黑。
…男人对露亚不知道说了些甚么,然后、把自己另外一只手,伸进露亚的衣
服下面。从这水晶的影像看过去,男人的手是直接从露亚的腰间探入,然后一直
往上摸。这样的摸法,虽然我因为看不见正面,实在不知道那男人的手可以碰到
什么程度,但就我自己的经验…露亚那对白嫩柔软的丰胸,只要男人想要,大概
就都、已经陷入了魔爪之下吧。
靠在露亚身边,男人边摇晃着身体,边不停的在露亚耳边说着话、还不断着
在戳揉着她;我听不见男人的话语,但却只看见露亚她那越来越红的耳根。也许
是我的错觉,但是我好像也在露亚的后颈上,看见了一颗颗正慢慢渗出的汗珠?
露亚,不懂得拒绝别人;这种个性,我已经利用过她好几次了,但亲自看见
别人也利用了这种机会,还是让我心如刀割。我手中本来握着的那个碳笔,这时
候已经被我捏成粉碎了,但我所想起的却是露亚乳房摸起来时的触感。柔软是相
同的,但却没有这么易碎,而是坚定的就在那里、恆久不变般的美丽…嗯…唔…
是啊…如果,不是正在别人手中被捏着的话…
露亚的乳房是美丽的,但现实中的我却只能握着粉碎的碳笔粉末;男人和露
亚之间,靠的非常相近,而且身体还一起不断的晃动。我只能看见两人的背影,
但有甚么理由会让那个男人收手,不会趁这个机会,继续大摸特摸我的爱人的身
体呢?这两人,如果转过身来,看见我在通讯水晶里的显像的话,我就…啊、啊,
不…我真的想,看见露亚现在的神情吗?
在我身后的女仆,好奇的问了我一声「怎么了?」这样的话语;女仆她,也
是能看见露亚和那男人的影像的吧…不过我知道,这女仆和露亚一样,也不懂男
女之间的性事;我曾多次就在这女仆面前和露亚亲吻,但这女仆都也没有里解,
只是一直觉得那是家人该有的交流而已。和露亚一样,一直以来我都很庆幸她们
的天然呆,只是在这种时候…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了个天上掉下来的男人的时
候,特别让我感到,这些女孩的无知…
这时候,男人进行了下一步动作…他突然用力,就把露亚给推倒了在床上,
然后跨着脚,就骑了在露亚身上。这两人是侧着躺下的,所以我现在当然都能看
见两人的侧脸。露亚她,就和我想的没有差多少,是满脸潮红着的、带着无知与
期待、天真与漾荡着的,看着跨坐在自己身体上方的男人的;而男人…当然,除
了带着得逞的笑容以外,还会是什么表情呢?
男人那只探进露亚衣内的手,确实是正摸在露亚的丰胸上;在把露亚推倒以
后,男人便再也不需要在衣内乱摸,而是大大方方的就把露亚的上衣掀起,玩赏
起了她的身驱;男人的手,现在不需要一手抱着一手乱摸,而是可以两只都放在
露亚的胸部上,开始享用了。我无法听见他们的声音,但是露亚脸上那渐渐放荡
的表情、双方不断滴出的汗珠,还有男人那越来越快、露亚却完全没有抵抗的动
作,都让我越来越担心…
…结果这时候,视讯突然断了。
这是当然的-看着断掉的画面,我知道这其实只是钱不够了而已;因为在投
下的时候,我也并不知道露亚有没有在水晶对面,而只有投最低的费用-对任何
使用水晶的人而言,一开始只丢一点钱来确认对面有没有人在,是谁也知道的常
识。如果是正常的通话的话,这时候应该轮到我,再把钱币丢进去魔导器里才对
吧…可是…我…应该吗?
我确实,是从钱袋中拿出硬币了,但那只手却放在空中,无法把钱币丢下;
通讯水晶无法传递声音,就算我再丢钱下去,难道要我继续看自己最喜欢的女人,
继续被那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的男人,在自己的闺房里、无知的被奸淫吗?
…我的手,没办法把那枚硬币丢下。
没有什么物理上的理由…只是、只是…
「-怎么了吗?」
那名一直在我身后的女仆,因为无法理解我在做甚么,而拿着钱袋、边戳着
我,边好奇地瞧着我。大概是、想知道,我愿不愿意继续投钱吧?像这种对面确
实有人,但是对方没注意到的状况,不管是继续投钱等对方注意到自己,或就此
放弃,都是很合理的。只是、只是…我,该怎么说…该怎么…自己的亲姐姐,最
爱的女人,就在萤幕的另一边,被人这样奸淫…
-女仆对我,笑着说了些不知道什么。
-她根本不懂!
-她和姐姐一样,不懂男女之事;她也和姊姊一样,完全无法理解我的心情。
所以,忠心的女仆才能、明明刚刚看过露亚被奸淫,却还能像现在这样,非
常自然的,旧站在我后面,很正常、很自然的,说着家常事,在努力的想鼓励着
我,说什么、说什么-
「-看起来,那位『传说中的勇者』确实是,很与众不同呢?」女仆,有点
红润的、那像是苹果一样的脸孔,可爱的酒窝…却是如此的,残酷的话语…「看
露亚大人,在那位『勇者』大人面前,似乎也是很开心的样子…说不定我们领地
上面的那些怪物,真的都被『勇者』大人给解决了呢?啊、真是太好了,不是吗?
真想早点回去,和您一起见到『勇者』呢!」
-给我闭嘴…!
女仆期待着改变。女仆期待着变化。女仆期待着救赎。女仆期待着英雄。
我甚么都不期待;在我这飢渴而虚无的心中,所需要的只有-
-女仆在被我压下推倒到床上的时候,眼神中没有半点恐惧,只有纯真的疑
惑。
她不懂我在对她作什么、她不知道我想对她什么、她也不懂我想对她作什么。
这个无知的眼神,和露亚第一次被我推倒的时候,好像。
我就知道。
这个世界的『女人』,你们都一样。
随着女仆的衣服被我剥取乾净、随着我的手开始在她的乳房上肆虐,这天真
的、属於我的专属仆人,终於开始了、她这辈子第一次的,那属於女人的媚叫。
如同孩童般的无知、却有着少女初嚐禁果的喜悦;本该生出孩子的阴道,现在却
成了充满淫水的、我的玩物…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只是在,这个天真而对我唯命是从的女仆身上,想找回露亚的影子而已。
因为刚刚我看见的影像,让我心里不断的恐惧着,自己说不定就要失去她了

***********************************
(2)
这个世界的名字,叫做『阿凯亚』。生前的我意外死於车祸;在醒来以后,
发现自己转生到了这个剑与魔法的异世界,至今已经有十二年了。这辈子的我,
有幸作为贵族家庭的第二个孩子出生;虽然语言和文化都和我原本的世界,地球,
相差很多,但我一直以来也都很努力的学习,并且因此被家族视为是优秀的继承
人。虽然离原本的世界过於遥远,而常常感觉到陌生和寂寞,不过有时候、利用
这里和原世界里的观念差距,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也是有的。
这世界的女人,都很蠢;倒不是说她们真的笨,而是『性交』这东西,根本
不存在她们的观念里面。我利用了这种观念上的差距,奸淫自己姊姊已经有好几
年了;昨天晚上、现在正被我抱在怀中,骑着马奔跑的女仆,也是因为这种概念
上的差距,而根本不懂我昨晚刚奸了她。一直以来,我独佔着这种欲望,而让我
感觉我是受到眷顾的幸运儿;但是…
…突然出现了一名,从天上掉下来的勇者?
是不是勇者什么的,我不知道;不过他也明显也很懂,要怎么和女人做爱。
如果这个勇者,是出现在世上任何其他地方的话,那其实也无所谓吧;这世
界,全部都是无知且天真的女人,我又不可能把她们全部都收进后宫。多一个男
人虽然在感觉有点烦,不过其实也没关系,大可眼不见为净。但是,偏偏就…很
该死的…出现了在,转生后的我家,还很愉快的、早早就挑了我最爱的女人下手

…我无话可说,只能尽快的继续催促女仆,要她快点把我载回家。
我抱着女仆的腰,就在马上跑了半天,然后才终於回到家。因为上次试图用
通讯水晶来和露亚联络的时候,她明显没有收到讯息,所以我家里的人很惊讶我
提前回到;不过,她们迅速表示理解,并且也一致认定我肯定是为了那位『勇者』
才先行回来的。哼,是为了『勇者』没有错,不过那个原因,和你们想像的根本
不一样…
我在家里找了一阵;露亚在家,而她也很高兴的看到我回来。我没有勇气去
露亚的房间里确认;要我去看什么,自己最爱的女人被奸淫过以后的痕迹吗?那
个勇者,据说是早上就自己出发,去外面和怪物作战了;说真的,我还挺希望那
个勇者,就这样死在外面的…
在家里迎接我回来的露亚,笑容依然是那么灿烂;金色的头发在漂亮的阳光
下闪耀,配上雪白的皮肤与碧蓝的眼睛,还有那被多年的养尊处优生活好好养嫩
的皮肤,都让人觉得怜爱。我回到家、受到姐姐的迎接,然后就这样的、把头埋
在她的拥抱里面…
乳房…
…不,等等;这不是重点。
…我好想你,真的。
害怕会永远失去你。尽管你,从来不瞭解,我是想怎样的拥有你。
我和露亚一起,渡过了一个平安的下午;勇者没有回来。我心中那希望这男
人就这样莫名奇妙死在外面的祈祷,也更加的强烈了起来。露亚果然是我最亲爱
的女孩;她和我愉快的说着许多的话、分享着我不在领地里面时的各种大小趣事,
也关心我这次的王都之旅…虽然她好像也想聊聊那位勇者大人,但却很快的理解
到了我好像不想谈他,而没有多提。嗯,我知道…她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温柔、
亲切,深懂我心…
…但是她那些偶而、往窗外看去的眼神,似乎在期待谁归来的神情,还是让
我心疼。
「姐,」我於是对她说,「我想要-」
-如此这样的,和露亚说,自己倦了。
露亚当然了解;我花了一天半骑马赶着回来,疲劳是很正常的。
-我於是又和露亚说,想抱着她一起睡觉。
露亚脸红了一下,但是也同意了;她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女人,这是不会变的。
或着说…我希望、我想要她还是,属於我的女人。
所以、在我的房间里面,换好了睡衣的露亚,就在那边等着我。
现在离夜晚还很久,但我已倦了;露亚认为那是因为我刚从长途旅行回来,
但我觉得这是因为我太过怀念着她。提心吊胆的恐惧,比什么都还让人倦、也比
什么都还让人心碎。也已经换好了睡衣的我,就这样跳上了有着露亚的床。露亚、
她,这个我最爱着的女孩,那样的神情依然还是如此的天真,但却连同身体一起,
记住了我的欲望,而在无知中,用那已经准备好的年轻肉体,放开了自已的束缚,
而和我进入了肉欲的飨宴…
弯下身,我亲吻着她的嘴唇;露亚当然没有抗拒,而是也吻合上了我,让我
们的唇与唇、舌与舌交缠在一起,互相交换起那背德而乱伦的体液。她是我的姊
姊,但那又怎么样?她也是我的恋人、是我的妻子,是我的女人…是我的、是我
的,谁也不能夺走…
我掀开她的衣服;露亚那对漂亮的乳房,就在我的床上、毫无保留的弹出。
我知道!我还记得很清楚,昨晚看见的影像,记得那男人的手…不,不!我、这
是我的…弯下腰去,张大口含着露亚乳头的我,如此的心想。露亚的可爱潮红脸
孔,在我的牙齿下,发出了一阵阵叫声;是因为我对她的爱情…还是因为那些因
为忌妒,而不小心过於用力的咬痕呢?
我压在她身上;肉体与肉体的接触,再度让我确认她的柔软、以及她的体温。
并不是只用手指和牙齿,而是用全部的身体来拥抱住她的身体、她的乳房、她的
胸膛;因为我年纪比露亚还小,身体也没有露亚大,所以能这样压着她、却又钻
进她的怀抱中。不,说是压住她也不算正确吧,因为我的身体没有那样的力量;
我只是像个孩子般的,用比露亚还小的这句身体,和她恳求到了爱情;她并不是
被我压住,而是接受了我的请求、拥抱着我而已。
露亚慈爱的伸手,抚往我的背部。紧紧靠着她的身体、胸膛与她的胸膛互相
接触;我感到的是她的温暖,同时也是她的慈善,更是她那存在於亲情和爱情之
间,因为纯真而暧昧不清的欲情。我抱着她,也让她抱着我;嘴唇再度亲上露亚
的脸颊,而我那尚未成长、却太过於熟悉露亚身体的手指,则开始往下摸索,寻
找那血亲与血亲的禁断乐园。
趴哒…趴哒…这是我的手指,在亲生姊姊的阴道里,来回进出时的水声;露
亚的处女膜,很早以前就被我给夺走了,而她也早就习惯了我对她如此的恶戏。
红通通的脸颊,和那脸欲拒还羞的神情,却比不上这些淫水的诚实。我边指奸着
她,边突然想着、这淫水量不是比平常,都还要多了吗…不,不;我该忘掉那个
男人的事,而专心爱着露亚就好…
一、三、五、七;我的指节,随着我那早已熟练习惯的节奏,在露亚的阴穴
里面摇荡、而追求着亲生姊姊的淫欲。趴哒、趴哒,这是淫水和肉壁的节奏声,
和露亚那闷闷的、却确实的极为舒服的闷哼声叫,一起构成了湿润与粉红的交响
乐;好像是要从姊姊的身体里搜出、掏出什么财宝似的,用不断弯曲、伸长、掏
下的指尖,仔细的在露亚的阴道里面爱抚。指尖扫过的嫩肉,以及那存在於黏稠
液体中、将指头与指头黏系起来的,那无可辩驳的爱情,再度用欲望把本该不能
结合的我们,用互相肌肤下燃烧着的热血,确认彼此的爱欲。我亲吻露亚的脸颊,
而她也还吻着我的内颈、我的锁骨,作为两人间的爱情的证明…
把手从露亚的阴穴里面抽出,然后抹上她的丰胸;过红的脸孔,显现出她的
害羞。虽然说阿凯亚人的露亚对男女之事的概念,和我这地球来的转生者完全不
一样,但阿凯亚人终究还是需要哺乳的,所以在乳房被玩弄时也终究还是会不好
意思。当然,也许露亚只是不想看见我,像个小孩一样的摸着她的乳房…但是,
那又怎样呢?她是我的、她是我的…就算这辈子这一对乳房上面永远只有我的齿
痕,那么也没有任何人会反对,只要我愿意替她-
-啊,啊啊。
-这是,什么?
-从身体后方传来的,锥心刺骨般的痛楚。
痛、痛;如果要形容的话,率先能想到的只是,过於纯粹的疼痛。并不是形
容词,而真的就像是、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给刺穿了一般。刀剑、匕首、长
矛…首先在脑中闪过的,是这些类型的武器;疼痛的地方是什么、是我的臀部吗?
难道说,有人、趁机暗杀我们-
-不对。
我想起来了;在我的愚蠢与我的盲目之中,在情欲的巅峰上,我想起了答案。
「哈,你这淫荡巨乳百合萝莉-」
在我身后响起的,是转生到『阿凯亚』这个世界以来,我第一次听见的…
「-刚从外面回来,居然就看见你和自己的姐姐在做爱?这可真是太好了,
就让我趁机加入吧;不过,露亚的小穴,被你正弄得很忙呢?幸好在我眼前,还
有另外一个、高高翘起,又湿润无比的小穴;看准机会一插,果然很顺利呢。怎
样,我的肉棒、还舒服吗?」
男性的声音;那个自称是『传说的勇者』,从天下掉下来的…在这个世界里
面,『唯一』的男人;因为没有任何对手,而毫无疑问的能称为是、天下无双的,
肉棒的声音…
这世界唯一的男人、从天下掉下来的穿越勇者,刚刚趁我在和露亚做爱的时
候,绕到了我背后…然后用他那此世唯一的肉棒,贯穿了我的淫穴。我的处女,
在我的大意、我的愚昧,和我对姐姐的欲望与忌妒中,终於失去,败给了在这世
上、我最不想献出的对象。
「啊、啊啊-!」
从我口中吐出来的,果然和女子一样的、那充满着痛苦、愚昧,却含有着欲
望的叫声,在这房间里响起。本来,在这男人出现之前,只有我有那种知识、我
有那种资格,来让别的女人发出这种声音的说…但是现在,却换成我自己,被作
为肉穴、深深插入体内了。
插入了我体内的男人,趁势把我压倒在下,让我成了露亚和男人间的三明治;
我的胸部,和露亚的胸部互相夹在一起,姐妹间的乳房、透过我的淫欲与男人的
兴致,互相揉合在一起,成为了这房间里、那几乎要化为实体渗出的欲望的见证。
男人伸手;一手是捏往了我的胸部,而另一手则是伸下往我的腹部。他的、那属
於男性的宽大手掌,在我那不输给露亚姐的巨乳上不断戳揉;他的手法很熟练,
摸我的方法、让我想起了我自己摸露亚时的痕迹…
如果说,不是…偏偏,是这种时候…被男人揉着乳房、又被男人从后插入小
穴;我边咬牙忍着破处时的痛苦,边忿忿的想着现在的情境。虽然说阿凯亚的女
人,普遍因为无知而对男人没有概念、非常容易诱奸,但我现在这样也实在太大
意了;如果不是因为我正在和露亚做爱,一切精神都放在姐姐身上、没有注意到
从后而来的脚步声…还因为正在和姐姐做爱,而让我的小穴极端潮湿的话…这个
男人、这个男人,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的强奸了我呢!
男人的大肉棒,在我的体内、放肆的不断征服;我能感觉到,在我体内那些,
从出生以来就没有别人侵犯过,连我自己也只有在外面用手指玩过的,那些和露
亚一样、淫荡无比的小穴嫩肉,在阿凯亚唯一的一个大肉棒下,不断的败给了男
性的热量。充满了欲望、而直挺坚硬的肉棒,不断在我的湿润小穴内进出;原本
那锥心刺骨的痛楚,也渐渐开始淡出…被一种充满着无力、几乎要让人失去力气
的淡淡酥麻,渐渐夺去身体。我对男人没有欲望…但是那根肉棒,却趁着我和露
亚做爱,找到了最好的机会插入;原本在我体内,那些因为露亚而燃起的火焰,
现在因为肉棒的插入,都一口气被男人的肉棒骗去,而开始让我、从口中发出,
那些我一点也不想听见、却不知为何听来愉快无比的,带有淫欲与乐意的闷声了

肉…棒;我想拒绝,我好像拒绝这臭男人的东西,但我的小穴却是那么潮湿。
那根肉棒,从最初期突破了我的处女以来,就一直毫无抵抗,深深的直接了干入
了我的花蕊最深处。不管我心中是多么的讨厌被干,湿润润的发情小穴的最深处
被肉棒戳入,还是只能毫无抵抗的发出那充满欲望的淫溺闷声。欲望,欲望;本
来应该是我要献给露亚、而且也是由露亚回馈给我的情欲,如今却那根不断在我
体内进出的肉棒盗取,成了我的累赘。啊、啊,体内那些,从出生以来,就没有
别人碰过的嫩肉…在我脸颊上渗出的,是泪水吗?是痛楚、是不甘,或是败北的
忏悔?我、正不断的感觉到,小穴里的内部,正不断地不断的、变成男人肉棒的
形状…
这具身体,居然是如此的淫荡-不对,并非如此;会如此的容易就败给了欲
望,主要还是我从转生到阿凯因以后的这十几年间,不断毫无节制的奸淫别人的
缘故吧?阿凯因,有着无数天真与无知的女孩;从地球来的、前世是男人的我,
怎么可能放过她们呢?虽然这辈子的身体和所有阿凯因人一样,也成了女性,但
这并不妨害我大搞百合;可是、可是…
-我的身体,在我奸淫其它阿凯因人的同时,也不断的变的和她们一样淫荡。
我的胸部很大;和那男人说的一样,是个巨乳萝莉-当然,这是因为我和阿
凯因人间的淫戏,不断的和其他女人互相戳揉胸部,所以才发育的这么好的。本
来我还很自满,想说自己有着一对天下无双、完全属於自己,什么时候自己玩弄
自己都可以的、绝对属於自己的乳房,结果现在却是便宜了这男人,成了别人的
战利品。
我的小穴,骚而容易发出淫水;这是在我把许多阿凯亚的女孩推倒,然后日
复一复的不断和她们磨豆的欲望中,慢慢发展出来的。本来这些液体,对我而言
只是用来润滑、和强奸别的女人的道具,如今却倒打了我一把,帮别人强奸起自
己的身体来了。遭到背叛的痛感-不对;阿凯因人、还有她们的身体,根本不知
道『背叛』是什么意思吧…说起来,照我现在的年纪,这具身体根本不应该能、
在肉棒下这么舒服才对;只是因为我、身体的主人,不断的不断的和别人进行着
淫戏,才发展、发育到了,能舒服的受用肉棒的成熟而已…
我的姐姐、我的情人,我的露亚…我在这世上最亲暱的对象,此时正被我、
和那男人,给压在两具肉体底下,夹着我、成为了男人奸我用的肉垫。露亚眨眨
眼睛,看着我那应该正不断发红、发情的脸孔,依然是如往常一般的无知。不…
对露亚而言,最喜欢玩弄她小穴的我,和也很喜欢玩弄她的小穴的男人,说不定
没什么差别吧?啊啊、没错…看着露亚现在,突然对我露出的笑颜…那单纯无比,
只是想和妹妹的我分享美好事物的喜悦…我的亲生姐姐,根本没有理解到,现在
的我,在她面前,其实是多么的、痛苦着吧?
看露亚的样子没有半点惊讶、还有男人那毫不停止的性欲…恐怕露亚姐的小
穴,也早就被这男人给干过,也嚐过身为女人的愉快了吧?我知道、我的心如刀
割…自己心爱的女人,果然在我离开的时候,被其它的男人给上了;而且那个女
人、我的亲姐姐,至现在也还没能理解,到底在我们姐妹身上是发生了什么事,
而还只是笑着的看着我,被自己的奸夫淫奸,成为男人后宫中的另外一员,只能
毫无抵抗的淫叫呢…
这世上最为窝囊的绿帽…不只失去自己的女人,而且同时还被那个奸夫给强
奸,一起成了对方肉棒的牺牲品;我是我的小三,也是我自己的情敌。那个奸夫
甚至可能根本没有理解我与露亚间的情感,只是觉得有个色色的巨乳百合萝莉可
干、真好,就插进来了吧。在男人眼里、那根噁心的肉棒之下,他大概只是觉得、
自己运气真不错,能一口气干一对姊妹而已;却不曾想过也不知道,在他肉棒下
的那个巨乳妹妹,现在心中是如何滴血、咒着自己的命运。
这世上…这样说其实也不对;我现在这种窝囊状,说来也是因为这是异世界
的『阿凯亚』才得以成立的吧。如果不是因为我是转生成阿凯亚人,而男人却是
原本肉体直接穿越,也不会变成这种模样。如果有穿越之神的话,我肯定要好好
咒骂那位命运的奏者-如果我在被男人的肉棒干完以后,还有力气、记得要去骂
那飘渺无影的存在的话。
在体内不断的、不断的累积欲望;就快达到作为女性出生后、蕾丝边行为以
外的、第一次高潮寸前,我那几乎朦胧的脑袋里面,突然冒出的、最后的一个念
头是…
…就快要被男人、一口气中出的我,到底会不会怀孕呢?
阿凯因人是会怀孕的;但是她们、或该说我们,怀孕的方法,是花钱去和王
宫购买,天神赐与的圣水,然后在适龄的时候喝下,子宫里就会自发的长出小孩。
她们…或是该说,我们…在男人的肉棒下,我不断的被提醒着,我现在也是阿凯
因人的事实-我们是,没有月经,而只能靠喝下天神赐与的圣水,来怀孕和得到
小孩的…
…那么,阿凯因人的子宫,如果遇上来自异世界的男人肉棒,又会怎么样?
在那充满着、动摇着雌性本能的、充满着男人臭味的白色精液喷出的同时,
我心中想的,到底是什么呢-
-是在子宫深处,被温暖的酥麻液体,一口气灌饱的满足?
-是在姐姐面前,被不知道名字的男人,趁机中出的背德?
-是在爱人面前,毫无抵抗的、输给了别的男人的挫败?
-是在本能面前,幻视自己的子宫、被异世界的精液侵犯,受精着床的瞬间?
-是在淫欲面前,用异界之身吞下那毫无用处的精液,放荡发淫的自由?
-或着、是。
…属於女性的、我不曾在这世界里感受到过的高潮,终於埋没了一切思绪。
…我真是,十分的愚蠢。
…有着这种,淫荡无比的身体的我;怎么可能还能在男人的大肉棒下,有那
种心思,能够保持正常的逻辑,来好好的思考呢?…现在的我,只能流着口水,
倒在姐姐的乳房上而已。
而刚射完一次的男人,似乎还没满足呢-
那根肉棒,当然是、毫无迟疑的…
往被我压在身下…那个刚刚由我、以及我的癡样,明显挑起了情欲,下体也
早就湿透,还早就被我和她的百合淫戏一起开发了许久,现在也已经是男人肉棒
后宫的…
我最亲爱的女人、露亚;男人在我面前,毫不迟疑的,把肉棒插入她的里面。
而露亚也,丝毫没有罪恶感、无知的在爱着她的我前,发出那我听过无数次
的淫叫。
男人刚射过一次的精液,此时在我的子宫里游荡。
很快,男人就会把第二批精液,也送进露亚的子宫里吧?
如果那根肉棒,确实能让阿凯因人怀孕的话-我们两姐妹,会同时出产吗?
…这是在我失去意识以前,最后的想法。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