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多舛的灵魂】(序+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命运多舛的灵魂
。序。开幕

时间随着时代流动,科技也日新月异的转变与创新。
电玩游戏产业也跨出跟以往不同的境界,不也再是只能依靠冷冰冰平面萤幕
呈现。
进入了虚拟实境(virtualreality,VR)的层次。
藉由施打奈米机器配合外部装置,使玩家亲自进入3D世界。
你就是角色,角色就是你。不再隔着萤幕的距离,操纵着角色,看着「他人」
的旅程,而是直接身入其境创造属於自己传说。
当然VR游戏也是不断的推出,以想像不到的超高自由度做卖点、自己国家
自己建为主题等等形式,展开了百家争鸣的年代。
而〈这个世界〉综合着各式各样的神话为背景下,玩家要在其世界不断的把
失控的众神,返回他们应该存在的地方所进行的刺激冒险。
如此中规中矩的设计,虽然无法登上呼声最高的游戏,然而在市佔率也佔有
一席之地,是个颇有知名度的游戏。
然后〈这个世界〉也终於临来……
紧急维修。

「【无谋者的庇护】。学长,一口气结束吧!不要让他开出下个阶段。」
「OK,交给我吧。【无情的依夫利特】」
森林深处,有块被烧毁空地,一男一女一团黑色的东西,三个生命体作为两
股势力对峙着。
其中一男一女为一组。女性外表看像十来岁的深红色短发美少女,天使般的
笑容配上微微露出的虎牙,使人情不自禁的想去捏捏感觉柔软的脸蛋,身上则穿
着金边的白色迷你裙和服。
男性一言蔽之的话,就是狼少年。一套黑色衣装配上清爽蓬松的黑发。头上
则长着一双狼耳,腰部有着像长在衣服上的狼尾。
少女配合着咏唱技能右手高举神乐铃,以她为中心展开以蓝色为基底,半径
约7步的光圈。
随后,在狼少年发动技能,其所持的黑刃太刀刀尖缠绕起火红火焰,布满了
整个刀身。然而火焰并如此打住,继续到了刀柄到了所持者的身上。狼少年成了
名符其实的火人。
狼少年往前一蹬,缩短了与前方一团长着许多触手的黑色肉块,眨眼之间劈
了一刀。
遭劈砍的肉块不知从哪里发出了淒惨的叫声,伤口伴随着惨叫喷出火焰,烧
尽了全身,成了灰消失於视线中。原本是黑色肉块的位置,现在则是一个宝箱静
静的在那。
「耶~ 耶耶!这次不知道有没有。SN之核。呢,嘿嘿。」
「蝶蝶,不要这么兴奋嘛,宝箱是不会跑走的。」
似乎名为蝶蝶的少女,在空手下兴奋地往前奔跑。迷你裙在奔跑的移动下摆
动着,彷彿随时都有可能看到里面的内裤。
狼少年的火焰也在击倒敌人后消散了,并且狼的特徵也随之消失,现在跟一
般黑发少年没甚么两样。
随后右手放开了太刀,太刀理应会直直掉落地面发出咣的一声,但到一半太
刀就凭空消失。
「呿~ 又扑空了,又是没用的装备。」
蝶蝶一边抱怨一边拾起宝相里的水晶,往旁一丢。
空中彷彿空间扭曲般的,出现了黑色的区块。
然而这黑色区块不偏不倚的出现在水晶移动轨道上。那黑色区块彷彿是通到
另一个空间的入口,水晶就笔直的进入那黑色区块之中,黑色区块也随之消失。
蝶蝶再丢一个水晶,黑色区块再次出现再次接住再次消失。
「哈哈,等重置后再来吧。多打个几次就会凑集的。」
少年对着那一边抱怨一边蹲着回收宝箱里的战利品那个纤细身躯说道。
少年向前走一步,但忽然想到甚么似的停了下来,眼神往右上角飘了过去。
在第三人眼中,少年的右上角是没有甚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不过少年的视野中有着不少数据的呈现,像左上有着红色跟蓝色的长条,原
本应被红色填满长条状中,红色的颜色只剩下二分之三。
然而右上角上有着四个数字,那些数字就是少年想知道的讯息。
00:47
「蝶蝶,时间快到了,要紧急维修了。」少年提醒着说道。
「啊啊,对吼。今天要紧急维修,真—是—的—还想继续的说。」
蝶蝶站起来,鼓着脸颊表示不满。
「不要抱怨了。时间到了也没办法,登出吧。」
少年一边说着一边叫出选单。
「不!要!」
蝶蝶看了看四周,往没被战斗波及的森林里走去。
在森林中视线不停在地上游动,像在找甚么东西。
似乎找到了,视线停了下来,蝶蝶也往那目标前进。
随后纤细的身躯,就以大字形的方式直接躺在被树木包围的草地上。
「嗫嗫,学长。陪我在躺在这边,直到被强制登出,好吗?」
少年的手指已经放在登出这个选项上,随时都可以登出了。
不过看到蝶蝶如此,也只能作罢。
「是是。但明天早上的课不要再迟到啰,登出后马上去睡觉,不要在像上一
次说是因为睡过头。那之后你一定有偷偷再玩对吧?」
「嗯~ 不知道。」
少年表现着有点无奈搔了头发,并且叮咛着蝶蝶,但蝶蝶似乎想把后面的质
问给含混过。
少年走向蝶蝶那边走着,边走边看着那毫无少女矜持的躺法下,那迷你裙所
产生若有若无的刺激感,不禁感到遗憾。
在游戏里的裙子都被戏称铁壁之裙。不论多么大的动作,甚至倒立都会违反
物理法则违反重力到让牛顿哭泣,使你永远看不到内裤,不……连屁股都看不到。
当然网路上的网友不会就此作罢,秉直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实验精神。直
接的躺在地上看女性角色的裙底风光。
然而事实告诉你也只会看到一片全黑,游戏上多半根本就没设定衣服下的模
组跟内衣裤。网友们一片哀嚎。
少年想这也是没办法的,法律上就如此规范着,女性角色的衣服最多就露露
大腿而已,露肩啊露事业线啊露肚脐啊,这些衣服都没有都没有。然而男性角色
倒是有……嗯……连内裤都有。
所以少年帮蝶蝶挑的这时装和服,已经可以算数一数二暴露的了。
少年走道蝶蝶的右边后,也躺下来陪着蝶蝶,左手很自然地抓住蝶蝶的右手,
两人十指交扣握着。
00:50
「蝶蝶记得不要迟到喔!不然我会直接杀到你宿舍的喔!」
「真是的,不会再迟到啦。不过你能进来宿舍吗?」
「嗯……可以的。在上次的时候,门口的阿姨跟我说了,只要是去找你都会
给我方便让我通过。」
「啊!?真的假的!?那……那……可以、在我、我这过夜吗。///.?」
「当。然。不。行,笨蛋(ヾ??ω?)。你不是还有室友?」<br> 少年一记手刀打在那用表情符号打出脸红的蝶蝶的头上。<br> 蝶蝶左手摸着刚刚被打的地方「啊呜,好痛。」这样笑着说<br> 「唉~ 假日回家时不都是一直一起过夜的吗?」<br> 「哼……等不到了嘛……」蝶蝶脸色表现得有点不满。<br> 少年想起蝶蝶刚回来时,一人在房间里发抖,害怕着独自一人,但也不让任<br>何人陪她——不相信着任何人。少年当时也是费了好一大功夫才让他能陪着蝶蝶,<br>从此蝶蝶独自一人的不安渐渐的没表现出来。<br> 少年打算就在此说出心中那思考许久的事,那种事在这虚拟的世界里说出,<br>似乎有点不当,但心中有种不安预感,现在不得不说、一定要说!<br> 「不过……等到你毕业………就可以一直在一起生活了。」<br> 「!!!???」<br> 少年身体转像蝶蝶,成了面相蝶蝶的侧躺。伸出右手碰触蝶蝶的左肩,把她<br>转了身紧紧拥在怀里。蝶蝶被冷不防地吓了一跳。<br> 「你应该知道,已经被那公司给内定了,一毕业后又可以去上班了。」<br> 「嗯……知道的。」<br> 「等到你毕业,我应该也有一些钱了,到时我们就马上结婚,愿意吗?」<br> 「呜哇!!真……真的吗?」<br> 蝶蝶表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抬头看着少年的脸。<br> 「唉~ !?有必要着么吃惊吗?」<br> 「因……因为……觉、觉得……学长你总、总有一天……会、会抛弃我。毕<br>竟、呜、呜呜、我……我是、呜呜……我、我已经……呜哇哇!!??ヽ(?′<br>Д )???」
「唉唉,哪有人讲到自己哭的啦。」
蝶蝶讲到后半,似乎想起了甚么回忆,不能自己的哭了出来。
当然角色是没有眼泪没有鼻水的,并没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但那语气可以很明显感受到,也使得让少年想起很久不见的哭泣,也回想起
更久以前那郁郁寡欢、紧闭心灵的蝶蝶。
少年心中不免疼痛了起来,把蝶蝶拥着更紧,抚摸着背部安慰着,不想再把
她给交出去。
「所以……你愿意吗?」
「嗯,当然。不过……在现实中要再说一次喔。」
「这是理所当然的。」
「要在众人面前说。」
「喂喂,不要提高难度啊。」
这次换蝶蝶抱紧了少年,虽然听起来已经没再哭泣了,但却是换瘦弱的身体
颤抖着。
『啊……是这样啊。』少年心中发现了甚么这样想着。
少年本人在现实世界中,算是个大受欢迎的人。
课业向来是同年中的佼佼者,外加相貌不差身材都有所保持,而且时常也会
领导着大家,散发出领袖气质。
广受众人爱戴尤其是女性。所以也听过不少流言,有些女性不解为何她会选
择蝶蝶,觉得太浪费,对蝶蝶看不顺眼、鄙视着大有人在。
当然也没有哪个女的真的去找蝶蝶的麻烦。
第一点,大家都已经是大人,还完霸凌游戏也太幼稚。
第二点,少年如此的专情在不少人心中颇受好评——这就是所谓的真爱。所
以也会有人进而帮忙少年一起照顾蝶蝶,像蝶蝶的室友也就是认识少年后,跟蝶
蝶亲近后搬进去住去照顾她。
少年可是很感谢蝶蝶的室友,能在他无法触及到的地方帮他照顾蝶蝶。
不过,少年可不是天生型的天才,而是努力型的天才。
在那时看到刚回来的蝶蝶,少年就下定了决心,不再让蝶蝶消失受伤。
所以小的时候就不再是个屁孩,一边拼命学习一边照顾伤后的蝶蝶。
蜡烛两头烧的生活,少年想起来,〈这个世界〉好像是他第一个游玩的游戏。
话说回来,少年知道蝶蝶为什么不安而在发抖。少年不是木头,知道自己受
不少女性的青睐。
蝶蝶想要藉由少年在大众面前的求婚,让大家知道少年的心是她的、少年是
不会抛下她的、你们谁也夺不走。因为蝶蝶很害怕会变回独自一人。
「好吧,就听你的。嗯……这样好了,后天中午在食堂那里吧。」
「为什么不是明天?」
「给我点时间准备嘛。」
「嗯~ ?很可疑喔,不会是能拖就拖吧?」
「当然不是。我爱你,蝶蝶。」
「我也是,嘿嘿。」
少年左手摸着蝶蝶的头,右手搂着腰。蝶蝶也紧紧依慰着少年。
虽然角色是没有体温,但从少年的约定那里,心中感到无比的温暖。
如果可以她希望学长的心能永远停留在她那,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能够拥有
健全的身体跟学长在一起,如果如果……
蝶蝶闭上了双眼,等待着被强制登出。等会又要面对现实,面对她那需要他
人帮助才能好好生活的现实。

艳丽的阳光洒落在草原之中,草原随着风摇摆着。
摇摆的草原,似乎在欢迎新来的两位客人——小女孩与少年。
「呜~ ?天亮了?难道昨晚跟学长玩游戏最后睡着了吗?」
小女孩右手揉了揉眼睛,想起昨晚的约定,脸上不免露出嘿嘿的笑容。
(啊!不好,早上还有课,要赶快起来!)
小女孩顺手的用在地面上的左手撑起了上半身。不对劲,小女孩觉得不对劲。
「左手今天状况好像不错。」小女孩开心看着左手。「!!」
(好白好漂亮的手……不对啦!)
「……」摸摸了自己的脸,戳戳了草地,看了看身穿的衣服,拔草起来嚼一
嚼,呸的一声吐掉。
「疑—————————————————!!!!!!!!!」
「蝶蝶,你好吵喔。」
在旁边的少年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尖叫给吵醒了,睡眼惺忪的起来对那声音的
主人抱怨。
「啊……是游戏中的蝶蝶,要记得登出去上课喔。」
「不是啦学长,还没睡醒是不是啦?看看你自己,摸摸看我的脸。」
蝶蝶抓起少年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虽然是她主动这么做,但还是有点害羞,
脸红了起来。
「嗯,很温暖很柔软很舒服。」少年似乎还是没睡醒。
「谢、谢谢……夸奖……」蝶蝶脸更红了「不、不是啦!!」拧了少年的脸
颊。
「痛痛痛,蝶蝶这很痛耶。痛……痛?游戏里的蝶蝶?痛?触觉……」
少年似乎恍然大悟。
「疑—————————————————!!!!!!!!!!!!!」
又一次的尖叫,只不过这次换人了。
****
命运多舛的灵魂
〈第一回〉两人的新生活

躂躂躂躂……
「怎么办……今天要交报告的说……如果无故……啊啊……」「嗯,道具,
武具。OK,都还有……」
草原上,女孩又食指放在嘴唇念念有词,着急地来回踏步。然而在旁边坐着
一身黑的少年,手如同被截断般,在如同空间被撕开的黑色区域里,来回确认着。
虽然一开始两人都在突然的状况下惊慌失措,不过两人互相确认下,虽然身
为虚拟脚色形象下,有着五感。
基於法规下的虚拟实境游戏,为了不让虚拟与现实过度混淆,五感是被禁止
的。尽管得出的结论很荒谬,也只能接受,虽然自己身为虚拟角色但已成事实。
少年想到,外表既然是虚拟角色,那么游戏中取得的物品跟能力呢?所以摸
索自己的「背包」确认着。而女孩则不知道为着什么而慌张着。
「我说啊蝶蝶……」
「啊啊……报告如果迟交可能会被留级,这样会晚一年结婚!」
少年想使蝶蝶冷静,顺便也想跟她说,迷你裙随着移动摆动下,都可以看到
那小小白皙的屁股,下体也………
不过这时蝶蝶走道面向少年,双手抱头身体微微向后倾表象着相当烦恼。
好死不死风这时从蝶蝶身后往少年那吹,迷你裙大幅度飘了起来。
「……」「……」「……!!啊哇哇!!」
下体完全的暴露,两人僵住了几秒,蝶蝶的脸转变成熟透的红苹果,赶紧的
双手压着裙子这样跪了下来。
少年走道蝶蝶面前坐了下来,左手放在蝶蝶头后面。
「好香。」「疑?」
在蝶蝶还没搞清楚那句话的意思下,少年一口气朝蝶蝶嘴对嘴亲了下去。

「哈啊。哈啊。」
从刚刚的舌吻中,解放了蝶蝶那被侵犯的口腔。不过似乎有点兴奋的喘气。
「学、学长你这萝莉控……」脸红抗议着。
蝶蝶想起以前被男朋友——学长给拉进来玩。
创造角色时是学长跟她一起的,不过当时没甚么想法,於是基本都是学长在
捏模的。
完成时相当不满地问学长,「你这萝莉控!这是甚么样子啦?」「跟你一样
小小只的,很可爱啊,不好吗?」「我才没那么小啦!」如此斗嘴。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
少年又再次对蝶蝶舌吻,两人之间发出低靡之声。
蝶蝶双手在少年衣服里徘徊,然后不知不觉的渐渐想要伸进裤子里,渴求着
男性的宠爱。
少年的手当然不会安分着,手已绕道蝶蝶身后,解开她和服的腰带。腰带在
被解开后,随即就被少年丢在一旁,也收回舌头跟蝶蝶的唇分开。
「学、学长?怎么停了?」蝶蝶对这突然的停止感到不满而询问。
少年没回答,而直接用行动把蝶蝶堆在地上,敞开她的和服。
「啊!!学长……」蝶蝶被突如其然的行为而感到害羞,想用双手遮住重点
部位。不过学长似乎预读到蝶蝶的行为,双手先一步压住那纤细玉手。「很漂亮
喔,不用遮起来。」
在草地被敞开的和服上,有着与12岁左右相符的肉体与白滑的肌肤。
娇小的身躯、细白的颈部、纤细到彷彿能轻易折断的手臂、那玉白的大腿似
乎能够玩上10年。
以及上面那微微隆起的胸部与樱色的乳头,下面则是那光滑无毛紧闭的裂口,
等待着别人来开发的处女地。
「嗯,学长……那么、要……」(要开始了吗?)「哼哼,和服下是完全真
空的,真是个色小鬼。」「学长这是,呜!?」
蝶蝶想反驳少年的言词,但少年似乎不打算让她讲,在一次突袭嘴唇。(嗯。
嗯。嗯……)
不过这次少年并没在嘴唇那停留太久,离开嘴唇开始在蝶蝶铜体上徘徊。
沿着玉颈、胸骨、肚脐、下腹部,一口气舔到了目的地——无毛裂口。
「学长,你、你是狗吗?……啊……啊啊。」
少年不理会蝶蝶,撑开她的大腿,让粉色的女穴整个暴露在眼前。不过少年
没多说甚么,直接开始舔舐那可口的萝莉穴,舌头徘回在阴唇与阴道口后开始着
重於阴蒂。
「学、学长……再来,再来……啊、啊啊」
蝶蝶自己也没闲着,右手顶摸着少年的头,左手玩弄着自己的乳头。
(身体好热、好热……脑袋……开始空白了)蝶蝶体温开始升高,尤其可以
感觉到下体有股暖流在流动。
少年的攻势也更加的猛烈,舌头如同蛇般灵活,不断的缠绕、抚舐、挑逗着。
在舌头下方,少年渐渐感到产生了湿气。
「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去了去了啊———————………
…???」
蝶蝶双脚一紧,夹住了少年的头,左手也跟右手一起,顶压着少年的头。
腰部往上拱,拱出一个弧形,些许的潮水从女阴里渐到了少年脸上。蝶蝶银
来这身体第一次的小高潮。
「哈啊……哈啊,学?、学长?……再来?」刚经过小高潮的蝶蝶,展现出
欲求不满的トロ颜,张开高举的双手,邀请着少年再进一步的缠绵。
少年立起上半身,舔食嘴巴旁的液体,看到蝶蝶以妖艳的表情邀请着自己。
心中的嗜虐心起了涟漪,一口气脱下裤子跟内裤,脸上不禁露出一抹淡淡邪
笑。
少年没有用肉棒直捣萝莉穴的阵地,而是走到蝶蝶身上后,双膝跪地着双脚
往外展开,把下半身轻轻压在蝶蝶的腹部上。
像特别展现似的,少年把半勃的肉棒放在蝶蝶的鸠尾那,微笑地询问:「想
要吗?」
「想要想要……哈~ ?、哈~ (?д?)。」蝶蝶毫不犹豫,兴奋喘气着回
答。
「嗯?要甚么啊?给我说清楚。」少年手捏捏蝶蝶的脸,大拇指顺境放进樱
桃小嘴里,挑弄着那温暖的口腔。
蝶蝶双手也不甘示弱似的,不自觉的开始玩弄、搓揉少年那灼热的肉棒。
「想要阴茎(?д?)。」「不对,要叫肉棒大人。」「是,沃想要肉棒大
人(?д?)。」从被玩弄的口腔,沿着脸颊留着口水到地面,不知羞耻渴求着
男性的代表。
少年点点头,站了起来以仁王立说:「蝶蝶你刚刚去了一次,所以这次换你
来了,用嘴。」
蝶蝶迫不及待跪起来,纤细的玉手在男竿上下移动,小嘴哈哈的伸出舌头,
舔那赤红的龟头,刺激神经要让肉棒完全勃起。
「冠状沟也要好好舔。」「是,学长?。」
蝶蝶为了舔到冠状沟,头往前倾,渐渐开始微微含住。
不过在刚才欲望被少年挑起,没平复下没能得到疼爱而隐隐作痛的子宫,喊
着需要关注。
蝶蝶只好把空出的另一只手,往那湿润的鼠蹊部伸去。(啊……?……好想
要?……都已经湿透了( ′?` )~ ?)
咕啾估啾咕啾,趴咑。(啊啊?……滴下去了(
′д)~ ?)<br> 蝶蝶的自慰下,已经不只鼠蹊部了,整只手也被浸湿,在阳光照射下呈现闪<br>亮闪亮。<br> 少年的肉棒在刺激下已经呈现一柱擎天,雄壮的完全勃起。蝶蝶想要快点结<br>束,让子宫能得到关注,开始一口气含住,速战速决。<br> 「啾噗噗?、啾噜噜?、啾噗噗?、啾噜噜?、啾噗噗?、啾噜噜?、啾噗<br>噗?、啾噜噜?、啾噗噗?、啾噜噜?、啾噗噗?、啾噜噜?、啾噗噗?、啾噜<br>噜?。」<br> 蝶蝶努力的口交,嘴里发出淫糜的声响,口水也不顾形象地趴咑趴咑的滴下。<br> (啊?、啊?、啊?……快点……快点射吧(* ′з`* ))<br> 「啾噗噗?、啾噜噜?、啾噗噗?、啾噜噜?、啾噗噗?、啾噜噜?、啾噗<br>噗?、啾噜噜?、啾噗噗?、啾噜噜?、啾噗噗?、啾噜噜?、啾噗噗?、啾噜<br>噜?。」<br> 少年看着蝶蝶努力更加的抽动,全身全灵的口交,再次露出一抹浅浅的邪笑。<br> (啊?、啊?……开始变大了(?д?)……快了?……好棒?好棒(* ′<br>з`* ))<br> 「蝶蝶,想要快点结束吗?」「嗯?嗯嗯!」<br> 少年突然把双手放在蝶蝶的头询问着,蝶蝶眼神往上看,含着肉棒嗯嗯的回<br>答。<br> 「牙齿不要咬到。」「嗯嗯。」「那么……开始吧!」「嗯?呜嗯!!嗯嗯!!<br>嗯呜!!呜呜呜呜!!咕呜呜呜呜呜咕!!」<br> 在少年「温柔」的提醒后,双手使用蝶蝶的头,像在用自慰器猛烈来回撸动<br>的强制口交。<br> 蝶蝶在无心理准备下,像器具般的被使用,使得一时的呼吸困难,晶莹剔透<br>的眼泪从眼角旁流下。<br> 「呜呜!呜咕呜!呜咕!呜咕!呜呜呜!呜!呜!咕呜呜!呜呜!呜呜呜呜!<br>咕呜呜!」<br> 眼神一开始虽然表现得不太愿意、抗议着,不过渐渐地眼神没那么锐利,已<br>经开始默默承受。<br> 少年看着温驯下来、因痛苦流着泪的蝶蝶,感到绝对的征服感,高位着微笑,<br>不过没打算就这样结束。<br> 「呜咕!呜呜!咕咕呜!呜呜呜!咕呜呜呜!呜呜!咕呜咕呜!」(好、好<br>痛苦……快……快不行了(′?д? ))
「蝶蝶,要来啰,接好。」
少年下体往前顶,双手压着蝶蝶的头不让她跑掉,尿道口喷出大量白浊液。
蝶蝶的头因为被紧紧压住,脸与少年的鼠蹊部无隙缝的相连。
呼吸道被肉棒顶住,含着肉棒嗯嗯嗯的苦闷喊叫,精液咕噜咕噜地灌进胃袋
里,更多的眼泪奔夺出来,双手激烈拍打少年,希望能放予呼吸的自由。
「呼……舒服舒服。」「咳!咳!咳!咳噁……学、学长咳!……好咳!、
好过分咳!……」
在少年射完后放手,蝶蝶在吞下精液时呛到了,痛苦四脚着地不断的咳嗽,
也有精液从鼻子中流了出来,满脸混和精液、鼻水、口水向少年抱怨。
「来开始你以期盼已久的本番吧。」「疑?」
少年在蝶蝶咳嗽时,脱下身上剩下的上衣走到身后,摸着那无毛的女阴确认
湿度。
不过这明显是多此一举,大腿上端有着明显闪亮的液体,女阴上也挂着小滴
状液体。
少年收回手,看着那被浸湿、食指与中指尖还牵着丝,满意的笑了笑。
把肉棒往阴道一顶,伴随着撕裂感,男女交合处流出红色液体。
「喔……看来这身体是处女啊?」「好、好像是。」「嗯……那么……来认
真吧。」
少年长出了狼耳跟狼尾,展露出笑容,开始了一场男女之间的欢愉。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学、学长?……啊嗯?……学长?……好、好厉。害?……啊啊?……啊
啊?……啊~ 啊?……更多更多(* ′д` )~ ?」
不知何处的草原,两人……不,从远处看像一兽一人在广阔的场地,不在乎
他人眼光似的,以背后位进行交合。
在碰撞与水声为BGM下,女性忘我激情的呐喊声,在草原上响彻云霄。
「蝶蝶,高潮几次啦。」
狼少年双手抓着蝶蝶的臀部,摆动着腰一前一后抽叉,如同飢渴已久的野兽,
恨不得大口大口的「吃」眼前猎物般的凶狠。
时而会拍打那原先是雪白小巧的屁股,但现在已经红红肿胀,在更进一步的
话就像猴子那般的红屁股。
「啊嗯?……不、不知道?……啊啊?……已、已经去了?……啊嗯?……
好多、多次?」
蝶蝶全身佈满大大小小的水珠,短发也被汗水沾黏一条一条。
不知是两人交合到忘我,还纯粹是少年没得到满足,而不断不断的玩弄这洁
白身躯。
「啊啊?……啊啊?……学长?……我真的、真的快不行了?」
如同蝶蝶所言,支撑地面的双手,已经在颤抖,随时都会无力支撑自己的身
体。
「那么就趴下吧。」「!!……呜哇哇哇呜!!」
狼少年上半身往前一倾把蝶蝶的头往下压,直接来个颜面吃土。
蝶蝶被突然的对待,来不及用手护脸,脸直接於大地相连,为此发出惊恐。
(啊啊?……更加?更加?……欺负我?……学长?)
幸好地上没甚么石子,也像刚下过小雨,土壤不乾不硬,在上面磨动不会伤
害到脸颊。
「啊啊?……又要去了?……啊啊?……啊……?」似乎被暴力对待,兴奋
度更上一层。
「我也差不多。」狼少年压着蝶蝶的头宣告着。
「啊啊───?去、去了?、又要去了?啊─────?」「用子宫好好接
住吧。」
蝶蝶不知道第几次的高潮,体力到了极限,双脚终於也支撑不住,整个人直
接趴躺在地。
两人的姿势从背后式成了敷小股,就这样注入的精液,蝶蝶也累到昏睡过去。
=====================================================================
新闻节录:
在警方多日埋伏、跟踪下,锁定了深山某处的小木屋,经过警方的深夜攻坚,
终於抓到了掳走小六女童小蝶(化名)多时的嫌犯,掳走小女孩的犯人确定是其
继父。在小女孩被监禁的一个多月期间,遭受到惨忍的对待,外表多处瘀青与鞭
痕。
警方调查犯案现场,不是一人所为,是有计画地多人犯案,不排除背后是有
组织性的行动,警方正在全力追查后续的黑幕。
前几日被救出的小蝶(化名),主治医生表示犯人真的是天理不容,小女孩
除了外表多处的伤痕,脸上会留下永久的伤痕,下体两处有着许多新旧的撕裂伤,
监禁期间被施打了不明药品,右眼基本上是失明了,正在努力让小女孩不要变成
植物人。
不知道观众还记得之前轰动全国的掳人案,小蝶(化名)已经坐着轮椅出院,
右眼失明、左手知觉被阻碍,下半身疑似不遂。
*****
solosliver:感谢看完,此作算是在下的处女作,文笔、语法、
剧情安排多有不堪地方,请多指教跟建议。
先说明一下,前几回应该算诈欺回,个人是不太想写纯爱类型的,毕竟会想
创作是在於网路小说 有残酷描写、LOLI、粪胸、强奸、异种奸、黑暗系、凌辱、NTR(?)、
排泄物(不确定)、BADEND(暂定)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