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为夫为魔王】(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三章
三天后的清晨,阿易不敢迟到片刻,早早地来到了骑士团营地,两个皇家骑
士直接带他去见公主,尤伊见到他之后,嘴角一扬,随即下令全团开拔,返回流
源城。
因为普通坐骑会被那成群的蓝龙龙威给吓得动弹不得,河罗郡城里又没有龙
类坐骑出售,尤伊公主特许阿易留在辇车中,随队前行,出城之后,阿易忍不住
想要回头望一望,却被龙骑扬起的风沙遮蔽了视线,之前蓝葵怕勾动他心里的苦
楚,让他对蕾娅和艾莉说不要她们来送行,然而他心里还是不禁有些期待,可实
在是连城墙都看不清,只好悻悻然地一边抹泪,一边走进了辇车,此时他已经暗
自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博得公主的信任,两年之内必须取到圣木灵果,
帮主人恢复肉身之后,立刻回来,把蕾娅和艾莉都娶回家,从此再不分开。
此时北面的城楼上,蕾娅正伏在栏杆上远望,早上她一路尾随阿易到了营地
门前,然后见皇家骑士团拱卫着公主辇车出了城,便上了城楼,希望能远远再看
阿易一眼,谁知那漫天的尘土让她眼前一片灰茫茫,什么也看不见,她不死心地
望了许久,最终只能倚靠在栏杆上无助地流泪。
忽然,一块紫色的绢帕递到她的面前,她随之看去,一位相貌端庄温婉的妇
人正两眼通红地看着她,哽咽道:「您…您是蕾娅小姐吧?擦擦泪吧,别太难过
了……」
蕾娅木然地接过绢帕,疑惑道:「你…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阿易经常向我提起您,这个时间,会和我一样,来北城城楼上远望的,我
想也只有您了……」艾莉有些黯然地道。
「你是…艾莉?艾莉夫人?」蕾娅有些惊愕地道,见艾莉点了点头,忽然觉
得有些局促,她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艾莉,之前阿易和她说起时把艾莉夸得和天仙
一样,又说她如何如何温柔体贴,自己还曾大发醋意,甚至想要去会会她,但此
时和她见面,只觉心底一丝争斗的力气也没有,起身之后,便继续满面神伤地朝
着那渐渐远去的一团烟尘眺望。
艾莉缓缓走到她身边,犹疑问道:「蕾娅小姐,他这一去不知道多少年才会
回来,你还这么年轻,你…愿意一直等着他么?」
蕾娅皱起两道剑眉,扭头不悦道:「他答应过我,最多两年就会回来,就算
…就算他食言了,我也不会和别人在一起,对我而言,已经…已经没有人可以替
代他了……」蕾娅恳切道,阿易给她的感觉太特别了,对她的好也太极致了,她
也曾和别人相恋,那种滋味跟阿易带给她的刻骨铭心完全不能比,这份感情无论
如何她也抛舍不下,即使孤独一生,她也没法再接受别的男人了。「那你呢?你
岁数也不小了,不想着早点找个男人改嫁么?」蕾娅反唇相讥道。
艾莉愣了愣,随即面露苦涩,她刚才还想着动摇一下蕾娅的心思,没想到蕾
娅心思也这么坚决,只好苦笑道:「改嫁?我已经是他的人了,除了他,我不想
嫁给任何人……」她和阿易已经不是简单的男女之爱,其中还糅杂了许多的母子
亲情,以及心底深深的感激,这种关系实在太特殊了,除了阿易,世间任何男人
都不可能再和她拥有这样的感情。
「哼,那你慢慢盼着他来娶你好了,等我晋入乌金级,我就去流源城找他,
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家带孩子吧!」蕾娅听了,忍不住无名火起,忿忿然道。
艾莉一听,也来了脾气,把绣帕一甩,横眉冷声道:「是么?不过蕾娅小姐,
你恐怕不知道吧,我已经在参加乌金级药剂师的考核了,只需要再独力做出七份
四级药剂,就能顺利通过,到时候我就带着莎夏去找她哥哥,不知道会不会比你
快上一些呢?」
蕾娅大惊失色,顿时有些气急,咬了咬嘴唇,指着艾莉的鼻子道:「你…你
别得意,我现在就去团长那儿再报考一次,看谁比谁快!」说着,就一纵身跳下
了城楼,径直去找骑士团团长了,艾莉也气呼呼地走下城楼,往高级商会而去,
阿易给她也留了二十万金币,她要去买最好的材料、鼎炉以及试验体,争取早日
完成剩下的七份四级药剂……
却说尤伊一行人已经跋涉了七天,不过才将将走过河罗郡北边四百里外的图
云郡,这七天阿易真是活得像条狗似的,一路上尤伊经常停下队伍狩猎,她似乎
很喜欢这种用魔法弩箭射杀猎物的感觉,每天走走停停倒还没什么,关键是每当
她射下猎物之后,都不要骑士动手,回回都让阿易去将猎物捡回,而且还不许他
借蓝龙骑,阿易只好一路小跑地奔走过去捡回猎物,然后跪献给公主,每当这时,
尤伊才会难得地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一回两回也就算了,尤伊一旦开猎,起码能射中数十只各色鸟兽,阿易就像
条猎犬一样,不辞辛劳地从各种山沟、洞穴、树杈上给他的主人叼回猎物,有一
次阿易刚捡回一只中箭的幼豹,尤伊看了两眼,就让侍女取来伤药,给它敷上之
后,没多久它就恢复了活力,然后侍女就将它放走了。
阿易见了,正满心好奇,准备开口询问,谁知尤伊冷冷地道:「去,再把它
追回来,我要活的。」
阿易下巴都惊掉了,忍不住问道:「公主…这…刚刚明明就……」
「我想试试你够不够听话,还不快去,那只豹子都快跑没影了,你要是没抓
住,也就不用回来了。」尤伊不容置喙地命令道。阿易只好欲哭无泪地朝着那只
幼豹远逃的方向猛追。
后来尤伊越来越热衷于折腾阿易,她曾为了保证禽类羽毛的完整,多次让阿
易腾空徒手去抓飞禽,阿易每次都还得让蓝葵出手才能完成任务。又因为想要吃
到紧致有嚼劲的羚羊小腿肉,而让阿易追着一只羚羊跑了大半个山头,然后再突
然出手杀羊取肉……花样之繁多,磨起人来比蓝葵有过之而无不及,阿易又不敢
不遵从,只好费尽力气小心伺候着。
第八天夜里,阿易奔忙了一整天,随便找了处山涧简单沐浴了一下,回到辇
车内之后,就准备蒙头大睡,谁知两个侍女走来通知他,说是公主传他去内室。
辇车内部比阿易自己家的主房还大,分了内外两室,阿易平时就像条看家护
院的土狗一样睡在辇车门前的小木床上,公主从不许他靠进内室,现在突然叫他
过去,他不禁全身上下冷汗直冒,不知道公主是不是又想出了什么主意来消遣自
己……
走进内室之后,阿易简直惊呆了,只见尤伊公主正随意地摇晃着一杯红酒,
坐在床沿满面玩味地看着自己,她此时竟然只穿着一件纯白色的丝绸浴袍,那浴
袍半遮半露,尤伊胸前的大片雪白皮肤都一览无余,更要命的是她的下身,两条
修长柔美的小腿全都裸露在外,那一双玉足真像是两块粉团揉捏而成,白嫩可爱,
关节都被少许的雪肉给包裹得一片圆润,没有任何难看的凸起。而此时公主的那
头蔚蓝长发也随意地披在背后,两个侍女正在给她擦拭着发梢,似乎公主是刚刚
出浴。
阿易看得吞了几口口水,这才回过神来,低头拜请道:「不知公主叫阿易前
来,有何吩咐?」
「把衣服脱了。」尤伊嘴角一弯,淡淡地命令道,「之前我让人察看过你的
伤势,也给你用了药,现在过了这么久了,我得再看看你的伤口有没有恶化。」
阿易一愣,刚想解释,蓝葵却让他不要多说,直接照做,他也只好慢腾腾地
把上衣脱下,尤伊看着他那张红了个通透的面庞,以及他那身充满阳刚之美和力
量感的肌肉,忍不住抿了抿嘴唇,当即屏退了周围的侍女,很快整个内室就只剩
下她和阿易两人,她放下酒杯,缓缓靠近阿易,走到他面前之后,轻佻地捏起他
的下巴戏谑道:「哟,脸怎么这么红啊?才十八岁,不会还是个雏吧?」尤伊对
于合她心意的男人一向很是随便,可自从离开流源城到现在,见过那么多男人,
也只有阿易这一个能入得了她的眼,这几天阿易的听话乖巧也让她相当满意,她
准备今晚就动手享用这个俊美清秀的少年骑士。
阿易没听懂「雏」是什么意思,他现在赤裸着上身,还被公主盯着看个不停,
不禁有些羞窘,偏过头去不敢直视公主,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尤伊见他这副
青涩的模样,越发确定他是个处男,心中不禁一阵兴奋,手指稍微发力捏过他的
面庞,直视他的双眼,魅惑道:「小处男,你觉得本公主美么?」
阿易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只觉心跳骤然加快,脸上像要烧起来似
的,口齿不清地答道:「美…公主…太美了……」
「哦?太美是有多美?你给我仔细说说。」尤伊不依不饶道。
「多美?公主…你…你的脸很好看…脚也很好看…身材…也很好看…总之…
公主全身都很好看…就是了……」蓝葵还没来得及教他说话,阿易就痴痴地把自
己心中所想一股脑地吐了出来。
尤伊被他这番透着傻气的赞美给逗得咯咯娇笑,一下子坐回到床上,忍俊不
禁道:「你…你是不是修炼太多,人都炼傻了,一张嘴竟然笨成这样,那些王子、
男爵赞美我的时候,能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给说下来,你呀,就知道说好看,呵
呵……」笑着笑着,她突然把双腿一并,故意撩起一只脚在阿易面前晃来晃去的,
调笑道,「不过,你刚刚说,我的脚很好看,是不是?」
阿易愣了愣,随即连连点头,呆呆地道:「是…是…公主的脚…是我见过…
最好看的一双脚了……」这真是大实话,他也算玩儿过不少女人了,可是包括蕾
娅和艾莉在内,每个人的脚都有或多或少的厚茧或者高高凸起的骨节,只有这养
尊处优的一国公主,才能拥有这样一双完美的玉足。
尤伊听了更加得意,把右脚向阿易挑了两下,满面邪魅地道:「那,你想不
想…舔舔它呢?」
阿易半张着嘴巴,不可思议地望着公主那双魅力大放的桃花眼,不自觉地点
了点头。
「呵呵…你还真是与众不同,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个机会,只
要你跪着爬过来,再求求我,我就特许你舔舔我的脚,怎么样?」尤伊满脸兴奋
地媚笑道。
阿易只是稍微一愣神,就毫不犹豫地跪在地上,像条小狗一样爬到了尤伊脚
边,他从小就被人当奴隶一样使唤,遇到蓝葵之后,也依旧是奴仆,虽然当过一
两年别人的主人,但他心底的奴性早已根深蒂固,此时这样的行为并没有让他觉
得耻辱,也不觉得多伤自尊,那双雪白的美足的确让他莫名地心动,从看到的那
一刻起,就让他想要将其捧住,含在口中吮舔,刚才尤伊公主的话在他心里不像
是诺言,反而像是准许。
「公主…求…求求你…让我…舔舔你的脚…好不好……」阿易一边粗喘一边
道,近距离地观察那双玉足,那微微散发出来的体香让他更加兴奋难耐,恨不能
马上入口一舔。
尤伊都被阿易的主动和卑微给惊得愣了片刻,但随之而来的是无与伦比的兴
奋,和她好过的男人大多身份高贵,别说给她舔足,舔下体都不愿意,而且她一
直都想着勾搭一个骑士,可皇家骑士团里的骑士各个都是绝对地忠于皇室,怎么
可能冒犯她这位公主殿下,所以一直未能得手。而此时此刻,一切遐想都将变成
现实。
尤伊把右脚微微朝阿易伸了伸,兴奋得声音都有些发颤:「既然你这么恳求
我,本公主…就…就勉为其难,当做是给你救驾的奖励,喏……」
阿易简直喜上眉梢,连忙捧住了那只粉嫩的小脚,一口含住了公主的三根脚
趾,只觉像含了几块豆腐一样,软滑香嫩,简直美味至极!不禁一个劲地轻轻吮
吸起来,尤伊在脚趾被含住的一刹那就本能地想要往后缩,小腿更是绷得紧紧地,
但被阿易的双手牢牢握住,完全缩不回来,渐渐地,她平息下想要挣脱的本能,
开始半闭着双眼,享受起被阿易口舌舔吸脚趾时的酥痒快感。
蓝葵从阿易爬向尤伊的那一刻就开始暗骂了,当她看到阿易卑贱至极地主动
求着要舔尤伊的脚,同时察觉到他的真实想法也是迷恋上了那双美足之后,已经
在心底把阿易骂了一万遍,什么下流下贱无耻骂了一大堆,但都刻意控制住,没
让阿易听见。因为她猛地发现尤伊似乎很高兴,虽然心里十分不齿,却也只好任
由阿易施为,看看能不能讨好尤伊……阿易已经舔得有些忘情了,他把那五根软
糖一般的脚趾挨个吮了一遍,连趾间的缝隙也不放过,依次吸了个够,然后还是
意犹未尽,捧起那只柔弱无骨的小脚,伸出舌头,在脚背、脚心、脚踝处又舔又
嘬,把尤伊痒得娇笑不已,当尤伊忍不住痒想要缩回脚时,阿易像是舍不得松口
似的,完全不愿放开,他把右脚给吸了个遍之后,就含着一根脚趾,含糊不清地
问道:「公…公主,我可以吸一下…您的左脚么?」说完,他又狠狠地嘬了一口。
尤伊被舔吸得身心舒爽,面色已经有些微微发红,檀口中不断发出若有若无
的细微呻吟,媚笑道:「啊…轻点儿吸…你…你还挺贪吃嘛…可…可以哟……」
说着,就颤抖着把左脚也送到了阿易嘴边,阿易像是得了什么赏赐一样,笑着开
始舔吸左脚。
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龙血的浸泡令他性欲疯长,远超常人,之前他每天都
要找女人发泄多次,可自从灵雾山脉峡谷一役之后,他因为伤心难过,已经有差
不多半个月没有发泄过性欲了,这让他始终处于一种敏感饥渴的状态,不接触女
人倒还好,刚刚尤伊的挑逗,让他心底的欲火瞬间被点燃,此时他已经变成一头
无比渴望女人肉体的野兽,所以才对尤伊的双足这样痴迷。
「唔…唔…嘶…公…公主…你的脚…好香…好软…真好吃…唔…我…我可不
可以…也舔舔…舔舔你的小腿呢?」阿易一边像条小狗似的来回亲吻舔舐着尤伊
的双足,一边满面痴态地请求道。
尤伊此时简直兴奋极了,看着这个堪称世间奇才的少年骑士无比卑贱地给自
己舔舐双足,而且还恳求着要舔舐自己的小腿,她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强烈的征服
快感,原本就十分高傲的本性更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顽皮地用右脚在阿易嘴
边磨来磨去,娇笑道:「你啊你…看看自己这副样子,你…你哪里像个骑士,简
直比奴隶…还下贱,以后…你就做我的专属奴隶吧,快,叫声主人听听,叫了主
人…我就让你舔我的小腿……」
阿易瞬间心头一震,再看向尤伊时,她那张妩媚迷人的娇颜似乎渐渐模糊,
那头同样蔚蓝的长发下换成了另一个人的面庞,恍惚之间,眼前的公主竟然变成
了自己的主人,他失神地叫道:「主…主人……」
「闭嘴!反了你了!你这……」蓝葵终于忍无可忍,像只守护配偶的母狮子
一样咆哮出声,随即自觉失言,又从阿易脑海中得知,他意乱情迷之下把尤伊错
看成自己了,这才消了大半怒气,怅然道,「没…没事,你…你继续……」
阿易刚才听见主人怒斥,惊得一愣一愣地,正想询问究竟,可尤伊听见他叫
自己主人,顿时欢喜得笑出声来,把身子往前一挪,一条白练似的玉腿就伸到了
阿易面前,阿易看得猛咽口水,也就顾不上什么解释了,一口含住了小腿内侧的
一块雪肉,只觉又软又滑,还弹性十足,简直比含着母亲的奶子还要过瘾!当即
开始一口一口地轻轻啃吃起来。
「以后…没人的时候,我就叫你易奴好了,哦…恩…易奴…你可得…好好伺
候本公主呐……」尤伊此时已经兴奋得浑身发抖了,这样一个天才的魔武双修者
竟然甘心做了自己的奴隶,而且他以后肯定是要进入皇家骑士团的,他的未来不
可限量,一想到自己以后将会拥有一个天空骑士、乃至神圣骑士级别的奴隶,她
简直满足到了极点。而心理上获得满足的同时,肉体上更是舒爽,阿易正痴迷不
已地吮舔着她的小腿,那火热湿滑的口舌让她觉得十分受用,她的小腿原本绷得
紧紧地,可阿易捧着她的两条腿一口接一口地吸吮,硬是把她给吸得腿都软了,
再也使不上力,最后只能任由阿易放肆用唇舌享受她的美腿。
而与此同时,她的情欲也被渐渐撩拨起来,两股之间已经开始急速地发热,
私处都开始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鼓胀痒感,她甚至能感觉到两股间有些潮湿……
「易奴…你想不想…再往上舔一舔呢?」尤伊满面春情地对着阿易妩媚道。
阿易含着一块小腿肉,连连点头。尤伊就缓缓掀起了浴袍,露出了同样雪白
的大腿,示意他开始舔舐,阿易毫不犹豫地把唇舌移了上去,尤伊的双腿没有艾
莉那样软乎乎的肉感,但胜在冰肌雪滑,阿易舔吃得津津有味,而当他将舌头游
走到尤伊大腿根部的时候,他猛地看见,几寸之外的地方,尤伊的那条粉色肉缝
竟然已经露了出来!她竟把睡袍一直掀到了肚脐处,而下体什么都没穿!
「易奴…主人这里…还…还没让人舔过呢…今天…破例…给你这样下贱的奴
隶…一个舔舐的机会…易奴你…你可要心怀感激呢……」尤伊有些羞涩地说出了
这番话,玉容上早已满布红霞,她用左手在自己的两片花瓣上微微刮蹭了两下,
像是在催促阿易,让他赶紧过来服侍自己。
阿易此时有些呆滞,过去他和女人交欢都是一味地肏干,就连自己最爱的姐
姐和母亲,他也没想到过要舔她们的小屄,此时公主让他给自己舔屄,他顿时有
些懵懵然,却还是忍不住凑近那两片花瓣间细看,不比艾莉那样的成熟女人,阴
户肉嘟嘟的,尤伊的阴户比较娇小,阴阜也很平坦,小穴两边都有稀疏的芳草,
而那两片蚌肉般的粉红色阴唇之内,是更加鲜嫩的层层肉壁,不但正在缓缓蠕动,
还水光盈盈,看上去淫荡极了!
阿易看着看着就无法克制地一口吻了上去,尤伊顿时发出一声妩媚入骨的轻
微呻吟,阿易本能地把个舌头挤进了公主的肉穴内,那又热又滑的层层嫩肉像是
要裹住他的舌头,又像是要把他的舌头向外推,阿易也不管不顾,炽烈的肉欲让
他死命地将唇舌往肉洞深处挤压,尤伊也因此而娇声浪叫不断。
很快,阿易就感觉舌头伸到了极限,也就不再费力,开始一口一口地嘬吸起
来,尤伊立刻就有些受不了,她坐了起来,扭动着屁股,两手抓住阿易的后脑勺,
胡言乱语似的浪叫起来:「你…易奴…易奴…哦…哦…坏易奴…你肯定…肯定不
是处男…啊…慢点儿…你…你怎么…这么会吸…你的舌头…哦…唔…真棒…你舔
得也…也太下流了…别…别那么深啊…多…多嘬嘬…多嘬嘬嘛…啊…啊…易奴…
不行了…我…我受不了了…哦…哦……」
阿易只觉舌尖前端涌来一股又一股的温热粘液,他很自然地用舌头边吸边舔,
全给卷到嘴里去了,只觉又咸又粘稠,虽然不是很好喝,可自己总是控制不住地
想要吸舔这些粘液,仿佛内心深处渴望着这些汁液似的,他舔着舔着,一不小心
舌头就碰到了阴唇上方的那颗小红豆,尤伊一下就像被电流击中似的,尖叫出声
的同时,两条粉腿紧紧夹住阿易的脑袋抖个不停,阿易也发现了这个异象,忍不
住再次尝试,用舌尖在那颗小红豆上上下来回地舔弄,尤伊就再次啊啊地尖叫起
来,没多久就浑身僵直,粉颈向后一扬,两腿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阿易此时整张脸都被尤伊的两腿给按在蜜穴口不能动弹,忽然有一股股更加
火热的蜜汁从肉穴中涌出,全都打在了阿易的口中和脸上,他瞬间想起,母亲曾
给自己讲解过,这似乎是女人的高潮,自己平时和那些女人性交的时候,她们都
会有这样的时候,只不过以前自己是用肉棒去体会,现在是用口舌去感受,而此
时此刻,自己居然把这位公主殿下给舔得高潮了?!这让阿易直接愣在了尤伊的
小穴前,看着那一颤一颤的粉嫩穴肉,心中翻起惊涛骇浪……尤伊泄了一会儿之
后,就有些无力地往后躺了下去,阿易则缓缓起身,裤子中间已经有了一个高高
的隆起,之前给尤伊舔舐双足的时候,他的鸡巴就已经一柱擎天,现在经过这一
番香艳的口舌活动,他觉得自己的鸡巴硬得快要撑破裤子了,也不管什么身份尊
卑了,一下子就扑到了尤伊身上。
谁知道尤伊最不喜欢的就是被男人压着,她从心底里觉得所有男人都比自己
低贱一等,不配把自己压在身下,此时她瞬间清醒,条件反射似的一脚踹在了阿
易的肚子上,一下子就把他给踹下了床。
阿易正意乱情迷,满心只想着用这位公主殿下发泄一下积压的欲火,被这一
踹,一个趔趄就仰倒在了地上,尤伊却迅速从高潮后的余韵快感中完全清醒,她
站了起来,一脸冷笑地走近阿易,然后一脚踩在了阿易的胸口,轻蔑道:「易奴
…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想要冒犯主人?你真是……」她正准备继续教训阿易,
却一瞥眼看见他下体的凸起,顿时语塞,面色刷地一下就红了半边,但随即变得
兴奋异常,「哟,怪不得,你的那条小虫儿…都已经这样了,只是舔了舔主人,
就发情成这样,易奴可真是淫贱呢……」
尤伊玩心大起,满脸愉悦地一脚踩上了阿易胯下的凸起,令阿易啊地一下叫
唤出声,他的体魄强壮至极,尤伊那只小脚踩在他身上不疼不痒,但一踩到他的
鸡巴,他顿时像被只被抓住尾巴的小猫一样惊惶,可很快,他就觉得那只柔弱无
骨的小脚在自己鸡巴上踩来踩去不但不疼,反而磨得有些舒服,抬眼一看,正好
穿过尤伊的两条粉腿看见她那水淋淋的蜜缝,各种感官刺激竟让他躺在地上自顾
自地性奋起来,连起身都忘了,就那么躺着一边享受尤伊的玉足一边欣赏她下体
的绝佳美景。
「你的…那玩意儿…很硬嘛…贱奴…真是下流…这小虫子…一跳一跳地…还
蛮可爱的嘛……」尤伊满面兴奋地踩踏着阿易的鸡巴,用脚心感受着那根肉棍的
火热坚挺,那充满力量的搏动感让她心动不已,踩了一会儿就又一脚踏在阿易的
胸口,嬉笑着命令道,「易奴,快…自己…自己把裤子脱了,把你那条小虫子…
露出来给主人看看,快!」
阿易已经有些神智恍惚了,连忙听话地把裤子往下一扒,那根通红暴涨的粗
大肉茎就猛地弹了出来,尤伊都被吓得往后缩了缩,但随即一双桃花眼就放出火
热的光彩,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半张着檀口惊呼道:「这…这也太大了…你这
小怪物,实在…太招人喜欢了!」和她好过的世家贵族子弟,基本都是贪图淫乐
的货色,阳气虚弱,下体都是摇摇欲坠,完全比不上阿易的肉棒这么活力满满雄
壮坚挺,而且光论大小,阿易这根的确是她见过的最大的宝贝了。
「主人…我…我的鸡巴…好胀…好难受…主人…你可不可以…帮我……」阿
易含糊不清地恳求道,此时他也是浑身发热,面色通红,尤伊的撩拨让他心底的
奴性完全暴露,现在他已经彻底臣服于尤伊,不自觉地将她视作自己的主人。
尤伊一听,虽然兴致更高,但却面露不悦之色,她一脚踩在了阿易的嘴上,
一边用脚旋磨他的嘴唇,一边呵斥道:「放肆!你这贱奴,在主人面前,竟敢说
出这种污言秽语,你不要命了?」
阿易被那只玉足突然堵住了嘴,听着主人的训骂声,不知为什么,他突然觉
得更加亢奋难当,本能地开始伸出舌头舔舐尤伊的脚心,尤伊痒得连忙缩回脚来,
脸上的不悦也化成了笑意,她犹豫了一下,就又把左脚伸到了阿易面前,阿易如
蒙恩赐,连忙捧住吮吸起来,喜得尤伊娇笑道:「你啊…你家里人到底是怎么教
你的?该不会从小把你当奴隶养的吧?明明是个天才,而且还是骑士,却这么淫
贱、卑微,你真是…真是要人命啊!」她已经下定决心了,一定要把这个奇葩至
极的美少年收作自己的奴隶,带回宫里天天陪着自己玩儿。
「唔…唔…主人…易奴…好难受…主人……」阿易一边含着脚踝吸吮,一边
含糊不清地道,同时已经忍不住伸出一只手,在自己的鸡巴上飞速撸动起来。
尤伊见状,玩性更大,收回脚来,又踩在了阿易的鸡巴上,一边缓缓踩踏一
边狡黠道:「好啊,你这贱奴,当着主人的面,还敢做这么下流的事,记住,你
全身上下所有地方都是主人的东西,没有主人允许,你什么都不许做!」说着,
忍不住用脚心在那根火热怒勃的肉棍上滑来滑去,感受着上面的血脉和青筋的搏
动,那股惊人的热力和阳刚活力让她芳心大动,下体又开始溢出汩汩蜜汁。
「哦…哦…恩…主人…好舒服…你的脚揉得…揉得我…太舒服了…主人……」
阿易此时听话地停下了手,在尤伊玉足的揉搓下舒爽得呻吟出声,他只觉自己的
鸡巴像是被一团肉棉花给压住似的,那无比软嫩的触感他从未用鸡巴体会过,此
时尤伊挥舞着一只玉足,一会儿踩踩龟头,一会儿再磨磨肉茎,比起和女人性交,
这种快感极为特别,阿易不知不觉间已经爽得下体发颤,眼看已经到了发射的边
缘。
「易奴,你真是我见过的…最淫贱的奴隶,被主人的脚踩了几下,竟然会发
情成这样,主人的脚真有这么舒服么?恩?」尤伊十分得意地调笑道,忽然,她
感觉自己的脚心似乎有些湿湿的,低头一看,原来是马眼上溢出的精汁打湿了自
己的脚,虽然满心兴奋,但她还是骤然发力,狠狠地踩了阿易的鸡巴一脚,薄怒
道,「啧啧,贱奴,流了这么多下流的汁液出来,把主人的脚都弄脏了,快,给
我舔干净。」说着就把那只脚又伸到阿易嘴边,阿易当然一口接过吸舔个不停。
「主人…易奴…易奴要射了…主人…不要…不要停下来…继续…继续踩踩易
奴吧……」阿易被下体那阵阵强烈的射精欲望给吞噬了理智,开始一边舔吸尤伊
的美足一边哀求起来。
尤伊一听,简直难以掩饰满面勃发的春情,但她刚刚高潮过一次,此时倒还
没那么饥渴,反而是玩心更重,她要再玩弄一下自己这个极品奴隶,便一边踩踏
阿易的脸一边冷笑道:「你就这么跟主人说话的?奴隶想请主人做什么事,都是
得用求的……」
「唔…主人…求…求求你…易奴…求求主人…让易奴…射出来吧……」阿易
忙不迭地恳求道。
尤伊脸上笑意更浓,不过她还没玩够,接着道:「这才对,不过…易奴,你
当自己是什么人?一个下贱的发情奴隶,还想让主人帮你…帮你弄出来?」说着,
她转过身体,站在阿易的头顶处,再次把脚踩在阿易脸上,嬉笑道,「自己用手
解决,让主人…看看你的淫贱模样……」
阿易见得不到主人玉足的揉弄,不禁有些失落,但下体的胀痛酸麻让他实在
难以忍受,得到允许之后,就又伸手开始撸动自己的鸡巴,同时一手握住尤伊的
小脚继续吮舔,那只玉足简直像春药一样让他情欲勃发,一边吸吮,连撸动肉棒
的时候都变得舒服了不少。
尤伊亢奋至极地看着阿易自慰,自己都忍不住开始轻轻抚弄小穴,可没多久,
随着阿易的一声闷哼,尤伊只觉自己的脚踝被突然吸紧,皮肤都被吸得有些生疼
了,然后就看见阿易下体一阵抽搐,那根粗长的肉棒更是抖个不停,一道白色的
水箭猛地射了出来,紧接着是第二股第三股,阿易开始激烈地喷射起来,那堪称
凶猛的强劲射精让尤伊像着了魔似的,盯着阿易的鸡巴一动不动地看,有一股精
液还差点射到她眼前,她都忘了躲避……阿易射了一会儿之后,尤伊就按捺不住
心中的兴奋,啊地一声尖叫起来,满脸都是浓郁的喜色和春情,两腿都因为股间
的酥麻而有些站不稳了。等了片刻之后,阿易才气喘吁吁地结束了射精,鸡巴却
还一抖一抖地,小腹上已经洒满了自己那浓白色的精液。
正喘息着,阿易却猛地看见一个粉团朝自己砸了下来,尤伊竟然忍不住一屁
股坐在了阿易脸上!她的臀部不是很丰满,却也把阿易的脸庞遮了个严严实实,
阿易只觉两颊都被两片冰凉的软肉给压住,口鼻却被那冒着热气的湿滑蜜洞给堵
住,他都有些透不过气了。
尤伊已经兴奋得有些意乱情迷了,她的胸口剧烈起伏,颤声道:「易奴…你
…你可真是…真是个尤物!继续…继续自慰,还有…像之前一样…给主人舔舔…
快啊……」
如果说尤伊的玉足对阿易而言如同春药,此时那散发着浓浓女性气息的蜜穴
简直比龙血更让他情欲沸腾!阿易的脸上已经被溢出的蜜汁打湿了大片,他把尤
伊的屁股往上轻轻一抬,略微喘了两口气,就无比痴迷地再度舔吸起那销魂的小
肉洞,他的鸡巴始终精神抖擞,此时得了主人的命令,连忙又开始撸动起来。尤
伊则一边享受着阿易的口舌服侍,一边紧咬下唇,喉间发出阵阵诱人至极的娇媚
呻吟,此时那张天仙才有的玉面上满是魅魔般淫荡的笑容,正一脸愉悦地欣赏着
阿易那让人脸红心跳的粗鲁自慰……
玩儿到半夜,尤伊又泄了两次,阿易也再射了一次,之后尤伊就心满意足地
起身,呼唤侍女进来伺候自己沐浴,同时吩咐两个侍女给阿易擦拭身体,她似乎
并不打算这么快就和阿易性交,沐浴之后就说自己要休息了,命令阿易回外室去,
阿易虽然还没发泄过瘾,没和女人激撞交媾也让他有些心意难平,但他还是不敢
违抗主人的命令,唯唯诺诺地穿起衣服退了出去。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