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之拜托了☆雅妃小姐】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坐在包厢内,看起来才刚脱离男孩阶段的少年,以年纪论自该是无法进入,
又或者只能跟随在长辈身旁才可到来,不过从他能够享用包厢,伴侣也只有一位
全身包在黑色纱袍的少女可以猜出,想必是有惊人艺业,才可得到特米尔拍卖场
这种待遇。
纱袍质料单薄,摸上去便能感受到内里娇躯的情况,趴伏在少年身上的少女,
她全部心神都放在主人身上,帝国大族的出身、最大宗门宗主之徒,过往所拥有
的一切全都已抛在脑后,纳兰嫣然已没有了过往的傲气,如今的她只是头温顺的
宠物。
少年的注意力并没在身上的美少女,目光看着的是位处正中的拍卖台。拍卖
台本身自然没有什么吸引力,但站在后方,穿着红色旗袍的身姿,才是他眼下焦
点所在。
完全贴身剪裁而成,特米尔首席拍卖官雅妃的身材得到完美展示,该凸的凸、
该凹的凹,玲珑浮凸的身材,是台上台下众多男人注视的目标。
「各位来宾,欢迎今日赏脸到特米尔拍卖场。」雅妃面带笑容说道:「在斗
气大陆上,强者为尊,而要成为强者,初期的基础绝对是很重要。」
在她示意下,一名有着不俗实力的侍从将三只玉瓶拿到台上,接着身为主持
人兼拍卖官的雅妃环顾场上众人后,樱唇再次开启。「筑基灵液,二品丹药,按
谷尼大师鉴定,药效堪比三品。」
让大家的情绪也被勾动起来后,雅妃继续开口:「至为难得的是,此药是能
加快修练斗之气的速度,加上药性温和,并不会对经脉造成影响,绝对是各大家
族后辈修练时的首选辅助。」
乌坦城三大家族虽然早已从拍卖场处得到确切的消息,但当真正看到能堪比
三品、而且是能够增加斗之气阶段的修练丹药,内心还是被震撼得无以复加。
雅妃自然知道筑基灵液对三大家族的吸引力,这次她等了更长的时间后才抛
出一个威力更为惊人的消息。「此药除了本身能增加修练速度外,还有一种方法
可以用来配合,修练效果更是会翻倍,特别适合用在冲击瓶颈时。」
大厅中发出一声整齐的倒吸气声,乌坦城只是小城,最强者也只是大斗师,
绝大多数人都只是斗者、斗师。
他们心中想到,假如当年自己能够有此等丹药,说不定就能更早突破成为斗
者,眼下的实力就能更强,说不定就是城中一霸。不过不要紧,只要能够买下来,
以及知道配合之法,后辈子弟就有机会了!
「雅妃小姐,不知此法能否告知?还是要……」
听到等待已久的询问,雅妃甜甜地道:「此法并不需任何费用,按照炼药师
所言,在服后配合地阶心法行功,便能将心法效果翻倍。」
地阶心法四字,立时将众人原先欢愉的心情打碎,别说最下层的地阶低级心
法,连更次一级的玄阶高级,就算是乌坦三大家族也不一定有。
「这……这方法和没有又有什么分别?」
没有理会这种发言,真正明白的人自会知晓背后含意,意思就是本来属于拥
有地阶功法的家族势力才能享用的丹药,眼下只要他们付得起钱,就能够享受那
么一次。
加上万一、真的有那个万中无一的幸运,能够搭上这位尊贵的炼药师,就意
味著有新的通路,甚至能够得到地阶功法,当然是要付出巨大代价。
『地……地阶心法效果翻倍?』坐在萧家包厢之内,还极为年轻的萧炎在心
中向自己的师父问道:「这筑基灵液……和我在用的一样吗?『
『除非让我拿到实物,否则无法答你。』苍老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斗气
大陆超乎你想像的巨大,从玉瓶上留下的痕迹来看,他绝不是加玛帝国的人。』
炼制者所处身的包厢中,少年已不再注意拍卖过程,他的目光也从雅妃身上
收回,因为自身那根挺立的阴茎已进入一处湿润温暖的所在,在黑纱遮掩下,纳
兰嫣然把少年的裤头拉开,将那根粗硕的阳物塞进她的美穴内。
趴伏在少年身上,臀部轻轻地摇晃,肉壁也不断收缩、挤压,自从落在少年
手中后,这一切都由生涩变为熟练,面纱下的玉唇紧紧地闭合,强忍着渐渐升驣
而起的快感,全因为她被加强的羞耻心不容许在此等地方高声呻吟。
「怎么了,不舒服吗?」坐在椅子上的少年完全不必动作,身上这具已被调
教开发的娇躯便会自行侍奉,阴道有如湿润的嘴巴,一点一点地吞吐著肉茎,每
当硕大温热的龟头顶到尽头时,纳兰嫣然便会颤抖起来,迷人的双目更早已满载
春意,书写着对性的渴求。
摇着头,纳兰嫣然完全不敢开口答话,敏感的身体内早已积聚起强烈的快感,
她相信只要一开口,就会无法再忍下去……
最让少年喜欢的,就是纳兰嫣然强行忍耐、但结局还是失败,面上露出极乐
与悔恨交杂的表情,故此他特意让斗气在阴茎输送、并且散发出来,直接自纳兰
嫣然体内挑动起她的欲火。
插在阴道的阳物变得更为炽热,直接渗透入内的斗气,根本不用管哪些位置
会比较敏感,在纳兰嫣然的意识里,整根阴茎像是不断地增大,轻易便驱除了她
的杂念,只剩下正在抽插的肉茎。
眼神由享受变得惊恐,但没多久便变得迷醉,年轻的少女根本无法抵抗,神
志早已在一次次高潮中被磨灭,精神早已被烙上服从的印记,她能够做的就只有
追逐着身下的阴茎,然后在得到允许后高潮。
阴茎所散发出的斗气越来越多,带着催情力量充斥在纳兰嫣然体内,流窜不
息的灼热欲火,已将她的意志烧毁,支撑着她的,是少年所灌注给她的『命令』。
她,只能做所允许的事。
穴口无意识地不断抽搐、闭合,纤腰也来来回回摆动,让宫颈与龟头磨擦,
早已动情不已的娇躯渴望着高潮,但植于心底的羞耻心,固执而顽强地抵抗着,
让她的娇喘声止于口中。
身处在公众场地,一窗之隔外,是已汇聚了城内各家族与强者的拍卖场,她
清楚地知道如果她放声高叫,就能够让奔驣不息的欲念略为缓减,但也意味所有
人得知,有人就在房间内被干到绝顶。
「贱母狗,高潮吧。」
但她的努力注定是无用,少年在她耳边说出话后,本已混乱的脑中就变得一
片空白,双眼也已被泪水所蒙蔽,在拍卖场内泄身高潮带给她深深的羞辱,在最
后一刻,她只能将头埋在少年胸膛,随后发出高亢的呻吟声。
趴在身上的娇躯浑身火热,在高潮中颤抖不已的阴道也让少年畅快至极,早
已顶在子宫颈处的龟头再前推几分,然后精关一松,大量的乳白色黏稠精浆便直
接射进她雏嫩的子宫内,让纳兰嫣然在高潮中更进一步。
颤抖着的娇躯,是品尝到极乐的证明;依旧在吞吐著阴茎的嫩穴,是沉迷于
肉欲的象征。纳兰嫣然被包裹在黑纱袍下的身体,早已彻底地向少年臣服,连同
意识一起被侵蚀破坏。
因为过度快感而昏倒的少女,在少年挥舞肉剑的突刺中再次醒来,无意识的
她只能紧抱着对方。
「可不行继续了呀,拍卖刚完了呢。」在少女额上轻吻了一下后,少年自纳
兰嫣然体内抽身而出,然后把沾满各式液体的肉茎拍打在她脸上道:「清理好。」
红艳的舌头从樱唇中伸出,温柔地在粗壮的肉茎上舔弄,舌尖更是灵巧地移
动,务求把所有液体都吸吮吞入。
好不容易完成任务,还没完全掌握现况的纳兰嫣然还是要站起来,毕竟先前
与拍卖场交涉的是她,那怕对方已经知道真正的物主,还是要通过她。不过能为
自己的主人工作,纳兰嫣然已感到十分满足。
走在少年前方,纳兰嫣然依旧以黑纱遮面,看不见的两腿之间,用力地收紧
因激烈抽拔已变得红肿的肉穴,为的是不让射在内里的精液流出。
「雅妃小姐。」被迎入贵宾厅内的纳兰嫣然向拍卖场的负责人开口道,一股
微妙的栗子味伴随说话飘散在空中。
「请容许我向阁下道谢,给予特米尔拍卖场机会拍卖如此高级的丹药。」依
旧穿着拍卖时的旗袍,雅妃完全展现出女体曲线的诱惑魅力。
理所当然,她的对象并不是以黑袍遮掩身份的纳兰嫣然,俏丽的目光放在她
身后的少年,意料之外的年轻与比女性更为俏丽的容貌,让雅妃芳心不禁惊讶。
可爱的鼻子动了动,雅妃闻到了自纳兰嫣然口中的气味,在当下,她心中想
到的是下毒,不过接下来她又否定,毕竟拥有此等实力的炼药师,如果看上了什
么东西,根本就是手到拿来,无需以此等下作手段。不过为安全计,她还是不动
声色地作了暗示,让家族的好手作好准备,以防万一。
坐在椅子上,少年一把将纳兰嫣然抱入怀中,右手开始揉弄着她的椒乳道:
「其实你不叫人来也可以,就这点实力还不放在我眼里。」说完后冷笑一声,无
形震波诡异地避开了两女,但又确实无比地把特米尔家暗藏的好手们全数击倒,
噗噗噗的倒地声连成一片。
雅妃难掩心中恐惧,一声冷笑就将十多名大斗师放倒?难道他已是斗皇、甚
至是超乎其上的斗宗高手?但看他的年龄比自己还要小,这可能吗?
「说真的,不用害怕,而且我没杀掉他们,应该啦。只要他们的修为不是水
货。」少年很享受雅妃美丽的面容因恐惧而扭曲,继续以悠闲的语气说道:「而
且我是想和你们谈谈交易。」
在下一刻,雅妃感受到无形威压袭向她,立时使她跪倒,额头贴地叩拜,眼
前少年宛如一尊至高无上的帝皇,任何人都只能卑微地跪着。
「把衣服脱掉。」
轻轻的、淡淡的命令自少年口中说出,但听在雅妃耳中就如轰雷般响亮,过
于巨大的实力差距,轻易便把雅妃内心的反抗念头击碎,只余下服从的意识。
颤抖着的玉手一颗颗解开旗袍上的纽扣,虽然经过好几次的失误,但雅妃还
是忠实地把衣服脱剩贴身亵衣,本想就此停下,但当动作停下时,无影无形的威
压就会把内心的犹豫挤成粉碎,最后将完全赤裸着娇躯展示于人前。
一如身穿旗袍时,雅妃的双峰与屁股,在她极为幼细的腰肢衬托下显得更为
丰满,大腿尽处的胯间,是两片鲜艳欲滴的粉白嫩唇,耻毛不多,长在肉唇上方、
约有两指宽,娇美的身躯诱人至极。
「看来这样子可以开始谈生意了呢。」少年把纳兰嫣然的纱袍脱下,让她同
样赤裸着身子坐着。「要乖乖地把我的意思说出来,知道吗?」
「知道了。」对纳兰嫣然而言,少年的话就是至高无上的旨意,服从于他的
命令便是最大的幸福。
得到少年的许可,雅妃也重新坐回椅子上,然而她内心忐忑不安,谈生意理
应是她所擅长的,问题是在少年面前,她根本没有发挥说服力的机会,能够作出
的回答就只有同意。
「我有闲的时候,会把些没用的功法、丹药、材料之类丢给你们卖,都是些
和筑基灵液差不多的垃圾,喜欢的话可以自己留着,又或者拍卖掉。」顿了顿后
少年才继续说下去:「不过呢,除了钱以外,每件东西如果卖出后,我都要你和
我做一次,地点由我选。」说完便把纳兰嫣然的下半身抬起,用两根手指瓣开肉
穴道。
从少年口中说出的话,雅妃在会面前已有所设想,只不过没有想到还会有功
法和材料,而且从他说话口气和实力来看,千真万确是视为垃圾,至于那个额外
代价,雅妃根本没有说不的权利。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