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兽佣兵团】(9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93
『刀剑交加』平时除了是兽人氏族联盟的总部外,还是兽人吃羊肉的主要场
所,还可以边吃边享受『女奴桌椅』的体验式服务。但使用这里的『家具』也得
花钱,毕竟是生意,『家具』使用费的收益,是氏族联盟一大收入来源。
刚忙活了一会儿,就有哥布林来通知,『羊肉』都处理好了,二十几个女奴
身体碎块,分别做成了上百份精致的餐点,提供给所有有阶级地位的『夫长』进
食。
在场所有『夫长』们都拍手叫好,满怀兴奋愉悦的心情,迫不及待等待菜肴
供应。
无论在大草原或者伯恩城,兽人平时能吃上一顿『羊肉』也真心不容易,即
使是『夫长』级别的兽人,除非刚做完一次佣兵任务,收了雇佣金,才有钱来
『刀剑交加』点上一份名震草原的『库鲁私人特制』,一尝美味。
与『夫长』们的待遇不同,库鲁还特意为我这大酋长亲手做了一道『烤全羊』
的菜肴,以报答我上回出手制止帕妮丝,救了他一命的恩情。
听说用了一头完整的『羊』(就是上回图中女子),一共八道工序加工拼凑,
才完成这套大餐。
现在『羊』已经端到我的房间,等候我食用。
一听到有羊吃,我嘴边直冒口水,心里顿时产生一种饥饿的食欲需求,这种
需求瞬间化作一股有一股的动力,刺激着我身体的每一道神经和血脉,点燃我全
身细胞。
我知道,此刻的我已经是彻彻底底的兽人了,『羊肉』对我而言,只是一道
美味的佳肴,完全没有丝毫人类对『同族』的悲悯心理,『人』对我而言煮熟了
就是一堆『羊肉』,这是由我身体决定的,不由我理智所左右。
沃夫加主动申请留下,打算和刚入伙的几个小伙伴一同进食,增进了解和信
任。我点头同意,便留下刚晋升『夫长』的一众小伙伴在一楼和其他『夫长』进
餐,只带辛巴上楼吃『羊肉』。
『羊』分成八份分别处理,然后再从新『拼凑』一起,以『全羊』的姿态,
摆放在我大酋长的私人餐桌上。
经过库鲁介绍,我才发现其中精妙之处:
第一道——香艳头颅:主要作装饰用,做放血处理后,用凝血剂凝固切口部
位,反复清洗后再放入盛满各种配菜和香料的藤盘上,尽量保持『羊』原有的美
貌和肤色,盘子上的各种配菜和香料,就是下面7道菜肴的佐料和主要配菜。
第二道至第五道,是包裹在烤成金黄色的羊皮中,而羊皮是按羊原来的体型
整块起皮切下,用其他羊脂中的油涂抹均匀,然后烘烤成金黄色,等羊皮出第二
次油后,就收起重新摆成羊身体形状。用于包裹其他菜肴。
第二道——羊脊椎熬高汤:从颈部切位到尾龙骨部位整条抽离,将颈椎、胸
椎、腰椎各骨节分离,放到热水中慢火熬制4小时,让脊椎中的骨髓渗透到高汤
内,再放入少量萝卜除腥,少量的生姜和烈酒调味。最后装入清理干净的连着小
肠的羊胃中,用芹叶堵死,最后胃部位置放入『全羊』体内放好,脊椎骨也按顺
序链接摆入,务求保持『羊』的原型。
第三道——飙血羊心:将原只羊心泡在盛满红酒的大碗中,还用香叶堵住各
条主动脉管道,而羊心还冒着热气,心房还在扑通扑通低收缩扩张,一下下地抖
动,让碗内的红酒不停泛起层层波纹。能看出这是细致的做工活,没多年刀工经
验绝对处理不了这样完美的造型。
吃法是抓起羊心整只放入嘴中一口咬,羊心里面会喷出大量的鲜血,瞬间给
你口腔强烈的冲击感。加上羊心带有红酒的香烈,血与酒的味道同时交错,给人
醉生梦死一般的享受。
第四道——铁板烧羊肋排:十二对肋骨浸泡去血水,沿着骨头切开,放入盐,
糖,辛香料等腌制,加入食用渗透液,加速肋骨肉入味过程。充分入味后放置铁
板上煎,煎到有少许血水渗出时,将红酒喷在羊排上,既保留肉的汁水,又可以
增加羊排的色泽。一般都是三分熟即可食用,库鲁对火候的把控还是很有信心,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第五道——香辣满肠:将游牧地进口的香辛料填塞入洗干净的大肠内,然后
整条大肠泡入油汤内煮熟,等肠壁吸收香料味道后,卸掉香料,填入经过油闷炮
制的脾肾肝切块等杂碎,满满一圈羊杂碎,分段结成香肠状,最后摆入羊体中。
一掀开覆裹的羊皮,首先传来的就是这五香齐全的香肠味,香味带着一股穿
透力,直达我的脑神经,刺激我的食欲。
第六道——生羊阴唇片:顾名思义,就是将羊的阴唇连阴蒂一起生切,享受
女阴的鲜甜甘露味道。这是全兽人界公认的顶级料理,切下的形状和鲜活度等状
态,直接影响料理的口感,平时一头羊的这部分一定落入酋长或当时最强壮的兽
人口腹之中。(但基于意识到刚才这羊所经历的遭遇,我是死活不会吃这道菜肴
的。)
第七道——罐汤香乳:将第二道菜的脊髓高汤注入填充了羊碎肉乳房一起清
蒸。外部涂上酱汁,当点心食用。
第八道——碳烤羊腿:清水加热后,放入香料、洋葱、香菜、孜然等调制卤
水。将洗净羊腿放入卤水浸泡,加入食用渗透液,加速四根羊腿入味过程。在充
分浸泡入味后用脆皮水热淋,再上炭火烤制,烤到表皮变深红色,即可食用。里
面的羊腿肉酥香可口,带着羊脂油的甘香,每一口都是细嫩的肉质,加上很高的
蛋白质和丰富的维生素。
辛巴受不住羊腿的香气,没等我开动,自己就抓起一只羊手,张嘴就抡,一
口比一口大,一嘴比一嘴深,口水还不停地往外飞溅,真没食相。
最后,库鲁还问我,是否要将头颅骨做风干处理,制成标本或弄成饰品,若
当成饰品挂身上,可以加buff.
一般兽人挂人头在身上,都是打败强大的对手所取得的头颅,来纪念(吹嘘)
自己的战绩,但据说这女奴是阿鲁夫生前最宠爱的一个,若她的头颅挂身上,我
想应该可以加10点威名度,毕竟是大酋长的宠奴。
我立即点头答应,让库鲁负责处理,将来做出头骨挂饰给我佩戴,项链、腰
带、肩膀等部位都可以穿挂。
接着我和辛巴两人一轮狂风扫地般将一头整羊吃得干净,只打包一条羊腿和
一只羊手,我和辛巴一人一份带身上做零食备用。
当后勤的哥布林收拾完风卷残云的餐桌后,桑吉夫出现在我们面前:「大酋
长……!有一位贵宾来访,祝贺大酋长上任,并说有要事与大酋长商讨。」
早上刚上任,下午就有来客『祝贺』,看来在伯恩城内我真是毫无秘密可言,
一举一动都被其他人盯得紧紧的。
「呃……!什么人?」我还打了个饱嗝,刚才羊心里的红酒气开始渗透到身
体,让我开始进入血和酒交织的美好状态。便懒洋洋地发问。
「宾客就在会客室内,大酋长进去一见便知。」他故作神秘,不直接回答。
「哦?看来是位很有趣的宾客,能使得桑吉夫你帮忙卖关子。嗯……!好吧,
在我的地盘里,也不怕对方耍花样,我这就去会会这位『贵宾』。呵呵……!」
吃饱喝足,全身放松下,回答也是这般懒散。
「我来引见。」桑吉夫很职业的回答。
我心思,这桑吉夫虽为兽人,但做事作风严谨慎密,堪比某些受过管理教育
的人类贵族,他背后一定有不凡的经历,以后得了解清楚才能放心任用。
留下辛巴在房内小息,我起身与桑吉夫走到旁边不远的会客室,刚进门,只
见一个穿戴黑色披风,头戴兜帽的身影背对着我,看见这身影,说不出有一种似
曾相识的感觉。
只听到桑吉夫对立面的『贵宾』说:「主人,大屌已经带来了……!」
「你说什么……!主人……!?」桑吉夫叫她主人……!我没听错,这里面
的信息量很大……!
我顿时吓一大跳,刚才的酒意和饭后的饱和感迅即消失,全身进入警惕状态。
与此同时,房间内那位带着黑色斗篷的客人缓缓地转过身子来,同时优雅将
斗篷的兜帽退去,将面容展露在我面前,同时与我四目相望。
她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冤家苏邬娜……!
她一身黑色的金属束腰吊带紧身皮衣,长筒手袜和长筒皮靴,下身依旧是那
招牌的黑色Tback的性感诱惑造型,今天还将原本波浪卷的一头白发披散,
垂落过腰,给人的感觉少了狐媚,而多了几分清秀。
「大屌,你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不光不念记我和你有过一场『生死』过命
之交,甚至连你母亲的消息都不顾,就是不肯来找我,害得我还得找上门来见你。」
她音带着点磁性又放浪的性感音调。她脸上带着责怪的意味。
我没搭理她,只是针对桑吉夫的行为提出质问:「你叫她主人?这是怎么一
会事?!」
桑吉夫底下头不敢和我对视,没有回答我。
反而对面的苏邬娜对他吩咐:「没你的事了,退下吧……」声音懒散而高傲,
好像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给他。
「是的……!主人。」桑吉夫如一头听话的小猫猫,低头弓腰,倒着退出房
间并顺手关上门,留我和苏邬娜两人在房间内。
一时间,我们两人双目对视,气氛凝重,但她脸上露出给我的笑容又和以前
不同,多了几分尊重和赏识。
会客室越五十多平米的狭窄空间,不利她施展闪躲技巧,正所谓狭路相逢勇
者胜,我力大无穷,无惧任何对手,何况我没见她带兵刃,所以淡定地和她保持
距离,听听她有何话要说。
我先打破沉默:「呵……!这到底怎一会事?你能解释下么?」我如刀锋一
样的凌厉眼神警惕地盯着苏邬娜,只要她身体稍有动武的迹象,我能立即做出反
应。
「可以,但你也能解释下你大屌上的真菌是这么解开的么?」她慢悠悠地走
到一旁的长椅,侧身坐下,重叠双腿,摆出一副少女般的姿态。
「我先问你的,你先回答……!」我对她的装姿摆态并不卖帐。
「呵呵呵,你还猜不出来么?大屌大酋长?你都差点要当我的奴隶,那何况
早就驻扎在城内的兽人们,尤其那些有点身份和地位的『百夫长』们,他们大部
分都是我们『糜乐园』熟客,自然少不了让他们尝试下我们暗精灵的绝活。这点
你应该早就身有体会咯。」她话音中带点骄傲和自信,得意地叙说着。
苏邬娜的声音虽然依旧风骚悦耳,但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能带给我一种强烈
的压迫感,同时制造了一种被控制的氛围。
之前一直将重心放在费恩家族上面,却忽视了进城以来我的第一个对头,原
来她们早就控制了城内兽人团伙的核心人员,她也是这次角斗比赛的冠军争夺者
之一,她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只乖乖地等待和我决斗的。
可怕的是我到现在还不知这几天她在背后有何动作,期间种种的可能性,我
一时间思维混乱,无法将全部凑叠一起分析。
见我一时间被唬住,整个人陷入沉思没了反应,她继续说:「之前我叫你一
周后来找我解毒,但你一直没来,到现在快半月了,你还生龙活虎的,而其他兽
人都无法摆脱真菌的控制,你又是如何做到的?」
她的提问中语气淡定,好像早就知道我破解真菌的方法,但明知故问一定有
原因,我得小心应对,不然会露出破绽,不小心卖了艾思娜也未知。
艾思娜可是当着我面明说要对付苏邬娜的唯一盟友,她们之间一定有更大的
利益矛盾,我只不过是她们争斗的一枚棋子而已,选了一边站队,必然要将另一
边视作敌人。
「你的真菌毒?放屁……!少来唬我,之前到限期时,害我还真的担心了一
阵子,谁知什么事都没发生。」『我不清楚』是最合适的回答,希望能迷惑她。
「哦?我还以为是被你所救的艾思娜帮你解的毒呢。」
「哼……!」我说得越少越安全。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才继续问:「呵呵,算了,当时是我没把握才对你动手
的,真菌的事情是我不对。既然你没事,希望别放心上。对了,艾思娜还向我提
到,你救她之后提出要我来当你性奴,呵呵,看来你真对我还有一丝惦记的,是
么?」
「不假!我想,那些尝过你的男人,都会惦记你的,不是么?」我不明白她
今天的来意,绝对不是来向我道歉的,只能顺着她的话搭下去。
「惦记我的男人很多,但被我惦记的,如今只有你一个而已。大屌,你此刻
正如我所要求的那样真的打入了总决赛,后天便要与我决斗,只要按原定计划你
认输,将冠军让我,那我也会实现我的承诺,成为你的『女奴』,以后叫你主人,
甚至连我底下那群奴隶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你的人。如此,你会让我么?」她再次
试探我的。
「哈……!你见我块头大,就当我是傻瓜么?你夺冠成了10个街区的管理
者,还会甘心来当我奴隶,你这是侮辱我的智商么?还拿当天被你胁迫下的要求
说事?」没想到她还拿这点说事,当我白痴。
「等等……大屌,我知道就这样提议你不会相信,因为之前下真菌的事情,
导致你以为我们不是同一阵型的朋友,用一种可怜的敌对视角看问题,但若我告
诉你,我们其实是一伙的,你又能否接受呢?」她小心地说话,避免继续刺激我
的情商。
「你不会是我的盟友……!从那天你的刀尖抵着我的脖子那一刻起,我们永
远不可能是盟友……!」我想都不用想就回答。
「嘘……!大屌,别这么激动嘛,呵呵,这样会让外头那些兽人以为我们翻
脸了,他们很难做的。」
「我才不管其他人,我就是我,你若是要挟我,下场只有一个,无论你对我
能有多大的好处……!就是死……!」我用手指头划过脖子,脸上显露凶神般的
表情,换其他人一定害怕我要当场杀人。
但面前这苏邬娜估计艺高人胆大,很淡定地保持原来的姿势稳坐如泰山,脸
上笑眯眯地看着我说:「那么……如果我告诉你,你今天能当上大酋长,正是我
在背后策划的,你信么?」
「什么……!?我的大酋长是你安排的?!」
「不然,你以为没我在后面的支持和策划,你这么容易就得到兽人们的支持,
当上了大酋长一职?」
回想起早上桑吉夫的反应却是快得离谱,当时就感觉不妥,但被潮水般的欢
呼声赞美声所掩盖,迷惑了我的判断,甚至忘了这细微末结的小动作背后可能包
含了一连串的阴谋。
「你到底干了些什么?给我交代清楚……!」我感觉自己是一个被蒙在鼓里
的傻缺,这感觉很难受,一时间脾气急躁得要跳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