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荼明妃】(11-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强奸(卷二第三章)
「可是我是个男人!」我低声吼道,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下体,也算是
给他的一个暗示,而话说出口脸却不由得红透了。
「嗬嗬,这奶子这脸蛋儿这身段,你是男人的话天下就没有女人了!带把的
怎么了,你不是我操的第一个,但是操了你,我相信以后我不会再找别人,不管
是男是女!」金刚满脸狰狞,伸手握住我的肉棒就是一阵揉搓,引得我又是一阵
不能控制的淫声浪语。
我完全没有料到平时忠厚可爱的金刚居然内心是这么龌龊的人,看他玩弄我
的手法这么娴熟,显然也是风月场上混了好久的,强烈的反差让我心里一阵苦涩,
而身体对快感的响应也让我的态度不得不做一些软化:一天一夜的快感积累几乎
让我快要崩溃了,这样下去我肯定无法撑得过明天,搞不好还会出更大的乱子,
再加上秘密泄露的恐怖后果,让我于情于理都必须做出选择。
于是我咬着牙分开了双腿,低声道:「要就快点,小点儿声我不想让别人听
到,完了快走!」
「小浪货,着什么急啊,这么快就开始还不疼死你!让哥疼你一下先……」
金刚得了我的许可,却不急于进入,而是把头埋进我的双腿之间,我心头一紧,
快感急速的攀升,原来他开始舔舐我的菊门,一看就知道是走惯了后门的人,肯
定是怕鸡巴进入不畅,自己不舒服也伤了我。他并不知道我的身体此时此刻已经
不复凡人,平时毫无欲念的情况下后庭就保持清香润滑,随时可供阳物出入,更
不要说当前被刺激了一整天,又被爱抚了许久,后庭涓涓流出的香液早就沁湿了
身下的被子。
金刚不舔则已,一舔下去连舌头都是酥麻的,全身登时涨得通红,再也不顾
什么前戏,好像猛兽一样死死的抱住了我的双腿,我感觉到双腿仿佛被扣在两个
精钢打造的枷锁里,紧接着一根滚烫的东西贯穿了我的菊门填满了我的身体,整
整旷了一天一夜的我终于得到最畅快淋漓的释放,仰头短短的尖叫了一声,眼前
一片漆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悠悠的醒转时,眼前看到的是金刚正在努力劳作的情景,下体潮涌而来
的是让人欲仙欲死的快感,我不由得把双腿盘在金刚腰上,一下一下的迎合着他
的进攻。再仔细看时,我发现金刚整个上身都涂满了乳白色的液体,从那扑鼻的
荷花香气我知道这是我改造过后的肉棒射出的精液,阿修罗心心念念的至宝,我
居然一滴不剩的射给了眼前的男人。想到这里心里居然会暗自哀伤,仿佛做了万
分对不起那个莲座上的男人的事情,于是把头扭到一边不再看身上驰骋的男人。
哪里想到自己这一脸的娇羞在金刚眼里又成了催情的良药,他大叫了一声双
手抓住我的乳房,手指狠狠揉捏着我娇嫩的乳头,鸡巴比之前抽插得快了一倍,
弄得我浑身一震战栗,肉棒再次高举起来,浪叫道:「啊……哥……你要操死妹
妹么?轻一点啦~ 人家要被你弄坏了啦~ 哎呀,捅到心里了……」奇怪的是,尽
管被操得死去活来,肉棒再次勃起,我心里的欲念却没有让我像泄身之前那样丧
失理智,反而渐渐的变得清明。是啊,现在快乐的程度比起之前和阿修罗的彻夜
大战,绝对称得上九牛一毛,这就是神与人的区别,普通凡人给我的快乐远远无
法满足我的需要,我带给他们的永远只能是施舍和杀戮。想到这里禁不住一阵悲
凉,难道以后自己都无法满足,除了去给阿修罗当双修的伴侣?
金刚已经在我身上耸动了半个小时,我惊讶于他的持久,自己不是已经是碰
一下就能让男人射精了吗?这就是封印的力量么?我很快找到了答案:是自己射
出的精液。因为我发现金刚身上的精液此时正慢慢的渗透到他的皮肤下面,而随
着精液的滋养,金刚的气息越来越悠长,神态越来越放松,那状态居然有些像之
前阿修罗的样子!
天啊,这就是明妃的神通,在完全被动的情况下,在真正的神通被封印的情
况下,我用香汗吸引着男人,用全身的媚肉让男人疯狂插入,又用宝贵的拙火精
液滋养着男人,无意间造就了一个非人的性爱怪物!
「这可怎么办,金刚眼看着越战越勇,丝毫没有射精的意思,加之他本来就
身体好,眼前这个样子估计干到天亮也不会停止……要尽快让他射了才好,否则
别人一定会发现的!」我心里焦躁起来,暗自检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更加懊
恼起来:除了源源不断流出的淫液和香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普通的女人一样,
双腿一点力气也没有,完全无法使用欲印;玉门洞开,只能进行微弱的收缩,一
众神通恐怕毫无施放的可能;双乳被对方牢牢的掌握在手里,任人鱼肉……怎么
办,怎么办?正在心里一团乱的时候,我突然福至心灵:「对了,用媚态,用媚
态!我能让他平白无故的这么疯狂的强奸我,不就是因为自己的体态勾人心魄么,
只要运用得当,就能让他一泻千里!」
「等一下!」找到一丝光亮的我并没有狂喜:「可是……我是男人啊……我
怎么能这么主动的对另一个男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一时间还是迈不过心里那
道坎,正在犹豫的时候,猛然发觉自己体内的肉棒变得又粗了,而金刚的脸上也
开始泛起了金色的光芒,我心里知道这么下去他肯定会变成巨大的麻烦,不能再
犹豫了!
「嗯……啊……」我转过头吐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娇叹:「哥呀,你操死妹妹
了呢~ 」接着伸出玉手,芊芊手指在自己的樱唇里沾了一下,「奴家求哥哥怜惜
哟~ 」沾着唾液的手指在自己的乳尖轻轻划了几圈:「喏,天都快亮了呢,还不
……射么!」一个射字出口,我的手指已经递到了金刚嘴里,在他含住吸吮的同
时我用最后的一丝力气轻轻缩了一下玉门。
金刚仿佛遭到雷击一样,仰头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上身挺得笔直,
插在我体内的肉棒狠狠一跳,我感觉到一股岩浆一样的热流突突突的冲进了我的
肚子,奔流不息的直接冲到了胃里,到最后连嘴里都满是精液的腥气。
金刚就这样直挺挺的射着,持续了足足五分钟。在这五分钟里,我的身体疯
狂的吸收着他的精液,不受控制的运化着,首先察觉到的是熟悉的荷花清香重新
回到了体内,那是我失手泄出去的军荼力,接着是温热的腥气十足的男性气息,
那是金刚本身的生命力,我毫不客气的把它转化成了我的神力。
金刚此时的身上已经没有了神明般的金光,不仅如此,他浑身上下连一丝血
色也没有,好像人也瘦了一圈,鸡巴射精过后脱离我的菊门,再没有支撑的他仰
头倒了下去,眼看着有出气没进气了。我缓缓站起了身,看着脚下这个狠狠奸污
了我的男人,正在用眼神乞求着我救他,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我第一个男「人」,
何况他又是我十几年的朋友,总不好真的弄死了他……我悠悠的叹了口气,自己
的双脚现在仍然没有做出欲印的能力,大欢喜印是决计用不出来了,只好……我
伸手握住自己的肉棒,跪在他的面前,把肉棒伸进他的嘴里,微微用力,挤出一
滴残精。不出所料,金刚的脸上登时回复了血色,整个人都充盈了起来,眼睛里
也开始有了光彩。
12人性(卷二第四章)
我把肉棒从金刚嘴里退出来,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回复
体力,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强奸,这个男人强奸了我,丝毫没有把我当成他的
朋友甚至是一个「女人」来尊重。可他毕竟是我的朋友,而且他真的让我从欲念
中解脱出来,哪怕是短暂的解脱。我知道我不能杀他,我能做的只有尽量让他保
守秘密,可是这该如何才能做到?
就在我出神的时候,金刚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全恢复了精力。让我万万没
有想到的是,他翻身起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再次把我按倒在地,张嘴对我的
乳房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你他妈不要命了?跟我做是什么后果你现在还不知道吗?」我推着他压下
来的身体,恶狠狠的骂道。
「我知道,就是死在你身上我也心甘情愿!你知道刚才我的感受么,那他妈
叫真正的欲仙欲死!」金刚丝毫不顾我的劝诫,疯狂的压下来,嘴唇吻上了我的
脸颊,身体和我的酥胸紧紧的贴在一起。
就在我拼命挣扎的时候,胸口的玉佩突然泛起一阵绿光,我立刻遁入了一片
空明,眼前展现出电影一样的画面,电影的主角是金刚。
我一下子想起阿修罗说起的这枚玉佩的好处,它能让我看见男人的诸遭过往。
于是我像看电影快进一样跳过了金刚的幼年,看到他进了大学,开始了泡健身房
的日子。等一下,他在干什么,金刚在健身房真正的目的赫然在目,只见他偷偷
的摸进了学校健身房的女士更衣室,用万能钥匙撬开了女人们的衣柜掏出内衣缠
在鸡巴上疯狂的打手枪;啊,他又在更衣室偷偷放了摄像头,拍下了女生的裸体,
又以这些照片为要挟诱奸了好几个女生!
画面一转,是工作之后的金刚,他和客户进了夜总会,叫来了几十个小姐挑
来选去,奇怪的是金刚总是让小姐先脱下内裤,不论肉穴长成多美多嫩他都不要,
直到来了一个……人妖!他搂着人妖进了房间,整整干了一晚上!
原来这就是金刚真正的面目,那个老实憨厚的男人只是他的面具,而画面里
这个无耻变态的人才是金刚,十几年的朋友,我毫不知情。
「我不曾骗你,」耳边响起阿修罗熟悉的声音:「男人都是用下身思考的动
物,男人追求成功,而成功的真正目的是占有女人。当然他们也可能走向另一个
极端,就像你的这个所谓朋友。」
我咬着嘴唇,心里一阵悲凉,这个,无耻败类!
绿光散去,在现实中也仅仅是短短的一瞬间。我缓过神来,发现金刚还在疯
狂的在我身上揩油。可是我还是无法下手除掉他,即便他如此可恶……因为我真
的没有杀过人,也真的无法想象自己能承受杀人之后的心态变化。
思前想后,我无奈的用力夹紧双腿,推开他的上身,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
道:「金刚,就算我上辈子欠你的,我跟你再做一次,但是下不为例,另外你必
须保守秘密,否则你也知道,我是可以要你命的!」
金刚看我这么认真,加上精虫上脑,忙不迭的点头道:「你放心,这件事我
如果说出去就让我死在藏区!」
我叹了口气:「希望你遵守诺言。」说着俏生生的分开双腿,闭上了眼睛…

金刚欢叫了一声,抓住我的双腿再次挺了进去。闭着眼睛的我等了半天,也
没有等来菊门处传来的快感,心里不禁奇怪,低头看去不由得哑然失笑:原来金
刚的鸡巴真正硬起来之后也只有钢笔粗细,之前他的鸡巴上缠着一层又一层的布
条,再加上我精液的滋养,鸡巴膨胀了何止十倍,如今真相暴露无遗,这个粗细
哪怕寻常女人都无法体会到快感,何况我这样尝惯了明王的肉柱的明妃?
我也明白了他变态的客观原因,他的无耻固然是真,恐怕自身体质的缺陷也
是促成他变态的主因。
金刚还在卖力的耸动,但是明显死里逃生之后的他也没有了之前的雄风,我
轻蔑的看着他,眼睛紧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就这两下子么?这样的鸡巴也想
操我?呵呵呵呵~ 」是的,我的先天魔音就足以让这个没用的男人缴械,随着我
掩口娇声浪笑,金刚大叫一声在我体内射出了残存的精液,而这距离他插入也不
到十秒而已。
我涓滴不剩的运化了他可怜的精液,起身推开楞在当场的金刚,低声道:
「滚回去!别忘了你的承诺!」
金刚悻悻的站起身,摇摇晃晃的穿上衣服,转身撩开帐篷正要走的时候,我
冷冷的说了一句:「哥,就你这么一点儿本钱,恐怕之前在健身房的那些女孩也
不一定能被你破处吧?我挺放心的~ 」大概是出于心里对他的痛恨吧,我说出这
句话完全是充满了恶意。
金刚转过身,先是惊恐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恶狠狠的瞪着我,那表情让我想
到了藏区的狼。
我看着他离开,没心情仔细体会那眼神中的含义,随即把衣服简单穿了一下,
性欲发泄之后的身心特别放松和疲惫,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又是天光大亮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爬起来穿衣服,才发现昨天
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D罩杯的胸部光靠布条是缠不住的,胸前的双峰再怎么束
缚看着也有B罩杯,好在是在青藏高原海拔较高的地方,即使夏天也需要穿着冲
锋衣,男士的冲锋衣比较宽松,我适当的含着胸弯腰走路勉强还对付得了,只是
不知道昨天到底有多少人注意到了我的胸部。最要命的还是脚,现在的双脚对我
来说就是贴着地的性器官,敏感程度比起玉门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穿上男士
的袜子的过程几乎就能让我高潮一次,更不要说粗布踩在脚下一路的磨砺。恐怕
以后我只能穿丝袜这种面料比较细腻的袜子了,现在当然找不到丝袜,于是我索
性脱了袜子光着脚穿上鞋,尽管鞋底也有些粗粝,但毕竟还稍微能忍受一些。
我走出帐篷的时候迎面正看见金刚大猪和皮猴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他们飘来
的目光正好被我看见,我心中一凛,莫不是金刚已经把我的秘密说了出去?现在
的我已经不再排斥用最恶毒的心思去揣测金刚,他极有可能已经这么做了!
「看破不说破,现如今只有做好最坏的打算,寄希望于大猪和皮猴不要像金
刚一样龌龊了。」我无奈的想着,浑浑噩噩的跟他们打招呼吃饭收拾行李。好在
大猪和皮猴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金刚则一脸疲惫,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精壮气
息,看来昨天我把他榨得够呛,想到这心里也有些窃喜。
今天的行程是返程的一部分了,我们没有走原来的路线,而是换了一条路线
回程,当然也免不了翻山越岭。一路上金刚几次想借机接近我,都被我的白眼和
冷漠拒之门外了。想起他昨晚恶毒的眼神,我的心里越来越紧张,似乎预感到巨
大的危机正在慢慢的靠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