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为夫为魔王】(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
两人一块儿吃了早饭,阿易正准备去骑士团练习战技,蕾娅却挥了挥手,一
脸自豪地说要带他去城外练骑术,奥金级骑士的日常行动其实很自由,不用每天
都去骑士团报道出勤,只有上面派下重要任务的时候才会通知集结。
阿易自然十分乐意,两人并驾来到郡城东门外的一片荒原,蕾娅先是让阿易
和自己同骑,在他身后手把手地教他如何驾驭坐骑,如何跟坐骑沟通,如何骑战,
如何冲杀,等等等等,教了快一个上午,蕾娅见他记得差不多了,就让他回到自
己的独角兽上,然后坐在他身前,就近看他是否已经掌握。
一开始阿易驱策疾行,各个技巧做得十分到位,可是随着坐骑的颠簸,蕾娅
那软弹的肥臀总会对着他的阴部撞个不停,没多久阿易就起了反应,鸡巴渐渐硬
起,隔着两人的衣裙一下一下地顶弄着蕾娅的屁股,龟头处传来一阵阵说不清道
不明的快感。让阿易一阵暗爽。而与此同时,蕾娅自然能感觉到屁股后面有根柱
子样的东西顶着自己,那张俏脸刷地一下就红了个透,那根柱子一下接一下的顶
弄让她根本忍受不住,娇喝一声,勒住了缰绳,灵巧地跳下独角兽,满脸羞窘地
望着阿易,一副像要生气的模样。
阿易暗道不好,也连忙陪着笑跳了下来,蕾娅看着他那依旧隆起的下体,咬
了咬下唇嗔怪道:「你…你是色鬼投胎啊?怎么…怎么那玩意儿,到哪儿都不安
分……」
阿易嬉笑着上前抱住了蕾娅的纤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个…姐姐的屁
股…顶得我太舒服了…一不注意就翘起来了……」
「啐,真下流!谁…谁用屁股顶你了…小色鬼,还…还不快松手……」蕾娅
听阿易这么一说,一张玉面更加红了,此时阿易的鸡巴就顶在她的小腹上,隔着
衣裙她都能感受到那根肉棒的火热,羞得她立即想要挣开。
「姐姐,我…我又想和你做了…要不就在这儿……」
蕾娅一听,顿时又好气又好笑,她轻轻地扇了阿易一个耳光,然后挣开他的
双手,笑骂道:「你…你真是…难怪你家里的女仆都能和你胡来,你也太不知羞
了……」她又伸出一根葱管样的细白玉指,在阿易的眉心轻轻戳了一下,「这可
是在外面,又不是在自己家里,待会儿要是有人过来看见,你不要脸姐姐还要呢!
哼!」
阿易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有些疑惑不解道:「可是,这里这么荒僻,连个人
影都看不见,哪有人来啊,姐姐…姐姐昨天明明还那么热情的,缠着我要个不停,
怎么现在反而……」
没等他说完,蕾娅就火急火燎地堵上了他的嘴,胀红着脸急切道:「你…你
…你…你个混小子…胡说什么呢…我…我哪有…缠着你什么…你…你气死我了!」
说着又气急败坏地把阿易按在了地上,两手拉扯他的脸颊,直扯得阿易支吾求饶
她也不撒手。
两人打闹了片刻,蕾娅似乎玩儿得累了,松开双手坐在一旁微微喘息,阿易
这才坐了起来,一边像只受伤小狗似的泪眼汪汪地揉着脸颊,一边抱住蕾娅委屈
道:「姐姐…姐姐好凶啊,这么用力扯,我的脸都快被你撕烂了……」
「哼,活该,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这些下流话来欺负我……」蕾娅撇着嘴
道,又挥舞着粉拳打了阿易两下,似乎余怒未消。
「不敢了不敢了,对了,姐姐,今天练完骑术以后,你跟我回我家吧,以后
你就和我一起住,我也能和你多多亲热了,好不好?」阿易把脸贴在蕾娅的耳朵
边上,一边呵气一边笑问道。
蕾娅先是一喜,然后沉默了片刻,最终有些遗憾地道:「不行,我…我不能
和你一起住……」
「恩?这是为什么啊?」
蕾娅低着脑袋,十分抱歉地道:「我还…还没正式嫁给你,现在就和你同住,
会惹别人说闲话的,而且我是你的上级,这对你的名声也不好,以后我们也不要
再像现在这样,明目张胆地在一起了……」她轻轻地抚摸着阿易的面庞,深情妩
媚地望着阿易,「你…你要是有良心的话,平时可以…可以晚上再偷偷来我家…
陪陪我……」
「唔,这样子,好麻烦啊……」阿易很是不明白,自己和姐姐在一起,为什
么会惹别人说闲话,又为什么会对自己名声不好,他只觉得这样做有些费劲,自
己想和姐姐亲近还得像做贼一样晚上偷溜过去。
蕾娅一听,两道柳眉就紧紧皱起,撅起小嘴撇过头去,恨恨地道:「不愿意
就算了,谁稀罕你这个混小子,你要是嫌麻烦,娶了我会更麻烦,不如不娶,以
后也别来找我了!」
阿易连忙搂过蕾娅,赔笑道:「姐姐别生气嘛,我恨不得现在就娶了姐姐做
老婆,这样姐姐就能和我住在一起了,可如今我得天天晚上像小偷一样跑去找你,
是有些麻烦嘛……」
蕾娅听着阿易的情话,心里像被裹了层饴糖似的,又甜又腻,却还是嘴硬道:
「谁…谁让你天天来找了,你以为我很想见你这个小色鬼么?自…自作多情,我
可没求你来找我,你什么时候想来就来,不想来…不想来就算了……」
阿易对着蕾娅的玉面轻咬了两口,还许诺说以后每天都会来找姐姐,蕾娅这
才眉头舒展,也在阿易的脸上轻轻咬了几口,渐渐地,两人的唇舌就纠缠到了一
起……正亲昵着,两人忽然听到了一阵马蹄声,蕾娅羞得连忙和阿易分开,朝声
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竟然不是普通马匹,是骑着灵风马的副队长赶了过来,他由
远及近,看到蕾娅之后面露惊喜,连忙下马行礼,喘息道:「队长,可找到您了,
我听您家里的仆人说您来了城东,费了好大劲总算在这儿遇见您……」
「这么急,有什么要紧事么?」蕾娅此时已经戴上了那张金面具,有些疑惑
地问道。
「是团长召集所有队长级骑士团成员前往城主府议事,听说是有某位大人物
要来河罗郡城,因此集合商议护卫事宜。」
副队长见阿易也在,笑着和他打了招呼,并问他在这儿做什么,阿易有些尴
尬地答复说自己在跟蕾娅队长学习骑术,副队长也没多想,蕾娅叫他先回去,说
自己随后跟上,他就听命离开了。
「事情紧急,我就先离开了,你再好好把我教你的演练一下吧。」蕾娅矫健
地跨上了独角兽,临走时回头对阿易不容置疑地道,「今晚我就要你来陪我…要
是…要是今晚见不到你…别想我再搭理你!」那露出的半张素面正微微发红,说
完这句话,她就扬鞭绝尘而去,留下阿易在原地傻笑着出神,蕾娅发起脾气的时
候真是可爱,虽然对自己颐指气使,可是阿易没有半点儿不乐意,反而越来越喜
欢她时不时对自己耍耍小性子。
正准备继续练习骑术,蓝葵那冷冽的声音却骤然响起。
「白痴,就顾着和女人调情,把主人的命令都全给抛到脑后了,你自己好好
想想,有多久没去察看那两样东西的情况了?」
阿易猛地惊觉,连忙在心中抱歉道:「对…对不起,主人,我现在就去商会
察看,阿易…阿易以后不会忘了……」
蓝葵冷哼一声,就没再说话,阿易则赶紧快马加鞭返回郡城,然后直奔城里
的高级商会而去。
蓝葵所说的两样东西,一样叫做凝魂石,一样叫做圣木灵果,其中,凝魂石
可以让她吸纳星月精华的速度提高千倍不止,到时候可能只需要小半年左右就能
让她恢复完整的灵魂本源。而圣木灵果则是精灵族领地内一棵存活了上万年的神
树所结出的果实,百年结一颗,可以用来重塑肉身,而且其形成的躯体能和灵魂
完美契合,甚至各方面比普通人体还强上许多,堪称世间至宝。
每隔一段时间,阿易都会去商会和城中各处大店铺以及找一些行游商人询问
有无两样东西,至今了无音讯,其实蓝葵心里清楚,这两样东西都珍贵无比,普
通郡城里很难得见,其中圣木灵果她倒是知道哪里有,可是那地方还不是现在的
阿易所能触及到的,她的想法是等阿易拥有乌金级以上的实力之后,就让他出去
游历,先去各国的王城打探,飞炎城是不能去了,可其他四国的王城也都是繁华
庞大,应该能找到那两样东西,现在则只是让阿易尝试着碰碰运气罢了。
不出所料,阿易在高级商会里转了一圈,还是没有收获,不少人连这两样东
西的名字都没听过,正当他有些沮丧地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朝他蹿
了过来,他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女孩儿,只见她穿着一条有些发黄的玉白色
连衣裙,头上戴着个蝴蝶发卡,那张小脸蛋粉雕玉琢地,可爱非常,清秀的眉眼
让她小小年纪就有了几分妩媚,真是十足的美人胚子,只是似乎有些清瘦,此时
正眨着一双大眼睛,抬头望着自己,满面兴奋道:「大哥哥,我刚刚听见你和那
个叔叔说的话了,你是不是想买凝魂石呀?」
阿易一愣,蹲下身子笑问道:「小妹妹,你这么小,来这里做什么?没错,
我是想买凝魂石,怎么了?你知道哪里有么?」
她十分得意地连连点头,天真地笑道:「我家就有,哥哥你想买的话,我现
在就能带你去。」
阿易惊得说不出话来,自己在城里一年多,跑遍各处却连凝魂石的影子都没
摸到,这个小女孩儿家里竟然会有?!
吃惊归吃惊,阿易还是决定相信她一回,就让她带自己去她家里,谁知那小
女孩儿摇了摇头,嘟起小嘴道:「不行,我得先看看你有没有足够的钱……」
阿易当即从空间袋里取出一大袋金币,他还是大致知道凝魂石的价值,一出
手就是一万金币,把袋子递给那小女孩儿道:「这里有一万金币,够不够?」
她见了那一大袋闪闪的金光,高兴得差点儿跳了起来,一个劲地点头,然后
就拉过阿易的手要带阿易去她家里,阿易忍不住笑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
字啊?」
「我叫莎夏,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阿易。」
「那我就叫你阿易哥哥好了。」莎夏有些欣喜地笑道。
阿易看着她那无邪的笑容,又听她叫自己叫得这么亲近,简直如沐春风,浑
身暖洋洋地,不禁对这个小妹妹好感频生。两人边走边聊,莎夏一路都跺着小脚
抱怨商会的那些人都冷冰冰的,自己说要卖凝魂石,他们见她是个小姑娘,根本
理都不理,阿易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着,一边饶有兴致地欣赏莎夏那生气时
的懵懂娇态,越看越是喜爱,忍不住暗想,要是她真是自己的妹妹该有多好。
两人不紧不慢地走着,直走到城南的一处幽深的小巷子里,七弯八拐地绕了
半天,走到一间有些破旧的小屋前,莎夏取出钥匙开门,带着阿易走了进去。
屋子不大,但很干净,可却四处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药瓶,里面装着五颜六色
的液体,虽然摆放得很整齐,却还是让整个房间显得狭促。只见莎夏匆匆跑到墙
边的一副画像前,将那画像挪开,后面竟然是一个暗格,她小心翼翼地从暗格里
取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有些吃力地捧着盒子来到阿易面前,然后将盒子打开,
一颗散发着淡淡五色光晕的晶石正静静地躺在其中。
「永夜凝魂石!这…她家里竟然有永夜凝魂石!真是意外之喜!」蓝葵一反
常态地惊喜道。那清澈的声音骤然响起,把阿易都给吓了一跳。
「主人,什么是永夜凝魂石啊?这是你要找的东西么?」阿易在心里暗问道。
「当然是,而且这是比普通凝魂石效用更强的永夜凝魂石,用它来辅助,不
光是星月精华,就连白昼时的太阳精华我也能吸纳,大概只需要一个月,我的灵
魂本源就能恢复至完整。」蓝葵的语气里充斥着兴奋,「阿易,不管花多少钱,
你一定要得到这块永夜凝魂石,它对你以后的精神力修炼也有相当大的帮助,无
论如何都得拿下它。」
阿易暗暗遵命,正准备将钱袋递给莎夏完成交易,忽然听到背后吱吱呀呀,
外面的大门好像被谁打开了,莎夏一听见,就跟见了鬼似的,忙不迭地要把盒子
收起来,可还没等她收好,已经有人进了屋子,阿易回头一看,忍不住狠狠地咽
了咽口水。
那是个穿着一身紫色长袍的女人,看年龄和蕾娅差不多,可是那神色中的一
抹沧桑完全不是二十出头的少女能有的,那张鹅蛋脸皎白如月,轮廓柔和清晰,
蕾娅的五官都透着英气十足的锋利,而她的眼耳口鼻处处都像是被水流细细打磨
过的玉石,既精致又温婉恬静,让人怎么看怎么舒服,越看越是想看,眼角那颗
淡淡的泪痣更是让她的眉眼倍添妩媚。她戴着一顶紫色的法帽,挎着一个麻布小
肩包,全身没见其它装饰,然而比起什么金银首饰更动人的,是她胸前那两团无
比饱满的隆起,即使穿着宽松的长袍,胸口还是露出两个面团样的形状,让人不
禁想要解下她的长袍看个清楚。
阿易看得有些愣神,他第一次见到卡伦娜、蕾娅,以及自己主人的时候,都
被她们那出尘脱俗的美貌所征服,她们的美太耀眼太慑人,让自己脸红心跳的同
时,都有些不敢靠近,然而此时见到这个同样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自己虽然也
非常心动,却不由自主地想要亲近她,没有那么多的局促和紧张,只觉整个人都
被柔化软化了。
然而那个女人见到屋里这副情景,先是惊呼一声,怒气满满地对着莎夏喝道:
「莎夏!你在干什么?」
莎夏一下就被震住了,战战兢兢地缓缓转身,低头支吾道:「妈妈…我…我
没干什么……」
那女人快步走到她面前,看了看她身后还没来得及收好的盒子,那张温柔的
素面顿时气得胀红,她转身向阿易问道:「这位先生,是不是我女儿要把这东西
卖给您?」
阿易愣了愣,随即木然地点了点头,微笑道:「您好,您是莎夏的母亲吧,
幸会幸会,我…我叫阿易,这块凝魂石我很需要,您出个价吧,无论多少我都不
会还价的。」
那妇人摇了摇头,挥手道:「抱歉,阿易先生,这块凝魂石我不想卖,您请
回吧。」
「恩?等等…您再……」阿易顿时慌了神,正准备和她再谈一下,只见她转
身扬起手来扇了莎夏一个耳光,把莎夏打得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死丫头,你胆子也太大了!那天我只是拿出来给你看了一眼,你居然想把
它卖了?我怎么跟你说的?这是你外婆留下来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卖,你…
你真是……」她气急败坏,又扬手作势要打莎夏。
莎夏吓得连忙蹲下,双手捂着脑袋,一边呜呜咽咽地哭着,一边十分委屈地
道:「妈妈…我…我只是…只是想帮帮你,家里这么穷,前几天…前几天下大雨
…窗户都被吹破了…可是我们请不起人来修…还得你顶着风雨去补…这个…这个
哥哥肯出一万个金币买那块石头呢!」说着,她挪过了身子,扯住母亲的衣角,
满面希冀地抬头望着母亲,「那块石头有什么用嘛?要是…要是卖掉它,我们就
可以换个好一点的地方住,妈妈每天…每天把莎夏一个人留在家里,天黑了才回
来,有了这么多钱,妈妈就不用那么辛苦了,莎夏…莎夏也可以…可以和其他小
孩子一样…买新衣服…新发卡……」说道最后,莎夏似乎更加委屈,难过得话都
说不出来。
阿易看着那可怜兮兮的小莎夏,只觉鼻子一阵发酸,他当然知道穷日子的苦
处,以前的他别说新衣服,饭都吃不饱,此时听着这个小女孩儿大诉委屈,心里
充满了怜惜和同情,甚至恨不得马上带她回自己家里,当成自己妹妹一样好好照
顾。
那妇人听了莎夏这番话,心里的怒火消了大半,只剩下无奈与愧疚,她两眼
通红地伏下身子,帮莎夏擦了擦泪水,一脸抱歉地道:「莎夏…妈妈…妈妈没用,
没有照顾好你,可是…这块石头是不能卖的,它对妈妈有用,以后对你也有用,
莎夏…莎夏要坚强些,咱们的生活会慢慢好起来的……」说这话的时候,她一点
儿底气也没,身上的负担早就让她不堪承受,身心俱疲,前路虽然一片黑暗,现
在她却也只能这样安慰女儿。
阿易看得越发心酸,却一抬眼看见了那妇人腰间的一块金色的徽章。
「奥金级药剂师?这样的身份,怎么家里会这么困苦?」阿易不禁疑惑万分,
在他的印象里,药剂师算是相当能挣钱的职业了,普通秘银级药剂师只要有一两
样精通的药剂,一个月起码能赚个一百金币,她身为奥金级药剂师,只会更加富
裕,怎么现在却这么潦倒?
不过阿易并没有多纠结这个问题,此时他只想出手帮助一下这对可怜的母女,
便满面悲切地开口道:「这位夫人,我想…我可以……」
还没等他说完,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急切的敲门声,那妇人顿时面露难色,正
准备起身去开门,谁知敲门声变成了踹门声,最后砰地一声响,门似乎被人强行
踹开,然后,几个黑衣男人就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