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汉之云+云之遥】(淫乱版)(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国时期,魏蜀两国交战,此时是诸葛亮第一次北伐。
魏明帝曹睿仅带几名高手,御驾亲征,其中兰茵、芝茵也在。二女都是应龙
之女分身,奉父亲命令,在人间执行秘密任务,她们有幸结识曹睿,随其上战场。
兰茵一行人受到蜀国精英盯上,也就在这个时候,徐暮云、久悠中了调虎离
山之计,独自去追击蜀军的机关师黄汉卿、舒莞儿夫妻。只留下兰茵和芝茵保护
曹睿。
过了良久,曹睿有所醒悟,道:「不好,这是蜀寇的奸计!」
芝茵道:「调虎离山?」
曹睿点了点头。兰茵拿着剑,在地上写字。原来,兰茵不能言语,只能打手
势或写字。只见兰茵地上写着:要不要去追上暮云?
芝茵抚摸着头发,闭目道:「当然要,现在就走。」
「走?走哪里去?」有人喝道。三人一惊,只见来人是蜀军的精英战士,一
人是法师商横,师承太平道。一人是个小正太,叫尚章,是马谡之子,身手甚了
得。
商横不管三七二十一,用纸人战斗,曹睿不会武功,而兰茵和芝茵又哪是商
横的对手,二女筋疲力尽,香汗淋漓,终于,被尚章抓到机会,他一掌击中兰茵
的小腹,一脚踢倒芝茵。曹睿见状大惊,正欲逃跑,商横眼尖,拿着一块小石头
扔出,砸中了曹睿,这个自作聪明,不顾身份太过随意上沙场的皇帝晕死过去了。
尚章正想杀了兰茵和芝茵,商横阻拦,道:「就这样杀了,岂不是可惜?」
尚章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道:「那要找一个好点的地方。」
商横笑道:「现在就回我们的大营,不就行了吗?」
尚章笑道:「我怕我姐会骂我。」
商横笑骂:「那你不要玩,把两个女的都给我。」
尚章摇摇头,道:「不成,算了,我们快回大营,以防追兵。」商横用出画
符,嗖的一声,众人回到了蜀军营帐。
兰茵和芝茵被商横带到了商横营帐,商横一直都是色鬼,平时随军征战,掳
走不少魏国的貌美女子奸淫一番。如今,商横头一次掳到兰茵和芝茵这种极品,
想想就兴奋。
被放在床上的兰茵和芝茵醒了,内力暂失,根本无法动弹。她们见商横如淫
魔一般,直勾勾的看着她们,心里不禁哆嗦。
尚章笑道:「商横,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先玩她。」说着,指着兰茵。兰茵
惊了,「啊」的大叫一声,像兰茵这样的绝世美女,竟被尚章压着,随后,尚章
的手在兰茵的身上抚摸,专从各处敏感的部位下手。
商横笑道:「尚章,你太猴急了,也罢,粉衣姑娘你先玩,我就先玩黄衣的
姑娘。」说着,他爬上床,到芝茵身边。
芝茵是典型的身躯修长娇美,前凸后翘的御姐,更是有一对结实细长的美腿,
这让商横心动不已。芝茵还没来得及求饶,商横已经伸出粗糙的大手,在芝茵的
娇躯任意亵玩着。兰茵和芝茵都眼里含泪,脸蛋绯红,娇喘起来。
「哈哈,这个女哑巴真好玩,难得玩到一个极品,不知道比起我姐……」尚
章突然闭嘴了,差点就说漏了嘴。
原来,尚章年纪不大,却很好色,自从无意中看到姐姐端蒙洗澡,就开始色
魔上身。端蒙疼爱弟弟,于是,两人干起了那事。
姐弟二人一脱光衣服,尚章就激动的狂吻端蒙那樱红香唇,端蒙也激动的回
吻,并淫荡的「嗯啊」几声。尚章的手在端蒙那硕大雪白的豪乳肆无忌惮地揉捏,
胯下肉棒勇猛地挤破阴唇,「啵」的一声,插入蜜穴。端蒙仰头大叫,浑身打了
一阵哆嗦,尚章一咬牙,轻吼一声,腰间猛一用力,肉棒一插到底,端蒙再次发
出愉悦的娇声,柔软的花心受到了龟头碰撞。尚章巨大的肉棒蹭着阴道壁的嫩肉,
自己快乐的同时,也让姐姐端蒙大感兴奋。
端蒙逐渐被弟弟征服,肥美的玉臀大幅度摆动,迎合尚章的肉棒。尚章巨大
的肉棒每次狠狠地撞击着端蒙了花心,顿时,两人生殖器的撞击声和淫叫声响彻
整间房。
尚章拍打算一下端蒙的玉乳,打出了晃眼的波浪,笑骂:「你这婊子,在南
蛮就被那些胡虏玩过了,想不到你的骚穴还是那么紧,夹死我了,爽死了!」
端蒙吻了一下尚章的嘴,闭着美目娇喘:「嗯,好爽……爽死我了……我的
好弟弟……嗯嗯啊啊……我想给你生孩子,你要不要啊……嗯啊嗯啊……」
尚章连续在端蒙的蜜穴插了上百次,终于憋不住了,把那滚烫粘稠的精液射
出,端蒙的子宫尽数将其吸收。最后,端蒙美目含情,留着口水,张嘴含住尚章
的肉棒,清理干净秽物。
自此,端蒙一有空,主动找弟弟行云布雨一番,可惜端蒙最后找到了男友,
叫做昭阳,他也是蜀军的精英。端蒙有了昭阳,不免冷落了尚章,尚章在郁闷中,
总算在曹贼那边掳了美女回来做补偿。
却说商横脱光衣服,那丑陋粗大的肉棒一露,吓得芝茵内心怦怦直跳,忍不
住「啊」的娇娇。商横毫不客气,双手抓着芝茵的黄色衣裳,只听一阵裂帛之声,
芝茵尖叫起来,她的衣裳被商横一分为二撕裂,顿时,芝茵那完美美艳的胴体毫
不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中。
「好大的尤物啊!」商横忍不住了,伸出大手,死死的按住芝茵那丰满诱人
的玉乳,恨不得将其掐爆。芝茵冰凉滑腻的大奶子一入手掌,极棒的手感简直妙
不可言,让商横沉浸其中,双手加大力度,一阵揉捏、搓弄。羞辱感让芝茵脸色
潮红,闭着美目,虽然羞愧难当,但无法乱动,只能任凭商横玩弄她。
这一边,尚章先脱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强行脱下兰茵粉色衣裳,然后脱掉兰
茵小巧的亵裤,最后除掉鞋子。兰茵的雪白乳房虽然没有芝茵大,但是很诱人,
那粉色的娇嫩乳尖让人恨不得咬上去,下体阴毛不多,也很诱人,散发一阵芳香。
尚章见兰茵的玉体无比美丽动人,肉棒差点就要爆炸,他怎么可能还忍得住,大
叫一声,扑到兰茵身上,用自己的胸膛去蹭兰茵的酥胸,那柔软的感觉,真是美
妙。
兰茵泪流满面,「啊啊啊」尖叫不已,她本想把处女身交给徐暮云,看来是
保不住了。尚章猛地俯下身,冷笑一声,挺着自己那根巨大的肉棒挤开了兰茵那
两瓣紧闭的阴唇,顺着蜜穴口,插了进去。
兰茵仰头惨叫,她的蜜穴尚未流出淫水,没有润滑物,她那干涸窄紧的蜜穴
腔被尚章坚硬的大肉棒无情插入,那猛烈的撕裂感让兰茵头脑发热,意识差点崩
溃。随后,兰茵的叫声越来越凄惨,让尚章很有优越感,笑骂:「我干死你!干
死你这曹贼婊子,你们国家的女性应该成为我们的性奴!」说着,尚章一边缓缓
插入兰茵的蜜穴,一边用低头,吻住兰茵的嘴唇。兰茵的嘴被封,再也叫不出声
来。尚章把舌头探进兰茵的嘴里,就是一顿野蛮的搅拌,吮吸兰茵甜美的玉汁,
时而舌尖缠着她嫩舌。
尚章双手搂住兰茵那不堪一握的纤腰,肉棒越攻越入,龟头刮蹭柔腻紧崩的
阴道,尚章只觉得舒服之极,快要上天。兰茵身子乏力,「呜呜呜」直哭,突然,
兰茵被尚章兀自亲吻着的红唇「呜」的重哼一声,随后又是汩的一声,尚章的肉
棒把兰茵的处女膜捅破了,一丝处女落红流了出来。
「唉,兰茵,委屈你了,可惜,我也无法救你。」芝茵叹道。芝茵被商横玩
弄着,商横张嘴啃着芝茵胸前的粉红乳尖,受到刺激的芝茵时不时娇叫。商横如
饥似渴,握着芝茵香喷喷的雪白乳房,像挤奶一般玩弄,大嘴在那里又吻又舔又
啃,芝茵的奶子已经留下了商横的口水和牙印。
尚章把兰茵破处后,肉棒更加肆无忌惮插入兰茵的蜜穴,强烈的疼痛让兰茵
不由自主的抬高了一双修长的纤腿,从两旁紧紧的夹住了尚章的腰。尚章爽得怪
叫,自己的腰被兰茵的一对美腿一夹,使他更加卖力,用自己那根刚戳破处女膜
的肉棒向蜜穴深处冲刺,兰茵那从未被人触及的阴道吞噬着尚章的大肉棒,随即
兰茵尖叫不已,身体如被电了似的。
因为失身,破身带来的强烈剧痛让兰茵俏脸扭曲,她那娇羞秀丽的脸,以及
秀眉微蹙的模样,着实吸引人,恨不得放肆去蹂躏她。尚章疯狂的挺动肉棒,在
兰茵的蜜穴抽插,兰茵粉嫩的小穴给尚章带来了至高无上的享受。
一旁的商横把玩了芝茵的美乳那么久,她那丰满娇嫩的玉乳上下抖动,打出
波浪,商横淫笑一声,一屁股往芝茵白皙的肚子上坐下。芝茵羞红的俏脸现出不
情愿的表情,红唇轻启,低声道:「别……别这样玩我……求你……」商横充耳
不闻,淫笑着继续用手揉捏了芝茵的美乳一段时间之后,挺着自己粗大乌黑的肉
棒,也不管芝茵的苦苦哀求,肉棒插入了芝茵窄浅的乳沟。
「不要……不要啊!」在芝茵的尖叫声中,商横乌黑的肉棒已经在芝茵深邃
而娇嫩的乳沟来回抽插,刮蹭。那腥味极重的肉棒在芝茵的乳沟中穿过,龟头顶
上了芝茵下巴。芝茵的尖下巴一接触到火热的龟头,鼻子更是闻到了那古怪的气
味,羞得她闭上眼睛,不敢去看。商横冷笑一声,他的腿夹住芝茵的乳房,两手
紧紧搂住芝茵的脑袋,肉棒不断去穿过娇嫩的乳沟,芝茵的脸蛋被龟头摩擦。芝
茵再也忍不住了,羞耻感袭上心头,开始娇哼起来。
商横挺着自己的肉棒,在芝茵的乳沟不断抽插,龟头在芝茵的下巴戳来戳去,
薄薄的嘴唇有时也会被戳弄。商横享受着乳交的快感,并说出淫秽的话来:「曹
贼婊子的乳沟插起来就是爽!爽死我了!真的太棒了!这么正点的极品,连乳沟
都插起来那么爽,不知道骚穴会怎样呢?」
芝茵娇喘不已,她明知道自己被敌人奸辱,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感觉很欢乐。
每当商横的肉棒在自己敏感的乳沟抽插,就觉得说不出的舒服。
商横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乳交了那么久,芝茵的雪白娇嫩的乳沟有了一丝红
肿,还沾上了恶心的阳精。
商横停止了乳交,芝茵痴迷的哼叫,商横的手在芝茵的一双修长美腿抚摸,
感受那柔软滑嫩的玉肤,入手舒适,让商横爱不释手。随着商横的手掌抚摸,摸
到了芝茵那一双白嫩的玉足上,他鼻子伸来用力一嗅,夸张赞道:「好想啊!」
然后,商横如获至宝,嘴巴舔弄着芝茵的双脚。商横含住芝茵那玉葱般的脚趾,
细细吮吸,意犹未尽之下,舌头舔着芝茵的玉趾缝。芝茵不禁哆嗦,商横舔完了
芝茵的玉足,竟然沿上舔弄她的美腿,最后,嘴唇舔到了蜜穴。
芝茵娇声道:「别舔了,不要……求你……」商横可不管,舌头一直舔弄着,
往芝茵的蜜穴探入,在芝茵的哀啼声中,芝茵爱液泛滥了。商横吻着那柔软的阴
毛,舔着肥美的阴户,吮吸着带有芳香的爱液。芝茵意乱情迷地哀叫,源源不断
的快感冲击着她全身,她不挺抖动着娇躯。
商横伸出肉棒,他再也忍不住了,龟头在芝茵的蜜穴口轻轻摩擦。芝茵娇喘
不已,火热的龟头一碰她的蜜穴,使她羞怯无比。
商横胯下的肉棒一挺,往蜜穴破门而入,突如其来的疼痛让芝茵发出撕心裂
肺的叫声,美丽的眼睛不禁闭着,长长的睫毛颤动着。有了大量的淫水,商横抽
插还算顺利,肉棒插入了芝茵窄紧的蜜穴肉壁,龟头轻轻刮蹭着柔嫩的肉壁,感
受到了快感和紧迫感。芝茵那窄紧温暖的阴道插起来很舒服,让商横的肉棒努力
插入,龟头触到了什么东西,肉棒停止插入,很明显,商横的龟头抵达到了芝茵
的处女膜。
商横喜道:「原来你还是处女啊!」芝茵娇喘道:「你能不能别插了,我的
阴道太过紧,你的肉棒那么大,再插进去会撑裂的,而且破了那啥很痛……」
商横淫笑道:「这可由不得你!」商横咬紧牙,再次插入。惊得芝茵一边娇
喘,一边放声央求:「你停下来吧,不要再插了!好痛……痛死了啊……太痛了
……啊!不!不!」商横不屑一顾,哼了一声,龟头猛地捅破了芝茵宝贵的处女
膜,芝茵不顾一切,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因为剧痛和羞辱感,使其美丽的脸
略显扭曲,不知是疼痛,还是贞洁被夺,芝茵心里又羞又悲,美丽的眼睛再也压
抑不住,眼泪流出。
因为没了薄膜作障碍,商横阴笑着,反起更猛烈的抽插,肉棒在芝茵的肉壁
抽插顺畅无阻。商横的肉棒大力抽插,从芝茵的蜜穴将处女落红和淫水带了出来,
洒在床上。随着商横的肉棒在芝茵粉嫩的蜜穴来回做活塞运动,芝茵终于觉得蜜
穴的疼痛开始减少,反而快感逐渐来袭,芝茵意识模糊,婉转娇啼,淫荡地呻吟
起来。
「啊啊啊……好胀……好痛……嗯嗯嗯……轻点插我……好痛……嗯啊……
啊……轻点……轻……你轻点……痛……深了……插的深了……不要这样插我…
…」
一边被尚章压在身下的兰茵听到芝茵的淫叫,知道她和自己一样,终于也被
破身了。兰茵心知无幸,蜜穴来回受到尚章肉棒的大力冲击,使她情不自禁扭动
着玉体,两条修长白嫩的大腿夹紧了尚章的腰,肥大的臀部摆动,迎合肉棒的抽
插。时间长了,兰茵也在臣服之下,张开樱唇,痴痴地发出呻吟。
「啊啊啊……嗯嗯啊啊……嗯嗯……嗯哼嗯哼……啊啊啊……嗯嗯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哦……嗯嗯嗯……哦啊……哦……」兰茵不能说话,只能
发出嗯、啊、哼等词,但是尚章听在耳朵里,他心想,兰茵肯定快乐着,于是,
肉棒不停的抽插,龟头每一次都狠狠地撞击着兰茵柔弱的花心上。
兰茵达到了高潮,肉壁一阵痉挛,在她花心深处,喷涌出了一股阴精。尚章
那撞击花心的龟头受到阴精的浇灌,使他全身一颤,大吼一声,龟头抖擞,精关
大开,尚章体内数量众多新鲜的阳精打完全射进兰茵的子宫里。
兰茵痴痴地哼了一哼,尚章满意的拔出肉棒,他看了一眼沾满秽物的肉棒,
不由分说,就把肉棒往兰茵那一双雪白的玉足,揉搓起来,将上面的秽物在兰茵
的玉足涂抹干净。随后,尚章毫不知足,嘴唇吻上兰茵那微撅着的香唇,吮吸起
来。
芝茵的叫床声让商横的欲火越加旺盛,龟头在芝茵的花心撞击了不知多少次,
终于,他的龟头被芝茵花心涌出来的阴精浇灌,肉棒大为刺激,商横忍不住了,
手掌拍了一下芝茵雪白的臀部,享受着高潮的芝茵娇叫一声,只觉得浑身颤抖,
蜜穴一热,她的子宫尽数接收了商横那浓厚滚烫的精液,而芝茵更是发出了令人
沉醉的浪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兰茵突然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惨叫,商横瞟了一眼尚
章,原来,他不知几时把兰茵的玉体翻转过来,抓着她不可一握的腰肢,肉棒插
入兰茵粉嫩紧缩的屁眼。商横心道:「尚章这小子居然这么能干,依旧金枪不倒。
可是,我也可以啊。」商横一笑,从芝茵的蜜穴抽出那沾着芝茵落红和阴精的大
肉棒,肉棒仍旧坚挺。
兰茵的后庭被尚章的肉棒插入,那一阵刺心的剧痛,远远更甚于破处之痛,
原本兰茵就意识模糊不清,如今被尚章肛交,使她几欲崩溃,发出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兰茵痛得只会喊「啊」,足以表明兰茵痛苦到极点了。
兰茵那狭窄异常而干涸的肛门被尚章的肉棒无情插入,里面没有一点润滑物,
尚章懒得管她的死活,受了这样的凌辱,兰茵欲哭无泪,肛交的剧痛使她的俏脸
严重扭曲,快要崩溃,任凭兰茵如何忍受,也是徒劳。
尚章火热的肉棒在兰茵的直肠内插入,他闷哼一声,龟头捅伤了兰茵的嫩肉,
鲜血流出。尚章大喜,原本他的肉棒插着兰茵干巴巴的屁眼,龟头有些疼痛,现
在屁眼内有了鲜血作滋润物,龟头总算抽插顺畅起来。尚章大喜之下,伸出一只
手,「啪」的一声响起,兰茵娇叫,她那雪白的玉臀抖动起来,上面还留下了一
个红色的五指印。
尚章肛交本事不小,足足在兰茵的肛门插了一百下,可怜的兰茵意识逐渐模
糊,快要昏死过去了。而尚章也忍不住了,肉棒再次射出恶心粘稠的精液,往兰
茵的直肠里一射而入。兰茵只觉菊花一热,尚章的肉棒狠狠地从她的屁眼抽出,
兰茵顿觉头脑空白,一下子趴倒在床。
芝茵同样很不幸,屁眼被商横的肉棒插入,强烈的剧痛令芝茵不由自主发出
惨叫。
「不要啊!好痛!不要插那里!啊啊啊!痛死了啊!不要插屁眼啊!啊啊啊!
不要啊!不要!呜呜呜呜……」
芝茵泪流满面,她长这么大了,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商横清楚的感受到,
芝茵的屁眼又紧又窄,龟头每挤进一分,就让他感到紧迫。商横不屑哼了一声,
肉棒加大力度,芝茵不停的惨叫,直肠内被无情的弄得皮破肉损,屁眼流出了大
量的血液,有了鲜血的滋润,无疑让商横的肉棒插的更入,芝茵再也忍不住了,
两手抓扯着床单,床单竟被撕裂了。
商横为了激发芝茵的情欲,大叫着:「曹贼婊子的屁眼真窄啊,插起来好舒
服,爽死我了,我的小鸡鸡还没插过这么棒的屁眼,真是爽啊!曹贼的婊子,你
是不是觉得很舒服呢?」
芝茵快要崩溃,拼命挣扎,然而是徒劳的,尚横左右开弓,把芝茵雪白结实
的肥臀扇得又红又肿。芝茵翻了白眼,嘴唇吐出一点白沫,她那倾国倾城的面目
扭曲起来。商横一边大吼,一边野蛮的往芝茵的肛门冲刺,芝茵闭着眼睛,嘴巴
大张,发出最后一声惨叫,就此昏死过去。
商横还在继续用粗大的肉棒抽插芝茵冒血不止的屁眼,插入一百多次,终于,
龟头一泻千里,大量浓厚的精液射进了芝茵的直肠。
兰茵和芝茵被干过后,白皙完美的玉体散发着诱人的情欲,商横和尚章都舍
不得杀她们,第二天,蜀国的其他精英成员知道,他们也要一起玩弄这两个曹贼
的手下。
于是,兰茵和芝茵成了这些人的性奴,黄汉卿在兰茵身后,左手伸在前面,
掐弄兰茵的右乳,右手抓住兰茵不盈一握的纤腰,胯下肉棒来回在兰茵的蜜穴抽
插。兰茵不自主的发出浪叫,抖动着一丝不挂的胴体,迎合黄汉卿的抽插。
商横走到兰茵面前,捏着兰茵的下巴,在兰茵淫叫的同时,肉棒一下子插进
她的口腔。商横把兰茵的小嘴当成蜜穴,不断抽插,兰茵的嘴被封,只能不情愿
的发出恶心的吞咽声。
商横笑道:「汉卿,你都有老婆了,为什么还要跟兄弟们抢着干呢?」
黄汉卿的手把揉捏着兰茵的双乳,肉棒在兰茵的蜜穴抽插,抽送出大量的淫
水,笑道:「这有什么,我的妻子也可以给兄弟们一起乐啊。」
舒莞儿已经把衣服脱光了,她虽然年近三十,已经成亲生子,却生得美丽,
一身雪白靓丽的玉体不亚于兰茵和芝茵,笑道:「死鬼都同意了,你们谁愿意和
我玩玩?」
游兆和疆梧哪里忍得住,他们包围住了舒莞儿,游兆在前,搂紧舒莞儿,肉
棒去插她的蜜穴。疆梧在后,肉棒插舒莞儿的屁眼。
舒莞儿爽得淫叫:「两个小子的肉棒好大好硬哦!快要插死我了!再用力吧!
啊啊啊!就是这种感受!」
黄汉卿和舒莞儿的儿子黄采儿在芝茵的全身又吻又摸,让芝茵不断娇喘。尚
章的肉棒一捅入芝茵粉嫩水灵的蜜穴,刺激得芝茵「啊」的大叫,两只玉手抱住
了黄采儿的头。黄采儿笑了一声,伸嘴吻上了芝茵的小嘴。这个小鬼还把舌头探
进去,吮吸着芝茵滑嫩的小舌,时而缠绵。芝茵满面通红,加上下体被尚章蹂躏,
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不自主一抬,架到了尚章的肩上。
商横的肉棒在兰茵的口腔就是一顿蛮不讲理的抽插,让兰茵大感恶心,她柔
嫩的喉咙每一次都受到龟头的撞击,差一点就呛死,她柔滑的小舌更是不小心,
翻动了商横的包皮。兰茵的双乳被黄汉卿掐得泛起了红肿,下体爱液泛滥,被他
的大肉棒来回抽插,又酸又麻,让兰茵浑身颤抖,意乱情迷。
游兆和疆梧都射了,舒莞儿的蜜穴和肛门都受到了大量粘稠阳精的浇灌。在
舒莞儿高潮过后,游兆在舒莞儿的嘴唇、脸蛋、香肩、豪乳又吻又舔。疆梧从舒
莞儿的小腹吻下去,吻到她美丽修长的美腿,大肆舔吻起来。顿时,舒莞儿的美
腿沾了很多口水。疆梧又对着舒莞儿小巧白嫩的玉足仔细吮吸,亲吻,含着玉葱
般的脚趾,舒莞儿发出妩媚的呻吟。
芝茵被尚章干得浪叫,玉臀大摆,正迎合了尚章的肉棒抽插。芝茵洁白的玉
足乱蹬,黄采儿把脸凑近,让芝茵柔软的足心拍打他的脸,大为享受。
这场大战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商横把阳精一射,射入兰茵小小的喉咙,兰茵
流着眼泪,无奈的吞下了恶心滚烫的阳精。而黄汉卿也射了,龟头射出的精液,
尽数打进兰茵的子宫。随后,商横把那脏兮兮的肉办好在兰茵粉红的俏脸涂抹,
把上面自己的阳精和兰茵的口水抹干净,兰茵差点要呕吐出来了,流起眼泪。黄
汉卿则把肉棒在兰茵娇嫩窄浅的乳沟上刮蹭,把剩余的阳精留在上面。
尚章把肉棒从芝茵的蜜穴拔出,往芝茵兀自娇喘的香唇一插,把浓厚的阳精
射进芝茵的嘴里。黄采儿用脸蹭着芝茵的雪白香腻的乳肉,还张嘴吮吸着粉嫩的
乳珠,留下大量的口水。尚章笑着让黄采儿让开,握着满是秽物的肉棒,在芝茵
硕大的玉乳刮蹭,把肉棒打扫干净。
黄采儿走到兰茵身边,用嘴吮吸她的下体芳草处,兰茵意乱情迷的哼叫,黄
采儿用嘴清理干净了兰茵余留在阴毛上的秽物。
黄采儿又走到母亲舒莞儿身边,亲吻她的玉肤,把游兆和疆梧挥洒在母亲身
上的阳精吃下去。黄采儿又分别吮吸着舒莞儿的蜜穴和肛门,舒莞儿舒服的娇喘,
忍不住亲吻了一下黄采儿的小嘴当奖励。
黄采儿爬在芝茵身上,舔遍她全身玉肤,芝茵不停娇喘,当芝茵的下体被黄
采儿用嘴打扫干净后,黄采儿盯上了芝茵雪白的美腿,他爱不释手的抚摸,只觉
入手柔软光滑,他忍不住在芝茵的大腿上亲吻了一遍又一遍,还用嘴去吮吸,轻
轻含着腿肉。芝茵大受刺激,面色潮红,鼻息发出淫荡的呻吟,这一声真让人痴
迷。黄采儿从芝茵的雪白大长腿吻到了那对白嫩的玉足,他直接亲吻,舔弄,把
芝茵的脚面、足心、脚趾、脚趾缝都舔了一遍又一遍。不久,芝茵雪白粉嫩的大
腿、玉足,都留下了黄采儿晶莹的唾液……
黄采儿的后续工作完毕,兰茵、芝茵、舒莞儿痴痴地躺在床上,高潮后的她
们,说不出的妩媚可人……
接下来一周,兰茵和芝茵得到了无尽的肉欲享受,被商横等人无情蹂躏,全
身沾满了恶心粘稠的阳精,衬得她们的胴体更是靓丽无比。其中舒莞儿为了助兴,
也陪着大家,用自己的肉体供众人蹂躏。兰茵和芝茵曾一度想着,不如干脆留在
蜀营,当一辈子的性奴。
所幸,徐暮云偷偷前来营救,杀死了黄汉卿,救走了二女,顺便掳走了舒莞
儿。曹睿大为愤怒,他把舒莞儿赏给魏军,舒莞儿从此以后,成为了大魏性奴。
舒莞儿被众多猥琐的魏兵轮奸,她的口腔、乳沟、蜜穴、肛门都插入了大肉棒,
无洞可插的人就用肉棒捅舒莞儿其它肌肤,舒莞儿被蹂躏的淫叫不已,有几次被
干得昏死过去,魏兵用水泼醒,然后继续轮她,丝毫不给她休息。舒莞儿每次被
干完,浑身铺上一层恶心粘稠的阳精,就像是掉进浆糊一般。
经过此事,蜀国的商横等人和魏国的徐暮云等人的仇恨加大,魏蜀两国的大
交战,也在一触即发。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