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尾巴同人】(01:演武・凌辱・崩壞)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本篇登场人物
露西(ルーシィ?ハートフィリア)
「妖精的尾巴」成员,有着开朗、坚忍的性格及甜美清新的样貌,三围88
F、59、88。使用「星灵」魔法,本人的武器仅有挂在腰间的星河之鞭。
芙蕾雅(フレア?コロナ)
「大鸦的尾巴」成员,是一个眼神狰狞笑容诡异,红色双眼,有着巨乳以及
到腰部的红发的女性。使用「赤发」魔法,能随意的控制自己的红发作为武器。
伊万(イワン?ドレアー)
「大鸦的尾巴」会长,马卡洛夫的儿子,拉格萨斯的父亲,一直对「妖精的
尾巴」怀恨在心。他於「大魔斗演武」化名阿列克谢参加。使用「幻影」魔法,
可以让周围的人看不到除了幻影以外的实体,也听不见实体的声音,只看得见幻
影本身。
阿丝卡
「妖精的尾巴」成员,阿尔札克和比丝卡的女儿,毫无战力。
※※※※※
「大魔斗演武」第一天战斗项目,今天是由「妖精的尾巴」的露西对「大鸦
的尾巴」的芙蕾雅。
「露西,让他们看看我们修行的成果!」
「如果拿下这场的话,就能追上他们的分数了。」
「嗯……」
得到同伴的鼓励,露西轻轻地点了点头,暗地里下定决心。
(大鸦的尾巴……他们伤害了温蒂,绝对不能原谅他们!)
「交给我吧,我一定会赢的!」
露西踏上战斗舞台,芙蕾雅已经站在台上了,她以诡异的笑容看着露西,那
狰狞的眼神一直盯着露西看。
「金发……」
面对芙蕾雅不友善的招呼,露西坚定地回道:「大鸦的尾巴,你们伤害了我
身边重要的人,我一定要你们付出代价!」
「金发……嘿嘿……」
「比赛限时三十分钟,比赛开始!」
随着主持的宣告,露西立刻对芙蕾雅作出势如破竹的攻势,在实力上,露西
的力量的确比芙蕾雅高出一截,她很快就将芙蕾雅压制住了。
就在露西想速战速决,与芙蕾雅分出胜负的时候,芙蕾雅还是一如以往用诡
异的笑容看着她。
「金发……」
「怎么了!现在想求饶已经太迟了!」
「嘿嘿,求饶……到底是谁对谁求饶呢……」
芙蕾雅的视线移到观众席,露西这时惊觉,猛然地回头。
「阿丝卡!」
露西看到在公会里最年幼的阿丝卡的旁边,冒出一束红发,这无疑是芙蕾雅
的魔法。
「竟然用小孩子做人质,你很卑鄙!」
「金发……来吧,不是要分出胜负吗?」
露西抓紧拳头,可以的话真的很想给予芙蕾雅最后一击,然而她可不能置公
会的同伴的安危不理。
(大家……对不起……为了救阿丝卡……我…)
「投……(降)……」
露西为了救阿丝卡,最终选择投降,然而就在那一瞬间,芙蕾雅使用「赤发」
魔法,一束红发向露西袭来,封住她的嘴巴。
「呜……」
「嘿嘿……金发,这是『大魔斗演武』,怎么能让观众看一场这么无聊的比
赛,比赛才过了五分钟,我们好好让观众尽兴吧!」
紧接着,又有四束红发袭来,分别绑住露西的四肢,将她「大」字型的挂在
半空中,而本身用来封住她的嘴巴的红发则瞄准露西腰间的星灵钥匙,这样,就
算有万分之一的机会,露西对阿丝卡见死不救,也不可能再反抗芙蕾雅。
「那么……首先要怎么玩呢……」
芙蕾雅用狰狞的眼神打量着露西,不久露出淫笑。
「明明有着这么棒的身体,却每天用魔法打打杀杀,你不觉得这样很浪费吗,
金发?」
「你想说什么……?」
「如果用你这副淫荡的身体去诱惑那些男人,不就无须担虑后半生的生活吗?」
「你……」
明明是比赛的途中,芙蕾雅却用这些说话羞辱露西,露西想想自己现在的窘
态,脸颊不禁红起来。
「嘿嘿,我想好了,我今天就要将你塑造的这片大陆第一的淫贱魔导士。」
「别开玩笑!」
「这次『大魔斗演武』会在全片大陆直播,首先,让所有人看清楚你这个淫
贱的身体吧!」
说罢,一束飞快的红光在露西面前闪过,一瞬间就将她身上的衣服化为碎片。
「啊!」
(骗人!?她真的……我……全大陆的人都在直播上看到我的裸体!大家…
…救我……)
在危急的处境下,露西看着观众席向同伴求救,只是「妖精的尾巴」的成员
这件事一点反应都没有,一味向自己打气,完全没有营救她的意思。
原来,「大鸦的尾巴」的会长伊万早已对比赛场地施了「幻影」魔法,场外
的人只看到露西与芙蕾雅激战的幻象。
懵然不知的露西对眼前的景象感到绝望,真的以为自己的裸体已经透过魔水
晶展示到整片大陆,一时间方寸大失。
露西顾不得自己对「大鸦的尾巴」的因怨,慌张地说:「不!求你,不要做
这种事!」
芙蕾雅回以淫笑,说:「这么快就求饶了吗?金发,你刚才不是很嚣张的吗?
现在只是开始而已,好好娱乐一下观众吧。你那小穴的毛还真碍眼呢,我帮你清
理掉吧。」
「不……」
「哈哈,再叫大声一点,让大家好好听清楚你甜美的淫叫声!」
一束红发向露西的小穴迫近,盖在她的耻毛上,就在露西还搞不懂芙蕾雅要
做什么的时候──
「啊呀!!!!」
小穴突然传来剧痛,好像被火烧一样,那束红发犹如火焰一般将露西的耻毛
都烧清光。
「好痛吗,金发?我可以自由控制我的红发的活动,温度和形状都受我控制,
甚至连里面的成份都可以改变,像这样……」
说着,芙蕾雅将红发的形状再次改变,化成一根粗长的棒子。
「嘿嘿,知道我想做什么吗?金发。」
这种情况下,看到犹如男人肉棒一样的红发,露西再笨也知道芙蕾雅想做什
么。
「不……芙蕾雅,求求你……求你放了我吧……这场比赛我投降了,是我输
了,我再也不会与『大鸦的尾巴』为敌……」
「我说过不会让你投降吧,这场比赛会继续下去,我们不在乎胜负,我们的
目的只是蹂躏『妖精』而已。」
「求你……我已经在所有人面前展示了裸体,这样够了吧……」
「还不够喔,金发……我要彻底凌辱你,将你身体每一寸肌肤蹂躏,让你在
所有人面前放荡叫春,让他们知道你是一个淫贱的魔导士,使你抬不起头做人!
让所有人见证妖精的堕落吧!」
「不要,芙蕾雅,放过我吧……」
芙蕾雅面不改容的看着露西,不一会儿说:「才不要。」
说完,化身成粗长肉棒的红发毫不留情的插进露西的小穴里。
「啊!!!痛……好粗……芙蕾雅…拔出来,求你拔出来……嗯……」
露西未经人事的小穴被芙蕾雅一下子刺穿,痛得涕泪横飞,而芙蕾雅看着露
西惨痛的嘴脸,则高兴极了。
「好……很好……金发,再叫大声一点……」
露西知道芙蕾雅根本不打算放过她,一切的求饶只会令芙蕾雅更加兴奋,所
以这一刻她决定坚忍下去,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嗯……呜…嗯……」
红发一直在露西的小穴里抽插,但她坚持只发出那么一丁点的呻吟声,决不
向芙蕾雅屈服。然而,这个举动却只是触怒芙蕾雅的导火线。
「嗯……这种程度还不足以令你堕落吧……我们来玩些更有趣的……金发,
很快就会让你上天国……」
露西起初还不明白芙蕾雅的意思,只感觉那根红发肉棒不间断地抽插自己的
小穴,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她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
「呜……这是……身体突然热起来……」
露西感到身体越来越热,小穴也越来越痒,肉棒的抽插根本无法纾缓那难耐
不适的感觉。
这时,芙蕾雅笑着说:「嘿嘿,你没有听清楚我的话吗?我可以改变我的红
发里的成份,我刚才已经将我的红发变成强力春药了。」
「怎么会……」露西因为过於惊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很吃惊吧?这种强力春药可以令任何女人变成只会春叫的母猪,很快,所
有人就会看到你绝顶高潮的脸,到时候,就算我想放了你,我看你也不依了。」
(骗人的吧……我会在大家面前高潮……?我会变成只会淫叫的女人!?我
不要……)
与露西的意志无关,露西的身体逐渐变得敏感,小穴也开始流出源源不绝的
淫水,脑袋变得一片空白,眼神也空洞起来。
「啊……身体好热……」
「嘿嘿,春药见效了!金发,说说我的红发肉棒插得你爽不爽?」
「啊……爽……呜……」露西断断续续的说道,她原本反抗的意识已经荡然
无存了。
「哈哈,在这么多人面前被干,不觉得羞耻吗?想我停下来吗?」
「不…不要停……继续干我……小穴好痒……我要狠狠地被干……」
「不知廉耻,那就求我吧。」
说罢,芙蕾雅停下肉棒的活动,露西立刻像疯了一样,挣扎起来。
「不!不要停!!!」
「叫芙蕾雅大人吧。」
「芙蕾雅大人……求你……求你干我的小穴……」
「把它干坏也可以吗?」
「好…好……我是下贱的魔导士……请把我的贱穴干坏……」
露西已经完全受春药支配,说话也语无伦次,连嘴巴都合不起来,不断呻吟
着,嘴角还流着一丝唾液,淫荡不堪。
「好,我就成全你。」
芙蕾雅说完,红发肉棒再度抽插起来,但这一次的速度不同於之前,肉棒完
全违反物理法质的超高速进出露西的小穴,每一下都将露西的肚皮干到涨起来。
「啊……好爽……肉棒好硬……好热……小穴要被融化了……要坏掉了……
啊啊啊……」
面对有如高速马达一样抽插的肉棒,露西不但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反而一
脸享受的淫叫着,祈求更粗暴的对待。
好像在回应露西的期望一样,芙蕾雅露出更阴森的淫笑。
「金发……你在说什么……我当然没想过这么简单就能彻底干坏你,好戏还
在后头呢……」
露西根本没有明白芙蕾雅的说话的真正意思,只是一味遵从性欲的淫叫着:
「啊……好……再、再狠狠的干我吧……啊……」
芙蕾雅知道单凭力道冲击露西的子宫,只会令她更加高兴,芙蕾雅要的是令
露西感到绝望的痛苦,身体在彻底崩溃后只剩下高潮的感觉,要把她玩坏到不能
再像正常人生活的程度。
「试试这个吧。」
芙蕾雅的红发肉棒出现异变的瞬间,露西的双眼翻白了,原来芙蕾雅竟然将
红发肉棒前端的发丝散开,化成无数幼细的条状,芙蕾雅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入
侵女性最为珍贵的地方──子宫。
发丝入侵露西的子宫,不同於之前强烈的疼痛,发丝仅仅在子宫壁表面来回
游动,已经足以给予露西比之前强几倍的刺激,更何况露西的身心都受春药的支
配,对芙蕾雅的攻势根本没有免疫。
「啊……啊呀……啊……噫……啊啊呀……」
只见到刚才还在享受的露西全身颤抖,连基本的话语都说不出来,只是发出
无意义的呻吟声,过度强烈的快感使她完全崩溃。
芙蕾雅似乎对露西崩溃的脸容十分满意,她坏笑着说:「很好啊,金发……
第一步成功了……这样你就变成了只会春叫的母猪了……」
「啊……芙…蕾……噫……放……过……啊…我…吧……啊…啊呀……」
「还残留一点意识吗?算了,看你等一下还能不能说话。」
显然,芙蕾雅对露西的调教还没有完结,她完全没有想让露西休息的意思,
已经准备下一个步骤了。
芙蕾雅的红发的形态逐渐改变,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将露西的手脚固定在
其中。
「嘿嘿,这个红发旋涡里有源源不绝的春药,它会慢慢渗入你的身体里,令
你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淫荡,到最后只是被碰一下都会高潮。」
芙蕾雅体贴的为露西说明,但这时的她根本没有意识,失神的她就这样被灌
入更多的春药,身体不能自拔地连续高潮。
「还有,你以后要用这个身体去诱惑人,光是淫荡是不足够的,身材也要变
得更诱人才行。」
对很多人来说,露西那88F的巨乳已经是其他人梦寐以求的,然而芙蕾雅
却对此还不满意,她的第二步就是要对露西的巨乳进行改造。
这时,两束化成吸盘的红发黏附在露西的巨乳上,红发不断揉搓,将露西的
巨乳弄成不同的形状,期间红发分泌出一些不明的透明液体,不一会,露西的巨
乳起了变化。
妖精的尾巴同人3。jpg
「呜……噫……啊……胸……胸…部……好热……啊……」
芙蕾雅理所当然的说道:「那是因为我正在让你那下贱的奶子急速发育啊,
你的奶子必须变得更加大,才能满足数以百万计的人的需求啊,看吧,它变得越
大了!」
「不……要……」
露西用力挣扎,极度的痛苦使她取回一丁点的神智,她看着自己原本88F
的巨乳逐渐发涨。
(89……91……92……93……95……)
只见露西的巨乳足足涨了几圈,变到95H的大小,可是,露西除了感到疼
痛之外,还有其他异样的感觉。
「呜……这……这是……什么……」
「啊?注意到了吗?没错,我怎么会只让你的奶子变大而已,刚才我的红发
揉搓的时候,除了混入了丰胸剂,还加入了增乳剂啊!」
「增乳……!?」
「你感觉到了吧,你那个下贱的奶子里面,正在制造出大量乳汁啊,你就用
那些母乳喂饱所有男人吧。」
「怎么会……我不要……」
「不可能呢!要怪就怪你是『妖精的尾巴』的成员吧!能够这样调教像你这
么棒的女人,我的运气真好!培育出你这样淫贱的魔导士,我看这下子你的公会
也名誉扫地了。」
被芙蕾雅如此侮辱,露西的身心都超越能承受的极限了,本来想做一个帮助
别人的魔导士,现在竟然沦为敌人的玩物,不但在众人面前淫叫、高潮,连身体
都被改造了……
(啊……被玩成这样……我以后都不能像正常人生活了……没有人干我的话,
我一定会性瘾发作而死的……)
这时,芙蕾雅好像看穿露西的想法一样,给予她的心灵最后一击。
「对,你以后再也不是什么正义的魔导士,你只是一个在男人胯下,为男人
泄欲的性奴隶,你每天的工作只有和男人做爱,这样对你来说是最好的。」
(啊……的确,我从来都不知道被干原来是这么爽的……被芙蕾雅干过的小
穴到现在还流着淫水……好想……好想继续被干……)
「好想……」
「嗯?」
「我想被干……」
从双目无神的露西的口中传出她昔日绝对不会说的话。
「嗯?我听不清楚啊。」
「我想被干……我想在男人的胯下过活,以后做他们的性奴隶,被干什么的
……实在太爽了……」
芙蕾雅听完后大笑,说:「哈哈哈,妖精终於堕落了!那么,为了成为他们
的性奴隶,得好好对你的奶子进行改造呢!」
「是……」
「哈哈,庆祝『性奴露西』的诞生!!!」
说着,吸盘离开露西的巨乳,一刻间,两道奶白色的液柱从她的乳头里喷出。
「啊啊啊啊啊呀!!!奶子、奶子喷出母乳了……哈哈……好爽……喷奶的
感觉好爽……啊啊……已经……啊……高潮了……」
同时间,伊万解除了「幻影」魔法,世人完全不知道事发的经过,只知道魔
水晶上显示的露西,无疑是有史以来最淫贱的女人,众人鸦雀无声的注视着这个
女人的堕落宣言。
「我,露西?哈特菲利亚,以后将成为所有人的肉便器!!!啊啊啊啊呀!!!!!!」
***
那之后,露西离开了「妖精的尾巴」,成为「大鸦的尾巴」的成员,芙蕾雅
在她的右乳和屁股上刻上其公会的烙印,又在她的左乳上刻上「淫」的字样。
露西在「大鸦的尾巴」里唯一的工作就是服侍公会的成员,除此之外就是外
出成为其他人的泄欲便器,她的事蹟很快就传遍整个大陆,后世的人都称她为
「大鸦的尾巴」的「妖精淫娃」。
全文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