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尾巴同人】(03:堕落的妖精-女王→便器!?妖精的轮奸盛宴)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妖精的尾巴同人——堕落的妖精3女王→便器!?妖精的轮奸盛宴
艾尔莎接受伊万的黑暗文字契约的洗礼后,她就正式成为了露西的同伴,每
天不分昼夜的被大鸦尾巴的成员轮奸。
为了尽情凌辱艾尔莎,伊万要加斯无时无刻展开空间魔法,将精液困在小穴
里,并且在输卵管前拦截,要是艾尔莎在正午以和傍晚两个时段结算前,没有被
50人中出,精液就会全数灌进她的卵巢里,即使完成要求,艾尔莎也得将从小
穴里解放出来的精液作为午餐和晚餐吃清光,在这绝顶侮辱的玩弄下,艾尔莎最
终也只能不断完成不人道的中出游戏。
(我绝不能向他们屈服,我不能怀上他们的孩子!我一定可以找到机会离开
的!)
艾尔莎不屈的意志令她一直坚持着,可是这也令她得到和露西不一样的待遇,
跟身心彻底沦为的性奴的露西不同,艾尔莎显然还有着反抗的思想,这样反而更
加刺激起男人的兽性,而要艾尔莎以精液作为食粮,也是为了粉碎她的自尊。
地狱般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星期,艾尔莎被困在大鸦尾巴的牢房里,手脚分别
被从天花板和地面伸出来的铁链所拘束,铁链用封魔石所制造,所以艾尔莎根本
不可能逃出去。
在牢房里,艾尔莎对时间的概念逐渐变得模糊,只知道每次有一大批男人进
入的时候,她就得主动张开双腿,让他们宣泄性欲。
今天,正当艾尔莎咬紧牙关,准备迎接新一场的恶梦的时候,来到牢房的,
却是令她意想不到的人物。
「艾尔莎,最近还好吗?」
甜美的声音夹杂着妖艳的味道,露西一如以往穿着白色的衬衫和蓝色迷你裙,
站在艾尔莎面前关怀的问道。
「露西!?」
「你在这半个月已经被干了上千次,跟男人做爱一定很爽吧。」
「你在说什么笨话,快点放了我,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露西听了艾尔莎的话后,笑了笑说:「离开?我听说艾尔莎每天都以精液作
为食粮,你现在已经离不开男人的肉棒了吧?」
「那是他们迫我的……」
「艾尔莎真好呢,明明什么都没做也能得到大家疼爱。」
突然,露西一手抓住艾尔莎全裸的奶子,用力揉搓,彷彿要将它捏烂一样。
「露西……不要…啊……痛……」
艾尔莎的身体因为黑暗契约的效果,已经变得淫荡无比,现在光是奶子被摸
就差点令她高潮失神了。
「多么下流的声音,你就是用这淫荡的身体诱惑大家干你的吗?」
「露西……不要……」
「明明我的身体比较淫荡!就是因为你的出现,大家都不再疼我了!」
说着,露西另一只手伸进艾尔莎的小穴里,上下其手,艾尔莎短短十几秒就
被露西弄到精神错乱。
「啊……这样……不行……露西…啊……住手……不……啊啊……」
艾尔莎无法抑制呻吟,在露西面前表露最淫乱的一面,可是这反而令露西更
加不爽。
「还说什么被迫的,你明明就最喜欢被男人抽插,你根本就是个淫娃,面对
任何男人都会主动张开双腿的贱妇。」
「不是……不是这样……求你……住手……我不行了……」
「大鸦尾巴的专用性奴,只有我一个就够了。」
说着,露西放开艾尔莎将事前准备好的药含在嘴里,抓住艾尔莎的嘴巴,直
接用嘴巴将药灌给艾尔莎。
「嗯…嗯嗯……」
艾尔莎对於不明液体的进入,本能地作出反抗,可是手脚都被拘束的她根本
无能为力,她只能任凭露西的舌头在她的嘴里捣乱,无奈地将药物喝掉。
「这样就好了……」
「咳…咳咳……露西,你对我做了什么!?」
对於艾露莎的问题,露西只微微牵起裙摆,她的小穴和屁眼里竟然插着硕大
的按摩棒,露西跪在地上,开始自己拿起按摩棒抽插起来。
「露西,你在干什么,下面竟然插着这种东西……!」
「这半个月里,大家都只顾跟艾露莎做爱,完全没有干过我,连芙蕾雅大人
也不再为我灌注春药……」
「……」
「明明我的身体比艾尔莎的还要淫荡,我的身体明明被芙蕾雅大人改造过,
奶子可以喷出母乳,小穴和屁眼被怎么干都可以保持紧緻,我才是更出色的性奴。」
「不要再说了……」
露西一一诉说自己的经历,每一件事都令艾尔莎非常痛心。
「既然大家都只爱干艾尔莎一个的话,我只有这样做……」
露西用按摩棒在艾尔莎面前淫荡的自慰着,牢房里充斥着她的呻吟声,听得
连艾尔莎也害羞起来,看着按摩棒在露西的小穴里不断抽插的同时,艾尔莎的小
穴也痒起来,淫水不自觉的流出。
艾尔莎痛恨自己淫荡的身体,她努力抑制自己,希望不要对露西的行为有感
觉,不过她很快就发现自己身上的异变,她觉得小穴变得越来越热,她感受到莫
明的膨胀感。
「这、这是什么……那里很热……」
艾尔莎完全搞不清现况,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小穴逐渐变化,她的阴蒂竟然
变成了男人的肉棒!
露西看到艾尔莎的肉棒成形,急不及待的上前用手搓揉起来。
「啊……露西……嗯…不要……这样弄……这到底是……」
「这是芙蕾雅大人给我的药,是可以令艾尔莎变成男人的药,这样大家就不
能干你了,大家的肉棒都是我的。」
露西的手一直揉搓,只见艾尔莎的似棒不断变大,到最后足足有露西的手腕
一样粗。
「啊,艾尔莎的肉棒好大啊,这根大肉棒一定可以射出很多很多精液,嗯…
…」
说完,露西将艾尔莎的肉棒含在嘴里,为她口交起来。
「嗯……露西……住手……那里……不要含…啊……」
肉棒的敏感度超乎艾尔莎的想像,光是被套弄已经差点令她高潮了,现在整
根肉棒被露西含住,肉棒的每一处都被露西的舌头肆无忌惮的舔舐,强烈的快感
使艾尔莎快要崩溃一样。
「不要……那里太敏感了……啊…嗯……露西……不要……啊……」
可是,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得到男人慰藉的露西,这一刻只渴望得到肉棒里的
精液,她的舌头快速搅动,双手也不断地套弄着肉棒,终於,露西感觉到肉棒的
抽搐,她吐出肉棒,双手套弄的速度变得更快。
「艾尔莎,把精液射出来吧,将所有精液射给我……」
说着,露西伸出舌头,准备迎接艾尔莎有生以来第一次射精。
看到露西像母狗一样的表情,艾尔莎这一刻被性欲所控制,内心深处不由得
想将这张淫贱的脸用精液射得面目全非。
「啊……露西……露西……我……不……啊……啊啊……」
露西淫荡的本性轻松把艾尔莎的理性粉碎,大量的精液从艾尔莎的肉棒中射
出,不能言喻的舒畅感令艾尔莎为之疯狂。
「啊……出来了…精液出来了……停不下来……不要……」
露西的俏脸被艾尔莎白浊的精液弄得一团糟,但是她还是不断套弄着艾尔莎
的肉棒,彷彿要将艾尔莎的精液榨乾一样。
射精时变得异常敏感的肉棒被露西玩弄着,精液源源不断的射出,艾尔莎已
经无法理解自己的状况,脑里完全被射精的快感所支配,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
露西面前露出如此淫荡的表情。
「啊……精液停不下来……好舒服……露西……不要……啊…精液都被榨出
来了……啊……会把我的肉棒玩坏……不……要死了……」
艾尔莎足足射了三分钟,这时精液已经满佈露西全身,过激的快感使艾尔莎
的身体抽搐着,她的双眼早已变得无神,这个惨况比她被大鸦尾巴干上一日一夜
的时候还要厉害。
艾尔莎无力的喘息,可是一切就像事先安排好一样,牢房的门被打开,芙蕾
雅出现在艾尔莎的面前。
露西看到芙蕾雅,立刻爬到她的面前,说:「我已经按照芙蕾雅大人的命令
做好,请给我奖励。」
芙蕾雅看着露西身上满佈精液,讚叹的就道:「不愧是妖精女王,刚才你喝
的是可以将魔力转换成精液的药,这个量足以跟我们公会所有人相比,可惜你这
些魔力现在要令你被玩得更惨了。」
「混蛋……」
芙蕾雅看到艾尔莎有气无力的盯着她,说:「被玩成这样,亏你还能露出这
种表情,你只要乖乖堕落,很快就会爱上被调教的快感。」
「我……我是不会屈服的……」
「哼,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我要带你到一个特别的地方,今天之后,你就
会认清自己的立场了。」
说着,芙蕾雅的红发袭向艾尔莎,解开艾尔莎身上的封魔石,用红发将她四
肢束缚起来,接着往牢房的外面走。
艾尔莎见机不可失,立即准备使用魔法对付芙蕾雅,但她发现,她所凝聚的
魔力全都被身下的肉棒以更快的速度吸取过去。
「没用的,你现在的魔力全都用作制造精液而已。」
「你要带我去哪里……」
「把你带给公会的人干好像也不错,不过我已经想到更有趣的方法凌辱你。」
芙蕾雅将艾尔莎带到牢房外,大鸦尾巴的成员看到艾尔莎的小穴长出了肉棒,
纷纷投来色迷迷的目光。
感受到大家的目光,芙蕾雅摇摇头说:「今天不行,因为等等有更有趣的玩
儿迎接这只母狗,想看的可以跟我来啊。」
被芙蕾雅阻止的男人们跟随着她,她就这样带领一众成员往公会外面走。
艾尔莎心知不妙,用力挣扎着说:「不、不要,你要带我去哪?不要到外面
去。」
「哼,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昔日的妖精女王现在沦落成多么淫贱的性奴。」
芙蕾雅不慌不忙的走到外面,原来大鸦尾巴的分部就在妖精尾巴身处的玛格
诺利亚镇的地底,芙蕾雅带着艾尔莎在城镇上游走,人们看到艾尔莎狼狈的样子
惊讶不已,堂堂妖精女王竟然败在大鸦尾巴手上,不过这些表面的言论很快就结
束了。
艾尔莎的裸体在一众人们面前展露,任谁都不能移开目光。
「看吧,妖精女王的身材真的好到不行!」
「不但败了给大鸦尾巴,现在还沦落到这样子,她到底会被怎么对待。」
「大鸦尾巴对妖精尾巴的仇恨这么重,一定不会放过她的,艾尔莎这样子应
该被大鸦尾巴轮奸过吧。」
「看她的胯下,长着肉棒啊!」
「我听说之前她的同伴也在大魔斗演武上被改造,奶子都喷出母乳来,难道
艾尔莎也被改造了吗!?」
听到人们的猜测,芙蕾雅对大家说:「没错,昔日的妖精女王已经成为大鸦
尾巴的玩物,她在这半个月里不断被我们轮奸,除了精液什么都没吃过,为了喂
饱这只母狗,我们决定把她改造成长有肉棒的淫娃,让她可以自给自足!」
说着,芙蕾雅的红发又再产生分支,包裹着艾尔莎的肉棒轻轻套弄起来。
「啊……不要……」
肉棒被玩弄的快感令艾尔莎无法忍耐,当众呻吟起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芙蕾雅早已使用红发生成春药,光是用红发包裹艾尔莎的肉棒,就足以令她
爽到失神了。
镇上的人看到艾尔莎如此放荡的吟叫声,纷纷用下流的目光注视着她。
明显地,芙蕾雅想艾尔莎当众出丑,让大家清楚看到她被玩弄至高潮的一瞬
间,使她无地自容。
「大家都用下流的目光看着你,在大家面前这样呻吟好吗?你可是大家敬仰
的妖精女王啊。肉棒被套弄真的这样舒服吗?要射精了吗?」
春药的效力远超过艾尔莎的忍耐力,她咬牙切齿,却仍然无法阻止传来的快
感,不断发出一丝丝的呻吟声。
「嗯……谁会……啊……觉得…舒…嗯……啊……」
艾尔莎的话还没说完,芙蕾雅又再加快红发套弄的速度,因为说话而一时分
神转艾尔莎岂受得了如此强烈的刺激,只见她整个身子弓起来,不断抽搐。
「不……不要……这样…啊…太……太……啊……要…要射……啊……」
艾尔莎终究敌不过芙蕾雅的淫威,可是,就在她快要射精的瞬间,突然双眼
圆睁。
(精液……射不出来……)
艾尔莎的疑惑很快就得到解答了。
「做得很好,加斯。」
原来加斯使用了空间魔法,使得艾尔莎无法将精液射出来,这就是芙蕾雅想
到,令艾尔莎的自尊完全崩溃的方法。
「呵呵,想射精的话,就求我们吧。」
「什么……」
「你以为我会这么简单就让你解脱吗?我不但要令你在所有人面前出丑,还
要你主动承认自己是下贱的母狗,是我们大鸦尾巴的奴隶!」
「……你觉得我会屈服吗?」
「就看看你可以撑到什么时候。」
说完,芙蕾雅再次操控红发折磨艾尔莎的肉棒,这一次,红发套弄的速度比
刚才快了一倍多,而且发丝内侧也不断旋转,艾尔莎不到五秒已经被这种强烈的
刺激再次击溃。
「啊……不……里、里面……不断旋转……啊……不……啊……」
艾尔莎一瞬间就被玩弄到高潮,可是因为加斯的空间魔法,她怎么也不能射
精,异常的快感不断累积,艾尔莎觉得脑子开始变得一片空白。
镇上的人看到艾尔莎被玩弄到失神的样子,内心莫名地感到兴奋,孤高的妖
精女王竟然沦落到如此田地,美丽的胴体发抖,彷彿想要激起大家的兽性一样,
有些人已经抵受不了艾尔莎淫荡的叫声,掏出肉棒自慰起来。
「看吧,有些人开始对着你打手枪了。昔日的妖精女王已经不复存在,我看
你还是快点死心,只要你愿意当众屈服,一切都会变得很美好。」
「谁…会……啊……」
「那么,我就只好在这里把你的身体彻底调教了。」
一瞬间,芙蕾雅的红发再度形成分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覆盖艾尔莎的
屁眼。
「啊……这是……不要……不要往里面伸……啊……」
芙蕾雅的红发不断深入艾尔莎的体内,只见艾尔莎的肚皮上正不断浮现出凸
纹,芙蕾雅正逐步将艾尔莎的肠子填满。
「啊哈哈,妖精女王的肚子被干到不似人形了,连肠子都被干翻的感觉爽不
爽?」
「啊……不…求……你…拔…不要…啊……」
「已经爽到连话都说不出来吗?嘿嘿嘿,可是还没完啊。」
芙蕾雅淫笑着,红发开始抽插起来,刚才光是套弄艾尔莎的肉棒已经令她爽
翻天了,现在连肠子也被同时抽插着,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令艾尔莎双眼翻白。
「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肠子被干也能爽成这样了,大名鼎鼎的妖精女王还是不想屈服吗?」
这一刻镇上的女性已经因为眼前过度惊吓的景象全部逃离现场,她们内心都
生怕稍有不慎,就会成为大鸦尾巴下一个目标;而剩下的男人,全都光着下身打
着手枪,如此刺激的活春宫,恐怕今后的不会出现了,他们全都想欣赏艾尔莎最
终会被玩弄得多悽惨。
「啊……我……啊…不会…嗯……屈……啊……」
「你的嘴巴真的很硬啊。嗯,如果我将红发从你的屁眼里一直伸延到嘴巴出
来,你还能说这种话吗?」
听到芙蕾雅的话,艾尔莎立刻用力挣扎。
「嗯……嗯嗯……不……不要……」
「哈哈哈,说笑而已,你竟然怕成这样啊。用红发把你整个身体贯穿虽然也
不错,不过太快把你玩坏可不好啊。而且,就算我不这样做,你已经快不行了吧。」
艾尔莎身处这个高潮地狱里,已经忘了自己高潮了多少次,她唯一感受到的,
就只有肉棒想要射精的渴望。
「求你……」
「嗯?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让我……啊…射精……嗯……又要去了……」
芙蕾雅知道艾尔莎已经到了极尽,说:「还不够,再诚恳地求我吧。」
「不……这样下去……啊……我会疯掉……求你……让我射精……芙蕾雅大
人……」
对於艾尔莎下贱的哀求,芙蕾雅还是不荒不忙的继续抽插着。
在短短一句话里,艾尔莎就高潮了两次,她已经无法再忍受这种刺激,快感
支配了她的身心。
「我是淫娃……啊……我是……大鸦尾巴的奴隶……嗯…我是只没有精液就
活不下去的母狗…芙蕾雅大人……求你……求你让我射精……」
「加斯。」
一声令下,加斯解除了空间魔法,从束缚中解脱下来的艾尔莎立刻将储存已
久的精液一次过射出,足足射到几米远,而艾尔莎也因为射精的冲击而昏迷过去
了。
目睹艾尔莎崩溃之后,在场的男人已经无法按捺了,这时芙蕾雅轻轻将艾尔
莎放到人群中央,说:「她都说自己是只没有精液活不下去的母狗了,你们还等
什么?」
芙蕾雅的话好像催化剂一样,大家对着已经失神的艾尔莎,没有一点怜悯之
心,在最近的男人率先将肉棒插入她的小穴,紧随其后,另一个人也插入她的屁
眼,有人用她的奶子乳交,她的嘴巴也很快被用上,头发、双手,艾尔莎身体能
用上的地方都被男人佔据,她完全沦为大家的玩物。
艾尔莎就这样毫不意识的被奸淫着,可是大家似乎都不愿意只有自己「享受」
这种快感。
「干,小穴完全夹不紧的!喂,醒来啊。」
插艾尔莎小穴的男人不满现状,於是抓起艾尔莎的肉棒套弄起来,她的肉棒
刚才被芙蕾雅注入大量春药,加上激烈地射精过后变得非常敏感,很快就被弄醒
过来。
「嗯……你……嗯…嗯嗯……」
艾尔莎醒过来,可是嘴巴被肉棒塞满,手脚也被完全控制着,眼前镇上的人
全都上来奸淫自己,她却一点也反抗不了。
「哈哈,被这样多人干也可以睡觉,才弄一弄肉棒就醒过来了,你很喜欢肉
棒被玩吗?小穴也因此夹得比刚才紧了。」
「嗯嗯……」
艾尔莎不断摇头,但男人们明显没有兴奋理会她。
「身体被改造得这么淫荡,连肉棒都长出来了,我看你以后都得在男人的胯
下生活了。来,喂你最爱的精液,都吞下去!」
这时,让艾尔莎口交的人射精了,他一滴不漏的射在艾尔莎的嘴里,当肉棒
拔出来的时候,一丝精液连系着男人的肉棒和艾尔莎的嘴巴,淫秽不堪。
嘴巴得到解放的艾尔莎没有否认男人的侮辱,只是不断的求饶:「啊……不
要……求你们……放开我……啊……不要再干我……不要弄我的肉棒……」
「肉棒被玩弄不是很爽吗?小穴都越夹越紧了,你是不想我停下来吧。」
说着,男人套弄肉棒的速度不减反快。
「啊……不行……这样……又要射精了……不要……」
「呵呵,这不就是你最爱的精液嘛,我会好好将它榨出来的,你就好好品嚐
一下自己精液的味道吧。」
说完,男人另一只手抱着艾尔莎的头往下压,这透过药物生成的肉棒是魔力
的结晶,大小因人而异,而艾尔莎的肉棒亦因此异常粗壮,勃起的时候足足有3
5公分长,当所当男人轻轻一压,她的嘴巴与肉棒就只有一公分之遥。
「来,将开嘴巴,把自己的精液喝掉。」
艾尔莎岂能让一般人这样凌辱自己,她紧闭着嘴巴,也坚持不让肉棒射精。
可是,男人们想要折磨艾尔莎的欲望远比她想像的强,正在插艾尔莎屁眼的
男人突然用力,每一下都将肉棒插到底,艾尔莎怎么也无法忍耐,最终也是叫出
声来。
后面的男人看准艾尔莎张开嘴巴的瞬间,从后用力一推,硬生生使艾尔莎含
着自己的肉棒,前面的男人见机不可失,套弄的手速一瞬间提升到最高。
「嗯……嗯……嗯嗯嗯……嗯嗯……」
「呵呵,这样才对嘛,难得肉棒长得这么大,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品嚐到自己
的肉棒啊,给我好好的吸,把自己的精液都吸出来!」
艾尔莎哭着摇头,可是她的身体却诚实地被击溃,精液又再次失控地射出,
这恐怕是艾尔莎人生最大的屈辱,她的精液就这样被灌进自己的嘴巴。
「啊哈哈,这下子真的是名符其实的自给自足唉。」
肉棒射出大量的精液,超出艾尔莎嘴巴的容量,有不少精液从她的嘴角漏出
来,而男人却不容许艾尔莎浪费任何一滴精液,他更用力的将她的头往下压。
「一滴都不能漏出来,全部给我吞下去!」
艾尔莎被自己的肉棒深喉,肉棒完全塞满了她的嘴巴,使她瞬间翻起白眼,
而大家也再看不见有精液漏出,因为精液已经直接射进艾尔莎的胃里。
「哈哈哈,她被自己的大肉棒深喉翻白眼了,看她真的一滴不漏将精液喝下
去啊!怎么样,自己的精液好不好喝?」
射完精之后,艾尔莎得到一阵子解脱,她不断咳嗽,想将精液吐出来,但一
切都无补於事。
「喂,不说话就再来一发啊?」
艾尔莎在这些人的淫威底下,无力以对,只好说:「好喝……」
「哈哈哈,那个艾尔莎竟然喝下自己的精液,还说自己的精液好喝啊,这真
是傑作啊。小淫娃,既然这样好喝就再来一发吧!」
「不……!」
说时迟那时快,艾尔莎又再次被迫含着自己的肉棒,就这样,艾尔莎不断被
玩弄到射精,精液一次又一次的灌进她的嘴里,最后大家索性用绳子绕过艾尔莎
的后颈,将她的头和大腿紧绑在一起,使得她的嘴巴离不开自己的肉棒。
「嗯……嗯嗯……」
艾尔莎在城镇的中央叫天不应叫地不闻,她的小穴和屁眼被灌入大家的精液,
嘴巴则不断被强迫喝下自己的精液,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要救她,
每一个人都只是想办法怎么进一步凌辱她,令她尝到更大的屈辱。
随着时间的过去,艾尔莎的「魔力」逐渐被榨乾,她的嘴巴已经因为长时间
被肉棒插入而痠软得合不起来,每次她被玩弄到射精时,她的精液都会从嘴里倒
流出来,在地上形成一个小小的精液池。
终於,经由露西喂给艾尔莎的药因为她魔力用尽而失效了,肉棒渐渐收缩然
后消失,艾尔莎的嘴巴终於得到解放。
然而,嘴巴得到自由的艾尔莎并没有向大家求绕……
「精液……给我精液……把大家的精液都给我……」
大家对艾尔莎的话都目瞪口呆,原来因为艾尔莎的肉棒被芙蕾雅改造过之后,
连射出的精液都含有春药的成份,就大家强迫艾尔莎喝下自己的精液的时候,就
好像一次又一次的将春药灌入她的体内一样,再加上小穴和屁眼都被无止境地抽
插,任艾尔莎再怎么坚强也敌不过身心的摧残。
「我要更多精液……求你们给我……你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的小穴和屁
眼都是大家的东西,你们爱怎样干都可以,请……请给我精液……」
大家虽然不知道艾尔莎的身体发生的异常,但这一切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
「既然妖精女王如此哀求,我们就好好成全她吧!」
***
因为伊万事前在玛格诺利亚镇上施展了大量的幻影魔法,所以妖精尾巴的成
员在事件结束前都对艾尔莎的遭遇一无所知,直至事件结束后,当大家赶到现场
时,已经失去艾尔莎和大鸦尾巴的踪影。
而这一次亦成为玛格诺利亚镇史上最有名的事件——「妖精女王堕落成精液
便器」,听说在最后,艾尔莎被整个城镇的男人们干过,小穴被空间魔法所束缚,
一边道谢,一边将男人们的精液通通纳入小穴里,即刻肚子已经涨得跟怀孕一样,
她还是紧抱着眼前的男人扭腰。
作为事件的终结,玛格诺利亚镇的男人由城镇中央一直到城镇边缘列队,艾
尔莎满肚子怀着他们的精液,跪在地上逐一为他们口交,然后离开城镇……
自此,露西和艾尔莎成了大鸦尾巴里的「淫娃姊妹花」,公会每次都只派她
们其中一个出去执行妓女工作,而另一个则留在公会里一直被轮奸。
伊万的目的不但是要征服露西和艾尔莎,而更重要的是令妖精尾巴的名誉扫
地,所以他每隔一段日子,就会把她们抛到某一个城镇上,让整个城镇的人把她
俩干到死,让她们的事蹟被广传开去。
就在这一刻,露西和艾尔莎也在大陆的某个地方被不断奸淫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