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为夫为魔王】(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
那领头的是个高瘦的中年男人,一进门就对着那妇人上上下下瞟个不停,对
阿易则直接无视,只见他咧嘴笑道:「哟,艾莉夫人,怎么,正哭着呢?别啊,
哭花了脸可就不好看了,哈哈哈……」身旁的几个随从也跟着嘿嘿地淫笑。
莎夏一见这群人就吓得瑟瑟缩缩,躲在了母亲身后,艾莉则抹了抹眼泪,起
身从怀里掏出一袋金币,朝着那个男人扔了过去,面色冷峻道:「别废话了,拿
上钱,赶紧离开。」
那男人撇了撇嘴,一边笑一边摊开袋子数了数,阴阳怪气地道:「哎呀,艾
莉夫人,钱数不对啊?」
艾莉愣了一愣,随即疑惑道:「不对?哪里不对,你仔细数清楚,足足四百
个金币啊。」
「是,这里面是四百金币没错,可是咱们老大昨天把这利息改了改,从今天
开始,每月您得付四百五十个金币作利息。」
「什么?你们…你们这群人…这简直是在明抢!」艾莉气得浑身发抖,怒声
指责道。
那男人嘿嘿笑道:「别这么说嘛,谁叫你男人欠了我们那么多钱呢?不过嘛,
我们也不想把事情做绝,这样吧……」说着就嘿嘿笑着凑了上来,舔了舔嘴唇,
「只要你肯陪我睡一晚,别说利息,欠的钱我直接给你免一千金币,一晚一千,
是不是很划算啊,哈哈……」
艾莉心中又气又苦,那张恬静的素面此时已经扭曲胀红,她抬手就要扇打那
个男人,却被对方轻松躲开,只能无力地愤恨道:「你…你…你无耻!」此时女
儿就在身后,自己却被人这样羞辱,艾莉真是连自尽的心都有了。
那中年男人却还是嬉皮笑脸地,艾莉的谩骂仿佛让他更兴奋了,伸手就要摸
一把艾莉的面庞,却被阿易给一把拦住。
「她总共欠你多少钱?」阿易冷冷地问道,身上隐隐散发出一阵寒气,自从
出了木里村,来到河罗郡城,他还从没这么发自心底地厌恶某人,然而此时看着
这几个卑鄙下流的无赖,他觉得自己有些控制不住,简直想要当场拔剑将他们一
一斩杀了!
那中年男人愣了愣,想要挣脱阿易的手却发现半分也挣不开,虽然有些紧张,
但他也算见过世面,冷静下来,不慌不忙道:「怎么?小子,想替人出头?先搞
清楚你自己的分量,这女人足足欠我们老大一万五千金币,你付得起么你?」
阿易甩开了他的手,随手从空间袋里拿出两个钱袋,扔给那中年男人,那十
足的分量把他给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随后阿易冷冷道:「这里一共两万金币,
以后你们不要再来骚扰她们母女俩,否则,我保证你们全都会死在我的剑下!」
说着,阿易拔出了破晓,精神力附着而上,剑芒一划,那青石地面上就嘶地一声,
被划出一条三尺多深的裂痕,只差几寸就能划到那中年男人的腿脚,吓得他一个
劲地往后缩。
这时,那几个无赖中有人眼尖,凑到那男人的耳边低声道:「大哥大哥,你
快看那小子腰上那块徽章!」
那男人惊魂未定,一边吁吁喘气一边看去,随后惊讶道:「奥金级骑士徽章?
你…你是骑士团的人?」其他几个随从一听,也都面露惊惶,骑士团才是这座郡
城里最大的势力,谁也惹不起,他们老大平时都是殷勤地给骑士团送礼交贡,根
本不敢得罪,此时一个奥金级骑士就在眼前,他们怎能不惊惧。
那男人在几个随从的搀扶下好不容易站了起来,然后对着艾莉有些不服气地
道:「算…算你有本事,找到这么个靠山,也罢,这帐…这帐两清了,弟兄们,
咱们走。」说着,就立马领着众人灰溜溜地离开了。
莎夏见阿易赶走了那些黑衣人,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抱紧阿易的大腿,满
面欣喜道:「阿易哥哥真厉害!一下就把那些坏人赶跑了,这些坏人…每个月都
要过来…欺负莎夏和妈妈…又凶又恶…莎夏好害怕……」
阿易一低头看见莎夏那满是泪痕的小脸,不禁一阵心疼,俯下身子一边抚摸
她的脸庞,一边安慰道:「莎夏别怕,以后他们再也不会来了,你尽管放心。」
莎夏听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瞬间放出欣喜的光芒,兴奋得搂住阿易的脖
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天真地笑道:「太好了!谢谢阿易哥哥!」
阿易此时忽然有些恍惚,被那些女仆,甚至被蕾娅亲的时候都没这么让他脸
红心跳,此时被这个小丫头一亲,只觉脸上烫得像被点燃似的,心脏都快跳到嗓
子眼了,可阿易也不好回吻一口,只能呆呆地看着莎夏那可爱的面庞傻笑。
艾莉在那儿愣了半天,面上却没有一丝喜悦,她紧咬着下唇,似乎不知道说
什么好,最后忽地跪倒在阿易面前,面色恳切地道:「阿易先生,谢谢您刚才替
我们解围,那笔钱…那笔钱我会慢慢还给您,还请您原谅,我知道,您想要那颗
凝魂石,但是很抱歉,我…我还是不能卖给您,对不起……」刚刚经历过那番屈
辱窘迫,被这位少年出手相助之后,艾莉的心里却仅仅只是稍微轻松了一些,她
知道,自己还是背负着高额的债务,只是这个少年应该不会像那些无赖一样敲骨
吸髓罢了。
阿易连忙将她扶起,有些悲戚地道:「我…我只是想帮助一下夫人您和莎夏
妹妹,并不是想让您欠我什么,而且…那颗凝魂石我实在是非常需要,不如这样
吧,您将凝魂石借我一个月,那两万金币就当做租借的费用,您看怎么样?」
艾莉的双眸亮了一下,随即又觉得不妥,满面歉意道:「如果只是租借一个
月,当然可以,只是…只是仅仅使用一个月,无论如何也不值得您花两万金币啊,
阿易先生,这…这叫我怎么能安心……」
阿易挥了挥手,微笑道:「没事的没事的,这块凝魂石对我来说用处非常大,
花两万金币我一点儿不觉得亏,艾莉夫人,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您也不要再推
辞了。」
此时,艾莉心中的大石才怦然落下,可是她还是良心不安,她知道阿易让她
占了天大的便宜,又为了让她安心而频频宽慰,心中更加感激且惭愧,不禁再次
跪了下来,对阿易千恩万谢,吓得阿易连忙搀扶,又费了半天口舌,好不容易才
让她不再提起报偿的事。
转眼就到黄昏,艾莉实在是心里不安,便请阿易留在家里一起用晚饭,聊表
谢意。
阿易没有推辞,但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他便提出想带莎夏出去逛逛,莎夏
当然乐意得很,而艾莉知道他的骑士身份以后,也对他更加放心,就让他带着莎
夏出门去了。
阿易牵着莎夏的小手,一路逛一路买,不管是衣裙、装饰、零食、玩具,只
要莎夏看上的,他全都一股脑地买了下来,莎夏还从没这么随心所欲地花过钱,
开心得一路抱着他亲个不停,弄得他像泡过龙血似的,越买越来劲,短短半个时
辰不到,大包小包弄得他都有些拿不下了。
回到她们家后,艾莉看着阿易卸下身上那堆成小山的各种东西,想到他又破
费不少,心里更加不好意思了,可是眼看自己女儿笑得高兴极了,一下子扑进了
阿易的怀里,像只小猫似的亲昵地磨蹭着,阿易也满面宠溺地轻轻抚摸她的小脑
袋,艾莉突然觉得心头一暖,甚至产生一种错觉,眼前的这个少年和自己女儿,
真就像一对亲密无间的兄妹。
艾莉又是满面歉意地连声道谢,还骂了莎夏两句,莎夏赶紧躲到了阿易身后,
像找到挡箭牌似的向阿易求救,阿易当然会护着她一些,连忙解释说这些东西都
是自己想要买来送给莎夏的,莎夏并没有索求什么,艾莉虽然不怎么信,却也只
好无奈地回到厨房忙活去了,莎夏见母亲不追究,马上就回复了活力,兴冲冲地
就要拉着阿易进屋一起玩儿刚买的小玩具,阿易当然乐意得很,他的童年孤苦饥
寒,自然从来没玩儿过什么玩具,一路上看见这些精巧有趣的小玩意儿,早就心
痒难耐了,便任由她拉着自己进了房间。
玩儿了一会儿,艾莉就端着餐盘走了进来,莎夏嬉笑着黏住了阿易,说是要
坐在他身边一起吃饭。
「莎夏,不能这么没礼貌,回你自己座位上去!」艾莉立刻严辞教训道。
阿易看着莎夏那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也只好对着艾莉微笑道:「没事的
艾莉夫人,就让莎夏和我坐在一起吧。」
艾莉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道:「阿易先生,你也不能这么惯着她,唉,算
了算了……」莎夏见母亲妥协,越发有恃无恐,在阿易身上欢乐地蹭来蹭去,吃
饭的时候也是主动给他夹菜乘汤,一边嬉戏一边吃,艾莉因为阿易首肯,也不好
再多说什么,就这么热热闹闹地吃完了这顿晚餐。
饭后收拾完餐具,艾莉给阿易倒了杯绿茶,然后十分抱歉地道:「阿易先生,
真是给您添麻烦了,莎夏这孩子,我平时太忙碌疏于管教,她又没什么朋友,所
以遇到您以后,难免有些缠人,还请您不要介意……」
阿易正在给莎夏试戴新买的簪花,此时一听,连忙微笑道:「不会不会,莎
夏妹妹很可爱,也很懂事,她之前和我逛街时,还想着要给夫人您买点儿东西呢,
您看,这就是她给您挑的一条项链。」说着就从旁边的一个小盒里取出一串珍珠
项链递给了艾莉。
艾莉接过一看,那上面足有三十多颗浑圆莹白的大珍珠,中间还有十多颗各
色小珍珠编成的连环扣,做工相当精致,她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珠宝首饰,
眼前都有些花了,心里也是一喜,可是转眼就又急又愧,连忙将项链推回,急切
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实在是不能收…这个死丫头,怎么什么都敢要,我今
天非得好好教训一下她不可!」说着就又扬手要打莎夏。
莎夏这回倒没那么怕了,直接作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钻进了阿易的怀里,
寻求庇护,阿易一边抚摸着她的小脑袋,一边将项链递回给艾莉,微笑道:「艾
莉夫人,您就收下吧,其实…其实我很喜欢莎夏这孩子,我想认她做妹妹,您看
怎么样?」
艾莉一愣,有些犹豫地问道:「这…阿易先生,请问您今年多大年纪了?」
「啊?我今年十八岁。」
「十八岁?十八岁就成了奥金级的骑士?」艾莉惊得合不拢嘴,骑士职业评
级是出了名的难如登天,很多人一辈子也成不了奥金级骑士,可这个少年十八岁
就做到了这一点,这实在是令人惊讶。
「呀,阿易哥哥比莎夏大了八岁呢。」莎夏抬起小脑袋,有些惊奇地望着阿
易。
「对啊,莎夏以后做我的妹妹好不好?也不用再叫我名字了,就直接叫我哥
哥吧。」阿易摸着她柔软的头发,宠溺地笑道。
「恩恩,好啊好啊,哥…哥哥……」莎夏有些害羞地叫了一声,然后就满面
欣喜地扑在阿易胸前磨蹭,似乎很是满足。
阿易只觉浑身上下都被这小丫头的甜软娇声给弄得酥麻不已,笑着回应一声
之后,又对艾莉问道:「可以么?艾莉夫人?」
艾莉点了点头,心里自然是一千个愿意,欣慰道:「恩,当…当然可以,莎
夏没了父亲,能有阿易先生这样的哥哥实在是她的幸运。」
阿易虽然猜到莎夏的父亲已经不在了,但一直没敢问,此时确认这个事实,
对这对母女俩不禁更加同情,道:「恩恩,那夫人您以后也直接叫我阿易好了,
这样没那么疏远。」
艾莉不好推辞,也只好微笑着点了点头,然而阿易却疑惑道:「艾莉夫人,
您是奥金级的药剂师,应该相当富裕才对,为什么会欠下这么大一笔钱呢?」
艾莉像被针刺了一下似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她并不打算隐瞒,便先对莎
夏道:「莎夏,你先去院子里玩一会儿吧,妈妈和你哥哥有话要谈。」莎夏虽然
有些不情愿,但阿易也开了口,她也只好拿着几样玩具去了屋外,而艾莉则长叹
一声,神色阴郁地诉说起来。「两年前,我丈夫迷上了赌博,当时我已经被评为
奥金级药剂师,他又是个商人,我们家境殷实,一开始我就没在意,觉得他输不
了几个钱…后来…后来他越赌越大,把自己的店铺和田产都给输光了,我生气极
了,严令他戒赌,后来有一段时间,他确实没再赌钱,可有一天,他突然说想要
再买店铺重开生意,我信了他的话,把我大部分的积蓄都给了他做本钱,谁知道
…谁知道他又拿去赌了,而且还输得一干二净,甚至还找赌场的人借了大笔的高
利贷,我当时真是快要气疯了……」说到这里,艾莉竟又忍不住红了双眼,气得
浑身都在微微发颤。
阿易也听得咬牙切齿,暗想,这样滥赌的父亲,没了他对莎夏来说反而是件
大好事。
「那…那个畜生,最后…竟然签了一份自己女儿的卖身契,又换了几百个金
币去赌,输光之后…输光之后还想在赌桌上耍诈,被赌场的人发现以后,被毒打
了一顿,没能挣扎着回来,死在了街上。」艾莉已经平静了下来,然而却更加悲
怆,「今天上门的几个人就是那个赌场负责逼债的,他们当天晚上就找到了我家
里,要带走莎夏…我…我拼了命才把莎夏留住,然后把房子、首饰、桌椅箱柜,
还有所有成品药剂都给变卖了,才勉强打发了他们,买下了我女儿的卖身契,可
…可还是欠了两万多金币,一直在陆陆续续连本带利地还,直到今天……」
阿易听完,忍不住咬牙道:「该死!这…太可恨了……」他是个孤儿,从小
就期盼着能有父亲母亲让自己依靠,可从没想过世界上还有这样卑劣至极的父亲,
这样的家伙简直不配为人,阿易稍微冷静了一下,随即又满心疑惑,「夫人,您
为什么不带莎夏离开河罗郡城呢?」
艾莉面色更加凄苦,抽泣道:「那家赌场花大价钱供奉着一位乌金级法师,
专门帮他们给欠了赌债的人下束灵咒,中了这种咒术以后,一旦离开郡城超过十
里就会剧痛难当,甚至爆体而死,以此防止欠债者远逃,当时…当时他们逼迫太
紧,我也只能就范,被下了束灵咒,难以离开,本来…本来我想着,如果一直无
法还债,等到莎夏再大一些,就让她独自离开这里,我找个清净地方自尽了事,
没想到…没想到能遇见阿易你……」说道此处,艾莉由衷地感到庆幸,在此之前,
她的生活一片黑暗,根本看不到希望所在,而现在,因为这个少年而一线天开。
阿易听了,不由得问道:「那今天您为什么不让那些人替您解除束灵咒呢?」
「他们哪有这个本事,要想解咒还得去他们的总会找那位乌金级法师,我不
愿意再见到那群恶人,不出郡城也没什么太要紧的,这个咒术就随它去吧。」艾
莉有些无奈地笑道,其实一想到将终身裹足于这座城里,她心里还是有些芥蒂。
阿易在心里暗问道:「主人,您能帮她解除这个什么束灵咒么?」
「哼,什么破咒术,别说小小一个乌金级,就算是法神下的咒术我都能解,
放松,让我来。」蓝葵傲气凛然地道,自从龙巢之行吸收了一整块龙魂晶石后,
她的实力恢复不少,现在底气十足,刚刚听了艾莉的悲惨境遇,她也大动恻隐之
心,瞬间掌控了阿易的身体,对艾莉道:「我老师怕我被法师暗算,曾经教了我
几个破禁的魔法,不如让我试试,看能不能帮夫人解除这束灵咒?」
艾莉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虽然她不太相信这个少年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奥
金级骑士,还能兼修魔法,但她还是决定尊重阿易,便有些羞涩地将领口轻轻袒
开,露出那圆润雪白的香肩,而她的左肩上,赫然存在着一个黑色的菱形符号,
很明显,那就是束灵咒的印记。
「阿易」迅速将精神力凝聚到指间,然后开始对着艾莉凌空画出一个复杂奇
异的法阵,口中念念有词,随着法阵的完善,他的吟唱速度也越来越快,最终,
「阿易」对着法阵中央只伸手一点,顿时光芒大放,晃得艾莉连忙闭眼,同时,
一团黑色的烟雾从她体内被渐渐剥离,然后消散殆尽,当艾莉再度睁开双眼,她
惊喜地发现,自己肩上的那块印记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这……」她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两年了,她一直活得像笼中之鸟,
现在,她身上的枷锁终于被全部卸下,两行清泪夺眶而出,她再次跪伏在阿易面
前,泣不成声道,「阿易…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的恩情…谢…谢谢
你…我实在是太……」
阿易赶紧将她扶起,此时蓝葵已经解除了控制,他又不知道怎么安慰艾莉才
好,很是局促不安,却一瞥眼看见了她裸露出来的半边香肩,真是雪白莹润,而
再往下看,她的上衣在刚才跪伏时又褪下了一些,阿易甚至能看到她左边的半个
乳球,顿时有些心跳加快,吞吞吐吐地道:「艾莉夫人,您不用这么客气的,对
…对了,您…您先穿好衣服吧……」
艾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此时衣衫不整,那张柔美的面庞瞬间泛上红晕,连忙
整理好上衣,十分不好意思地道:「对…对不起,阿易,我…我有些失礼了……」
阿易也有些尴尬地道:「没事…没事,艾莉夫人,束灵咒已经解除,现在您
可以安心了。」
艾莉点了点头,眼神里充满了感激之色,温柔道:「恩,这一切都多亏了阿
易你啊,你帮了我们母女这么多,这份大恩,我…我们母女俩都会永远铭记在心,
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报答你。」艾莉不禁暗想,自己还能用什么方式报答这个少
年呢?是等莎夏长大之后将她许配给阿易,还是……阿易笑了笑,随即想起了什
么,起身道:「艾莉夫人,时候也不早了,我也该走了,现在能把凝魂石交给我
么?」
艾莉毫不犹豫地取来了凝魂石,交给阿易,然后准备送他出门,忽然叮嘱道:
「对了,阿易,我因为怕莎夏难过,关于她父亲的所作所为我一句都没和她提过,
一直以来我都骗她说她父亲是得了急病而死,你记得……」
阿易不禁一阵黯然,连忙许诺道:「夫人放心,这些事我不会向莎夏透露半
点的,我也不希望她伤心……」他暗想,有个这样的父亲,真是不如不知情的好。
艾莉这才放心,两人出了屋子,莎夏就笑嘻嘻地迎了上来,可是一知道哥哥
要走,顿时泪眼汪汪地扯着阿易的衣角求他留下,看得阿易一阵心疼,和艾莉一
起哄了她半天,还答应说明天再来陪她玩儿,这才止住她的泪水,在她们母女俩
的目送下,径直往自己家而去。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