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隶孃】(13-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隶孃拾三
陈惠盛情很难推掉,我们也只能接受了,於是她便开着车,带我们先回饭店,
拿好行李办了退房,后就先把行李放进后车厢中,上了车就这样,陈惠带我们到
处逛,到处去吃,对我来说是回味,对织田奈来说是回忆,对武田尤娜来说,那
真的就是尝鲜了;至於爱拍照的织田奈;那自然是不会放过,这好机会,一直要
田中帮我们拍照,提东西,而我、织田奈、武田尤娜和陈惠,就像四个贵妇,一
样只管吃,只管玩,其他的就,田中或是麻烦田中先生了,而他这唯一的男士,
也相当和善地,当着我们骑士的角色,陪我们到处逛,到处玩,当我解了相思愁
后,我们还是要飞回日本,展开下一波的努力旅程,於是在机场,陈惠说到。
「好好拚出一番成绩出来,我相当你,我看好你。」
我点了点头说道。
「别让笑你的人,笑太久,别让爱你的人,等太久。」
陈惠说到。
「这才是我的好妹子,就知道你冰雪聪明,加油。」
我说到。
「那我走了。」
陈惠说到。
「一路珍重。」
说完我、织田奈、田中和武田尤娜,一起走向出境关卡,坐上飞机系好安全
带后,武田尤娜说到。
「台湾真是好地方,怪不得能养出,你这么美的美人来。」
我说到。
「谢谢,这次太沖忙了,它的美,你还没全见到呢。」
织田奈说到。
「日本的美,你也没全看完啊。」
我们全笑了,我看着窗外,心中暗说到。
「再见,我的爱,又要再次,跟你说掰掰了。」
织田奈说到。
「别太伤心,会回来的,喔衣锦荣归!」
我说到。
「谢谢奈姊。」
织田奈说到。
「等你真拿到,好成绩后,再来谢吧。」
我笑了笑,在看一眼我爱的土地一眼后,便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睡去,过了
好一会后,武田尤娜将我唤醒「苍柔,到关西机场了。」
我恩了一下,张开眼深了个懒腰后,看了看果真到了,在飞机停好后,我们
纷纷出了飞机,开始办理入境手续,当来到航空大厦,拿了行李后,武田尤娜便
说到。
「感谢你们,让我跟去台湾学习,很棒的经验,谢谢。」
织田奈说到。
「这算是感谢你,过去时间一直照顾苍柔阿。」
武田尤娜说到。
「没有,苍柔也很照顾我。」
我们都笑了笑,武田尤娜说到。
「再次恭喜你,苍柔,以后我们便是一家人了,有任何需要,随时欢迎打电
话给我。」
我说到。
「好的,也谢谢您,过去以来的照顾。」
武田尤娜说到。
「那我就先走了喔,掰掰。」
互道再见后,武田尤娜便离开了,织田奈说到。
「我们也走吧。」
我恩了一声,便跟在后面离开了航空大厦,田中去开车,我和织田奈再一边
等着,我说到。
「奈姊,我想问一下,职员和会员,有甚么不同呢?」
织田奈笑了一下说到。
「很简单啊,我反问你一下,你明天的行程是甚么?」
我想了一下后,摇头,织田奈说到。
「明天是周五,若是你还是,见习社长的话呢?」
我说到。
「喔早上会是和总部主管会报,中午参加,大阪高阶会员的餐会。」
织田奈说到。
「为什么,你会知道,要这么做呢?」
我说到。
「公司规定的啊。」
织田奈拍了一下手说到。
「这就是答案了,职员是别人,帮你安排好行程,而会员则是,你自己安排
行程,算是自己管理时间,对!别跟我打哈拉,说柳明帮你排,他不在你身边;
由於你还算初心者,所以我会先在你身边,带你,等你拥有自己的团队后,再让
你慢慢试着自己飞,目前你就先当自己,是见习会员吧,用一样学习的心,喔!
更谦卑学习的心,学习,看到武田尤娜的表现了吧?」
我点了点头,田中将车子开了过来,下车帮我们把行李,扛上后车厢,我们
上了车之后,便离开了关西机场,回到家里后,织田奈说到。
「先回房休息,睡觉吧,明早你将会,开始很忙了。」
我说到。
「一切麻烦,奈姊了。」
织田奈对我微笑;就这样我走回了房间,脱去衣物后,躺上床垫,闭上眼想
着「我现在是会员了,但怎么又有点,像是失业了呢?但想想遇到过的会员,陈
惠、织田奈、武田,都很快乐,一点都不像是没工作的样子,而且都很忙碌,要
不是因为我,她们或许更忙碌吧,算了像奈姊说的,把自己当见习会员,乖乖听
奈姊的话就好。」
想完我便睡去。
次日晨,我坐了起来,伸伸懒腰后,先穿上厚实手套和护膝,爬出房间,看
到奈姊已经在庭院中练习剑术了,她见到我,对我点了个头,我乖乖的爬向客厅,
而她挥砍几下后,收起刀来,也走了进来我说到。
「早安。」
织田奈说到。
「早。」
走过来后说到。
「起来。」
我乖乖的站了起来,织田奈帮我把绳子解开后说到。
「回房洗澡之后,记住!直接穿内衣裤衣服,今天我先带你去公司,办加入
后,还要带你去买几件衣服,你这懒女人,衣橱中就那一千零三件衣服,能看吗?
不行,要带你去多买几件,才好见人。」
我疑惑,但还是说到。
「是。」
织田奈,开心地摸摸我,后拍了我屁股说到。
「去吧。」
说完她走回庭院,我则跪趴爬回我的房间,脱去厚实手套和护膝后,进到浴
室洗澡做保养出来,拿起营养品和药物一起吞了下去,直接穿上内衣裤,打开衣
柜说到。
「谁说得,不还有一套洋装吗。」
我拿出洋装,穿上后走了出来,织田奈已经练好,再厨房了,我走了过去,
喝着织田奈泡好的营养餐,之后织田奈说到。
「走吧,仙杜雷拉,我们先去办理加入,之后再去帮你,买几件像样的衣服。」
我笑了一下后,便跟着出门,坐上车后,田中开车带我们来到,西日本分社
体验馆,下了车后我颇为感触良多,前几天我还是这里的见习社长,今天成了要
和他们合作的事业夥伴,世事无常真的一点都不假,我和织田奈走了进去,一个
年轻小夥子走了过来,相当有礼貌的说到。
「奈姊。」
织田奈说到。
「喔,是佐佐木啊!早啊。」
那人叫佐佐木灰实,是织田奈的夥伴,现在在电视台当执行制作,织田奈从
柜台拿了申请书后,便带着我和佐佐木,一同走去餐饮部,佐佐木说到。
「两位想喝点甚么?」
我不好意思,织田奈到很,不客气说到。
「一杯香草奶茶,一杯针叶樱桃,对吧?苍柔前见习社长。」
我火红着脸,因为我每次点,都点一样的,所以可能已经变成,大家都知道
的事了,佐佐木说到。
「好的,请稍等。」
等佐佐木离开后,织田奈说到。
「这小子一定有事要求我,才会这样,不喝白不喝,来我教你,填写国际推
荐的表单。」
说完织田奈便开始教我,怎样填写,当填写完毕后,佐佐木也端了,三杯饮
料回来,喔忘了说,田中待在车上,因为织田奈说「就申请一下而已,不会用太
久的,你就不用下车了。」
所以让田中,待车里没下来填好表单后,织田奈说到。
「我去办申请,佐佐木警告你,别乱来,她可是名花有主了。」
佐佐木抬起双手说到。
「是,奈女王。」
说完织田奈便离开了,佐佐木到很守规矩,只是对我递了张名片说到。
「请多多指教。」
我接过来说到。
「谢谢。」
之后看了一下,没一会织田奈,便回来了说到。
「办妥了。」
织田奈坐了下来说到。
「说吧,甚么事?」
佐佐木说到。
「谢谢,是这样的,节目组听说了,白前见习社长的事情,觉得很有兴趣,
想做个专访,不知道方不方便?」
织田奈说到。
「这个吗…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答应,但我有前提。」
佐佐木说到。
「您说。」
织田奈说到。
「一在我家里;
二我也要被接受访问。「
佐佐木说到。
「真的吗?那可是求之不得的事啊。」
织田奈说到。
「别开心,那只限客厅,接受专访。」
佐佐木说到。
「那是当然的,我看看,您稍等一下。」
说完便拿出手机,滑了滑后,打了一通电话说到。
「周六,明天下午五点,方便吗?」
织田奈点了点头,佐佐木和对方,确定下来,挂上电话说到。
「太感谢,奈姊了。」
织田奈说到。
「这是看你面子的。」
佐佐木说到。
「是是,太感激了,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先走一步。」
说完他站起来,鞠躬后便离开了;织田奈说到。
「太好了,你要上电视了,这么一来就会,带动你的知名度。」
我的心是狂跳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织田奈说到。
「慢慢来,会习惯的,走吧,去买衣服吧。」
说完便带着我离开了,上了车后,车子便驶向一家,相当有名的百货大楼,
地下室停好车后,我们下了车,田中也下车,毕竟他接下来的任务,相当重要,
不能缺少他,我们一同坐上电梯,当我们走出电梯后,我们开始精挑细选,洋装、
上衣、长裙、帽子、女鞋等,都挑了好几件,不断的试穿,换再试穿,还去逛了
文具部,挑选笔记本等,东西,所有的战利品,当然都归田中,帮我们拿;我们
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提东西的大事,怎能让我们来做呢!是吧,织田奈
也很体贴,帮他买了杯果汁,喔是三杯,我们一人一杯,只是田中没手了,所以
织田奈帮他先拿,不时递给他喝,打情骂俏的动作,让我有些羨慕,也有些失落,
但没办法,只能先吞下来,买完后我们便坐车回家了。
回到家,田中帮我把东西,都堆放到我房间里,之后织田奈和我,把衣物都
挂好后,她回房拿了一本笔记本,来跟我讨论起营养品的观念,之后她说到。
「果然是明看重的,很不错,能把那本营养学书,看得这么通透,这样我就
放心了,只要你小有成就,我就引荐你去考公司的营养师认证,如此一来你的话,
就更有说服力,对你就更无往不利了。」
我说到。
「谢谢奈姊。」
织田奈拿出手机,波弄了一下,看了看后拨打了一通电话,之后说到。
「你先休息,晚上带你去认识一些人。」
说完便离开了。
我连回应都没机会,便看着她带着笔记本,离开了,我爬向书桌,跪坐在那,
看着照片「主人,你那边,还好吗?」
空荡的房间中,没有回音,我站了起来,脱去衣物,躺在床垫上,小咪了一
下,到了日落,织田奈敲了敲房门,我坐了起来,换上衣物后,和织田奈一同出
门,坐上车后,车子开了好一会,来到一间高雅的餐厅门口,织田奈说到。
「到了,下车吧。」
我们下了车后,走了进去,一位服务生走了过来说到。
「这边请,织田小姐。」
织田奈点了个头,服务生带我们通过一长廊,来到一间包厢前,服务生拉开
拉门说到。
「织田小姐到了。」
说完我听到里面,站起来的声音,织田奈、我和田中走进去,我见到全是熟
面孔,他们见到我,全都表现出惊讶、无比开心与喜悦的神情,那股祥和与快乐
的气场是装的出来的,我们走到里面,织田奈坐在正位,我坐她旁边,大家坐了
下来,织田奈说到。
「在坐的,都跟苍柔有过接触了,但因为有事要说,所以我还是把苍柔带过
来,跟各位认识一下。」
我站了起来说到。
「我叫白苍柔,请多多指教。」
全场八名成员,热烈拍手欢迎之后,织田奈说到。
「在场的八位菁英,中村和齐藤住大阪的,山口和中岛住京都,近藤和山崎
住姬路,森住神户,长谷川住四国,相信你们都见过了。」
我说到。
「是的在高阶会员餐会上,都见过,他们都很照顾我。」
所有人都笑了笑,森之睦说到。
「当然要照顾啊,从没见过一位见习社长,比会员还认真,听写我们说话,
还记得有一次,她记笔记到,她前面那盘神户牛肉,都快凉掉了,还没动筷子,
我们只好劝她先吃再写。」
全场都笑了出来,之后服务生上餐点,织田奈说到。
「各位开动。」
於是我们开始,吃了起来,不一会后,中村慧香说到。
「老师,关於白小姐的会员申请,公司没有再多说甚么吧?」
织田奈说到。
「那要看谁出马啊。」
全场又笑了出来,织田奈向我使了个眼色,我知道便从包包中,把台湾会员
卡拿了出来,织田奈则拿出我在日本的会员卡说到。
「从今天起白苍柔,便是我所推荐的会员,你们可要好好照顾他喔!」
全场异口同声说到。
「恭喜,一定会的。」
我站起来,鞠躬说到。
「感谢各位。」
之后坐了下来,织田奈说到。
「各位记一下……」
话说完,全场的人动作一致,拿出笔记本,织田奈说到。
「三月二十八,在大阪体育场,有一场梦想起飞的会议,德川皇冠大使,是
最后演讲来宾,票数有限,要赶快把人数,报给田中。」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织田奈接着说。
「还有,白苍柔将要接受电视台专访,喔有一场我也会一同接受专访,可以
宣传一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敢追求梦想,那梦想必定实现;
另外,我希望你们回去,能排一下,让苍柔去各教室分享一下,他用营养品
的经验。「
织田奈才刚说完,全场的人用,充满感激的眼神,看向织田奈,她对我说到。
「如何,愿意分享吗?」
我说到。
「小妹求之不得。」
山口秀说到。
「那就按苍柔姊,先前的行程吧,周一四国、周二姬路、周三神户、周四京
都、周五大阪,各位看如何呢?」
好在,我知道称呼姊,是团队中对女性的礼貌和尊重,并非我真比对方还老,
在场的人想了想,后都表示没问题,可以接受,织田奈说到。
「那就先谢谢,各位领导人了,喔还有,她愿意分享,也希望日后她的夥伴
……」
织田奈没说下去,全场所有人便主动异口同声说到。
「一定用心照顾。」
我感动的站起来,鞠躬说到。
「感谢各位。」
全场的人,再次异口同声说到。
「我们是一家人。」
此时家的定义,再次让我有了,不一样的定义;但只是定义,餐会结束后,
所有人都过来和我握手,女的直接拥抱我,男的因为知道,我名花有主了,所以
还是握手即可,走出了餐厅后,坐上车,织田奈说到。
「上台分享,是为了练你的胆识,还有增加你的曝光度、知名度,这对你都
是很好的事。」
我说到。
「是。」
回到家后,我先回房间里,脱去衣物后,穿上厚实手套和护膝,爬了出来到
了客厅,织田奈捆绑我,说到。
「好好休息,专心准备,明天的专访。」
我说到。
「是。」
之后爬回房间里,再次将那本营养学的书,拿了出来看;今晚柳明又没有上
网…算了,我躺在床垫上,翻看着书,眼泪…早不管了,就任它放肆吧。
终於来到周六的下午四点三十分,门铃响起,进来的是一位年轻女子和几位
电台工作人员,田中将她们引到客厅,熟练了工作人员,开始架起摄影机,我、
织田奈和那名年轻女子,坐在一旁沙发上,女子说到。
「两位好,我是关西地方电视台,青木雅子,感谢两位愿意,接受我的专访,
这是等一下会问到的问题,请两位先过目一下,觉得有那里不适当的,可以划掉,
我就跳过去,免得尴尬。」
我和织田奈,接过文件后,看了一下是一样内容,只是题目前面,标记是问
我或是问织田奈,我看了看后,将问家庭状况的题目划掉说到。
「这没甚么好说。」
青木雅子没多大反应,只是点了点头,看完后我们两,都把文件还给青木雅
子,接着几位工作人员,过来帮我们装了无线麦克风,我特别将那管子拉长点,
让那棉球,更靠近我的嘴,我说到。
「这样可以吗?」
一名再看小银幕的工作人员对我,比出了大拇指,我点了一下头,织田奈笑
了一下之后,我、织田奈和青木雅子,坐了下来,在工作人员读秒后,开始;青
木雅子说到。
「感谢白苍柔小姐与织田奈小姐,接受专访。」
我和织田奈,都微笑以对,青木雅子说到。
「根据资料显示,白小姐是去年刚完全,变性成功的,是吗?」
我说到。
「是的。」
青木雅子说到。
「那是从甚么时候,知道自己这样呢?」
我说到。
「其实我很小就感觉自己很奇特,但那时对性别没多大感觉,大人说啥,就
是啥,要我穿甚么,就穿甚么,可以说相当听命乖巧,由於一向独行侠的风格,
所以感觉还没那么强烈不适应,只是很怪就是。」
青木雅子说到。
「哪你…那时一直都没有,很想交女朋友吗?」
我说到。
「没有,我连普通朋友都很少,直到我大学时,我发觉到我和女孩子,没有
特别感觉,反到是所谓的男性死党,还满有感觉的,甚至还暗恋其中一个,但一
直没说就是。」
青木雅子说到。
「问您一个不礼貌的问题,那时的你,有怀疑过自己是同志吗?」
这题是突然蹦出来的问题,这使的织田奈有些不舒服,我伸手按了一下织田
奈,我说到。
「有过,毕竟我是先接触同志圈,但后来深入了解后,我发觉我不是,对,
我不否认外表,会被人直接规划到那一圈中,但我真的觉得不是,这样说好了,
所谓同志,是自己认知并接受,自己身心灵是统一性别,只是在性对象上和伴侣
上,选择的是跟自己一样的性别的,这叫同志;但我不是,因为我对我当时外表,
所属的性别,是排斥的,所以我如何算是呢?」
织田奈问到
「那时的胸部…就很大了吗?」
青木雅子点了一下头,我苦笑一下说到。
「是的,那时有满多人,都笑说我生日礼物,乾脆送我女用内衣好了,还要
我站在比较贫乳的女孩子,旁边要我挺胸。」
我此话一出,两女都异口同声说到。
「好坏喔。」
我苦笑了一下,青木雅子说到。
「哪你算是,易性症了喔。」
我说到。
「感觉自己的异常,为此我自己不断去找资料,甚至去跟学校心理系教授,
做了三年的心理谘商,把我心里一堆问题全一股脑地,挖了出来;就如同把一间
久未整理的书库,一股脑地把书全搬出去,在慢慢的一本一本分门别类地,放回
去后,我开始有了空间,可以跟自己内心对话,那时我讶异到,自己有个女性灵
魂的存在,慢慢了解,接受她后,我发觉我找回了自我,不在像以前是个卫星,
就是永远围绕在别人转,没有自我,原来我是女的,这点让我很惊讶,但也觉得
合理。」
说到。这,我弯腰掀起我的下摆,青木雅子惊讶地说到。
「好白喔!」
我苦笑了一下说到。
「谢谢,我想表示的是,我没有腿毛。」
这句话连,织田奈都吓一跳的说到。
「从来没有吗?」
我说到。
「是的,从来都没有,所以我从小,最怕的就是穿短裤,我几乎不敢穿短裤,
让别人看到我的异常。」
说着我把下摆放下,再次坐好,青木雅子说到。
「那会不会是,贺尔蒙天生异常呢?」
我苦笑了一下说到。
「不是,我那时的脸,十个见过,九个半直接说,我是男的,另半个是盲人
朋友。」
青木雅子说到。
「天啊。」
织田奈说到。
「你是生来,欺负女性的。」
青木雅子说到。
「所以,你的脸……」
我说到。
「整形过的,但还是多亏了,日后的保养,才能一直维持这样的容貌。」
青木雅子点了点头说到。
「那你在知道,自己灵魂后,穿上女装,感觉如何呢?」
我说到。
「恩很多人的答案,会是很兴奋,但可惜我不是,我永远记得,我穿上内衣
内裤时我的感觉,这才是我真正该穿的,我就应该是这样穿才对。」
青木雅子和织田奈异口同声说到。
「真的是女人。」
青木雅子说到。
「那你之后,就一直穿女装吗?」
我说到。
「不是,喔先说一下,不是我不想穿,而是我不能穿,因为那时我跟家里闹
翻,自己搬出去住,为了生活,我不能不工作养活自己,但我虽然灵魂是女性,
但我外表是男的,所以我为了顺利得到工作,不能不带着面具,穿男装面试上班,
因为我没办法在面试官面前,把我灵魂拿出来,跟他说,你看我是女的喔,那肯
定被送去精神病医院。」
青木雅子和织田奈都笑了,青木雅子说到。
「那你是何时,想要进行变性手术呢?」
我说到。
「接受女性灵魂后,开始我就计画,并找寻相关资料。」
青木雅子说到。
「那这么说,你很早就知道,会有其风险了喔?」
我说到。
「没错,毕竟是逆天的手术,风险自然是存在的。」
青木雅子说到。
「但就算如此,你还是坚决要动手术?」
我说到。
「为了统一身心灵,这点冒险是必要的。」
青木雅子说到。
「真勇敢。」
我说到。
「我很胆小的,我也很怕死,但为了要达成心愿,我没得选择,好在我认识
了我命中的贵人。」
青木雅子看了看织田奈,她笑了笑摇头,我说到。
「是我最爱的人,他鼓励我,并介绍我用福祥生技的营养品,先强化我的身
体机制之后,动了手术之后,更是教导我,怎样用营养品来保养我的身体,使我
术后相当顺利、快速回复,甚至於我复原情况,还被医生吓到。」
织田奈说到。
「这点,我也有过。」
青木雅子说到。
「喔,听说您是,患了卵巢癌是吗?」
织田奈说到。
「是的,我是患了卵巢癌,之后把子宫和卵巢都切除掉,也是透过福祥生技
的营养品,回复身体,那时医生也是,吓到我的复原能力。」
青木雅子说到。
「那也就是说,两位都是经历过,把相当重要部分,去除掉的经验。」
我和织田奈都点了点头,我说到。
「所以我会觉得,面对这样大手术,不需要害怕,只要用对营养品,你的身
体机制就会给你最棒的回报,这叫做身体的自癒力,就如同一个工厂,你只要给
它充足优良的原料,那它就能给你满意的成品,但要是你不愿意给它充足的原料,
却要它变出好结果,那是不可能的,就拿我的手术来说,要是没有优质营养品,
当后盾,我相信我的风险,就相当高,毕竟我是把生产重要激素的机器,给提早
拆掉,还强制强化另一组激素,如此一来,没有营养品的补充和帮助,那寿命自
然会减少。」
青木雅子说到。
「那我很好奇地,想问一件事,那就是,你的胸部。」
我说。过「没有,我到目前都还没,做过隆乳手术。」
织田奈说到。
「你还做啊!你都有G了,你是想气疯,多少女性才开心啊!」
我说到。
「不能怪我啊,你想想天生拥有,能制造事业线的机器,摆在那边,你却不
用优质的原料,让它做出傲人双峰,亮丽外表,然后来怪那些,有美丽事业线的,
说她们为何这样,让人妒忌,这不是很怪吗?」
青木雅子说到。
「您的意思是说,每个女性,都有可能做到。」
我说到。
「不是你想不想,而是你要不要,若你真心想要,那就能做到;圣经有说,
凡你敲门祂必为你开门;但前提是你得去敲门啊。」
青木雅子点了点头说到。
「那你现在下一个目标,是甚么呢?」
我说到。
「将我的经验,不断分享给每个,渴望实现梦想的人,甚至是像我过去身体
与灵魂不一样性别的人,更希望他们能走出来,我可以,他们肯定也可以,福祥
生技不单单可以给他们健康,更能让他们,活的更开心、灿烂,并不一定非要活
在,阴暗的角落,甚至像我过去那样,带着自己厌恶的身分,过日子。」
青木雅子说到。
「你之前…是多厌恶自己的外表,性别呢?」
我说到。
「我不照镜子,因为我知道,我肯定会把它砸烂。」
青木雅子翘了一下眉毛后说到。
「那最后,你有甚么想说的吗?」
我说到。
「三月二十八在大阪体育场,有一场梦想起飞的活动,我很期待各位,能拨
空参加,去听听,去看看去了解,或许这将是一场,改变你未来的演讲。」
织田奈补充到
「晚上七点开始。」
青木雅子说到。
「今天真的谢谢您,接受採访,祝您永远美丽,事业永昌。」
说完站了起来,我也站了起来和她握手说到。
「谢谢,我也很开心,能接受访问。」
织田奈也站了起来,和青木雅子握手,工作人员一个手势后,工作人员便上
前来帮我们拆掉无线麦克风,我们说到。
「谢谢,辛苦了。」
隶孃拾肆
我们走到一边,让工作人员去忙着收拾现场,这时田中走过来,递了葡萄汁
给我们,接过后我们打开来喝,青木雅子说到。
「那我可以跟你,请教怎样吃吗?」
我说到。
「可以啊。」
织田奈马上说到。
「你加入会员,会学到更多,像是营养和保养。」
我点了点头,青木雅子说到。
「恩好啊,那明天怎样?明天我刚好休假。」
织田奈说到。
「几点方便呢?」
青木雅子说到。
「下午三点如何?」
织田奈说到。
「好我把公司体验馆地址,给你到时,我和苍柔都会过去。」
青木雅子说到。
「好的,那到时就麻烦白小姐了。」
我说到。
「叫我苍柔,就可以了,青木小姐。」
青木雅子很开心地说到。
「好的苍柔,那就拜託你了,那先这样了,喔对了,节目会在下礼拜四,晚
上九点雅子有约中,拨放那我先走了,掰掰。」
我和织田奈,异口同声说到。
「掰掰。」
就这样我们一起送走了,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和青木雅子,当他们都走了之后,
织田奈说到。
「学到了吗?抓住对方感到好奇的点,你就很有机会,推荐成功。」
我说到。
「你是怎样知道,她对我身材,有极度好奇呢?」
织田奈说到。
「光你那双峰和你身分,是女的都会好奇,加上你又犯规的亮美腿,你不知
道她眼睛张的比铜铃还大,我会不知道,小姐我的徽章可不是拿假的。」
我说到。
「是。」
织田奈说到。
「还有千万记住,对方没入会,千万别透漏太多,你怎么吃的,一来怕他用
别的营养品,没效果怪你,二来奖金被别人赚走,毕竟有时候,自私点对自己,
有好无坏,就算他只是想自用,不想经营,也是一样,毕竟这是你的一张牌,要
打就要打在,最有利的地方懂吗?」
我说到。
「是的奈姊。」
织田奈说到。
「回你房间,把笔记本拿过来,我在餐厅等你。」
我说到。

说完我照做,将笔记本和笔,带到餐厅,织田奈站在柜子前说道。
「我在示范一次营养餐,你记下顺序与份量,之后就照这样,传给你夥伴,
无论是要自用或经营的,明白吗?」
我说到。
「是。」
接着织田奈开始,一步一步的说明和动作,我完整的抄录在笔记本中,分量
和柳明教我的是一样的,怪不得口感和柳明沖泡给我的,完全一样,织田奈说到。
「因为这配方,是陈惠教我们的。」
我惊讶的说道。
「惠姊也教过主人?」
织田奈说到。
「严格来说,是教我,正好柳明在场,他便一并学起来。」
我喔了一声,织田奈说到。
「记住,这是最基本,也是最关键的打底,相信你很清楚,蛋白质的摄取,
关乎一切成败,没有这基本强化,其她的营养品,都无法做到尽善尽美。」
我说到。
「因为身体的吸收力,不改善,再多营养品,也吸收不完全。」
织田奈说到。
「聪明的母狗,对了!你在各教室分享,将重点摆在术后的回覆,与你的感
觉就如刚刚专访,那样说就好,其他的不需要说,配方交由领导人,她们自己决
定何时说。」
我说到。
「是。」
我很清楚,配方就如同压箱宝般,非必要不能轻易使用,要用就要在关键时,
才能使用,这样效果才能彰显出来,接着织田奈拿出麻绳,此时的我,早在回房
间拿笔记本时,便自动脱了精光,一丝不挂的来到厨房,因为我知道,将会发生
的事,喔更明确点,是我渴望将会发生的事,织田奈用麻绳将我捆绑起来,那股
满足感,天啊!真的让我兴奋、狂喜不以;早在很久前,我还没有正式,接触捆
绑时我单看影片,就警告过自己,千万不能碰触它,否则将会一发不可收拾,但
没想到如今,果真应验了,我离不开这种,缠绕在身上的感觉,我承认绝大部分
的因素,是因为柳明,喜爱这样的我,再加上他不在我身边,所以我藉此得到满
足与幻想他就在我身边,我的思绪,再一次回到饭店的那一晚,柳明掀开我上衣
看到龟甲缚,在我身上时的眼神,感动、兴奋、喜悦和狂喜,那是我从没见过,
最耀眼、最帅的,让人癡迷的眼神,足以了,就算他现在,在某一张床上,满足
另一个女人,我也不在意,因为我知道,怎样才真正能让他,喜悦、狂喜,能让
他最开心的佔有我,这比其他的流言绯语,都还来的重要;织田奈将我思绪,唤
了回来说到。
「乖乖,回你房间睡觉,明天你还有很多事要忙。」
我说到。
「是。」
织田奈扯动我身上的麻绳,让束缚乳房的绳子,更加紧缩,这让我哀号了出
来,并背靠向她,织田奈在我,耳边低语「我没有要谴责,你的意思,相反的,
我相当高兴,你会有这样的认知,继续保持下去,母狗。」
说完她往我屁屁,拍打了下去,我呻吟了一下后说到。
「旺。」
接着织田奈放开了,我拿着笔记本,走回了房间,当我跪在电脑前,打开系
统正要开启书写软体时,赫然发现,视讯档多了几个新的档案,是皇冠及皇冠大
使的演讲纪录档,我看了一下寄信者,是柳明!是他帮我收集,寄给我的,我的
心在一次温暖了起来,我打开来看仔细,聆听并记了笔记,结束后,我收起笔记
来到餐桌边整理,这是我的一个,自觉的坏习惯,第一次我是率性的记录着,当
结束后我才会静下心来,重新整理,而成为我真正,複习和不断熟读的笔记,当
整理好后,我走到床垫上躺下入睡。
次日在用过营养餐后,因为中午有行程,所以游戏室的调教,暂停我在我房
间中看着另一则皇冠大使的演讲,看到十一点半我关掉电脑,站起身来,穿上衣
物,遮掩住我那火红色的龟甲缚,穿上长裙后,走了出去,来到餐厅织田奈,已
经坐在那边她说到。
「中餐的营养餐,你做一遍我看。」
我愣了一下,但还是乖乖地照做,我走到柜子边,拿出瓶子,开始着手做,
织田奈边看边点头,完成后她说到。
「恩很棒,就是这样。」
我说到。
「谢谢。」
之后我们愉快地喝着营养餐,完毕后便一同出门去了,坐上车后,我们出发
前往西日本分社体验馆,到了之后,织田奈、我还有田中,都一同下车,原来今
天田中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我们走进了体验馆后,织田奈去拿了申请书,交给我
并说「跟我来。」
接着我便和她还有田中,一起进入位在旁边的卖场,那边如同超市一般,只
是唯一不一样的,是卖的商品,全都是福祥生技的产品,没有别的,田中去拉了
一台手推车过来,织田奈拿出一本笔记本,接着她就彷彿,指挥官般的指挥着田
中,拿甚么营养品,拿几分,田中相当合作,没有怨言,没有犹豫,听着命令行
事,我呢?抱歉,没有惊讶的闲情雅致,我很仔系地听着,织田奈说的名称,然
后看着田中,从哪一个架上取下商品,是得我在暗记产品的位置,我很相信这是
身为会员或甚至领导者,该知道的事,毕竟下回带夥伴来,居然不知道要买的东
西,在哪里,那真的有点逊色,当田中将第二辆手推车,塞满后,织田奈才说
「好就先这样,结帐吧。」
说完田中推着车,到收银台,在工作人员帮忙下,还有织田奈,最后确认下
结完帐,织田奈说到。
「田中,先把东西带去车上,按这上面记录的分好,我和苍柔等青木小姐。」
田中说
「是。」
说完我看着那,大包小包的,有点等等…,有两名工作人员,主动帮田中提
拿,那些货品一同前往车子,不馈是日本,服务就是没话说,过一会后,青木雅
子来了,她今天穿着相当轻便、休闲,来到后亲切的和我们打招呼,接着我们一
同走到餐饮区,坐下来后,织田奈拿出了申请书,我在一旁记着,织田奈教导青
木雅子填写资料,填写好后,我们便一起离开了,餐饮区在获得会员卡后,我们
走进了刚刚的卖场中,正所谓现学现卖,我一边回忆刚刚,田中的动作与位置,
一边拿起营养品,跟青木雅子说这个怎样吃,那个怎样泡,青木雅子频频点头,
当拿好后,我看了一下织田奈,她对我点了点头,我们便去结帐,青木雅子也很
大方地直接付现,没二话买下,那些营养品,接着我们回到餐饮区,我开始跟青
木雅子说到。营养餐的配方,与我的习惯,还有其他辅助性营养品,的习惯吃法,
青木雅子勤做笔记,都说完后,青木雅子说到。
「万分谢谢您的分享,那我先离开了。」
我说到。
「好随时有问题,欢迎打电话给我。」
青木雅子说到。
「好的。」
说完她便离开了,织田奈说到。
「这种便是只想自用的,没关系慢慢来,走吧,我们还有一堆事要忙呢。」
我说到。
「是。」
是啊,光想到刚刚,那大包小包的,我就意识到,会有的忙了,回到车上,
田中的速度,真的没话说,在我们谈笑风生中,他已经按着织田奈的笔记,将东
西分配好了,织田奈说到。
「那我们去送货吧。」
当我疑惑的,看着织田奈时她说到。
「回想第一次,见到武田尤娜的情形。」
我这才想起那时武田,的确也是把柳明,帮我订的东西,送来给我织田奈说
到。
「对於有些只想自用,却又对你信任破表的夥伴,他们会直接打电话或任何
方式联络你,将他们需要的营养品,甚至保养品告诉你,这时你会怎么做呢?」
我说到。
「帮她准备好,送去给她,然后收钱。」
织田奈说到。
「恩但是公司,明明准备了,相当多种方式订货啊,为何你还要亲自送呢?」
我说到。
「买卖不外乎人情,对方既然信任我们破表,那就是对我们的肯定和信任,
既然这样,就先帮她准备好,送过去还能跟他哈拉两句,更拉近彼此的感情,这
样这客户才会长长久久。」
织田奈说到。
「我真的知道,柳明为何不愿意你,单单做只母狗了,那样做,真的是最浪
费的一件事,太聪明的母狗了。」
我火红着脸,就这样我们一家一家的送,一家一家的寒暄问暖,收钱永远是
最其次的事,看到那些亲切、爽朗的笑容,如同许久未见的老友,那种感觉真让
人舒服、愉快,织田奈也崭露出,截然不同的喜悦表情,那不是装出来的,是真
的发自内心的真诚,虽然这笑容和游戏室和家中时,完全没见过,但那还是她;
星空已经挂满天际,时间早已接近凌晨,但我们的精神,还是相当充沛,送完最
后一站后,我们步上了归途,在车上,织田奈说到。
「那些夥伴,都是相似多年的好友,他们原先是看在先夫或我的面子捧场,
但产品会说话,它告诉他们,我说。的都是真实的,真的会给他们健康活力,所
以一用就是好几拾年,但就是不想经营,单纯的只想自用,我从不勉强他们,你
也看到了,有几个是花农,有几个是果农,他们太热爱他们的土地,根本没想过
离开那里,但你别小看他们,他们推荐出来的夥伴,有些都已经是钻石级的领导
人了……」
我看着副驾驶座,那一朵朵盛开的香水百合,那一箱箱硕大的水梨、苹果,
听着织田奈说不完的话语,回想看到的那一张张开心的脸蛋,快乐、自在、逍遥,
天啊!我的字典,不断地被更新着,我趴在织田奈的大腿上,像只温驯的母狗般,
趴睡着,真的,这一觉好甜,好甜。
当我醒过来后,伸伸懒腰,我惊讶地发觉,我居然是在我房间里,醒过来,
这时传来敲门声我说到。
「请进。,」
织田奈走了进来说到。
「母狗醒来了啊。」
我说到。
「早。」
织田奈说到。
「也不早了,现在都中午十二点了。」
我惊觉看了看,时钟真的十二点了,我正慌张地要站起来时,织田奈说到。
「母狗,你已经不是见习社长了。」
我整个人像石化般,停在那边说到。
「喔对喔。」
我傻笑着,织田奈柔柔额头说到。
「你去看一下明,给你的,那些演讲纪录档,五点田中,会带你去停机坪,
我跟真田小姐说好了,她会带你去四国,到时长谷川会带你去教室,我要你从今
天开始,就去各教室,了解一下何谓教室,记住笔记本要带去,了解吗?」
我没问她不去的理由,因为那在明显不过了,织田奈是双钻石,要是她去,
那肯定打乱了原设定好的课程,那便不是要我去的目的,所以我……
织田奈说到。
「放心,真田小姐会,陪在你身边的。」
我惊讶说到。
「真田小姐,要和我一起上课!」
织田奈说到。
「到时,你就会知道,乖。」
我说到。
「是。」
织田奈说到。
「现在,脱光衣物。」
我说到。
「是。」
站了起来,麻力的脱光衣物,织田奈帮我解开绳子说到。
「进浴室去洗澡,之后爬来餐厅。」
我说到。
「是。」
说完织田奈将麻绳,拿了出去,我进到浴室,清洗之后,我卸妆后保养,看
着镜中的自己,前天的专访,将我那已尘封的记忆,在一次唤醒,我自言自语到
「你已经不在是,那个你了,就让它过去吧。」
之后我离开浴室,擦乾身体后,穿上厚实手套和护膝,爬出房间来到餐厅,
织田奈以沖泡好营养餐,她将狗碗放在地上,我爬过去趴着、舔食着,我知道这
代表的意思,无论如何,我依旧是母狗;还记得柳明想要我做的吗?对,半人犬,
半人半犬,这身分,如同我背部的刺青,一样鲜明,深刻印在我心中,不会改变,
喔,是我不想改变,既然不变,那就要随时警觉,不能忘了我是谁?我的身分。
用完餐后,织田奈说到。
「恩,母狗的吃饭速度,变慢了,看来是皮痒了喔,是吗?」
我知道织田奈的意思,便依附着说到。
「旺。」
织田奈说到。
「那该怎么做呢?」
我转过身,背向她,屁屁抬高,她拉动椅子,靠向我之后,她拍打我的屁屁,
力道略显大力,以至於打一下,我便哀叫一声,连打五下后,织田奈说到。
「好,爬回房间去吧。」
我凹屋了一下后,爬回房间中,那炙热、麻烫的,臀部让我很难跪坐着,於
是我跪趴,听着演讲,记着重点与金玉良言,直到四点半,门再次被敲打着,我
说到。
「请进。」
织田奈没进来,直接在门外说到。
「该穿衣服了。」
我说到。
「是。」
说完站了起来,脱去护膝,穿上衣物后,提着装有笔记本和笔的包包,出门
去了,来到餐厅喝过营养餐后,便和田中出门了,上了车没一会,便来到停机坪,
我跟田中挥别后,坐上了伊莎贝拉,系上安全带,真田说到。
「晚上好,白小姐。」
我说到。
「又要麻烦你了,真田小姐。」
她说到。
「不会,你是我的贵人,服务你,是我的荣幸。」
说完她便和塔台对话,取得飞行许可后,她发动直升机,缓缓地上升之后,
飞翔在天际中,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怎么说呢?」
真田说到。
「因为你那天的坦诚不惧,让我有了无限勇气,向我婆求婚同居,她答应了。」
我说到。
「是吗?那真是恭喜了。」
真田说到。
「谢谢,看到你的美丽与健康,让我对贵公司的产品,有了很大兴趣,所以
我答应了织田小姐,做你的飞行员和贴身保镳,和你一起去上课,我询问过柳先
生,他说只要是要带你,一切都没问题。」
我说到。
「恕我冒昧,您是对健康这一项,最感兴趣吧,至於美丽喔!是为了你的婆。」
真田说到。
「您真聪明,一猜就中,没错我是重视健康,毕竟长时间飞行,也挺耗损体
力,为了能跟她长长久久,我必须要注意我的健康才行。」
我说到。
「观念真好,恭喜你了。」
说完我就知晓了,为何真田会跟我一起上课,到了四国,我们一同下了直升
机,长谷川开车来,接我和真田,上了车后,长谷川说到。
「听到老师说你要来,我们都好期待喔。」
我说到。
「奈姊的意思,是要我学习,并不希望打乱,教室原有课程。」
长谷川说到。
「当然,课程一切照旧,不用担心。」
我说到。
「那真是太感谢了。」
长谷川说到。
「哪的话。」
说完没多久,我们便到一间大楼,下了地下室后,长谷川把车停好,我们三
人下了车走进电梯,上了楼来到一个,办公室样子的大门口,铁门还关着的,长
谷川打开锁,将铁门拉了起来,开门进去,是一间宽敞的空间,一旁有一个流理
台、一个柜台、一间贵宾休息室和一个音控台,另一边墙上有一面宽大的白板,
其她便是空空的,长谷川先开启空调和音控台的电源,接着便是从一旁整齐堆放
摺叠椅位置,将椅子搬到白板前,开始摆放,我和真田也一起上前帮忙,长谷川
相当不好意思,抓抓头,我说到。
「应该的。」
不一会人员陆陆续续的来了,大家看到我后,都大吃一惊,纷纷说到。
「我有见过你耶,天啊!没想到本人更加漂亮。」
我说到。
「谢谢。」
就这样我变成焦点,在和他们寒暄一阵子后,音控台传来「还有十分钟,课
程,将开始,请夥伴先就坐。」
我们便开始入座,没多久课程开始了,先上台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子,讲述着
肠胃道的重要,我一边听一边记着笔记,我想起来,是顺应着最近公司,在促销
消化酵素的活动,而开的课程吧,她讲了快一小时后,便开始大力介绍,接下来
的讲员,上来的是一位中年男子,我对他有印象,在高阶会员餐会中,见过他,
相当斯文,书生气息相当重的一位男子,他上台后,果真开始讲解公司的消化酵
素,课程中我注意到真田,她听得相当入神,我猜想她或许是因为,经常精神压
力大,肠胃方面老给她抗议吧,所以她才会这样专心的听着,上面的说明,果不
其然,在会后的讨论中,真田说出她时常,压力大到导致肠胃不好,讨论会主角
是长谷川的太太铃木有希,她推荐真田从营养餐和今天的主题,几样营养品着手,
真田很用心地记下来,我对铃木有希一个感谢的微笑,她对我瞇了一下眼,接着
相当多夥伴,都开始分享他们用营养餐的心得,和体质改善的效果,真田相当专
注地聆听,我这时真的感受到,织田奈为何要我来教室的用意了,真田就算被我
推荐后是我的线,她再怎样用心经营,奖金都和在场的人,没有任何关系,但是
他们却这么无私的愿意分享,我的思绪,再次回到那一夜,和织田奈一同出席的
晚宴上,那一句异口同声的话「我们是一家人。」
不一会,有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转过身是一位年轻的女子,在她旁边
站了一个戴着口罩的年轻人,女子说到。
「不好意思,不知道,方不方便跟您,一起拍张照片?」
我说到。
「可以啊。」
我们走到一边,我大方地摆了姿势,和他们拍照,完了之后,我对那个戴口
罩的人,小声地说到。
「勇敢点,你越畏缩,只会越让人怀疑,我可以,你也一定可以,加油姊妹。」
她抬起头来,看着我,那感动的眼神,我难以忘掉,是的,她跟我一样,喔
过去的我,还未变性时的我,旁边那位女子,看到这一幕,差点哭了出来,她跟
我说。
她没见过,她露出如此神情,无论她在怎样的鼓励她,都没有用,我说到。
「这需要时间,她很棒了,愿意站出来,过去的我,只要超过十个人的场子,
就不会想参加。」
他们俩都笑了,时间不早了,我便和其他夥伴告别,和真田、长谷川一同先
离开了,坐上车后,真田开始询问,关於入会和使用营养品的问题,长谷川都很
细心地解释说明,我在一旁暗记着,毕竟对於这些,我还是菜鸟,还须要多学习,
来到停机坪后,真田换回了我平时,认识的她,帅气、严肃,我和她挥别了长谷
川后,坐上了伊莎贝拉,真田将我带回大阪,并跟我约好十二点在西日本分社体
验馆见面,办理申请入会事宜,我答应了,她开心的和我道别,我坐上田中的车,
田中说到。
「恭喜。」
我说到。
「谢谢。」
回到家后,我回到房间,脱去衣物,穿上厚实手套和护膝,爬了出来,到客
厅中将今天的心得,和织田奈回报,她听完后说到。
「刚刚玲木打电话给我,她很感激你今天,对她夥伴的行为与鼓励,你表现
的很棒;永远记住,天下没有理所当然,这四个字,你想要别人帮你,那你就要
先付出,没付出就别指望有收穫;一开始或许她们看我面子,但最关键是,你的
态度和行动,记住,别人不是听你说的有多好,是看你做的有多少,明白吗?」
我说到。
「是。」
织田奈说到。
「别忘了约定喔,回房去休息吧。」
我说到。
「是。」
说完便爬回房间,躺上床垫睡去。
次日晨,在共用早餐时,我会报了说真田中午之约,织田奈说到。
「恩很棒,那我们十一点二时出发,你先回房间,整理资料吧。」
我说到。
「是。」
就这样我成功的推荐了真田,而她也继续当任我的飞行官,一到四每天往返,
周五田中开车带我和真田去大阪的教室,日子在每天忙碌中,快速渡过到了三月
二十八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