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NERV】(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第一节
「没、没听到吗!我叫你轻一点,你把本小姐弄疼了……本……本小姐……
呀!」正皱着眉转过头来,用迷蒙的双眼努力做出「怒目而视」表情的,是一个
有着火焰般橘红色头发的少女。
我不禁怀念起她来NERV之前我工作的两年。那时哪里用伺候这么不讲道
理的丫头。
为了避免她抱怨,我只好稍稍减缓腰部的速度。不是我自夸,已经到了紧要
关头的现在还可以镇定自若地放慢速度,可不是一朝一夕便可掌控的技巧。
谁知就算这样还是不能使她满意。
「我说啊……呀!喂,先、先停下……不,不对,别停,但是……轻一点,
但是再快一点……不对!不是……不是让你……唉哈,和之前一样深度就好……
别、别……」这算什么啊。哪怕是「技艺高超」如我,也做不来这么高难度的事
情。于是我从她纤弱地扭动着的腰上拿起了右手,用食指在我二人的结合处上部
狠狠按了按,沾了些分不清是谁占的比例大些的体液,放入了她口中。
尽管我的原意是堵住她毫无实意却抱怨不停的嘴巴,她却十分受用地含起我
的指头。尽管我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但仅从指缝间时舒时紧的唾液,以及指尖
她小巧的舌头传来的温润的触感,我想她如今一定早忘记擦拭嘴角的唾液,一脸
幸福地吮吸着吧。
由于她的腰现在只剩下我的左手可以依凭,原本灵动的扭动稍显凝滞。为了
不失准头,我又加快了速度。好吧,我承认刚才的是借口,事实上我已经快到极
限了。
原本无意识却温柔地摩挲我指头的她的牙齿,突然加大了咬合的力道。「果
然还是她先我一步。」这样的洋洋自得还是留待完事后吧,我立刻抽出了指头,
亮晶晶凉飕飕的指肚上已经印上四个牙印了。
据我本人观察与调查,她在我摆弄她时尽管自己有些节制,还是会发出各种
各样可爱的声音。可一旦到了高潮时,想是她没自信压制过于羞人的鸣啼,总想
咬点什么。如果这时候指头在她口中的话就只有自认倒霉了。
「嗯……哈、呼。」虽然咬紧了牙齿,鼻腔与齿缝间还是漏出了声音。她原
本支撑着身躯的双臂无力地软瘫在褥垫上,奇异地扭曲着,腿上也一点儿力气都
没有了,只靠我的双手把持着腰部才免于跌倒。
我看着她无规律耸动着的背脊和背脊上火焰般的发丝,速度加到了极限。她
那少女尚未丰腴的臀部也在接连不断的撞击中波动起来,让人不禁想更用力些。
随着我一声低吼,我俯压在她身上,挪开双手揉向她小巧的胸部。虽然意识
尚未清明,她还是在体内我精液的猛烈冲击下叫出声来。
「呀……」没有了节制的声音甜腻而清脆,逼着我又释放出一段精液。
趴在她背上,吻着鼻端的发香,我轻轻舔舐着她的左耳。双手在刚刚的绝顶
发力过狠,将她的胸部捏出了红痕。真是可恶啊。
「弄疼你了吗,明日香?」一边在她耳边低语,一边温柔地揉动着她红肿的
胸部。
明日香终于恢复了神志,摆脱我的怀抱向前爬了一段,使原本合为一体的我
二人分开来,转过身把我抱在她柔弱的胸前。
「以后不许这么用力,听到了吗?我的、我现在胸口还火辣辣的。」头顶传
来的吐息同样火辣哦。
第二节
NERV,为了击败「使徒」设立的秘密机关,我工作的地方。明日香,终
极兵器「EVA」二号机的驾驶员。
第二适格者,人类未来的希望,我现在的「工作」对象。
两个月前的我本还是NERV的一名极普通的勤务人员,可随着明日香的到
来,我的工作便发生了剧变。「由于驾驶EVA 有极大的精神污染的风险,必
须保证驾驶员在战斗时心情稳定。」时间回到两个月前,我的顶头上司,葛城美
里小姐这样告诉我,「因此,你的任务便是在明日香驾驶前帮助她疏解压力。」
真是个莫名其妙的任务。「疏解压力?」
依照我在NERV工作的经验,「压力」这种东西可不是说说就能无视的。
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都是这样,身为驾驶员的明日香想必承受着更多的精神负担
吧。
「方法还是有的。」葛城小姐顿了顿,递给我一张标着「绝密」的数据卡,
「这是具体步骤,了解之后销毁就好。」尽管煞有介事地标着「绝密」,我还是
不当回事地揣到衣兜中,应承着离开了。说起来在NERV看到「绝密」绝对是
家常便饭的事情,据说NERV专用的手纸材料同样是绝密呢。
当晚下班后回到我的单身宿舍,草草解决了晚饭后我便将数据卡插入PC研
究起来。内容到也简单,只有一个视频文件而已。打开后,传出了葛城小姐的声
音。
第三节
「真嗣君,我进来了。」葛城小姐拉开了门。
这是第三适格者,碇真嗣的病房。时间为2015年八月,三个月前。真嗣
已经醒来,病床旁一个淡色头发红色瞳孔的少女读着什么。
绫波零,第一适格者,真嗣和明日香的同学。
葛城小姐进入房间后就锁上了门,靠在墙边听着零念那个仿佛作战计划一样
的册子,真嗣也一言不发。不久,零的嘴唇停止了动作,放下了册子。
「真嗣君,听懂了吗?」葛城小姐发问。
「明白了……可是、这不是非常危险吗?我不可能做到的……」懦弱的声音
被截断了,零伸出手指阻在真嗣的唇上。
「这是迎战的仪式……如果敌人来得仓促的话是没时间进行的,不过像如今
这样,离作战实施还有一段时间,这种仪式便是很必要的了。」美里小姐一边说
着,一边褪去了自己身上的衣物。
同时,阻着真嗣话语的已经由零白嫩而纤细的手指换作她的口与舌了。想必
作为最早来到NERV的驾驶员,零对这类事情早已轻车熟路了吧。真嗣的脸红
得像火烤着似的,可舌头的动作却越来越大胆了。
他不仅吮着零深入自己口中的艳绮香舌,甚至主动将舌头探如零的口内。零
则来者不拒地为真嗣舐弄着,口中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却不妨碍零将自己
身上的校服剥得一干二净,露出了明明负伤多次却完美无瑕的躯体。
她一只手抚拭着真嗣的脸颊,另一只手引导着真嗣向自己的胸部摸去。真嗣
像是害怕仅仅触碰都会弄破着白玉般的肉体吧,迟迟不敢动作。这时,另一只手
按在了真嗣的手背上,带领着他揉动起来。
这是葛城小姐,同零一样一丝不挂。她搂过热吻中的真嗣,将自己比起零来
明显成熟得多的乳房递到真嗣口边。真嗣配合地将乳头含入口中,吮吸着。
「哈、嗯……」零经过了真嗣的热吻,胸部又在其掌中不断变换着形状,乳
首早已俏立起来。由于葛城小姐的「抢夺」,她口中怅然若失地吐着叹息。于是
零将手伸向自己那几不可见阴毛的洞口,一只手分开阴唇,另一只手揉动起来。
看到零渴求的样子,葛城小姐灵巧地向零滑嫩的嘴唇舔去。两人的吻似比真
嗣来的更加火热呢。而此时的真嗣则陶醉在葛城小姐的一对豪乳中不能自拔,一
只手玩弄着零的同时另一只手配合着口内的动作一紧一弛地挤压着葛城小姐的乳
房,不久又仿佛不能偏爱一方似的换一只乳房做起相同的动作。在他的头顶,零
与葛城小姐一左一右地热吻着;在他左侧的床单上,因为零自己揉动而流出的体
液已经弄湿了不小一滩。
「啊、嗯……我、我……哈、呀……」
终于,零在自己的爱抚下达到了绝顶。她的体质确实分外敏感呢。真嗣放开
了葛城小姐的胸部,站起身来将四肢依旧僵硬地颤栗着的零抱起来放到床中间,
一边扣弄着零的阴户,一边解起了自己早己凌乱的衣裤。
「不,我来。」葛城小姐握住了真嗣的手腕,让他专心抚慰尚未从高潮回复
的零,自己则从真嗣的脖颈向下舔舐,同时解开了真嗣的衣扣。
「唔……」真嗣突然哼叫了一声。原来正在葛城小姐轻咬着他的乳尖时,零
清醒了过来,将手伸向了真嗣的下方。真嗣的裤子早就被顶起来了,而零却并不
急于将其内的宝物释放出来,只是漫不经心地有手掌在裤裆处划来划去,惹得真
嗣一阵焦躁。
「呀……啊、嗯,碇君、我……」想来是为了报复吧,真嗣突然加快了对零
阴户的扣弄,竟使得才高潮不久的零娇喘连连。同时,葛城小姐已经完全脱掉了
真嗣的衬衣,解开了他的腰带。连带着内裤一齐褪下,真嗣的下身在零与葛城小
姐的合力下完全裸露出来。
立刻,零支起身来,将其下的玉龙含入口中。而一旁的葛城小姐就势将真嗣
推倒在床上,一边揉动着自己的胸部,一边蹲坐在真嗣的口前。真嗣抬起头,映
入眼帘的是葛城小姐嫣红的面颊和她自己正在揉动的一对充满质感的乳房。向下
望去,是葛城小姐洞开的、湿润的阴户,使人不禁想迎上前去,狠狠吸弄。
穿过葛城小姐的腿间,是零高高撅起的完美臀部,以及伏在自己腹部的两个
小巧乳房。传来的一阵阵呼噜噜的吸水声,那是零对真嗣下身的玩弄与吮吸。
「真嗣君,快、快舔呀!不愿意吗?」见真嗣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的羞处,
葛城小姐的脸更加红艳了,等不及似的催促道。闻言真嗣仿若从梦中惊醒,连一
声「是」都来不及说便吐出了舌头,玩弄起葛城小姐小小的、像珍珠一般的花蕾
来。
而另一边,真嗣对零的扣弄也没有丝毫停息。
零虽想专心一意地帮真嗣吮弄,无奈身体过于敏感了。真嗣的双手像洗过似
的湿漉漉的,而零高高扬起的雪白屁股也随着真嗣的动作左右晃动着。
「哈、唉……唔、噜噜。」一边找空隙发出叹息一样的声音,一边从首至尾
地用小巧的嘴巴把真嗣的阴茎包裹住,用舌头来回搅拌着,零已经陶醉得分不清
身在何处了,只知安然享受着真嗣对自己下身的扣弄与真嗣玉龙的滋味。
「哈……」
「呀……」
不久,随着几乎同时发出的两声鸣啼,真嗣和零同时到达了高潮。顾不上中
间的葛城小姐,真嗣用湿漉漉的双手从乳房将零抱在身前;而零也顾不上口内、
脸上满溢横流的精液,斜靠在葛城小姐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而这时,真嗣
那稍有低垂仍未缩萎的肉棒恰好拍打在零的股缝间,被零汹涌而出的猛烈潮吹淋
个正着。
「真嗣君,怎、怎么……哈,舒服了吗?」葛城小姐加快了对自己胸部的揉
搓,更将下身在真嗣的下巴到面颊上磨着,随着真嗣的喘息迸出水来。
「我、我也快到极限了……啊、呼,你们两个先去换衣服吧。」一边说着,
一边在真嗣脸上狠狠磨了两下,葛城小姐意犹未尽地站起身来。
「不、美里小姐还没有满足呢。」真嗣将软瘫在他身上的少女放到一旁。零
脸上的精液滑落到葛城小姐腰上,在空气中牵出了细细的丝线,显得分外淫糜。
被真嗣推倒在床上,葛城小姐看到了真嗣坚挺依旧,湿淋淋的阴茎,眼神流露出
了微笑。
「果然年轻呢。」葛城小姐停止了自己对胸部的揉搓,伸手过去摸了摸躺在
一旁意识不清的零的脑袋,分开自己的双腿,大字形仰倒在床上,似带怯意地向
真嗣望去。
望着正在迎接自己的大姐姐,真嗣也窘迫起来。「美里小姐……我、我还是
第一次的……」
「没关系,由我来帮你。」一边说着,葛城小姐一边扶住了真嗣的阴茎,摆
在了自己的洞口。只要真嗣腰部向前用力,这涂抹了零的唾液并被潮吹浇灌了的
肉棒一定会直插到葛城小姐最深处吧,毕竟葛城小姐的洞口也同样湿润无比了。
「啊……」随着一声夹杂着满足的喜悦与充盈的痛苦的啼叫,真嗣的腰部开
始了运动。他一边看着葛城小姐迷乱的面孔,一边用手阻住了那对豪乳的晃动,
摆正位置用舌头迎了上去,绕着乳晕舔舐起来。
「呼……啊、真嗣君,太棒了!」葛城小姐好不顾及地喊叫起来,眉宇间洋
溢着幸福。
「我、要更努力……呼呼,要让美里小姐更舒服才好。」听到葛城小姐的夸
奖,真嗣侍弄得更加卖力了,不但加快了腰部的抽查,舌头也因为舔得太猛而有
些酸麻。
「呜……啊、嗯……」由于葛城小姐原本就因为真嗣的口交濒临极致,真嗣
还没抽查到百下便达到了高潮,吐息变得浑浊起来。而相反的,由于真嗣先前已
经在零的口内释放了一次,虽然是第一次进入女性的身体却坚持得格外长久,生
龙活虎得没有一丝疲色。
「碇……君。」
在一旁歇息了一阵儿的零望向真嗣胯下的玉龙,又伸出手去,「我,我、还
想舔它。」虽然欲望表达得如此明确,这名少女却没有一点儿害羞的样子,仿佛
爱好舔弄肉棒是天经地义一般。
「绫波,给。」闻言,真嗣便将胯下之物向零的樱唇探去。
「我、我也要。零,我们一起让真嗣放出精液吧。」还在高潮余韵中的葛城
小姐强撑起身体,和零一起伸出了红艳而小巧的香舌。时而两人一左一右地从两
侧舔弄,时而一人含起,而另一人则在根部舔舐茎尾与阴囊。
龟头与睾丸同时被香软地吮吸着,真嗣的灵魂都仿佛离开了体外。不久,随
着真嗣的一声低吼,少年尚有些泛黄的精液一段段地淋在零与葛城小姐的脸上,
她们也不禁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第四节
视频到这里便结束了,只剩下一行,「当夜,对雷天使的作战在葛城美里的
指挥、绫波零的保护,以及碇真嗣的精准射击下完美结束。」的字幕。
看着这行字幕,我一边将视频文件向前倒了一截,一边加快了自己左手的套
弄。
等到那行字幕再次出现时,显示屏上已经多了两道白痕了。
「原来这就是缓解压力的方法啊。」我漫不经心地收拾着眼前的液体,心中
回想起今天报到的那个有着火红色头发的外国女孩,脸上不禁露出的笑容或许有
些可怕吧。
「明日香?呵呵,我可会很尽责哦。」我笑着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