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隶孃】(17-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隶孃拾柒
柳明帮我脱去和服挂了起来,接着他拿起床头电话,拨打给柜台说到。
「请问有和服,快洗服务吗?嗯我明天中午前要,嗯好的,没问题,麻烦来
取件吧。」
我惊讶的看着他,我就带这一套来耶,柳明走过来说到。
「放心,在和服回来前,我不会让你,离开这房间半步的。」
等等不是这问题好吗?但柳明没在等我反应,便独自走到客厅,拿了一个纸
袋,再次走了进来,并将一个暗门拉了起来,这一来卧室便和客厅完全隔开了,
我讶异地说到。
「你早知道了?」
柳明说到。
「你以为主人,是那么好当的吗?」
我说到。
「是是,我的主人,最厉害了。」
柳明笑了笑,便从纸袋中拿出一个项圈,是织田奈买给我的那个,我这才知
道,原来织田奈来,不单单是拿契约来,还是带些东西给柳明,只见他将项圈与
炼子丢在床边,就在这时门铃声响起,柳明说到。
「上床。」
我连忙跳上床盖上棉被,柳明将和服架子推了出去「,他离开暗门后,把门
阖上过了好一会后,他空手回来说到。
「嗯好了,下床,站床边。」
我乖乖照做,身上就只剩下龟甲缚的我,有些兴奋地站在床边,柳明接着再
把厚实手套与护膝拿了出来,走了过来,我乖乖的张开脚,伸出手,让他替我穿
戴好,之后他说到。
跪下
我乖乖的照做跪在地上,扬起头,柳明拿起项圈帮我带上,喔那种感觉,让
我的心再次火热了起来,当炼子再次扣在我项圈上后,我跪趴在地,柳明拉拉炼
子,我乖乖的跟着他的脚步爬行着,他走过去将暗门拉开,后把我带往客厅,绕
了一圈后,又再次回到卧室,他将我牵到一旁的太妃椅旁,他坐了下来,伸出脚
来,我爬到他脚边,向前闻了闻,正要伸舌头时,柳明严厉说到。
「不可以。」
我呜了一声,柳明没理会地说到。
「往前爬三步。」
我没再吭声,乖乖地往前爬了三步,这让柳明的脚,沿着我的颈部,一路来
到我的乳房下围,柳明用他的脚,拨弄着我的乳房,我感受着那,躲在鞋子中一
天,有些冰冷的脚面,刺激我炙热的身体,我低吟起来,柳明说到。
「真是淫荡的母狗,才这样就淫叫了。」
我说。
「旺。」
接着柳明把我项圈上,炼子取了下来,之后要我不要动,他站起身来,走回
那纸袋,从中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圆柱型长盒,我的心跳得更加厉害,因为是织田
奈带给他的,那在那盒子中八九不离十,是那东西错不了,柳明对我邪邪的微笑
了一下,之后真的抽出一支马鞭,我吞嚥着口水,全身更加炙热与渴望,柳明说
到。
「爬过来。」
我乖乖的爬了过去,转身面向床,趴在地上,翘高屁屁,柳明笑了笑说到。
「下贱的母狗,我都还没说,你就预备好了。」
我说到。
「凹呜。」
柳明说到。
「人话。」
我说到。
「感谢你都拿鞭子了,不就想打吗,所以我就先预备好,还是您…不想了呢?」
柳明没说话,直接一鞭,抽打我的屁屁,灼热的疼痛,让我哀嚎起来,但那
痛楚,正好呼应我不断燃烧的欲火,没错是我自找的,我明明知道说那样,会惹
到他惩罚我;但不知为何,我见到他拿马鞭的神情,我就不由自主地,说出惹他
的话语,或许我过度的催眠自己,因为他喜欢鞭打,所以我必须让他鞭打我,但
就算是这样,我也心甘情愿,并不想为此做任何补救,或苏醒举动,柳明说到。
「好啊,很久没碰你,越来越放肆了。」
他将马鞭抵在我屁屁上说道。
「说!为何知道主人要打你?」
最白癡的答案,是因为你喜欢啊;我当然不会这样说,我说到。
「因为母狗,找了个绝世美人,色诱主人。」
我想起在仁王门时的情景,柳明笑了笑说到。
「她真的很漂亮,那她的成绩?」
我说到。
「我六个积极伙伴之一。」
我这么说,柳明就很清楚了,他点了点头说道。
「恩聪明的女人,都很积极。」
我扭动着屁屁,表示我的渴望,我不想再谈天了,我想要你鞭打我,现在!
柳明兴奋地说道。
「如你所愿。」
说完她开始挥舞马鞭,抽打在我的屁屁,力道适中,比在禁忌之地还弱些,
那那些炙热的痛楚,还是引发我的哀号;说起来经过织田奈的调教后,我还是对
於织田奈的控制力道魔力,深深着迷,甚至发狂,但就算是这样,在面对柳明时,
我却会更加渴望被他鞭打,因为我感受的到,柳明他在鞭打我时的快乐,他是王
者,他相当喜欢享受,那股征服感,佔有的快感,我的哀号,是他最爱听的天籁,
并非是因为他想要我痛苦,相反的他是要我体内的欲火,因为渴望得到他,而取
悦他的欲火,不断的,无止境的燃烧,沸腾起来,这才是愉虐,在双方都能得到,
喜悦与满足,并非单方面发泄而已,这点柳明相当会拿捏,至少对我极有效果。
抽打了几下后,柳明停下来并把马鞭,丢到我身旁,示意结束,他走过来将
我抱上床,我温驯的跪趴在床上,灼热的痛苦,像火一般,在我屁屁发烫着,柳
明在床边脱去他身上的衣物,裸露出他康健的体魄,那让我发狂的身材,之后他
爬上床躺在中间,他看着我说到。
「爬过来。」
「太棒了。」
我的心中欢呼着,我爬了过去,来到他双脚张开的胯下,轻轻的拨开那雄壮
的宝贝,趴下去开始从他的子孙袋,舔弄起,直到根部,柳明低鸣起来说到。
「真是淫荡的母狗,居然自己舔起来。」
我说。
「旺。」
见他没有不悦反应,便继续舔弄着,并将整只宝贝,深含入喉舔,弄着柳明
发出低鸣,在我舔弄时,我察觉到柳明的手,在扰动我便将身子,转了个方向靠
向他,果然柳明的手,伸向我的乳房,他先是捧着,但两手指尖张开,让我的乳
头滑进他的指缝中,合并的夹弄着我的乳头,并开始搅动着,这股强烈刺激换我
低吟,但嘴里依旧不肯放弃的,继续舔弄着,柳明低吟喘息着,我吸吐速度加快,
不断的让宝贝在我嘴里抽动着,没一会柳明放弃玩弄我的乳房,他伸手小心地,
滑进我的发间,按着我的头,让宝贝更加深入我的口腔中,我知道这意味着,将
有好料要出来了,便更加舔弄刺激着宝贝,果不其然在一阵雄狮低吼声后,渴望
良久的浓汁,喷进我的口腔内部,我大口大口的吞嚥着,吞完后我继续舔弄着宝
贝上的残留,柳明的手抽离我的头发,他喘了口气说到。
「跨上来。」
我才不太甘愿的,将宝贝吐出说「是。」
之后我跨坐在他身上,伸手握住宝贝,将它插入我的体内,我呻吟了一下,
柳明说到。
「取悦我。」
我说到。
「是,我的主人。」
说完我开始搔首弄姿,摆弄臀部,我的手,捧起我的乳房,玩弄着,我的眼
睛朦胧投射出贪婪与癡迷,地看着柳明,他的双手放在我大腿上,抚摸着我,继
续晃动着,他笑了一下后,开始拍打我的大腿,我抬着头低鸣着,柳明说到。
「手放后面,趴下来。」
我说到。
「是。」
我知道他想要怎样,虽然有些难度,但我还是照做,我双手交叉在背后抓着,
上半身往下趴,但没趴到底,换言之,就是我的双乳,因地心引力的关系,垂晃
在他胸前,那性感浓密的胸毛,轻拂过我的乳房,柳明笑了笑说到。
「真是聪明母狗。」
说完便开始轻拍我的乳房,或许这就是我为何,如此迷恋他的原因之一吧,
他真的好爱玩弄我的乳房,而这也正是我最渴望和喜欢被玩弄的部位,遥想当年
…阿算了,把握当下吧,柳明说到。
「你真是迷人啊,甜心,我的爱。」
我甜甜地笑了笑,继续任由他玩弄、揉捏我的乳房,夹弄我,因欲火激凸的
乳头,并甩弄着,我哀号着但痛楚中,更多的是酥麻与欢愉感,正当我陷入这迷
幻般的欢愉,柳明突然挺立他的腰部,这突如其来的冲刺,让我双手慌张地伸向
前,我正要收回时,他马上下令到「撑在床上。」
我说到。
「是。」
说完我便放心地伸出双手,撑在他的两侧,脚膝盖也微微使力,双脚摆好,
以双手与双脚膝盖为四个支点,将身体稳固住,柳明开始扭动腰部,让宝贝狂野
的侵略着我,刺激感、混杂痛楚,我哀号喜悦的叫唤出来「好棒,快干翻母狗啊,
嗯凹呜,太爽、太过瘾了。」
柳明伸手继续拍打我的乳房,我叫得更加语无伦次,直到我受不了趴在他身
上,他将我抱住,继续抽弄着我,我的腰部,也随着我的放松,而扭动配合起他
的律动来,他轻轻地说道。
「吻。」
我马上送上嘴唇,和他的嘴唇相贴,他的舌头,再次在我口腔中搅动着,就
这样欢淫玩弄,直到他内射出来,他才让我侧睡在床上,相拥入梦。
次日我醒了过来,发觉我是侧睡在他身边,那迷人的脸蛋,真叫我疯狂,但
这时我的脚,传来微微律动,我低头看去,一柱擎天!我羞红着脸,慢慢地,慢
慢地,扭动自己的身体往下移动,并不时注意着他,还在睡,便继续一直到我可
以俯身舔弄,那挺拔的宝贝后,我便开始肆无忌惮、大快朵颐,舔食起来,他刚
开始是发出低鸣声,但没任何动作,任由我的服侍,直到我吞进他的精华后,继
续舔弄着他宝贝时,我才受到惊吓,因为他突然用力推开我,我被他的力道甩到
一边,我看向他,柳明正生气地看了我一眼,之后一个甩腿跳了起来,飞奔似的
冲向浴室,真的,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我还真怀疑是我眼花了吗?高大的他,速
度近乎猎豹般灵敏;但更让我吓到的,是他的眼神,从认识他到现在,这是我第
一次看到他,怒视着我,就算是那次我激他对我发泄,他也没有像这次这样,就
如同我犯了天条般的怒视,我闭上眼将思绪拉回到,我还没变性前记忆库房中,
翻找着大清早安慰后,最想做的事是哪一件?这时耳边传进了重要提示,马桶沖
水声!我恍然大悟到,当他走出来时,脸色阴沉我说到。
「这就是,你不愿和我同床睡的原因?」
他嗯了一声说到。
「我知道你要甚么,但我不容许,那东西进入你身体里。」
我说到。
「我知道,你对那东西的不悦,但我只想在早晨服侍您,就这么简单。」
柳明点点头说到。
「我知道,但我在平时佔有你之前,我可以克制不喝水,我可以忍住它不排
出来,但是我还没那么神通广大到,憋了一整晚后,在你服侍下,还能忍住不玷
汙你。」
我说到。
「但是我已经不记得,我喝过多少次,龙宗的圣水(SM用语,意思是尿)
了。」
柳明说到。
「那是网路文爱,我说。过了,不管网路上玩到多疯,我都很清楚,不会伤
到你分毫,但是现实…不行,我做不到。」
我说到。
「那您还记得,我是任你发泄的母狗吗?」
柳明说到。
「你不单单是我专属的母狗,更是我心中的女神,所以我更不希望,用那髒
东西玷汙到你。」
我说到。
「从你身体出来的任何东西,都不是髒东西。」
他冲了过来说到。
「苍柔你是真的,不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分量吗?你的生命与健康,永远大过
我自己所有的一切,会危害到你这两样的,我一概不允许,就算是来自我自己体
内的也一样,我会尽全力守护着你,你很清楚那东西的毒性相当刚烈,我有怎么
可能让他进入你体内呢?」
柳明点出了我长期以来的焦虑,因为我也奉行那东西是,排掉身体毒素与察
觉身体状况的一种管道,所以我一直不敢真实碰触它,我说到。
「但是柳明,我真的好爱、好爱你,爱你到,我无法自拔,爱你到,我愿意
接受你的一切,只愿你开心,只愿你快乐,只愿无条件的取悦你。」
柳明走过来,上了床抱住我说到。
「甜心,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一直忽略到你的感受,只用我自己认为的方
式,保护你,忘了跟你好好详谈这一块,我也真的很喜欢,甚至渴望你的服侍;
但是答应我甜心,别在我刚睡一觉后,服侍我,我真的不愿意,那东西进入你身
体,好吗?答应我。」
我说到。
「我也很抱歉,是我太任性了。」
柳明说到。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对我任性的,除了你之外。」
我说到。
「我下次不会了。」
柳明点了点头说到。
「来吧,我帮你解开绳子,今天还有的忙呢。」
我点了点头说道。
「是。」
说完我跪坐起来,他伸手帮我解开绳子,之后我们一起进浴室,沐浴之后擦
乾身体,我让他先出去,我做保养工作,并化好妆,这时我看到,柳明刚挂断电
话,我疑惑的看了看他说到。
「怎了吗?」
他指了指时钟,再指了指我,时钟上显示,现在九点,而我…对喔,和服送
洗,我怎把这事给忘了,现在的我,根本没有衣服可以穿,不一会后门铃响起,
柳明笑了笑说到。
「还是一样身手矫健。」
柳明站起身来走向门边,我连忙躲进浴室,不一会后柳明说到。
「人走了,可以出来了。」
我走了出来,确定没人,这才安心地走向客厅,发现又是一个纸袋,柳明说
到。
「我拜託师姐,去你房间带套衣服过来。」
我开心地去看了看,果真是我平时穿的洋装,我开心的拿了起来,柳明说到。
「过来。」
我乖乖的先放下洋装,走了过去,柳明拿出红麻绳,将我捆绑起来,穿上安
心的龟甲缚后我再将洋装穿好,不一会门铃又响起,柳明去开门,是送早餐的服
务生,柳明付了小费,服务生开心地离开了,但我看了看那餐车,好像分量多了
很多不像是…正当我还在思索时,门铃声又响了,今天的访客还真不少,这次来
的人更多了,王芳、潘倩、吴瑞、赵伟、严凯,就差刘建外都来了,不过说真的
他,也没啥需要来的必要,全进来后王芳将门关上,所有男士,帮忙把餐点摆在
餐桌上,我门坐了下来,柳明说到。
「因为苍柔的和服,中午才会送回来,所以我门行程,下午出发去宫岛。」
所有人点了点头,王芳接着说。
「已经跟游艇协会确认过了,他们愿意租借一艘改装过的日式古装船和一艘
快艇,协助我们拍摄与照相,也和海上巡防队打过招呼了,另外路线也和宫岛观
光局知会了。」
在大家都点头后,吴瑞说到。
「关於路线设计是这样的,我们让苍柔穿和服,站在古装船上,古装船会从
宫岛口直接穿海上鸟居,航向严岛神社;严凯负责在船上拍,赵伟则在快艇上环
绕古装船拍照,大家都点头,王芳说到。
「因为观光局的意思,是希望我门在早上七点左右,就进行拍摄,这样一来
对於其他游客的妨碍,是最小的,所以我门已经在宫岛口,附近预定了一间旅馆
住宿一晚,明早开拍。」
所有人也点头同意了,柳明说到。
「好,无异议就这样说定了,各位请用吧。」
说完大夥,便开始享用早餐,之后王芳将新干线的车票,发给所有人,是下
午两点半的车,距离时间还有一段,所以算是自由时间,喔只是一切内容,请自
费,拿完车票,用完餐点后,其他人都离开房间,服务生也来将餐车和餐具全都
收了回去;房间内再一次的只剩我和柳明,我依靠在他怀中,他环抱着我说到。
「有想去哪边逛逛吗?师姐有说你都在忙工作,很少去逛街。」
我说倒……
「或许以前留下来的习惯吧,我很不习惯去逛街。」
柳明说到。
「那…要是我想要去呢?」
我知道他在说违心论,但我装糊涂的说道。
「那你想去哪里?」
柳明说到。
「你在大阪比较久,你来介绍吧。」
这句话的意思,是要是我会想去哪里吧!若是这样,我便说到。
「听说通天阁,挺漂亮的,但我没去过。」
柳明说到。
「好你说哪里,就去哪里。」
我幸福的笑了笑,但这是日本,不是台湾,他的车没运过来,而王芳也让他
自由行动去了,所以我门跟一般人一样,去搭地铁,到了新世界站,后下了车沿
着新世界商店街,我门前往了那耸立着的高大巨塔,我勾着他的手臂,他搂着我,
一路甜蜜蜜的走走看看,买好门票后我们开心的坐电梯,上到楼上之后,他拿出
一台相机,我疑惑的看了看,他说到。
「是师姐帮我买的,说可以用来拍你。」
我说倒……
「不,不是拍我,是拍我们。」
说完我去请了一位工作人员,来帮我们合照一张,我找了大阪城方向当背景,
照完后柳明便照下我和抠脚福神,和各卖萌到不行的福神们合照,站在栏杆边透
过玻璃窗,我和柳明一同欣赏了大阪的市景,虽说夜景更美,但只要有柳明在,
无论在哪都美,在逛差不多后,我们下了通天阁,回到新世界商店街,看看时间
柳明说到。
「饿了吗?」
我被这一说,还真有一点,便点点头,於是他将我带进一家高级的河豚料理
店,我吸了口气,真的要玩这么大吗?虽然我知道河豚料理师,都需要严格考照,
但看到那胖嘟嘟的俏模样,是挺逗人的,但一想到他身怀毒技,我就有些担心,
柳明说。
「放心,这家师傅我认识,是相当厉害的师傅,安全上,绝对可以放心。」
果然,他根本就来过,但既然他说可以,那就是可以,於是我还是走了进去,
在点餐时他相当明确的点着,这时我想到有一道精品料理,堪称无双,於是服务
生说到。
「那这位小姐呢?」
我说倒……
「白子烧。」
我一句话引起柳明惊讶眼神,他靠向我小声地说到。
「你不会不知道,那是甚么吧!」
我说倒……
「知道啊,不然这里有虎鞭汤吗?那也可以。」
柳明说到。
「你…很好。」
服务生看向柳明,他说到。
「有天然的吗?」
服务生用呼叫器问了一下,后说到。
「有的先生。」
柳明说到。
「那来一份吧。」
我惊讶的正要,拉柳明,但柳明说到。
「就先这样,喔先来一瓶葡萄汁,谢谢。」
服务生说到。
「好的。」
说完她,离开了,我马上说到。
「你疯了啊,天然河豚白子,那多贵啊。」
柳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后说道。
「是你要点的啊小姐,要吃当然是吃好的。」
我为了自己的莽撞,而懊悔,但当餐点上来后,柳明说。道。
「他有我的好吗?」
我狂笑了一下说到。
「你的是绝品中的绝品,人家只是想暗示……」
没等我说。完,柳明便搂着我说到。
「我知道,我很清楚的,淫荡的母狗。」
接着他摇了一匙鱼汤给我喝,天啊!真的是鲜美到无懈可击的甜美,人类啊,
为了美食,真的会不惜拿命来赌,也值了,他说到。
「好喝吗?」
我竖起大拇指,他笑了笑说到。
「那多喝点;鱼汤对你很有好处的,再说,你本就是贪嘴的猫是吧。」
我说。
「喵呜。」
他展现愉快开心地的笑容,要不是美食当前,我真的会狂看他的表情,他夹
了鱼皮又夹鱼肉给我吃,我吃着那美味说到。
「你也吃点啊。」
柳明说到。
「喂你并看你满足吃着,我就开心了。」
我逗趣的端起那盘白子,在他眼前伸舌头,舔了一下白子之后,放下来,拿
筷子夹弄了一块,吃掉,他靠过来说到。
「白小姐,你这是在色诱我,在这就把你佔有了吗?」
我说倒……
「柳先生,我有注意到,在包厢外有个厕所,是共用的。」
柳明马上放下筷子和汤匙,我也放下了,他拉着我站了起来,便往包厢外走
去,好在这时候其他包厢,都还没甚么人,在确认厕所没人使用,我门快速的进
去关上门后,我坐在马桶上,柳明脱去西装裤和内裤,我俯着身一手拨开宝贝,
直接舔弄起他的子孙袋,刚舔过河豚的白子,现在又舔他的,天啊,我真的太幸
福了,接着我将他宝贝,整支含舔着,他的手滑进我的发间,抱着我的头,开玩
笑的吗?要我这时离开,这极致精品,那怎么可能,我体内的欲火正在狂烈燃烧
中呢;过好一会后,他在我口腔中发泄,在我舔乾净他的宝贝后,才依依不舍地
离开他的宝贝,柳明穿好西装裤,再次观察外面,确定没人,我们便再次跑回了
包厢,继续品尝美食,真是刺激,我喝了口鱼汤润润喉咙,在享用完毕后,我们
出去了,柳明节完帐后,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於是柳明拦了一辆计程车,先
回饭店,柳明帮我穿好和服、配戴好头饰后,他简单的拿了一套换洗衣物,我门
便离开饭店,坐计程车前往新大阪车站,与其他人会合坐新干线出发,前往宫岛
来到宫岛口后,我们便前往旅馆入住。
次日我们出了旅馆,没多久便见到一辆货车,开了过来,开车的是横山乾,
他下车后,除我之外所有人,都到吸口气,还不只!货车上陆续下来了,另外三
名一样大块头的壮汉,所有人一样除我之外,马上往后退了一下,他们的眼神锐
利彪悍,向我们这边走来,柳明马上上前,伸出手来说到。
「退后。」
我说到。
「他们是我的夥伴,请您不用紧张。」
柳明惊讶的看了看我,而我也走上前去,跟横山乾拥抱一下后,便分开我说
到。
「不好意思,这样的天,还要麻烦你们帮忙。」
横山乾说道。
「苍柔姊,说这话就不厚道了,能用的到我们的地方,怎会叫麻烦呢,是吗?
兄弟们。」
另外三个异口同声说到。
「为苍柔姊服务,是我们的荣幸。」
我恭了一下身说到。
「感谢各位了。」
我都这样了,那群傢伙也才敢靠近过来,我跟他们介绍了一番后,横山乾说
到。
「苍柔姊,这是姬路教室的,一点心意,请看。」
说完几名猛男,走到货车后面,拉开一块帆布,里面是一台造型精美的花轿,
没有天盖,就纯粹是张太师椅和木条,与许多鲜花所组合起来;吴瑞跑过来说到。
「四人式轿子,哇太正点了。」
我替横山乾,做日文翻译,横山乾说到。
「这是姬路教室夥伴们,利用课余时间通力做成的。」
我说到。
「请帮我,感谢他们。」
横山乾说到。
「好的。」
说完我们便坐上计程车,之后车队浩浩荡荡的前往渡口,在那我们看到一艘
相当华丽的日式古船,船头装饰着凤头,相当华丽,我特别询问了一下,能否多
加花轿与横山乾,他们四个,船长说到。
「没问题。」
於是花轿和横山乾四人,也一起上了船,他们四人把花轿扛到,船后面的甲
板上,吴瑞、我、柳明、严凯都来看了看,吴瑞说到。
「恩…好,就摆这。」
说完横山乾四人把花轿,按着吴瑞说的摆好,严凯开始架起机器,吴瑞走过
来说到。
「那个…白小姐,您有甚么想法呢?」
我说倒……
「他们四个,先在轿子四边半蹲着,我坐在上面,让严凯和赵伟照几张,之
后我下轿子,然后他们就可以离开,进船舱休息,我站甲板上,再照几张;您觉
得如何呢?」
吴瑞想了一下说到。
「太棒就这样。」
於是我对横山乾他们,用日文说了这套剧本,他们都表示,愿意配合。
就这样我坐上花轿后,船只浩浩荡荡出发了,航向神的岛屿。
隶孃拾捌
船只航行在蔚蓝的濑户内海上,凉爽的海风吹抚着,我坐在太师椅上颇为舒
服,喔除了有点颠颇以外,严凯正在我前面拍摄着,我慢慢的左右观看,显出自
然愉悦的表情,不去注意摄影机,柳明就站在机子旁边,吴瑞站在另一边,他一
会看萤幕,一会看着船航行的方向,好一会后我注意到,吴瑞也看到了,便比出
手势,横山乾站起来到我身边,另三个帮我压好花轿,我在横山乾的搀扶下,走
下花轿,横山乾小声地问我「他就是你情人?」
他微微喵了柳明,我小声地说到。
「是。」
横山乾说到。
「的确很帅。」
我说到。
「谢谢。」
之后他们把花轿往后移了些,并离开甲板,去船舱休息,路过摄影机时,我
看到柳明对他们说「辛苦了,谢谢。」
我微笑着站在甲板上,打开扇子搧了搧,没多久船只来到大鸟居前,我自言
自语道「人与神地域的分界,耸立在海上的界线。」
突然吴瑞像被雷打中一样,突然急忙去找来一块大白板,在上头龙飞凤舞一
番,柳明好奇看了看后点头,吴瑞将写得显示给我看,上头写着「大声说,我回
来了!」
我真的差点笑出来,但我故作自然没出声,再船只正穿越大鸟居,那朱红色
的柱子刚好再严凯旁边时,我说。了出来「我回来了。」
说完我右手将扇子舞动一下,挪到背后,左手摆出祈祷模样,摆在胸前,就
这样穿过鸟居,正式进入神的领域,看到我这样,吴瑞不知道多开心,好一会后
他比了一个手势,拍摄结束,严凯关掉摄影机,我说倒……
「辛苦了。」
他们也回我说到。
「辛苦了。」
但我看到柳明他,对我摇头,我依旧站在甲板不动,他走了过来,我把扇子
收了起来,柳明走到我背后,搂着我,这时船只缓缓转向,庄严的严岛神社,这
如同漂浮在海上的神社,就耸立在我面前,但柳明却在我耳边问到「老实说,刚
刚在那四壮汉中间,有没有想邪恶的事啊?」
我的脸突然爆红,我当然知道他的意思,这在网路上,我已经不知道讨论过
几次,还玩过好几次,这类的剧情我说。
「拜託,就让我小小满足一下,原谅我这一小段的,精神背叛好吗?」
当然我是在说谎;开玩笑,刚刚为了全神贯注在,稳定颠颇,让脸部不要有
怪异状态,就已经很辛苦了,哪还有甚么闲情雅致,去想着被轮爱呢,柳明说到。
「不行,我晚上要处罚你。」
我哀号一下,但心中是乐不可支,我们继续站在甲板,看着那美丽的岛屿,
不一会王芳,拿着一个霜淇淋出现,我说倒……
「有冰耶!」
柳明说到。
「好,我们去吃吧。」
说完我们进到船舱中,来到卖冰处,那服务生很尴尬的,看着我们,我看了
一下冰箱,好多口味都挂上完售,我晕了,怎可能!这船里就我们几个人,怎可
能呢?服务生指了指肇事者,我看向那边,只见横山乾和他三位夥伴,桌上已经
堆了一堆的免洗杯子,我摇了摇头说道。
「他们,付完帐了吗?」
服务生说到。
「付了。」
我嗯了一声,好在他们还为我,留下了抹茶口味,可以吃,柳明是笑到一个
不行说到。
「你这推荐人…辛苦了。」
我说到。
「回去,我会强化他们营养课的。」
但就在这时,我注到一个难得的画面,但我默默没说,还刻意将柳明,带往
另一边的位子坐下来,吃着霜淇淋,我满脑子全是晚上的情况,柳明说到。
「小姐,你还在工作,请不要忘记。」
我嘟了一下嘴;愉快的航行完毕了,我们上了岸,横山乾他们四人把花教搬
上货车,我再次感谢他们的帮忙,并互道再见后,我们回到旅馆,收好东西在大
厅集合;影片摄影到这,已画上句点,明天我和他们,就要分道扬镳,我、柳明、
王芳和赵伟,要飞往这次大会场地,泰国的曼谷,而他们要赶回台湾,赶做后制、
剪接工作,三天内把影片弄出来,寄给我和比赛单位,而比赛五天中,赵伟是我
的专门摄影师。
所以说,今天是他们这次日本行,的最后一天,柳明说到。
「我们先回大阪,放好东西后,我们便前往神户,我已安排好,晚上请各位
吃道地的神户牛铁板烧。」
那群傢伙一听,开心得要命,这时赵伟说到。
「可以去看一下,神户夜景吗?」
柳明看了看王芳,她点了一下头,柳明说到。
「当然可以。」
赵伟和严凯都相当开心,於是我们收好东西,去坐新干线回新大阪车站,出
车站后那辆八人巴士,便已经在那等我们了,上了车后我们回到饭店,吃过营养
餐后我和柳明离开房间,一行人坐上巴士,浩浩荡荡前往神户,来到神户已经有
三位美人在等我们了,竹内雪子、真田秀子和福田祐子,我帮他们介绍后便一起
前往餐厅,享受完高级的神户牛铁板烧,我们便搭车前往山顶,欣赏夜景;当活
动结束回到大阪时,全车只剩下我、柳明和王芳,精神还相当好,其他人已经累
瘫睡了,回房里后,柳明帮我脱去和服,并叫了送洗,他填写送还的地址,是织
田奈家的地址,当服务生将和服拿走后,他关上门走回卧室,而早赤裸站在床边
的我,羞涩地看着他的脚,他走到我的后面,帮我解开绳子,我讶异了一下,但
他之后说到。
「双手放背后。」
我乖乖照做,他再次用麻绳捆绑我,连同手腕和乳房,都绑得紧实,他从后
面抱住我,一手揉捏我的乳房,一手勾起我的下巴,但没有吻我,只是问我「我
记得,你说过,你相当喜欢比你高大壮硕的,是吧?」
我老实说
「是的。」
柳明说到。
「那…那个横山乾,有符合你了喔。」
我说。
「一半。」
柳明说到。
「怎么说?」
我说到。
「肉太多了。」
柳明笑了出来说道。
「那不错啊,很棒的枕头。」
他一边说一边扭动着身体,不是吧,要我这情况和你跳舞;但我还是很配合
地,跟着他的律动,摇摆着,之后他抚摸我的身体,我靠着他,喘着气说到。
「怎不鞭打我?」
柳明说到。
「时间还没到,别急。」
於是我继续配合着,他的动作,他的手抚弄着我,让我跌进他的梦幻和迷恋
之中,他一会将我转向他,拥抱我、亲吻我,一会将我背向他,贴靠在他宽阔的
胸膛中,任他玩弄我,喘息声此起彼落,再跳了好一会后,他把我抱上床说到。
「趴好。」
我乖乖的趴躺着,他接着说。
「双腿打开。」
我张开双腿,他开始用麻绳,把我的双脚分别捆绑到床脚柱子,固定好,我
微微动了一下,确定我的双脚,被固定着,后柳明拿起马鞭,滑过我的脚,我闭
上眼享受着,没一会他抽打我的屁屁,我哀嚎起来,接着一抽,我更哀号着,他
抽我的大腿!我眼泪滑出来,因为那痛爽已到破表程度,之后他便只抽打我的屁
屁,约五下后把马鞭,丢在我的旁边,解开绑住我双脚的麻绳,后说到。
「跪趴好。」
我乖乖的跪趴着,他脱去衣物之后,上了床跪在我后面,抚摸着我炙热的屁
股,然后滑向我的腰部,在揉捏我的双乳同时,将宝贝侵入我身体,我哀嚎起来,
因为我那还发疼的屁屁,正贴在他的腹部,他开始狂野的插弄着我,这逞罚性的
性爱,让我哀号、让我更加狂野起来,扭动腰部配合着他,在发泄完后他抽拔出
来,他爬到我身边躺着,并说「上来,不准吸。」
我哀号一下,但还是乖乖照做,跨过他的身体,他伸手将宝贝,导入我身体
内,并招手,我趴低点,他直接抓住,我身上的绳子,拉靠向他,我躺在他怀里,
任由他下体的插弄,我呻吟着,他抚弄着我的乳房,揉捏我的乳头,我在他的玩
弄中昏睡过去,梦中再次出现,O孃在那神秘花园中,的欢愉和受刑鞭打画面。
当我醒来时,已是第二天,在吃过营养餐和营养品后,我们收拾了一下,便
出去了到柜台归还房卡后,在大厅等其他成员,当全员再次到齐后,我们离开了
饭店,坐上车前往关西机场,在航空大厦时,我们见到了织田奈与田中,只见她
身边有一个行李箱,我和柳明走向她,到她身边时,织田奈将那行李箱,推给我
说到。
「这是为你准备的衣物。」
我说到。
「感谢奈姊。」
织田奈说到。
「加油,平常心就好。」
我点了点头,之后我们和织田奈,还有那群傢伙,互道珍重后,便去划位时,
我看到王芳与潘倩,排在我们后面,我调侃地说到。
「喔!潘小姐也要跟我们去泰国?」
潘倩脸红了一下,王芳说到。
「他想去确认一下,赵先生的…工作情况。」
赵伟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我靠过去,小声地说到。
「不是为了,某个人,而去的吗?」
她们两人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而我笑而不答,之后便和柳明一起去排出关窗
口,上了飞机坐好后,王芳说到。
「你甚么时候发现的?」
我说到。
「宫岛船上,你们就坐一起吃霜淇淋,接着在神户山上,你们也是靠得相当
近,便猜到了。」
潘倩说到。
「那你……」
我说到。
「放心,我夥伴喔,你们也见过的啊,福田祐子小姐,她很多夥伴,都是女
同,我介意甚么?再说芳姊是柳明的秘书,他不说话,我还有甚么好说的呢。」
柳明说到。
「这样更好啊,表明了王芳的身分,也免得日后,苍柔拿这,来和我吵架。」
王芳说到。
「最好是啦,苍柔哪可能,会跟你吵,爱你都来不及了。」
我苦笑了一下,柳明到很调皮的搬弄手指,努力回想的样子,我们都笑了;
没错王芳和真田秀子是同一类的,而潘倩恰好是跟福田祐子是同一类人,所以她
们在一起,也是相当速配的,毕竟都是同类型工作,在飞在高空中后,亲切穿着
泰国服饰的空服员,走过来说到。
「你好,我为你送来鳕鱼餐。」
我说到。
「谢谢。」
她放好后,我对着正吃着泰式料理,的男子说到。
「你定的。」
他点了点头说
「你又不吃辣,不然这道酸辣虾,真的很不错。」
我说到。
「不了谢谢,您慢慢享用吧,谢谢。」
开心用餐之后,服务生把餐盘收走之后,潘倩说到。
「白小姐,能跟你请教些,问题吗?」
我说到。
「都那么熟了,直接叫我苍柔吧,你问吧。」
潘倩说到。
「谢谢,想请问你,像昨天那样,又坐船,又看夜景,我们其他人,都累趴
了,但我记得你、柳先生,还有芳,都还是体力很好,但问他,又只说要我问你
比较直接。」
我跟柳明说到。
「请帮我把包包,拿下来。」
柳明点了个头,便起身从上方的行李箱中,把我的包包拿了下来,我接过后
说到。
「谢谢。」
柳明笑了一下,我从中拿出一台平板,画开后,点选了一则介绍农场的影片,
说道。
「你先看看这篇。」
潘倩接过我的平板电脑,后很认真地看了一下,之后说到。
「很棒的农场,难道……」
我说到。
「没错,我、明和王小姐,都是吃来自这农场,种出来的植物萃取的营养品。」
潘倩说到。
「喔,就是那一颗颗,像药丸的东西吗?」
我笑了笑说道。
「的确像药丸,但它是对你身体,却是相当好的补充品。」
潘倩说到。
「所以你是认为,除了一般饮食外,我们确实需要,再多点补充品吗?」
我说到。
「照理说吃一般食物,确实可以;但是一来,我们身体所需的营养分量,和
现在的土壤所给予食材,本身的营养不如以前的丰富,在加上料理过程,又流失
掉,那真正被我们吃到并吸收的,那就更缺乏;所以我们需要优质的营养品,来
补充、帮助我们,获取身体所需营养;而不是苛刻的要求身体,强行加班却不给
他们需要的。」
潘倩说到。
「那这么好,为何芳,不愿直接跟我说。就好呢?」
我说到。
「这不能怪芳姊,是因为公司规定,芳姊怎么说,都是公司职员,而公司规
定职员不能推荐,也不能购买超出一定分量的产品,怕有拿出去,私下贩卖的嫌
疑,所以你想要买,她也帮不了,刚好我已经不是职员,而是公司的会员,所以
我有能力推荐你,让你可以获得和王芳一样的健康身体,所以她才会说,你直接
问我,比较快。」
潘倩说到。
「真的吗?」
我说到。
「不如这样,反正你要陪我们,在泰国五天我……」
柳明说到。
「泰国也有分公司,我可以拜託他们,找一位当地的会员,先推荐苍柔,这
样苍柔就可以,先在泰国直接买了。」
我说到。
「如何?就当是试用品,体会看看,我相信这两三天,日本行,你也见识到
芳姊、我和明的体能了。」
潘倩说到。
「真的好强喔。」
这时一直没吭声的赵伟,说话了「可以也买一份我的吗?钱我会付给你的,
我也想试试看。」
我说到。
「好啊,欢迎。」
过了好一会,我们终於来到,泰国首都曼谷,下了飞机办了入关手续后,拿
了行李便见到泰国方面,的公司代表,来接机的是业务部长,但他的名字,我真
的很难记,柳明很亲切地和他拥抱,看来是认识很久的好友,柳明用英文和他交
谈一番,可惜那是我的弱点,我一向英文超差的,之后我们坐上巴士,他带我们
到了一家相当华丽的饭店,我们下了车走了进去,柳明去柜台办理登记,领了房
卡回来他说到。
「因为潘小姐是突然加入,所以公司方面,没来的及安排房间,所以要委屈
你和王芳住一间。」
天啊!他真的是木头吗?这是当然的啊,还需要怎样安排啊!好在饭店这几
天都满房状态,所以潘倩开心地都和王芳同住,王芳当然是相当乐意,看到这样
结果;我走回房间,发现多了好几箱行李,我小心翼翼地打开来,发现是不一样
的衣服,而织田奈是帮我,准备了便服与和服、发饰和我的秘密武器、这好像只
有织田奈知道,我抚摸着那口箱子,之后我把东西放好,电话来了,我接起来是
柳明打来的「来我房间。」
我说到。
「是。」
挂上电话后,我拿着包包走出房间,进到柳明的房间,喔王芳、潘倩、赵伟
也来了,我们坐在客厅中,柳明交给王芳,再发给我们是大赛节目表,我一看有
点晕说到。
「你可以跟我说。一下吗?为何第一天是,大佛寺、卧佛寺参观;
第二天是,海洋世界、骑大象体验、水上市场;
第三天,喔好一点是,曼谷分社巡礼、机智问答、泳装秀;
第四天是,各国服饰秀、才艺表演、晚宴;
第五天是,揭晓、颁奖、回家;这……「
我都不知道,怎样说了,等於是要我们先玩两天,在比赛吗!柳明说到。
「是的,就如你看到的,喔对了!他忘了记上,今晚还有…喔,跨性别大秀。」
我晕,这是来观光,还是来比赛啊,王芳说「习惯就好,一般都是这样,都
会安排些观光的行程,这是免不了的。」
我柔柔额头说道。
「是喔!好吧。」
但我马上察觉到,柳明的眼神中,有一丝怪异,我说到。
「愿意告诉我吗?」
柳明拿出一份名单说道。
「先有心理准备。」
我吸了一口气,后接过来一看「总部代表:孙静。」
我当场傻眼,我说到。
「喔我知道了。」
并把名单还给他。
接着我们一同去参加了,公司为我们办的欢迎海鲜晚宴,之后去看了一场炫
丽的表演,台上的舞者,各个人比花娇、美艳四射,我看的好感动,我紧紧地握
着柳明的手,没有我身边的这男人,我的心愿是否可以达成,我一点都没把握,
台上的舞者,也是相当的付出与努力,才走到今天这样,表演结束后,柳明直接
塞了一把泰币给我;太了解我了,我去找那些美丽的姊妹,给他们泰币后,便在
柳明和赵伟的相机前,合影,当然有时我会拉着柳明,让他、我和舞者合影,拍
了差不多了,我才和柳明、赵伟一同走出秀场,坐上巴士,王芳和潘倩没带相机,
便先回车上,接着我们回到饭店后,我转转头,柳明说到。
「你等等。」
便去拨打电话,没多久便来了一位美丽的女子,我看了看她的打扮说到。
「按摩师?」
柳明说。
「正宗泰式按摩师。」
我点了点头,便躺在床上,让她按着,她的手法纯熟、力道恰当,让我相当
的舒服,甚至直接就睡在,柳明房里的床上。
次日我醒来后没多久,便有一对夫妇来到柳明房间,太太拿了一份资料是国
际推荐书,我签名后她接着拿出一本目录,我翻看着,并指了几项产品,那名太
太很亲切的记录下来,并用一种很高兴的眼神,看着我,定好后柳明把王芳和赵
伟的房间号码,给了那对夫妇,并感谢她们的帮忙,我也站了起来和她们握手鞠
躬,之后他们便离开了;泰国曼谷分社的动作,也相当快,早上通过,到我们回
饭店时,我帮潘倩、赵伟定的营养品,便送来了,王方和赵伟个扛着箱子到柳明
房间里,我仔细的说了一下份量,与参考吃法,潘倩和赵伟都很仔细的记录下来,
并且在往后几天都照着吃;两天的观光行,我换穿我房间中的许多轻便服装,我
的想法是,就算是观光,也是在大会其中,所以还是要穿美美的让赵伟一路上不
停跟拍。
第三天我穿了一套正式点的服装参加行程,到了晚宴后,便是在饭店的游泳
池畔,举办泳装秀,我换穿了一套比基尼;说真的若不是为了比赛,我还真不太
敢穿这么露的,加上又是正规比赛,所以我没穿,已经非常习惯的龟甲缚,也就
是我当晚是以健康雪白的肌肤,穿上深紫色的比基尼,登台亮相,摆姿势,全场
是一阵轰动与欢呼,毕竟能和我身高与事业线比美的亚洲区域代表,这一次都没
有出席,一枝独秀的我,自然充分的展现我光鲜亮丽的一面,比赛结束后,我在
柳明房理,脱去比基尼后,身体直颤抖着,柳明将我紧紧搂着说到。
「没是吧?」
虽然转变成女人,已经快一年了,但穿那么少,又站在那么多人,那么多闪
光灯前,这种超越想像的刺激,真的快将我逼向发疯的境地;我语无伦次的说到。
「捆绑我,佔有我,快!疯狂佔有我。」
柳明一听相当亢奋的用麻绳,将我捆绑着,之后直接在客厅,抱起我、佔有
我,并且是相当狂野的侵略,柳明说。
「甜心你太棒了,你不知道我在下面,都看傻眼了,我恨不得马上冲上去,
佔有你。」
我忘情的呻吟着,管她孙静在泳池畔时,用充满忌妒的眼神,怒视我,管她
曾经佔有柳明的宝贝,管她现在跟我在大会上竞逐,我只知道,现在狂野佔有我
的,就是我最爱的柳明,他在我身上尽情发泄,我也得到最大满足与慰藉;这就
足以了。
次日我在柳明帮忙下,换穿了织田奈,帮我准备的和服,穿上竹内月香帮我
准备的独特草鞋,只差脸部装扮,不是艺妓妆外,可以说相当有艺妓迷人的味道,
我上台后完全模仿,竹内月香的走路方式,那种迷人梦幻般的样子,让赵伟会后
说「你根本是来,狂杀相机记忆卡的。」
之后的才艺表演,柳明看着我提着,那只皮箱好奇的问「那是甚么啊?」
我迷人的笑说
「等下你就知道。」
说完我将它打开,是一把二胡,我拿出带子说到。
「帮我一下。」
柳明过来帮我把带子束在我的腰上,将二胡架在腰间之后,轮到我上场了,
我走到舞台中间,先对全场一个鞠躬,当音乐一出来,很多人都讶异到了,对我
选的不是日本歌,而是台湾歌曲,手掌心,开始拉动旋时,全场惊艳,我将心整
个投射,并想着是演唱给柳明听,我表演完后,没多久,换孙静上场,她是唱歌,
点的歌一样是台湾歌曲,爱你十分泪七分,我晕了。
这不等於拿世界大赛来互别苗头吗?她的声音感伤、乾净,相当动听,柳明
说。「才艺表演,可以说是裁判团,最伤脑经的一环。」
这话一点也不假,真的高手辈出,各有各的好,我很庆幸我是选手,不是评
判。
晚上我换穿了一套雪白色的晚礼服,很好!孙静选得是全黑亮片晚礼服,王
芳事后笑到不行说到。
「苍柔你老实说,你们是不是串好的,哪那么凑巧,选的歌都是情歌,晚宴
穿得又是黑白对垒的衣服。」
我也有点哭笑不得,也不知怎么回应;但当天夜里,我全身赤裸,双手在背
后相握,被柳明捆绑着,跪在他面前,服侍他宝贝时,他接到一通电话,当对方
说了几句话后,柳明脸色一变,气急败坏,正要开骂时,我对他摇了摇头,他深
呼吸后便,冰冷的不带任何情绪的,说了几句后关掉手机,将机子往桌上一丢,
便靠在椅背上说道。
「可以了,今天到这……」
我说到。
「可以跟我说。吗?」
柳明看着我后说到。
「大会打来的,说原本我们投票结果,你是后冠,但她们临时接获密报,知
道你是跨性别的,所以有鑑於让你夺冠,对女性…那个…我说。不出口的烂理由,
所以不能夺冠。」
喔这就可以说明,晚宴后柳明消失的三小时,原来是去投票、讨论了,我淡
淡地说到。
「那名次呢?」
柳明说到。
「第二名,他们让原本,第二名的美国乔治亚州代表,夺冠。」
我努力地想了一下说到。
「喔那个天使之音!」
柳明点了点头,我说倒……
「她很漂亮啊,她唱的奇异恩典,连我都哭了,超迷人、乾净的声音;那第
三名呢?」
柳明说。
「是法国代表。」
我说到。
「喔那我是,亚洲唯一,一个进前三名的喔!」
我的话,让柳明脸上乌云,去掉一大块,我说到。
「你想想,她们很多都是,身材高挑、体态健美,能赢得第二名,已经是恩
典了,还有何抱怨呢?回去我也要运动,保持更健康的身材才行。」
柳明将我抱起,让我跪坐在沙发上,屁屁坐在他大腿上,宝贝侵入我身体,
插弄着我,说到。
「你已经很棒了。」
我呻吟着说到。
「女人永远是贪心的,你不知道吗?」
柳明笑了;就这样,我以第二名的成绩,回到关西机场,而在航厦大楼,柳
明、王芳、潘倩和赵伟,则和我道别,他们要回台湾去了,柳明说。
「乖甜心,我有空就会飞过来,看你的。」
我点了点头说到。
「我会乖乖,等你的。」
之后他们便离开了,正当我刚一踏出航厦大楼,我吓到了,织田奈、田中和
五间教室的负责人,及我六名夥伴和真田秀子,全来了,拉开的布条上写着「欢
迎全球第二、亚洲第一,健康美丽大使,白苍柔钻石,凯旋归国。」
我哭了,织田奈过来抱住我说到。
「欢迎回来,甜心。」
我说到。
「讨厌啦,又把人家弄哭了。」
大家笑了起来,织田奈说到。
「你们上线哭了,还不快过来。」
说完横山乾及他三名夥伴,将那顶花轿再一次扛了过来,说到。
「请上轿。」
我笑了,织田奈说到。
「上去啊,我们只看过影片,没见过真的。」
我尴尬的笑,因为我不是穿和服,织田奈说到。
「我们是要看人,不是要看衣服对吧。」
全场异口同声说到。
「对。」
於是我在横山乾的搀扶下,再次坐上花轿;但这回不一样了,当我坐好后,
横山乾他们居然把我扛了起来,在全场欢呼声中,绕了一圈后,才将我放下来,
不一会一台巴士开了过来,我们纷纷上了车,离开了关西机场;但开没多久便停
靠在一家顶级餐厅门口,我们下了车,我问织田奈说到。
「还有节目?」
织田奈说到。
「当然啊。」
我们进去后,在服务生的引导下,来到一间宽敞的房间,那边已经坐了些人,
是西日本分社的人员,他们见到我们,纷纷站了起来,热烈拍手欢迎我们进场,
我们来到主桌,上衫永社长说到。
「恭喜你,白苍柔钻石。」
我说到。
「感谢您,社长。」
上衫永说到。
「来来入席吧。」
我愣了一下,织田奈把我带到社长边说到。
「你今天可是主角,耶当然是坐主桌啊。」
就这样我坐在上衫永社长旁,织田奈坐我右手边,而那位抱病的小西左野,
则精神洋溢的坐在社长左边,第二个位置,我的夥伴也都被排在主桌及旁边的桌
子;就这样在愉悦、开心的气氛下,享用了由西日本分社招待的宴席,之后我回
到织田奈的家,回到了一般生活,不一样的是,织田奈帮我申请了,营养师与美
容师的认证考核,在早上起来用过营养餐后,我便回到房间上网,开始学习营养
师与美容师的常识与认知,线上训练课程,中午用过营养餐后,我便提着包包出
门,坐地铁去寻访有空闲夥伴,或去开店的夥伴店里找他们闲聊、坐坐,当然目
的是想,多关心他们,保持友好,他们也会介绍朋友与我认识,下午回到织田奈
的家,一如既往的周一到周四,由真田秀子带我飞往各教室跟各教室夥伴保持友
好,周五就由田中带我去大阪教室,周六我则麻烦田中当我快递司机,陪我去发
送,夥伴直接跟我订购的营养品,周日则在游戏室中接受织田奈的调教,就这样
过了平静的三个礼拜,我顺利的取得营养师和美容师公司认证;但奇怪的是,这
三个礼拜来,柳明像是相当忙碌,都极少上网,虽然我心中有些忧虑,但很快便
被夥伴的事,沖刷到心理的一角。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