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红杏录】(续)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续第一章
新编独立团位于北山附近的桃花镇上足有50多里路,王则端跟梅玉儿即使
快马加鞭也要第二天晌午才能到达。而且马儿也经不起这样长时间折腾,尤其是
梅玉儿还感觉到坐在自己身后的王则端那勃起滚烫的肉棒,让她有些心神荡漾。
肥美的臀部随着马儿的奔跑不断摩擦着王则端的肉棒,这种销魂的体验,让
王则端又兴奋又尴尬。毕竟王则端是个读书人,而梅玉儿则是北山根据地的英雄
儿女,王则端的心里觉得实在是对抗日英雄不敬,便悄悄的松开抱着梅玉儿的手,
然后身体往后挪,想让自己跟梅玉儿保持距离。没想到恰巧马儿一跳,王则端一
把没抓稳哎哟一声就要从马上给摔下来。
梅玉儿毕竟是习武之人,眼明手快,右手一把拉住缰绳,稳住马匹,左手一
抓一拉,硬是把王则端拉回马上。
梅玉儿柳眉一紧说道:「王同志,你这是干嘛,不要命了吗?」
王则端被梅玉儿这么一问,更是脸红到脖子那里,支支吾吾的岔开话题说道
:「那个,那个我想上个厕所。」
梅玉儿噗嗤一笑说道:「你要上厕所就早说,干嘛自己瞎动啊。」说完顺便
抬头看了一下月色,接着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赶了快有30多里路了,
附近有个小山洞,我们就近歇息一下先吧,明天再继续赶路吧。」
王则端灿灿的从马上下来,应和着说道:「是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
梅玉儿笑道:「本姑娘的身体一个顶俩,怕的是王同志顶不住这山间露水而
已。」
王则端不做应答尴尬的跑到一边装着上了个厕所,经过刚才在马上这么一吓,
肉棒倒是软了下来。
梅玉儿则把马匹牵到山洞口,然后拾了些柴火在山洞里面燃了个小火堆等着
王则端回来了。
王则端回到山洞后发现,这个山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好两个人凑在歇
息。不禁问道:「梅同志,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这个山洞的啊。」
梅玉儿笑道:「这方圆百里都是我的地盘,我天天在外狙击鬼子、打探情报,
什么山什么水什么地都一清二楚的很。」
王则端叹道:「梅同志,巾帼不让须眉,在下深感佩服,我也想早日上阵杀
鬼子啊。」
梅玉儿收起脸上的笑容正色道:「王同志,你别见怪,我觉得你还没准备好,
就你现在这文绉绉、细胳膊细腿的,上到战场就是送死。别说杀鬼子了,不拖累
他人就算好了。」
王则端颓然道:「这个我懂,可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也没有办法。」这
时想到自己亲爱大哥的惨死,以及大嫂被鬼子凌辱的惨状,王则端咬牙切齿
的说道:「即使我是五尺残躯,但是鬼子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就算拼了性命不
要,也要去杀鬼子。」
梅玉儿倒是很欣赏王则端的决心,脸上恢复了迷人的笑容道:「有决心是好
事,有机会我教你一下我家祖传的武艺,一可以防身杀敌,二可以锻炼身骨,三
可以强身壮阳哦。」
王则端一听是又喜又尴尬说道:「那我就拜梅同志为师了,望梅老师多多赐
教啊。」
梅玉儿笑道:「别老师老师的,听着别扭,你就叫我玉儿行啦,早点歇息吧,
明天还要赶路呢。」
王则端说道:「好嘞,梅老,玉儿也早点歇息。」然后自己就窝在一边准备
睡觉了。
梅玉儿眉头一紧说道:「你一个人窝在哪里睡哪里舒服啊,过来我们靠着一
起睡,山里晚上冷,靠着睡也暖和啊。」然后一把把王则端拉了过来,搂着王则
端笑道:「这样暖和多了吧。」
王则端被梅玉儿这么一抱,闻着梅玉儿身上淡淡的体香,不禁心神荡漾起来,
好不容易被压制下去的欲望,又如火焰般燃了起来,肉棒开始变硬,喘息也开始
加重。
这时梅玉儿伸手来回套弄王则端的肉棒笑道:「王同志,身体不但要锻炼,
这里也要多练练才是,否则你家那娇滴滴的娘子怕是要被人拐跑了。」
王则端想起柳若莹在窑洞里面被张觉明跟张洪武肆意玩弄的情形,脑袋轰的
一声,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欲火,翻身把梅玉儿压在身下,在荒郊野岭上与梅玉
儿展开盘肠大战。
……
与王则端刚刚开始享受美人恩不同,柳若莹则正在销魂之时。窑洞之中,张
洪武黝黑赤裸的身子已经浑身是汗了他已经跟柳若莹试了多个体位了。现在他侧
躺在柳若莹的身后,一手把柳若莹的一条大腿高高立起,一手则环抱柳若莹在那
高耸滑嫩的胸脯上肆意亵玩。如黑蟒般的肉棒不断的在柳若莹的肉屄抽插,刚刚
歼灭了鬼子100多号人,让张洪武身心都充满了胜利者的征服感。而能在柳若
莹这样绝美的美人身上驰骋更让他感到如痴如狂的美妙。
张洪武喘着粗气在一边亲着柳若莹的玉脖,一边说道:「小母狗,哥哥的肉
棒大不大,操的你舒服不?」
柳若莹抓着自己的头发,抵抗着身体的快感娇羞的回答道:「不,不舒服。」
张洪武嘿嘿一笑,把肉棒对着肉屄狠狠的猛插了几下,插得柳若莹浪叫不已,
雪臀疯狂的迎合着肉棒。
张洪武喘息着问道:「这下舒服了吧?」
柳若莹被他一轮急攻早已意乱情迷,颤声说:「张、张团长,轻点,轻点,
太深了。」
张洪武从侧卧翻身过来,把柳若莹的左腿扛在肩上,肉棒再次全根插入柳若
莹那湿润紧致的小穴。
张洪武笑道:「轻?这事咋轻法,刚才你高潮时不是还喊着我用力的吗?」
柳若莹一听不由得更加娇羞,跟张洪武做爱到现在他已经高潮了一次了。而
现在张洪武粗大的肉棒,不断的冲击她的子宫口,更增加了无比的快感。
看着柳若莹无比痛苦又无比享受的神情,让张洪武更加兴奋,肉棒又胀大了
2圈。
柳若莹敏感的阴道马上就察觉到了肉棒的变化,柳若莹不禁哀求道:「张团
长,张团长,不要再来了,再来我又要泄了。」
张洪武一听柳若莹又要被操到高潮,更加兴奋。而且干了近一个小时他也快
到崩溃边缘了。
张洪武把柳若莹两腿一抬,两条大长美腿扛在肩上,让柳若莹肥美的小穴更
加凸起,肉棒一边疯狂的进行抽插。一边道:「泄身最舒服了,你不是最想泄吗?
老子就是要把你干得泄多几次。」说完双手狠狠的拉着柳若莹的细腰配合肉棒的
抽插疯狂的挺动。
柳若莹哪里受得了如此凶狠的进攻,子宫口一张一合,全身不断颤抖,脚趾
都被干得一张一缩的,再也抵抗不了张洪武的攻击一股阴精从身体里面射出,哭
喊道:「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泄了。」迎来了又一次的高潮。
张洪武的龟头被阴精一浇,再也忍不住精关了。大喊一声:「小母狗,老子
也要来了。」
柳若莹感觉到肉棒再次胀大,像是要把阴道撑破一样,而且不断的跳动,心
知是张洪武准备射精的前奏,虽然自己还在高潮的余韵当中,但是灵台的一丝清
明让她用娇弱的双手想推开张洪武并且颤声道:「张团长,不能再射在里面了,
我不能再对不起则端了,再射我会怀孕的,要是怀孕了我怎么出去见人啊。」
张洪武现在哪里听得进去,猛的一压,整个压在白嫩的身体上,双手松开细
腰转而狠狠的抓着那对高耸的豪乳,肉棒狠命的顶到子宫口,一边喊道:「老子
就是要给你下种,让你给老子生个胖娃。」一边龟口终于撞开了柳若莹的子宫口。
柳若莹被插的差点翻白眼过去,再也没法阻挡张洪武,只能用纤纤玉手轻轻
的敲打着张洪武那健硕的胸膛,垂泪着呢喃:「不要、不要啊。」
可是张洪武早已把这些抛诸脑后,肉棒不住跳动,疯狂的在柳若莹子宫内射
精。
柳若莹娇嫩的子宫第一次的被浓浊的精液侵染玷污,炙热的精液烫的柳若莹
浑身发抖,柳若莹的子宫如肉袋子一样套着张洪武的龟头不断允吸。
这样的刺激让张洪武紧紧的抓着柳若莹的双乳,嘴里不停的喊道:「给你、
都给你,全都射给你。」不停的将自己的精华射给柳若莹。
柳若莹惊呼:「不行、不行,太多了,好多、好烫,不行了。」说完再次被
炙热浓浊的精液,烫到高潮,然后啊的一声,整个人都高潮失神晕了过去。
张洪武在连射了十多股的精液后,终于哦的一声瘫倒在柳若莹的身上。也搂
着柳若莹昏睡过去。只有柳若莹豪乳上那被抓红红的手印,还在颤抖着流出白色
精液的阴户,以及被浪水、汗水弄湿的床单显示出这是一场多么销魂的性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