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落日】(01修-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那是一片古老的小山村,坐落于繁华古都的北方,在起伏的山峦和密林下,
流淌的小河唱着单调而又欢乐的乐曲,安详静谧的村庄,在每天的日升日落下,
过着平凡而又安逸的生活。
那里和我们生活的环境没有什么不同,那里有和我们一样平凡忙碌的人们,
过着一样平淡安逸的日子,用着平和踏实的内心,走着和我们同样的人生之路。
就是在一个这样的村庄里,一个青年的故事……
第一章 燕山余脉
――――古老的村庄,说不尽的故事,它们静静的和我拥抱。
天色微明,远处郁郁葱葱的群山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雾气之中,苍松翠柏,野
草鲜花,焕发出勃勃生机,微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在这片密林之中,一条小
河涓涓流过,沿着山势顺流而下。
在山下的小河旁,有一片不大的村落,古色古香的建筑错落其间,偶尔有汽
车沿着公路出去,引起几声狗吠。古老沉默的村庄还没有苏醒。
这里是燕山余脉的边缘,流经的小河据说和西山的玉泉山属于同一水系,玉
泉山的水在古代属于宫廷用水,而这条永远单调流淌的小河则养育了世代生活在
这里的人们,人们叫它清河,而这个村庄则叫清泉庄。
清泉庄不大,只有三百多户人家。在以前是因为距离市区遥远,又地处偏远
的山区,所以很多古建筑得以保存,在现在由于交通的便利,风景的优美,成了
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每逢假日,会有不少人来这里游山玩水,或者参观古老的四
合院。
这里的人们朴实无华的生活着,或许是因为环境影响内心,使得古风在这里
留存。
据说有人要在这里建一个高档的别墅区和度假山庄,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未能
成行,无非是村民不想这里安逸的环境被破坏而抵制,再就是如此多保存完好的
古旧四合院,收购价过高。最后在几位村子里曾经深居高位的大人物干预下,不
了了之。
虽然已经是八月份,不过早上还是十分凉爽。在一个三进的院落中,后院的
正房门打开,解雨晨赤着上身,拿着一把镶着金色花纹的黑鞘古刀走了出来。
先打了一套拳热热身,待到活动开了,身体微微冒汗,便抽出古刀练起了家
传刀法,五虎断门刀。
只见寒光闪闪,刀风朔朔,气势非凡,旁边的树叶被刀风吹动的哗哗作响,
地下石板上一层尘土被吹到一边。五虎断门刀在影视剧中被演绎多次,虽声名不
显,可是流传几百年的刀法岂是平庸,每次看到他都感觉一阵无奈。
收刀站立,调整呼吸。解雨晨回想着自己所练的招式,还是不到火候啊,他
叹了一口气。想起当初解老爷子演练这套刀法时,最后那仿佛开天辟地的一击,
让人心中升起无力抵挡之感,至今仍深深印在他的脑海中。
虽说年刀月棍一辈子枪,可是要真正的精研刀法,几年的时间还是不够的。
他举起古刀凝视,刀身花纹古朴,寒气逼人,此为昆仑寒铁打造,长约三尺
六寸,重四十九斤,其名明月刀。相传解家一位老祖,读书万卷,武艺惊人,文
韬武略皆为上乘。未应试之前曾游历各地,考察人物风俗,遍赏名山大川,一为
增长见识踏实学问,二为结识文人墨客英雄豪杰。在游历到昆仑山时,在一湖泊
中见寒光闪闪,以为异物,遂打捞而起,入手冰凉,乃昆仑寒铁,遂打成此刀,
以之家传。
然而在这个年代冷兵器不过是人们收藏把玩之物,已无大用,而武功更是除
了表演,没什么人继承了。解雨晨也不知道这套刀法他还能不能传承下去。
想起曾经学过的课文,老舍先生的小说《断魂枪》,清末民初的沙子龙,面
对洋枪火炮,社会变革,只能自己在夜晚耍上一会,然后斩钉截铁的说,「不
传!不传!」他叹了一口气,收刀入鞘。
先去厨房准备早餐,砂锅煮上小米粥,把冻着的饺子蒸上,便回房间洗漱。
温水喷洒,划过他的身躯,解雨晨今年二十四岁,剑目星眉,身材颀长,肌
肉线条明显,精壮而不臃肿,像一只草原上的猎豹一般,沉默时松懈慵懒,动起
来则透露出无比的爆发力。
洗完澡出来,啪啪地在东厢房门上敲了两下,「起床,吃饭了。」
「知道了,老哥。」门里传出解雨轩懒洋洋的声音。
转身走进西厢的厨房,准备两个凉菜,一个拍黄瓜,一个自己腌制的咸鸭
蛋,切成两半,蛋黄流出深黄色的油,他满意的点点头。
解家里只有他们兄妹二人了,父亲在他初中时因意外去世,因为经常外出,
解雨晨至今想起来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而母亲则更早了,在生下雨轩后就没
了,那年他六岁,还有一些印象,而雨轩是什么也不知道。所以他们二人从小被
爷爷带大,虽说隔辈亲,解老爷子更是老年丧子,可对孙女是各种宠爱有加,对
雨晨也是严厉异常。从小文学武艺,毛笔书画,样样不得落下。
解雨晨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了,当然不是上不起。虽然解家有家传古刀和刀
法,毕竟是以诗书传家,这从解老爷子对他的教导,还有收藏的那一屋子书画古
董就看的出来。在解老爷子教导下的雨晨,觉得学校的知识越来越没用,索性辍
学,跟着对门的楚老爷子学起了厨艺,也算是一门谋生的手艺,解老爷子不知是
年老了觉悟低了还是怎么着,竟也没表示反对。
楚老爷子单名一个毅字,据说祖上是宫廷御厨,伺候过老佛爷,而他更是习
得家传,一身厨艺高超。解雨晨跟着他学了几年厨艺,如今是一家星级酒店的主
厨。
解老爷子在几年前去世了,在亲戚邻里的帮助下料理了后世,这个家里就剩
兄妹二人了。
「哈哈,小哈,不要闹了。」这时外面传来解雨轩清脆的笑声,原来是哈士
奇正围着她打闹。
解雨轩今年十八岁,身材高挑,长相清秀甜美,正是青春靓丽的年纪。刚刚
参加完高考,大学通知书已经下来了,是XX大学,一等学府。
西厢的正房是餐厅,解雨轩在餐桌旁坐下,哈士奇还围着她打闹。因为院落
很大,家里养了几条狗。一只铁包金藏獒,永远守在一进那里看守门户,风雨不
动。金毛在二进,不吵不闹,忠心耿耿。大白熊则懒洋洋的趴在三进客厅,哈士
奇则哪里热闹哪里有它,还有一只小狮子狗叫蝴蝶,看见蝴蝶就挪不动窝,到处
追赶。
「好了,别闹了,快吃饭吧。」解雨晨把东西都拿上餐桌说到。
两人一边吃着饭,解雨晨一边说,「你放假时间不短了,大学通知书也早下
来了,有什么打算,是打算去上海外婆那里玩,还是去哪里旅游。」
「我打算去考个驾照,今天跟静美她们商量一下,到时候一块去。」解雨轩
喝着小米粥说。
「也好。」解雨晨想了想,「反正早晚都得考,今天你们商量一下,明天我
带你们去报名。」
「嗯嗯,嘿嘿,等我考了驾照,再去外婆那里,反正你十一结婚嘛,到时候
和外婆小姨她们一起过来。」
解雨晨的母亲秦岚家在上海,外公外婆都在,还有小姨秦飒一家。本来当初
解老爷子没了之后,小姨想把他们接到上海去。不过那时雨晨已经二十岁了,而
且还有工作就没去。
「也好,今天我跟你佳妮姐出去一趟,记得喂狗还有洗碗。」解雨晨说完在
雨轩的头上揉了一下就走了出去。
「讨厌啦,又拿人家头发擦手,哼。」解雨轩哼哼的说道。
解雨晨走到一进那里,这里被他改造成停车的地方,又开了一个门。正门有
台阶,那可是没办法开车的。藏獒走了过来在他身上蹭了两下,拍了拍它的大脑
袋,上了他那辆大型SUV,开出门口停在路边。
对门就是楚老爷子家,楚老爷子有个孙女叫楚佳妮,和解雨晨同岁,两人从
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人早早就有这个意思,两家大人也乐见其
成。直到楚佳妮大学毕业后两人就订婚了,原本打算那年结婚的,可是解老爷子
却突然离世了,无病无灾,安然去世。只是没有等到他的婚礼,所以他们就拖到
了今年,打算十一结婚。
今天趁着都休息,两人打算出去转转。看看还要置办什么,其实也没有什么
好置办的,院落屋子已经请人修整粉刷了一遍,家具什么的都是老辈传下来的,
红木,黄花梨,金丝楠木的老家具,先不说其价值,就是古朴的工艺都一点不过
时。还有解雨晨重新装修的时候置办的一些现代家具,古典与现代结合。今天出
去,不过是两人借着这个出去转转罢了。
进了楚家大门,只见楚老爷子穿着短裤背心正在树底下的躺椅上闭目养神,
手里拿着一把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旁边的树上挂着鸟笼子,一只八哥在里
面蹦蹦跳跳。
楚老爷子虽然已经七十多岁,早已退休多年,可保养得宜,身体硬朗,一头
银色的短发,红光满面。
「爷爷,吃了吗。」解雨晨近前打着招呼。
「雨晨来了。」楚老爷子睁开眼睛声音洪亮的说,「早吃过了,今天休
息?」
「嗯。正好今天休息和佳妮出去一趟,去市里转转,看看还有没有要置办的
东西。」解雨晨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下说。「对了,爷爷,结婚要通知的人,亲戚
朋友都说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要特别通知的。」
「没别的了吧,村里管事的,还有那几个我们这一辈,跟你爷爷关系不错的
老家伙,我都说了,到时候你再去一趟就行,没什么需要特别通知的。」说完,
楚老爷子想了一会,「你姑姑能联系上吗?」
「唉,不知道怎么联系啊,都不知道在哪里。」说到这里,解雨晨叹了一口
气,苦恼的摇了摇头。
其实这都是上辈的事了,解雨晨还有一个姑姑叫解美玲,在他很小的时候见
过,解雨晨还记得在母亲没了,父亲经常外出的日子里,是这位姑姑经常哄他们
睡觉,带他们玩,逗他们开心。不过后来去了美国留学,看上了一个美国人。解
老爷子有着老辈人的固执,死活不同意,闹的不欢而散,最后解老爷子发话,她
要和美国人结婚,就和她断绝关系。解美玲可能和解老爷子的固执脾气一脉相
传,一气之下还是了美国,而解老爷子也不许任何人再提起她。
解雨晨那时还小,具体的事情了解的不是很清楚,只记得每次两人都是吵得
不欢而散。如今物是人非这么多年,解美玲也再没有消息传来。在解老爷子去世
的时候,他都不知道怎么通知她,更何况现在。
正想着这些事,传来一声「雨晨来啦。」打断了他的思绪。这时楚佳妮的妈
妈朱敏从后院走了出来。
朱敏今年四十多岁,圆润鹅蛋脸,皮肤白皙,没有一丝皱纹。身材娇小丰
满,上身一件亮白色的女士衬衣,显出丰满高耸的胸部,走起路来微微颤动,引
人注目。一条黑色紧身裤子,显出圆润的双腿,站立时,双腿禁闭,没有一丝缝
隙,而略微突起的小腹和双腿间夹成一道的幽谷地带,吸引着人们探索的欲望。
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露出雪白娇嫩的脚趾,端庄温婉不失性感妩媚,好一个成
熟的尤物。
「阿姨。」解雨晨叫道。
「你和佳妮都快结婚了,该叫妈了。」朱敏笑着说,热切的眼神透露着妩媚
看着他。
「妈。」解雨晨眉头一挑叫了一声,眼神中有一丝挑逗。
「哎。」朱敏忙笑着应了一声,眼睛有一丝调皮的看着他。
朱敏的丈夫在楚佳妮小时候就因病去世了,她没有再改嫁,而是一边带着孩
子,一边照顾楚老爷子。不过楚家家境富裕,而且楚老爷子身体硬朗,倒也不至
于让她过多操劳。
因为两家离得近,也经常照顾年幼的解雨晨。随着孩子们慢慢长大,年幼的
解雨晨变得帅气强壮,那强烈的男人气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她多年孤独寂寞
的内心,多年不得排解的情欲让她在一个个的不眠之夜,想着解雨晨强壮的身体
辗转反侧。
而朱敏成熟的身体也深深吸引着解雨晨,在和楚佳妮发生关系后,食髓知味
的他更是对成熟丰满的朱敏着迷,那丰满硕大的乳房,那圆润挺翘的肥臀,无不
深深吸引着他。终于郎有情妾有意的两人顺其自然的发生了关系,解雨晨英俊的
面容,强壮的身体带给她无数次的欢愉,深深俘虏了她久旷的身体和心灵。
尤其在他们交欢时,朱敏可是经常好哥哥,亲爸爸的乱叫,现在让解雨晨叫
她一声妈,好想占了多大的便宜一样高兴。
「佳妮正在房间收拾呢,你们聊什么呢。」
「刚说到他姑姑的事。」楚老爷子闭上眼睛,在摇椅上慢慢摇着说。
「美玲……唉,当年要不是解老爷子那么反对,也不至于……」说到这里,
她也不知道怎么说了,走到解雨晨身边,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该回来总会回
来的。」
「我知道了,没事的妈。」解雨晨趁着楚老爷子看不见,伸手在她穿着紧身
裤显露出的肥臀上捏了一把,坏笑的对她眨眨眼。
朱敏不好这时跟他打情骂俏,用肥臀在他身上撞了一下,扭着屁股走开了。
这时后院传来高跟鞋哒哒的声音,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身材高挑的身
影闪了出来。
楚佳妮面容精致,柳叶眉,丹凤眼,瓜子脸,知性中偷着一丝俏皮。她走过
来抱住解雨晨,「老公来啦,嘻嘻。」说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这孩子,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闹。」朱敏在旁边说道,眼神中透出一丝
羡慕。
「哈哈哈哈」楚老爷子听到了,笑着说,「孩子嘛,好了,你们该干嘛干嘛
去吧。」
「知道啦。」楚佳妮对着朱敏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爷爷,妈妈,我们出去
了。」说着挽着解雨晨的胳膊就往外走。
「我们出去了。」解雨晨说。
「开车慢些点。」朱敏在后面说。
「知道啦。」
「这孩子。」朱敏摇摇头。「爸,那我一会也出去了。」
「去吧。」楚老爷子在躺椅上摆摆手说到。
朱敏转身回到后院收拾一下出门,她在市里开了一家服装店,虽然家境不
错,不用她多忙,可毕竟也是给自己找点事做。
此时,已经八九点钟了,太阳照亮大地,外面逐渐热闹起来,古老的清泉庄
苏醒过来。
第二章 花开半夏
――――若无醉酒,何来雾里看花。
解雨晨和楚佳妮出的门来,上了汽车,向外驶去,出去村口,转头沿着小路
向山里前行。
车子七扭八拐的,随着周围树木渐渐增多,来到了一处山脚下。他们从小在
这里长大,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
据说在六七十年代的时候,这一片山里还有老虎,老鹰等大型猛兽猛禽,有
的人家里还有珍藏的老虎皮,像解雨晨家里就有一张,据说是清朝的时候在这山
里打的,保存了下来,而今早已被锁进了密室,这还是解雨晨在整理家的时候发
现的,他以前根本不知道。
如今可随着工业化的发展,以及人们的围捕,早已绝迹了,现在在山上,能
简单最多的只剩下野兔了。
在这片山上有一处山洞,那是他们的秘密乐园。
那还是楚佳妮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他们来山里玩,遇上了大雨,就躲到了
山洞里,两个早已互相爱慕的少男少女,在静谧而又暧昧的情况下,如干柴碰到
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自此之后,他们经常来到这里,享受只属于两个人的激情。
车子里两个人早已搂抱到一起,解雨晨亲吻着楚佳妮的小嘴,一手在她的背
后抚摸,一手摸上了她高耸浑圆的胸部。
「老公……唔……」楚佳妮一边回吻着他,一边口齿不清的说,「一大早就
带人家来这里。」
「宝贝,你不想吗?」解雨晨抬头看着她,一手却探入了她双腿之间。
楚佳妮没有说话,只是双手抱住了他的头,把娇唇贴了上去。
解雨晨一边亲吻着,一边把她的连衣长裙卷到腰间,伸到她白色的内裤里,
轻柔着蜜穴。楚佳妮靠在椅子上,分开雪白修长的大腿,任他抚摸,情欲上涌,
面色桃红。
这辆SUV的空间够大,两人叠在一起并不显得拥挤。解雨晨把她的裙带连
着内衣带子一起褪下,褪到她的腰间,两个硕大白挺的胸部露了出来,被衣服带
动的上下跳动了几下,两个粉色的奶头因为情欲的高涨挺立着。
解雨晨含住了一个调皮的奶头,一手揉着另一个大奶子,一手把手指探进了
淫水泛滥的小穴。楚佳妮抬头「啊」的叫了一声,双手紧紧的抓着的后背,「老
公……好……好舒服。」声音柔媚娇喘。
解雨晨脱下衣服,露出早已狰狞的粗大的肉棒,棒身青筋暴露,紫红色的龟
头如鸭蛋般大小,流出的粘液闪亮。他一把脱下楚佳妮的内裤,用龟头在她的淫
水泛滥的蜜穴上上下摩擦。
「老公……快……快进去……」楚佳妮气喘吁吁的说。
「什么快进去啊。」解雨晨抱住她,在她耳边吹着热气说道。
「大……大鸡巴……快操……快操进去嘛……」楚佳妮抱着他,两个大奶子
紧紧贴着他健硕的胸膛,胯部向上挺着,仿佛迎接肉棒的插入。
「你自己放进去。」解雨晨亲吻着她的耳朵说道。
「坏老公。」楚佳妮在他背上拍了一下,一手扶着棒身,把硕大的龟头对准
穴眼,胯部向上抬,进去了一点。
解雨晨感到龟头一阵温润湿热,一用力,粗大的鸡巴全部插了进去。「进去
了宝贝。」
「进来了……老公……好满啊……好涨……」楚佳妮紧紧抱着他,两人下身
紧紧贴在一起。
解雨晨紧紧抱着她,感受着胸前她软肉的挤压,下身开始慢慢抽动,感受着
蜜穴里嫩肉的挤压,随后慢慢加快。
楚佳妮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紧紧盘在他的腰上,随着解雨晨的每一次抽插,
屁股都微微离开座椅,随后落下,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老公……好舒服……好爽啊……用力操……操我……操我骚逼……」
解雨晨用力挺动着,感受着越来越湿润的骚逼,每一次抽出都仿佛带出大量
淫水,「宝贝,舒服吗,你的淫水真多,真是个大水逼,操死你,骚逼。」
「好舒服……骚逼好舒服……老公用力操我……骚逼好爽啊……」楚佳妮叫
道,虽然两人做爱的次数很多了,可每次都让她舒爽连连,粗大的鸡巴在她骚逼
里抽插,硕大的龟头刮着逼里的嫩肉,顶撞着子宫,仿佛顶到了心理。
解雨晨双手抓着她的腰,大鸡巴快速的抽动着,带动着她两个白皙硕大的奶
子的奶子上下抖动,「宝贝,你的骚逼好紧,操了这么多次还是这么紧,好舒
服,操死你,骚逼,揉你的大奶子。」
楚佳妮晃着头,头发早已甩的凌乱,脸上泛起红晕,她双手抓住自己跳动的
大奶子说道,「那是老公鸡巴太大了,操的人家好舒服。」
「宝贝,我们下车吧。」解雨晨停下打开车门,抱起楚佳妮,两人就这么紧
贴着下了汽车。
楚佳妮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紧紧抱着他。解雨晨双手扶着雪白
的屁股,边走边操着,一滴滴的淫水滴落在草地上。
「啊……老公……好舒服……大鸡巴操的骚逼好舒服啊……操死骚逼吧……
我是老公的骚逼……骚货……贱人……臭婊子…老公……操我……」楚佳妮每次
被这样操的时候都感到无比的刺激,她大声的淫叫着。
「骚货,干死你,操你的骚逼,把你的小骚逼操成大黑逼,操死你这个贱
人,操你妈,操你妈的大骚逼。」解雨晨走到一颗树前,一边挺动大鸡巴操着,
一边双手啪啪的拍着她的屁股。「骚货,扶着树,我要从后面操你。」
楚佳妮下来,弯腰扶着树,翘起被拍红的浑圆肉臀,因为被操的充血的骚逼
颜色加深,流出的淫水泛着阵阵光泽。
解雨晨扶着她的大屁股就插了进去,一边拍打着,一边说,「把你操成你妈
那样的大屁股,骚货,干死你。」
楚佳妮被操的身体晃动,两个因为下垂的奶子显得更加硕大,屁股被顶的掀
起一阵阵肉浪,「老公喜欢大屁股……就……就把我操成大屁股……老公操我…
…操我妈……操我妈的大屁股……操她的骚逼……操她的大黑逼……」
两人都因为激情的对话激动不已,不过解雨晨是真的操了朱敏,而楚佳妮不
知道,解雨晨扶起她的一条腿,大鸡巴快速的抽插,「宝贝,骚货,我要射了,
操死你,啊……」
一声大叫,楚佳妮感到骚逼里的抽插的大鸡巴仿佛又涨大了几分,随即一股
股的精液喷射而出,她被烫的一阵颤抖,喷出一股淫水,又一次达到高潮,「老
公……射到我逼里……我又到了……又高潮了……」
激情后的两人搂在一起坐在草地上,解雨晨轻吻着她的脸颊,楚佳妮抚摸着
他的胸膛,平复着气息。
「老公。」楚佳妮亲昵的叫了一声。
「嗯,老婆。」
「好像跟你这样永远在一起。」
「傻瓜,我们现在不是天天都能在一起吗,再过一个多月我们就结婚了,一
辈子在一起。」解雨晨轻拂着她的头发说。
「嘻嘻,人家就是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嘛,当然知道我们一辈子在一起了,老
公,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楚佳妮问道。
「什么时候?」解雨晨挠挠头,「我也不知道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好
像,好像从没想过分开,仿佛注定在一起一样,你呢?。」
「嘻嘻,跟你一样啊,这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水到渠成,顺其自然,
嘿嘿。」楚佳妮说了一串的成语,「小时候玩过家家,人家就说以后要给你做老
婆嘛。」
「对啊,以后还会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相亲相爱……呃……还有什么
词。」解雨晨挠挠头。
「哈哈,老公,你太可爱了。」楚佳妮笑着说完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解雨晨看着她殷红的小嘴,忍不住亲了一口,「宝贝,给我含一下鸡巴
吧。」
「老公啊,你还要来,人家受不了了嘛,再来就动不了了。一会还要进城,
改天不出去人家再好好让你疼好不好。」楚佳妮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
望着他说。
楚佳妮对他的能力可是一清二楚,每次都让她软的浑身动不了,记得有一次
两人不管不顾的由着性子做了一个白天,结果她有两三天走路都费劲。她不知道
的是也是那一次让她的妈妈朱敏看了出来,随后成了和解雨晨的好事。
「不是啦,宝贝,想你含一下嘛。」解雨晨揉着她的大奶子说道。
「坏老公。」楚佳妮总是对他的要求无法拒绝,低下头把大鸡巴含进嘴里,
舌尖绕着龟头转了一圈,然后慢慢用舌尖舔弄着马眼。
「嗞。」解雨晨轻叫一声,享受着楚佳妮的服务,一手顺着她光滑的背部摸
到了浑圆的屁股上。
「老公……你是不是……想操我妈……」楚佳妮突然含含糊糊的说。
解雨晨一惊,「啊,什么,那,那不就说说嘛。」他含糊的说。
「瞧你吓的,都有些软了。」楚佳妮拍了一下他的大腿,随即又含进嘴里,
含糊的说,「每次你从后面操我的时候,都那么说,想操我妈的大屁股,我可感
觉的出来。你是真想操她。」
解雨晨很想说,当然想了,朱敏长的成熟丰满,知性的面孔,丰硕挺翘的双
峰,浑圆硕大的肥臀,这么一个熟的女人当然想操了,而且已经操过了。不过他
不知道楚佳妮这么说什么意思,只能试探的说,「嘿嘿,我要真想怎么办。」
楚佳妮抬起头,「哼,我就知道。」她扭了一下解雨晨的大腿靠在他身上坐
下,「其实这么多年了,我妈也不容易,一直都是一个人。我也不想再有个后
爸,如果……如果你真能让我妈喜欢你,那最好不过了,不过……」她看着解雨
晨说,「老公,你不能强迫我妈好不好。」
「真的!」解雨晨惊喜的说道。虽然他和朱敏欢好之后想过有一天母女同
床,不过没想到楚佳妮这么快能答应。他本来想现在告诉她,不过转念一想,两
人瞒着楚佳妮好了这么长时间,怕她心理有疙瘩,还是决定慢慢来,同时心理有
了一个计划。
「当然不会强迫朱阿姨了,宝贝,你对我真好。」他抱住楚佳妮亲了一口。
「就会哄人家,不过谁让我老公这么优秀呢,你看我妈看你的眼神,我感觉
你早晚得手。」楚佳妮双手捧着他的脸,「老公,你怎么长的这么帅,人又好,
以后不知道多少女人上赶着勾引你呢。」
「哪有你说的那样,我可没有。」解雨晨这可感觉冤枉了,他可就有两个女
人,虽然在村子里和上班的地方他确实女人缘不错,可是不止女人啊,他跟所有
人人缘都挺不错的。
「当然知道你没有啦,可……」楚佳妮说着停了一下,「算了,哼,反正不
管怎么样,我可是你的正室夫人,别的都是小三,哼。」
「好啦,就你想的多。」解雨晨采下旁边的一朵小花别在她的头发上,捏了
一下她的小琼鼻,随即一把抱起她,「走啦,进城喽。」
「啊。」楚佳妮惊叫了一声,笑着拍打他一下,银铃般的笑声在山间回响。
两人穿好衣服,整理了一下,发动汽车驶出了这里。
阳光照耀下的树林充满生机,漫山的小草和盛开的野花不时随着微风抖动,
虫鸣鸟叫衬托着更加幽深静谧。
这里距离北京市中心有几十公里,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而这里毕竟在以前
属于郊区,人们习惯性的把去市区说成进城,好像还是以前那个古老的北京城。
两人说说笑笑,不一会车子驶进了市区,两人在家居商场转了一圈,买了几
样小物件,又随着楚佳妮去逛街。
人说女人的衣柜永远缺少一件衣服,她们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可能会感觉
累,但逛街的时候永远不会,这在每一个女人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解雨晨虽然不累,但也绝不喜欢这么一家店一家店的逛来逛去。记得有一次
他想试试到底女人逛街时会不会自己说累,于是他耐着性子,又带着些好奇心态
的陪着楚佳妮逛了整整四五个小时。结果是,不到她把想逛的地方转一个遍,或
者她把自己想逛的兴趣都逛过瘾了,她们是不会停的。
而且在她逛累之后,可以心安理得的在一边一坐,然后指使着解雨晨跑来跑
去的买吃的喝的。
解雨晨看着挽着自己胳膊,兴致勃勃的看着路旁的一家家店,嘴里还在不停
说着什么的楚佳妮,又不好打断她的兴致。
「老公老公,你看,那边又开了一家新店,上次开的时候还没有呢。」
「老公老公,你看,那边有吹糖人的,我们过去看看,哇,好久没见到了,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买这个吗?」
「老公,一会吃完饭我们去看电影吧,最近好像上映了一部很搞笑的电影
呢。」
终于说到吃饭了,解雨晨连忙接口道,「好啊,你想吃什么,吃完我们就去
看电影。」
「嗯……我也不知道吃什么啊,爷爷是大厨,老公也是大厨,人家在外面还
真不知道吃什么。」楚佳妮说。
「那就随便吃点什么吧,这样,一会我们去买一只羊,晚上回去我们吃烤串
怎么样。」解雨晨建议说。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吃老公做的烤羊排了,嘿嘿」楚佳妮在他脸上亲了一
口,引的路旁的行人羡慕的看着有美人相伴的解雨晨。
正在这时,突然后面传来一个女人啊的叫声,随即一阵骚乱,伴随着另一个
女人的声音,「拦住他,他是小偷。」
解雨晨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白色短袖的女子倒在地上,还有一只拐杖在
旁边。另一个穿着黑色短袖女子扶着她坐起,随即追了过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