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歪传】(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06章
傍晚,黑色的河水在落日的照耀下,泛起丝丝金色的涟漪。张重坐在船舷之
上,看着眼前的美景,心里却想着后续的打算。
在此之前,他已经将那商队护送的魔晶矿全部换成声望,而后,便带着艾琳
迅速离开,这是他思考过后才做出的定论。
圣域之间的战斗,肯定会吸引那黑石城主卡雷道森的注意,虽然卡雷道森他
并不在意,也可以用自己跟艾琳一样昏倒了的借口蒙混过去,可万一要是耶鲁带
着龙血城堡的圣域或神域强者过来就不好了。
魔晶矿被夺,艾琳失踪,不仅耶鲁,巴鲁克帝国也肯定会严密追查此事。然
而,他们注定不会查到什么,毁灭规则可不仅仅只是亡灵会用,玉兰大陆修习毁
灭规则的强者还是有的。
只要在去道森城的这两个月里把艾琳调教到不乱说话的程度,到时自己就可
以以九级亡灵大魔导的身份说是自己救下了艾琳,并送她回来,看看能不能借机
打入道森商会内部,到时候,要多少声望有多少声望。
若事不成,也可以做出喜欢上艾琳的姿态,护送她去位于帝都不远的『林雷
学院』,顺便找耶鲁要封推荐信,借耶鲁之手打入帝国内部,凭自己九级亡灵大
魔导的身份,必然被皇帝奉为座上宾,毕竟亡灵大魔导那就是成千上万的军队,
跟其它大魔导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从而混入龙血城堡。然后在龙血城堡突破圣域,
进,达到七星恶魔层次后可趁机鸠占鹊巢,退,达不到也可躲避百年后的大难。
百年后,那戈巴达位面监狱的邪恶王者奥丁可就要来了。
要达成这些,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将艾琳调教到对他言听计从的地步。虽
然短短两个月要做到这些,基本不可能,但他还有亡灵魔法。之前将『奴役灵魂』
升到两级,就是为了这一计划而准备的。两级『奴役灵魂』可以奴役两名九级魔
法师的灵魂,奴役她艾琳一个小小的五级魔法师还不手到擒来。
晚上,又在艾琳的晚饭中下了一滴『女人香』,等到夜深人静时,张重走出
房间,来到艾琳的窗外侧耳听了听,当听到房间里传来『呀』『呀』的呻吟声时,
邪恶一笑:「放心吧,小丫头,不会奴役你太长时间的,那个任务是必须你自愿
才能完成,就算是奴役灵魂,也并非本人自愿的。」
又过了一刻钟,里面的声音停了下来,又等了片刻,估计小丫头睡着了后,
张重来到房门前,用魔力轻轻震开门闩,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奴役灵魂,分出自己部份灵魂进入他人灵魂内,通过亡灵魔法奴役他人灵魂。
被奴役者灵魂越强大,自己分出的灵魂就越多,所以,即使是死亡主宰,也很少
去奴役别人,因为分出的灵魂越多,对自己的伤害也就越大。
灵魂,乃是任何生物的根本。
张重在艾琳床前盘腿坐在地上,默念咒语,片刻后,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透明
圆球缓缓从张重脑中冒了出来,轻飘飘的,没有重量一样,飘向艾琳,最终融入
了艾琳的头部。
「奴役!」张重冷喝一声,全身灰色亡灵魔力盘绕,变成一根根丝线般,从
艾琳全身毛孔钻了进去。
「嘘——」张重长嘘了口气,同时,原本已经睡着的艾琳此时突然睁开了眼
睛,一口气爬了起来,丝毫不顾自己一丝不挂,口中喊道:「主人。」
张重这才站了起来,走到床边,大马金刀的坐了下去,板着脸道:「见到主
人要行跪拜礼。」
「艾琳道森参见主人。」没有任何迟疑,艾琳双腿『噗通』的一下跪在地上。
此时的艾琳,已被张重控制,就算让她自杀甚至杀了她的父亲耶鲁她都不会
眨一下眼皮。
「哈哈……」张重的脸再也板不住了,不由得得意的大笑起来,又随手把自
己脱了个干净,胯下挺着一根狰狞的肉棒,道,「快过来,先服侍服侍主人。」
艾琳站起来走了过来,却是一脸手足无措的表情。
「口交你听说过没有?」
「回主人,在学院的时候听同学们说起过。」艾琳如实回答。
张重点点头,道:「那就先给主人口交一下再说。」
「是。」艾琳在张重胯下重新跪下,张开樱桃小嘴含住了肉棒的头部,一脸
茫然的抬头望向张重。
张重一愣,顿时就明白了,艾琳应该是听说过口交就是含男人的肉棒,但其
它的就一无所知了。不得已,张重又进入系统花费1000点声望兑换了一个
『记忆水晶球』。
注入一丝魔力,那水晶球里的幻像便启动了起来,一张豪华的大床上,跪坐
着一个一丝不挂的金发美妇,美妇正闭着眼睛,精致的面容上露出销魂的表情,
左手向后撑着床面,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却伸进没有一丝毛发的小穴中不停的抠挖
着,嘴里不停的说着什么,可惜水晶球无法记录声音。
这时,手持水晶球的男人慢慢走向美妇,最终站在床上,影像里只能看见男
人肥胖的双腿以及同样肥胖的肉棒。那美妇也没停下手中的动作,小嘴却渐渐靠
近了肉棒,在那肉棒的尖端亲了一口,才伸出香舌,缓缓地舔了起来。
「看这房间装饰,不像是妓院之类的,录这种影像应该是某个贵族的变态嗜
好吧,不过有号称能兑换大陆上任何出现过的物品的系统在,却成了我调教艾琳
的教材。嘿嘿,也不知那美妇是天生白虎还是被这男人给刮掉了。」张重拍了拍
艾琳的脑袋,「看见影响里的女人了吗?跟着她学。」
艾琳吐出肉棒,说了声『是』,才学着影像里的美妇亲了一下龟头,伸出香
嫩的小舌头舔了起来。
「嗷呜…爽…」张重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虽然艾琳动作生疏,但一个十五
岁的美少女跪在自己脚下舔着着自己的肉棒,特别还是个处女,这种精神上的满
足感就让张重差点射了出来。
那美妇又舔到了男人的卵袋,艾琳有样学样,又在张重的卵袋上舔了起来,
还伸出细腻的小手握住张重的肉棒,缓缓撸动起来。
「啊——小骚货,学得还挺快的嘛,好软的小手啊,舌功还算将就,老子迟
早要把你这小骚舌头开发出来。」张重一边感叹着,一边抚摸着艾琳的脑袋。
「谢主人夸奖。」艾琳吐出嘴里的一颗蛋蛋,甜甜地道了声谢,又将另外一
颗含进嘴里。
张重一笑,又看到那美女已经趴到了床上,于是拍了拍艾琳的小脑袋道:
「小骚货,快,学着她的样子,趴到床上去,主人要给小骚货开苞了。」
艾琳学着那美妇的样子,跪趴在床上,双手从胯下穿过,轻轻掰开守护着小
穴的两片蝴蝶翅膀,浑圆挺翘的小屁股轻轻的摇摆着,一汪清泉从小穴深处流出,
打湿了稀疏的毛发,滴在床单上,勾引着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张重伸出两手在那两瓣屁股上轻轻的揉搓着:「好骚的小骚货,好漂亮的蝴
蝶逼。」
听到张重的言语,艾琳快速的摇了摇屁股,这才慢慢转过头来,一脸羞涩道:
「请主人给人家开苞。」
「这小骚货倒是无师自通,而且从刚才口交来看,调教好了绝对是一个极品
尤物。」张重微微吃惊,旋即板着脸道,「既然承认老子是你的主人了,那以后
就得以『奴』自称,听见没有?」说完,还在那诱人的屁股上轻轻的拍了一下。
「嗯——奴儿明白了,请主人给奴儿开苞。」艾琳轻轻的『嗯』了一声,那
小脸上也浮起了两朵嫣红,旋即羞得将整个小脸埋在枕头下。
「咦?莫非这丫头喜欢被人打屁股?」张重愣了愣,不过此时哪管得了那些,
大吼一声『好骚货』,提起肉棒对着那粉红的小穴,重重的插了进去,一插到底。
「嗯啊——」艾琳闷在枕头下的小嘴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竟是忍受不住开
苞的痛苦『嘤嘤』的哭了起来。
张重只感觉肉棒进入了一个十分狭小的空间,四周的窒肉紧紧箍住肉棒,几
乎动弹不得,而肉棒前端却又像是进入了一个十分广阔的空间,如同一滴水滴滴
进了无尽的海洋之中。
「嗷呜…」张重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这才注意到埋头哭泣着的艾琳。
「怎么说也才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还是哄哄吧。」张重忍着抽插的欲望,
双手捏着艾琳的乳房揉着,道,「别怕,别怕,乖奴儿,别哭…」
艾琳缓缓抬起头来,一脸委屈的道:「主人,奴儿疼…」
张重伸手擦干艾琳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别怕,每个女人都要经历这一关
的,等下就不疼了,乖……」
艾琳停下哭泣,咬着嘴唇轻轻的『嗯』了一下。
不一会,艾琳慢慢感觉下体好像被千万只蚂蚁爬过一般,酸痒无比,这种感
觉越来越强烈,就连刚被开苞的痛苦也淡了不少,小屁股不由自主的筛动了一下,
『呜』的一下,艾琳赶紧捂住了小嘴,生怕被身后的张重听见,可没过多久,那
种酸痒再次袭来,又忍不住轻轻的筛动一下,慢慢的变成了小幅度套弄,知道自
己的动作肯定被张重看得一清二楚,羞涩得再次把脸埋进枕头下,再也不肯出来。
张重看着眼前的小屁股正不顾忌羞耻的快速套动自己的肉棒,一脸兴奋道:
「好爽,真不愧是主人的乖奴儿,动作再大些,动作越大,主人越舒服。」
艾琳听到主人的『褒奖』,心里被一种满足感所填满,那屁股筛动得动作更
大了,也更快了。
「主人,主人,奴儿没气力了,奴儿不行了……」艾琳一边快速筛动着屁股,
一边呻吟着喊道,到最后竟然带上了一丝哭腔,似乎在埋怨自己没有伺候好自己
的主人。
「主人来满足你。」张重大吼一声,也不再忍耐,双住箍住艾琳的纤腰,重
重的操干起来。
「啊…主人…啊…啊…奴儿好舒服…啊…啊…奴儿要飞了…啊…奴儿要飞了
…啊…飞了飞了飞了……」张重干到兴起,双手抓住艾琳的两只小手,往后用力
一拉,艾琳的整个上半身被拉了起来,再顾不得羞涩,大声喊了起来。
张重如同一个骑士一般,骑着一匹漂亮的小母马在广阔的草原上策马奔驰。
终于,艾琳忍受不住,一股清泉从小穴中喷出,竟是潮吹了。张重看着眼前的美
景,也是不想再忍,如同打桩机一样更加快速抽插,一声低吼,终于精液如同炮
弹一般射进了小穴深处。
艾琳全身一抖,竟是又高潮了。
五天后。
客船已经驶出黑水河,进入了玉兰大陆的母亲河——玉兰河。也就意味着要
不了多久就要下船改走陆路了。
张重坐在自己房间的椅子上看着这个世界的书籍,原来书中这个世界很多细
节没讲清楚,多了解下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坏处。
房间四处散落着大量的『记忆水晶球』,张重观看并模仿后,发现其中有一
半是那个男人录下的,因为那个男人除了肥胖的身子外,右脚脚趾竟然有六根。
虽然女人并不全是那位金发美妇,但也占了一大半,可见那个男人对这位金发美
妇的喜爱。
「主人——」房门被推开,一阵香风吹了进来,艾琳一把跳进张重怀里,双
腿紧紧夹着张重的腰部,双手搂着张重的脖子,嘟着小嘴如同小鸡啄米一样在张
重的脸上轻点着。
「好了,好了。」张重拍了拍艾琳的后背,示意她停下来,「你不是在外面
网鱼吗?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奴役灵魂只是让艾琳把张重当成信仰一样忠于张重,但并不会改变她的本性。
艾琳本来就是小孩子心性,看到船夫们撒网捞鱼,觉得新奇,吵着自己也想去捞,
张重这几天心情好,也就任由她去了。
艾琳嘟着小嘴,撒娇道:「没意思透了,就奴儿捞了半天什么都没捞到,小
荷还捞到了一条蓝尾鱼呢。」
那小荷,乃是船上其中一个船夫的女儿,由于自小熟悉水性,经常在船上帮
忙,还帮着厨房的大婶们做饭,赚些散碎钱两补贴家用。由于年龄相近,两人倒
是有些谈得来。
张重捏着艾琳的屁股笑道:「那主人就把那条蓝尾鱼买来,叫小荷做成鱼汤,
给小骚货补补身子怎么样?」
艾琳扭着身子甜腻的『嗯』了一声,那嘴角上翘,带着一丝笑意,胯部紧贴
着张重的肉棒轻轻的摩擦着,撒完娇后道:「主人取笑人家啦…」
张重在艾琳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下,笑骂道:「你这个小骚货,没事诱惑主
人干什么,又把主人给弄硬了。」
「奴儿就是主人的小骚货嘛。」艾琳嘻嘻一笑,接着道,「奴儿自己犯的错,
就让奴儿自己替主人解决吧。」
说完迅速从张重身上下来,一把将张重的裤子拉到脚踝处,双手抓住肉棒,
熟练的吞吐起来。
张重低着头看着艾琳的表情,右手来回抚摸着艾琳的头发,突然道:「小骚
货,你既然已经是主人的私有物品了,那主人就给你再起个名字吧。」
「好呀好呀。」艾琳吐出肉棒,开心的叫了起来,又伸出小舌头在肉棒上舔
着。
张重想了想道:「嗯,你是主人的女奴,又这么乖,以后就叫你『乖奴』吧。」
「乖奴?好好听的名字呀,谢谢主人赐名,奴儿以后就叫乖奴了。」艾琳停
下动作想了想,笑着说道,又讨好的含住张重的肉棒吞吐了起来。
「哈哈……」张重大笑一声,随手拿起一个记忆水晶球打开助兴,恰好,又
是那位金发美妇。
艾琳吞吐了一会,吐出肉棒,突然道:「主人,其实这个女人奴儿认识的。」
「哦?她是谁?」张重好奇道,心说真是无巧不成书。
艾琳用手轻轻撸动着肉棒,看到张重舒爽的样子才满意的道:「她是莫奇伯
爵的妻子,玛格丽夫人。」
「莫奇伯爵?没听说过啊。」张重想了想,书中也没提过,估计就是个小人
物吧。
艾琳见张重不知道,又解释道:「他是玉兰帝国乔治首相的第二个儿子,因
为是次子,无法继承乔治首相的爵位,但乔治首相又极其疼爱这个儿子,所以就
把他作为『玉兰特使』派到帝国常驻,又因为乔治首相和龙血城堡的私交,就被
皇帝陛下封为伯爵了。」
「嗯?乔治的儿子?」张重一愣,心道,这乔治位居首相一职,多少人盯着,
还敢明目张胆的给自己的儿子谋福利,光凭和龙血城堡的关系恐怕还不够,手段
应该还是有些的。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张重有些奇怪。
艾琳却道:「在学院里,奴儿和莫奇伯爵的女儿是室友呀,而且,论关系,
奴儿还要叫乔治首相一声叔叔呢。」
「那莫奇伯爵那个女儿平时怎么称呼你?」张重笑着问道。
「各交各的呀。」艾琳一脸惊讶,好像张重问的问题很白痴似的。
也对,在玉兰大陆,像耶鲁那样的七级魔法师便能活个三四百年,因此造成
后辈在称呼上尴尬的事肯定发生过,也形成了对应的办法。
「不过说来也有意思呢,奴儿平时看见莫奇伯爵就喊『莫奇叔叔』,看见乔
治首相也喊『乔治叔叔』呢。」说着,好像很好笑一样,嘿嘿的笑了起来。
张重又看向那记忆水晶球,那金发美妇玛格丽夫人正趴在床上,任由那肥猪
在后面耸动着,不由骂道:「妈的,肥成那样,也有资格取这么极品的美女,莫
奇这老小子命还真好。」
「主人,这个不是莫奇伯爵啦,莫奇伯爵很瘦的。」艾琳又突然道。
「那他是谁?」不是莫奇?红杏出墙?张重来了点兴趣。
艾琳道:「奴儿也不知道呀,就露出了一双脚和那个恶心的东西,奴儿怎么
会认识嘛。」
「也对。」张重叹道,「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一个极品尤物。」
「奴儿不会比玛格丽阿姨差的。」艾琳不满的瞪了一眼张重,再次将肉棒含
进小嘴里,快速的吞吐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