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外传】(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大剑师外传】22
这边,龙怡离开书房之后,想要回去歇息时突然想到,如果花云祭司夜不归
宿,定然会引起怀疑,为了让巨灵和花云祭祀不受打扰,一个想法浮现在脑海中,
不如索性就和丽清郡主说,今晚花云在我这里休息就好了。
打定主意,她就向丽清郡主的住处走去。
「到时候就说花云姐姐一路劳顿,在自己的闺房歇息,定不会有人怀疑。」
龙怡想到此,不禁为自己的思虑周全感到小小的自得,此刻她的内心早已没有了
对大剑师的敬畏之心,多日来巨灵的奸淫蹂躏已经使得这个童颜巨乳的小美女彻
底拜服。
那边巨灵丝毫不知龙怡已经为自己料理了一切,狂妄的巨灵此刻已经彻底被
色欲冲昏了头脑,丝毫不再顾及会产生什么样的可怕后果,因为眼前,就是美丽
高贵不可亵渎的绝色祭司赤裸的胴体。
净若羊脂的肌肤吹弹可破,几丝调皮纤细的阴毛含羞乍现。内心的羞怒让美
祭司那对柔嫩雪白的大腿紧紧加紧,阴毛下的春色若隐若现,撩拨着巨灵内心。
巨灵那双色迷迷的双眼喷射出充满占有欲的目光直视绝美佳人的赤裸下体,
而感受到巨灵充满侵略性的目光,花云祭司的那张美如天仙的娇靥上不禁羞红万
分,内心的慌乱已无法掩饰,巨灵的内心充满着得意。
「太……太美了。就是大剑师亲自来,我也会当着他面把你干了再去死。」
听到巨灵如此赤裸裸的话语,绝色祭司芳心又羞又气,羞的是在别的男人面前裸
露了自己的私处,让大剑师面上无光。气的是自己如此不小心,竟然被如此简单
的一个谎言所欺骗。
巨灵眼见朝思暮想的绝美祭司诱人的阴户就在面前,顿感口干舌,他迅速地
脱下裤子,释放出了早已昂首挺立的庞然大物,上装也来不及脱,就赤裸着阳器
朝着彷徨无助的美丽人妻压去。
早已六神无主的花云此刻正心烦意乱的感受到巨灵的挑逗,猛然间被赤裸着
下身的巨灵一压,顿时感觉呼吸都要静止了一般。
胸前的雪白玉乳被巨灵压成了肉饼,急促的呼吸使得自己的自己的乳头不断
的摩擦自己的圣袍内侧,绝美祭祀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乳头竟然慢慢的开始发
生羞人的变化。
「真是不要脸,自己的身体怎么会对这个恶魔起了反应?」花云忍不住痛恨
自己的软弱,脑海中不断浮现大剑师熟悉的面孔。
「大剑师,赐予我力量吧。」无助的美丽祭司开始求助虚无缥缈的祈祷,希
冀奇迹的发生。
突然,巨灵的身影敲碎了自己脑海中大剑师的影像。花云猛然睁开眼,发现
一根滚烫雄壮的肉棒已经抵达自己的花径门口。
惊慌失措的绝美祭司瞬间变得慌乱起来,挣扎的说到∶「别……不要……请
不要这样……啊……巨灵……啊……你不能……啊……对……啊……对不起……
大剑师……我……」华茜边说,巨灵边用粗大的肉棒轻叩美妙花房。一触即离的
感觉让花云的下体不由得开始瘙痒起来。
带着对大剑师的爱意,绝色丽人用尽最后的力气奋力扭动着,想要摆脱巨灵
对其圣洁圣地的骚扰,为兰特守护着自己脆弱的贞洁。
然而,此刻的巨灵粗大的肉棒已如箭在弦上,怎会轻易放弃?
丝毫没有理会花云的话语,巨灵用一只手很轻易的就按住可怜祭司的玉膝,
粗暴的分开了绝色丽人修长白皙的双腿,已经滑落在玲珑剔透的玉足上的蕾丝内
裤仿佛在宣告城门即将失守。
「不……不行……不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阵地越来越小,花云的抵抗也愈
渐强烈。
然而,柔弱的花云在强壮的巨灵面前放佛一只绵羊一般任人宰割。他迅速用
一只膝盖强行插入花云祭司的玉腿之间,轻易阻止了花云妄图闭合双腿的企图,
同时巨灵的肉棒顺势一送,硕大的龟头再次顶在绝色佳人的花蕊之上。
眼看巨灵大军压境,即将破门而入,她一面对抗着巨灵的重压扭动着娇躯,
一面用一双柔弱无力的雪白玉手极力推搡着巨灵的身躯,当然,此刻高贵的祭司
言语之中也没有了往日的颐指气使高高在上,而是开始向巨灵服软求饶。
「不要……不要……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不要这样……放过我吧……
嗯……嗯……」一声闷哼传来,美艳至极的绝美祭司柳眉微蹙,如星丽眸露出绝
望的目光,两行清泪缓缓滑落。
原来,巨灵早已等的不耐烦,硕大的阳具破门而入,刺入了绝色丽人的美丽
花园。
没有前戏,也没有预兆,在花云祭祀的不断挣扎之中,巨灵粗大的肉棒顶开
了香嫩柔弱的花蕊,硬生生地顺着兰特开发过的阴道,不断向前挺进。
一阵锥心刺骨般地撕裂疼痛瞬间传来,从来都被兰特温柔爱抚的大祭司何时
经历过这样粗暴地进入,此时此刻,花云祭祀仿佛感到自己的下体已经被巨灵撕
碎了一般。
「嗯……啊……疼……」不容可怜的女祭司喘息片刻,巨灵就开始挺动着自
己硬硕滚烫的肉棒继续向体内滑动。
「兰特……兰特……」此时此刻,花云不断的默念大剑师的名字,她多么想
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然而,下体巨大的撕裂感告知她,这一切是多么
的真实。
帝国上下无人不对花云祭祀尊敬无比,哪怕是兰特和花云祭祀合房的时候,
也是极尽温柔爱抚,不忍丽人有一丝难受。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在巨灵粗暴的插入之下化为历史。而这,仅仅是开始。
巨灵肆无忌惮的肉棒完全不理会身下躺着的是万人敬仰的帝国祭司,丽人
疼痛与否巨灵毫不在意,巨灵此刻只想挥动肉棒,不断挺动,直达花芯。
那原本紧紧闭合的粉嫩阴户,由于巨灵阳具的肆意闯入而被迫城门洞开,
艰难地包含着那根无比雄伟的肉棒。
当然,说巨灵毫不在意也是不现实的,从他的肉棒闯入花云祭司阴道开始,
他就发觉花云祭祀的阴道异常紧凑、狭窄。
「莫非是兰特平日里不舍得玩弄身下的绝色丽人?」巨灵阴恻恻的腹诽道。
事实也确实如此,花云贵为祭司,虽与兰特情投意合,然而碍于礼节,在男
女欢好之事远不及连丽君、丽清郡主等人,更不要提大师级别的秀丽法师荣淡如
了。
兰特每次和花云做爱的时候总是感觉像是在应付差事,相比较之下,他当然
更喜欢风情万种的荣淡如了。也正因如此,才能让巨灵有了一种捡到宝的感觉。
他的肉棒向花云祭司阴道深处的继续滑动,将另一种火辣辣的疼痛传向丽人
全身。
「兰特……兰特平时……是不是都……都不肏你啊?你的小屄怎么……怎么
这么紧?」巨灵故意用粗鄙低俗的话语刺激着高贵的女祭司。
「你……不要……嗯……没有……嗯……啊……不要」花云祭祀想要反驳,
然而撕裂搬得疼痛感让自己的呼吸都快窒息了,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此刻美丽人妻完全无法忍受这样一根完全陌生,但又粗大坚硬的男性生殖器
给自己带来的羞辱和疼痛。
然而,徒劳的挣扎之后,花云祭司只能绝望的感觉到,曾经专属于大剑师的
美丽花园,已经被巨灵的那根粗大坚挺的肉棒践踏的淋漓尽致,自己已经是不洁
之人了。
肉棒的完全插入让巨灵心情大好,硕大的龟头在顶到花心底部之后便停了下
来,让那根巨大的肉棒紧紧的贴着花云祭祀的阴道内壁。
享受着自己的战利品,又一个大剑师的娇妻被自己所攻陷,巨灵内心大喜。
一个重磅的消息也随之而来。
「真是曝餮天物,如此佳人兰特竟然不会好好珍惜,还需要我开发挖掘,尊
贵的大祭司,我倒是想问一问,为什么连丽君的阴道要比你的宽松不少呢?」巨
灵占有连丽君的消息仅仅是花云的猜测,然而此刻却突然得到了证实。不待花云
回应,巨灵接着说道。
「我猜一定是因为你为了可悲的高傲和自尊导致自己不通情趣,才会让兰特
对你失去性趣,今日我就替我的好兄弟兰特号好调教调教你。」平日高贵典雅、
端庄秀丽犹如凡间仙子一般的花云祭司此刻芳心羞愤莫名,身体受到侮辱,精神
上还要受到巨灵的折磨,更可怕的是连丽君的消息也震惊着此时彷徨无助的绝美
人妻。
大剑师一直忧心的失踪妻子竟是被巨灵所霸占,如果大剑师知道真相会怎么
样?这个消息着实令花云祭祀惊恐万分,然而,想到这里,她不禁想到,连在皇
宫内巨灵都肆意妄为,莫非华茜也……
念及于此,花云祭祀不敢继续想下去,此刻身体受到地侮辱才是最需要解决
的问题。
花云祭祀一直以来尊贵无比,也骄傲无比。连兰特都对自己毕恭毕敬,如果
说有一日,有一个人对花云祭祀说,她会被别人强奸,花云一定会嗤之以鼻,在
她的观念里,这样的想法也许在其他男人的梦里都不会存在。
然而此时此刻,以前做梦都不会想到的清醒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根陌
生但是粗大的男性生殖器会完全不顾自己的反抗,占据了只有心爱的兰特才能占
领的神秘花园。
想到兰特,绝色人妻突然再次爆发,不停的挣扎、扭动,妄图将体内的不速
之客驱离出去。
看着心目中的女神无力的反抗,巨灵心里美滋滋的一面享受着花云祭司软弱
的挣扎所带来的肉壁磨擦肉棒的美妙感觉,一面附身邪淫的在绝色丽人的耳边低
语「尊贵的夫人,不要在浪费力气了,即便我拔出来,你也已经背叛了大剑师,
你的阴道已经留下了我的足迹,此时此刻,就算是大剑师本人来救你了,你在他
眼里也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帝国祭司了。」巨灵真的不愧是研究人性的大师,这番
话彻底击毁了绝美人妻内心最后的坚持,花云内心一团乱麻,羞愤交加。
最可怕的是,她开始认可了巨灵的话,在她看来,真的是这样,就算现在有
人将她从巨灵的魔爪中拯救出去,曾经帝国尊贵的女祭司也已经不圣洁了,。
她不再是对兰特专心的妻子,她对兰特的爱已经有了瑕疵。她那神圣不可侵
犯的禁区已被巨灵的肉棒占领、侵犯过了,此刻的花云真的好后悔,不该掉以轻
心,轻信巨灵,然而,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认命一般,花云的抵抗渐渐放松下来,原本因为羞怒而变的粉红的绝美秀靥
上已经渐渐变成了惨白色,绝望的情绪逐渐在丽人的心底蔓延。
看到自己的话语起到了作用,巨灵知道绝色人妻的心防开始崩塌,曾经对大
剑师的信仰也已经慢慢塌缩。
巨灵迫不及待的开始扩大战战果,在花云体内停留已久的肉棒再次启动,开
始缓慢地抽动起来。
花云紧窄的阴道紧紧束缚着巨灵粗大肉棒的行动力,导致巨灵不敢十分用力,
只是慢慢地抽出很短的一截,然后又柔又轻地顶进去。
身经百战的巨灵当然知道,在没有分泌物的情况下剧烈抽插只会给身下的绝
美人妻带来痛楚,花云和其他女子不一样,感受到花云阴道的窄紧巨灵就知道,
兰特绝对还没来得及彻底开发这个绝美尤物,就被自己的手了。
巨灵决定要挑起这个高贵无比的绝美祭祀对性爱的需要,要让她习惯甚至迷
恋上和自己做爱的感觉,他要彻底征服这个平日里对所有人不假颜色,总是一副
高不可攀的面孔,气质典雅高贵的绝色人妻的肉体和灵魂。
彷徨不安的美妙人妻此刻星眸紧闭,黛眉微蹙,强自忍受着巨灵的庞然大物
在自己体内的横冲直撞。
微微的痛感直达心扉,却远远比不上被强行奸淫所带来的羞辱所给于自己的
那种痛楚。
洁白温润的玉臂自然滑落,彻底放弃抵抗的花云祭司默许了巨灵对自己的侵
犯,她此刻只希望噩梦般的羞辱场面早点结束。
然而,巨灵怎么会轻易放过如此的美妙佳人?看到花云祭祀因为强烈挣扎而
露出的颈下一片雪白,色手再次降临刚才屡攻不克的阵地。
欲火焚身的巨灵滚烫的手掌和花云祭司因为绝望而变的冰冷的肌肤瞬间接触,
一冷一热让花云祭司芳心乱颤,强烈的刺激使得阴道内壁因为巨灵的两路进攻竟
然有了些许分泌物。
巨灵并不急迫,硕大的肉棒在祭司的体内缓慢地摩擦,粗糙的手掌在绝色祭
司裸露的领口前一片耀眼雪白的娇嫩肌肤上来回抚摸,强烈的羞辱感和别样的刺
激感慢慢在玉人内心中蔓延。
不安和恐惧看实在花云祭祀心头蔓延,一个不敢承认的事实出现在自己的身
上,自己竟然对巨灵的凌辱产生了一丝快感。
「怎……怎么么会这样……我怎么……怎么会对巨灵产生感觉……不要……
我的身体……我的身体怎么会如此不堪?」一想起刚才巨灵说的也许自己将会习
惯和迷恋和巨灵做爱的感觉,花云内心深处就感到不寒而栗。
「不……不应该……这样,我……我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花云祭祀不
敢相信这个事实,然而身体真实的变化却将自己的想法彻底击溃。
「不……不可能……不应该……不应该这样……怎……怎么……可能……不
……不……可能……」然而,尽管花云祭祀不愿意承认,但是现实摆放在眼前,
面对巨灵的缓慢抽动和巨手在自己圣洁胴体上的来回摩擦,花云的内心竟然产生
了一股从没有过的灼热感觉。
而更令花云感到羞怒的是,那种肉棒的摩擦产生的撕裂感竟然不知何时已经
变成了肿胀饱满的感觉,她的内心不知何时,竟然勾勒出巨灵雄伟的肉棒在体内
来回蠕动的动态画面。
「大剑师,你在哪里?大剑师……」巨灵的行动依然在继续,抚摸圣袍内冰
冷如玉的滑嫩雪肌,那双色受终于滑进了巨灵朝思暮想的领口,逐渐滑向那高耸
挺拔的诱人玉乳。
花云的内心越来越慌乱,突然,一阵颤栗传来,从来只归属大剑师所有的那
对柔滑坚挺的高耸玉乳已经被巨灵一手掌握,一抹诱人嫣红浮现在冰冷美艳的绝
色祭司那本来就苍白如雪的娇靥上。
巨灵的大手强行撑开美丽祭司包裹着自己迷人玉乳的护胸内衣,抚握住绝色
人妻那一只充满弹性的极品美乳,丰满乳肉那种坚挺结实、充满弹性妙感顺着手
心传入脑海,令巨灵沉醉不已。
玉乳也惨遭失守但是却并不反感,下体也在巨灵的蠕动下也变得慢慢适应,
花云祭司不想承认但是也不得不曾任,巨灵对自己玉乳和对她体内深处的侵犯让
绝色人妻感到从未有过的一种愉快和舒服。
而这边,巨灵也发现花云祭司原本煞白的绝色玉面此刻变的红晕诱人,呼吸
已慢慢急促起来,吐气如兰的气息扑面而来。情欲的氛围越来越浓,书房里的氛
围越来越旖旎。
巨灵知道花云在自己的挑逗下已经慢慢情动,色心大开,抚握玉乳的魔爪逐
渐并拢,轻巧地用两根手指夹起坚挺玉峰之上的一粒粉嫩玲珑的突点,揉搓、玩
弄着佳人愈发坚硬的乳头。
花云祭司的小巧粉嫩的乳头已经被巨灵揉搓的坚硬起来,那里竟然是花云的
敏感地带,平日里,花云对自己的乳房都不好意思就看,每次自己无意的触摸都
会引来阵阵麻酥,就连兰特在花云的要求下也是对那里一触即离。
然而此刻,如被虫噬的感觉从乳尖传来,平日里无人碰触的的粉嫩乳头如今
正被巨灵肆意蹂躏,花云的内心直觉得既羞涩又愧疚。
感受到自己的肉棒在绝色人妻的窄紧的阴道内抽插的越来越自如,巨灵得意
地俯身在花云祭司的耳边淫邪地说道∶「嘿嘿……嘿嘿……祭司大人,下边越来
越湿了哦,看来你的身体还是很渴望被我操的。」巨灵粗俗的话语气的花云祭司
那张绝色娇靥阵阵绯红,就连娇嫩晶莹的敏感耳垂也是一片红晕。
忍受不了巨灵的侮辱,绝美祭司气愤地喊道∶「你……无耻……不要……不
要胡说……我……嗯……我怎么会……大剑师……嗯……」气得语无伦次的人妻
虽然嘴上强行辩解,然而内心却开始默认巨灵的话,令人难堪的事实摆放眼前,
巨灵的生殖器在自己阴道内的抽动摩擦此刻已不再让自己有一开始那种撕裂的痛
感。
相反的,一种肿胀,充实的感觉让花云祭司充分感受到了巨灵肉棒的粗大,
坚硬。她只能银牙紧咬,不让自己发出诱人的呻吟。
巨灵见此也并不急于反驳花云苍白无力的反驳,而是再次用行动能让花云面
对现实。
只见巨灵的另一只手开始支援自己肉棒正在蠕动的战场,开始在绝色人妻稀
疏的丛林内揉扶,搓弄。
在巨灵的三路围攻刺激下,花云祭司的紧咬着的贝齿银牙也不由自主地缓慢
张开,粉嫩地红唇不停喘息,偷偷释放着自己舒适地感觉。
然而,巨灵的手指并没有停歇,蓦然,他的手指在濡湿娇滑的玉门软骨上找
到那一粒娇软无比的嫣红玉蒂,绝色人妻最后一道敏感地道——阴蒂,也被巨灵
寻到。
「嗯┅┅」忍受不了如此蹂躏的美艳祭司终于发出一声诱人的娇哼。在巨灵
对阴蒂不断的揉搓刺激下,花云祭司刺激地放心乱颤,情不自禁中娇吟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