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炼心】(情色版)(6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2)十全十美流光花苞初开放
竟然杨盈云来归,楚流光也就坚持不下去了,杨盈云自然把她拉下了水,李
瑟也没打算放过这个义妹,楚流光早已心属李瑟,只是一直在等待时机,现在江
湖八美都已搞定,李瑟事业也顺风顺水,江湖也一片平和……在李瑟要风光迎娶
杨盈云和她时,楚流光再也没法拒绝了。
刀君剑后的婚事可是江湖大事,各门各派都来道贺,而李瑟和楚流光也被朝
廷看重,自是贺礼很多。而李瑟网尽江湖八美的风流韵事,那已成为传奇,江湖
新一代弟子都以他为偶像,以他的手法去追求江湖上新的美女,据说各地回春堂
有本书卖到脱销,叫《泡妞大法》,再说李瑟洞房那夜本来又是双飞,杨盈云新苞初放,这几天夜夜新娘,新婚
之夜洞房里便只有李瑟和楚流光。
当李瑟的嘴唇落在楚流光的唇吻上,顿时觉得那一片软润与温暖是自己多年
渴求的愿望。美丽的嘴唇,贝壳般的牙齿,灵巧的舌头,全被自己感受。
李瑟吻得更深,两条舌头纠缠搅拌在一起,良久才分开。
李瑟对楚流光说:「妹妹,今晚我等了很久了。」
楚流光笑道:「郎君,我好像等得一样久吧。」
两人相视而笑,是呀,真爱的人一切尽在不言中,也许我不是你唯一的真爱,
但爱着你的我可以等待,爱是信任、付出和宽容。
两人激吻良久,衣服越来越少,当李瑟分开楚流光两腿,目垂花底,见花蜜
已打湿了周遭的细软纤茸,悄露出两片流浸得油油润润的玉色嫩贝,粉嫩中已现
出一丝红艳艳的缝儿来,仿佛正准备着迎接自己的进入,心中如痴如醉,颤着手
握住硬如铁铸的玉茎抵了上去,只把龟头轻轻一拨,立将蚌缝揉开一线,前端已
噙到两瓣奇滑异嫩的肉唇,身子刹那酥融了一半。
楚流光如遭雷击,娇躯不由自主往后缩去,谁知纤腰早给男人的臂膀箍紧,
哪里能逃得掉,嘤咛一声,两只手儿已在推人。
李瑟如中魔魇,平日里的怜香惜玉一概不见,粗喘着只在楚流光的穴口狠顶,
实在是太渴望得到楚流光的身子,终于在楚流光的半推半就中把大龟头硬塞进了
穴口。
楚流光倏大哼一声,娇媚得难以描摹,两条粉臂死死地抱住了男人的脖子,
通体轻颤个不住。
李瑟猛然一抬一送,只觉龟头在酥美中陡然一畅,前端似撑破了什么东西的
箍束,随之整根肉棒没入了一团凝脂之中,所触皆是润腻滑嫩之物,迷乱中心明
已得到了楚流光最宝贵的东西,抬起头来,瞧见玉人粉靥上泪光点点,不觉魂销
魄融,忙以唇噙拭,心中万般不忍,温柔抚慰,停留了许久。直到楚流光疼痛稍
减,丽水渐生,阴中开始麻痒,这时李瑟的欲望已如脱缰之马令他无法驾驭,底
下开始缓慢抽送起来。
正是:花娇奈何蝶蜂狂,一阵酥麻一阵酸,沐了多年津与露,嫩瓣粉蕊均付
郎。
楚流光娇躯紧绷螓首乱摇,颦着秀眉丝丝颤哼,内里如炙如割苦不堪言,心
中却偏偏又似十分渴望这种要命的感觉。
李瑟只觉纠紧如箍,又感滑溜异常,其阴道肉壁有粗粗的粒状肉芽,龟头碰
到了这个部位觉得异常的刺激,肉芽同样给予龟头刺激而产生强烈的快感,两人
只爽得龇牙咧嘴。渐突渐深间猛一下刺得尽了,龟头前端忽触到一粒什么东西,
似骨非骨似肉非肉滑脆异常,整根肉棒顿然一阵发木。
楚流光倏地失神,身上浮起一片片鸡皮疙瘩,也不知被碰着了哪儿,只觉似
酸非酸似麻非麻,欲逃不舍,想挨又怯,竟生出一丝要尿的感觉,娇哼一声,樱
口刁住了男人的肩膀。
李瑟两臂箍紧玉人柳腰,龟头尽在深处留恋,果然连连勾弄着那粒奇物,只
美得骨头都酥了,心知采到了花心,迷醉思道:「奇怪,流光这儿怎么与别人大
不一样?唔唔……有趣有趣真妙真妙!」
巨硕的肉棒仿佛又暴涨了一围,更勃得如铁铸就。
过不片刻,楚流光便觉苦尽甘来,双颊桃花艳艳,鼻中兰息急急,口里也微
有娇声流出,香躯已如棉花般松软了下来,玉容不娇自媚,美眸痴迷迷水汪汪地
乜望着身上的男人,心中酥麻若醉:「男欢女爱便是这样么?竟然这等爽人……」
李瑟触着她那袭人目光,通体更是如炽如焚,一下下穷凶极狠地大弄大创起
来,只扯得佳人粉股乱抛纤腰欲折,入眼淫糜之极。
李瑟玉茎巨硕非常,楚流光又是娇花初放,既觉酥美透骨,又感割痛钻心,
真谓五味杂陈,她原就娇美绝伦,此际愈是可人至极。
两个汗水滴融喘成一片,彼此的激情猛烈地燃烧着对方,李瑟抽耸之势愈来
愈疾愈来愈狠,楚流光的娇吟声也越来越娇越来越媚,蓦地听她急叫道:「我…
…我……嗳呀!不能了……」两只手儿又来推人。
李瑟只感身底玉人娇躯一抖,刺到深处的龟头突捣出一团热乎乎滑溜溜的软
浆来,整根阴茎顿麻了起来,还没回过神,脊上一酸,肉棒大跳了几下,一股股
精浆已从马眼里怒射而出。
两人情浓似火,是以未及百抽便已双双挨将不过,一前一后泄了身子。
楚流光花心正启,猛觉一注炙烫的东西袭了过来,仿佛透入了身体的极深处,
侵蚀得花眼内的嫩物绞蠕个不住,耐不住又吐了几股花浆出来,只丢得玉容失色
香魂欲化。
楚流光浑身皆酥,软软地靠在爱郎怀里,细若蚊声的叫了一声:「相公。」
李瑟大畅,底下抵住嫩蚌,在后边发力一揉,肉茎便在玉人的娇嫩之内研磨,
虽然自己的阳具射精后变小了许多,但在楚流光阴内依然觉得纠紧如箍,只爽得
咧嘴吸气。
楚流光娇嘤一声,花房初破,辣痛如割,虽比前次略为减轻,却也万分难挨,
但因心中无比欢喜甜蜜,只咬住唇儿死命忍着。
李瑟觉察,忙顿住不动,柔声问道:「仍痛么?」
楚流光点点头又摇摇头,反软声问道:「你可快活?」
李瑟道:「羽化登仙不过如此。」
楚流光颤声道:「你快活,我便快活。」
李瑟听得这话,阴茎充血,更加坚挺了起来,那是一种奇妙的饱胀感觉,令
楚流光心慌魂荡。
李瑟犹在迟疑,听她涩声接道:「这般停着,难过哩。」
心中一喜,当即缓缓抽耸起来,努力了十几个来回,龟头又在肉芽的摩擦快
感中突到花宫尽头,前端终又触着那粒似肉非肉似骨非骨的花心子,只觉奇滑异
脆妙不可言,美得周身骨头阵阵发酥。
楚流光感觉李瑟突得极深极尽,弄得什么东西又酸又麻,迷糊想道:「他又
弄到了我这么深的地方……」感觉那根肉棒在自己的小肚子里搅动,顶肠刮肚。
满满的爱恋中又多了一种极致的亲密感受,心中更是如痴似醉,快感顿然如
泉涌现,玉胯也往上顶紧紧贴靠,任由心上人尽情驰骋。
李瑟爽美了一阵,将楚流光翻过来,勾抱起玉人身子,让她两手支着趴在床
上,自己跪在后边继续抽送,见花底已是浊腻一片,到处皆粘粘黏黏娇娇嫩嫩的
好不淫糜诱人,又奋力突刺了数十下,动作愈加狂野刁狠起来。
楚流光螓首乱摇娇喘吁吁,阵阵乳浪臀波袭人魂魄,她不但体形极美,肌肤
里更透出一种迷人的胭脂丽色。
李瑟鲜感满怀销魂蚀骨。瞧着她那娇娇翘着的雪股,只觉撩人万分,两手用
力捏握住小蛮腰,底下旋又流星火雨般地疾耸狠刺。
楚流光一阵失神,有如溺水之人抓着救命稻草般死死地捉住床被,身子给男
人抽耸得晃来荡去,心中大羞,偏偏却无法稳住,又感这姿势十分受力,深处的
什么地方被采得酸楚了起来,颤声叫道:「酸死我啦!」
岂料李瑟更是如痴似狂起来,巨硕无朋的炙烫棒头下下直挑池底的脆心,只
刺得玉人融掉了一般,泛滥的春潮黏黏腻腻地涂了两人一身。
楚流光娇声不住:「嗳呀!哥……你……你……嗳呀,好……酸……不……
要……不要碰那儿了,啊!啊!你……你……!」娇躯乱晃乱荡,蛮腰似拧似折,
所幸身体柔韧非常,若是寻常女子,莫说坚持如此之久,只怕连这姿势都做不出
来。
李瑟听她娇嗔连连,不禁神魂荡漾。竟拉住楚流光一条手臂,抽插更欢,顿
感玉人猛震了一下,两腿打颤,嫩瓤内也剧烈蠕动起来,绞握得玉茎美不可言。
楚流光瞠目结舌,只觉阴内仿佛变得愈加敏感起来,竟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
男人的每一次脉动每一次冲刺,浑身一阵筋麻骨软,连娇嗔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丝不挂的楚流光在李瑟的身下婉转娇啼,承受着李瑟暴风雨般的冲击。一
张娇艳的粉脸通红,不停地摇着螓首,半张的樱唇里吐着火热的气息,不住地发
出娇腻的呻吟,刺激着压她身上的男人做着更加猛烈的动作。
「啊┅┅不行了┅┅我┅┅」楚流光一边叫着,一双玉手还不停地在空中挥
舞着。
男人的大手抓着楚流光那圆圆鼓鼓的玉乳,用力揉捏着,让晶莹的玉乳在手
中变着不同的形状。粗壮的腰部则猛烈地扭动,快速地挺动。那根粗长火烫的肉
棒在楚流光粉嫩的玉门里飞快的进出,带出了大量的淫水,弄湿了身下的床单。
「妹妹你夹得太紧┅┅我都快不行了┅┅」李瑟喘着粗气叫道。
楚流光一双修长的玉腿紧紧地夹住他的腰,迎合着他的抽插,随着肉棒的穿
刺,向上猛烈地耸动香臀,让龟头能直顶玉宫。粗长的肉棒记记都撞在她娇嫩的
花心上,都快要把楚流光的魂魄撞散了,她感到每次肉棒的插入,都好像是顶在
自己的心上,让她美得说不话来了,只是不住的呻吟娇喘。半刻钟后,楚流光浑
身猛地一颤,娇美的香臀拼命上挺,小穴紧紧地咬住肉棒,呻吟道:「啊┅┅我
要┅┅成仙了┅┅」
楚流光的双手突然紧紧抓住男人的屁股,香臀一阵大幅度的左右摆动,她的
花心紧紧含住大龟头,一张一合的吸吮着,小穴的肉壁一阵阵的抽搐,突然一股
腻滑的热流喷射在龟头口上,让男人感到舒服极了。
李瑟连连狠挑疾刺,把玉人插得如风中之柳,望着她那被磨擦得嫣红起来的
雪股,望着她腿根娇嫩处的淡淡青脉,溃意已是迫在眉睫,突觉楚流光的花径由
蠕动转为抽搐,更绞得肉棒爽美万分,再也把持不住,猛地尽根送入,龟头狠狠
揉抵住脆心,大江决堤般一泄如注。
楚流光正酸得阵阵痉挛,倏觉男人排山倒海般迫来,深处骤然滚烫,一股强
烈的酥麻直透玉宫,不禁失声娇啼,股股花浆又从美透的花心里一涌而出,刹那
间也随着男人丢了身子。
两人欲仙欲死对注良久,李瑟松缓过来,把楚流光千怜万爱地抱在怀内,只
觉玉人仿佛给抽光了骨头,周身寸寸酥如软泥,又比上回更甚许多,情不自禁俯
首轻吻,正柔情蜜意地温存。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