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歪传】(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09章
东岭城城主府门口。
两列排着长长的队伍从街道口穿过广场一直延伸到城主府大门口,一列为魔
法师,一列为战士。
「大多数都是五六级,七级倒是有两个,八级以上却是一个没有,看来,大
多数都是些混得不怎么如意的罢了,真正的强者哪会看得上这些。」张重在不远
处观望了片刻,心道。
「各位,都听好了,魔法师站左边,瞬发一个三级魔法就算过关,战士站右
边,举起旁边这座石狮子就算过关,失败的就回去吧,通过的就能进入府内参加
正式考核了。」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站在队伍前面,指了指门口一个大约七八百
来斤的石狮子,大声喊道。
张重见状,背着双手,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高傲的道:「怎么?我,欧西
里斯,也要参加考核吗?」
那老者一愣,看了看张重身上的衣服布料做工,顿时明白此人来头非小,即
便不是修行者,也是哪家贵族少爷,便笑道:「敢问这位大人,可是为了响应埃
德蒙大人的招募而来?」
「废话,本少爷不是来应征还是来跟你扯蛋的不成」张重没好气的道。
那老者略一迟疑,咬牙道:「那还请这位大人在此排队等候,等轮到大人的
时候……」
「嗯?」张重剑眉一挑,瞪了一眼那老者。
其实这倒不是张重没事找事,而是张重太了解这些人了,你若实力强又脾气
好,这帮黑心的混蛋就会像资本家剥削农民工一样,冲锋陷阵送死由你上,享受
赞美领赏他们去,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何况如果太好说话,又怎么体现他
身为九级战士的身份。
「这…」老者不过是一个管家而已,在真正贵族面前算不得什么。
这时,两边队伍中发出了一阵阵怒斥,那战士队伍中一个看模样五级战士左
右的青年怒道:「什么东西?也敢在这城主府撒野,是不是平时蛮横惯了,到了
这东岭城还敢如此嚣张。」
「嗯?你是在说我?」张重回头,瞥了一眼道,这人群中,别人也就是谴责
两句,就他骂得最难听。
这战士其实也就是跟着人群骂两句,平时看惯了似张重这种打扮的贵族少爷
欺凌弱小,愤愤难平之下,骂两句发泄一下,哪知道张重偏偏盯上了他,惊惧之
下,往旁边战士身后一躲,旋即羞得满脸通红,又走了出来,大声道:「说的就
是你,又怎么样?」
「哼哼。」张重冷笑一声,伸出一根手指,向那战士的胸口戳了过去。
「你当我是你们家那些拍马屁的下人呢,一跟手指就想打败我。」那战士明
显就把张重当成了什么都不懂的贵族少爷,心中大定,同时也想好了,只要制住
人家,维持个不赢不败的局面就行了,万一惹怒了一个贵族,那可就没完没了了。
只是当他想要抓住张重伸过来的手指时,却惊恐的发现,那手指似慢实快,
自己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戳到胸口,自己那一身铠甲就如同豆腐一样碎裂开来,
手指没入胸口,顿时只觉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快,还愣着干什么,快看看他死了没有。」那老者张大了嘴巴,这也太强
了吧,一根手指戳死一名五级战士,同时又回过神来,赶紧吩咐卫士救人。
「放心,死不了。」张重也不想一言不合当街杀人,刚才那一指故意偏了心
脏部位一点,还是救得过来的。
周围修行者们看到张重恐怖实力,也纷纷闭上嘴巴,生怕步了那倒霉战士后
尘。那老者吩咐卫士将那人抬下去治辽,又派人进去报了信,这才对着张重点头
弯腰道:「大人实力了得,自是不用参加这入门考核了,还请大人入府。」
「哼哼,这还像句人话。」张重扫了一眼两旁的修行者,修行者们纷纷底头,
不敢与之对视,这对满意的哼哼两声,抬脚走了进去。
穿过一个布局还算讲究的院落,便来到了城主府会客大厅。两位中年人已早
早站在门口等候着。那前面一人白白胖胖,面白无须,生得倒是有几分慈眉善目,
站在他旁边那位身高两米,膀大腰圆,一把巨大铁锤扛在肩膀上。
「哎呀呀,欧西里斯先生远来,未能远迎,实在是对不住。」还未近前,那
白胖中年人便笑眯眯的迎了上来。
张重还未说话,那跟在张重身边的管家老者便道:「大人,这位便是我家城
主,奥斯托尼伯爵大人了。」
「哦,原来是城主大人,倒是失敬了。」张重点点头,语气明显缓和了许多,
那老者也是松了口气。
那奥斯托尼一听,笑得更加开心了:「欧西里斯先生既然来参来人才选拔,
那自然是手到擒来,只是还未知先生是几级战士或魔法师,我也好向上面汇报不
是。」
「九级战士,修习火焰斗气。」张重微微抬头,傲然道。
「啊——」那奥斯托尼闻言,张大了嘴巴,有些失态,如果不是刚才管家派
人回来禀报说眼前之人一指戳得一名五级战士重伤昏迷,他实在不敢相信如此年
经的少年会是一名九级战士。
「我,华特,八级战士,修练地系斗气,想请阁下指教指教。」那奥斯托尼
身后巨汉开口道,一脸的不信任。
奥斯托尼闻言,眼珠子盯着张重转了转,才道:「华特,不可鲁莽。」又转
过头对张重道:「先生见谅,华特素来喜欢挑战高手,并非是不信任先生。」
这奥斯托尼明显也是想见识见识自己的实力,张重心知肚明,笑道:「无妨,
既然城主大人有兴趣,比划比划也无妨。」
奥斯托尼心知自己的小伎俩瞒不过人家,讪笑道:「那还请二位点到为止,
千万别伤了和气。」
说完,就与管家老者一起退到一旁。
见到张重右手在左手上一划,一柄双手大剑出现在右手上,三人眼睛一亮,
空间戒指!张重也不怕他们起坏心思,笑道:「我让你先攻。」
那华特见张重不过十六七岁,有些拉不下脸面,便道:「还是你先攻吧。」
张重点点头,也不客气,右手举起大剑,用剑背对着华特一剑拍了过去,那
华特心中诧异,只用巨锤一挡,『当』的一声,张重已收回大剑,微微笑着看向
华特。
那大剑竟然没有一丝力道,正当华特打算怒斥张重不学无术之时,那横在胸
前的大锤竟然一下碎裂开来,化为粉末洒落在地上,一阵风起过后,消失得无影
无踪。
「九级战士果然厉害,只可惜本城主无福,这府邸太小,留不下先生这前途
无量之人啊。」那奥斯托尼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快速走上前来,一脸遗憾的说道。
「听这奥斯托尼的口气,好像是要自己招揽于我啊,他一个普通城主,需要
九级战士做什么?」张重心里猜测着,脸上却不动声色,回收大剑。这剑乃是欧
西里斯成为战士之时其父特意为其打造的,用的乃是上好的黑铁矿石。只是后来
家逢巨变,全家只剩其一人,此剑便一直带在身边舍不得用,只用佣兵团所发的
制式兵器。
见张重嘴角一扯,并不说话,奥斯托尼心下一叹,暗道:「这东岭城的格局
还是小了点啊,一般的九级强者根本看不上眼。」
「欧西里斯大人,我,华特,心服口服。」见识了张重那飘呼的一剑,华特
明白是张重手下留情了,要不然,变成粉末的,就是他的身体了,所以口称『大
人』,并且心服口服。
张重见这华特倒也豪爽,而且八级实力他也不怎么看得上眼,便随口道:
「嗯,我刚才那一剑乃是火系斗气中的一种运用,与你修练的地系斗气中的某种
运用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你若是能领悟,达到九级也说不定。」
「多谢大人指点。」这次华特真的是心花怒放,要知道,在这个世界,没有
点关系谁又肯无缘无故的指点于你,一切都要自己摸索,而张重这一指点,他华
特也不知道能少走多少年弯路。
张重点点头,也没再言语。其实他也没有说谎,这招与地系法则中的『大地
脉动』在初级表现形式上确实差不多。
那奥斯托尼见张重指点华特,心中也是欢喜,道:「先生还请在敝府中少作
歇息,过几日便护送先生前往『枫叶城』。」
「嗯。」张重点头答应,又道,「城主大人见谅,我还有个侍女在客栈之中,
等我回去接了她,再过来。」
那奥斯托尼赶紧道:「这点小事哪用麻烦先生,我自会安排人去。」
「多谢城主大人好意,但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客栈中还有一些物品需要收
拾。」张重摆摆手,谢绝了奥斯托尼的好意。
看着张重走出府邸,奥斯托尼找个借口支开了华特,才道:「西蒙,你怎么
看?」
那管家老者,也就是西蒙道:「十六七岁的九级强者,就是放眼整个玉兰大
陆也不多见,这种人如果不是本身就是天赋奇佳的修练奇才,就是哪个大家族不
惜血本、费尽心力培养出来的。」
那奥斯托尼点点头道:「嗯,与我所料一模一样,那依你之见,他是哪种?」
西蒙略作思考,才道:「依属下之见,前者的可能性较大。」
「哦?说说看。」那奥斯托尼眼睛一亮。
西蒙解释道:「首先,此人虽然衣着华贵,但以九级强者的实力有此财力,
并不难。其次,他那双手大剑虽是黑铁矿所造,但也算不上是顶级名贵矿石,若
是家族培养,必然不会吝惜一把武器。其三,若是大家族之人出来历练,也范不
着去那枫叶城,想必是为了爵位,将来好封妻荫子。」
奥斯托尼笑道:「不错,这些天,你与他多亲近一些,要什么便给什么,看
看能不能让他留在这东岭城。」
「莫非大人是想……」西蒙眼睛一亮。
「不错。」奥斯托尼冷笑道,「华特虽是我的护卫,实际上却是奉帝国之命
来保护我这个城主的,很多事不方便让他出面,如果能得到九级强者之助,那我
们的处境,会好很多。」
那西蒙也笑道:「确实如此,最近我们的生意老是被强盗打劫,这强盗是何
人所扮,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若得此人,我们不反过去打劫他,他就要烧高香
了。」
「哼,那个老不死的东西,老子迟早要杀了他。」奥斯托尼闻言怒道,「杀
他之前,老子一定要当着他的面,强奸了他那个风骚的小老婆。」
「那属下就提前预祝大人心想事成,抱得美人归。」西蒙赶紧拍马道。
「哈哈……」想像着自己强奸着那老东西的小老婆,而那老东西只能在一旁
愤怒的叫骂着,奥斯托尼不由开怀大笑起来。
「大人,这边请。」西蒙踩着小碎步,侧着身子领先张重半个身位,就像皇
帝身边的太监一样,回头谄笑道。
张重龙行虎步,身后跟着穿着性感的艾琳。
「大人,这座别院乃是我家大人招待最尊贵的上宾时才会使用,您看,一墙
之隔的那个院落,便是我家大人和二位夫人的居所了。」西蒙边踏着碎步边介绍
道,偶尔张重停顿几步观景,那西蒙的两腿也不停下,小幅度的原地踏步,将一
幅奴才的嘴脸演绎得淋漓尽致。
「西蒙管家,你这脚一直都不停下,不累吗?」艾琳双手搂着张重的胳膊,
一脸好奇的问道。
「呃……」西蒙脸上尴尬一闪而逝,笑道,「能为大人效劳,那是我西蒙几
世才修来的福份,别说苦点累点,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西蒙眼皮子也不会眨一
下……」
艾琳闻言,竟然点了点头,松开双手跑以西蒙旁边,对着西蒙道:「人家为
了主人,也什么都不怕。西蒙管家,你这步子怎么踩的教教人家好吗?」
说着,竟然『蹬蹬蹬』的学着西蒙踩起了小碎步。
「呃……」西蒙满脸尴尬的望向了张重。
「哈哈,乖奴,你就别难为西蒙管家了,你只要呆会好好伺候主人就行了。」
张重一把搂过艾琳,拍了下艾琳挺翘的小屁股,哈哈大笑道。
那西蒙见此,满脸尴尬的神色转瞬间消失不见,露出一脸淫贱之相,推开一
扇房门,笑道:「大人,这便是您的房间了,您看看是否满意?若不满意我再给
您换一间。」待得到肯定答复后,又道:「那就不打扰大人您的雅兴了,我就先
告退了。」
屋内分为两间,外间是会客厅,书架、书桌、沙发、茶几等应有之物一件不
少,里间则是卧室,房间装扮成粉红色调,所有大型家具也全部涂成粉红色,让
人一进门便会生出一股淫靡之欲。
张重一进门便坐到沙发上,拍了拍大腿,艾琳乖巧的坐了上来,双手搂着张
重的脖子。
「这奥斯托尼,倒还有些意思,还来这么一手,看样子是想招揽于我。只是,
我也是你奥斯托尼招揽得起的吗?哼哼,没什么实力,偏偏富得流油,不坑你坑
谁。」张重心中想着事情,左手搂着艾琳,从腋下穿过,揉捏着娇乳,右手隔着
短窄的包臀裙摸着小屁股,不多时,便从裙底穿过,插进了大腿内侧。
「嗯——主人——」张重回过神,发现艾琳此时正如同小猫咪一样乖巧的昂
着脑袋望着自己,一脸春意。
「怎么?小乖奴,又想要了?」张重调笑道。
「嗯。」
「西蒙,你这个混蛋,你拦着我干什么?什么贵客我见不得?老娘这模样出
去还能给你们城主大人丢人不成?……」
张重正要有所动作,却被一阵吵闹声打扰,皱了皱眉头,喊道,「西蒙管家,
怎么回事?」
拍了拍艾琳的屁股,艾琳知趣的从张重身上起来,坐到一旁,搂着张重的胳
膊。
不一会,那西蒙便领着一个妇人走了进来。
只见那妇人二十七八岁模样,略施粉黛,倒也有几分楚楚动人,只是那打扮,
却是异常风骚。
西蒙尚未说话,那妇人先开口道:「哎哟,这是哪家的小少爷,竟生得如此
俊秀。」又转身道:「西蒙,你也跟了大人不少年了,怎么还是这么没眼力见,
连个下人也不给准备一个。」
说着,便走到张重面前,从前面的茶几中拿起茶壶,倒了一杯,端起来娇笑
道:「小少爷,一路劳顿,一定渴了吧,来,姐姐喂你喝口水解解渴。」
那妇人笑容满面,双眼中如同透出一股清泉,满脸骚气,饶是张重也有些受
不了,哪里来的骚货,心中暗骂,尴尬道:「这位夫人,我自己来。」
「哟哟,还害羞了。」那妇人顿时娇笑起来。
「咳咳,大人,这位乃是我家大人的二夫人。」西蒙干咳两声,才找到机会
插话,又对那妇人道,「二夫人,这位乃是欧西里斯大人,别看欧西里斯大人年
龄不大,却是货真价实的九级战士。」
一边说着,还一边对那妇人连连使眼色。那妇人却视而不见,一听到张重是
九级战士,眼睛更亮了,娇笑道:「原来是欧西里斯大人,倒是姐姐眼拙了,也
别叫姐姐什么二夫人了,把姐姐都叫老了,姐姐叫麦茜。」
「这是怎么回事?奥斯托尼的骚老婆怎么会跑过来勾引老子?美人计?」张
重心里有些糊涂,正准备答话,那西蒙抢先道:「二夫人,您还是先回去吧,大
人马上就要过来了。」
「哼,那个老东西来了又怎么样?你跟他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哼!」
那妇人面色一冷,哼了哼,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西蒙站在原地,脸色尴尬。
张重心里迷糊,嘴上却道:「没关系,我能理解,你先下去吧。」
「多谢大人。」西蒙松了口气,这才跟着走了出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