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歪传】(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11章
奥斯托尼同样是被小骨敲晕后拎回来的。
「咦?不对啊,我应该去了军营啊,怎么在房间里睡着了,还是睡在了地板
上。」当奥斯托尼醒过来的时候,轻轻哼了一声,抬手摸了摸脑袋。
「嗯——快操我嘛,那老东西随时可能醒过来的。」一个极其轻微的声音传
了过来,奥斯托尼一愣,慢慢转过脑袋,眯着眼睛一瞧,那眼睛马上瞪得比牛眼
还大。
只见一个男人赤裸的靠坐在床头,双腿张开,而自己的妻子麦茜正伏在双腿
之间,双手握住男人的肉棒撸动着,嘴唇裹着肉棒前半部份上下活动着,面颊深
深的凹陷下去,昭示着自己的妻子正在努力的侍奉着眼前的男人。
奥斯托尼胸腔顿时出现一股巨大的怒气,那怒气得不到释放,瞬间化为一腔
热血冲上脑门,奥斯托尼来不及多想,猛的一下从地上弹起来,吼道:「你们这
对奸夫淫妇……」
那麦茜明显被吓了一跳,旋即镇定下来,侧过脑袋,面带不屑的瞥了一眼奥
斯托尼后又转过头去,甚至整个过程中都没有把那男人的肉棒从嘴中吐出来。就
这一瞥,那奥斯托尼脑中不知为何升起了一股巨大的刺激感,脸上表情也由愤怒
转变成兴奋,『唰』的一下,胯下那原来还要两三天才能恢复过来的肉棒竟然硬
了起来。
「哈哈,还真没想到,奥斯托尼大人,原来你还好这一口。」那男人明显发
现了奥斯托尼的丑态,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摸了摸麦茜的头发,以示奖励。
「欧西里斯先生?」奥斯托尼惊讶道,他怎么也没想到,跟他妻子勾搭的竟
然是今天刚住进来的张重。
张重得意一笑:「怎么?城主大人没想到?」
那奥斯托尼,虽然肉棒一直硬着,但嘴上却怒道:「欧西里斯,你怎么能做
出这种事?就算你是九级强者,但帝国法律还是一样管得着你,我要让皇帝陛下
杀你的头,抄家灭族。」
「别胡说,杀了他我怎么办?就你那小鸡巴满足得了我?你看看,也就只有
这样的大鸡巴才配得上操我。」那麦茜双手不停,嘴巴却是吐出了肉棒,瞪了一
眼奥斯托尼骂道。
「哦——」这样恶毒的言语不仅没有让奥斯托尼生气,反而心中升起一股变
态的快意。
「啊…好爽…好舒服…啊…」麦茜松开双手,跨坐到张重腰间,双手掰开小
穴,对着肉棒『噗』的一声坐了下去,开始快速上下活动起来。
张重狠狠一巴掌拍在麦茜浑圆的屁股上,看向奥斯托尼道:「怎么?城主大
人,我让你老婆爽成这样,你也不知道说声谢谢?」
那奥斯托尼两眼瞪得老大,死死的盯着麦茜疯狂套弄着鸡巴的小穴,满脸通
红,用嘶哑的声音说了声:「谢谢!」说完,奥斯托尼只感觉身下的肉棒都硬得
发痛了。
张重心满意足的大笑起来,开始向上挺动起肉棒。不多时,张重感到麦茜的
套弄越来越慢,心知她是没力气了,大声道:「骚货,过去趴好,看老子怎么操
你。」
麦茜如同得到圣旨一样起身又趴好,脑袋刚好在床沿处,离奥斯托尼的肉棒
竟不足十公分。麦茜瞥了一眼,一脸不以为然的瘪瘪嘴,马上又扭动着屁股转过
头对着欧西里斯一脸媚笑道:「快,快来操我,让这个绿毛龟看看野男人是怎么
操他老婆的…」
奥斯托尼不仅没生气,反而更加兴奋了。
张重见势,玩得更开了,对着眼前不停晃动的大屁股拍了一巴掌,肉棒对着
小穴上下摩擦着,淫笑道:「想要老子操你?行,让你男人来求老子。」
麦茜也兴奋了,晃着屁股转过头看着奥斯托尼骂道:「你这该死的绿王八,
你不是一直想看野男人操你老婆吗?现在野男人就在你老婆身后,用他的大鸡巴
对着你老婆的骚逼,你快求他,只要你求了他,他就会操你老婆了……」
一种巨大的屈辱感外加变态的刺激感笼罩了奥斯托尼的全身,嘴角不停的抽
搐着,仿佛只要说出来自己就能得到解脱一下,终于——
「我求你,快点操了我老婆吧——」奥斯托尼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话,话音刚
落,他那挺立的肉棒中『噗噗』的射出几股精液,竟然是受不了这种刺激,射了
前面的麦茜一脸。
「好,既然你诚心求我,老子就成全你。」张重也没想到竟然能看见这种有
意思的事,也是大吼一声,对着骚浪的小穴插了进去,疯狂的操干起来。
「啊——你这个混蛋,竟敢把精液射我脸上,看我……」麦茜也没想到自己
的丈夫竟然如此不堪,正打算怒骂,却被张重猛然插入,又淫叫道,「啊,好舒
服,啊,啊,美死了,啊,这才叫男人……」
张重一边美美的操着别人的老婆,一边看着别人的男人如太监一样站一旁,
一脸屈辱外加刺激的表情,顿时身上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样,突然脑子中闪过
一个念头,邪笑一声,拔出肉棒,坐到床沿上,双腿放在地板上,上身平躺在床
上,对着奥斯托尼命令道:「过去用抱小孩撒尿的姿势把你老婆抱过来插进去,
然后你自己动。」
麦茜被操得正美,突然感觉张重拔出了肉棒,顿时急了,扭了下屁股,正打
算让自己丈夫再求求奸夫时,听到张重的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爬下床走
到奥斯托尼身边,笑道:「还不快点,能亲手伺候你老婆被野男人操,你不兴奋
吗?哟哟,平时操一次得休息三天,今天一句话竟然硬了三次,你真是个当王八
的料……」
那奥斯托尼,看着自己因为被羞辱再次硬起来的肉棒,猛的转过麦茜的身体,
如同抱小女孩撒尿一样双手抱着麦茜的大腿,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沿处,麦茜伸
出双手握住张重翘起的肉棒,撸了两下,定好位置,而那奥斯托尼双手微微颤抖
着,迟迟下不定决心。
「还不快点,你想难受死我。」麦茜忍不住伸出一只手向后打了一下奥斯托
尼的脑袋,骂道。
那奥斯托尼看着自己的妻子握着别人的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再看看自己的
小肉棒与别人的大肉棒一比,确实不是一个挡次,大吼一声,用出生平最大的力
气,双手向前一推。
「啊…好舒服…好刺激…爽死了…」麦茜舒服的呻吟声也在奥斯托尼的耳边
响起,奥斯托尼心里一颤,双手竟然没忍住快速来回活动起来。
……
画面一转,已是一个时辰以后了,那奥斯托尼坐在房角的椅子上,双手向后
被绑在椅背上,双腿分开被绑在扶手上,中间一根小肉棒直直的立着,那肉棒根
部被一根细细的红线紧紧的勒住,似乎随时都会断掉,但那肉棒却不受控制的高
高耸起,甚至一些经脉都隐隐可见,想要射出来却因红线勒着丝毫得不到释放。
床上,麦茜整个人已经累得完全趴在了床上,叫床的声音也开始嘶哑起来,
张重坐在麦茜浑圆的屁股上上下抽插着,粗壮的肉棒在臀缝间若隐若现,每次抽
起,都会将肉棒退至小穴口,每次插下,都以雷霆万钧之势,狠狠的插入小穴深
处,小腹击打在浑圆的屁股上,激起一层层臀浪,而麦茜干涸的小嘴中也会发出
一声极乐的浪叫。
张重越插越快,看着不停翻滚着的臀浪,伸出大手狠狠的拍打了起来,大声
问道:「奥斯托尼,说说,你有什么感想?」
「我……」从奥斯托尼的角度,只能看到张重每次抽起时那根硕大的肉棒以
及被击打出来的臀浪,眼睛一眨不眨,生怕错过了一丝细节,嘴角颤抖着,仿佛
喉咙被堵住,说不出一丝话来。
「说!」张重对着胯下的圆臀又是一巴掌,瞪了奥斯托尼一眼,怒道,「再
不说,老子就不操你老婆了。」
那奥斯托尼被张重一瞪,如同一个被皇帝责怪的太监,心底升起一股无所适
从的恐慌,脱口道:「操得好,操得好……」
张重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那麦茜闻言也是一脸浪笑,不停的喊着:「用力,
用力,我不活了,操死我吧……」
张重感觉自己也快到极限了,于上加快了动作,道:「好,既然你这个骚货
想死,老子就成全你,看老子射死你。」
「啊…啊…」张重嘴里发出一阵阵野兽般的嘶吼,胯下动用在灯光照耀下竟
然带出了幻影,「奥斯托尼,给你老婆种下老子的种,你这王八要负责给老子养
大……」
说完,张重再也忍耐不住,用尽力气给予麦茜最后一击,一股股精液喷薄而
出,足足飚射了一分钟才停下。
麦茜就像是被精液击穿了一样,整个人瞬间僵硬,仅靠腰部的力量,上半身
高高抬起,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再次从原本嘶哑的嗓子中响起,而后,便回落在床
上,一动不动,如同死人一样。
「是。」那奥斯托尼看到如同香艳的场景,想也不想的大声回应着,待张重
射精那一刹那,听着张重带有侮辱性的言语以及看着老婆麦茜那欲仙欲死的表情,
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也是大吼一声,那肉棒上的红线竟被崩断,一大股精液飚射
出来,旋即双眼一黑,竟是昏死过去了。
……
要打造的东西已如期造好,此时正安静的躺在空间戒指中,张重从铁匠铺出
来,始终面带微笑。
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几天,每天都与那骚浪妇人麦茜厮混,张重也是过足了
隐。
那奥斯托尼自从那天大发神威,肉棒崩断红线昏死过去后,就再也硬不起来
了,但也丝毫改变不了他心底深深的绿帽情节,每次两人鬼混,奥斯托尼就如同
太监般在一旁边端茶倒水,尽心尽力的服侍着。
「哈哈……」想到精彩之处,张重忍不住在大街上哈哈大笑起来。
「咦?欧西里斯兄弟?」张重正美着,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讶然回头,
来人三十来岁模样,金发黑袍,背着把大剑。
「我当是谁,原来是沃尔什大哥。」张重马上想了起来,正是前些天在那
『招才榜』旁好心提醒他的那位。
两人一翻寒暄后,张重问道:「沃尔什大哥,我那天看你离开的方向,好像
是出城了,怎么今天,又在这东岭城里碰见你?」
「……」看那沃尔什面露犹豫之色,张重赶紧笑道:「无妨,无妨,大哥有
难处,不说也罢,相逢即是有缘,我请大哥喝酒。」
那沃尔什也是好酒之人,闻言答应下来。
两人一路走到城中最大的酒店,进入包厢后,要了最好的美酒,又要了几碟
小菜,又各自落座,干了碗酒。
那沃尔什么擦了擦嘴,又给张重和自已各斟了一碗才道:「其实也没什么,
大哥这几日去了躺枫叶城,没找到要找之人,便又回来了。」
「哦?大哥要找人?是朋友还是寻仇?」张重好奇问道。
沃尔什叹道:「不是朋友,也不是寻仇,乃是两个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那大哥何不仔细说说,小弟在这巴鲁克帝国认识的人也算颇多,
说不定能帮帮大哥。」张重笑道。
沃尔什眼睛一亮,暗忖道:「看这欧西里斯衣着华贵,说不定便是哪家的贵
族公子,人脉关系必定深厚,说不定就知道两位恩公的消息。」
想及此处,便道:「贤弟有所不知,此事就说来话长了……」
「那还是大哥年幼时,距此时也有一百多年了。大哥家里本是极东大草原南
部『炽热沙漠』附近牧民,有一次随父亲去那『死亡山脉』打柴,只因追逐一只
野兔而误入那『死亡山脉』深处,在那里呆了一天一夜,若无意外,必死无疑。
就在大哥绝望之时,却来了两个人。」
「那两人是飞着过来的,将大哥救了下来,并送回父亲身边。大哥受两人激
励,便立志从武,这一百多年过去了,大哥也从当初的懵懂孩童成为了如今的九
级巅峰战士。」
踏入武道后,每次细细想来,那二人当初能够飞行,必然是圣域强者,虽然
不一定能看上大哥现在的实力,但有恩不报并又如何是大哥的性格,所以才开始
游历大陆,希望能找到两位恩人,供其驱使,以报当年救命大恩。「
张重心下恍然,点点头,暗道:「对了,看这沃尔什言谈举止,应该是个好
爽汉子,他所说之言,估计也都是真的。只是报恩不假,但也并非没有希望得人
指点踏入圣域之意。」
「那圣域强者,活个几万年都是轻而易举,若无意外,大哥的两位恩人必然
还在这世上,大哥可否说说那二位恩人姓甚名谁,相貌如何,说不定小弟便认识
呢。」张重抿了口酒,问道。
沃尔什道:「大哥也不知二位恩公姓名,只记得一位乃是青年模样,棕色长
发,一位是个少年模样,头上带着一顶草帽。」
张重差点将一口酒喷了出来,满脸惊讶,暗道:「林雷?贝贝?对了,想起
来了,当初林雷和贝贝初入神域后是曾在『死亡山脉』救过一个孩子,只是在书
中是个彻头彻尾的酱油男,谁会记得他叫什么,没想到如今却坐在我对面。」
「怎么?欧西里斯兄弟,你认识?」沃尔什看张重面色,猜到张重必然知道
二位恩人消息,双手按着桌面站了起来,惊喜的问道。
「怎么办?要不要告诉他?还是告诉他吧,反正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说不
定以后进入龙血城堡后还有个帮手。」想到此处,张重微微一笑,又喝了口酒,
道:「此二人小弟确实认识,大哥你急什么。」
那沃尔什么闻言,也是尴尬一笑,坐下道:「是大哥鲁莽了,不过还请兄弟
把这二人的情况告诉大哥,大哥感恩不尽。」
「其实这二人大哥你认识,也知其姓名,只是对不上号罢了。他二人便是林
雷、贝贝。」张重笑道。
「林雷?贝贝?」沃尔什惊道,「可是那巴鲁克帝国开国皇帝、圣地『龙血
城堡』的主人、石雕大师林雷以及他的魔兽贝贝?」
「不错,正是他们二位。」张重点点头,肯定的道。
「多谢兄弟了,兄弟大恩日后必然相报,那大哥就先告辞了。」那沃尔什听
到消息后,竟是一刻都不想等。
张重正准备起身相送,突然心中一动,道:「大哥急什么,小弟的话还没说
完呢。」
「哦?还有何事?」沃尔什惊讶道,但也不好马上就走,又坐了下来。
张重问道:「大哥可是要去那『龙血城堡』找林雷和贝贝?」
「不错。」沃尔什点点头道。
「哎,大哥此时去那『龙血城堡』是见不到林雷和贝贝了,而且说不定还有
性命危险。」
「为何?」沃尔什急道。
「因为他们去『地狱』了。」张重心道,说出来的话却变成了这样,「因为,
他们都死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