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歪传】(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24章
罗莎莉顺风而来,到达那小山之时,便看到了张重,如松般站在那山顶上,
不动不摇。
「这小子,办事不地道,倒也有几分臭皮囊。」罗莎莉暗赞一声,然后仔细
都瞧张重的骨龄,虽然瞧得明明白白,但心里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她都修行快六
千年了,突然冒出一个十六岁的小伙子,居然跟她修为差不多,让她有一种自己
六千多年白活了的感觉。
抛开杂念,罗莎莉出声问道:「你,就是欧西里斯?」
张重心里流着泪,暗道:「总算来了,装个逼真不容易啊,站上山顶上吹了
半宿的风,就为了第一面搏个好感。」
「不错,我,紫焰家族,欧西里斯。」张重睁开眼睛,看着空中的罗莎莉,
心里却想着坏心思,「这罗莎莉,说是『圣域第一美人』也不为过呀,看看那身
材,那脸蛋,那大长腿,就是正对着我看不到屁股……那希塞,当年怎么就瞎了
眼了,宁可跟帝林他们去地狱也不愿意跟这罗莎莉结婚呢?」
罗莎莉不知道张重心里的坏水,道:「紫焰家族?我知道你们,当年你们家
族的第一代族长『海德』,跟我还是朋友,只是,你为什么要冒充我、我……」
让她一个还没碰过男人的处女当着张重的面说出『我儿子』三个字是有些为
难她了,张重明白其中的道理,便道:「阁下,你可曾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罗莎莉问道。
张重道:「当一个人不小心撒了一个小谎的时候,就会用更大的谎言去圆这
个谎。我当初便是不小心撒了个小谎,现在也不得不去圆这个谎了。」
其实张重的意思是,我当初撒了个谎,说你是我母亲,所以现在,就要把你
真变成我母亲来圆这个谎了,只是罗莎莉误会了,以为张重是说,我当初撒了个
小谎,后来不得不用『你是我母亲』来圆这个谎。
罗莎莉道:「既如此,现在你想怎么办?」
张重大笑一声,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不打一场,估计我说什么你也不
会听。」
「哼,你就这么有把握,能打败我?」罗莎莉冷哼道,强者自有强者的自尊。
「小心了。」张重招呼一声,就冲了过去。一只硕大的拳头,仅凭肉体的力
量,砸了过去。
罗莎莉身为圣魔导,当然不会和张重硬拼力量,马上向后猛退,同时以脑袋
为中心,向四周散发出一圈精神力攻击。
这种分散式的精神攻击,对付比自己等级低的还行,对上同等级的就不够看
了,张重也不防御,直接冲了过去。罗莎莉兜着圈子在前面跑,张重在后面追,
两人修的都不是擅长速度的法则或规则,因此速度上张重虽快些,但也快不了太
多,当然,张重变身后,就不同了。
「嘿嘿,美人,追上了,你就是爷的了。」张重边追嘴里说着调戏的话。
罗莎莉闻言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道:「你这个混蛋加色狼,死吧。」
只见无数的冰霜突然降临到方圆数里的空间中,那山上所有的树木鸟虫全部
被冻成冰渣,连张重也不例外,身上开始结起了一层薄冰,不到十分之一秒,那
薄冰就变成了一层冰棺,『嗖』的一下,掉了下去,在山上砸出一块大坑。
水系禁忌魔法『绝对零度』!
「哼,连老娘都敢调戏,胆子也是大到没边了,就算你近战再厉害,追不到
老娘有个屁用。哼,先封你个百八十年,到时候再来教训你。」罗莎莉擦擦额头
上的汗珠,一脸得意的道。
「你就这么确定能封得住我?」一个声音从大坑中传来。
罗莎莉大吃一惊,她这一招可是她最厉害的一招了,除了当初那个『火焰君
王』,还从没失手过。
「混蛋。」罗莎莉忍不住大骂一声,赶紧从空间戒指中取出那件神器法仗。
『砰』的一声,只见一头冰蓝色的凤凰,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那大坑之中
向上冲了过来,那凤凰的周身还燃烧着紫色的火焰。
「凤凰?不对,是紫焰战士变身。」罗莎莉瞬间判断了出来,她当年,可是
和紫焰战士相当熟悉的,而且,这头『凤凰』,虽然很像,但那人类的双手双脚
还在,只是覆盖着鳞甲而已。
「好快。」根本来不及躲闪,罗莎莉只能本能的一侧身。只是那嘴上的长喙
如同刀锋一般向他切割过来。
「完了。」罗莎莉心里一叹,她甚至能听见那长喙割开衣服的声音。
『嗖』的一声,变身后的张重已经从她身边冲了过去,并且调转过身体,在
空中静静的拍打着翅膀看着她。
「嗯?怎么回事?我好像没受伤?」罗莎莉一喜,像她们这种圣魔导,碰上
了速度比她们快,物理攻击超强的同阶强者,就只能任其蹂躏了。
突然,『嘶』的一声,罗莎莉身上的衣服从两只乳房中间露出了一条细线,
那细线慢慢变大,变成了一个缺口,那衣服瞬间变成了两半,从罗莎莉身上划落
了下去。原来,张重那一击,根本就没想过要攻击罗莎莉,只是切开了她的衣服,
内衣、外衣全都被一击切开,丝毫没有伤到皮肉,甚至罗莎莉根本就没感觉到。
『唰』,罗莎莉的衣服全部掉了下去,一丝不挂了。
『轰』,罗莎莉懵了,她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一个裸女就这么静静的浮
在空中。
「色狼!」罗莎莉大喊一声,飞快的向下飞去,捡起自己的外衣,系在身上,
包住性感部位。如果是个久经战阵的妇人,恐怕会站在原地反过来调戏张重几句,
但可惜,罗莎莉是个货真价实的处女。
罗莎莉刚准备起身,却看见张重又飞了过来,不得已,只能再次向后逃,以
争取时间,用神器法仗来释放『绝对零度』。
「嘿嘿,美人,你是逃不掉的……」
「哇哇,看见了看见了,居然还是粉红色的……」
「呀,呀,呀,美人,你下面竟然没长毛,竟然是个小白虎?老子赚大发了
……」张重一边说着下留话,一边用长喙撕着罗莎莉身上的破衣服,不过片刻,
那衣服已经变成破布了。
罗莎莉又羞又急,被气昏了头,竟然反过身用法仗来打张重。张重一看罗莎
莉中计,大喜之下,马上抽出黝黑长剑砍了过去。他不能给罗莎莉机会,用神器
发出来的『绝对零度』肯定能冰封他,到时候万一出不来,就麻烦了。
剑仗相撞,那长剑上覆盖的一层毁灭斗气马上迸发出来,那法仗顿时被炸成
了碎末。
「哈哈,美人,你唯一能伤到我的东西已经没了,你还能怎么办?」张重乐
得哈哈大笑,用那长喙不停的撕着罗莎莉剩不了几片的碎片衣服,还时不时的在
那羞人之处轻轻的啄一下。
「嘿嘿,美人,没想到你这么骚,被老子啄几下都啄出水来了……」
张重不停的用言语羞辱着罗莎莉,罗莎莉又羞又怒,奈何对面禽兽实力太强,
打也打不过,骂也没他词多,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突然『呃』的一声,晕了
过去,身子也从空中掉了下去。
张重见状,冲了过去一把接住,等到了山上,马上解除了变身,双手毫不客
气的揉着罗莎莉的酥胸,对着那性感的殷桃小嘴张嘴就吻了下去。
「嗯——嗯——嗯——好舒服——」不知过了多久,罗莎莉慢慢的醒了过来,
发出一声声甜美的呻吟。待到意识恢复时,突然惊醒了过来,睁开杏眼一看,那
张重,正趴在他双腿间舔舐着她的小穴。
「啊——」罗莎莉一声尖叫,手脚并用向后反着爬了几步,待离开张重的魔
爪后,双手环抱着双腿,像一个十几岁的无辜少女一样,瑟瑟发抖。
「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色狼——」罗莎莉完全没了圣域极限强者的架式。
张重边走向罗莎莉边淫笑道:「嘿嘿,干什么?除了还没正式干你,其它你
能想到的,都干过了。」
「你别过来,别过来——」罗莎莉伸出一只手,对着张重,做出阻挡姿势。
张重嘿嘿一笑道:「你以为伸出一只手就能挡住我?既然你了解我们紫焰战
士家族,就应该明白,你现在就是一只小绵羊,吃不吃,也就看我心情。」
罗莎莉沉默了,她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四大终极战士,她还是了解的。
同级别情况下,不死战士最能抗打,怎么打都不死;虎纹战士速度最快,打不过
就跑,追也追不上;龙血战士力量最大,能跟圣域巅峰魔兽死嗑;而紫焰战士最
强大的是灵魂,那紫焰虽然也能物理攻击,但其实灵魂攻击才是最强大的,突破
不了紫焰,别想用灵魂攻击杀死紫焰战士。而眼前这禽兽,别说灵魂,就是肉体
也这么强横,比龙血战士有过之而无不及,别说自己了,神级之下,恐怕没有对
手。
看见罗莎莉沉默,张重知道罗莎莉的自信已被自己打碎,现在吃肉的时候到
了,嘿嘿一笑道:「美人,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张重从戒指中拿出一样东西,悬浮在手掌之上,通体黝黑,连光线都
被吞噬,但四周却散发着淡蓝色的光晕。
「神格!」罗莎莉惊叫道,她不能不惊叫,这是她第一次离神格那么近,而
且还是一枚『水系神格』,上次在『众神墓地』虽然听说林雷拿到了,但林雷并
没有拿出来给大家观看。
张重心中得意,这下位神格才500万金币一枚,他可是还有四亿八千五百
万,根本不值一提。如果让大陆上的强者知道,500万金币能换一枚神格,恐
怕就是去抢,他们也要弄到500万。
罗莎莉知道张重是在诱惑她,肯定是有条件的,但这诱惑太大了,接近六千
年的奋斗,就是为了眼前这东西,焉能不心动?
「你什么意思?」罗莎莉盯着张重冷声道,只是那声音还稍稍有些颤抖,而
且连关键部位走光了都没注意到。
张重笑道:「就是你想的意思,送给你的,怎么样?哥哥我够意思吧。」
「说条件。」罗莎莉听到张重的话后,几乎就想扑过去拿在手上才安心,最
后终于忍住。
「痛快。」张重打了个响指,道,「其实我的条件很简单,做我的女人。」
「什么?」罗莎莉虽然猜到了这一层,但她更愿意相信张重是找她来扮演他
母亲的,没想到张重如此赤裸的说了出来。
「嘿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以为我会找你来扮演我的母
亲,然后我就会把神格送给你?」
罗莎莉不说话了,她确实是这样想的。
张重冷哼一声道:「哼,告诉你吧,扮演我母亲这事,确实还要你来做,不
过那只是附带的,我要你在人前给我扮演好端庄贤淑的母亲,在床上给我扮演好
风骚热辣的荡妇。」
「你——」罗莎莉气得不轻,还从来没有人敢用『荡妇』来形容她。
「你什么你。」张重一瞪眼,甩了甩身下的肉棒,道,「你可看清楚了,老
子的鸡巴都硬成这样了,都没操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罗莎莉不说话了,碰上这种极度无耻外加实力强横的家伙,她是没办法了。
同时,心中却是活泛开了,希塞早就走了,估计有生之年也回不来了,我也不用
等他,只是当这家伙的女人而已,而且在明面上,还是他的母亲,想来不会让我
太下不来台,要不要答应他?
罗莎莉正在踌躇间,张重直接开口道:「我也不勉强你,你自己好好想想。」
说完身形一闪,却是飞走了,罗莎莉一急,正欲阻拦,又传来了一句话「如
果你答应了,晚上自己脱光了衣服钻到我的床上来,如果在我睡着之前你还没来,
我们的交易作废。」
听到张重的声音,知道自己有选择的时间,罗莎莉也不急了,仔细的考虑起
来,突然,她想到当年还没成为圣域之前,在普昂帝国贵族圈里流行的一句话,
人前贵妇,床上荡妇。
想到此处,罗莎莉俏脸一红,呸!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