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奴为夫为魔王】(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郡守府内,那当初负责评定阿易级别资格的考官看着眼前的那块灰暗的晶石,
前后左右仔细打量,最后拿在手里看了又看,最终面色惊异地道:「竟然真的是
龙魂晶石?你小子真的完成了那个七阶任务?把那条红龙给杀了?」
蓝葵怕阿易口无遮拦,透露出龙巢内的真实情况,便让他一切言语按自己所
说:「当然,不过,并不是我一人之力,同行的伙伴给了我不少帮助。」半真半
假,才能唬住人,不然谁会相信他一个准秘银级战士,能够独力杀死巨龙呢?
「即使是众人合力,你能从巨龙手下生还,而且还取得了这块龙魂晶石,足
以证明你的能力,我宣布,你的秘银级考核已经通过,待会儿我就去帮你注册记
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名秘银级的战士了。」那考官看着阿易的眼神都带有
三分赞许,这年头,像这样既年轻又能力出众的职业者可是不多了,「只是,我
还有一个疑问,龙魂晶石中的魂力,为什么全都被抽干了呢?现在这块晶石已经
废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在屠龙过程中,被一个法师救过一次,为了谢恩,就让她吸收了龙魂晶
石中的魂力,只取回了晶石的空壳,作为屠龙的凭证。」一番话说下来,蓝葵自
认滴水不漏,绝无破绽。
「哦,原来如此,那就不奇怪了,只有法师才有能力直接吸取其中的魂力…
…」那考官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从郡守府走出来,阿易有些沮丧,自己费了这么大劲,才只是成了一个秘银
级战士而已,他见识过那些奥金级强者的实力,自己实在差得太远了。
「还算有点自知之明,不过,有主人我在,奥金级算什么,我能让你成为最
顶尖的战士,但你自己也必须努力不懈才行啊。」蓝葵相当自傲地道。
「恩恩,谢谢主人,阿易会努力的。」阿易在心中回应道。
离开郡守府,蓝葵便让阿易去城里的高级商会,购买更精良的剑器和甲胄,
以及一些珍稀药材,以前碍于财力有限,武器甲胄都只能选择普通工匠所造的凡
品,现在可好,得到巨龙的丰厚财宝之后,他如今恐怕连整座河罗郡城都能买下
来,花起钱来可以大手大脚毫不顾忌,买了一大堆东西之后,雇了辆小车载着前
往城中一位乌金级药剂大师的住所,花了五百金币,让他把自己挑来的几样药材
精华提取出来,制成药粉,再加以调和,做完这一切,已经过了晌午,方才打道
回府。
回家以后,早有几个女仆过来一齐卸下车上的东西,阿易随口问道:「妮露
呢?让她到我房里来。」昨晚初尝这小娇娃的美妙滋味,今天整个上午,阿易的
心里总想着赶紧办完事,然后回来和这小美人儿玩儿个痛快,如今一回家,更是
迫不及待。
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仆怯怯道:「管家她…她正在午睡,我这就去叫醒她……」
阿易一听,想了想,还是挥手阻止道:「唔,那算了,让她继续睡吧,不要
吵醒她。」昨夜之后,他对这个苦命的少女既同情又怜爱,此时也舍不得打扰她
睡觉,便悻悻然地让女仆准备午饭,自己拿着新买的长剑回房去了。
主房里,阿易小心翼翼地捧着那柄长剑,忍不住赞叹连连,这把剑名为「破
晓」,悬挂在商会武器行的最顶端,报价是两万金币,绝无二价,是由一名乌金
级的高级匠人所造,剑锋寒光凛凛,像是能结出冰霜,四尺多长的剑身上刻画着
无数复杂的纹路,据卖家所说,如果以精神力催动剑身上的符文,便能发出一道
冲天剑气,犹如破晓之光,可以轻易击碎磐石,所以取名为「破晓」。
阿易十分欢喜地看着这把利剑,蓝葵却不以为然,正准备给阿易讲讲她见过
的那些真正堪称神器的名剑,一个柔和的女声从门外传来:「主人,午饭已经准
备好了。」
阿易放下长剑,起身开门,只见一个长着可爱娃娃脸的女仆有些吃力地端着
餐盘站在门前,便挥手让她进来,放下餐盘之后,就规规矩矩地在站在门旁,准
备伺候主人用餐。
阿易好不容易才想起来她叫小雅,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她那张青涩的小脸,
直看得她不好意思地低下脑袋,这才自觉有些不合适,夹起餐盘里的一块羊排大
快朵颐起来。
吃完饭后,小雅递上一块绢帕给阿易擦嘴,然后便开始收拾餐具,阿易摸着
满足的肚子上了床,正准备睡个午觉,却一抬眼看见了正背对着他收拾餐具的小
雅,眼睛一下子就被她那浑圆挺翘的屁股给吸住了,想不到她的模样看上去那么
幼嫩可爱,屁股却长得这么丰满,女仆裙都被撑得满满地,更加凸显臀部的曲线,
随着她的动作,那大屁股一扭一扭地,看得阿易直咽口水。
「好圆的屁股啊…好想…好想把她的裙子脱下来…摸摸她的屁股……」阿易
心里不自觉地开始冒出这样的想法,连胯下都有了些反应。
「啐,真是色鬼投胎,整天尽想着这些下流事!」阿易脑中刚一闪过念头,
立马就被蓝葵发现,羞得她气急败坏,当即出声责骂。
阿易瞬间从意淫中惊醒,连忙暗暗道歉:「主人…对…对不起……」虽然不
太明白自己哪里出错,明明已经没有再意淫主人,只是想要摸摸小雅的屁股,可
是阿易对蓝葵已经奴性深种,连忙下意识地向主人认错,可是认错之后,他犹豫
了一下,最终小心地问道,「主人…那个…我…我可不可以和小雅也……」
蓝葵当然清楚他的心思,顿时被这个小色鬼给气得哭笑不得,却也不好强行
让他忍着,最后只能无奈道:「你呀…真拿你没办法,家里的女仆你都可以随意
和她们乱来,但是有一点,你不能沉迷于女色,荒废了战技,否则,我一定重重
地罚你。」说完,她就离体而出,进了空间袋里继续搜检那几个奥金级强者的私
藏,免得呆在阿易体内,亲眼看他和那个女仆胡搞。
其实蓝葵心里还有另一层考虑,她想着,这么多女人,足可以把这个毛头小
子迷得团团转,这样他就没有心思放在自己身上了,自己与他年纪相差太大,而
且现在和鬼魂无异,她可不希望这个少年寄情于自己。
阿易见主人首肯并出体离开,顿时喜上眉梢,忽地从床上起身,一下子从背
后抱住了还在收拾餐具的小雅,一手环抱着她柔软的纤腰,一手放肆地揉捏着她
圆润的屁股,在她耳边笑道:「小雅,别收拾了,陪我一起午睡,好不好?」
小雅先是被主人突然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差点把碗碟摔了,随后被主人的双
手在身上揉来摸去,又听见主人让她陪着午睡,她今年十七岁了,却是早已经知
情解意,甚至都不是处女了,她之前的主人夺走了她的初夜,却被那家的女主人
发现,就被毒打一顿卖了出去,如今这家里可是没有女主人的,她没有丝毫顾虑,
决定抓住这次翻身做主的机会,面对主人的挑逗,她回过头来娇媚一笑,柔声道:
「主人想让小雅陪着午睡,小雅当然乐意得很……」
阿易喜不自胜,随手关上房门,搂着小雅就上了床,急不可耐地开始宽衣解
带,小雅有些害羞,但还是十分配合,主动地把自己给剥了个干净,然后送上了
自己的小嘴,和阿易缠绵起来,很快,卧室内已经一片春色,别说什么睡午觉了,
整个中午简直一刻也不得安宁……妮露本来正睡着午觉,睡了小半个时辰才悠悠
苏醒,一问女仆才知道主人已经回来,不禁心头一喜,连忙起身梳洗打扮,然后
一溜小跑地去找主人,一路走一路回想着昨夜的欢乐,一想到待会儿又能和主人
那样亲热,眉梢都挂着笑意,脚下像起了风似的,不由得越走越快。
可是走到主房门前,妮露却听见主人房里传出一阵怪声,那是一阵相当快速
的啪啪声,还夹杂着一男一女模糊不清的呼喊呢喃。
「哦…哦…主人…主人…主人的鸡巴…好棒…把…把小雅的穴穴…给塞得…
这么满…哦…恩…恩…主人…好厉害…小雅…好喜欢…好喜欢…喜欢被主人…这
么用力地插…主人…主人……」
「小雅…唔…你…你也很棒哦…你的屁股又圆又大…摸起来好软啊…顶在我
肚子上真舒服…好棒的屁股…我太喜欢了……」
「呵呵…主人…主人喜欢就好…小雅的屁股…主人…主人可以随便玩哟……」
这无比露骨的淫声浪语让妮露听得面红耳赤,她见房门没有关严,便轻手轻
脚地走上前来,从门缝里向里面望去,只见小雅正赤身裸体,像条母狗一样地趴
在床上婉转呻吟,而主人也是赤条条地,正挺动着大鸡巴,从背后按住她的大屁
股狠狠抽插,两人激战正酣,小雅却似乎坚持不住了,呻吟声陡然高亢起来。
「主人…啊…啊…主人…慢点儿…小雅…小雅要…要高潮了…啊…要…要来
了……啊啊啊啊……」
「哦…好紧啊…唔…小雅…我也要射出来了…啊…射…射了……」阿易只觉
自己的鸡巴被小雅那剧烈颤抖的鲜嫩穴肉给夹得舒服极了,龟头一酸,也颤抖着
射出了今天的第一发精液。
两人快美地泄了许久,阿易却还意犹未尽,正准备继续肏干这肥美雪白的大
屁股,却听到房门吱呀一声响,连忙问道:「是谁?谁在门外?」
妮露吃了一惊,她刚刚一不小心就碰到了门扉,眼看被主人发现,索性也不
躲藏了,她缓缓走了进来,望着主人尴尬道:「主…主人…是我……」
「妮露?你睡醒了?」阿易一见妮露,面露喜色,把鸡巴噗嗤一声从小雅的
嫩穴里抽出,带出一线白浆,然后也不顾自己赤身裸体,就要上前搂抱妮露。
小雅原本正闭着眼在享受高潮后的余韵快感,一听妮露来了,吓得立刻清醒,
抬眼一看,妮露正在那儿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一想到自己如今像条小狗一样趴
在床上,不但一丝不挂,小穴还在往外流精液,这副淫贱的模样都被管家给看见
了,羞得小雅尖叫出声,手忙脚乱地捡起散落的衣裙和内衣裤,把身体一裹,低
着脑袋飞也似的逃了出去。
阿易还想叫住她,可转眼她就没了人影,这让阿易很是无奈,不过他也能理
解,他觉得小雅只是因为裸体被人看见,十分害羞才会逃走的,自己做的好事他
却没什么概念。
苦笑着摇了摇头,阿易便一下子凑到妮露面前,将她一把搂过,一口就吻上
了她的香唇,妮露也热情地吐出小舌迎合着主人,两人热吻片刻,阿易揉着她的
翘臀,兴奋道:「妮露妮露,刚刚我从小雅背后肏她,感觉可真棒,她那两瓣大
屁股又软又白,肏的时候老是在我肚子上一弹一弹地,舒服极了,妮露,我们俩
也这样玩一下,好不好?」
妮露此时已经大致了解了,自己的主人一定是个养在深阁高楼的大家族少爷,
对男女情事知道得非常少,他只当自己和小雅是玩伴,没有丝毫男女避讳,也没
有什么作为恋人情侣的意识,自然也就不会专情于一个人,不过这也是她的机会,
现在家中还没有女主人,她必须牢牢地博得主人的欢心,以后主人真正懂事,想
要娶妻成家时,自己才有希望被主人选作伴侣。
一想到这一层,妮露便打定了主意,她把个纤腰一扭,乖巧地用她的翘臀往
后顶了顶阿易依旧坚挺的鸡巴,爽得阿易轻呼出声,只见她媚笑道:「妮露的身
体都是主人的,主人想怎么玩儿都可以,不过,我的屁股可没小雅的那么大,主
人可不要嫌弃哟……」
阿易见这小美人这么温顺听话,喜得眉开眼笑,而且她可比小雅好看多了,
见她同意,阿易一把将她抱起,欢喜道:「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身上的每个地
方我都喜欢。」在妮露一脸幸福地凝视下,阿易将她抱上了床,三下五除二就给
脱得一件不剩,让她也学小雅那样趴着,自己从背后开始撞击她那弹性十足的小
翘臀……两人原本性致高昂,缠绵悱恻不知疲倦,可是才做了两次,蓝葵抓住两
人同时高潮,妮露昂首向后闭眼尖叫的一瞬间,从空间袋中掠身而出,融进了阿
易体内,让还在射精的阿易差点儿没给吓软,好不容易射过瘾了之后,蓝葵才不
耐烦地责问道:「混小子,你有完没完?这都胡来了小半天了,你把主人的话当
耳边风了?」
「不…不是的…阿易不敢…阿易…阿易只是……」阿易吓得连忙在心中向主
人认错,的确,自己和两个小美人一场接一场地大战,一玩儿起来什么都给忘了。
「只是什么只是,还不快把这个女仆赶走?对了,让她下去叫人准备热水,
就说你要沐浴。」蓝葵冷冷地打断道。
阿易连忙照办,妮露虽然大惑不解,可也没敢多问,穿好衣服之后,就出去
安排人准备热水,片刻之后,万事俱备,她还媚笑着问阿易要不要她陪浴,蓝葵
在旁边,由不得阿易不拒绝,弄得妮露更加一头雾水,自己的主人明明刚才在床
上还像只饿狼似的,一副要把自己吃干抹净的样子,怎么现在反倒疏远自己了,
尽管她十分惆怅且疑惑,却也只好行礼告退。
而阿易却照着蓝葵所说,从空间袋里取出那个水晶盒,捧出那颗硕大的龙心,
惊讶地发现,明明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可那颗龙心却还是十分烫手,阿易拿都
拿不稳,只能放在桌上。然后如蓝葵所说,用破晓剑缓缓刺入龙心中,然后剑身
一斜,里面就流出了汩汩鲜红的血液,阿易小心翼翼地倾引剑身,让那滚烫的血
液一滴不剩地流进那个水晶盒子里,然后用个小瓶舀了一瓶,倒在了浴桶中,只
见大半桶的清水一下子就被染得血红,而且像被煮沸了一样,滚滚蒸腾,仿佛随
时都会喷发的火山熔浆。阿易来不及吃惊,紧接着就把今天制成的那一大瓶药粉
取了出来,稍微倾倒了一些进去,只见那些药粉迅速融入水中,让原本沸腾的血
水渐渐平息了下来。
然后,蓝葵就让阿易进这奇异的水中泡着,阿易当即照办,但是刚一下水,
就疼得龇牙咧嘴,那些血水像是会侵蚀皮肤一样,烧得他全身火辣辣地疼,蓝葵
似乎早就料到这种情况,严令他不许出浴桶,阿易不敢违逆主人,只好紧咬牙关,
忍着剧痛呆在水里,蓝葵见他疼得全身抽搐,满脸冷汗,也有些于心不忍,沉声
解释道:「阿易,这是巨龙的心血,对于淬炼肉体有极大的好处,只不过这血液
对人类来说效用过于猛烈,即使稀释了这么多,再用了特制的药粉调和,还是会
让你产生不小的痛苦,不过你一定要坚持住,用龙血沐浴之后,你身体各方面的
强度都会大大增加,就连恢复自愈的能力也会提高,甚至接近不死之身的程度,
以后想要更进一步成为奥金级、甚至乌金级的战士都会容易许多。」
「是…主人…我…我会…会坚持住的……」阿易疼得说话都十分费劲,只能
在断断续续地在心里对主人回答。
这样剧烈的痛苦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阿易好不容易才适应了一些,却发现
这桶里的血水似乎颜色变得淡了不少,不再是那么浓郁的血红了,蓝葵告诉他,
这是水中的龙血精华被他的身体所吸收,所以血水才会变淡。又过了一刻钟以后,
桶里的水已经变成淡淡的橙黄色,对于皮肤的灼烧也减轻了许多,阿易已经不觉
得有多疼了,反而觉得浑身上下都涌出一股莫名的力量,现在精神百倍,这让他
很是兴奋,想来这就是这次沐浴龙血带给他的好处了。
可是又过了一会儿,血水变得更加寡淡,阿易却觉得身上开始微微发热,起
初他还以为是自己泡澡泡太久了,并不在意,谁知那热度逐渐升温,片刻之后,
他已经是燥热难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自己胸口乱抓,无意间发现,自己的
鸡巴竟然已经高高翘起,而且比平时还要胀大坚硬,充血得简直像要爆炸一样,
他顿时明白事情不寻常,连忙在心里询问道:「主人…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
么…我现在好热…鸡巴也好难受…好想…好想……」
剩下的话他没敢继续在心里念叨,在主人面前他怎么也不敢放肆,可是他的
心思怎么逃得过蓝葵的眼睛。
「好想…好想抱着女人…把鸡巴插进女人的屄里…好想肏女人…妮露…小雅
…我好想…好想……」
蓝葵看着阿易这副样子,不由得满脸黑线,她突然想起,这似乎是沐浴龙血
的副作用。龙族天生性淫,幼小的龙类刚出生就能发情,凭借着它们强大的肉体,
它们会强行和同族、和百兽,甚至人类以及精灵等各种族类的生物强行交合,奸
淫马而有了独角兽,奸淫蜥蜴而有了奇美拉,奸淫人类而生出龙人,现在大陆上
所有的亚龙种,都是那些幼龙犯下的罪行,贪淫的天性已经融进他们的血脉,蓝
葵的确听说过,在王城曾有大药剂师将龙血稀释上千倍后做成强效的春药,现在
阿易在巨龙心血里泡了这么久,想必是被其中的催情药力给弄成了这副德行。
「额…这…这也是沐浴龙血的正常反应,现在这水里的龙血你都吸收得差不
多了,你…你要是觉得难受,就去找你那些女仆发泄一下吧,我…我先离开了…
…」蓝葵十分尴尬地对阿易说道,然后就出体穿墙而出,逃命似的跑到外面去吸
纳星月精华了。
阿易见主人离开,又得到了许可,再也不想忍耐,直接从桶里跳了出来,身
上的水都没擦就走到正房呼唤妮露。
妮露记得很清楚,昨天主人让她以后每天陪着自己睡觉,于是她也没离开,
一直待在门口等主人出浴,现在一听到主人的呼唤,马上就走了进来,谁知刚一
进门,就被全身赤裸的阿易给一把抱住,狂乱无比地在她身上又亲又摸,阿易身
上的水渍把她的衣裙也全打湿了,可是妮露心里没有一丝不悦,反而很是庆幸欢
喜,刚才主人对她的疏远令她非常不安,现在见主人还是对自己这么热切,总算
放下心来。
可是此时阿易的心却像是一匹狂奔的野马,怎么都停不下来,他一边死命地
亲吻吮吸,一边把妮露给压上了床,像头野兽一样粗暴地撕开她的衣裙,也不管
她的小穴有没有湿润,直接挺着鸡巴插了进去,那无比火热的肉棍的突然侵犯让
妮露都经受不住,连声喊疼,可阿易一点儿也不管,还是自顾自地抽插起来,好
在妮露很快就进入状态,小穴里渐渐分泌出汩汩蜜汁,开始享受起那根大肉棒无
比粗鲁凶猛的疼爱……足足干了一个时辰,妮露已经泄了四次,可是阿易似乎还
没满足,依旧压着妮露兴致勃勃地肏弄着,此时已经入夜,他连晚饭都没顾得上
吃,一直在拼命地用妮露的小蜜穴发泄欲望,最后还是妮露又累又饿,苦苦哀求
阿易让她休息一会儿,阿易才稍微清醒,停止了征伐。
抽出鸡巴以后,阿易听见妮露的肚子咕咕作响,突然有些心疼,连忙起身穿
好衣服,出门吩咐几个女仆去准备晚饭,同时先让她们拿了些蜜饯、糕点过来,
端到床上,他见妮露疲惫不堪,就亲自一口一口地喂妮露吃,给她垫垫肚子。
妮露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伺候过,主人宠溺的喂食让她感动得两眼通红,满
面幸福地咀嚼着主人递来的糕点,休息了一会儿,阿易见她力气恢复了不少,就
让她自己在床上慢慢吃,他则跑到妮露的房间去,拿了一套衣服回来给妮露换上,
这样的殷勤,让妮露更是欢喜极了,挽过阿易的面庞用力地嘬了一口,阿易都被
弄得有些脸红,忍不住也在她脸上狠狠一嘬作为回击,两人一亲热起来就停不下
来,眼看阿易欲火又起,还没等妮露穿上衣服就要把她按住再肏上一顿,可偏偏
敲门声响起,两个女仆已经端来了晚饭,阿易只好作罢,嬉笑着捏了捏妮露的鼻
子,让妮露穿好衣服后,才让女仆进来,随后便和妮露一起用晚餐。
饱餐之后,女仆收拾撤下,阿易又准备抱着妮露上床,谁知妮露狡黠地一笑,
抵住阿易道:「主人别急嘛,妮露有个好主意,能让主人玩儿得更开心呢。」
阿易一愣,还是搂住了妮露笑问道:「什么好主意啊?」
妮露挣开阿易的怀抱,俏声道:「主人稍等,待会儿您就知道了。」说着就
推门而出,让阿易一头雾水,同时心里不禁有些期待。
片刻之后,妮露竟带着小雅一齐走了进来,阿易见她拉着小雅来自己房里,
顿时两眼放光,心里猜到了些眉目,忍不住一阵暗喜,只见小雅十分害羞地低垂
着小脑袋,俏脸通红,模样有些不自然,妮露却娇笑着牵起她的小手,走到阿易
身边,和她一左一右地坐在阿易两侧,一齐轻轻搂抱着阿易,两具柔软的女体突
然贴紧,让阿易一阵舒爽,忍不住两手齐下,在两女的背脊、腰臀处肆意揉捏。
「主人,今晚就让妮露和小雅一起陪您睡觉吧,保证让主人睡得舒舒服服地。」
妮露媚笑道,她知道自己暂时没法独占主人,既然如此,不如表现得大方一些,
主动邀其她女人一起服侍主人,这样不但可以讨主人的欢心,还能给主人留下不
爱嫉妒的好印象,何乐而不为呢。
阿易一听,顿时乐开了怀,狠狠地吻了一口她柔滑的脸蛋,笑道:「妮露,
你可真乖啊,我简直太喜欢你了!」说着又一口吸住她脸上的一块软肉,简直舍
不得松口,吸得妮露痒丝丝地,娇笑不已。
一旁的小雅见状,虽然十分害羞,但还是轻轻扯了扯阿易的胳膊,柔声道:
「主人…主人…也亲亲小雅吧…小雅今晚…会…会用心服侍主人的…亲亲小雅吧
……」一开始妮露找上她的时候,她还曾犹豫不决,毕竟要在妮露面前和主人做
那事还是太羞人了一些,可是今天中午和主人偷欢时,主人那强壮有力的少年躯
体以及胯下那根粗长肉棍带给她的销魂滋味让她欲仙欲死,回味无穷,时刻都想
着再尝一次,而且她也有心要嫁给主人,既然如此,就不能错过任何一个和主人
亲热的机会,思索再三,她还是答应了妮露一起侍寝。
阿易听了,连忙笑嘻嘻地扭过头来,贴上小雅的两片香唇一阵热吻,小雅也
羞涩地吐出舌头回应着,吻了一会儿后,阿易只觉浑身燥热难耐,搂着两个小美
人就上了床,妮露很懂事地迅速把自己给剥了个干净,然后开始帮着小雅脱衣,
很快,两具鲜嫩雪白的少女胴体就裸露在阿易面前,看得阿易血脉喷张,早把自
己给脱得精赤,而且妮露知道主人喜欢从背后开肏,竟然拉着小雅一齐背朝阿易
趴在床上,阿易看着两个小美人像小狗一样地趴着,两个大小不一的雪白粉臀正
对着自己,四片粉嫩的花瓣都已经水光盈盈,他只觉自己的鸡巴已经硬得不能再
硬,毫不犹豫,直接挺动着鸡巴插进了妮露的小嫩穴里,揭开今晚大战的序幕…

次日,蓝葵就又气又羞地给阿易下了一条禁令,禁止他在白天和任何女人胡
来,省得整天耽于淫乐,没完没了地干,阿易不敢违抗,只好和妮露她们说明,
让她们白天尽量不要太亲近自己,省得自己一不小心没忍住,又惹主人生气。
交待清楚之后,蓝葵就让阿易带上破晓剑,出城前往城南五十里外的灵雾山
脉,在深山中一处荒僻无人的山涧下,找了一块水磨青石,让阿易在上面持剑打
坐,她则在阿易脑海中念诵着冥想的口诀,引导阿易进入冥想状态,逐渐摸索精
神力的运用方法,冥想大约两刻钟后,阿易渐渐有所体悟,感觉脑海中像是伸出
了一只看不见的手,可以触及外界。蓝葵见他已经入门,就让他尝试着用意念将
精神力牵引到破晓剑上,阿易一开始做得十分艰难,试了半天也难以将精神力引
出,可随着他一次次地尝试,渐渐突破了其中的障碍,半个时辰以后,他终于成
功地将精神力引到破晓剑上,只见那把寒光凛凛的利剑此时竟然像有了生命一样,
自行发出微弱的白光,这让阿易惊喜不已,可心神一松,那光芒又黯淡下来,弄
得他好不自在。
蓝葵见状,不禁十分欣慰,自己果然选了个好苗子,一般人想要完全进入冥
想状态至少需要训练半个月左右,要做到用精神力与武器相结合而产生共鸣,更
是耗时良久,可是阿易心无杂念,很快就能通过冥想掌握运用精神力的窍门,现
在更是只用了半个多时辰就完成了和武器的共鸣,的确是天资优厚。
一直练习到正午,阿易总算能控制破晓剑光芒不散,甚至能让它微微漂浮起
来,然后稍事休息,吃了些带来的干粮肉食,蓝葵便让他拿起破晓剑,前往山涧
底部,一边接受百丈而下的水流冲击,一边按照她的指点练习剑术,一开始阿易
连站都站不稳,从天而降的水流重如泰山,压得他动弹不得,更别说挥剑了,足
足适应了一个多时辰,才勉强站住脚跟,缓缓挥动手中的剑,几个时辰下来,连
一套完整的剑招都使不出来,一直煎熬到了黄昏,蓝葵才恩准他离开山涧休息,
阿易像是重获新生一样,趴在岸边喘息不止,他现在连躺下都做不到,背脊像要
折断似的疼,上身的衣物都被水流击碎,皮肤更是疼得像要裂开,这滋味比沐浴
龙血好不了多少。
休息了一会儿,天色已晚,蓝葵说今天就练到这儿,阿易十分庆幸地准备起
身回家,却发现身上一丝力气也没,只好哀求主人,蓝葵十分鄙夷地骂了他一句
没用,却还是控制了他的身体,疾步返回了郡城。
回家之后,蓝葵先是让女仆准备好热水,然后关上房门,取出那个装着巨龙
心血的水晶盒和那瓶药粉,故技重施,再次让阿易沐浴龙血,辛苦了一天好不容
易回到家里的阿易,本以为万事大吉,就想找妮露快活玩耍一番,谁知道还得受
这番罪,可是主人的话他不能不听,即使疲倦欲死,他也只能咬牙忍痛在龙血里
泡着。
然而阿易没想到,泡着泡着,虽然龙血侵蚀皮肤时非常疼,可是被山涧冲刷
出来的筋骨之疼似乎减轻了许多,而且自己的身体渐渐地充满力量,疲惫感也逐
渐消退,等到一桶龙血的精华被完全吸收时,他已经是毫无倦色,精神百倍不说,
就连身上的伤痛也都消失了,这让蓝葵十分满意,龙血的确效力非凡,等阿易将
整颗龙心中的心血全都吸收之后,像今天这样的伤痛,转瞬之间就能自愈。
沐浴完后,老毛病又犯了,蓝葵轻啐了一口,就穿墙离开了,阿易连忙叫来
妮露先干了一炮,因为时间太晚,不得不先吃晚饭,一阵狼吞虎咽之后,妮露拍
了拍手,一个身量娇小的女仆就羞答答地走了进来,阿易想不起她的名字了,只
觉得她看上去可真嫩啊,那张苹果样的脸蛋像是能掐出水来,忍不住盯着仔细地
看,妮露见主人有了想法,随即娇笑道:「主人,这是家里的小厨娘薇薇,今年
十六岁,还是个处女呢,她呀可是喜欢主人很久了,今天找我搭桥,也想陪主人
睡觉呢。」
薇薇一听,顿时小脸红到了脖子根,阿易则两眼一亮,一把拉过她来,搂进
怀里笑问道:「你喜欢我?喜欢我多久了呢?」
薇薇被主人紧紧搂在怀里,下意识地想要逃开,却怎么也挣脱不了,如今与
主人鼻息相闻让她只觉心头小鹿一阵乱跳,一字一顿地答道:「我…我自从…自
从去年见到主人…第一眼…就…就喜欢上了主人……」
阿易听了觉得高兴极了,原来自己也是可以这么讨人喜欢的,他亲了亲微微
的额头,欣喜道:「真的么?我好开心呀,你长得这么可爱,我也很喜欢你呢,
今晚你就陪我睡吧。」说着又捧着她的小脸亲个不停。
薇薇第一次被男人这样亲近,气都有些喘不过来,可有些话她憋了很久,无
论如何也想对主人表达心意:「主…主人…我…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主人…我…
我想把…想把身体献给主人…希望…希望主人不要嫌弃……」一番表白之后,薇
薇已经羞得把头深深埋进了阿易的怀里,激动得浑身打颤。
阿易听了,更是喜不自胜,当即抱着薇薇就上了床,妮露也跟了上来,三人
的衣服很快就散落满床,这时阿易才看清,薇薇的身体相当稚嫩,胸前的两团肉
还只有馒头大小,躺在床上则更加平坦,可是胜在通体洁白如玉,尤其是两腿之
间,连阴毛都很稀少,像个小肉包一样,看得阿易垂涎三尺。
可正当阿易准备插入这个小肉包时,妮露适时制止,她说薇薇还是个处女,
主人那根那么粗大的肉棒一下子是插不进去的,阿易只好强忍着胯下的邪火,按
照妮露的指点,耐心地爱抚薇薇娇嫩胴体的各个敏感之处,然后手口并用,重点
攻击她的处女嫩穴,妮露则从旁辅助,在薇薇的上身舔舐个不停,两人合作之下,
薇薇很快就达到了她生命中的第一次高潮,之后妮露见火候到了,就掰开薇薇的
两片幼嫩花瓣,让阿易缓缓插入,即使已经高潮过一次充分润滑,那粗壮得有些
吓人的大鸡巴还是让薇薇疼得痛哭失声,被彻底破处之后更是差点儿疼晕过去,
而阿易则被那从未体验过的极致紧窄的肉壁给夹得大呼小叫,暗爽不已,在妮露
竭尽所能的安慰爱抚下,薇薇总算渐渐适应,一番功夫之后,阿易在她体内交出
了精液,和心爱之人交媾直至高潮让薇薇兴奋得无以复加,娇躯巨颤地连泄了三
次,然后就沉沉地昏了过去,怎么叫也叫不醒。
阿易十分费力地从薇薇那初尝禁果的紧窄蜜穴中抽出依旧坚挺的大鸡巴,对
着妮露抖了一抖,妮露便媚笑着一屁股坐了上来,把鸡巴缓缓吞进自己的小穴里,
开始另一场激战……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