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歪传】(25-27)(卷01终)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25章
什么是现想?简单来说,就是人们从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中总结出来的
一个奋斗目标。
有人追求至高的权力,有人追求绝色的女人,有人追求无限的财富,而罗莎
莉,她的理想只是成神。
从出生到现在,将近六千年了,死死被卡在圣域极限,迟迟不能突破,虽说
以圣域强者的寿命,有无数个六千年可以挥霍,但那种心理上的折磨,她都快疯
掉了。
而现在,一个成神的资格摆在她的面前,代价仅仅只是成为那个禽兽的女人,
所以,罗莎莉妥协了,她出现在张重的卧房中。
这是道森家专为贵宾预备的客房,因为耶鲁在家,张重不好去艾琳房间过夜,
况且,今晚有约,他也不想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清冷的月光照射下来,透过落地窗撒在罗莎莉的身上,碧
发白袍,凄美的面容,恍惚中,张重还以为看到了从月宫中降临的嫦娥仙子。
「想通了?」张重收回了心神。
罗莎莉咬咬嘴唇道:「我想问你个问题。」
「嗯?你问。」张重有些意外。
罗莎莉组织了下语言道:「曾经的五大圣域极限王者,除了希塞突破神级去
了地狱外,其他三个都投靠了龙血城堡,被赐予了神格,我之所以没这么做,便
是不想成为别人的附庸,如果我答应了你,和投靠龙血城堡有什么不同?」
「你想要什么样的不同?」张重没有回答,反而问道。
罗莎莉吸了口气道:「我可以成为你的女人,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甚至为
你们紫焰家族延续血脉都没问题,但是,必须有个期限,期限一到,你我各不相
欠。」
「一千年,最多一千年,这是我的底限了,千年后,再去一趟『众神墓地』,
不管有没有收获,我都要离开玉兰位面。」罗莎莉心底已有了打算。未成神之前,
所有的心思都是成神,而现在成神几乎板上钉钉,眼睛便瞄向了至高位面,盯向
了上位神。
「哦?任何事情?真的任何事情都愿意做吗?」张重目光扫视着罗莎莉。
「没错。」
「当成圣旨一样?」
罗莎莉咬咬牙道:「是。」
「好,炼化神格,快的需要十几年,慢的需要百来年,我就以百年为界,百
年之后,你想去哪,是你的自由。」张重不再啰嗦,真接道。
想了想,又补充道:「当然,如果到时候你还想留在我身边,也行。」
张重想得很明白,百年后的大劫,他能撑住,便是达到了七星恶魔层次,最
次能与那奥丁战个平手,罗莎莉还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如果撑不住,那就要躲
进龙血城堡,那时罗莎莉的死活,就不是他操心的了。
「百年?」罗莎莉一声惊呼,她的心里价格是一千年,现在的她,反而觉得
自己是占了大便宜了。
「怎么?嫌长?」张重眉头一挑,他这世的身体不过十六岁而已,两世加起
来也过不了半百,当然以为罗莎莉嫌长了。
「好吧,我答应。」罗莎莉马上答应下来,好像怕张重反悔似的。
「好了,既然条件谈妥了,那么,这东西,是你的了。」张重说完,随手一
抛,那枚水系神格便向罗莎莉飞了过来。
罗莎莉赶紧接住,虽然明知神格摔不碎,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同时心
里也非常惊讶,忍不住道:「你就这么给我了?不怕我拿了东西跑了?」
张重微微一笑:「我相信你的承诺。滴一滴血进去吧。」
话虽漂亮,其实真正原因是炼化神格需要的时间长,在此期间,他随时都能
达到神域境界。
「谢谢。」张重的一句『相信你』,让罗莎莉稍稍有些感动,也不废话,直
接滴了一滴血在神格上。
那水系神格上顿时青光大作,那青色光芒瞬间笼罩了罗莎莉,等那青光消失,
原来浮在她掌心的神格也跟着消失了。
张重笑道:「不错,这神格你也吸收了,剩下的就是慢慢炼化了,是不是该
履行你的承诺了?」
「我、我……」罗莎莉脸上一红,显得有些犹豫。
张重不悦道:「怎么?你想反悔?」
罗莎莉小声道:「我、我没经验……」
「什么?」张重瞪大了眼睛,「你跟希塞不是两口子么?怎么没经验?」
罗莎莉道:「我只跟希塞牵过一次手,还是我趁他不注意时主动的。」
「哦?什么情况?说说。」张重来了兴趣,都说女人好奇心重,男人在这种
事情上,好奇心不会比女人差。
罗莎莉扭捏道:「我和希塞虽然彼此喜欢,但希塞那人太过胆小,也就敢占
占口头便宜,一动真格他就紧张,到后来,更是看见我就跑……」
「这么说你们只是柏拉图式恋爱?只停留在精神层面上?」张重问道。
罗莎莉虽然不知道什么叫『柏拉图式恋爱』,但后面那句听懂了,于是羞涩
的点了点头。
「哈哈,赚到了。」张重大笑道。
闻言,罗莎莉俏脸羞得通红,低下了脑袋,恨不得埋到进那一对鼓鼓的酥胸
里面,她当然知道张重说的『赚到了』是什么意思,那是赚到了她的『初夜权』。
「嗯,既然还是处女,那就不能这么粗暴了,过来。」张重看着罗莎莉,笑
眯眯的道。
罗莎莉依言走到张重面前,张重分开两腿,伸手一拉,就把罗莎莉拉到了自
己两腿之间,轻轻吐出两个字:「跪下。」
刚刚还羞涩异常的罗莎莉闻言娇躯一震,俏脸上被一片屈辱之色代替,小嘴
哆嗦着,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认命似的跪了下来。
张重伸出一根食指,轻轻挑起罗莎莉的脑袋,看着她悲愤的面容,轻轻的笑
了起来。
就算已经沦为了他的玩物,罗莎莉也不想被人瞧不起,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屈
的神情道:「你是在笑话我……」
话未说完,便被张重一口吻住了。
「唔……」罗莎莉『轰』的一下,整个人都懵了,自己的初吻,就这么被人
夺走了……当感觉到张重的舌头想钻进自己口中时,罗莎莉本能的咬紧了牙关。
张重也不着急,伸手隔着衣物在罗莎莉胸前那颗米粒上轻轻一弹,罗莎莉惊讶的
『啊』了一声,张重的舌头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先是在罗莎莉的口腔中四处舔
舐着,然后便追逐起了罗莎莉的小香舌。
当张重心满意足的分开双唇时,罗莎莉微微侧过脑袋,用手摸了摸脸颊,有
些发烫。
「把衣服脱了吧。」张重突然道。
罗莎莉强忍着羞意,微微抖动的双手轻轻解开袍带,那白袍便自动滑了下来。
张重把食指伸到罗莎莉的双乳之间,轻轻勾了下布料做工皆是上品的抹胸,
道:「把这个也脱了。」
罗莎莉刚刚脱到一半,张重便双手各自抓住一个乳球揉捏起来,又一口吻住
其中一颗米粒,舌头在上面划着圈圈,不时的轻咬一下。
「嗯——嗯——」罗莎莉不敢拒绝,又羞于叫出声来,只得咬着银牙轻轻的
呻吟着。
当罗莎莉还在情迷意乱时,张重突然用力一提,再往下一放,罗莎莉整个人
便面对着张重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啊——」罗莎莉的尖叫才刚刚发出声音,又被张重一口吻住,同时一手在
一颗乳球上揉着,一手伸进没有一丝毛发的小穴中活动着。罗莎莉又羞又急,只
能任凭张重施为,一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就好像多余的一样。
张重看出了罗莎莉的窘迫,又拉着罗莎莉的双手握住自己的肉棒道:「这样
就好。」说完,又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嗯——嗯——嗯——啊——啊——啊——」张重的手指在罗莎莉的小穴中
不停的抠挖着,每次伸进去,都能感觉到那层处女膜的存在,罗莎莉的呻吟的声
音也渐渐大了起来。
「舒服吗?」张重嘴巴在罗莎莉的耳朵上舔吻着。
「啊——啊——啊——」罗莎莉自顾自的呻吟着。
张重又道:「舒服就说出来,说出来会更舒服的。」
罗莎莉这才羞道:「舒、舒服的。」
张重『哼哼』的笑了起来,收回了双手,在罗莎莉酥胸上轻轻揉着,道:
「你的初夜,让你作主吧。」
罗莎莉当然知道什么意思,双手套弄着肉棒,并没有停下来,双腿一抬,跪
在张重大腿两侧的椅子上,腰部轻轻抬起,对着肉棒压了下来。
张重看到那小穴就停在肉棒的上方,迟迟不肯落下时,笑道:「别怕,你可
是圣域极限强者,怎么还怕这点疼痛?」
罗莎莉吸了口气,咬咬牙,猛的向下一坐
「啊——疼疼疼——」罗莎莉有些用力过猛了,一坐到底,一丝丝的鲜血顺
着张重的肉棒流了出来,滑过阴囊,『滴答』一声,滴落在地上。
「没事、没事,马上就过去了……」张重一手在罗莎莉后背上来回摸着,一
手轻轻捏着她的屁股,以分散她开苞的痛苦。
没过多时,罗莎莉就开始无师自通的上下活动了起来。
「啊——这就是做爱的感觉吗?除了第一下很痛以外,其实感觉还挺不错的
……」
……
「对不起!」罗莎莉双手搂着张重的脖子,趴在他怀里,抬头看着张重,一
脸歉意,她能感觉到自己小穴里的肉棒还是硬挺挺的,根本不有要射精的意思,
而自己已经不行了。
「没事。」张重并没有不满,反而一脸微笑的道。罗莎莉毕竟是第一次,如
果自己只顾自己享受而让她以后对做这种事恐惧的话,倒霉的,还是自己。
张重拔出肉棒,拦腰抱起罗莎莉放到床上,自己却穿上了衣服,道:「今晚
你就睡在这吧,明天早点出去,别让人发现了,然后我再出去接你。」
「你——」罗莎莉张张嘴,刚说出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你是想问我要去哪?」张重却是看了出来,笑道,「怎么?这么快就离不
开我了?」
「你爱去哪去哪,关我什么事?」罗莎莉一翻白眼。
「你看看,我总不能这样过一夜吧,找个人泄泄火去。」张重挺了挺腰,胯
下大大的一坨死死的抵在裤子上,似乎要把裤子顶开一样。
「这么大?刚才是怎么进去的?」罗莎莉俏脸一红,扭过头去,却又忍不住
用眼角瞟了一眼。
卷一26章
「耶鲁伯父,这位是我的母亲罗莎莉。母亲,这位是道森商会会长耶鲁伯父。」
张重站在罗莎莉身边,介绍她与耶鲁认识。
「你好,耶鲁会长。」罗莎莉伸出小手道,此时的她穿着一身洁白的贵族连
衣裙,那紧束的小蛮腰愈加突显出胸部的鼓胀,连衣裙下身部份非常大,似乎是
用钢丝之类的东西撑起来的。作为武者,罗莎莉平时并不喜欢穿这种有碍战斗的
衣服,选择这套行头,只是为了避免走路时的不自然被人看出来。
那耶鲁双眼一亮,暗道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美丽的女人,恐怕也只有龙血城堡
里的那几位能与之比肩了,心头色心大起,赶忙双手握住罗莎莉的小手,轻轻抚
摸着,笑道:「罗莎莉大人能来我道森商会,真是蓬荜生辉啊。」
「嗯?」罗莎莉眉头一皱,杏眼一瞪。
耶鲁只觉得她那一眼仿佛在自己灵魂之中扎了一针,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暗
道:「老夫也是猪油蒙了心了,怎么忘了眼前这位可是圣域极限强者,平时接触
的那些名媛淑女可比不了。」
「罗莎莉大人,这位是我的妻子尤娜,这位是我的女儿艾琳。」耶鲁尴尬一
笑,介绍起了身后的二女。
「您好,罗莎莉大人,能见到您真是三生有幸。」尤娜听到耶鲁介绍自己,
顿时激动起来。
罗莎莉看出了尤娜的紧张,笑道:「尤娜是吧?以后我们就是亲家了,不用
紧张。」
尤娜闻言,顿时觉得自己全身被一股巨大的幸福感所笼罩,好像踩在棉花上
一样,全身没有一点重量。
罗莎莉这时才转过脸笑着对艾琳道:「这位就是艾琳了吧,小丫头生得还真
是漂亮,怪不得能迷住我儿子。」
艾琳心中羞怯,小声道:「罗莎莉阿姨好。」
「呵呵,小丫头害羞了。来,第一次见面,这枚玉蜀就当是见面礼了吧。」
罗莎莉从自己手腕上取下一枚玉蜀,拉起艾琳的小手,帮她带上。
张重看向罗莎莉的眼神有些怪异,这罗莎莉,左一口小丫头右一口小丫头,
不会是想告诉我,她的身材比艾琳强多了吧?但他哪知道女人的心思,头一回见
面还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但被他上过以后,心里就起了些微妙的变化,明知道
自己并不爱他,可还是忍不住想和艾琳比一比。
耶鲁却是双眼一亮,别看罗莎莉给的东西在他看来并不值什么钱,但罗莎莉
戴过的东西,如果拿去拍卖,那些想拍罗莎莉马屁的人也能叫出天价来。
「谢谢阿姨。」艾琳底着脑袋,嘴角露出一丝羞涩的笑容。
「好个迷人的小丫头,怪不得那禽兽会费那么大力气。」罗莎莉心中一叹。
「罗莎莉大人,快别站在门口了,我们进去说话,进去说话……」耶鲁这时
赶紧躬身做出一个『请』的动作,一行人这才走了进去。
落坐后一行人再次客套一番后,罗莎莉便按照张重所教的说了起来,订婚可
以,但结婚嘛,两个孩子年龄还小,过几年再说。耶鲁虽然害怕夜长梦多,但也
不敢反驳,何况名份定下了,结不结都是一样。
商量完后,耶鲁便出去准备宴会为罗莎莉接风,顺便邀请道森城的来宾,让
他们知道我耶鲁不仅有龙血城堡的关系,还有圣域极限强者的亲家,你们以后都
给我老实点,别有事没事的阳奉阴违。
张重呆了一会,也告了个罪退了出来,留下艾琳母女陪着罗莎莉,听女人之
间闲聊,真是折磨。
这是耶鲁家的后花园,占地在积极广,修得富丽堂皇,那繁多的小径也是九
曲十八弯,张重走在其中,漫无目的的逛着,无意的一抬眼,却发现不远处一座
小湖中的亭子上面,站着一位白发白须的老者,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他是谁?不像是道森家的人。」张重细一打量,发现这老者面容极为苍老,
最有意思的是,有着一双梦幻的天蓝色的眼眸。
那老者见张重发现了他,笑道:「相逢即是有缘,陪老朽喝一杯如何?」
「打扰了。」张重一愣,眼下无事,便答应了下来。
张重走进亭中,发现那亭中的石桌上放着一个酒壶,两只酒杯,那老者已坐
在了一个石凳上面,正伸手作出『请』的姿势邀请他也坐下。
张重坐在石凳上,拿起酒杯,与老者喝了一杯后,问道:「敢问老先生有何
指教?」
「我叫霍丹。」那老者看着张重,心里唏嘘。
霍丹,玉兰大陆位面监守者,出自地狱雷纳尔斯家族。
地狱中弱肉强食,强大的家族拥有着庞大的资源,包括无数的物质位面,派
人监视着这些物质位面的天才,等他们到达圣域或者神域离开物质位面后,能第
一时间选择自己的家族作为依靠,以壮大家族。这被派遣的监视者,便是位面监
守者。
这玉兰大陆位面,便是这雷纳尔斯家族的领土。
他霍丹,天赋并不好,靠着家族的提携,获得一枚中位神格后,费尽九牛二
虎之力,才捞到一个位面监守者的名额。他以为从此就能锦衣玉食,过着人上人
的生活,但来了以后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这玉兰大陆位面,竟然有一
个贝鲁特,作威作福的美梦瞬间被打得支离破碎。
这贝鲁特,不仅是个上位神,据说还是一个主神使者,一下子,霍丹就没了
脾气,只能老老实实的当起了位面监守者,在北极冰源过着苦修般的生活。
百多年前,当他发现林雷达到圣域后,便马上给家族高层打了报告,因为他
知道,自己的家族和另外七大家族正在地狱和四神兽家族玩命,以林雷的天赋,
成长起来以后,到了地狱会给自己的家族造成什么样的损失,他不敢想像。
事实上也是如此,书中两千年后林雷回来的时候,那位面监守者也换成了一
名女性,而霍丹,早被雷纳尔斯家族高层杀掉泄愤了。
其实,他霍丹,监视张重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自从张重让四大亡灵杀死卡卡
罗特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但张重并未达到圣域,虽然也算天才,但他也没说什
么,只是奇怪为什么九级亡灵法师能召唤四位圣域亡灵。
接下来就有意思了,他发现这小家伙先是灵魂奴役了林雷结拜大哥的女儿,
然后害死了林雷情人的弟弟,又上了林雷的情人,最后连林雷结拜大哥的老婆都
被他上了。
他觉得张重可能与林雷一家有些仇怨,于是打算来蛊惑一下张重,看能不能
让张重离开玉兰位面后去自己的家族,但接下来的事,让他震惊了。
张重一夜之间,死亡规则和毁灭规则双双晋级圣域极限,他从未见过这种事,
也未听说过有什么宝物能让人修为一夜之间大增,于是,他便认为这是天赋。接
下来,他又惊讶的发现,张重竟然是朱雀一族的族人,想想,这种人如果去了地
狱会怎么样?
「我雷纳尔斯家族,只怕会血流成河啊。」这是霍丹当时的想法。所以他毫
不犹豫的把此事报告给了家族,只是家族强者赶过来,最快也要八十年。
趁着这功夫,他找到了张重,想试试能不能利用张重与林雷的矛盾来离间一
下四神兽家族,如果这家伙侥幸活着去了地狱以后,青龙一族和朱雀一族互相残
杀起来,那就太美妙了。
所以,才有了这次谈话。
「我叫霍丹。」霍丹有些羡慕眼前的小子,他老早就想这么干了,只是他的
一举一动贝鲁特都盯着,不敢而已。
「霍丹?位面监守者?」张重脱口而出。
「哦?你知道我?」霍丹有些惊讶,暗道,他怎么认识我?难道又是贝鲁特
告诉他的?也对,那贝鲁特跟四神兽家族勾勾搭搭,告诉他一些事情也正常。
张重反应过来,掩饰道:「听说的。」
霍丹暗暗点头,更加坐实了自己的猜测,笑道:「小家伙,我从你在黑水河
旁那场大战时,便已经开始注意你了。」
「这老小子什么意思?是在暗示我,老子做过的坏事他门清?」张重心里有
些紧张,表面不动声色道,「霍丹大人想说什么?」
霍丹哈哈一笑,道:「我想不通,你为什么总跟林雷过不去?」
「看来,老子做过的事他真的知道。」张重心里转了几转,便有了对策,道,
「其实也没什么,心里不爽而已。」
「心里不爽?」霍丹愕然道。
「不错。」张重一脸不爽的道,「霍丹大人可知道我与那林雷的关系?」
霍丹想了想道:「要说的话,你二人都是四大终极战士。」
张重道:「不错。四大终极战士,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几千年来,从未变
过。」
霍丹点点头,承认了张重所言。
「想那龙血战士第三任族长哈泽德,若非我紫焰家族两位先辈舍命相救,早
就死了,四大家族任何一方有难,另外三家不计一切后果,必须要救,这是规矩。
可那林雷却是丝毫没有这种想法,只顾着自己。」张重愤愤不平的道。
「哦?怎么回事?」霍丹心中一喜,赶紧问道。
张重道:「五千年来,四大家族衰败,四家后人也各自沦落,不知去向。差
不多两百年前,林雷明明发现了我紫焰家族先辈,甚至他那把重剑还是我家先辈
帮他打造的,可他呢?事后甩手而去。」
「他当时实力低微,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百年前,他达到神域后,除了几
个不死战士自愿给他当打手外,他丝毫没想过提携一下我紫焰家族。」
「哼,只要随便抓头圣域凤凰,弄点凤血就行了,对他来说,就这么难吗?」
「更可气的是,十几年前,他龙血城堡里,龙血战士一抓一大把,可算是振
新门楣了,我家族两个长辈前去龙血城堡,希望他们念在一脉相承的份上给我们
弄点凤血,但连面都没见到就被赶了出去,你说,我对这龙血战士,还能有好印
象吗?」
霍丹心里大喜,连声道:「对,对,对,这龙血战士,确实不是东西。」
「怎么?霍丹大人和那林雷,也有仇吗?」张重看着霍丹那神态,突然问道。
霍丹一惊,知道自己表现得过了,尴尬道:「没,没,我一个位面监守者,
怎么会和别人有仇。」
「你这老小子看来也不是好人,还以为我不知道呢。」张重心里冷笑,直接
拆穿道,「我以诚待霍丹大人,霍丹大人又何必诳我,敢问霍丹大人来自地狱哪
个家族?」
霍丹闻言,暗道,他怎么知道这些事?他好像从来没离开过玉兰大陆吧?玉
兰大陆上,这事只有贝鲁特知道,肯定又是贝鲁特那死耗子多嘴。于是道:「不
错,我来自雷纳尔斯家族,确实与四神兽家族有仇。」
张重道:「这么说,霍丹大人,其实你我,也算是仇人,为什么还来找我?」
霍丹笑道:「若以家族而论,我们确实是不死不休的仇人,但以个人而论,
你我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我是来与你做笔交易的。」
「交易?还请霍丹大人明言。」张重讶然道。
霍丹笑道:「我被人盯着,不敢去祸害龙血城堡,所以,你帮我去。作为回
报,必要时,我会出手帮你,而且,修练上有什么不懂,也可以去北极冰原问我。」
「就这些?」张重心里有些不情愿,这些也就是说说而已,都是须的,到时
候,他出不出手,张重也左右不了。
霍丹也明白这个道理,于是道:「这样吧,除了刚才的条件外,我再赐予你
一件神器。」
「神器?」张重心里一喜,暗道,这才对嘛,你老小子不吐点血我会帮你?
就算本来就想这么做,为了恶心你,老子也要憋着。
「你想要一件什么兵器?」霍丹直接问道,一般人只要不傻都是要武器,所
以霍丹才这么问,而且他霍丹成神不知多少亿年,神器也留了不少。
张重直接道:「我要一把剑,得是中位神器。」
「中位神器?你小子胃口不小啊。」霍丹心中暗骂一声,脸上却笑道:「好
说,好说……」
不一会,霍丹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把蓝色长剑,张重一看,上面散发的威能
确实是中位神器才有的,才满意的点点头,收回空间戒指。
「好了,最后一件事情。」霍丹突然把脸一板,公式化的问道,「欧西里斯,
我,霍丹,玉兰位面位面监守者,现在郑重的询问你,你可愿意离开玉兰位面,
前住至高位面?」
「我不愿意。」张重道。
霍丹虚了口气,笑道:「没办法,该做的事不得不做,我也不想板着个脸,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卷一终27章
手握红酒杯,一身华贵的礼服,就如同一位极有修养的绅士,被一群叽叽喳
喳的淑女们围在中间,不厌其烦的一一回答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这就是张重
的现状。
那些女孩们不知何时就会伸出一只小手在张重身上偷偷的摸一下,张重从一
开始的得意,到后来的不耐烦,到现在不得不向这群女色狼们投降道:「亲爱的
小姐们,实在抱歉,我在这呆得太久了,我的未婚妻恐怕要吃醋了,我得去安慰
她一下。」
应付完这群女色狼,张重向艾琳的方向走去,艾琳正挽着尤娜的手臂坐在沙
发上陪着罗莎莉聊天。看到张重走过来,艾琳小嘴一憋,满脸委屈的看着张重。
张重明白,艾琳是对自己把她一个人留在这表示不满,但现在还不是打情骂
俏的时候,对着罗莎莉道:「母亲。」
尤娜见张重过来,眼睛一亮,笑道:「欧西里斯,来,坐,坐。」
张重笑着谢过,坐到艾琳旁边,道:「母亲,尤娜阿姨,我打算今天下午就
出发了。」
同时张重悄悄的从后面伸出手在艾琳的屁股上捏了几下,艾琳稍一吃惊,马
上又露出一脸笑容,她当然知道张重这动作是对刚才之事的补尝。
尤娜还好,罗莎莉又岂会发现不了?但她又不好说什么,只得道:「怎么这
么急?」
尤娜也急道:「对呀,艾琳三天后才开学呢,你们坐青风雕飞过去,一天时
间就够了,再呆一天吧。」
「我看,是你今晚还想再偷一次腥吧。」张重心里暗笑,嘴上道,「帝都局
势风云变幻,各个势力盘根错节,还是早过去为好。」
尤娜心里一暗,她确实是想今晚再偷一次,罗莎莉巴不得他早点走,自己好
去炼化神格,二女同时点了点头。
「母亲,一个月后是什么日子你没忘记吧?」张重突然道。
罗莎莉一怔,她知道才叫见鬼了,于是道:「什么日子?母亲这些年一直修
行,倒是有些记不清了。」
张重马上摆出一脸委屈的表情,急道:「母亲怎么连我的生日都不记得了?」
其实不管他本人还是欧西里斯,生日都不在这个时候,他只不过是找个借口
而已。
尤娜看着张重的表情,心中一痛,叹道:「这些年可委屈你了。」
这话就有些指责罗莎莉的成分了,罗莎莉当然听得出来,只是她自己有苦难
言,又不好发作,心里把张重骂了一千遍,嘴上还得道:「哎呀,瞧我,怎么把
这个给忘了。」
张重对着尤娜道:「尤娜阿姨,我生日那天你可得过去。」
「好,好,好,阿姨一定过去,还要给你准备一个惊喜。」尤娜听到张重第
一个邀请自己,心里一喜,看向张重的眼神都有些春意了。
张重心里暗笑,不找个借口怎么能把你骗到帝都去?你不去帝都我怎么完成
那个任务?这时张重看见罗莎莉那心里郁闷脸上还不得不一脸假笑的表情,戏虐
道:「母亲,不如你暂时就留在这里,到时候再跟尤娜阿姨一起去帝都吧。」
「我也去?」罗莎莉脱口而出,她本来的打算是没事的时候自己就炼化神格,
张重哪天想操她的时候她就过去让他操一顿,然后回去继续炼化,哪知这禽兽还
要她陪着去帝都。
「这是什么话,儿子过生日哪有母亲不去的道理,天底下哪有这样当母亲的。」
张重还没开口,尤娜就先说了出来,语气中还带着责怪的成份,艾琳也是一脸不
可思议的看着罗莎莉。
如果张重真是罗莎莉亲生的,那罗莎莉此时一定会把张重再塞回去,心里大
骂,嘴上尴尬道:「我平时一修练就是好多年,也没给他过过什么生日,这些事
还真不知道。」
尤娜马上道:「那就更得去了,这些年欧西里斯一个人在外面历练,没个亲
人在身边,一定非常孤独,你这个做母亲的,怎么着都得弥补一下。」
尤娜说完,脸上突然一红,暗道,我可是帮你弥补了不少,连我自己都弥补
进去了。
罗莎莉想想,也就一个月,无奈道:「那好吧,我暂时就打扰一段时间了。」
尤娜见罗莎莉终于同意,脸上一喜,道:「不打扰,不打扰……」
下午,两只青风雕从道森城飞起,冲上云宵。
视野中道森城越来越小,回眼望去,只能看见一个小黑点的时候,艾琳控制
着青风雕往张重这边靠了过去,当两只青风雕差不多并排时,轻轻一跳,就落到
了张重面前。
「干什么?」张重一把搂住艾琳问道。
艾琳依偎在张重怀里,一脸春意,咬着嘴唇凑到张重耳边轻轻道:「干奴儿
呀。」
张重闻言,胯下肉棒『唰』的一下弹了起来,笑骂道:「好你个乖奴,越来
越不乖了,连主人都敢调戏。」
艾琳嘻嘻一笑,身子向前一挪,双手抱住青风雕的头部,小屁股高高翘起,
轻轻摆动着,腻声道:「奴儿不乖了,主人狠狠的惩罚奴儿吧……」
「你个骚货。」张重哪还受得了,大骂一声,掀开裙摆,褪下内衣,抡起巴
掌对着艾琳不停摆动的屁股打了起来,『啪啪啪』,丝毫没有怜惜。
「啊——啊——啊——」艾琳大声尖叫起来,一脸痛苦的表情,但那尖叫中
却又带着丝丝喜悦的呻吟。
当张重自己都感觉有点累时,看着艾琳被打肿的屁股,那小穴上不知何时已
经沾满了淫水,厉声道:「说,以后乖不乖?」
「啊——啊——主人这样打不行的——啊——奴儿怕以后还是记不住——啊
——啊——主人——啊——用大鸡巴来惩罚奴儿吧——啊——奴儿最害怕主人的
大鸡巴了——啊——啊——」艾琳如同一只淫兽一般丝毫不知羞耻,大声的浪叫
着,幸好这是无垠的高空,没有人看得到。
张重停下抽打,用肉棒在艾棒的小穴上来回摩擦着,笑道:「乖奴,想要大
鸡巴该说些什么?」
艾琳一脸春情,回过头来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张重,腻声道:「请主人操了奴
儿吧,奴儿想要主人的大鸡巴。」
肉棒跳了跳,张重硬生生忍住想要一插到底的冲动,瞪了一眼艾琳,道:
「不是这个,再想想。」
艾琳脸色一红,她知道张重想要她说什么,只是不好意思而已,咬着嘴唇犹
豫半天,终于双眼涌出丝丝迷雾,带着哭腔开口道:「求主人操奴儿吧,只要主
人操了奴儿,奴儿就把妈妈也送给主人操,让妈妈也像奴儿一样快乐……」
张重心中一喜,总算是见点成效了,大笑道:「这才是我的好乖奴啊……」
说完,便迫不及待的插了进去。
一个佣兵团护着一批货物在路上缓缓前行着,在这佣兵团上空,两只青风雕
呼啸而过,一只飞行时轻松无比,时不时如同战斗机一样身体转个圈,另一只就
好像吃力一些,不知为何,这只青风雕羽毛上竟有一些水渍,一滴水珠顺着那羽
毛流到了翅膀上,那青风雕翅膀一抖,那滴水珠便撒向了空中,落了下去。
这佣兵团团长乃是一名七级战士,本能觉得有东西落下来,一抬头,来不及
细看,一滴水珠就落到了他的嘴里,看着远处只剩下两个小黑点的青风雕,喃喃
道:「什么玩意?咸咸的,妈的,该不会是这畜生在天上撒尿吧?」
玉兰历10192年九月。
张重向着帝都方向飞行着,艾琳如同八爪鱼一样四肢紧紧抱在张重身上,时
不时发出一声尖叫,从未如此飞行过的她实在太兴奋了。两只青风雕在后面奋起
直追着,没过一会,就只能看见两个小黑点。
没过多时,张重就看见了一座宏伟的城池,深深的吸了口气,谋划多时的计
划,这第一步总算踏出来了。
帝都,终于到了。
《卷一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