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身魔女与诅咒骑士】(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1:「将我从时间的封印当中唤醒的人,是你吗?」
「将我从时间的封印当中唤醒的人,是你吗?」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除了一双坚定的美目、部分鼻梁以及一头随风飘逸的
墨黑长发之外,全身都被绷带紧紧缠住的女人,虽然看不清楚她的长相……但那
均称性感的身体曲线却一览无遗,加上那清脆好听的声音,即使她的穿着怪异而
且忽然出现在这个充满血腥气息的战场上,仍然让人感受到一种纯粹的美感。
一个身材壮硕且满身伤痕的男人,躺在那被炸得焦黑且膨松的土地上,他身
上染着不清楚是自己、敌人还是自己人的鲜血,金属头盔平滑的正面显现出心电
影像,心电图忽然分成平行的上下两条,而中间则出现两颗圆圆的图案像眼睛一
样。
这对看起来有那么点可爱的圆眼正盯着眼前这个,除了全身绷带之外什么都
没穿的女人,当女人伸出手那看起来纤细滑嫩的白皙手掌时,男人也吃力地举起
手来,但他却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
他连女人背后那高耸入云的边界之门,如同一层水蒸气般的云雾所笼罩的世
界边境,又或者是那从边界之门跳出不断在战场上肆虐的怪物都看不清楚,一切
的喧嚣都进不了男人的耳窝……一切的混乱也入不了男人的眼帘。
彷彿这个世界为他与命中注定要相遇的女人,打了一盏足够抢眼的聚光灯。
――眼前的这个姐姐是谁?是女神?是恶魔?还是和我一样的人?算了……
那些都不重要了,没想到在临死之前还能看到这么美的事物。
男人回忆起了十年前的一场战争。
革命份子为了反抗骑士王国的暴政,而在世界各地点燃的战火,一切的暴动
和民怨都是因为粮食与民生物资的分配不公……早在二十年前的大发现时代,所
有人就已经明白这个世界真的有边界,他们彷彿居住在一个水晶球当中。
一切的资源都是有限的,尤其当盛产最多物资的众灵之母大陆曾经遭受到严
重的魔晶汙染,至今仍没有办法恢复原本的样貌和机能,在人口越来越多的情况
下食物的产量已经不堪负荷。
当时还小的他只记得,在某一天他的父母都被徵招上战场,父母将他託付给
亲戚照顾并约定好一定会回来,然而漫长的等待却只等到两张冰冷的阵亡通知。
从那一天开始他的世界就改变了,原本对他仅仅只是不耐烦的亲戚,在接收
到他父母阵亡的通知之后他就被无情弃养。
卷缩在某个巷子、某个破屋、某个远离战火的地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究
竟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日复一日的在街上流浪、乞讨着,唯一不变的是那同样看
不见多少星光的灰濛天空,他总是仰望着星空想像着若是自己好好当个乖孩子,
父母亲究竟会不会在某一天回到他身边。
也许是因为受到亲戚的影响,他可以跟人群一起行动也可以和别人合作,但
他却没有办法信任任何人,在流浪的期间他不断想要找工作,然而却没有一间公
司愿意收留他这样的流浪汉,没被人用扫把赶出去就算是很不错了。
终於有一天,机会来了。
骑士王国在徵招军人,军人不看身分背景只求年纪和身体没有残疾,他轻易
的通过检查之后就开始了军旅生崖,刚开始训练的那几个月和他同样的年轻人们
都叫苦连天,只有他闭着嘴巴完成一个又一个艰难的训练。
因为对他来说,能有一个洗澡、睡觉和吃饭的地方,已经是这几年以来最幸
福的生活,他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是尽情的享受现下的生活。
直到他们被派上前线与革命军残党作战,原本他们以为对方人数已经所剩无
几,将对方一网打尽之后就能为自己人生第一次作战拿下耀眼的战绩,这样一来
回到军营当中也会随着阶级的提升而改善生活品质。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那升上天空彷彿蘑菇云般的浓烟及火光,彷彿命运在嘲笑着他的天真而
放的烟花,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尖啸声就像是死神敲响的丧钟,同样的烟花在山坡
上的各个地方遍地开花,他眼睁睁看着战友沐浴在其中,接着死无全屍。
呐喊、惨叫、爆炸……他们甚至连自己的敌人在哪都搞不清楚,他只感觉自
己的身体被弩箭给贯穿,还来不及感受到那撕裂般的疼痛便倒地昏厥。
再次清醒过来他看到了医院雪白的天花板,耳边隐约传来了某些人说话的声
音,过没多久他便再一次的陷入昏迷当中,而不知从何时开始那些人说话的声音
便逐渐变得清晰,而跟着一起变得清晰的还有混在声音之中的怪异杂音。
那些声音让他明白了,唯有效忠古大陆守门自治区的总理才能为自己的人生
带来光明,他深信着即将降临在他身上的苦痛,都只是为了美好的未来而铺陈,
他们的希望正是位於边界之门后方的新世界!
――要是这个世界没有战火。
――要是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吃得饱,那一切该有多好?
当时的他是如此真诚
的期望着,他相信要是这个世界还有神的存在,那么就一定在门的另外一端
等着他们,所以……即使脖子、手肘和膝盖都传来那难以容忍的痛楚,他也没有
发出任何一次的惨叫。
「这次的实验体很完美,第八位境外野兽的屠夫诞生了。」
――是谁?
「已经确定魔晶石融入关节和骨骼,接下来只要确认『降咒系统』没有问题
的话,这个屠夫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到底是谁在说话?
「没想到我们得依赖古代制造诅咒骑士的方式,才有办法打造出这么强悍的
战士,每一个屠夫的战斗能力即使是灵魂傀儡也远远无法相比。」
他的世界是黑暗的,直到他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人「锁」
上某个东西,眼前才再一次的出现了这个世界的色彩,然而他看着镜子里的
自己竟然是那样的陌生,当初贯穿了自己腰部的箭矢伤痕仍在,但身上却多了很
多缝合的痕迹。
他的脑袋不知为何戴着一个头盔,头盔平滑的正面有一个显示影像的区块,
区域的上下正对应着他的心跳显示出两条平行的心电图,就像反应着他心中的疑
惑一样在中间的区域显示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他伸手想要抚摸自己的脸,而鼻翼下方的面罩忽然左右分开,露出了他那满
是刀疤而且表面坑坑洞洞的脸庞,他张开嘴自问道:「这是我?」
没有人回应他的问题,但这一刻他彻底明白这已经不是原本的自己了,无论
是这个外貌还是那股原本不属於他的力量,都深刻的证实了这一点。
屠夫的任务是什么?其实屠夫的任务很简单,那就是踏上战场去猎杀任何一
只从边界之门走出的怪物,它们或许长得像鲸鱼或许长得像野兽,也或许就像一
大团缠在一起的毛线,但无论它长得像什么都不重要。
他们要做的就是跳到怪物的身上,点燃手中的动力兵武不断劈砍,直到怪物
彻底无法动弹的那一刻……仅此而已。
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的肉体会不断因为背上的「降咒系统」,持续的受到
两到三种诅咒的摧残,他们就像受到鞭打的野兽一样被引发出血性,嘴里喊着凶
性十足的吼叫声!即使肌肉已经痛到不行,即使身体已经疲倦不堪,他们仍然疯
狂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撕裂对手的身体。
他也不清楚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只知道忽然有一天前线的战况忽然变得很
恶劣,他们必须协助守备队抵禦怪物的入侵,直到骑士王国派来增援的那一刻。
而这一天也是他获得「十二面骑枪」
的那一天,上面的人认为以他出色的战功有资格获得这件兵器,於是他带着
自己的荣耀踏上了战场,然后……他们因为抵禦不了过於强大的怪物而战败,他
们试着请求支援但是。
即使守备队的军人都已经撤退,他们仍然被命令要继续与怪物作战,他看到
了一个又一个倒下的队友,即使手中的「十二面骑枪」
确实强悍,也无法抵挡这群怪物涌入世界的冲劲,当他被一只怪物的尾巴甩
飞的那一刻。
他彻底明白了自己再一次的沦为弃子。
然后就是现在这一刻,他在失去意识以前忽然被那女人握住手腕,十二面骑
枪分解开来的每一面彼此保持着距离,就像一面十二支扇叶的风扇一样在女人的
身后缓缓旋转着,无论她是什么男人都为她的美丽倾心。
「如果你想活下去的话,这份意志力会成为我帮助你活下去的能力,我再问
一次……将我从时间的封印当中唤醒的人,是你吗?」
「是的。」
即使人生再怎么得可笑,他仍然想要活下去……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不应该就
这样结束,至少要将任何将他变成这样的人送进地狱!一个强烈的念头驱使着他
想活下去的意念,他忽然感受到一股奇异的疼痛感从身体各处传来,他咬紧牙根
感受着这比起诅咒并不是那么难以忍受的痛楚,不过短短一分钟的时间过后他又
重新恢复了力气。
他站起身来活动手脚,不久之前他才感觉自己应该有骨头断了,但现在却忽
然一点事情都没有了,而且不知为何身体好像比以前强壮了些,他从来没想到竟
然有人能办到这么神奇的事情,脸上便出现了一个「!」表情。
「别误会……我不是有治癒能力,只是身为我的持有者,可以在你的身上体
现出我所拥有的,能让你在绝境当中激发出潜能,所以……啊!」
女人话才刚说到一半就忽然被男人抱住,她发出一声惊呼且浑身僵直不敢动
弹。
「感谢你,我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可能没办法报答你了。」
男人的声音因为隔着一层头盔而有些含糊,但女人仍能感受到他语气当中,
那种置自己生死於度外的感觉,她马上就明白了这个男人竟然是因为仇恨才选择
活下去。
「那就带上我吧!你需要武器吧?」
她在男人「?!」
的表情下,身体就像化为幽灵一样淡化掉,一把佈满了裂痕且又长又宽的大
剑忽然现形并插入泥土之中,那十二支扇叶与大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旋转着,直
到男人伸手握住那熟悉的柄将大剑拔出的那一刻,这些扇叶才改在男人的身后缓
缓旋转着。
男人这才明白她竟然是那把「十二面骑枪」,不……更正确一点的说法,
「十二面骑枪」
不过是她的剑鞘,而手中的这把把大剑就是传说中的「缎带魔剑」。
传说「缎带魔剑」
只有修练到一定境界的大魔导士有资格举起,但问题是大魔导士都是读书人
而且也都已经白发苍苍,像那样的人即使举起这把大剑也无法使用,男人怎么也
想不明白他自己为何能使用这把武器。
他不知道,这把武器的使用权是根据魔力性质来决定的,无论持有者拥有的
力量是斗气还是魔力,只要越接近生命力使用这把武器就越轻松。
在这世界上也只有「诅咒骑士」
和「魔女」
能拥有这种力量。
「别再欣赏我的身体了!你的身体后面有一只怪物啊!那到底是什么……好
噁心呀!」
男人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女生那带着一点害怕和歇斯底里的声音,这个声音竟
然不是透过空气传进他耳朵,而是直接透过一种莫名的震动,从他握着魔剑的手
中直接传导到他右边的耳朵里。
男人右手的肌肉因为出力而膨胀、结实,背后的怪物射出身上的千万触手想
要袭击男人,然而男人背后的十二剑鞘却投影出一个魔法阵,任何接触到魔法阵
的触手都会引发带着电光的细小爆破,竟然被这层防禦逼得无法靠近。
「让开!」
这不是命令,而是死亡的宣告,男人因为手中的武器出乎预料的轻所以用单
手奋力一挥,他几乎没有砍到物体的实感。
但是……那像一团触手缠在一块只有鱼鳍、鱼尾和牙齿露出的怪物,却忽然
被砍飞了一堆触手并且鲜血直流,发出了许多像闷雷一样的惨叫之后便倒下了,
男人像难以置信一样又用力挥了两下,而附近的地面上竟然冒出了两道又深又长
的斩击痕迹,他脸上马上就冒出了漩涡符号的表情。
「怎么样?我厉害吧?!」
那清脆好听的女生就像个小女孩一样,此刻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得意,似
乎在期待着男人出声夸奖她。
「呃……你满好玩的。」
男人不擅长夸奖女人。
「什么?!你居然说我好玩?不给你用了,大白癡!」
然后女人就发脾气了,而这个时候男人才意识到他用「玩」
这个字的歧意,只见背后的十二剑柄忽然往前收束将魔剑给包覆住,变回了
「十二面骑枪」
的模样。
「对不起。」
男人摸着骑枪护手的部位道歉,他也不等女人说些什么便扛着这把变得沉重
的武器,往他们正在往后撤退的前线指挥部的方向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
过了片刻之后,女人大概是觉得无聊了,男人感觉手中的柄又传来震动,那
奇妙得又好听的声音再次传入耳中。
「屠夫零八。」
男人想都没想就给出这个答案。
「好怪的名字!好吧……那我就叫你八先生,我是名为不灭意志的魔女,你
可以叫我不灭。」
不灭试着和这个经过漫长封印之后,清醒过来遇到的第一个人建立良好的关
系,但是对方只是回了一个「嗯」
就保持沉默了。
「虽然你的名字很怪,但是身体却很强大……」
不灭非常好奇八先生到底是怎么修练的,他的身体里竟然会蕴含着如此磅礴
的紫魔力。
「你的名字也很怪,但是身体很……漂亮?对!漂亮。」
八先生指的是隐藏在「十二面骑枪」
外表之下的剑身,虽然佈满了裂痕但那又宽又长的大剑却充满了力量感,即
使如此粗大但无论是上头的纹路,还是精緻的剑柄还是剑锋曲线,都给人一种非
常漂亮的感觉。
「你……我……谢谢。」
不灭这辈子很少有人称讚她漂亮,倒是女人称讚帅气比较多,她还以为八先
生是指她被绷带紧紧包着的身体很性感,她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愣了片刻之后
才道谢。
就在这一天,骑士与魔女在命运的安排下相遇了。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