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身魔女与诅咒骑士】(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2:「我想要利用你的力量来复仇,你会原谅我吗?」
站在那才刚停止移动的庞大车队后方,这一辆辆动力车排成的队伍正是他们
的前线指挥部,有一个穿着咒语学术长袍的学者从队伍中站了出来,远远望着被
士兵包围的八先生,并没有询问为何他会在这里而是张嘴就要他解除武装。
任何一支锁定着八先生的动力弩和士兵就像不存在一样,这个现代的诅咒骑
士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这并不是身为一个强者才有的高傲,而是因为他那头
盔与大脑机能融为一体的金属脑袋,在这个时候帮他过滤掉了一切不需注意的东
西。
他就像听从了学者的命令一样单膝下跪,将十二面骑枪插在土里而光滑的脸
面对着地面,那两条心电图之间的「眼睛」
已经不见了,他似乎在等待着魔女的回答。
被称为缎带魔女的不灭,曾经在众灵之母大陆上非常恶名昭彰,因为她多次
的介入了魔女狩猎机关的行动,一次又一次的破坏他们的狩猎任务,协助魔女技
术学院的学生将刚觉醒能力的魔女给带走。
「为什么我们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平平安安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那是一个魔女技术学院的学生,在执行救援任务时不幸被动力弩贯穿身体,
即使不灭与她的爱人魔女荷包竭尽所能的急救仍然回天乏术,而这名学生在临死
之前问了这么一个让人伤心的问题。
「因为法律没有办法制约我们,仅此而已……愿你的灵魂永远沐浴在学院的
祝福之下。」
不灭很伤心,她望着含着泪水断气的学生,难过到胸口闷得几乎无法呼吸,
她能做得也只是靠关系将学生的遗体送回给学院而已。
魔女狩猎机关的背后是国家,那是一个她们无法抗衡的巨兽,有多少活在社
会阴影处的魔女曾含恨着想要复仇,然而她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被魔女狩猎机关逮到的魔女要是没有被马上处死,那么就会被带回组织里受
到非常不人道的拷问和对待,她们最常见的下场就是带着满身的伤痕、满身得淫
秽、没了指甲的双手,摀着自己无法呼吸且正在喷血的喉咙被扔在荒郊野外。
然而魔女们做错了什么?大多的魔女事实上没有做错什么。
她们和正常人一样想要生活、想要恋爱……也想要组织家庭,只不过有一些
魔女并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她们从被人发现的那一刻就被父母抛弃了,人口贩
子会将活捉这些失去父母的魔女卖给犯罪组织。
魔女大多都拥有着非常特殊的异变能力,这对这些犯罪组织来说是非常有利
的一种工具,因此他们会透过洗脑、毒品、威胁等各种手段,来控制并培养这些
到手的魔女,逼着她们去犯罪、去杀人、去卖淫。
当时的不灭也忙着在世界各地奔波,就为了将这些女孩从水深火热之中救出,
每当她目睹女孩身上那惨不忍睹的伤痕,以及那已经失去光采彷彿精神已经离开
人世般的眼神时,不灭的心底要说没有一丝仇恨那是不可能的。
几年累积下来的仇恨终於爆发了,她在与魔女狩猎机关交手的时刻,那带着
仇恨的不灭意志渲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每个人的意念都成了她变得更强大的养
分,但是……战胜的那一刻也是她与自己的武器融为一体的时刻。
从那一天开始她就失去了自由,精神被困在时间的封印当中,虽然能感受到
外界的时间变化却没办法看到任何东西,在那永无止境的黑暗之中不灭的能力让
她停止了思考,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
究竟在何处。
缎带魔剑被魔女狩猎组织用车运走,之后转交到了守门自治区的研究团队手
中,他们为了研究出可以使用这把神兵利器的条件,於是用古代的诅咒骑士制造
方法结合现代科技,去打造出了这个时代最强的战力――屠夫。
「我都还没憎恨过你,谈何原谅?」
魔女终於不再孤独,因为她所在的黑暗之处已经不在黑暗,她的眼前充满着
持有者的一切过去回忆。
她意识到了,这个实际年龄比自己小十八岁的男孩,和她奋力拯救过魔女们
一样都是被无情利用的被害者,当她利用自己的能力拯救这个男孩时,也感觉到
有一种不属於他本人的意识被从脑海里驱散,那是被洗脑并加以控制过的证明。
意识到原来同样的事情和剧情在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不断上演着,显然这是
一个可悲的时代,有太多不被神所眷顾的孩子。
她都搞不清楚究竟是这个世界太过疯狂,还是他们的人生太过可笑?得到魔
女回应的诅咒骑士,那因为低着头而没人看见的光滑面容中央,忽然浮现了一个
鲜红的光点,这个光点先是放大、缩小之后忽然向左边一偏,接着他忽然拔地而
起将手中的十二面骑枪送进军官的胸口。
军官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就在军官倒下的那一刻士
兵们手中的动力弩便马上开火!八先生甩开军官的屍体的那一刻,手中的十二面
骑枪忽然分裂开来,魔剑锋芒毕露的那一刻一个魔法阵被投影出来,绝大多数的
弩箭落在魔法阵上发出了细微的爆破和触电的声响,这些短小的弩箭全都被魔法
阵给弹开。
「我第一个要解决掉的,是决定抛弃屠夫部队的人。」
八先生用手上的魔剑只挥着旋转的十二面剑鞘,这些剑鞘每一次生成魔法阵
都在消耗他体内的魔力。
「你要怎么做?这里敌人非常多……」
不灭其实看到这么多人有些毛骨悚然,毕竟在这之前她几乎都是在暗中行动,
她这辈子还没有一次面对过这么多敌人。
「杀过去。」
八先生头盔上那一颗红色眼睛忽然缩小,他挥剑的那一刻十二面剑鞘像回力
镖一样飞了出去,正前方的士兵们逃的逃躲的躲,生怕被这怪异的武器给击伤,
同时他们也抓准了这个机会射击抛弃防禦的敌人。
十二面剑鞘飞行的那一刻,一个个魔法阵快速在空中生成,虽然没有互相交
叠但却也形成了一条奇异的空中步道,八先生一脚踩在上头产生了排斥反应,被
魔法阵弹开的他高高飞起,往下一个魔法阵的方向踩上去!
利用这个方法竟然越过了一群赶来支援的士兵头顶,当他的双脚稳稳回到地
面上而十二面剑鞘也回道他背后旋转的那一刻,他右手紧握魔剑往后一挥,一道
紫色的剑气贯穿了一辆运输车,将躲在后方的咒语学术士拦腰斩断。
「这……你……这怎么办到的?!」
不灭感到难以置信,她没想到八先生居然可以用防禦手段来移动,更没想到
的是他居然可以将体内的魔力射出,并且产生物理性质造成这么可怕的杀伤力!
八先生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正确来说这个时候他已经听不到不灭的声音了,
因为脖子后方的「降咒系统」
已经开始运作,正在消耗他体内的魔力生成诅咒刺激着他的身体,他忽然一
声咆哮双手紧握魔剑对着身旁的车子猛然一挥。
伴随着一声巨响,被砍成两段的运输车翻转着飞上天空,运输车的残骸都还
来不及落地就膨胀并炸了开来,带着火光和浓烟的碎片坠落在车队各处,这个异
变很快就惊动了前线指挥部里的每一个人。
「怎么一回事?!」
指挥官从车子里跳了下来,他看到有一群士兵正忙着灭火,而另外一群士兵
则全副武装往车队后方冲,他马上抓住一个脚不沾地的医务兵问道。
「报告长官!我们遭受到不明敌人的袭击,目前已经损失了三辆运输车还有
二十五个士兵,正朝着这里过来!」
「对方有多少人?」
指挥官的脸色非常难看,现在正是他们收缩防线的时刻,在这之前谁都没想
到境外的怪物会忽然涌入这么多,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时候碰到敌人,他正在猜
想究竟是哪个组织的畜牲想要挖坑给他跳。
「这个……」
医务兵的脸色非常的尴尬和紧张,他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快说!」
「报告长官!对方仅有一人……」
当指挥官将手给松开的那一刻,腿软的医务兵已经因为腿软而倒在地上,而
指挥官原本脸上的表情带着即将爆发的愤怒,但很快的就像被人泼了一桶冷水一
样,他脸色一变马上拿着望远镜站上高处。
很快的他就放下望远镜,双手颤抖着说道:「竟然是屠夫……难道失控了吗?
早知道就不要太相信那群书呆子,来人!马上出动边境守护者!」
「遵命!」
边境守护者不像一般的守护者系列具有人形,它就像是两个直径五米、宽度
一米的带刺轮胎,夹着多管式动力机弩炮的凶悍战车,大多数的怪物都没有办法
正面应扛着傢伙凶猛的火力,不过它最大的缺点大概就是填充时间过久。
运输车就像在让道一样左右散开,那戴着怪异头盔且扛着一把大剑的男人顺
着山坡走了上来,两辆边境守护者已经就定位开始旋转发射管,它们几乎同时咆
哮着射出一支支火红色的弩箭,就像鞭子一样抽打着男人站着的位置。
「吼啊――――――――――――!」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声竟然盖过了弩炮的声音,在弩炮
因为没有弩箭而停止射击等待装填的那一刻,士兵们都目睹了此生难以遗忘的一
幕。
用来防禦的魔法阵上插满了弩箭,那魔法阵就像玻璃一样冒出了许多裂痕,
但它却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坚韧性,竟然没有在那凶猛的火力倾泻下崩溃,直到
军官喊了一声「爆破」
士兵们才回过神来,马上远距离引爆隐藏在弩箭中的爆炸箭。
泛着银光的弩箭被炸得四散纷飞,然而下一秒却有一个人影从浓烟之中冲出,
他双手挥舞着魔剑将射来的弩箭全都挡开,一步步逼向山坡顶端的防线。
「边境守护者后退!」
军官紧张的下令道。
但这两辆战车才刚要后退,原本正在爬坡的男人身后再次出现魔法阵,他忽
然向后一跃踩在魔法阵上,一声爆破般的声响之后他的身影像炮弹一样打入人群
之中,魔剑一挥便鲜血四溅,一个翻滚闪开两颗动力弹之后一刀扔向那即将开火
的边境守护者,从正面贯穿了它的发射管。
男人手紧握着一支追随着魔剑飞过去的十二面剑鞘,身体被拖着飞向边境守
护者的上方,双手抓住剑柄奋力一推将整支发射管都砍了下来,下一秒魔剑上凝
聚出了类似斗气的紫色力量,随着他的挥舞这庞大的战车便化为残骸!
「给我撞上去!」
另外一辆守护者在军官的命令下,试图用尖刺轮胎想要将男人给碾死,但是
男人身边出现魔法阵的那一刻,伴随着一声爆破声响他的身影却忽然出现在守护
者的后方,一道又细又长的斩击痕迹这才出现在守护者身上。
被爆炸的气流掀飞而在地上乱滚的军官,才刚抬起头来就看到那个男人,单
手拿着那看起来就相当沉重的大剑,脸上的鲜红色光点原本正凝望着远方,似乎
是注意到军官这才往左下方移动并微微放大。
「不……不要!不……」
男人选择一剑结束掉他的生命。
他熟练的或挥或耍着大剑,随着肉体越来越痛苦他的战斗方式也就越来越狂
暴,每当身体受到伤害的那一刻他的速度就会比上一秒更快,他就像是一辆彷彿
永不停止的战争机器,直到他让指挥官身首异处的那一刻才终於停了下来。
不灭无法形容自己内心深处的感受,该说是震撼吗?还是恐惧?
她清楚的明白八先生能展现出这么可怕的杀伤力,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
手中有着一把非常强力的武器,正是这样的武器才经得起那彷彿魔力又像斗气的
紫色力量摧残,而且还能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
但是她这辈子从来就没有看过这么凶猛的人,那震耳欲聋的怒吼简直就不像
是从人类的嘴里能发出的,更奇怪的是……她能感受到有至少三个诅咒在他身上
蔓延,一般人哪能同时承受这么多的体感诅咒?!
那可是彷彿身处地狱般的痛苦啊!
不灭算是明白了,这个男孩就是为了杀戮而被打造出来的人体兵器,没有错
……并不是战斗而是杀戮。
他跪在地上像是失去了生命迹象一样,好一阵子之后头盔正面才显现出两颗
光点,他眨了眨眼睛看起来有那么点天真可爱,他扛着变回十二面骑枪的魔剑往
远处走去,背后那地狱般的景象连看都不看一眼。
「不灭姐姐?」
「不要叫我姐姐,感觉很肉麻。」
「那……不灭阿姨?」
「干……你还是叫我姐姐好了。」
他有几分好奇和担忧地问道:「不灭姐姐,我这样挥舞你来战斗的话,你会
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吗?我只要一进入战斗就会失去理智,所以……抱歉。」
「其实不会,但是……你居然把我扔出去!下次要扔给我一点心理准备好吗?!
很恐怖啊!」
不灭已经激动到八先生感觉自己整条右手都在颤抖,很显然她是真的很害怕
那种感觉。
「对不起。」
他的脸上出现了「><」
的表情,要不是因为刚才他战斗的模样太过凶猛可怕的话,其实不灭觉得这
个男孩还挺有趣的,虽然看不到他真实的表情,但他的神情却都会显示在头盔的
正面上。
而且她还注意到一件事,当她开始和这男孩聊天的时候,上下方同步且平行
活动的心电图频率会明显变得比较活跃一些。
「接下来要去哪里?」
不灭问道。
「把曾经让我觉得不舒服的人,一个一个找出来处理掉。」
他用最简单也最平静的方式,说出了一段非常不得了的话。
「全都处理掉之后呢?」
不灭再次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
八先生站在山坡的顶端,远望着那仍然在不断涌入怪物的边界之门,还有那
狼藉一片的战场,他的内心忽然感到一阵迷茫。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