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技术学院】(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集体高潮之术
「喔……你身上怎么会有炎焰教官的味道?」
在休息室里刚睡醒的信歌,一清醒过来就看到不灭坐在身边一副心虚的模样,
不用多想也知道这个傢伙肯定是趁她睡着的时候做了些什么,不过信歌不是很在
意,反倒是一开口就是调戏。
「这两天我在和炎焰教官做能力调整,她在辅导我怎么掌控自己的能力。」
不灭像是要证明自己和炎焰教官的清白一样,忽然挥出右拳,而这一次她的
身体紧紧只是右拳变得强壮,全身上下还是女孩子的模样。
「这样啊?那她有没有教你怎么控制性欲?」
信歌看到不灭脸上尴尬的表情就觉得愉悦,连嘴角都忍不住微微上扬露出一
丝笑意,信歌故意靠离她很近,用胸部在不灭的手臂上挤压并且在她耳边说道:
「今天原本想穿内裤出门的,但是想穿的那一条正好送给你了,所以我就乾脆不
穿了……」
「你……」
即使知道信歌脸上的春意是装出来的,但不灭听到这样的台词还是忍不住生
起一种想要将她按在床上「惩处」
的冲动,她开始后悔为何自己前天坚持不接受信歌的好意,理所当然的发生
关系那不是很好吗?!像现在这样,如果忽然冲动的扑上去只会显得她很虚伪而
已。
而信歌希望看到的,正是不灭那浅显易懂的内心挣扎,她不等不灭的脑袋有
一点缓冲,便微微的噘起自己的嘴唇悄悄逼近,而就在不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得
时候,休息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啊!居然趁我不在的时候!」
荷包看到自己心爱的人要被袭击了,她马上火冒三丈的冲了过来,原本她伸
手想要介入两人之间,但却被信歌一手用巧妙的力度挡开,并且让她娇小的身体
倒入自己的怀里。
荷包没想到会这样,她伸手想要抵抗却被信歌抓住手腕,信歌则对怀里的荷
包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只见两人的俏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
居然亲上去了!
刚走进来的队员们都目睹这惊人的一瞬间,但无论荷包如何挣扎并红着脸含
着泪对任何人投以求救的目光,队员们彷彿受到太大的震惊一样没有一个想上前
帮忙,虎尾学姐也只是摀着一边的脸颊,脸色泛红的发了声:「唉呀!」
荷包被单方面激情深吻了好一阵子才被放过,当两人的嘴唇分开时中间还牵
扯着一条晶莹的丝线,荷包在愣了一阵子之后忽然整张脸到脖子都红的跟苹果一
样,接着直翻白眼之后昏厥在信歌的怀里!
「醒醒啊!不能死啊荷包!」
荷包被丢到不灭的怀里,不灭焦急地不断摇晃着她娇小的身躯却得不到回应,
反倒是信歌像吃饱了一样非常优雅的拿出手帕擦嘴。
只差没讲一句「感谢招待」而已。
「信歌、信歌!我也要。」
现在连看到女人和女人搞上都可以兴奋的媚魂学姐,脸泛潮红且兴奋的打了
个颤之后,马上也坐在信歌的旁边索吻。
而信歌却伸出一只手,推着她的脸不让她有靠近的机会,用灵活的手指熟练
的将手帕摺好放回胸前口袋后,才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虎尾并没有和你接
吻过,所以我想我也不需要和你接吻。」
「所以你的意思是……荷包和虎尾接吻过?」
回击学姐马上就察觉端倪。
信歌学姐点点头,望着那依然红着脸在傻笑的虎尾,她也露出一个带着几分
俏皮的淡淡笑容说:「不止如此,她们还做过很多『这样那样』的事情,比如…
…「
「呜啊!啊咿啊啊――!」
荷包马上就起死回生,像发疯似的红着脸扑倒了信歌,死死抱着她的身体用
自己的嘴唇,去堵住信歌那口无遮拦的嘴。
而信歌则很温柔的抱着荷包,一金一白两个美女在床上相拥相吻的模样,让
坐在一边的不灭看得鼻血都快流出来了,而媚魂学姐则含着手指头坐在另外一边,
一双琥珀色的美目紧盯着两人,一副很想加入的模样。
「什么嘛!我还以为荷包很专情,原来和某人一样喜欢拈花惹草,和这么可
爱的外表相比真是人不可貌相。」
回击学姐的个性还是一样有些讨厌,不过她的目的很单纯的是为了让坐在床
边的不灭感到不开心。
不过不灭倒是不会为了这种事情生气,认真要比较的话信歌那种若即若离又
充满调戏色诱的态度,更能够诱发不灭心里那点不爽的感觉。
「别这样啦!只是因为不灭没什么时间陪她,荷包总是心不在焉的模样让我
看得很心疼,所以我才会帮不灭分一点时间陪她。」
虎尾讲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似乎没有感觉到所有人看她的眼神有多么怪,
望着看床上两人激情看得目不转睛的不灭,虎尾又笑道:「而且不灭也不会反对
的,对吧?」
「呃……」
这让不灭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回答这个问题,毕竟她的后宫成员可以互相玩得
开心,这对她来说的确是一件很幸福又很香艳的事情。
原本回击还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抱着荷包从床上起身,信歌那似笑非笑的
神情之后,回击把话吞回肚子里之后转过头去说:「你们这些人简直莫名其妙…
…比赛快开始了,等比赛结束之后你们想怎么玩,我绝对不会有第二句话。

十几分钟后,外头的竞技场因为两队的进场和炎焰及感触竭尽所能的炒热气
氛,整个竞技场都因为数千人的欢呼声而震颤着,炎焰紧抓着麦克风大声说道:
「『媚魂队』这里走上决战回廊的选手是主力信歌选手以及不灭选手,而『兽眼
队』也同样派出主力幻身选手以及虹发选手,这将会是一场怎么样的决战呢?!」
感触推了推眼镜,确定炎焰已经冷静下来之后才解说道:「众所皆知『兽眼
队』的成员能力是非常克制『媚魂队』的,比如幻身强大的容错力能够压制信歌
的传送和剑技,指挥官兽眼的侦察能力也能影响虎尾的发挥,但即使如此媚魂选
手仍然派信歌走上决战回廊,也许她有什么样的想法……」
「现在我们的阵型是什么意思?」
从比赛开始就和荷包、媚魂一起留守起点的回击,因为完全搞不懂接下来该
做什么而显得很不耐烦,尤其她完全搞不懂为何不灭有资格和信歌一起踏上决战
回廊。
荷包看媚魂学姐正在专心操控灵魂,只好一面生产「粒子蛋」
放在一边,一面回答回击学解的问题:「因为兽眼学姐,可以利用躲在竞技
场各个地方的鸟类、野兽来传递感知,所以虎尾学姐的位置当然也会被发现,而
且她的『喵白』也会变成对方用来监视我们的媒介,所以任何特殊的作战都是没
有用的。」
「喵白」是荷包帮虎尾学姐的尾巴取的名字。
「所以我们就摆出这样三人防守、两人进攻、一人游击的挨打姿态?」
若是不灭不在这的话,回击学姐对这可爱的学妹态度还是挺不错的,毕竟这
个学妹不仅外表可爱而且还相当的聪明好学,场上的选手资料全都被她记在脑海
中。
「这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媚魂学姐有所安排?」
不过对於战术和情报的控制,这就不是荷包所擅长的领域了。
就在比赛开始快五分钟的时候,起点两侧的森林已经传来战斗的声响,变大
的喵白带着虎尾在森林里四处奔逃,虎尾学姐则时而皱眉实而微笑不断放箭,进
攻当中的三人受到虎尾学姐的牵制显然无法只把注意力放在前方。
而这个时候回击学姐则拿起荷包事先做好的蛋,像在扔棒球一样往上一抛,
接着挥舞战锤将蛋给击出,而台上的炎焰则抓着麦克风激动道:「这蛋飞得很高
很远!就像变了心的女朋友一样……不对!蛋居然爆炸了!」
蛋虽然没有打中任何人却落在地上爆炸,大量快速撞击的金黄色粒子爆发出
刺眼的光芒,其中一个对手被闪得摀着自己的双眼蹲在原地,要不是她的队友察
觉到异状马上保护的话,她早就被虎尾的冷箭给送出场。
「喝啊!喝啊!喝啊」
回击学姐就像在练习棒球打击一样,不断的把蛋抛起之后用力击出,配合自
己的能力利用那多段打击的特性,可以让半空中的蛋爆发性的加速或者转折方向,
虽然这些「闪光蛋」
没有杀伤力,却搞得人心惶惶。
而另外一边,信歌也和幻身交手了,这两个人使用的武器都同样是长刀,虽
然幻身的剑技略逊信歌但她每一个动作都会带出一道紫色残影,两人之间刀光剑
影那刀锋的碰撞声不绝於耳,竟然让不灭真有一种身在战场的感觉。
信歌抓到机会想要用长刀侧边拍开对手的武器,但这一下却打在空处,因为
对方的身影忽然消失而出现在一道还没消失的幻影的位置,幻身露出一个自信且
得意的微笑,压低身体在信歌失手的那一刻往她腰上砍去。
而信歌却刀锋一偏射出一道刀光,这道刀光在眼看就要击中幻身,但下一秒
幻身却出现在信歌的眼前与自己的幻影重叠。
现在两人的动作,就像是幻身平举长刀保护自己,而信歌则像失控一样不受
控制的撞上去,幻身也明白这样的距离信歌是没办法展开传送结界的,要不然她
也会将对手笼罩在其中一起传送,但两人维持一样的动作在传送结束之后她也一
定会受到致命一击,信歌终究逃不了退场的结局。
但信歌这个时候目光却不在幻身,而是用眼角的余光察觉到了正在和虹发对
战的不灭,虹发奔驰时头发会散发出彩虹的光采,只要被这些缎带般的光采笼罩
其中就会让人的专注力高速分散,不灭就是这样险些失去战斗欲望。
对意志类的能力来说,与其用更强的能力击败她们,不如让她们失去战斗欲
望来得有效,因为这样一来任何坚定的意念都不会产生,更不用说是强烈了。
而信歌在意的也不是这个,而是不灭猛然挥出的一剑落空,却挑飞了悬崖造
景上的一块石头的那一瞬间,而这一瞬间也是幻身那平举着长刀的身影刚现形的
那一刻,信歌抖动长刀甩出刀光越过了不灭的背后,打在那颗往上飞的石头上。
正当幻身以为自己可以轻松取胜的那一刻,却忽然感受到一股蛮横的力量将
她的长刀由下而上撞开,她这才发现不知何时竟然有一颗石头从下而上飞起,她
咬紧牙根后退的那一刻,信歌也猛然一脚将她的武器踢落。
但这一脚才刚得手幻身的身影又消失了,她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信歌的身后,
一脚凶猛的往后一踹,信歌只来得及回身用右手抵挡却被踢翻,手上的长刀也脱
手飞出差点就砍到正在激战的不灭。
信歌被忽然出现在身旁的幻身猛踹了一脚,她的女妖祝福已经逼近红色,很
显然只要再被踹上两脚的话她就得离开这场比赛了!望着双拳紧握像个拳击手一
样左右跳动,实际上是在为自己制造更多幻影的幻身,信歌深呼吸一口气右手握
拳左手并掌,脸上再也没有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也没有调戏不灭时的那种媚惑
感,那眼神……让幻身竟然有一种被猎物盯上的感觉。
炎焰将战斗的焦点带向另外一边,她激动地拍桌说道:「唉呀!虎尾选手竟
然一头撞上力握选手的盾牌,白虎被那像巨人手掌一样的盾牌紧紧扣住,无论怎
么挣扎都动不了!这下糟糕了!」
感触则说道:「看样子虎尾选手没辙了,她没有办法离开自己的白虎,摔下
马的骑兵是没有战斗力的,对手果然抓准了这个机会送她退场了!」
「看样子情况不妙了,现在比赛快过十分钟第一个被击败的选手已经出现,
原本就已经劣势的『媚魂队』现在变得更加劣势,究竟她们还有没有希望呢?!」
这个时候场上压力最大的,莫过於死守起点的回击了,她不断用打击的方式
送出「闪光蛋」
和弹簧刀球,但在扛着盾牌的力握的防守下,这种攻击已经没办法起到太多
的作用,最后她乾脆扛着锤子冲上去与掌型盾对决。
掌型盾握拳与战锤正面冲撞,明明是一次的撞击却传来三次的撞击声,附近
的湖泊造景则被它们的冲击震得涟漪不断!「回击学姐,快闪开!」
荷包感觉情况不对劲,她发现刚才散出去的金黄色粒子都逐渐失去光芒,这
些光芒凝聚成一道道丝线往力握的身后凝聚,她马上就明白了这是因为蓄光学姐
正在凝聚光芒!而凝聚光芒很显然只有一个原因,她即将发动攻击!回击学姐才
正要闪开但已经来不及了,力握扛盾让开的那一刻,拉满长弓的蓄光射出了那因
为承受不了高温而早已烧成焦炭的箭矢,但这支箭矢却带着高温和不正常凝聚在
上头的光芒射断了战锤的长柄,将回击学姐的女妖祝福打成碎片!蓄光学姐因为
被强制中断能力,所以无论是射出的箭矢、长弓还是能力都在这瞬间消失,她马
上躲回力握的身后和这两个队友一起踏上敌对的起点区。
「媚……媚魂学姐,该怎么办呀?!」
荷包扛着蛋壳一样的盾牌战战兢兢,战力相当可靠的回击学姐竟然被击败了,
面对那来势汹汹的对手她已经慌了。
「交给我吧!」
从刚才开始就不知道在观察什么,直到现在都很少下令的媚魂学姐终於站起
身来,当对方刻意分开从三个方向包围她们的那一刻,她露出了一个相当自信的
笑容,手里握着一颗粉红色的水晶球往下一扔。
「秘技……」
媚魂学姐的琥珀色瞳孔微微泛光,这正是越境一族处於战斗兴奋状态下的证
明,那颗水晶球破裂的那一瞬间变化为数十道粉红色幽灵,她们凶猛的扑向即将
发动攻击的三个对手,对方马上做出反应用能力去攻击这些幽灵。
绝大多数的幽灵都被击散,但却有少数的幽灵缠上她们的身体之后就不放了,
这一刻她们除了发现自己可以听到媚魂学姐的声音之外,察觉不到身体有任何的
异常,直到媚魂学姐高高举起自己的「武器」,那正在疯狂旋转震动的屌型武器!
无论是距离最近的三个人,还是正在观战的任何人包括主持人和解说员,全都因
为这个「武器」
的出现而陷入了一片死寂。
「集体高潮之术!」
媚魂学姐带着帅气且热血的神情,就彷彿热血机器人漫画中男主角将钥匙插
入机体控制板的那一瞬间,只不过她是将屌型武器插入自己裙下的小穴之中,接
着脸泛潮红眼神锐利的抱着丰满的胸部,双腿岔开稳稳立在队伍的旗帜之下。
就在这一瞬间,原本正气势汹汹包围两人和旗帜的三个对手,忽然像肚子痛
一样半蹲湾腰,她们的双腿内湾并颤抖着都打不直了,当媚魂学姐的大腿内侧开
始有晶莹的液体流出的那一刻,三个女生几乎是同时发出呻吟!「啊――!啊嗯
……」
「荷包!」
原本正看得傻眼的荷包,忽然被媚魂学姐呼唤就像受到惊吓的小动物一样跳
了一下,媚魂学姐相当帅气的转过头来,接着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嗯……帮…
…帮我……敲她们几下……啊哈……「
「啊!好!」
荷包拿着自己的蛋壳,非常不好意思的在站不太起来的学姐们身上,像打地
鼠一样一次又一次的敲到她们身上女妖祝福破碎的那一刻为止。
下章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